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娱乐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41:35

从交易所的公开信息上显示,中金公司(机构专用席位)分别以767.7万元和374.7万元的成交额,排在盐田港A与佛山照明成交榜首。

然而,就在上星期,中金的席位还在迅猛做空。6月1日,西山煤电(资讯行情论坛)(000983.SZ)、招商地产(资讯行情论坛)(000024.SZ)两股大跌,中金席位榜上有名。6月2日,做空目标转移到云南白药(资讯行情论坛)(000538.SZ)、峨眉山(资讯行情论坛)A(000888.SZ)、晨鸣纸业(资讯行情论坛)(000488.SZ),榜上均以中金席位领头。

上月中下旬在市场上流传的“中金公司看空700点”的一份研究报告,综合了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宏观经济、房地产行业、保险资金与基金博弈等方面因素,在对下一阶段股市产生影响的分析基础上,提出1000点~1100点是目前中国股市一个合理的估值区间。而从对长期资金进入的角度讲,围绕1000点~1100点这个价值中枢上下有20%左右的波动,才能对其产生绝对的吸引力。中金公司认为,在目前点位上,暂时的反复是可能的,但像过去那种10%、20%的反弹是不存在了。而在700点~1000点间,任何点位都有可能反转而不是反弹。

中金公司随后对此进行了辟谣,之后中金公司在5月23日发布的题为《股权分置解决试点启动与绩优蓝筹股的黑色5月》的市场策略月报,又提出在股权分置解决试点缺乏大盘优质公司参与、国际周期性行业面临盈利拐点、国内人民币升值预期等因素影响下,估值水平进入历史低点,股市向下的风险依然明显。

上周还在做空的中金席位,缘何这周就积极做多呢?选择盐田港A和佛山照明是否有特别用意呢?佛山照明董秘林奕辉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多年来一直被中金公司所关注,中金公司多次组织数十家机构到公司作调研。

昨天,中金公司某研究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并没有调高佛山照明的评级,由于该公司今年不会有太大的成长性,因此依然维持在“谨慎推荐”级别;盐田港A则一直维持着“推荐”级别,但是公司最近并没有重点推荐客户买这两家公司的股票。

对于中金的席位最近频频上榜,该研究员认为,这些都是一些客户在买卖,与公司没有关系,而中金公司的客户一般都是基金,基金的操作不能代表中金公司对市场的看法。

然而,对机构席位长期跟踪研究的广发证券分析师李湘承提出了不同看法。他认为,中金席位频频集中现身,是市场特别的信号。他回忆,中金席位从来没有像最近一段时间集中现身,并且是在上周极度恐慌时现身跌幅榜股票,昨天击穿1000点回升又现身在涨幅榜股票。

李湘承对去年5月18日在中兴通讯(资讯行情论坛)(000063.SZ)上中金席位的现身印象深刻。当天,该股大幅下挫,中金席位成交排名第二,“在我印象中,这几乎是中金席位首次曝光”。

上周五,上证指数触及1000.52点后随即反弹,但在很多市场人士心中,千点大关近期必破无疑。

果然不出所料,本周一早市开盘后,市场一直挣扎在千点关口,尽管有长江电力(资讯行情论坛)等少数个股在千点之上力挺,但苦苦支撑到11点03分时,千点关口终于告破,投资者将永远铭记在心的历史性时刻。仅5分钟的时间,沪指最低到达998.33点。直到午间收盘,千点的整数关口才重新收复。下午开盘后,在多方的争夺下,大盘展开反弹。上证指数开于1010.38点,收盘1034点,涨幅2.05%。深成指开于2621.89点,收盘2729.20点,涨幅3.89%,总算是有惊无险。

时间倒回4年前,2001年9月,时任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兼研究部主管的许小年执笔写了题为《终场拉开序幕———调整中的A股市场》的研究报告在业内引起了轩然大波。当时的观点认为,当指数跌到较干净的程度———或许是1000点,政府再引入做空机制等一系列的重建手段,再塑一个健康、完美的市场。而跌破千点竟然在4年后如期上演。

如何看待千点告破,又在瞬间便收复?市场不外乎两种观点:首先是千点整数关的失守,心理的影响大于形式上的影响,大盘打开了向下空间,还将继续下探寻求支撑;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千点不破,建仓不安,在此附近介入反而是一个好的投资机会。

