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行查处吉林省分行两起大案总案值近4亿元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1:50:22

中集能否保持高增长业绩呢?股民黄小姐为此很担心。她说:“集装箱就是几块钢板和木板钉成的,能有多大的技术含量呢?现在很赚钱,真是担心花无百日红。”记者林兰

昨天下午,记者就投资者对中集业绩的疑问,找到公司证券事务代表王心九,王心九详细解答了焦点问题。

针对公司应收账款高达5.9亿美元,有无风险的问题。王心九说,这是投资者不了解我们的业务操作和行业特性造成的。中集生产规模相当大,应收账款和生产规模同步增长,是正常的。

公司按订单生产,应收账款的回收期一般是90天。另外,应收账款不存在收不回来的问题,风险很小,投资者看以前年度的应收账情况就会比较清楚。我们的客户一般是全球性的船务、金融租赁公司,比如马士基等,信誉好,这几年船务公司的业务翻了几倍,不会有坏账风险。

针对公司毛利率超过同行10%,是不是虚增利润的质疑。王心九回答,公司集装箱的销售价格和成本是完全真实和正常的。2002年,集装箱价格在历史最低谷,随后就一路上扬。去年1季度,钢价开始上涨,今年钢价还在向上提。但是集装箱需求非常旺盛,需求绝对量也在上升。公司保持较高的毛利水平有两个原因:一是公司占有50%以上的市场份额,有能力将钢价等成本上升因素向下转移;二是公司管理能力强,能消化部分成本上升因素。今年,公司基本能保持比较高的毛利率。

针对公司业绩花无百日红的担心,王心九说,集装箱也不是钢板和木板钉成的那么简单,需要一定的技术水平和生产条件,才能满足国际大客户的质量要求。特种箱的技术要求也是比较高的。

公司总裁麦伯良在2004年度业绩说明会上提到,今年集装箱的销量有望增长,价格将保持在较高水平,目前集装箱订单饱满。预计2005年的业绩不会比2004年差。

中集集团于1994年4月8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当初以存单抽签方式发行,发行价为8.5元,同年7月28日,股价最低下探到6.01元,跌破了当初的发行价。这也是中集集团迄今为止的历史最低价。

2005年3月14日,中集集团的A股价格达到了历史最高,如果以复权后的价格计算,最高达到233.62元。按此计算,11年时间里,中集集团的股价最大涨幅为3887.19%,足足涨了38倍多。

分析年度统计可以发现,从1994年开始到2004年结束的11年里,中集集团的股价分别在1998年、2001年和2002年出现下跌,其余年份全部上涨,涨幅最大的是1996年,上涨幅度为97.81%,其次是刚刚过去的2004年,涨幅为80.99%。

截至昨日,股价11年内上涨38倍以上,而且股价还屹立不倒的上市公司,搜遍沪深股市近1400只个股,唯中集集团一家。

中集集团2004年业绩可以用三个“高”字来概括,高收入、高利润、高分配的三高集中体。

中集每股收益达到了2.37元,是沪深股市每股收益最高的公司;主营收入265亿元,净利润23亿元,三项指标平均增幅达到了153%。其中,净利润增长幅度更是2.49倍。

在利润分配上,中集同样是极高的配制,推出了10转增10股派5元的预案。就中集高比例股本扩张来讲,投资者还是有必要加以留意。中集集团在前三年行业景气时,股本一直保持缓步扩张态势。如今大比例送股,每股收益肯定会被摊薄。分析人士认为,中集加快股本扩张步伐与目前相对较高的股价有关系。林兰

中集集团的股价是否和业绩同步增长呢?我们进一步统计了公司在这11年里的净利润增长率和主业利润增长率的情况,并和股价表现进行对比。

从净利润增长率情况看,基本上和股价年度涨幅同步。如果从主业增长率情况比较,则和股价表现出现较多背离,例如主业利润增长率最大的1998年,股价反而下跌12.79%,而在主业利润下滑18.26%的1996年,股价反而大涨97.81%。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在2004年公司的主业利润增长率虽然高达139.40%,并未能够超越1998年272.33%的增长顶峰。可以看出,中集集团主业增长早已见顶。记者李东升

2004年底,赴任不久的王晓初给中国电信定下了由传统固网运营商向综合信息服务商转变的大方向。2005年,中国电信首先从技术上开始了整体转型,而10亿元只是最低限度的资金投入,预计这一过程将花费5至15年的时间。

3月23-25日的NGN论坛上,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院长赵惠玲披露,正在建设中的中国电信第二张骨干网(CN2)将于2005年内完成,这是一张覆盖全国的全新IP承载网,参与厂商包括思科、Juniper、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和华为四家。CN2支持Ipv6并将承担未来的3G、NGN、IPTV等业务的数据承载,而中国电信现有的163IP网,则作为普通互联网数据业务的承载网络与之继续共存。

