北斗星六合资料网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5 19:29:37

发现左嘴里有药水味后,邱运苏立即将左抱起往西到邻居王兆云家门前告知并求救。许洪云则向东将左喝农药一事告诉左的公婆。后邱运苏在他人的帮助下,用摩托车将左送往陈集医院,经抢救无效,左如翠死亡。

阜宁县陈集派出所经过分析得出如下意见:因与邱运苏奸情败露,左如翠认为没脸见人,故服用甲胺磷农药自杀死亡;邱运苏、许洪云的行为涉嫌犯罪,但在左如翠的自杀死亡中,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对左如翠服毒死亡,将先期调解处理,如不成,可依法向阜宁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2005年4月9日,阜宁县公安局作出了不予立案的处理决定,并经复议后,维持该决定。

对于阜宁县公安局作出的邱运苏夫妇不涉嫌犯罪,对该案不予立案的决定,陈军林表示不服,他认为,此案存在诸多疑点和漏洞,公安机关明显是放纵犯罪,严重渎职,而且公安部门在《关于左如翠非正常死亡情况的调查报告》中也提到,邱运苏一贯生活作风不检点,在叙述当晚和其妻许洪云在发现左如翠服农药自杀及后来抢救过程中疑点较多。

“为什么公安机关对自己的调查报告都不慎重呢?这样的调查结论不能让我信服。”陈军林说,邱运苏曾经交待,左如翠服毒后是跑到邱家托付自己女儿,而不是将女儿托付给关系非常密切的爷爷奶奶,此举实在令人生疑。阜宁公安机关对邱运苏的取证过程也不符合基本操作规程,当地派出所在2004年7月14日8时15分对邱运苏进行询问后,于当天15时05分至55分方才对邱妻许洪云予以询问,期间二人有充分的交流和沟通的机会,不可能侦查到真实情况。

左如翠的尸体报告揭示,死者右肘关节有两处表皮剥脱,左足大脚趾及第二脚趾背部指甲、软组织及趾骨部分缺失,加上部分证人证言,说明左如翠在死前肯定曾遭受了暴力侵袭。陈军林气愤地说:“2004年7月19日,我明确地向阜宁县公安机关提出补充侦查的书面申请,要求对方对药水瓶、妻子指甲等作出鉴定、化验,可公安机关强行将尸体火化了。”

陈军林还说,有一证人证实,2004年6月27日当晚发现的农药瓶没有盖子,没有药水,但后来找到的药水瓶则有瓶盖和药水,说明药水瓶已经被人掉包,而当晚知道药瓶地点的人只有许洪云。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阜宁县公安机关早将药水瓶搞丢了。另有证人证言,邱运苏曾经以“找麻烦”为由威胁过证人。

许多疑问让陈军林不得不为妻子的死亡原因找个合理的说法,在行政复议未果后,陈军林到北京求助。2004年年底,国家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疑难刑事问题研究咨询专家委员会在京邀约了高铭喧、赵秉志、张名楷和张智辉等4位全国著名的刑事法专家,对本案所涉及的一些疑难问题给予了论证。专家组经过充分、严谨的论证,一致认为:有关公安机关未能积极、有效地履行法定职责,其调查意见缺乏足够的证据支撑;邱运苏的行为实际上已涉嫌构成严格犯罪,应立即对其予以立案侦查。

专家们的论证意见是:有关公安机关在其调查报告中认定,左如翠之死实因与邱运苏之间的奸情败露,无脸见人,故服农药自杀所致,邱运苏夫妇不涉嫌犯罪。但是,纵观本案现有事实和材料可知,上述调查意见完全系以邱运苏夫妇的陈述为基础,而未能全面收集其他必要证据加以佐证,有失偏颇。

首先,邱运苏夫妇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其证言不仅前后不一,而且有多处矛盾,不应全盘采信。邱运苏夫妇清楚左如翠的真正死因,与本案存有直接利害关系。正是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邱运苏夫妇在公安机关最初介入调查时都说了“假话”(公安机关2004年7月8日、2004年6月29日分别对邱运苏夫妇所作的讯问笔录)。公安机关岂能贸然将自己的调查报告完全建立在邱运苏夫妇交代的基础上呢?