经过8年多的运行之后,上证指数再度回到了千点之下。与大盘的波澜不惊不同的是,面对8年后股指首度跌破千点关口,无论是中小投资者还是机构投资者的心态都较为平稳。在破位的一瞬间,市场没有恐慌,没有激动,仿佛是必然的归宿。

记者在海通证券位于左家庄的营业部看到,平日里人声鼎沸的营业部随着行情的持续低迷多少有点冷清,仅剩的十余位投资者不是在打牌,就是在聊天,直到千点告破的一瞬间才掀起了短暂的骚动,但很快便又归于平静,北京证券静安庄营业部也是如此。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没有多少投资者对股指跌破千点抱有怀疑态度。相反还希望股指尽快跌破千点,理由很简单,“只有跌破千点之后,股市才能真正走向价值回归”。

相比于普通投资者而言,机构投资者的心态更为平稳。长盛基金和上投摩根昨天分别向记者表示,尽管后市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因素,但股市向下的风险已经非常小。市场的底部将要形成,反弹一触即发,随时可能出现可观的反弹行情。

长盛基金经理认为,目前低迷的市场中存在大量被低估的优质个股,即使不考虑股权分置的补偿也已具备长期投资价值。同时也有许多个股即使考虑到股权补偿也仍有相当大的泡沫,股价的结构性调整压力仍然存在。因此,从长期价值投资的角度来看,在市场恐慌时正是廉价买入优质公司、进行战略建仓的较好时机。

虽然机构投资者对后市充满期待,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之前基金重仓股的全线下跌导致股指持续走低,以及昨天大盘千点告破之后基金力挺都验证了流传于市场的一句话:成也基金,败也基金。

基金重仓股整体经历了黑色的5月之后,6月2日,这一做空动力几乎达到了顶点。上周四,盘中基金重仓的蓝筹股走势令人扼腕,苏宁电器(资讯行情论坛)跌停、云南白药(资讯行情论坛)、贵州茅台(资讯行情论坛)和张裕(资讯行情论坛)A等一批“牛股”低下了高昂的头,千点附近基金重仓股仍大举杀跌,在这种氛围的带动下,市场中的基金重仓股几乎全线陷入了杀跌的境地。其中,万科(资讯行情论坛)A下跌6.11%,贵州茅台下跌8.05%,上海机场(资讯行情论坛)下跌5.07%,中集集团(资讯行情论坛)更是两天跌了10%。这些都为股指在昨天轻松跌破千点关口埋下了伏笔。

“但与此同时,昨天午后大盘的强势反弹,基金也是功不可没”。北京证券张九辉表示,上午大盘跌破千点,表明目前做空能量仍然没有释放完毕,正所谓“市场不破不立”,基金重仓股既然能打压大盘,同样也能做多大盘。

昨天下午跌破千点之后展开的反弹,就主要集中在一批蓝筹股放量拉升的带动下产生的。从盘面不难看出,基金重仓股如长江电力、宝钢股份、招商银行(资讯行情论坛)等一线蓝筹股和中集集团等二线蓝筹股的反弹成为大盘上涨的主要动力。

即便是大盘反弹成功,股指最终收在了千点之上,但毕竟千点论终成现实,毕竟上证指数跌至1997年2月的水平,深圳综指也不幸回到1996年8月的水平。

据一基金管理公司人士透露,对于管理层而言,这几天绝对是不眠之夜。上周五、周六两天,管理层连续召开券商投行和基金管理公司会议,无非是讲政策、摆道理、安抚军心。而在6月5日举行的第29次基金业联席会议上,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更是直截了当地游说基金。他谈到,基金业是推动我国资本市场稳定发展的主导力量,在证券市场发展的关键时期,基金业要统一认识,积极进取,以高度的责任感和强烈的使命感推动基金业健康稳步快速发展,发挥在证券市场中的重要作用,这一连串的方法果然奏效。

另据消息人士透露,管理层目前正在酝酿相关救市的措施出台。其中包括允许上市公司回购,允许上市公司买基金,扩大入市资金,股息税税收优惠,成立投资者保护基金等。其中,中国证监会正式批准设立工银瑞信基金管理公司,这是首家由中国工商银行联合境内外机构发起设立的基金管理机构。

与此同时,证监会昨天还同时出台了《上市公司回购社会公众股份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上市公司回购社会公众股份是指上市公司为减少注册资本而购买本公司社会公众股份,并依法予以注销的行为。上市公司回购股份,有利于公司的可持续发展,给投资者提供了做多信心的保证。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批准银行设立基金管理公司,还是允许上市公司回购股份均是传闻当中证监会将要出台的6项救市措施当中的两项。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在同一天,同时发布两条救市措施,这在以往从未出现过,显然是昨天股指跌破千点使得证监会动了恻隐之心。

