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人中特网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10:59

牛卖了,儿子的病又没治好,孔才胜一家更加贫穷不堪。据了解,目前,孔才胜全家5口人都挤在群尚村这间不到20平米的小瓦房内,并且都睡在同一张破床上。孔才胜的大女儿孔丽雅已经上小学一年级,二女儿也即将到上学的年龄。孔才胜告诉记者,现在家里太穷了,他实在没钱再让二女儿上学。

夫妻俩还是希望儿子的病有一天会好起来。他们给儿子起了名字,叫孔小飞。

据孔才胜和张才兰夫妻介绍,小飞患上先天性脑积水后,他的头部一年间出现了几次明显的变化。刚满月时,小飞头部还不算太大。但是,4个月以后,他的头部突然长成和成年人一样大小。8个月以后,他的头部出现明显异常,超过了成年人的大小。目前,小飞的头部已经长得比足球还大。睡觉时,小飞的头相当于一个枕头的一半。

随着头部不断增大,小飞头部重量也明显增加。由于头部超重无法站立,他只能整日躺在床上。孔才胜夫妻俩为了照顾好小飞,每天都必须交替着到田里干农活。4日中午,张才兰给小飞喂饭时,记者注意到,张才兰喂饭的方式和其他的母亲有明显不同,她的一只手臂必须紧紧搂着小飞沉重的头。

记者还了解到,小飞整天呆在床上,不停地摆弄着一个红梅牌的香烟盒。这个香烟盒这就是小飞唯一的“玩具”。

小飞躺在床上不停地翻身,嘴里偶尔叫着“爸,妈”。但是,坐在床边的孔才胜夫妻俩听到后,脸上竟显露不出一丝兴奋的表情。

张才兰将小飞抱起,边哄边对记者说:“小飞能叫我们爸妈了,应该高兴才是。但是,我一想到他病成这样却没有钱治疗,心里就很难受。每天一看到他,我心情特别沉重。”说完,张才兰在儿子脸上亲了几下。

群尚村的村民们都为孔才胜家有这么一个身患先天性脑积水的儿子感到同情。好心的村民们每天都会到孔才胜家看望小飞,他们看着小飞的头还在不断增大,都感到很难过。村民们希望,社会上好心人都来帮帮小飞,让小飞早日康复。

4日下午,记者找到了去年为小飞做过检查的海南人民医院儿科张医生。据张医生介绍,孔小飞患上的是先天性脑积水,病因主要是发育畸形所致。婴儿患上此病后,脑组织就受到压迫,长期受压后脑功能还将受到损伤。

记者向张医生反映了小飞近况后,张医生立即告诉记者,小飞必须赶紧接受手术治疗,手术费用为数千元。张医生称,如果小飞继续不接受手术治疗,头部还将继续增大,最后导致死亡。记者还了解到,小飞接受第一次手术治疗后,症状将会有所缓解。但是,如果想让小飞像正常人一样继续活下去,还需接受长期的多次的外科手术治疗。

南国都市报地址:海口市金盘路30号邮政编码:570216新闻热线:66810221、66810222。

80岁的曹老太太因贫血住进医院,经过几天输血后,医生告诉家人:“老人血液里发现了梅毒病菌”。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老人的儿孙们一下子蒙了,这怎么可能?老人入院和输血前后进行过多次化验,都没有问题,而输血几天后就发现梅毒?从3月20日开始,家属们奔波于锦州市中心医院和锦州市中心血站之间,想找到答案,但这两家都认定自己没有问题。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4月3日、4日,记者来到锦州对此事展开了调查。

曹老太太的大儿子牛先生告诉记者,3月初,他母亲被诊为贫血,3月16日住进锦州市中心医院普外科进行输血治疗。从16日到20日,老人共输血近2000毫升,但病情却没见好转,家人怀疑老人得了肿瘤。3月20日,牛先生到出院处结账,准备将老人转到北京治疗,这时,一位年轻医生手拿一张化验单过来告诉他:“你母亲有梅毒,不能出院。不过,这病好治,扎几天青霉素就没事了。”牛先生听了大吃一惊,拿过化验单一看,从16日起,医院每天都对老人的血液进行化验,16日至19日在化验单梅毒这一栏里医生的签字全是“阴性”,可到了20日,化验单上的梅毒一栏却是“阳性”,也就是说,老人此时已感染了梅毒。

