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先机网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17:14

据了解,央视高清频道于1月1日正式面向全国开播,届时将有30个频道开播。至2006年1月28日,全国包括北京等四大直辖市在内的50个城市有线电视网络播放《高清影视》。这些城市的消费者购买高清电视机和机顶盒后,每月再支付120元的收视费,便可观看到高清数字电视节目。另外,上海文广《新视觉》也将在以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区域内开播。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目前上海文广的付费电视用户已达到100多万,而央视的用户也已经有30万左右。

据中数传媒公司总经理沈向军介绍,目前《高清影视》频道的总节目量已突破2000个小时,元旦正式开播后,还增添了4个新栏目。按照中央电视台的计划,今年的春节晚会、2006年世界杯、多哈亚运会开闭幕式及游泳、体操等赛事将会用高清技术进行转播。到2008年奥运会时,将全部提供高清节目源。

据了解,央视旗下中央数字电视传媒有限公司(简称中数传媒)先后与松下、日立和海信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推广央视高清频道的市场业务;上海文广则希望通过与美国德州仪器的合作,降低运营和普及成本,从而也降低用户进入高清的门槛。

值得关注的是,在目前参与国内高清电视产业协作普及的电视设备生产企业中,国内彩电企业的大量缺失成为不争的事实。

对此,负责央视高清频道运营的中数传媒有限公司运营总监董震日前透露,央视一直和国内众多家电企业就高清数字电视工作洽谈合作事宜,但除了松下、日立和海信外,还没有确定新的合作伙伴。记者随后从创维、TCL、长虹三大彩电厂家了解到,这三家国产彩电巨头因成本原因,暂时不会与央视进行合作。

据了解,央视的合作模式为:彩电厂商将其高清电视机送到央视指定的检测机构(目前是国家广播电视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去检测,通过测试的产品可贴上标注“央视高清认证标志”,央视同时授权这些企业成为“央视高清合作伙伴”。同时,彩电厂商与央视签约合作的门槛是5000万元的“合作费”,并每销售一台高清电视机,要替用户向央视交1440元(高清频道每月收费120元、每年收费1440元)。

对此,文广互动常务副总经理高悦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虽然高清频道比较高端,但目前不能对它期望过高,更不能希望给它定很高的价格,因为高清频道还需要一个观众认知和接受的过程。

让国内家电企业止步央视高清的另外一个原因是高清数字电视标准尚未出台。“有一个常识性的问题是国家标准没有出台。”有彩电企业负责人表示,只有政府部门或行业协会才有权力制定高清电视机的标准。高清电视标准迟迟没有出台,给市场的有序化发展造成了阻碍。

另外,目前高清频道播出的网络解码兼容问题,也使央视与地方有线网络运营商的合作遭遇了一些麻烦。据称,央视要在地网公司的CA解密系统之外另行设置一个CA系统,让不少地网公司很有意见,但由于央视在内容上的绝对优势,因此也拿央视没有办法;但另设CA系统,无论是在运营成本、兼容性和传输解码效果上,都将对高清数字电视的普及有所影响。(本报记者张浩)

曾被《福布斯》评为中国IT首富的宋朝弟终于彻底走出光环,曾因首例中国民企借壳上市而创下中国资本市场运作一大经典的科利华也终于告别了证券市场。日前,上海证券交易所作出判定,科利华股票自2005年12月31日终止上市。

此前,科利华已经连续经历了2002年、2003年和2004年三年亏损,公司股票从2005年5月20日起就被暂停上市。2005年9月7日,科利华向上证所提出了股票恢复上市的申请,9月14日被受理。但在上证所上市委员会对科利华股票恢复上市申请进行充分讨论后,各位委员基于独立的专业判断最终形成了不同意科利华股票恢复上市的审核意见。上证所随后作出了此次科利华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据悉,科利华股票被终止上市后将进入代办股份转让系统继续交易。