其次,有关公安机关对邱运苏夫妇的取证过程不符合基本操作规程。有关公安机关在2004年7月14日8时15分至45分对邱运苏进行询问后,却于当天15时05分至55分才对其妻许洪云予以询问,期间二人有了充分的“交流和沟通”的机会。这样的调查没有实际意义,建立于如此询问笔录基础上的调查报告不能令人信服。

再次,调查报告认定左如翠在奸情败露后自觉无脸见人而服毒自杀,于常理不合。不管以前是否与邱运苏有奸情,左如翠服毒后跑到邱运苏家向邱运苏夫妇托付女儿,而不是将女儿托付给关系非常密切的爷爷奶奶,令人生疑。如果左如翠果真与邱运苏通奸有七八年之久,仅因邱运苏从左如翠家出来被许洪云发现,或者邱运苏夫妇在自家“没多长时间”(公安机关2004年7月14日对许洪云的询问笔录)的争吵,难道就足以令左如翠自觉“奸情败露,无脸见人”,而服毒自杀?尸体检验报告只是肯定“左如翠应系甲胺磷中毒死亡”,但并未排除他杀之可能,岂能凭并不周延的推理就将其认定为“自杀死亡”?

专家组还提到,有关公安机关对死者家属要求补充侦查的书面请求视而不见,忽视对本案重要证据的查证、检验,有行政不作为之嫌。2004年7月19日,死者丈夫陈军林明确向公安机关提出进行补充侦查的书面申请,要求对药水瓶、死者指甲等作鉴定、化验,但公安机关不仅没有根据该书面申请补充侦查,而且在三天后即强行将死者尸体火化,以致本案重要证据灭失,给案件的进一步侦查增添了人为障碍。事实上,涉案药水瓶上到底有谁的指纹,究竟有无死者的指纹,瓶中农药与死者胃中农药是否一致等等,都直接关系到本案能否得到准确地处理。

专家组指出,本案现有证据已经证明,邱运苏在左如翠死亡前曾与之发生过性行为,并且知晓左如翠的死亡真相。同时,本案中所存在的疑点也充分说明,邱运苏之行为与左如翠的死亡结果显然脱不了干系。有关司法机关应依法及时对本案予以立案侦查。

2005年7月8日上午,记者赶往阜宁县公安局进行采访,该局政治处的崔政委接待了记者。在简单地看过材料后,他说,这个案子好像经过了局里的信访部门。于是崔政委帮记者联系上了该局的信访部门,该部门一徐姓的工作人员将该案件的信访材料带给了记者。其中2005年6月20日的结案报告中称:认定邱运苏构成犯罪的依据不足,2005年4月9日我局作出决定不予立案。当事人不服便申请复议,我局于2005年4月20日经审查认定,原不予立案决定正确。

在2005年6月28日的一份《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中,记者看到公安部门共4项答复意见。其中,第一、二项大致是,左如翠的死因是自杀以及认定邱运苏构成犯罪的证据不足;第三项是提醒当事人如果对答复不服或怀疑,可以向检察机关控告申诉,进行立案、监督。如对此意见不服,可自收到本答复意见书之日起30日内向盐城市公安局提出复查申请。

为什么专家的意见和公安部门的意见有如此大的悬殊呢?对此该局信访部门的徐姓工作人员个人认为,专家意见主要是理论上的东西,而办案需要的是实践,所以这样的悬殊不足为奇,而且专家的论证也不具有法律约束力。记者欲采访当时的办案警官,可徐姓工作人员说,此案局里的信访部门都对当事警员进行过了解,也翻查了卷宗,而且办案人员都在外面。

死者左如翠已经入土一年,但其究竟死于何因,目前还没有一个让人信服的结论。能揭开死因真相的惟有司法机关,期盼有关部门能尽快断疑解谜,让死者亲人悲痛的心得到慰藉。

华夏经纬网7月10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日渔权谈判在即,昨天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防舰“虎视眈眈”监视在钓鱼岛十二浬边缘的台湾两艘渔船,“海巡署”认为钓鱼岛“主权”未明,而该海域在台暂定执法线内,立即派在海上执勤的“海巡署”钦星舰驰援护渔,双方展开近八小时的海上对峙。

