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网上赌场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54:16

接受《财经时报》独家专访的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说,移动梦网模式经过几年发展,已经到了一个发展拐点。下一步怎么把握发展的机会,中国移动已经在积极应对。

在王建宙为中国移动规划的2006年移动梦网业务发展蓝图里,“手机媒体化”和“手机多样化”,成为他思考的主线。

“就在这个房间,前不久我和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主任尼古拉斯-尼葛罗庞帝先生讨论过手机媒体化这个问题,他的观点和我一样。”

尼葛罗庞帝认为,对手机屏幕的担心是多余的。几十年前,当电视机刚问世的时候,人们也担心电视无法取代电影,因为电视机的屏幕比电影的小得多。王建宙和尼葛罗庞帝最一致的观点是:手机有许多其他媒体所没有的优点,其最显著的优势就是实时性。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人们若要在第一时间内了解国内外发生的事件,首现想到的是打开手机。”王建宙在自己的笔记这样中写道,“但我们绝对不能拷贝电视的商业模式,因为没有人会愿意在手机上长时间地看节目。”

触动王建宙对手机媒体化的一个启发,是那首曾经风靡的《老鼠爱大米》。在2005年2月,这首彩铃单曲被客户下载500万次,收入1000万元,无论下载数量还是营业收入都打破了音乐唱片发行的历史记录。

“今年我见过无数的分析师,我都会向他们介绍这个例子。”2005年刚兴起的“手机音乐”,每月给运营商、业务提供商和音乐公司带来的收入,超过国内音乐行业的总收入。王还发现,他找到了一种使音乐版权得到充分保护的方式。

王建宙认为,运营商有责任维护版权所有者的权利,帮助他们获取应得利益。“一首歌曲下载了多少次,我们这里都有清晰的记录。”

按照移动梦网现在的运营模式,所有的业务全部集中在中国移动提供的平台上运行,这给运营商从源头上控制版权提供了先天条件。

这一封闭的商业模式,给部分以免费服务为主的门户网站提供了新的利润来源,而互联网也给SP(服务提供商)们整合业务提供了便利。“这是无线互联网和互联网之间相互促进的一个典型例子。”

纳斯达克上市公司TOM在线,预计本年度收入约40%将来自和音乐相关的业务。该公司CEO王雷雷在接受《财经时报》专访时表示,目前无线互联网音乐的成本90%来自内容成本(包括版权费用、渠道营销费用等),梦网模式给SP们提供了一个相对公平的竞争平台。

以TOM在线、空中网、等代表的SP,在第一轮移动梦网的“音乐狂潮”中,正是依靠拥有2.4亿用户的中国移动从收费和版权上进行管理,以及手机消费准确计量的商业模式,才赚得盆满钵满。

当新业务占中国移动整体收入超过20%,特别是基于无线数据的一些梦网业务增长惊人的时候,王建宙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难题。

“无线互联网经过几年的成长,已经到了一个发展的转折点,我们既要做大,又要维持原来的模式,之前的模式不管是收费也好,内容也好,都是运营商可以控制的。但是WAP2.0出来以后,现在外网(指互联网上)有很多免费的东西。”新技术的出现可能颠覆移动梦网的现有商业模式,王建宙意识到,自己要积极去应对这种变化。

作为用户数世界第一,市值排名前五位的“巨无霸”级电信公司,中国移动在移动梦网上决策异常谨慎。特别是作为一个主导运营商,中国移动打个喷嚏都可能让CP(内容提供商)、SP这些合作伙伴颤抖好几天,“我可以强调说,中国移动现在不会介入内容方面的运营,中国移动会继续与CP、SP合作共赢。”王建宙在一年前自己刚上任时,曾经召集部分CP、SP管理层,听取他们的建议并做出承诺,中国移动不会介入内容经营。

但王建宙同时表示,中国移动依然希望能够在产业链中扮演主导者的角色,目前中国移动面对移动梦网转折期,已经确定的原则是“在管理和做大做强之间找好平衡”。

分析人士认为,在WAP2.0时代,如果中国移动开放外网(指互联网)与移动梦网的互联,将使现在许多互联网网站能够直接为手机用户提供服务,用户将更加依赖于手机。

但互联网已经形成的商业模式注定:如果中国移动开放互联,它就很难与外网网站进行利益分成,而只能回归到固定运营商收取上网费的商业模式。而这就丧失了移动电话专属个人使用的特性带来的商业价值,这是移动运营商所不愿看到的。

另外一个可能性是,中国移动继续现有梦网相对封闭的商业模式,但内容提供商可能并不愿意更多地积极推动内容方面的建设,因为除了要与运营商分享更多利益外,还要面对运营商介入内容运营而把现有CP、SP一锅端的可能。

但类似模式在日本的成功,还是令人有理由期待,移动梦网现今的好时光,能够在中国的3G时代延续。

“前段时间,我几乎和所有著名互联网搜索引擎的CEO们见过,他们对于进入手机搜索领域非常感兴趣,认为这是又一座金矿。”喜欢透过互联网获取信息的王建宙,对于搜索引擎和博客,同样充满了浓烈的兴趣。