八旬老太太染上了梅毒!牛先生蒙了,他立即拿着化验单找来老人的儿孙们开了个家庭会,大家一致认为是输血出了毛病,老人先不能转院,得讨个说法,不然换了地方再输血怕谁也不认了。于是,牛先生等人立即找到医院,但医院说:“这病不算啥事,我们给你治不就完了。”对此,牛先生觉得难以接受,80岁的老人在医院染上梅毒,医院总得给个说法吧。在牛先生等人的一再追问下,医院又说:“20日的化验单实际上是17日的化验结果,只是没来得及通知家属。至于此前的梅毒阴性的结果是医生不负责任随意写的。”并表示,即使血液有问题也应该由中心血站负责,一句话,此事与医院无关。

无奈家属只好去找市中心血站,但血站称:“我们的血没问题,医院给输的血,你们还是去问医院吧。”

昨日,记者在牛先生手里看到了老人住院时的医生诊断。在16日至19日的输血申请单上,梅毒里一栏确实写着:“阴性”。随后,记者找到锦州市中心医院主管信访的副院长杨德喜以及医务科长和普外科主任,他们异口同声地表示,20日化验单上的化验结果实际上就是17日抽血的化验结果,为这事他们还对相关医生进行了严厉批评。

记者又来到锦州市中心血站,主管业务的副站长刘维红说,血站的血绝对没问题,采来的每一袋血,都是严格按照国家要求处理的,这些年从来没出过事。“听说过去这里有私自卖血的,他们现在还卖吗?”对于记者的提问,刘维红肯定地说,早就没了,而且他们也不采这种血。实际情况如何呢?村民:经常替人献血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距锦州仅10公里的大薛乡三屯村。一进村,记者以找人替单位职工献血为由,询问村民有没有卖血的,村民让记者去村里的一个小卖部,说那里有人组织卖血。

小卖店里有十余个人,记者还没开口,一个自称姓李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还没等记者说完来意,他便爽快地表示:“不用细说了,全明白,要多少人吧,几十人我一个电话全来,一次抽200(ml)到800(ml)都行,价格是200(ml)200元起。”他还告诉记者,他们经常到锦州帮别人献血,男女都有,有身份证就行。到血站也特方便,只是量血压,不高不低就成了,也没有人管你有没有病。随后,记者又来到流水村,了解的情况和三屯村几乎一样。

八旬老太染上梅毒,到底原因出在哪儿?血液里有梅毒病菌,血站和医院化验不出来吗?医院在输血前是否对血液进行化验?

采访中,锦州市中心医院一位医生告诉记者,血液中有梅毒病菌,最快也得15天才能化验出来。而且锦州市中心血站一位负责人还告诉记者,梅毒病菌离开体内72小时就会死亡。

情况是否这样呢?沈阳医大二院有关专家告诉记者,如果血液里有梅毒等相关病原体,如果量很大或病人抵抗力差,完全可以很快就查出来,至于梅毒病菌离开人体72小时死亡,那是指在空气中,如果在阳光下其寿命会更短,但在血液里就不一样,一般它可伴随保存的血液活3年之久,只要血细胞活着,它就活着。

此外,这位专家还告诉记者,如果真把有问题的血液输给病人,医院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因为按照有关规定,医院从血液中心拿到血液后,自己还要进行化验,以确保血液安全,目前,沈阳各大医院都这样做。但锦州中心医院对此却表示,血液问题有中心血站把关,他们不用管,因血站的设备和人员比他们专业多了,他们只管血型和抗体与病人对号就行。首席记者孙学友

本报讯(记者胡利实习生徐靖)从昨日上午8时左右开始,家住广州市海珠区江湾路朗晴居一期的居民,都可以看见一名年约50多岁的男子,站在位于一号楼16楼的阳台上,一边大声地说着话一边朝楼下扔各种各样的东西。不久以后,该男子还从楼上扔下了一袋内装数叠面值为100元的新版人民币,估计约有10万元之多。幸亏现场早有保安看守,这一大袋的钱才平安无恙。

记者接报赶赴现场看见,该男子依旧站在阳台上向下挥手,不停地说着“风水不好”之类的话,其情绪显得极不稳定。一号楼下的水泥地面上,凌乱地散落着绿色的盆景树枝、红色的吉祥结和花布袋等,四五名保安员守候于此,路人无不绕道通行。想进出一号楼的居民,则打该男子扔东西的时间差以小跑的方式进出。

