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G电子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12:29:43

这一举动引起了日本专家的注意,认为如果台湾也介入东海资源的争夺,日本将陷入麻烦。

但是,台湾当局很快就予以了否认。台湾“海巡署”回应说,中国大陆开发油气田海域是在其专属经济海域以内,本来就是台舰巡弋范围之内,所以无关油气争夺问题,“海巡署”本着自己的任务出航,没有任何政治考虑。

台湾“海巡署”同时指出,台湾与日本的渔业谈判正式会议将于29日展开,目前执法海域也是在“暂定执法线”之内例行的护渔工作,而这一区域原本就与日本的经济海域有所重叠,所以见到台方舰船是很正常的事。

事实上,台湾并非不关心东海的资源,它从1969年起便开始蠢蠢欲动,将东海从台湾海峡到南海之间的地区设定为石油矿区。1971年,台湾又宣称拥有钓鱼岛“主权”。但是,随着越来越多国家奉行“一个中国”的立场,台湾在东海的影响力越来越小。

日本专家分析说,台湾在看到大陆和日本的能源争夺之后,也比较紧张,生怕自己无法在其中分到一杯羹,而同大陆合作则可以看成是一个出路。

上世纪90年代,两岸就曾经洽商有关共同开发东海和南海资源的问题,也曾共同在台湾海峡探勘油田。

今春以来,台湾在野三党领袖连续访问大陆,使得两岸坚冰有融化迹象,虽然陈水扁当局仍然顽固坚守自己的立场,但是两岸在许多方面的合作确实已经开始。

据台湾《中时晚报》报道,台湾“中油公司”与大陆中海油有意在东海的“南日岛盆地”合作探勘,双方也已经拟定了“南日岛盆地联合研究协议草案”,但是这一草案在台湾“陆委会”一搁就是三年,毫无进展。

中油国际开发处长孔祥邦向记者表示,日本宣布经济海域和台湾宣布的东海矿区,几乎重叠一半,若和日本在其宣布的经济海域合作探勘,将有如自动放弃“主权”。

孔祥邦同时透露,“中油公司”与大陆中海油在台湾海峡南部接近东沙群岛北方附近合作探油的“台潮石油合约”,正在执行中。该合约2002年5月11日获台“行政院”核准,2003年1月1日生效,合约包括探勘期4年、开发生产期15年,预计可在今年凿第一口井。

“中油”鉴于“台潮物探协议”合作顺利,认为可进一步在其他地区继续合作,经双方研讨后,选在台湾海峡北部中线两侧的南日岛盆地作为下一个探勘目标。但该案转到“陆委会”后,至今仍未获正面回复。

同时,孔祥邦还表示,台湾和日本在东海问题上的合作由于日本不承认台湾的“主权”,所以基本上不存在可能性。

自6月24日至7月23日,四川省资阳市、内江市陆续收治了58例不明病因患者。这些患者多为30岁到70岁的男性,发病初期均出现高热、乏力,伴有恶心、呕吐;后出现皮下淤血、休克等症状,截至7月23日,有17例病人经抢救无效死亡。资阳市卫生局官员表示,病因仍在调查中,但已排除是非典。资阳、内江打响了全力抗击不明疾病的战斗。

疫情发生后,卫生部、农业部和四川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有关部门和当地党委政府采取积极措施,成立了由国家、省、市专家组成的专业处置机构和应急处置队伍,深入开展流行病学调查,主动搜索病人,千方百计阻断传染来源,全力以赴救治病人。有关部门积极开展健康教育,增强防病意识,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

资阳市雁江区南津镇迎桥村15组63岁的老农凌德全是此次不明疾病的死者之一。23日下午5时许,一阵低徊的哀乐从凌家传出,捧回父亲骨灰的凌文忠正在给父亲操办丧事。凌文忠在父亲发病那天早上还和父亲在一起,仅仅12个小时后,他就和63岁的父亲阴阳两隔了。

7月20日早上5时,凌文忠离开家里时,63岁的父亲还好好的,凌德全起床后还蹲在院里洗了件衣服。可到了上午10时许,凌德全告诉孙女,他有点头晕。孙女叫爷爷到医院看一下,老人却说没事,休息一下可能会好。11时许,凌德全感到一身疼痛,时冷时热,并伴有呕吐。家人们紧急将他送到资阳市区一间诊所看病。诊所医生看后大惊,称凌德全的病情严重,让凌的家人马上送大医院治疗。随后凌被送到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下午6时50分凌德全病情加重死亡。凌的亲人回忆,凌德全死前身上起莫名的小点点,死后尸体全身发青。