应该说,千点告破,意味着投资者终于得以解脱萦绕在头脑中的一道“魔咒”。4年前从中金公司的许小年提出“千点论”开始,千点论就如一道“魔咒”紧紧地缠绕着市场。虽然为此许小年和中金不知被无数中小股民诅咒过多少次,但这本身恰恰说明了投资者对千点论的认同度,并形成了强大的心理预期。而且股指离千点越近,这种预期就越强烈。

千点不破,“魔咒”的影响就永远不会消除,投资者自然也会畏首畏尾。股市的走势固然主要由上市公司的价值来决定,但与投资者的心理也不无关系,对千点强大的预期必然会影响到投资者的市场行为,甚至成为做空的主要理由。目前A股市场正处在全流通试点开始的敏感时期,尽管管理层一直在为稳定市场而作出种种努力,但是大盘似乎丝毫不为所动,直至昨日击破千点,才引发了较大力度的反抽。我们只能解释说为了从“魔咒”里解脱,人们潜意识里对股指破千的期望,已经超过了对利好的渴望。

如今千点已破,“魔咒”已除,那么投资者的思维是否亦会更趋理智呢?所谓“不破不立”,如今千点已破,大盘能否重现生机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毕竟,昨日盘中的走势在相当程度上显示出了1000点的支撑能力。其实,破千点之后,影响市场的各种环境并未发生改变,估值体系的混乱、宏观调控的不明朗、加息周期的预期,这些都对市场产生着明显的制约。虽说现在的两市平均市盈率水平已低于16倍,从美国股市的经验来看,已基本进入合理价值区间,但是我国过低的派息率以及红利税的重复征税,令我国股市的市盈率水平带有较大的水分。相对来说,应该给予20%-30%的折扣。所以,就此判定大盘已见底似乎还显得过于乐观。

★1992年5月21日上证指数首度跨越千点,在全面放开股价的利好刺激下,大盘直接跳空高开在1260.32点,较前一个交易日的收盘点位616.99点上涨643.33点,涨幅高达104.27%;5月27日,大盘在以1250.56点低开后,盘中一度下探至823.36点,不过,当日还是报收在1193.17点。

★1993年1月12日大盘冲高至1028.43点,3月23日,大盘再度跌破1000点,以971.25点报收,日跌幅达到6.33%。4月6日,大盘再度突破1000点,并发动了一波强劲的反弹行情,至4月29日摸高1392.62点后结束。5月25日之后,多空双方围绕1000点再度展开激烈的争夺,至7月1日,空头再度将大盘打至1000点之下,并在随后急跌至777.73点。

★1994年9月6日大盘再度上涨至1004.92点,之后震荡上行至1052.94点。9月14日,大盘下跌5.67%,再度回到千点之下。在随后的下跌中,大盘下探至524.43点。

★1996年10月23日大盘上涨3.52%,以1010.83点报收。之后大盘在12月11日摸高1258.69点并见顶。12月17日,在《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后,大盘回到了905.58点。

★1997年2月21日大盘大涨5.39%,报收在1017.13点。此后,大盘再也没有跌破过千点大关。

JP摩根中国区CEO李小加6月5日表示,中国股市最大的问题在于激励机制失效和监管制度无威慑力。

李小加形象地用“胡萝卜”和“大棒”来比喻证券市场的激励机制和监管力量。他认为,中国证券市场是在全面保护的状态下开始发展的,但从目前的情形看来,证券行业的低迷与整个金融业发展的前景背道而驰。

李小加表示,中国股市有太多的诱惑,“禁果”比“胡萝卜”味道要好得多,许多企业明知吞食禁果会带来消化不良等种种后患,但面对丰厚利润仍然愿意铤而走险。例如券商挪用客户保证金,由于监管不到位,这样的违规行为仍然被屡屡曝光。