瑞芳籍“名洋号”和苏澳籍“新海洋一号”渔船,昨天在钓鱼台西方十二?处作业,其中“名洋号”一度在离钓鱼台八浬处海域捞捕,触动日本当局“钓鱼台领海被侵犯”的敏感神经,因此出动重武装的海上保安厅船舰而非水产厅船舰。

海巡署表示,五百吨级“钦星舰”隶属中部地区机动海巡队,近日支援执行北方海域护渔任务,昨天上午十时十分左右,从雷达荧幕发现日本保安厅编号PL-126、PLH-09等两艘巡防舰现身钓鱼台海域,而当地正有两艘台湾渔船正在捞捕作业。

“海巡署”说,钦星舰赶到,日本巡防舰持续在当地海域监控台作业渔船,没有进一步出现驱赶动作,钦星舰向日船表达“当地海域属台暂定执法线范围,不得干扰渔船作业”的要求,署本部下令驻守现场戒护台渔船作业安全,并通报“国防部”、“渔业署”、“外交部”等单位协处。

不过接近下午三时左右,瑞芳籍“名洋号”突东向深入到钓鱼台周边八浬处的海域作业,这时日方巡防舰也向渔船靠近,台钦星舰也跟进,和日舰保持一千码,双方再度停伡“对峙”。

“海巡署”表示,钦星舰和日本巡防舰在海上对峙,双方执法人员都高度自制,最后“名洋号”渔船在下午五时五十分收拾渔具返航,海巡钦星舰结束和日本巡防舰七小时又四十分钟的海上对峙,伴护渔船往台湾返航,日舰留在原地目送台湾船舰离开。

本报讯才读高一就想当上空乘人员,还带着其女友一同前往报名。昨日川航在渝举行空乘招聘大会,高中都没有毕业就跑去想当空姐、空少的人很多。工作人员称:今年报名人员素质低,还是头次遇到。

小波的妈妈告诉记者,自己家境不好,儿子读书成绩又差,考大学肯定没有希望,但儿子最大的优点就是长得帅,个子也高(1.8米),如果小两口都能当上空乘,今后收入肯定高,自己的下半辈子就不愁了。

但因小波的学历和外语水平达不到招聘的要求,川航把小波拒绝在面试门外。

负责此次招聘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昨日应聘陆陆续续来了370多人,很多人根本没有达到招聘的大专学历,甚至连字都写得不好,这样的人来当空乘,原因是他们知道空乘的收入很高。如果招聘条件不好,他们宁缺毋滥也不会招聘低素质的空乘人员。他们希望想当空乘的年轻人,首要条件要把书读好。(记者王渝凤杨帆摄影报道)

新华网石家庄7月9日电(记者陈玉)记者从河北省有关部门了解到,经河北省公安机关全力侦破,6月11日发生的定州市绳油村民遭袭击案件侦破工作取得重要进展,群众反映强烈的土地征用等问题的调查工作正在深入进行。

“6·11”案件发生后,河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抽调精干警力全力开展案件侦破工作。现已查明,这是一起由定洲电厂灰场承建商张某、甄某为达到强行施工目的,而组织纠集社会闲杂人员实施的严重暴力犯罪案件。目前,组织策划者、骨干分子等主要案犯已全部抓获,共有248名犯罪嫌疑人到案。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106人。经检察机关批准逮捕21人。

据介绍,查处村干部腐败问题也取得进展。经调查,绳油村三任村党支部书记均存在违反财经纪律问题,定州市已将三人开除党籍。

定州市原市委书记和风、定州市开元镇原党委书记杨进凯现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正在进一步审查中。公安机关表示,对他们的问题,不管涉及什么犯罪,都将一查到底,依照事实和法律严肃处理。

通过河北省、保定市国土资源和监察部门联合调查,初步认定定州市在征用绳油村土地过程中,存在违规问题,现正在深入调查中。

连日来,河北省和保定市有关领导多次到绳油村看望群众,吊唁死者,慰问受伤村民。保定市、定州市还组织党员干部进村入户,积极帮助村民解决生产生活中的实际困难。7月3日,被绳油村村民扣留的人员朱效瑞已移交公安机关。(完)