据科利华披露的2005年半年报,公司2005年6月30日资产总额6700万元,其中无形资产6081万元,股东权益-48717万元;公司2005年1至6月主营业务收入为零,净利润为339万元。公司2005年上半年实现的盈利来源于当期转回的无形资产减值准备2125万元。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也强调了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我们看到到处弥漫着‘烧钱’的味道!”这是一位记者当年描述科利华推广28元一本的《学习的革命》时的情景。1998年,科利华宣布投入1亿元推广1000万册《学习的革命》,使其一夜之间声名鹊起。科利华最辉煌的时候是一个注册资本3.9亿元、总资产15亿元的大型高科技企业。但是到2002年6月30日,该公司的货币资金一下子缩水到474.76万元。

借壳上市是科利华走向衰落的重要因素。凭借《学习的革命》带来的企业效应,宋朝弟在1999年5月又写下了“辉煌”的一笔:科利华斥资1.34亿元收购阿城钢铁(600799)28%的股份而实现借壳上市。这使得科利华成为中国第一家借壳上市的民营企业,创造了中国资本运作的一大经典。据说,宋朝弟运作这次借壳上市前后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

借壳上市半年后,宋朝弟才向外界透露,原来他们以为只有1个多亿欠款的阿城钢铁,居然有7个亿的“财务黑洞”。然而此时科利华股价已直入云霄,从当初的5元暴涨至近39元。但随后股价就一路下行至1.23元,科利华从此也一蹶不振。

由于科利华占有的股份是在当时不能上市流通的国有股份,而阿城钢铁和科利华的经营状况都达不到证券管理部门规定的配发新股的要求,当初配发新股筹集资金的愿望也变成了空谈。

从财务上看,科利华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账款年年超过主营业务收入,经营活动现金流为负,说明公司资金持续严重短缺。

位于北京上地信息产业基地的酱紫色科利华网络大厦曾是科利华发展的标志,宋朝弟一直要把这里打造成中国软件业的心脏。然而由于资金问题,受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委托这座大厦还被以7000多万元的参考价进行拍卖。但后来由于流拍,这座大厦至今依然在科利华名下。

就在三大矿石供应商与世界主要钢铁厂为2006年的矿石价格纠缠不休之际,中国与印度之间的矿石贸易往来却正进行得热火朝天。

梁若东透露,2005年12月30日上午,他与印度矿联的人见了面。双方首先就去年9月底中国代表团出访印度时签订的一个长期协议做了一番回顾,同时还就双方企业未来签订长期合同之事做了充分交流。

这次交谈最大的亮点是,印度矿联与中国钢铁协会、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商定,每年共同举办一次中印铁矿石市场分会,该分会可能在中国举行也可能在印度举行,以促进印度铁矿石生产企业与中国钢铁企业之间的合作与交流。

根据此次会谈的公告,双方共同决定,第一次“中印铁矿石市场分会”将于今年4月13日至14日在中国青岛举行。“明年我们还要去印度,对其他问题继续探讨和研究。”梁若东说。

中钢协有关人士认为,印度矿联的到访以及4月份的分会,必将对中印铁矿石贸易产生积极的影响。梁若东还乐观预测,在国际铁矿石谈判关键时刻,中印双方相关部门的高层交流对本次铁矿石谈判有促进作用。

根据上海钢联商务有限公司的市场调查显示,由于受中国和东南亚钢铁价格下跌,消费商退出高等级铁矿石市场等因素影响,上周我国对进口的印度高品位铁矿石需求明显疲软,其市场价格出现小幅下跌,成交低迷,Kar-nataka产63.5%铁矿石价格从55美元跌至51~52美元/吨(离岸价FOB)。

这给业界带来很大猜测空间,从几周前开始,就有业内人士表示,印度矿价格的下调将有利于国际矿石谈判价格的下降。

信报讯(记者廖奇)“元旦那天,我一下子发了50多条短信,发得手都软了。”一位在王府井上班的吴小姐告诉记者,与她同样在元旦期间疯狂发短信的人,周围还有很多。“把我的收信箱都给挤爆了!”显然,短信已成为人们拜年的主要方式之一。元旦假期北京移动通信运营商们凭借“拇指经济”至少进账1000万元。

