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2O

昔日繁荣的在线教育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来源: 未知 时间:2020-10-01 23:56

去年,一起作业网和跟谁学扎堆宣布分别获得1亿美元D轮融资、5000万美元A轮融资。今年,vipkid宣布拿到了1亿美元的C轮融资、猿辅导(曾用名“猿题库”)宣布获得4000万美元战略投资、盒子鱼宣布获得3000万美元B轮融资…似乎真如不少教育从业者认为的,纵使 “资本寒冬”笼罩,但教育热度不减。

然而,今年拓词app宣布停止运营、中小学在线学习平台题谷陷入破产疑云、朗顿教育被新三板强制摘牌,一些曾借着2013年在线教育的东风站在风口上的公司或项目也已纷纷宣布关闭,如那好网、师徒网、梯子网等。另一些拿到了几千万美元甚至上亿美元融资的在线教育公司,在讲述了一个又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之后,却迟迟不见产品没了下文。

当前的在线教育行业如同曾经站在风口却很快跌回原形的全通教育一样,经历着泡沫带来的繁荣和泡沫破灭之后的阵痛。这不禁想让旁观者问一问当局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2013年在线教育兴起后,A股上市公司全通教育总市值超过300亿元,在线英语学习平台51talk美国上市,其他领域的上市公司也纷纷跨界教育,或设立教育产业基金或大举收购教育标的。一时间,教育产业风景独好,打着各种概念的在线教育创业公司雨后春笋般出现。

这其中就包含着龚海燕打造的那好网、梯子网和91外教网。在创办世纪佳缘并让其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后,龚海燕“激流勇退”进入教育行业。2013年,龚海燕推出在线英语1对1平台“91外教网”后相继推出中小学在线教育平台“梯子网”。一年后,龚海燕又推出了其创办的第三家在线教育平台——那好网。

彼时,龚海燕曾宣称,91外教网实现收支平衡,并表示要“3年烧4.5个亿”将梯子网打造成为中国在线教育领域的一面旗帜。豪言壮语言犹在耳,却在那好网推出两个月后“眼见他,楼塌了”——2014年9月,龚海燕宣布关闭梯子网和那好网。

运营了7年的拓词app在今年7月停止了服务,据了解从两年前,拓词就开始尝试各种合作方式谋求变现,但是一直无法找到用户的付费痛点。曾经坐拥400万用户的拓词,在火爆的同行业APP里逐渐落寞。51talk上市当日即破发,全通教育在“股王”的位置上还未站稳脚跟就被“打回原形”,为6至14岁儿童设计的虚拟社区“盒子世界”于2015年12月停服……

种种现象已经显示,前几年教育行业产生的泡沫即将破灭。无论是国家层面推出的利好政策,还是机构调研的中国在线教育的市场份额以及教育公司的一轮更比一轮多的融资金额,都在昭示在线教育广阔的前景。在线教育百家讲坛发起人、中央电教馆中移动项目专家马永纪认为,互联网教育泡沫最早在2014年出现,表象就是大量资本进入教育行业后,对于标的投资额度虚高,而其选择的标的缺乏用户刚需。挂牌新三板的教育公司鱼目混珠,表现良莠不齐就是互联网教育高速发展挤压出的泡沫。

在线教育市场前景广阔是不争的事实,但短时间内也就是这么大的一个市场。在这样的局面下,争夺市场份额,积累用户成为了许多在线教育公司的“当务之急”。业内许多在线教育公司通过给教师或者其他用户补贴,来扩展市场份额以及提高用户活跃程度,造成了坐拥几千万用户的繁荣景象。但是一如滴滴打车和Uber以及一些外卖平台给用户的补贴“断粮”之后,用户热情骤减。烧钱到最后,埋单的还是创业者本身和投资人。

据了解,龚海燕曾在给内部的一封邮件中表示,“由于自己“过于乐观冒进,战线拉得太长,以至于几个月前就花光了公司的融资,一直在用自己的资金支持公司运转。”

无独有偶,在运营15个月后,家教O2O平台“老师来了”宣布由于B轮融资失败资金链断裂,停止运营。其创始人虞益栋复盘时表示,“2015年7、8月份时,平台的数据非常可观,为了加快这种势头,平台在模式尚未完全模清的情况下,进行了明显扩张,这种节奏加快了平台的资源消耗。” 此外,他也承认,平台都还停留在解决师生交易撮合环节上,对于教师、学生、家长在教学过程中的价值都没做深。

和团购平台“百团大战”后一地狼藉一样,经历了2015年家教O2O大战的平台们不少选择了转型,跟谁学在选择B端服务、疯狂老师也借着直播浪潮推出“叮当课堂”。轻轻家教创始人刘常科曾表示,这意味着家教O2O是在回归理性,从原来打车、外卖的补贴模式回归到商业的本质,回归教育行业该有的节奏。

马永纪表示,资本的进入确实一定程度上“催熟”了在线教育,给在线教育带来了泡沫,但这是无法避免的洗牌期。

上一篇:O2O背后还都是BAT 未来可能还会进一步整合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文章

西安文章

延安文章

宝鸡文章

咸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