河上漂来腐烂尸体。为破案,省公安厅拨款10万元作为经费,原来死者系被其堂叔一家三口联手杀害。日前,记者从警方了解到,这样一家人是如何从受害者变成杀人者的。

公安厅拨巨款助破案3月19日下午,在内黄县高堤乡西渡村卫河桥西发现一具男浮尸。初步分析,死者系被人用钝器击头部死亡。

民警在浮尸出现点方圆十余公里内进行排查。由于卫河上游涉及数个县市,内黄警方请求省厅予以协调支持。4月28日,省公安厅拨付10万元经费给内黄警方。5月2日,省公安厅在浚县召开了侦破无名尸案件协调会,在卫河沿岸的31个乡镇、1152个村庄排查失踪人员。

堂侄打起堂婶的主意6月22日,汤阴县任固镇村民麻某说,死者极像其儿子麻二孬。民警很快查出,麻二孬系被其二叔麻奔一家杀害。据麻奔交代,麻二孬会开收割机,去年,想让他来帮忙收麦子。而麻二孬离婚后,开了个饭店,与服务员未婚生下一子。其后饭店没经营好,服务员不辞而别。见堂婶来找自己帮忙,他竟打起堂婶的主意。

收完麦子后,麻奔付给他报酬。去年9月,麻奔外出打工。麻二孬趁机强行与堂婶发生性关系。10月20日,打工回来的麻奔发现此事。但麻二孬并没就此罢手,反而动手打堂叔。今年初,麻二孬强迫堂婶跟着他到安阳、鹤壁等地转了一圈,直到堂婶以死相威胁,麻二孬才放堂婶回家。

据中国科学院天山冰川观测试验站介绍,根据长期科学观测显示,受气候变化与地球持续升温影响,新疆天山一号冰川消融加快,有观测记录的45年间冰川厚度减薄11米之多,损失总量约为1838万立方米。

新桂网-南国今报柳州讯(记者杨建林通讯员覃启团)柳江县三都镇觉山村有一口鱼塘,塘边一间破旧的小棚本是当地村民韦成德值守鱼塘所用。但是,韦成德因一时贪念,竟任由该小棚变成卖淫妇女从事皮肉生意的“污秽场所”。

据韦成德供述,今年清明节以后,一个外地妇女来到小棚找他,提出想在小棚里做些“生意”。韦明白对方的意图,没有多加考虑就同意了。事后,该妇女给了韦2元“床位费”。此后,这间小棚就被卖淫女盯上了,每到三都镇的圩日,总会有三两名外地妇女来到他的小棚里从事“皮肉生意”,事后依然给韦2元“床位费”。有一天,韦成德最多收了16元“床位费”。

今年4月27日,公安机关接到群众举报,立即赶赴鱼塘边,对小棚进行了突击搜查,当场抓获了3名卖淫妇女、2名嫖客及韦成德等6人。其中,一对龌龊男女刚将衣服脱得精光,就被破门而入的公安人员查获。目前,上述卖淫女、嫖客均被公安机关依法进行了行政处罚。韦成德还供述,在容留妇女卖淫期间,他总共获利四五十元。

中新网北京七月十日电(记者李静)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十日在北京会见美国国务卿赖斯时强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中国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干涉和威胁任何国家。

温家宝说,中国对内致力于经济建设,努力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对外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我们争取和利用稳定的国际环境发展自己,又以自己的发展促进世界的和平与进步。

赖斯说,美中两国在广泛领域开展了有成效的合作。美方期待双方不断增进了解,通过对话,为美中关系确定一个框架。

新桂网-南国今报柳州讯(记者陈杰通讯员秦庆堂)柳江县基隆开发区的一名女青年,遭一名有妇之夫玩弄4载并失去生育能力后,又被甩掉,她一气之下竟迁怒于该男子的妻子欧某,7月6日,她在与欧某不期而遇时,竟从路边拾起半截啤酒瓶,突然对欧进行攻击,造成欧某头部及身上多处受伤,而她也因此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