该男子身穿衬衣,年龄为55岁上下,身体显得比较瘦削。突然,该男子又叫嚷着转身走进了房间,不一会就拿出一个装有方形物品的黄色塑料袋,并将其裹紧后在阳台外侧晃了几下,一松手往楼下扔了下来。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塑料袋落在了离记者8米远的地方。等记者与一名保安员走近一看,发现里面装着满满的一袋新版百元大钞,大约有10万元之巨。

“这算什么,他把电脑主机都扔下来了,还差点把狗仔也扔下来。”居民李先生等人说,该男子自前日下午2时许起,就有如此离奇之举。当时,他们看见该男子把棉被和锅、碗、瓢、盆等不由分说地从楼上扔下。为此,保安员不得不找来绳子拉起警戒线,以免过往居民误入禁区被砸伤。那些接二连三扔落的物件,被保安员一一收拾起来放在旁边。

最令大家惊悸的是,昨日早上9时多,该男子把一只长相可爱的小狗抱到阳台上,做出要扔下楼的样子。站在楼下的居民,差不多连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幸而该男子犹豫了一两分钟,便把狗放下了,再未做出类似扼杀生命的举动。为预防该男子有别的过激行为,有居民曾想上楼规劝该男子,“但因为他的架势太吓人而放弃了”。

到昨日上午10时40分左右,该男子才结束了扔东西的行为。一名大概是该男子的亲属将那袋百元大钞和扔下的物件拿走了。

为什么该男子要抛金扔物呢?朗晴居的有关物业管理人员说,其实在保安员到楼下维持秩序时,他们已将这一“特殊情况”报告给了警方。随后,有警察上楼了解情况且介入协调此事,该男子的不少亲友也闻讯赶来进行了规劝。从他们初步了解的情况来看,该男子乱扔东西的起因是家庭纠纷。纠纷产生后,该男子喝了大量的酒致醉,造成了个人行为失控。经亲人的耐心劝慰,该男子同意暂时随亲人移居别处。

2006年4月5日凌晨4点,狮面人杨会民手术在解放军304医院顺利完成,此次手术共用时20小时,手术中对杨会民输血11350毫升,从杨会民头部去除的多余软组织3斤骨质2斤,头部总共缝合110厘米,共有21位医务工作者参与这次手术。(记者郝笑天)

从8岁到28岁,20年来河南小伙儿杨会民过着东躲西藏近似封闭的生活,只因他患怪病头部增生部分重达3公斤,面部凸出的巨大肿瘤覆盖了大半个脸,成了罕见的狮子脸。

从早晨7点50分到午夜1点多,18个小时的手术让杨会民彻底告别了他那张备受折磨的“狮子脸”,这也是目前为止国内难度最高、手术时间最长的“改头换面”手术。

早晨7点50分,杨会民被推进手术室。一身病服的他显得很轻松,还笑着安慰母亲。而此时,304医院的神经外科手术室里,正在紧张地准备着。

手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的颅骨修整手术由杨会民的主治医生——304医院神经外科主任李安民教授主刀,第二阶段颌面修复则由医生顾晓明主刀。

为保险起见,第一阶段的手术预备了两种方案,如果手术时发现杨会民病变的头骨很疏松,是恶性的,将用特殊的钛合金制成的头盖骨代替坏了的头盖骨,即“换头盖骨”手术。如果头骨是良性的,将直接切除多余的增生组织即“颅骨修整”手术。

8时10分,神经外科主任李安民教授、张志文教授、闫润民博士、梁树立博士进入手术室,对杨会民实施气管切开术,然后进行全麻。

9时10分,手术正式开始。为了防止手术中大量出血,医生首先将杨会民的左颈总动脉显露,随时准备阻断颈外动脉。

9时27分,李安民教授拿起了手术刀,进行了第一刀。只见他轻轻沿病变的头皮和正常的头皮的边缘将杨会民的头皮切开,清除皮下脂肪和增生组织。由于增生皮肤太厚,切开时显得比较费劲。切开头皮后,李安民发现,杨会民的头骨非常硬,是良性的。于是手术执行第一套方案,不用换头盖骨,而是将多余的增生颅骨去掉。