昨日,记者从北京移动、北京联通、北京通信等公司获悉,去年12月31日和今年元旦,北京千余万手机和小灵通用户发出短信至少1.5亿条,按0.1元/条的资费计算,京城手机用户至少按出了1500万元的短信经济。仅元旦一天,北京小灵通100多万用户就发送出了100多万条的短信,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发给移动手机用户的。

据北京移动的消息,去年北京移动用户在平安夜的短信发送量最高时突破300万条/小时,已经超过往日200余万条/小时和中秋节时的170万条/小时的最高纪录,创下历史新高,为平时发送量的3倍多。

诸多业内人士分析,今年元旦短信火爆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短信与人们生活关系更加紧密,原本依靠电话和贺卡才能传达的新年祝福,如今只要动动拇指就能传达;其二就是手机用户的剧增和各种增值业务的蓬勃发展。

和朋友过元旦的吴小姐在元旦前后,便将自己搜罗到的精彩短信群发给亲朋好友。但朋友却又陆续将这些短信回到了她的手机上,只是名字不同。“元旦来到,祝你在新年里:事业如日中天,心情阳光灿烂,工资地覆天翻,未来风光无限,爱情浪漫依然……”单这条短信吴小姐就收到了十几次。这种情况许多手机用户都遇到了,好的短信互相转发,内容大多雷同,有的连名也不署,看了短信竟然不知道对方是谁,有的甚至连别人的名字都一起发了过去。

“这种接收转发内容一样的短信,其实是一种没有技术含量的做法,不仅不能起到增加朋友感情的作用,相反还减弱了短信表达的感情。”一位SP人士说,节日短信应该提倡“原创”作品,哪怕有错别字、语病,对方也能感受到你的那份真诚与祝福。这样的短信,才会产生更多的情感交流和思想共振。不少手机用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亦表示,祝福短信还是自己写比较好,用自己的话语才能表达一份真挚的情感。

万事俱备之时回首却突然发现东风不再——中国三大石油巨头雄心勃勃发展的LNG产业正面临这种窘境。

截至2005年底经媒体公开披露的国内LNG规划项目共有18个,总设计能力6000万吨左右。这些项目投资动辄几十亿元,其中很多都在项目规划书中说明2010年前后供气。

一位跨国油企驻华官员直言,2005年初国际市场中的各方买家都在积极抢购气源,LNG的国际市场价格也在不断抬高,而中国三大石油公司却仍拘泥于几年前广东项目的超低价,迟迟不愿下单。也许等它们愿意买气的时候,已经没有资源了。

与两年前中石油西气东输遭遇的没有市场的窘境不同,此次国内三大石油巨头在LNG产业上面临的困境是下游市场需求迅速扩大而上游没有资源,然而两者却有一个共同点——命系“价格”。

2005年12月27日,中海石油天然气及发电有限公司(CGPL)高调宣布:中海油负责建设运营的福建LNG项目已全部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待项目一期工程竣工后,每年将有250万吨进口LNG供应福建需求。CGPL同时表示:未来沿海LNG的进口规模将达到每年3000万吨。

CGPL是中海油总公司直属企业,负责天然气与发电市场的运作。该公司董事长由中海油总公司副总经理吴振芳兼任,罗伟中任总经理,全面负责公司的各项工作。

“自卫留成时代开始,如何发展LNG,并使之成为中海油的核心竞争产业一直是公司高层时时考虑的大事,而CGPL自建立伊始就被赋予这项重任。”

就在高更事件(参见本报2005年11月27日《美国日本竞夺致价格狂飙高更项目生变局》)发生后不久,罗伟中被调职,吴振芳同时兼任CGPL总经理。

“罗总调任总公司资源与运输办公室担任副主任,具体负责LNG的采购事宜,级别不变。”中海油总公司刘俊山经理解释说,“现在国际LNG市场发生了一些变化,罗总的调职就是为了今后能从总公司层面直接推动采购事宜,CGPL方面也会有人参与,两方面共同使劲。”

