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斗游戏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5 20:02:38

在信息时报于9月24日报道了陈小姐因为不愿意坐在座厕上方便,在蹲上座厕时摔倒在地的尴尬之后,记者在走访发现,九成以上女性希望公共场所方便器具是蹲厕而非座厕,很多女性建议干脆取消公共场所的马桶而代之以蹲厕。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是个很俗的比喻,但这句话用在女性如厕上似乎并不那么灵验,至少在心理上难以接受。

“有一次在天河一家酒店吃饭,上厕所时发现包房的卫生间里只有马桶,上面还有黑色的脚印,”白领吴小姐对记者说,“我这个人有洁癖,用卫生纸擦了好几遍也不敢用,但眼看着自己‘快不行了’,最后只好用塑料袋解决。”吴小姐说她至今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还觉得恶心。

类似的尴尬并不仅仅出现在吴小姐一人身上。9月29日,记者在广州大道中一家餐厅就见到一位女孩上不成厕所的痛苦情况。这是一对正在用餐的情侣,女孩吃完后跟男友说去厕所,但1分钟后她就回来了。“快点埋单回家!”女孩在催男友,“那么急干什么?我还没吃完呢!”男友很不耐烦;“我要回去上厕所!”女孩急了,“在这里不是一样上吗?”男友没好气地说;“你去看看那马桶能用吗?”女孩急得快哭了。男友这才跑到收银台结账,两人随后快步出门打的离去。

据了解,一般人对于“便意”只有至多15分钟的忍耐期,超过这个时间会感到非常不适。但有近1/10的受访女性表示,即使她们快憋不住了也不会委曲求全在公共场所的马桶方便,尽管她们知道这样可能未必对身体造成伤害,但主要是心理上无法让自己接受。

日前的一天晚上,记者在环市路一家娱乐场所采访时,耳闻目睹了一位靓女痛苦的如厕过程:这位靓女从3楼一间包厢内跑出来,问走廊里的服务小姐哪里有可以蹲的卫生间,却被告知娱乐城的卫生间里都是马桶。靓女埋怨着走进过道里的一个公共卫生间,很快就听到里面传来撕卫生纸擦马桶圈的声音,大约10分钟后,伴随着一声重重的“咔嚓”声,穿着高跟鞋的靓女从马桶上跳了下来。卫生间的门打开后,记者看到红着脸喘着粗气的靓女走了出来。扎马步的滋味的确不好受啊!

让女性感到痛苦的是使用马桶时被迫采取的一些吃力的方便方式。从记者的调查结果来看,超过一半的女性使用公共场所的马桶时,采取的姿势几乎是统一的两脚开立“扎马步”式,就像练功扎马步一样。这种方式小便时可能并不吃力,但如果是较长时间的大便,轻者可能会憋得面红耳赤大汗淋漓腰酸背痛,重者则可能两腿麻木当场摔倒。另有少数人干脆两脚站上去踩在马桶圈上。

一些长期深受“桶”害的女性提及外出消费无不谈“桶”色变。她们表示,经常如厕蹲马步已经对她们的身心健康造成了严重伤害,强烈建议公共场所的马桶改为蹲厕。

记者从广州市环卫局了解到,截至今年5月8日,全市统计并登记在案的环卫固定公厕有766座,小区公配公厕52座,城中村公厕759座,另有机关团体单位对外开放的公厕394座。这些公厕中女性厕位基本上都是实行蹲位,但目前还没有专门为女性设置的女性公厕。

据有关人士介绍,归环卫部门管辖的766座环卫公厕中男女“蹲位”的比例不足1∶1,也就是说男多女少,而这一设置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女性的不满。很多女性认为,由于生理特点,女性的如厕方式比较特殊,所需要的时间也较男性长,而随着城市的发展和人口的不断聚集,目前的公厕中有限的女性蹲位显然无法满足日益庞大的如厕人群。因此,未来15年内广州将不断扩建、改造公厕,至少在今明两年内全市将新建284座公厕。

公厕数量增多了,女性的“蹲位”也将逐渐增加。据称,环卫部门预计在未来的公厕中逐步提高女性“蹲位”的比例,从前不足1∶1的男女蹲位比例,今后将可能提高到1∶1甚至是2∶3,通过数量的增加达到方便女性如厕的要求,尽量减轻女性如厕难的尴尬。这位人士表示,用蹲厕可能只要2毛钱,但改成马桶可能会变成5毛钱,这难以为每个如厕者所接受。

