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时时彩平台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13:23:51

可是在中国,对物业税,就是物业的持有税这个税种探讨了好长时间,我想大概有三、五年的时间,一直没有实施,最大的一个原因是法律上的障碍。因为中国的房子土地使用的期限是五十年,七十年,这个土地是从政府那里租出来的,拿一个租赁的东西,再收他的物业税的话,这个法律上是有障碍的,只有这个房子是属于你的,永久的产权,才可以收这个税,如果租五十年,七十年的话,像西方国家征这个物业税的话,好象法律上有一定的障碍。除非出台这个法律的时候,我们重新定义我们的物业,就是租的,我也算是你的物业,这样的话可能就会在法律上面有所突破。

主持人:说到税的问题,潘总您前一阵子也是媒体报道的焦点,好像国家税务,官方出了一个文件,说房地产是纳税的侏儒,好像潘总您用公司的具体事例抨击了一下,您能再给我们网民解释一下吗?

潘石屹:房地产在纳税行业中,占的份额非常少,其实这个不是事实。因为我们要看的是一个行业,这个行业,就是整个房地产行业。现在全国经济普查第三号公告中说,2004年末,全中国的房地产企业有5.9万个,和中国电信,中国石油这样的全中国只有一两家的企业,或者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什么的是不一样的,一个有几万家企业的一个行业,你要加起来考虑。我也从网上看到一个消息,是两个星期前的一个消息,北京市税务局的一个副局长在答记者问时说,2005年北京房地产的税收收入,第一次超过服务行业,成为全北京各行业中纳税额排列第一名的行业。所以这样看的话,并不是房地产行业纳税低,如果把这些公司全加起来的话,它还是排列在前面的。

主持人:最近还有一件比较新鲜的事情,就是说您和王石PK,说房地产有没有暴利,您说房地产最高利润只有26%,您给我们解释一下好吗。

潘石屹:这可能是一个媒体的演绎吧,我有好几个月没有见过王石了,没有那种激辩。房地产暴利,大家都谈了很多了,我就做了一些基础的工作,先把上市公司的年报拿过来,上市公司的年报都是公开的,看了一下,房产利润也就是百分之十左右。我算了一下,假定我们建房子的成本,土地的成本,管理费用都是零,我们的毛利率是百分之百,去掉营业税,去掉所得税,去掉土地增值税,净利润率是26.6%,如果是按章纳税的,没有享受任何优惠政策的,最高的利润率就是26.6%,不会超过这个数的。这个数字出来以后,我看到有媒体报道,说房地产的利润率是90%,60%,这是不科学的,这个报道还说房地产行业是一个暴利行业,最起码形象上是一个暴利行业,这个“看起来像”主要表现在土地的寻租现象里。对这个问题,我有这样几个观点:

第一点是从所有的统计数字来看,从官方的统计年报来看,房地产不是一个暴利行业,实际上最准确的应该是去年全国的经济普查得出的数据,全国经济普查中得到的结论,房地产的利润率是7.77%,这个跟媒体上面渲染的90%,50%差距太大了。有人说全国经济普查数字是错的,房地产利润率很高,那我们相信谁的,难道相信一个个人做的?而且我在网上也看到一个同样的消息,实际上经济普查工作是很认真的,有一个法律,有一个机构,去保证这个数字的真实性,我看到北京有三家房地产公司,漏报,或者谎报了数字,受到了审计部门的处罚,罚款三、五万元。政府用大量的人力,大量的机构,并有一个《统计法》在后面支持,统计出来的数字是7.77%,如果我们不相信这个数字,我们相信谁的数据呢?某一个经济学家统计出来的数字是可信的吗?这就像有些人说,看小区亮灯的很少,就是空置率很高,按这样的方法分析问题,研究问题的话,最后的结论一定是瞎子摸象的结论,一定是不全面的,我们必须依据政府的统计数字说话,这样才有说服力。另外他们说,看起来像,形象上面像个暴利行业就更没道理了,我们尽量要避免犯这样“看起来像”的错误。

主持人:有网友问您,能说说您现在主要关注什么事情,给我的印象,您总是在休假,参加论坛,难道没有一些商业事务吗?