LNG价格上涨始自2004年,然而开始抢购则是从2005年初开始,“从那时起,LNG市场由买方转向卖方”,上述跨国油企官员介绍。

当时韩国天然气公社向国际各大LNG供应商发标,将采购LNG550万吨/年,最后中标的是萨哈林、马来西亚、也门三家。

“量大价优是一个商业常识,韩国为什么要选三家呢?因为没有一家有充足的剩余产能完全满足韩国的需求。不得已,只能是三家凑。通过这点市场人士发现LNG在未来的若干年内将会是供不应求。”上述人士说。

2003年3月,中海油、广东省投资联合体、几家香港公司、澳大利亚ALNG集团及BP等签署正式的商业协议,几方将携手共建广东LNG项目。一期项目年受气能力为每年370万吨,二期每年700万吨。

由于该项目是国内首个LNG工程,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钅容基对项目的成败十分关注,因此从1998年立项开始,中海油的各级官员都十分谨慎,对气源采购和市场开发两个方面尤其重视。

一位前中海油高管回忆,“最后我们不但获得了全球LNG最低价,而且得到了(澳大利亚)西北大陆架气源项目大约6%的股权,可以说气源方面我们获得巨大成功。当然获得最低价也和当时国际油价低有关,那时油价只有20美元。”

有了中海油的成功,中石油、中石化都渴望加入开发LNG的行列中。几大石油公司四处联络地方政府,希望承建当地的LNG项目,并推出一系列的建造规划。

受此推动,国际LNG市场供求关系开始发生变化:由绝对的买方市场开始向对卖方有利的方向转变,然而国内各承建方对此变化并未加以重视。“国内三大石油公司还在按照2003年广东项目的LNG价格规划建设LNG项目,仍沉醉于2003年中海油获得最低价LNG的成功中,一味的等待,获取低价气源的时机就这样一次次地错过。”上述跨国油企官员说。

2004年至2005年国际油价迅速飙升,作为替代能源,LNG价格也开始抬升,从最低的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直至上月的1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随后,日本公司开始在全球疯狂抢购LNG:6月东京天然气公司等几家日本公司分别与俄罗斯萨哈林能源签订了总量达330万吨/年的LNG;2005年10月至11月它们又与高更项目运作方签订了270万吨/年的LNG。

不但日本公司,印度甚至美国公司也开始了抢购行动。与此同时,美国政府的研究机构在2005年6月宣称美国需要新建22座LNG接收站以满足国内需求。

可是国内气价属政府定价范畴,企业无权自行定价。这就意味着一旦在高价位签下长期供气合同,承建企业就必须独自承担高价带来的成本压力。

“政府虽根据企业的实际生产成本调整价格,但它更多考虑的是调价是否会带来通胀。油价已是如此,更不用说供给百姓生火做饭的LNG了,因此任何一个企业都不会贸然对外签订购气长期合同,而是盼望价格能够回落。”上述中海油前任高管分析。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价格不落反升。待2005年6月美研究机构宣布大规模采购LNG后,卖方市场出现了,最好的采购时机不再了。

2004年公布的《2020年中国天然气发展规划》指出,到2020年我国天然气需求量将达到1500亿立方米,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20%左右,与之对应的是目前我国天然气消费量在能源需求总量中所占比例尚不及10%。

然而,我国天然气资源并不十分丰富,且资源地大多集中在西北、西南地区,仅依靠国内产能供给是不现实的,这就意味着今后若干年进口LNG将在我国能源消费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现在并不是我们买不到气源了,只要肯出手,机会仍在。”国内知名能源专家、中石化勘探开发研究院张抗教授对此十分肯定。

据张抗介绍,按照他的统计,从2005~2010年在建或拟建的LNG生产线来看,世界LNG将迎来新的发展,到2010年,新增产能将达到19280万吨/年。仅在卡塔尔,天然气资源就十分丰富。

该国的北方气田(North)是世界最大的气田,其天然气可采储量达25.47万亿立方米。卡塔尔的LNG生产线集中在拉芳角,由RasGas公司和Qutargas公司控制。待这两家公司的扩能计划完成时,卡塔尔将具有6090万吨的年产能,成为世界最大的LNG生产国。

“而这仅仅是整个气田的前6期已售出的气源开发,据我所知,列入计划的还有十几期。如果我们肯投资,就一定可以获得回报。”张抗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