对于一些高级消费场所清一色使用马桶、女性反映如厕尴尬,该人士表示这是商家自己的设计要求,环卫部门无法干涉,但考虑到目前大多数中国人的使用习惯,商家可以适当增设一些蹲厕。

高档场所几乎没有蹲厕。但事实上公厕的马桶对于女性来说并不实用,而且存在很多问题。公用不洁座便器会传染皮肤病和性病,像真菌、股癣、生殖性皮炎、过敏性皮炎等,而伤寒、痢疾等肠道传染病也可能通过共用抽水马桶传染。就中国的国情而言,除了方便老年人和残疾人,还是多设蹲便位为好。

接受记者采访的人中,有九成女性认为公共马桶不够干净,担心在使用中可能引起病菌感染,这种心理促使她们更愿意使用蹲厕,并希望公共场所卫生间都能这样设计。因为使用蹲厕不会和卫生器具发生直接接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发生交叉感染的危险。也有一些老年女性希望女性公厕设计也不应“一刀切”全用蹲厕,也要照顾老人和残疾人适当选用座厕。因为年轻人腿脚灵便当然可以轻松使用蹲厕,但对于一些上了年纪、行动吃力的老人以及一些残疾人来说,还是使用马桶方便一些。但马桶要严格消毒,确保使用安全。

据了解,有网站曾经做过一次女性公厕调查,共有11253人参加了调查,认为在公共场合女卫生间应使用蹲厕的有10328人(票),占91.78%;认为应使用座式马桶的有925人(票),占8.22%。使用座式马桶的女性都希望配备一次性座便纸(马桶座垫圈纸)、卫生纸、洗手液、烘干机等东西。但从记者走访广州天河、海珠两区三十余家餐厅酒楼商场等公共消费场所的结果来看,真正能把这些必需品配备齐的不过两三家。

前些年肯德基、麦当劳等洋快餐刚到中国的时候,几乎所有快餐店的卫生间都是沿袭国外的标准设计:清一色的马桶。但近几年这一情况正在悄悄地改变,越来越多的肯德基和麦当劳开始将马桶换成蹲厕,个别店则同时使用蹲厕、座厕两种便器。“入乡随俗嘛,”新港东路一家麦当劳快餐店的负责人说,“上厕所是一个不小的问题,顾客会因不喜欢使用马桶拒绝再次来用餐,餐厅的营业额就会下降”。

记者通过走访发现,广州市90%的中低档餐馆、酒楼卫生间装设的都是蹲厕。除了照顾顾客的使用习惯,还有出于经济上的考虑:蹲厕较马桶要便宜、实惠得多,更加平民化。广东国际大酒店、亚洲国际大酒店、花园酒店等多家星级酒店洗手间安装的都是座便器,这些酒店有关人士说,基本没有接到顾客关于卫生用具不洁净等方面问题的反映,因此酒店暂时还不会对洗手间进行改造。

海珠区宝岗大道的百康居建材广场代理商销售的卫生器具70%为座厕,蹲厕只占30%,而且款式单一、老套。一家商铺老板拿出一个沾满灰尘的蹲便器说:“这是陈货,卖完就不卖这种了。”

金报讯一打工女子带着孩子被江北公安分局庄桥派出所传走后,晚上从派出所出来,一手拿着绳子,一手拿着皮带,称派出所的人打了她。派出所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没有此事,但是对女子手中的绳子和皮带却说不出来源。

昨天晚上9时30分,记者接报后来到庄桥派出所。在派出所门口,报料人翟先生告诉记者,他们来自安徽,他嫂子叫杨美,前两天因为在一家企业打工被辞退,要工资时和该企业发生冲突。后来经庄桥派出所调解得到处理,但是孩子当时也受了伤,没有处理。昨天下午3时左右,杨美抱着4岁的孩子到这家企业交涉孩子的医药费问题,再也没有回来。下午5时,派出所的人通知他哥哥到派出所接孩子,发现杨美在派出所,身上有伤,说是派出所的人打了她,现在人还在派出所。

记者随翟先生来到派出所,在一楼遭到几名民警的阻拦。杨美从一间屋子里出来了,记者发现她的脸部有明显的伤痕,孩子一直在哭。更加令人不解的是,杨的手中还拿了一根绳子和皮带。