有关CN2的投资规模,中国电信方面一直不愿公开。据参与此项目的华为核心网产品线总工任少军估算,由于CN2较多利用了原有光纤网,因此资金主要投在了路由器建设上,“总额应该不超过重10亿元”。思科亚太区NGN首席技术顾问殷康也同意这个估算。中国电信方面虽然对此金额未予正面答复,但表示目前的确有不少网络资源是处于闲置状态。

对于现有电话网络,中国电信通过软交换技术予以保留和改进。从2002年开始,中国电信在上海、广州、深圳等5个城市进行了软交换试验,其意义在于将现有网络通过媒体网关接入到IP网上,从而保留利用现有资源,实现平滑过渡。

按照中国电信的计划,2005年软交换将开始规模商用,长途网和北方地区则停止使用电路交换机,这就意味着上述地区新建网络将直接上马IP网。

据相关设备厂商透露,单个城市进行软交换建设的成本在千万元级,如果将整个网络全部更新则超过100亿元。但中国电信方面表示,目前还不会全部上马软交换,而是采取逐步替换的方式,“但最终的目标是将所有业务都融合到一张IP网上来”。

与此相应的,主流设备商方面也在减少交换机的产量,把更多精力投向软交换产品。华为等几家厂商均预测,随着固网运营商启动转型,2005年这块市场会有较大的增长。以中国电信为例,2亿多固网用户中即使只有1/3进行软交换改造,其市场规模也十分可观。

在移动和IP电话的双重挤压下,中国电信和全球所有固网运营商一样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如果不计算小灵通部分,中国电信固话业务在2004年第一季度首度出现了收入负增长,长途业务也有一半被IP电话取代。

宽带方面,到2003年底,中国电信的省级干线数据带宽已经是话音的4.3倍,数据业务增长是2000年的260%,但数据业务的收入仍然只占到全部收入的15%。

在尚未拿到移动牌照情况下,宽带成为中国电信看好的增长点,家庭网关、IPTV都被列为重要业务。而按照当时的网络架构,每推一种新业务就得搭建一张网,配备一群人员来运营维护,不管赚钱与否,成本先增加了。2004年,中国电信已经有大大小小超过17个网络,每个网都有一批人在做,资源利用率却始终不高。

很自然地,中国电信想到了NGN,将所有的电信业务都通过一张IP承载网来实现,固网和移动都可以通过软交换接入到IP网络上,而运营商则可以进行统一的控制,实现多个业务网的融合。

基于这种网络结构可以节约40%的运营和维护成本,新业务开发周期则缩短到1/10。用赵惠玲的话来说,NGN并非一种全新的技术,而是为运营商提供了更低成本和更高效率的网络架构,在这个平台上运营商可以尝试各种业务。

通过三年多的技术试验,中国电信发现原有的163网络并不足以承担起这样的业务要求,因此在2004年中国电信决定再建一张IP承载网,这就是正在进行中的CN2。虽然理论界对于NGN还有种种不同看法,但韦乐平希望2005年就能彻底解决承载网的问题,因为“中国电信已经等不起了”。

3月23日,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遗憾的是,关于合作的具体内容在公开信息中被刻意省略了,这应该是双方有意为之,但也因此给业界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来自设备商的意见认为,固网运营商今后会更加关注对跨网络终端的发展,比如海外已经商用的WLAN(无线宽带)手机,非常适合企业大客户的需求,特别是在中国电信还未拿到移动牌照的情况下,WLAN手机非常有吸引力。如果能取得中国移动的合作推出WLAN和移动网络的双模手机,那么市场前景则会更加可观。

从目前已经商用的例子来看,中国电信将可视电话、视频会议、网络电话、固话彩铃等作为主要业务,其中最受关注的是网络电话。

近期被各方看好的IPTV(网络电视)业务也是中国电信未来发展的重点之一。中国电信已经在上海和广东进行了一年多的技术试验,韦乐平称2005年还将扩大IPTV的试验规模。此外,2004年中国电信已经与机顶盒主要厂商——长虹签订了合作协议。

本报记者近日获知,央行行长助理胡晓炼将出任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她将接替已就任建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的央行副行长兼国家外管局局长郭树清。

在担任行长助理前,胡晓炼曾担任国家外管局副局长。这是她在7个月后重回外管局。

在胡晓炼接掌国家外管局之后,也许最大的悬念是,在保持国际收支平衡的大背景下,如何应对境外热钱流入中国豪赌人民币升值?