李小加认为,中国证券行业应该大规模地引入外资,引进新鲜血液,“降低开放的门槛”,股市的春天才能更快到来。

2月20日,位于邵阳的湘桂黔建材城发生火灾,部分经营户的数千万元资产化为灰烬。5月中旬,邵阳市一位副厅级领导被“双规”。

一份针对邵阳亿万富豪黄建民的举报材料,也在湖南乃至北京的新闻单位与有关部门之间流传。

黄建民,男,43岁,湖南建民集团老总,拥有多个经营实体。根据该公司网站称,建民集团总资产达12.8亿,位居湖南民营企业500强第11位。

黄建民原本是一位小学教师,辞职下海,通过开发湘桂黔建材城,完成了从一个普通工商户到亿万富翁的巨大转变,为时不过数年。

亿万富翁黄建民目前是邵阳市举足轻重的人物,在积累财富的同时,建民集团的政治影响力也日渐扩大,黄建民已连续担任两届湖南省人大代表。

在邵阳,市检察院一位分管业务的副检察长递给记者的名片上甚至印有“建民集团高级法律顾问”的字样。

邵阳一位与黄建民相识多年的退休老干部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黄建民的发家史,对于研究国有商业银行的资产状况、国有资产的变相流失,颇有意义。”

始建于1995年的湘桂黔建材城是湖南省最大的建材市场之一,也是邵阳市当年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

其时全国正处于经济发展高速期,邵阳市委市政府急切寻找投资项目,“只要来邵阳,一切好商量。”

“当时我正在重庆等地做化工原料生意,收到了邵阳市府寄来的招商材料后,决定回邵阳搞项目。”黄建民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

《瞭望东方周刊》了解到,湘桂黔建材城项目开发商为中港常宏有限公司。该公司由湖南省招商局1995年11月批准成立:中港常宏合资经营年限为11年,投资总额和注册资本是1680万人民币。其中香港宏展出资1380万元,分三批注入。

2005年5月,一份署名“艾国民”、“陈实白”的举报材料声称,这个邵阳当年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其实是最大的一场骗局——港商从头到尾一直没有出现过,港资只是骗取政府巨大优惠政策的幌子。

其“内幕”是,当时黄建民代表邵阳市常宝物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宝公司)找到了工商银行邵阳分行旗下的邵阳市金鹏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金鹏公司),希望合作开发建材城项目。双方商洽成功后,金鹏公司拨款800万元作为首期投资款,之后,黄建民突然“放风”,说他引进了港资。

当时主管常宝公司的原邵阳市郊区人大副主任李银春回忆,黄建民当初提供的出资协议有很多证明文件,还有香港公司董事长的签名及印章,并没有人疑心有假。

事实上,建材城的合作开发商却是工商银行邵阳市分行旗下的湖南省邵阳市金鹏公司,和黄建民挂靠的邵阳市常宝公司。

一份名为《联合开发建设的“湘黔桂建材城”协议书》的合同中显示,湘桂黔建材城预计总投资2700万元,其中金鹏公司1800万元,常宝公司为900万元。新成立的湘桂黔建材城项目管理董事会的董事长为金鹏公司法定代表人龙铸忠,总经理为黄建民。

之后金鹏公司与常宝公司维持6年多的合作,香港公司在这期间从没出现过。

黄建民则断然否认假港商一说,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引进外资都需要工商局等许多政府部门的审批,提供许多材料,难道这些都是假的不成,所以假港商一说是无稽之谈。”而邵阳当地的一种说法是,按照外商引资的优惠政策,湘桂黔建材城在征地、建设及免税三年等方面,至少享受了1000万元以上政策优惠。

1997年6月18日,湘桂黔建材城如期开业,当年底实现收入300余万元,作为合作双方的金鹏公司和常宝公司的合作罅隙也由此产生。

根据当初按出资比例分红的联合开发协议,金鹏公司于年底向常宝公司催收投资回报。金鹏公司负责人龙铸忠告诉记者,他多次找黄建民交涉,对方都以资金紧张为由推托。而更让金鹏公司坐立不安的是,常宝公司极少理会当初的协议规定,将售房款、租金、保证金等打入两家的银行专户,经常坐支现金。

1998年3月12日,金鹏公司曾经强硬正告常宝公司,“必须严格遵守协议,否则将运用法律以保护合法权益”。但直到最后,“影子伙伴”始终未拿起法律武器以捍卫权益。

根据金鹏公司的一些前员工解释,之所以不敢拿起法律武器,主要是因为他们属于“外资企业”,金鹏公司只是影子伙伴,出面诉讼就相当于戳穿了“谎言”。

1998年5月27日,金鹏公司和常宝公司签订了协议书,在这份分割协议中,记者留意到双方的分割比例为:甲方(金鹏公司)占64.64%,乙方(常宝公司)占35.36%,但没发现具体的资金明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