凌文忠赤着上身蹲在房子前,脸色凝重地盯着灵堂里悬挂的父亲的遗像。他的家人个个臂缠绣着“孝”字的白纱,隔壁的土墙边,他父亲的骨灰盒放在两个花圈前面,不远处的地上已有好些纸钱的灰烬。(于洋)

自6月24日至7月21日,四川省资阳市第一、二、三人民医院陆续收治了20例不明原因疾病。病人发病初期均出现高热、乏力,伴恶心、呕吐;后出现皮下淤血、休克等症状,截至7月21日,有9例病人经抢救无效死亡。被收治的不明疾病病人多为30岁到70岁的男性。

23日19时许,记者在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传染科病房看到,不明疾病的病人都戴着口罩,躺在病床上,上身裸露、下面的裤子挽到了大腿以上。穿着隔离衣服的医生、护士不停地穿梭在各个病房之间。据了解,此次资阳市发现的不明疾病病例中仅有一名女性病人。这名年约5旬的妇女平躺在病床上,头部还罩着什么东西,小腹露在外面。她表情痛苦,不停地用手在小腹上挪动。

急诊科一名医生对一名护士说:“这也怪,吃了病死猪肉的病人还没有比直接接触病死猪的严重。”据这位医生透露,此次收治的不明疾病病人及死亡者中,大多在发病之前有接触过病死猪或羊的情况。宰杀过病死猪及直接接触过病死猪的发病者中,要比吃了病死猪肉的人发病情况更要严重。(于洋)

7月23日,资阳市雁江区几个乡镇几位疑似患者又被送到该市第一人民医院,该医院接到各乡镇的电话后,火速派急救车到现场接病人。医院急诊科医生护士专门随车接病人,而传染病科则专门对疑似病例做相关的检查和判定。有此次不明疾病症状的则收治于传染科。

19时许的资阳城华灯初上,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无疑是这个城市里最为忙碌的公共场所。急诊科护士站里,戴着眼镜名字叫做“雯”(音)的护士这时才匆匆扒几口盒饭,尽管如此,仍不时有病人前来护士站咨询,迟到的晚饭屡屡被打断。她此次主要工作就是接不明疾病的病例。23日这天,她随救护车到雁江区的中和、祥符两个镇上接过4个疑似病人。而另一个叫陈紫芹(音)的护士21日先后随车接过两批次的疑似病例,从丹山镇、老君镇接回来4名疑似病例。

护士站里面的墙上写着这样一行字———请注意:一切暂按非典消毒模式,隔离衣穿后,一律脱在传染科,如数拿干净的隔离衣回科室。

王晓明护士长要求她的护士严格按照医院的消毒要求进出病房。她说:“这次不明疾病已死亡的病人中,有些病例从发病到死亡很快。来得太凶猛了,有例病例,开始发病不到24小时就死亡了,全身皮下出现淤血。”

晚上7时30分,一位老汉在亲人的陪伴下到急诊科。老汉称:“前几天接触了病死猪,昨天发现有头晕等现象。”(于洋)

资阳发现不明疾病病例的情况火速上报到四川省卫生厅、国家卫生部和农业部。卫生部、农业部接到报告后,立即派出联合专家组,赴四川协助当地开展医疗救治、流行病学调查和控制处理工作。

23日下午3时许,距离发现首例不明疾病病例已20多天。收治不明疾病患者最多的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传染科仍然十分忙碌。包括北京协和医院和四川省人民医院有关专家在内的联合专家组正在医院开会。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王晓明护士长说,7月22日晚上8时许,她刚下班回到家里半个小时,医院就紧急打电话,把她叫回来了,一直忙到到第二天中午,只打了个盹,一口水都还没有喝。原本住在资阳市第二、第三人民医院的不明疾病病人大部分都被转到了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王护士长说,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等资阳市级医疗机构已投入了100多名精干医护人员,参与此次救治行动。

资阳市卫生局官员表示,可以肯定地说此次不明原因疾病不是非典,排除的依据有:一、这些病情的呼吸道感染症状不明显;二、2002年非典暴发时,资阳不属疫区。他说,来自传染病、急救等领域的卫生部专家经过分析,也已排除了非典的可能性。宗合

