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陕西资讯 > 宝鸡文章

宝鸡年近七旬老夫妇,摩托车骑行整个中国

来源: 未知 时间:2020-05-25 14:45

两个人,一辆摩托车,驰骋在广袤无垠的天地间,任他风吹雨打,甚至大雪冰雹。当然,风和日丽的天气总是多数,每到清晨或是傍晚,道路的尽头,只有满天霞光。这样的画面,让人不知道该把它比做一首诗,还是一支歌。不过,多数人想不到的是,这幅“画”中的主人公,竟然是一对年近七旬的宝鸡夫妇。这个月,他们刚刚结束了历时72天、途经12个省、自治区,全程18800公里的骑行之旅,回到家中。  家住我市渭滨区的汪健伟今年69岁,是一个骑行爱好者,从2013年起,他载着老伴张友珍,开始了踏遍祖国大好河山的旅程。说到为什么会选择“骑行”这种方式,汪健伟告诉记者,主要是因为老伴太容易晕车了,就在几天前,受陕西广播电视台的邀请,他们去西安录制节目,分享骑行经历,不足一个小时的高铁车程,就把老伴折磨得不轻,汪健伟:“所有什么车辆都坐不成,天窗打开、玻璃窗放倒,让她躺下都不行,晕的一塌糊涂,只有坐摩托车。”  2013年,汪健伟结束了手头的工作,想带老伴去西藏转转。一听说要去那么远的地方,而且还是骑摩托车,张友珍吓了一跳:“从来没想过,第一次犹豫着呢,因为啥呢,毕竟这个是“肉包铁”,我还有点不太想去,他说,走吧,咱们去看一看,我说那行,我跟你去转一转吧,嗨!一转还转上瘾啦!觉得骑摩托车和坐汽车是两个概念,就像人直接融入到大自然里面一样,心情不一样。”汪健伟:“跑完西藏我们就有点想法了,就想每年都要出去跑,这几年我们跑了很多个地方,基本上中国的东南西北都跑完了,汽车到不了的地方,摩托车都能到,沿途的看的不同的风光,感觉是不一样的。”  就这样,骑着一辆摩托车,两人去了祖国最北边的黑龙江省漠河县北红村和最东端的乌苏镇、去了祖国西北第一村白哈巴,还去了祖国最西边的边防哨所红其拉甫……  今年3月25号,老两口做了充足的准备,带上行囊,又出发了。按照计划好的路线,他们先后经过陕西、河南、安徽、浙江、福建、广东、江西、贵州、云南、西藏、新疆和甘肃12个省、市、自治区。一路上,他们感受不同地区的风土人情,品尝口味各异的地方小吃,游览了许多著名景点,既感受了南方的温暖,也经历了艰苦却又难忘的藏区风景。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进藏,他们选择了一条要经历更多艰难,也能看到着更美风景的219国道。  219国道是世界上最艰险的公路之一,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道路最险、路况极差和环境最恶劣的高原公路,全线多为一望无垠的戈壁沙漠和常年积雪的崇山峻岭,很多路段数百公里都是无人区,加上缺氧和多变的气候,已经超过了许多人正常的承受极限。汪健伟:“对自己也是一个挑战,我这一次出去在丙察察,丙察察实际上是三个地方,丙中洛、察隅和察瓦龙,这三个地方要翻三座海拔四千多米的大山,山上全部都是雪,雪基本上都有一米多深,道路很曲折,是进藏比较难走但是风光特别好的一条路,对我们两个年近七十的老人来说也是从心理上、身体体能上的一个挑战。”  一路上,汪健伟与张友珍相互打气,坚持完成了许多年轻人都会打退堂鼓的路线。一天早晨,汪健伟正在吃早餐,同桌的陌生人得知他们前行的路线后,急忙劝阻他们。汪健伟:“师傅你千万别去,路难走的很,这条路基本上都在修路,特别艰难,都是泥路,当时我真的有点打退堂鼓,到底走不走呀。”  张友珍:“我说你走到跟前,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就退出来,能走咱们就走,谁知道就一直走下去了。”  汪健伟:“87公里,我走了7个半小时,越野车要走12个小时。”  要知道,这段路的前方就是219国道上令不少人闻风丧胆的黑卡达坂,虽然海拔不是特别高,只有3150米,但是路况极差,路面满是泥浆,窄窄的道路另一边就是悬崖峭壁。而他们,又恰好赶上了冰雹天。在这87公里7个半小时的行进过程中,二人一刻都不敢松懈,别说负责驾驶的汪健伟了,就连张友珍都始终紧抓老伴,他们的两双眼睛紧紧盯着前方,只要远远看到有来车,他们就立刻停在路边。张友珍告诉记者,这一路上,风景特别美,但是紧张的她根本顾不上掏出手机拍照,所以,这段美景被他们二人印在了眼中,刻在了心底。  回到宝鸡已经二十多天了,一路上看过的美景、见到的人和遇到的事依旧历历在目。汪健伟告诉记者,这一路上,他们也曾多次身陷困境,可是最终都在陌生人的热心帮助下一一克服。途中,他们的车胎扎进钉子,可是因为当地修路,导航无法发挥作用,他们怎么都找不到修车的店铺,一筹莫展之际,是一名外卖小哥主动领着他们步行7、8公里找到了店铺。汪健伟:“这个外卖小哥确实我们很感动,给他钱都不要,如果没有他,我找不到,那个地方导航都导不了,修路拐来拐去,要我找的话真的找不到。一路上碰到的人不管问路或者问什么也好,虽然都很陌生,对我们确实都很热情。”  在海拔5118米的泉水湖边境检查站,气压很低,气温也很低,两人穿上了所有能穿的衣服,依旧不足以御寒,张友珍还偏巧不巧地出现了高原反应。汪健伟:“当时呢我看了一下,到检查大厅去的时候,我爱人嘴发紫浑身冷,我一看,这就是高反的表现,这就很麻烦。最后没办法了,我求助当地特警部队的领导,给我们解决了四件御寒衣服、手套还有食品、药品红景天。”  还有正在三十里营地拉练的一群士兵,一看到他们这对骑行的老两口,不仅纷纷竖起了大拇指,还争相送吃的给他们……  这一切,连同美景一起,都将永远铭刻在他们的记忆中。  张友珍告诉记者,因为晕车的问题,年轻时没去过几个地方,她怎么也没想到,退休以后,自己居然能成为一个跑遍全国的人。尤其是2016年,他们还以骑行的方式踏出了国门,去了泰国等地,放在以前,这更是让她想都不敢想。张友珍:“说真的,最近这几年他退休了以后,一直带我出去玩,他也挺辛苦,为了我。出去玩一方面是看看祖国的大好山河,另一方面是锻炼了身体。原来我在家里呆着总觉得身体这不舒服那不舒服,通过出去玩,觉得也考验了自己的身体,觉得还行。”  在汪健伟和张友珍看来,还有太多旅程值得开启,还有太多未来值得期待,他们还将一次又一次地出发,在路上体验人生的美好、幸福和浪漫。  记者: 李扬
上一篇:市交通运输局:抢抓机遇 全力推进市域综合交通 下一篇:宝鸡文理学院通知:学生自5月8日起分期分批返校

热门文章

西安文章

延安文章

宝鸡文章

咸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