11时30分,杨会民病变的皮肤被掀起后,医生开始铲除增生的颅骨。此时手术遇到了第一个难题。杨会民增生的颅骨比预想的要硬得多,有的地方竟然像岩石一样坚硬,而且凹凸不平。李安民教授当即决定先用开颅钻把增生的颅骨打成密密麻麻的洞,然后用电动摆锯一块一块锯下来,再用微型磨钻将颅骨精雕细凿,打磨成接近正常人颅骨的厚度和形态。

原本计划两个小时就能搞定的环节,却用了整整六个小时。在这六个小时之间,记者通过手术直播间看到,手术使用的锯条,由于增生的骨质太硬,竟然断了两根,而切除的多余增生组织和颅骨达到2斤多。

17时20分,当李安民教授将杨会民的头皮缝合上,第一阶段的手术也成功宣告结束。

据负责此次手术直播的304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傅相平介绍,由于切除的头盖骨增生部分并不影响脑部,所以,不会影响他的智力。

17时21分,顾晓明教授走上手术台,此时李安民教授并没有离开手术室,他仍然站在手术台旁观看。17时30分,顾晓明教授沿病变部位和正常组织边缘切除杨会民颌面部的增生皮肤。

此后,手术进入了颌面修复的关键阶段,由于要求精度非常高,不能有丝毫的偏差,如果切除的多一点,就会使面部凹进去,切除少了,又会凸出来。

18时30分,主刀医生经过削除、打磨等手段塑形,使得小杨面部外观成为正常的下颌骨模样。

昨天18时30分至20时50分,手术进行围绕眼部修整的第三部分。由于眼球突出,手术中主刀医生首先切除了增生的眶骨,使得眼球回纳。

昨晚20时50分至23时,手术一直周旋在鼻部,特别是被认为最大难点的额窦手术。据医生介绍,由于小杨的“狮子鼻”增生严重,所以实施的是将所有的增生全部切除,仅仅保留了鼻软骨部分。通过塑形达到外观正常的软骨结构,再将右额部的正常的皮瓣覆盖在已经正常的软骨上,才能完成这个工程。这一过程也是最容易感染的,需要使用伴抗菌素的骨水泥填充。

据医生介绍,额窦手术之后就是缝合,0时55分开始缝合,手术有望在凌晨2点前结束。

据介绍,手术后,杨会民的脸部已经恢复“人样”,但由于手术时间过长,怕裸露部位感染,因此,面部手术并未完成,左脸还是有点大。

痛苦了20年的杨会民昨天在手术前很坚强,他一直微笑着让父母别担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我会坚强地渡过这关的,很多人为我做手术捐了款,真应该谢谢他们,以后走上社会我要好好报答他们。”他还告诉记者,他手术后最大的心愿就是娶个老婆。

杨会民60多岁的母亲和父亲一直等待在手术室门前。“我不敢去看直播。”杨会民的父亲对记者说,而他的母亲则小声地说,“我去偷看了两次,只敢看两眼就出来了。受不了呀。”

杨爸爸表示,因为长期给儿子治病,已经家徒四壁了,这次来北京好不容易凑钱给儿子带来了一袋子鸡蛋。因为来得匆忙所以连土特产都没有带来。在得知手术能顺利实施后,“心上的石头终于落地了。”杨爸爸说。

昨日上午7时40分,在小杨马上就要进入手术室之前,杨妈妈拉着他的手说:“儿子听妈妈的话,必须要坚强。妈妈站在高岗上,不许让妈妈晒太阳!”小杨说:“可以,别担心。”

此次手术在医院内全程采用直播的形式,在直播间,记者看到,304医院的领导和专家边观看手术,边讨论手术时所遇到的问题。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傅相平负责直播讲解。他对记者表示,在手术会诊前,来自北京许多医院的专家都说,如果手术成功了,就如同放了颗卫星,“因为这是目前国内首个,国际上也很罕见的病例。”

3:在去除头部的增生时,由于增生较厚,医生先后尝试了3种手术器械,先是用线锯,再用剔刀,最后用上了开颅钻。

20:这次手术总体花费高达20多万元,杨会民的病情也已经持续了20年。

术后感染是面临的最大问题,一旦发生感染,杨会民的头皮就会坏死,那么可能仍然要换头盖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