在此次事件中,据新华社最新消息,病例分布在资阳三个区、县和毗邻的内江市资中县,共涉及23个乡镇(街道)、49个村。香港卫生防护中心发言人23日表示,已接获国家卫生部通知四川出现有关病例,卫生防护中心正与卫生部保持紧密联络,并会继续监察情况的发展。旅客在旅程期间,尤其是在郊区,应加强防护,以免被昆虫所咬;避免接触染病或死去的动物,以及它们的排泄物或体液。宗合

据新华社电记者7月24日从四川省卫生厅获悉:四川省资阳市发生不明原因疾病以来,截至7月23日中午12时,累计发病58例(资阳55例,内江3例),其中临床诊断48例,疑似10例,死亡17例(资阳15例,内江2例),治愈出院2例,现住院病例中病危12例,好转稳定27例。病例分布在资阳三个区、县和毗邻的内江市资中县,共涉及23个乡镇(街道)、49个村。

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病例呈散在分布,相互间无明显流行病学联系;没有证据表明该病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中新网7月25日电伦敦警方上周日(7月24)日又逮捕了一名与上周四爆炸案有关的嫌疑人。至此,警方已经逮捕了三人。

与此同时,警方已经获准将对前两名嫌犯的审讯时间延长到下周三(7月27日)。

近日来,警方一直在试图找出7月7日和21日两起爆炸之间的联系。警方发现,7日爆炸案的两名袭击者曾在6月份到威尔士参加一个漂流活动,当时同去的几个人很可能也与爆炸案有关联。

但是一名BBC的记者表示,虽然制造了7日爆炸案的几名袭击者都是英籍巴基斯坦人,而且都来自英国北部,但与21日爆炸案有关的几名嫌疑人很可能是东非裔人,而且就来自伦敦。

此外,伦敦警方上周五在搜捕嫌犯时误杀一名巴西公民,引起各方强烈反响。伦敦警察总长伊恩·布莱尔已经向死者家属道歉,但他不排除日后在追捕疑犯时还可能会有人被杀。

伊恩·布莱尔说:“这是一场悲剧,大伦敦警察局对此负全部责任,对于死者家属我只能够表达我最深切的遗憾。”

但伊恩·布莱尔同时指出,由于警方仍然在追捕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日后还可能会有人被射杀,因为警方对这类嫌疑人会继续实行“格杀勿论”的政策。

这场事件已经上升到外交层次,正在伦敦访问的巴西外长阿莫林上周日(24日)在英国外交部与有关官员会晤,希望英国方面作出解释。

阿莫林表示:“巴西政府和民众对于一名和平的无辜市民被杀感到震惊和难以理解。”

城市支援农村是朝鲜多年来加强农业生产的重要措施之一,而2005年显得特别热闹,朝鲜全国上下,都沸腾着下乡援农的热潮。《环球》杂志记者也亲身感受到朝鲜农业总动员的力度和热度。

春末夏初,正是朝鲜繁忙的春耕春种季节。平壤郊区,大片大片的稻田或已新绿成行,或已灌水待栽,畦畦相连的水稻秧苗长势喜人。田间地头,行不太久就可以看到拖拉机和插秧机在忙碌。广播车里传来女青年热烈激动的播报声,清风掠过色彩鲜艳的宣传画、标语牌,一面面红旗猎猎作响。

由平壤通往妙香山的高速公路边,天蒙蒙亮,喧闹声打破了田园的宁静。薄雾晨曦之中,各路人马从四面八方陆续来到,三三五五徐步走来的是周边农村的农民,列队整齐健步跑来的是邻近地区的驻军官兵,乘车赶来的是厂矿企业的工人和平壤城的机关办事员们……

暮春时节,鸢飞草长。《环球》杂志记者在朝中社外事处官员的陪同下,来到平壤市郊的七谷合作农场进行采访。农场委员长赵日顺在场部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他介绍说,今年是朝鲜半岛从日本帝国主义统治下光复重生和朝鲜劳动党创建60周年,金正日将军把农业生产确定为今年的主攻战线,年初就向全国军民下达了支援农村的总动员令。

朝鲜《劳动新闻》、《朝鲜人民军》、《青年前卫》三家报纸于1月1日共同发表题为《全党、全军、全民一心团结,高度发扬先军威力》的社论,明确要在建设强盛国家事业中取得伟大的转变。社论第一次提出解决经济建设和人民生活问题的根本在于提高农业产量,并把农业生产确定为今年经济工作的主攻战线。

2005年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原定于3月9日召开,但就在3月4日,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突然宣布推迟举行。这一举措在朝鲜建国57年来极为罕见,引起外部世界议论纷纷。由于核问题久拖不决,猜测也多与核问题和朝美争端有关。