潘石屹:商业事务也在做着,去年我们销售额是33.42亿,这可能是北京最高的。我们2004年给政府交的税金,每个人,就是跟我们签了合同的,从我们的普通员工到高级的职员,每个人给政府贡献的税金是92万人民币,今年这个数字比2004年要低一点。今年由于宏观调控的原因,销售受到一些影响,另外我们公司的员工人数有所增加,大概增加了10%左右,我们的人均纳税有所降低,大概是每个人70多万,这个就是我们做商务活动的结果了。

主持人:您是比较悠闲地干工作,给网友一种比较悠闲的感觉,实际上,公司的效益还是很好的。

下面我们还有一个网友问,说征收物业税,要征收多少,才能触动那些拥有多套房子人的利益,而又会让广大的老百姓承担得起。

潘石屹:我们的土地还是批租的土地,另外,有许多年纪大的人,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最后房改房,刚刚拥有一套房子,平白无故地说你现在每个月要交物业税了,我想对他们来说,经济负担和心理负担都是很难承受的,所以我想政府可能在制订这个政策的时候会很好地考虑,第一套房子要不要征收,当然这个办法没有出台,我想政府的税务部门都会很好地去研究这些问题的。这些心都不用我们去操了。

主持人:在2005年住交会上,潘总表示公司将转型商业,请问潘总做这样的决定的原因是为什么,转型商业对公司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潘石屹:其实这是一个全面的挑战,从我们的设计、规划、销售,全都不一样。从住宅在过去十年时间,我所看到的,中国的五万九千家房地产公司进步都很快的,不光是房地产行业在进步,它的相关行业,建材行业,施工行业,装修行业进步都很快,你今天建的房子,和十年前的,五年前的,甚至三年前建的房子比较的话,质量都有大幅度的提高。

可是在这十年时间,全中国的房地产发展商和它相关的行业,把注意力都放在居住的物业上,而对办公的物业,商业的物业的研究考虑得非常少。所以我觉得这可能是市场上面比较缺的一部分东西。

我们做生意的原则是市场上缺什么东西,哪个行业,哪个品种的产品质量是差的,服务质量是差的,我们就应该去做什么,所以我们决定从2006年开始,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写字楼、商业上面,而把住宅放在比较辅助的位置上。

主持人:有数据显示,05年土地供应量比04年有大幅度的减少,请问潘总土地供应减少的原因是什么,05年土地供应量减少是否会导致06年房价速度上升?

潘石屹:实际上我们在这方面做了好多的工作,也非常感谢我们公司的两位员工,他们俩用了十多天的时间,刚刚才把这份报告做了出来,这份数据都是政府的网站上面公开的数字。

2004年,土地投放量是非常少的,05年也不多,整个北京土地的供应量是非常少的,这说明什么呢,它会影响到明年房子的供应量,一般情况下是前一年土地的供应量会形成下一年房子的供应量,如果是04年土地的供应量少,就会影响05年房子的供应量,05年土地供应量少就会影响到06年房子的供应量。

主持人:这个问题主要是个人投资者咨询了一个问题,房产作为个人投资的一个主要方式,请您介绍一下,从哪些条件可以判断出一个项目是否具有优秀的投资前景呢,哪一类房产类型更具投资前景?

潘石屹:房地产投资都是一个长期性的投资,跟股票上的投资完全不一样,我理解就是购买这个物业,逐年出租,实际在一些国际化大都市,购买物业之后再出租的比例是非常大的。

所以,首先不能够抱着一个急功近利的心态,说我今天订一套房子,明天就出去赚钱。这种的情况,在做房地产投资是非常难的,人们还要做一个长期持有,靠租金的回报收回投资,当然还有一部分是看不到的,物业的升值,这个量也是比较大的。

第二个,房子是作为不动产,你选择的城市,选择的地段是非常关键的,你如果购买这个物业的城市选择错了,地段选择错的话,你可能的回报率就非常低。

主持人:还有网民问您,能讲讲您生平第一次挣到一百万的感受吗,您是怎么第一次挣到您的第一个一百万的,还有一个问题,你的博客流量超过百万的感受?