“手机搜索可以和定位服务联系起来,用户不仅可以通过手机搜索和互联网一样的海量信息,更可以通过梦网内部搜索获取最实用的信息。”王建宙意识到手机搜索最重要的需求:用户在于最快地获取实用信息,而对海量内容的追求不是最重要的。“这将是移动增值服务的一个新亮点。”

这将使中国移动在即将萌生的手机搜索业务中,占据主导地位。因为大多数客户使用手机搜索的初衷,可能仅仅是在中国移动数十万项业务中找到自己需要的某一项。据中国移动相关人士透露,关于手机搜索的技术规范有望于2006年初出台。

对于同样是新鲜事物的移动博客,业界一直有争论的声音。移动博客是该沿袭互联网博客免费之路,还是另立山头走移动梦网收费方式?

网CEO汪延12月14日接受《财经时报》专访时表示,现在有许多不在梦网体系内的WAP网站,流览量甚至要超过梦网排名前十名的网站,这意味着梦网希望保持的相对封闭已经被打破。而这对整个WAP可能是一个很好的促进,因为现在一些排名前列的WAP网站,都在用包括买流量的方式提高排名,长期以往,WAP将失去活力。

“移动根本不必去帮这些WAP网站代收费。”汪延大胆地建议中国移动,鼓励这些网站做免费内容,通过包括移动博客的崛起来获得丰厚的流量费用,就如同互联网的发展促进了ADSL用户增长一样。

而在“首届移动通信与媒体研讨会”上,大部分与会人士提出,新兴的移动博客不能一起步就走免费之路,这样对于传统媒体及运营商现有收入模式都是一种巨大冲击,而且在内容方面也容易失控。

了解到围绕移动博客、免费WAP网站的争论,王建宙显得并不意外,他也似乎并不急于马上发表自己的观点。在王建宙眼中,移动增值业务中,彩铃是一项健康且最具增长潜力的业务,也是手机媒体化,多样化的样板体现。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移动彩铃用户已经超过5000万户。但在这个最被看好的新兴业务,近来却隐藏着一丝忧患。

A8音乐集团总裁刘晓松告诉《财经时报》,现在的彩铃换歌率极抵,许多用户经常数月都不更换彩铃铃声。虽然从表面上看,消费者每月依然交纳彩铃使用费,但无形中CP、SP的收入增长明显趋缓。

刘晓松说,“我们有三十万首歌的版权,但能上线的不足百分之一。一方面是用户还没有形成彩铃消费文化,当用户一个星期甚至更短时间内不更换彩铃,就觉得落伍的时候,彩铃市场将比现在大十倍不止;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运营商给我们松绑,制定政策导向推动换歌率,鼓励SP开发适合各个细分市场的铃声,特别是彩铃和互联网的互动。”

上面提到的TOM王雷雷、汪延、A8刘晓松还仅仅是诸多中国移动移动增值业务合作伙伴的一个缩影,这也显现出,这些合作伙伴们对王建宙将如何带领移动梦网,走出发展拐点的期待与紧张。(完)

导语:在亚洲市值最大的电信公司掌门人王建宙看来,世界上最美的画面不是公司在一年内股价飚升60%,而是今年9月在湖南乡间所见的一幅田园风光。

入主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移动)已经13个月的王建宙,和往年不同的是,他现在更多地把精力放到了整个中国移动明年的战略方向和业务发展中去,对于2006年初资本市场的“年度大考”,王建宙显然已经成竹在胸。

2005年11月1日,王建宙到任中国移动总经理整整365天。一位与王建宙私交甚好的香港基金经理在中环国际金融大厦的办公室内,认真地记录下56%这个数字。这个数字代表:王建宙上任以来,中国移动(香港)有限公司(0941,以下简称中移动红筹)市值上涨幅度。

12月13日,王建宙在北京中国移动总部接受《财经时报》独家专访。每年都要抽时间和媒体沟通,已经成为王建宙职业经理人生涯的一个标志。

导语:中移动红筹一年内市值飚升60%,市场罕见;市值达到960亿美元,成为亚洲第一大电信股;;用户保持快速增长不靠价格战,管理层功不可没。

“去年我和你谈到的,很高兴今年都实现了。”这是王建宙见到记者的第一句话。去年的12月8日,履新中国移动总经理仅38天的王建宙接受了记者独家专访。

那时候,王建宙畅谈“中国移动依然是一个成长的故事”,他从挖掘中西部地区潜力、保护消费者利益、国际化战略和3G演进路线等方面,第一次对外界透露了完整的“施政纲要”。

“王建宙担任中移动红筹董事长的第一次分析师见面会气氛其实挺紧张的,许多人都是带着怀疑和不信任参会的。”一位香港基金经理回忆,第一次分析师会议召开时,王建宙仅到任6天。

在当时的大背景下,除了多年与王建宙交往积累下来的信任,似乎没有太多的理由让分析师们给中移动红筹做出“积极买进”的评价。

就连最乐观的基金经理也不会料到,中移动红筹的市值会在一年多的时间内,从570亿美元飚升到960亿美元,超过日本NTTDoCoMo,成为亚洲市值最高的电信公司。这几乎可以成为2005年度香港资本市场最大的“神话”。