会议最终于4月11日举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亲自出席。然而,会上并没有提到核问题。令人关注的是,主管朝鲜经济全局的内阁总理朴凤柱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地提出,朝鲜今年度经济工作的重点是农业战线,具体目标是要决定性地解决吃饭问题即粮食问题。

解决粮食问题,是2000多万朝鲜人民在两代领导人指引下几十年来一直为之不懈奋斗的重大任务,也是近十年来一直困扰朝鲜的一道难题。

朝鲜劳动党一直把增进人民福利作为党的最高原则。对于衣食住这三项最基本的生活要求,金日成主席早年就明确地提出,要让全体人民“住瓦房、穿绸缎、有汤有肉吃米饭”。金日成后来又形象地说,大米就是社会主义。

90年代中期起,随着国际形势的巨大变化,朝鲜在失去了原有战略物资来源和产品出口市场的同时,遭到了来自美国等国更加严酷的封锁、孤立与扼杀,再加上连年遭受洪水、旱灾、冷害、暴风雨、冰雹、海啸等自然灾害,农业生产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朝鲜面临严重的粮食短缺。

面对外患内忧,朝鲜进入了“苦难的行军”时期,而后转入“强行军”时期。朝鲜人民一边缩衣节食,朝鲜政府也向国际社会伸出了请求粮食援助之手。其后,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等国际组织和众多国际人道主义机构纷纷进入朝鲜,向国际社会呼吁粮援,在朝鲜贫困山区开展救济。

受美朝关系紧张和核问题的影响,国际社会对朝鲜的粮食援助呈现减势。据WFP估计,朝鲜今年的粮食需求仍留有巨大缺口。WFP于2005年6月1日敦促国际社会立即提供粮食援助,称“如果国际社会不马上向朝鲜提供新的粮食援助,从本月中旬起,只好中断针对老年人、小学生、城市贫困家庭的粮食援助”,“如果直至7月底仍不能提供粮食援助,对孕妇、产妇、托儿所、幼儿园儿童的粮食配给也将不得不中断。”

无粮不稳。粮食问题久拖不决,这不但伤害了朝鲜政府的信誉,也影响到社会的稳定。金正日说,农业生产是朝鲜强盛大国建设的天下之大本。他表示,“只有发展农业生产、解决粮食问题即吃饭问题,才能体现朝鲜式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才能有力地推动革命与建设的所有事业”。

金正日最早于1998年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强盛大国”的战略目标。朝鲜要建设的强盛大国,是以先军政治为基础,坚定思想,外交自主、经济自立、军事自卫,不依附大国、不看人眼色、不仰人鼻息。而经济实力是国家强盛复兴的基础,军事和政治思想威力必须依靠强大的经济实力。

赵日顺讲述了金正日亲自种田种地种庄稼的故事:金正日在他住处的院子里,开辟耕地,亲手种植水稻、玉米、小麦、油菜等作物,还有大豆、白菜、萝卜、茼蒿等蔬菜,细致观察,亲自把握水土、气候、肥料等对庄稼的影响,以便英明地指导全国农业。就是在这里,金正日有了发展两茬作物的设想。“将军的院子就像是农科院的试验田,令来访的外国领导人大吃一惊”。

朝鲜回顾金正日时代先军政治十年所取得的辉煌成绩,整理总结出了“先军八景”,其中农业战线的三项成果就赫然在榜,它们分别是:描绘北部山区广种土豆、缓解粮食紧张的“红丹薯海”;感慨昔日依靠斗浇瓢灌的旱地如今成为千里沃野的“瓢野地平”;赞叹朴素的山村变成瓦房成群、果树成林、既种田又养鱼的社会主义仙境的“泛雁仙境”。

2002年7月,朝鲜出台旨在改善经济管理的一系列政策调整。国家全面提高了所有农产品的价格,其中粮食的价格从昔日每吨600朝元一跃提升至2.9万朝元,大大地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根据金日成主席亲自制定的《农村提纲》,朝鲜农村最小的生产单位是由10至25人组成的“分组”。实行经济改善措施后,“分组”的规模已缩小到七、八人左右。

来自朝鲜北部地区的消息说,那里的部分地区已经实行了“家庭承包责任制”。由于究竟有多大效果尚未得到证明,朝鲜国内的媒体没有予以宣传。为调动农户的生产积极性,政府扩大了他们的自耕地,允许他们自由处置多余的农产品,农民自由市场开始活跃,农民手中有了更多的现金。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