潘石屹:我记得赚到第一个一百万的时候是90年的时候,当时不是我一个人赚的一百万,而是我们六个合伙人,万通的六个合伙人一起赚到第一个一百万,当时心情呢,是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多的钱,其实整个心情还是特别激动的。从生理的感觉来说,就是全身有点发烫的感觉;博客的一百万呢,确实对我来说,一百万人次来看我的博客,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数字。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感激,有这样多的人给我捧场,有这样多的人跟我进行思想的交流,我很感谢他们。

昨天晚上,我睡觉之前,最后一眼看了一下博客的流量,好象是99.5万。我想再过一晚上,到今天中午可能达到一百万。早上我起来看的话,已经是100.3万的点击率了。也就是说在昨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又有好几千人上我的博客上面去浏览,非常感谢他们。

主持人:还有网友问,您当初挣到一百万,现在有很多年轻人他们也想就业和创业,他们也想挣到一百万,您能给他们一些建议吗?

潘石屹:每个人走的路都是不一样的,我可能是一不小心走到了商人这条道路,所以就把赚钱啊,利润啊,交的税金啊,营业额作为衡量我们对于社会的贡献,自己的价值的一个标准。其实每个人路都不一样的,不一定每个人都去做商人,如果这个社会所有的人都是商人的话,这个社会一定是一个畸形的社会,没有办法很健康往前发展的社会。所以可能一部分人去做商人,做了商人应该做的事情,一部分人可能做了科学家,一部分人可能做工程师,一部分人可能做了诗人。我觉得都应该是不一样的,不能够把赚钱多少,作为衡量我们的价值,和对社会贡献的唯一的标准,这样的话实际上就错了。

主持人:还有网友问您,现在出台了几个税收政策,有人说是税务改革,有人说是进一步抑制房价,您怎么看?

潘石屹:其实我看是税务改革特别明确,就是把各种费用,杂七杂八的费用,统一成一个法律能保证的税收,另外一个就是要简化,要公平,还有一个就是前些年有各种各样的优惠政策,特区有优惠政策,沿海城市有优惠政策,中外合资有优惠政策,其实你回过头看这些优惠政策都是不公平的,我觉得税务改革下一步都会把这些优惠政策改掉,让所有的企业,开发不同的物业品种的企业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这实际是一个市场经济的要求。

主持人:现在有一个焦点的问题,就是很多穷的人,买不方起房的人的一个问题,我记得王石说,应该给他们盖七八个人的集体大宿舍,您认为怎么解决,您认为现在中国的富人,他们能承担多少钱一平米的房子?因为我看到报道,中国的贫富分化已经远远超过国际警戒线。

潘石屹:对,实际上作为有社会主义性质的国家,在住房问题上面,政府都会拿出一部分钱来,去帮助这些中低收入的人,解决他们的问题。新加坡就是一个例子。

另外作为任何一个社会和国家,要平衡、和谐地往前发展,一定要消灭贫富悬殊,让贫富悬殊越小越好。现在国家提出来共同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这样的提法就是让这个社会平衡往前发展,而不是畸形地发展。畸形地发展,实际上对社会中每一个成员,都是没有好处的。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中国政府从财力的积累来看,是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的。2004年的时候,税收的增长是GDP增长的4倍,4倍这个数字,在我头脑中想了好长时间,怎么税收的增长比GDP快四倍呢,因为GDP按照统计指标来看的话,就是利润、税收、工资福利,折旧这样四部分,这应该是同步增长才是一个合理的。如果税收的收入比GDP四倍的速度增长,当然我还没有太想明白这个数字,到底为什么会以四倍的速度增长。

从另一方面来说,就是国家收上来的税收量还是比较大的,如果能够拿出这样一部分税收的量,解决一些中低收入的人的吃饭问题,穿衣问题,住房问题,这我想是一个办法,正好是税收应该调节的。现在应该说吃饭问题解决了,穿衣问题基本上已经解决了,所以可能应该拿出更多的钱解决的就是住房问题。吃穿住行是人的一个基本的需求了。

主持人:您认为现在中国的富人能买得起多少钱一平米的房子,如果中国建最高档的住宅,卖到多少钱还会有人买?