据杨讲,她和那家企业交涉孩子的医药费时,被叫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遭到4个人的殴打,打她的人用皮带和绳子将她捆了起来,用皮鞋跺她的脸,她被打得腰现在还直不起来。

随后,庄桥派出所所长郑伟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称他们是接到报警后才将杨带到派出所的,在传的过程中,杨不配合,他们4个出警人员强行将杨拉到了车上。到派出所,杨也不配合,躺在地上。在整个过程中,派出所的民警没有人打杨,倒是杨前两天在派出所调解那起纠纷时,打了一个民警,本来要处理她的,后来看她带个孩子,没有处理她。对于杨手中的绳子和皮带,郑所长一直说不清楚。

杨承认5日曾和民警发生过冲突,打了民警一耳光,但是这事已经过去了。记者发稿时,杨美被家人送到医院做检查。对于此事,本报将继续关注。

(昨天晚上11时,郑伟明所长给记者打来电话,称绳子和皮带是派出所的,因为杨到派出所后,打自己的孩子,为保护孩子,就想捆住杨,最后也没有捆她。绳子和皮带是这样来的。)记者边城雨陈韬实习生王波

今年8月,沈阳几位市民相约到长白山天池游玩,当时天气晴朗,山上的能见度极高,其中一位游客拿出随身携带的DV机拍摄。

“看!那是什么?”一名女游客突然大叫起来,顺着女游客所指方向望去,湛蓝的天池水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怪兽”,从远处沿着岸边开始游动。

这一幕恰巧被这位沈阳市民录下,回沈阳后,他到虎石台一家刻录店将其刻录下来。细心的刻录师孙兆平见到所录的长白山天池奇景后,一直没舍得删掉。

昨天,画家朋友崔兆礼去他店里,“来,给你看个好东西。”看到天池“怪兽”录像的崔兆礼拍手称绝,并劝说孙兆平公布这段录像……

在孙兆平公布的这段录像中,记者看到,随着周围游客大叫“天池怪兽”,画面全部便从人转向天池,刚才还平静的水面上,一个黑影象快艇一样游动,身后留下的一道长长的水波纹。

随后,镜头开始拉近,“怪兽”的样子渐渐变得清晰,游到一半时停下,露出水面的头部正对着镜头,整体上看显得很宽。之后,它又开始游动,头部高高抬起,并在对岸停下。整个录像仅有3分钟。

为了更清晰的看清“怪兽”样貌,孙兆平从录像上截取照片,图片上,“怪兽”身体特别长,呈黑色,由于在水中,看不清形体,初步观测它至少有10多米长。由于DV机的焦距有限,所截取的照片上的“怪兽”也并不十分清晰。

为此,本报希望当时在现场用DV机将天池“怪兽”拍摄下来的沈阳市民,能够与我们联系,并详细讲述当时的现场情况。

“我儿子好老实的,从不打架,怎么可能杀人啊!”常德澧县澧阳镇四马村68岁的老人尹述山一边往食槽内舀着猪饲料,一边叹着气对记者说。令老人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自被前妻骗取离婚证后,儿子尹迎春就时常将自己关在屋内写“杀妻日记”,为了积攒去重庆报复妻子的路费,儿子竟伙同他人抢劫邻居,并将其杀死。幸亏澧县警方及时发现了尹迎春的日记,并与重庆警方联手布控、设局,终于将意欲报复前妻的尹迎春擒获,阻止了一幕惨剧的发生。

9月29日,犯罪嫌疑人尹迎春被警方押解返湘,澧县“9·16”抢劫杀人案正式告破。

9月16日上午8时许,澧县澧阳镇白米村村民刘志山气喘吁吁地跑进县公安局龙潭寺派出所,称自己42岁的“哑巴”弟弟刘志华失踪了!9月14日晚,刘志华去邻村一茶馆打牌后就不见了。刘志山说,以前弟弟从未有过夜不归宿的情况,由于弟弟擅长挖黄鳝,每年仅靠卖黄鳝就能挣数千元,但嗜财如命的弟弟习惯随身携带大量现金,在失踪当晚还怀揣着3000元现金。

派出所民警立即将案情上报县局刑警大队,随后赶赴现场勘测。在失踪者回家的必经之路,民警发现路面上留有打斗的痕迹,白色的石灰粉散落一地,民警猜测刘某可能遭遇歹徒打劫。