事实上,从8月份开始中移动红筹市值就已经超过NTTDoCoMo。这种资本市场带来的稳定因素,给王建宙在中国移动施展拳脚显然提供了巨大空间。

“今年我们每个月都保持了用户增长300万户以上,这个增长不仅是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运营商能够超越,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超过。”这个数字对于王建宙而言,是一个承诺的实现。

2004年中国移动全年用户增长超过3700万户,投资者对于中国移动这只“快跑的大象”能否继续保持这种增长,在几个月前还仍显信心不足。而当时王建宙就数对投资者公开表示,保持快速增长毫无问题。

有投资机构注意到,和以往相比,在同样增长的用户数后面,含金量已经悄悄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来源于,王建宙执掌中国移动之初定下的新规则:所有省市一级公司的资费套餐都需经过他的审批。

“今年用户增长里通过价格战获取的用户比例较以往已经大幅下降,这种变化带来的是客户价值获得提升,因为价格战是获取不到用户忠诚度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中国移动管理人士透露,今年全国部分地区曾发生过移动市场价格战的情况,但在中国移动管理层的有力干预下,最终都得到了妥善解决。

导语:村通工程这项政治任务,在王建宙手中多了些人情味;纯投入90亿元,3个员工殉职,这是中国移动2005年为村通工程付出的代价;王建宙明年将继续推进村通工程的进展

中移动红筹在资本市场的出色表现,让王建宙终于有时间去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

他在自己的一份笔记中这样写到:“前不久,我与我的同事去湖南一个偏僻的农村,这个村的村民以前从来没有使用过电话,因为这里从来没有电话网络覆盖,我们去的前几周,村里刚开通了移动电话服务,我们去村里检查网络覆盖情况。当我们结束了工作,一行七、八个人集体乘车离开村子,车中有人突然指着车窗外大喊‘快看!’只见路边一间简陋的农屋旁,一个农民模样的人正拿着手机很投入地在打电话,同车的人都很兴奋,差点要鼓掌。”

工学硕士出身的王建宙继续写道:“蓝蓝的天空,绿油油的农田,简陋的农屋和一个正在用手机打电话的农民,构成了一张美丽的图画,对于我们这些从事电信工作的人来说,这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美的图画了。”

9月在湖南视察“村通工程”的十多天,王建宙给他的同事们带回了可能是世界上最贵的两篮鸡蛋。在湖南彬州一个刚通移动电话的村落,一个村民无论如何要送给王建宙两篮生鸡蛋,盛情难却之下,经过颠簸的山路,王建宙让人把鸡蛋带回了长沙分享给他的同事们,后来就有人开玩笑说,“中国移动花80万建了个基站赚了两篮鸡蛋。”

在信息产业部牵头实施的“村通工程”中,王建宙透露,中国移动2005年共花费了90亿元人民币,在全国共2万3千个偏僻行政村建立了网络覆盖。据统计,目前中国移动网络的人口覆盖率达到97%。这一比例已经超出信产部年初制定95%人口覆盖率的要求,中国移动完成全国村通工程60%的份额,完成信产部预订计划。

不过王建宙还是抱怨,“现在手机对于有些农民来说还是太贵,GSM协会的30美金手机加上关税等费用,到了国内的供应价还要400-500元人民币,我希望手机厂商们能生产出更为低廉的手机供应农村市场。”在他看来,普及农村移动电话使用,现在的瓶颈已经不再是资费和服务,而是手机终端的价格对于部分用户来说还过于昂贵。

一个香港基金经理到内地偏僻山区自助旅行,到了深山沟后发现中国移动的手机还有信号,他很是高兴觉得网络覆盖真好;可是过了两分钟,他又觉得不对劲,于是给王建宙打了个电话问,“你们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投资建基站,能有效益吗?”

“长期来说,投资者、公司员工和消费者之间的利益是一致的,但短期可能会发生冲突。在村通工程上,我们只有责任不求效益。”王建宙明确指出,2006年还将继续加大对“村通工程”的投入,因为还剩下3%的人口覆盖,而这需要付出更多人力、物力、财力,甚至还要做好随时付出生命代价的准备。

在明年中国移动“村通工程”将要实施的行政村中,有部分村落还没有通公路,甚至没有电;而今年四川移动在凉山州实施村通工程中,有3名员工以身殉职。

王建宙还表示,未来“村通工程”所需开支,依然由中国移动集团承担,并不会转移到中移动红筹上市公司身上,这点投资者不必有顾虑。

2004年11月,王建宙上任伊始,在回答分析师和媒体,他将如何定位中国移动问题的时候,用一个有趣的动物形容引得大家会心一笑,这就是后来著名的“快跑的大象”。

对于这只大象,王建宙是这样诠释的,中国移动“既是一个财务稳健的盈利性公司,同时也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增长性公司。”在12月13日,《财经时报》的独家专访中,王建宙坚定地表示,2006年,中国移动还将是“一头快跑的大象”。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