潘石屹:这个问题不是我来回答,而是市场来回答,你看政府的网站上面,交易量的数字,最高的价格就是富人们能承受的价格,可能是主要看北京、上海、深圳这样的城市。

主持人:还有网民问您一个比较难以接受的问题,就是您的太太好象比您要高,您对此有什么感觉?

潘石屹:个子差不多,我的个子是矮了一点,像我们这些四五十岁的人,对个子高低已经不在乎了,又不是谈对象的年代,说你找了个对象有多高的个子,个子高低对我们来说是没有太大的障碍。水平是比我高,我的态度就是多学习吧。

潘石屹:我记得,曾经有一个人问过我,在SOHO中国这份事业中,张欣和我占的比重,他让我用一个百分比衡量,我给他说了一个各占百分之五十,我看这个媒体的朋友显然觉得我是在应付他,我说这个比例的话,不好划分。也可以说在我的心目中是各百分之五十,可是如果离开了她,可能SOHO中国这个事业是零,离开我,也是零,两个是缺一不可的。

主持人:今天的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到此就结束了,非常感谢潘总抽出繁忙的工作时间,参加我们的聊天,也感谢广大网友的参与,接下来潘总还有一个和博客的博友的见面会。

潘石屹:谢谢大家,谢谢主持人,我这边带过来一份资料,这份资料是我们市场部的唐正茂和马志鹏花了十多天的时间做出来的,本来想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因为我觉得网上谈这个数字,也是比较困难的,完了我会交给网的朋友,大家有兴趣看的话,可以看一下。也希望多给我们提意见,因为我们这两位同事压力非常大,天天都在核对数字,任何统计一个数字和分析报告,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我们也希望在具体的数字上多给我们提出意见。

本报讯(记者冯霖)一对来自异国他乡的情侣经不住冬天阳光的诱惑,脱了衣服,半裸着身子,在闹市中晒起了太阳,这是记者本月13日下午在罗湖采访时见到的情景。有市民认为,深圳应专门开辟一个地方,以方便来旅游的外国人晒太阳。

连日来,深圳气温节节攀升,使人有春天已经到了的感觉。本月13日下午2时,阳光明媚,微风轻拂,在罗湖区梅园路与梨园路的交叉路口,深圳市医药公司大厦西边的停车场的平台上,两名白皮肤、蓝眼睛、黄头发的异国情侣,半裸着身子,坐在那儿,旁若无人地晒起太阳来。

记者看到,男的戴着墨镜,体态较胖,上身赤裸,下穿一条蓝色的牛仔裤,裤腿卷至膝盖。女的身材苗条,身上除了短裤之外只剩红色胸罩。

目击者刘先生当天向记者介绍说,下午1时10分左右,这对异国情侣手牵着手来到停车场,两人都逛累了,于是停了下来坐在平台上休息。大概是深圳的阳光太迷人了,这对情侣经不住诱惑,十多分钟后,他们开始脱衣服,晒起太阳来,记者到来时,他们已经享受了40多分钟的日光浴了。

看到记者在拍照,这对异国情侣先是犹豫了一下子,接着很快穿上衣服,拿起背包离开了。离开时,记者看出他们眼神中满是疑惑。

这对异国情侣在闹市晒太阳的时候正是人们中午上班的高峰期,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记者注意到,有两名年轻姑娘掩面而笑,匆匆而过。一位路过的年轻男士则瞪大眼睛,眼里充满好奇。但大多数市民平静而过。

记者在街头现场采访了两位市民,市民王女士对记者说,各国有各国的文化和传统,她不赞成这对异国情侣的做法。另一位市民戴先生则认为,深圳要建成国际化大都市,就得应该有包容心态。戴先生还说,现在来深圳旅游的外国人逐年增多,应该专门开辟一个地方,让他们有地方享受日光浴。

本报讯(记者崔静)在带女儿外出打工期间,禽兽父亲为满足兽欲,在出租房内多次强奸自己的亲生女儿。爷爷知道后,紧急召开家庭会议后,步行24公里亲自替孙女报警。近日,经酉阳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酉阳县人民法院一审作出判决,以强奸罪判处许明(化名)有期徒刑8年。