7日下午,记者在五里卡派出所见到了这名由受害人转为凶手的女子,她叫阿桂,今年32岁。阿桂含泪讲述了自己4年惨痛的经历。她说,她于2001年7月在一次朋友聚会时认识男子韦某。韦与她同龄,是柳邕路某玻璃厂的一名工人。刚开始,她不知韦已婚且有个女儿。而韦也对其欺瞒。他们相识后才几天,韦便将其骗到他在厂里的宿舍,把她强暴了。后来,她便与韦相处,韦每次见面都把她带到旅社开房。

9月13日,她不得不到柳州妇幼保健院做手术,由于病情特殊,医生在手术中将其一根输卵管切除,并告诉她今后将难以生育。

因对丈夫整日行踪诡秘感到怀疑,欧某一次悄悄跟踪韦某,终于也发现了韦与阿桂的关系。

欧某于是不断地和阿桂吵闹,而韦某则又对阿桂信誓旦旦,3人便在一种畸型的关系中过了一年又一年。今年6月,韦因疲于应付,终于要在两个女人中作出抉择,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替自己生有一女的发妻欧某。阿桂与韦相处4年落了个人财皆空,于是把所有的怨恨全记在了欧某的身上。

中新网7月10日电据香港大公报报道,据正在大陆访问的新党主席郁慕明向该报记者透露,他与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会谈时,主要讨论中华民族未来的发展愿景和破解两岸关系僵局、反对“台独”的策略等,并建议大陆方面对台湾要“以仁取民心”。

据悉胡锦涛将于本月十二日下午会见由郁慕明率领的“新党纪念抗战胜利六十周年大陆访问团”一行,随后双方将会进行面对面的小范围会谈。

郁慕明说,双方会谈将主要着眼于中华民族及两岸关系发展的大方向、大格局,包括如何促成中华民族的团结,破解两岸关系发展的僵局,共同反对“台独”,并争取中国人应有的权益等,其中将触及钓鱼岛和东海油气资源等中日关系中较为敏感的问题。他希望会谈能够达成精神层面的共识。他强调,精神层面的共识并不是空的东西,反而比行政层面的共识更为重要。

郁慕明再次表示,会谈将不会讨论诸如台湾农产品销往大陆、开放大陆观光客赴台观光等行政层面的具体议题。他说,新党以前一直在与大陆方面讨论行政层面的议题,但此次访问不会提及,因为如果讨论这些议题可能会冲淡主题,且这些议题国亲两党访问大陆时都已谈过,新党将不会重复,而是寻求与其形成互补。

荆楚网消息(楚天金报)记者姜远海通讯员廖关华实习生何小芳报道:强奸杀人之后,竟然还去嫖娼!昨日,江汉油田警方宣布破获一起强奸案,犯罪嫌疑人俞某已被刑事拘留。

6月22日上午11时许,江汉油田公安局接到报案,称江汉油田广华福利厂暂住人员、42岁的刘女士被杀死在一片苗圃内。

警方现场调查分析,认为该案为强奸杀人案。6月25日下午,专案民警将目标人物锁定为油田管理局机关西大门门卫俞某。

据查,俞某今年39岁,家住二矿居民区,1982年因奸淫幼女被判刑三年,1990年因盗窃罪被判五年。俞某得知警方开始调查自己后,一直回避不见。警方多次与其联系,发现手机关机,俞的这一异常行动引起专案组重视。6月26日早7时许,警方将其查获。俞某交代了6月21日晚在潜江后湖偷自行车和嫖娼的事实,但对6月21日晚10时30分许到11时许近30分钟时间自己在干什么,俞某不能自圆其说。

面对警方的审讯和证据,俞某交代,6月21日下午5时30分左右,他独自一人喝了两杯白酒,10时许,俞某向一个同事借了100元钱,准备到后湖嫖娼。离开门卫室不远,就遇到了边打手机边散步的刘女士。俞某见其独自一人,于是酒壮色胆,尾随刘女士来到油田武装部训练基地,挟持刘女士到附近苗圃内将其强奸杀害。而后又赶往潜江后湖嫖娼,制造自己没有作案时间的假象。

本报白山讯(记者程泽娄志广通讯员王德才)7月7日,杨靖宇将军的孙子马继民正式受聘为靖宇县县长助理职务,并于9日正式开始工作。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