3月17日,央行副行长兼国家外管局局长郭树清被任命为建行党委书记的消息公布后,曾有传言说,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将兼任外管局局长,理由是1997年吴晓灵曾经担任过外管局局长,具有外汇管理经验。

但是经多方证实,外管局局长将由胡晓炼接任。知情人士向记者分析,吴晓灵现在是央行排名第一的副行长,主管央行最重要的货币政策工作,根本不可能抽身于外汇管理工作;而行长助理胡晓炼是惟一一位出身外管局的央行领导,具有丰富的外汇管理经验,由她重返外管局担任局长顺理成章。

胡晓炼是央行研究生部的首批学生。研究生毕业之后,她一直在外管局工作,先后任职于国家外管局政策研究室、政策法规司和储备管理司。2001年3月,她升任国家外管局副局长。2004年8月,她与刘士余、易纲同时被任命为央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

在过去两年中,外管局一直处于漩涡中心。2003年9月、2004年4月和2004年10月,外管局新闻发言人曾先后三次就人民币汇率问题进行表态。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由于人民币汇率问题事关国内的就业情况和国际贸易状况,已是事关中国经济全局的重大事宜,需要最高决策层进行最终决策。但是,参与制定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的方案肯定是外管局的工作。

今年两会的记者招待会上,温家宝总理在谈到人民币升值和汇率机制改革的问题时曾明确表示:“这项工作我们正在制定方案,何时出台、采取什么方案,可能是一个出其不意的事情。”

可以肯定,胡晓炼就任外管局局长之后,将在该方案的制定中扮演重要角色。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在“何时出台、采取什么方案”揭晓之前,外管局很可能需要不时地就汇率问题进行类似的表态。

“实行以市场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的汇率制度”,是中国汇率改革的既定目标。

胡晓炼也将继续扮演这一系列变化推动者的角色。不过,国家外管局曾经申明的以下原则将会延续。这包括:

——改革的进程是一项系统工程,必须稳步推进,不会一蹴而就,也没有具体的时间表;

——完善汇率机制的核心是提高汇率形成的市场化程度,增加汇率弹性,而不是简单地调整汇率水平。因此,不可能采取一次性重估人民币汇率的不明智做法;

——完善汇率机制必然会充分考虑中国社会、经济的承受能力,避免汇率大幅波动。

根据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王自力教授的计算,2004年,中国外汇储备从4032亿美元增加到6099亿美元,在2067亿美元的新增外汇储备中,贸易顺差320亿美元,外商直接投资606亿美元,新增外债350亿美元,余下的797亿美元扣除正常的非贸易及个人往来200亿美元,约600亿美元即是“热钱”。

2003年,中国的外汇储备新增了1168亿美元,美国托雷多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张欣教授估计,这1168亿美元中有750亿是热钱。至于过去几年通过地下钱庄等非法通道流入境内的海外资金,已经很难计算。

由此估计,进入中国市场的境外热钱至少超过1300亿美元,这笔巨额游资进入哪个领域,势必造成该领域的过热。房地产市场就是一例。

业内人士认为,如何完善外汇管理政策,堵塞管理漏洞,填补监管真空,同时堵住通过地下钱庄等非法渠道的境外资金流入,事关整个宏观调控的成效,这是外管局面临的一大挑战。

在如何保持国际收支平衡的大背景下,胡晓炼所要面对的难题还不止于此。

在过去两年,国家外汇储备增加了3250亿美元。央行必须通过外汇公开市场操作,用投放基础货币的方式来购买这些新增外汇储备。两年来,央行全部公开市场操作净投放基础货币18173亿元,其中去年净投放9408亿元。

张欣认为,去年的通货膨胀与外汇占款大量增加而导致基础货币投放大量增加有关。

在通货膨胀压力尚未减轻的时候,如何通过改变结售汇方式等多种手段,减轻外汇储备的急剧增加,从而减轻通货膨胀的压力,也是胡晓炼面临的一大挑战。

过去三年来,美元相对于其它主要货币已经贬值38%以上,据业内人士介绍,中国外汇储备的组合中仍然以美元资产为主,随着美元的贬值,中国外汇储备也相对贬值。在日前举办的“中国发展论坛”上,摩根斯坦利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预计:如果美元进一步贬值,中国当前的总体外汇储备组合会造成相当于中国GDP3%的损失。

如何为继续增加的外汇储备获取稳定的投资收益,这是摆在胡晓炼面前的又一大挑战。

晨报讯(记者王大鹏)模拟月球车的巡逻车、自动指挥的交警机器人、能用科学手段为2008年奥运会选取运动员的分析系统……昨天,144项青少年科技创新作品亮相第25届北京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决赛。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