去年8月7日,一老人风尘仆仆地走进丁市派出所,刚坐下还没开口,眼泪就流了下来。整整半个小时,老人都一语不发,不停地搓着双手。在值班民警的耐心询问下,老人才吞吞吐吐地说,自己的儿子许明竟然把孙女强奸了。

办案民警冉秀国介绍,老人名叫许主辉(化名),今年75岁,是酉阳县丁市区后坪乡人。该乡离派出所24公里,老人不会坐车,徒步走了4个多小时才来到派出所。民警获悉情况后,立即赶到后坪乡明查暗访,后在许明家中将其抓捕。

法院查明,今年44岁的许明平日爱好嫖娼。去年2月,许明带着自己17岁的儿子小祥、15岁的女儿小芳到江西太和县打工。他本人在当地一砖厂打工,与儿子租房同住。女儿小芳在一家工厂上班,吃住在厂里。

7月23日,儿子外出办事,许明色心大动,无奈囊中羞涩,为解“燃眉之急”,他竟然打起自己亲生女儿的主意。当晚,他将小芳叫到自己的出租房,不顾其苦苦哀求和强烈反抗,将其强暴,并威胁:“不许跟别人说,不然就把你杀了。”随后两天,许明又多次趁儿子不在时,在出租屋对小芳实施了奸淫。

7月26日,小芳在电话里向母亲朱珍惠(化名)哭诉了此事。朱强忍住心头的痛,寄去500块钱让女儿回家。小芳回家后一直情绪低落,母亲朱珍惠将此事告诉了小芳的爷爷和姑姑。爷爷勃然大怒,连骂儿子“不是东西”。

8月5日,许明携儿子回到家中,此时他丝毫不知女儿已将他的恶行和盘托出。第三天,爷爷趁许明出门,紧急召开家庭会议。尽管大家心情矛盾,但经过讨论,一致决定报警。看着孙女无助的神情,爷爷主动提出,亲自到派出所替孙女报案。

检察官在讯问时,许明竟辩解:“女儿是我生的,我和女儿睡觉,是我家里面的事,没有违反国法。”法院审理认为,许明多次奸淫自己的亲生女儿,其行为构成强奸罪,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遂判处其有期徒刑八年。

当大盘在昨天以一根长阳向上突破前期高点1231点之后,市场再度在空翻多的推动下呈现出加速上升的格局,从近两天盘中股指如同被抽的快牛一样连续大力狂奔的表现来看,多方采取重点围攻中国石化(资讯行情论坛)来拉动股指的战略思路十分清晰,作为此轮行情的多头主力,中石化与银行股的屹立不倒以及持续性的上攻在很大程度上稳定了市场的人气,在其大旗挥舞下钢铁股当日积极响应,直接带动股指强攻1250点,最终以当日最高点1251点报收,整个市场人气也由此同步上升到此次行情以来的最高点,1300点看上去似乎是唾手可得。然而,面对这种放量飙升的异常兴奋,我们新旗舰中心认为:对于这种连续上攻的大阳动作,大家要小心此次行情也已开始步入疯狂的尾声!

回顾此次行情的发展轨迹,可以清晰的发现,整个市场的多方指挥就是中国石化,其市场表现往往就是反映目前主力意向的风向标。因此,在中石化一改前期的慢牛走势撒蹄狂奔之即,大家反而要特别关注这种异常的变化,甚至可以在这只大航母短线冲高的时候做高抛动作。

技术上,我们上海新兰德新旗舰中心认为:大盘从今天下午至明日将进入本月的第2个重要时间敏感点,在大盘短线加速冲高、人气疯狂的时候,股指在此时间附近探出高点概率加大。而操作上,投资者应敢于面对盈利做主动性的高抛动作,继续将利润变现,迎接新年,相信在节后将会有较好的低价买入的机会!要知道,股市里的钱是赚不完的,股市里的机会也会不断的出现,但是能够在理性的取舍中做到落袋为安恰恰就是赚钱的必要前提。

昨日,文萃报《城市周刊》负责人向陈瑜颁发了聘书。昨日,陈瑜已在新岗位完成了第一篇稿件的采写任务,并将于今日在《城市周刊》发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