随后,警方发动当地干部群众100多人,在村里的池塘、沟渠以及自留地内四处搜寻。下午5时许,一村民在距茶馆大约200米远的一块棉花地里找到了刘志华的尸体。经法医尸检证实,被害人肺动脉被刺伤,系失血过多死亡,死前曾与他人有过激烈的搏斗。民警推断该案件性质应为本地人抢劫杀人,迅速对案发前后进入过中心现场的人员进行定时定位侦查,很快呈现出重点嫌疑对象为黄某和尹某。

当晚7时许,犯罪嫌疑人黄某被抓获归案。经突审,黄某对其伙同尹迎春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黄某交代,案发当晚,他在茶馆看到刘鼓鼓囊囊的裤袋后,便决定对其实施抢劫。他提前让尹迎春准备好了石灰粉和麻绳,守在刘回家的路上。当刘志华出现时,黄某便抱住对方,尹迎春朝其面部洒石灰粉,乘机抢走了刘某的3000元现金,随即两人跳进了路旁的棉花地,刘志华赶紧追了过去,一把抱住尹迎春,两人扭打在一起,尹从腰间抽出已准备好的长刀,朝刘胸部连砍数刀。随后两人各自逃回家中,洗漱一番后,刘志华又来到黄某家中,分得1300元赃款。

案发第二天,惶惶不可终日的黄某打电话要尹迎春赶快远走他乡“避风”,还给了400元路费。

民警在侦察中发现,尹迎春有写日记的习惯。尹迎春的日记中有一段如此写道:“何时给我种下的毒,我就这样下去,还能坚持多久,天啊,我何时才能去重庆,我要全部粉身碎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杀……”

民警随后调查发现,尹迎春与妻子一直感情不和,去年两人离婚后,尹迎春前妻与一名做建筑生意的老板一起去了重庆。尹迎春曾赶到重庆“追讨”未果,逐渐对前妻与“奸夫”产生仇恨心态。今年6月,尹迎春又去重庆试图和两人“和谈”,但对方不愿见面。尹迎春记下了建筑老板王强(化名)妻子蒋某的电话后,愤愤地回到湖南。尹迎春在日记中写道: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杀死这对“奸夫淫妇”。

与此同时,犯罪嫌疑人黄某交代了一条重要线索:尹迎春出逃后曾给其打过电话,称自己已到湖北,不久将前往重庆。

“又会发生一起命案,我们必须阻止他!”龙潭寺派出所民警宋德平介绍,在命案的第二天,湖南警方就迅速将情况通报重庆警方,并派出4位刑警协同抓捕。经查,王强居住在渝中区白象街,但已离家数月不知去向。

重庆市西三街派出所民警迅速找到蒋某(王强的妻子),一边将情况通报给蒋某,一边布置警员在车站码头等处搜捕。24日上午,蒋某的电话响起,果然是尹迎春打来的,尹称自己刚下火车,正在北碚,要求与蒋某见面。

蒋某答应见面,要他赶到渝中区。一个小时后,尹迎春从朝天门打来电话,说正在长途汽车站等候。早已埋伏在四周的十余民警在蒋某示意下确定目标,一拥而上实施抓捕。在民警按住他的一刹那,尹迎春迅速将手伸进腰间。民警立即出手制服,发现他手里紧紧攥着一把30厘米长的尖刀。

面对重庆警方的讯问,尹迎春毫不遮掩地叫嚣:“我要报复!”随后,澧县警方将犯罪嫌疑人尹迎春押解返乡,目前他已被刑事拘留。

尹迎春为何会沦为杀人凶手?带着疑问,记者赶到尹迎春的老家——澧阳镇四马村二组。

刚进村口,村民便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迎春是个厚道人,我们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杀人,这都怨他那个不正经的老婆!”一名张姓村民如此说道。

随后,记者找到了尹迎春的父亲尹述山。尹述山告诉记者,他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尹迎春排行老四。儿子性格较内向,小学毕业后就开始打工。1990年,儿子和同村20岁的文文(化名)结了婚,起初两口子很恩爱。1998年,两口子在县里开了间早餐店,当时尹迎春发现妻子常与一名建筑包工头“眉来眼去”,一怒之下就用木棒打了妻子,两人感情逐渐出现裂痕。在随后几年里,妻子经常悄然外出“打工”。

“1999年,媳妇经人介绍在县城一幼儿园上班,并与当地一机关部门的领导有了暧昧关系,后来儿子强行将媳妇带回了家。”

尹述山介绍,2000年,文文在长沙一饭店工作,不久与包工头王强结识并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2003年春节文文回到家中,但呆了不到一个月又走了。2004年8月,文文再次回家,并背着他向儿子提出一个荒唐的“约束”,即为了“约束”赌博的儿子,两人离婚,但约定不向外透露,一旦儿子再赌博,就将离婚一事抖出去,让其“颜面无光”。老实的儿子担心失去心爱的人,违心地答应了,谁知一办完离婚手续,文文便去了重庆与王强同居。儿子前后两次前往重庆,都未将文文追回,绝望的儿子经常将自己关在卧室内写日记,期间还结识了一些“混混”,这才发生了后来的血案。

“她很讲究吃穿,想过上层人的生活,又不爱劳动,只想做有钱人的二奶。”朴实的尹述山道出了心中对媳妇的不满。“不出两个月,儿子就一个人修好了猪栏,他其实想以后好好过的。”老人带记者去看了儿子刚建好的猪栏。“现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把孙子带大,不要让孩子走父亲的老路。”老人最后伤感地说。

湖北某农村出身的青春少女,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为求生计,只身一人出外打工,成为武汉一有钱人家的保姆。面对主人家的富有,她以性换钱成为男主人的手中玩物,并前后为之付出了流产两次的代价。失去爱情的她想取代女主人的位置,当这一切都无法实现时,她竟然向男主人举起了复仇之钳。她把男主人废了,同时也废了她自己:她将在监狱度过7年灰色岁月。本文系该案法官根据她服刑前多次谈话整理而成,以警世人。

1981年3月25日,我出生在洞庭湖畔一个叫柳家台的村子里,清亮亮的荆河水把我滋润成一个俊美水灵、亭亭玉立的青春少女。

18岁那年,我高考落榜后回到家里,与父母一起承包责任田,并选择了同学杨涛作为自己心目中理想的伴侣。

杨涛比我年长1岁,是个能干的小伙子,能说会道,讨人喜欢,家中地里的活计都拿得下。虽然他也未考上大学,但聪明能吃苦的杨涛买了一辆农用三轮车跑运输。自从与我恋爱后,杨涛干得更欢了。平时,我爱好读书,杨涛便常从城里捎带一些我喜爱的书回来。劳动之余,我就畅游在艺术的海洋里。我们一起谈学习、谈生活、谈人生的追求,还一起到湖里划船,摘荷花、采莲子。我们爱得朴实真诚。2003年3月的一天,我告诉杨涛说趁现在两人都年轻,不能成天沉迷于卿卿我我的儿女情长中,应该想办法多挣一些钱,到结婚时把婚礼办得气派些,打算外出打工。几天后,杨涛依依不舍地把我送上了南下广东的火车。

在广东东莞的一个劳务市场,我凭着自己先前在家中学会的缝纫手艺,在一家服装厂找到了一份事做。但日夜累死累活地加班加点,使我感到挣钱的劳累和不易,也觉得靠这种方式打工挣钱很不适合自己。后来,有姐妹对我说:“像你这样有点文化的人,不如到有钱人家当保姆,那样的环境才适合你。”姐妹的话提醒了我。2004年春节一过,我来到武汉,在一家劳务市场转悠了几天,一位叫吴霞的少妇相中了我,雇我到家中去当保姆。

来到吴霞家,我惊呆了:宽大的三室两厅,考究的红木家具,一应俱全的各类高档电器。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面对吴霞一家的富有,这一夜,我失眠了。

吴霞在市内一家外资企业供职,丈夫王伟华开着自己买的一辆出租车,还有一个读小学二年级的8岁的儿子。夫妻俩一个忙工作,一个忙生意,两人成天顾及不到家庭。我的主要工作是帮忙料理家务,顺便照应孩子。初来乍到,勤快灵敏的我干起家务活来格外卖力。工作之余,我还常常辅导孩子的功课。我的精明能干博得了吴霞和丈夫王伟华的称赞,并将当时雇请时定的包吃包住每月300元的工资一下子涨到了500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