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少女为情为钱枪杀父母 家人希望其终生监禁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3:02:52

“他们主要采用了国际上发达国家常用的BT(Build-Transfer)模式,即先建设后移交。”郑州市某建筑监理公司的一位工程师对记者说,“BT模式由BOT模式(建设-经营-移交)变换而来,指承建方以全部垫资的方式来建设一个项目,项目验收完成后转交给项目业主,由项目业主通过分期付款的方式来偿还项目基金。”

这种说法,记者在河南安阳得到了印证。按照太平洋建设集团与安阳市签订的协议,双方将以75%∶25%的比例承担安阳市彰德路和文昌大道的前期投入资金,待明年初这两条道路改造完成后,安阳市针对太平洋建设集团前期垫付的8367万元,分4年还完。同期,还要参照银行同期利率支付垫资利息。有关方面称,这样做的好处是“体现了双赢”:太平洋建设集团通过先建设后移交的方式,获得了固定的投资回报;而地方政府,则“缓解了城市建设资金不足的压力”。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自2002年以来,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全国基础建设项目纷纷上马。一时间,建设新城区、改造老城区,成为各地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但是,随着国家宏观调控的加强、银行紧缩信贷,政府在基建项目启动上的财力匮乏也日渐凸现。在这种情况下,严介和的“BT模式”,对于各个急需城建资金的都市而言,就成了一场“及时雨”。而严介和本人,也因此成为一些地方政府追捧的“座上宾”。

“很多事情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这个账如果算明白了,大家会觉得有诱惑力,但是恰恰这个简单的账多少万人都没有算明白!他也算不明白,所以让他先垫钱,他不愿意干。”

严介曾对此和解释说,其原因在于自己开出的条件绝对是优惠的,以至于政府非选择他们不可,“造价往往比同行节省成本5%以上,即使如此,利润依然在10%以上”,“根本没有人能同我们竞争,没人竞争当然也就不必公开招标了”。

有这样的“底子”,严介和也自然敢说出这样的话:“太平洋现在不参加投标了,风险太大,霸王条款,搞不好就亏损。我们现在有‘资本’跟政府谈判,做短期BT项目,这样下来赚的钱不得了!”、“太平洋经济说白了就是谈判经济。谈判的效益占75%,也就是75%的效益出在谈判桌上!几十万人辛苦的劳动也就创效益的25%”、“我们太平洋只愿意在‘零招标’、‘零竞争’的情况下从地方政府手中拿到订单”……

这是不是一种张狂?没有人知道,但在业内,由于严介和敢于和善于同政府打交道,故“严大嘴”的称号不胫而走,而事实上,他对外界也从不避讳自己的观点和言论。

严介和的创业神话发端于1987年。当时,“一直都是视金钱如粪土”的他因为超生被处罚款,“开始认识到财富的重要性”。又因为“教师”这个“铁饭碗也端不成了”,遂“下海”谋生。1996年,他通过“BT”模式操盘江苏省宿迁市市府大道,赚取了“第一桶金”。不久,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由严介和担纲主导,“新鲜出炉”,并先后参与多项国家、省重点工程项目建设,几年间迅速膨胀。2002年,其触角伸向全国,相继并购17家国有大中型企业,总资产达到60亿元,成员企业发展到46家。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成长过程中的严介和有没有“丑陋”的一面?

“我们(可以)挑战全国的纪律检察部门。我是江苏省的特约检察员,全省的检察长都认识我,说不出太平洋一丝一毫的不光彩。”严介和毫不掩饰对自己的欣赏,“我没有失去过一秒钟的自由,没有哪个部门找我谈过话。”

“我们是属于给政府挣面子的那种。”严介和说,最关键是他的BT模式“清官喜欢,贪官也喜欢”,“贪官并不是每一个都需要送钱,有的需要业绩。”

“2010年,太平洋集团营业年收入600个亿,纳税30个亿,再重组20家国有大中型企业,打造5家上市公司,整合5大产业;创造10万个就业岗位,吸纳万名高素质人才,塑造100个亿万富豪、1000个千万富翁、10000个百万富商……”

这样的目标,被严郑重列进公司发展规划。不过,现实的格局却是鲜活而多元。

在故土江苏,严介和正经历由“大红”到“大落”的心理起伏:今年10月中旬胡润百富榜刚刚公布,太平洋建设集团重组吉林省150亿元国有资产的项目就被该省国资委一纸公告叫停。随后,该集团收购景德镇6家国企的计划也停滞下来。

“做工程的,总是会被认为是包工头,口袋里钱多多,脑袋空空。”采访中,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严介和最初收购国有企业,其“动机”纯粹是为了洗去太平洋建设的“泥土气”。

“我们重组国企只是为了支援国家的光彩事业,不是资本玩家。”12月5日,严介和现身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讲坛,“如果我把钱看得很重,当初我们会和国际基金联手做一些大企业,而不是眼光放在一些亏损和没人要的企业。”

为了表现自己的这种“责任感”,严介和最近还放言,要在2008年退休后创办一所商学院。因为他发现“什么哈佛、MBA、EMBA之类的教育都是失败的,培养的是一群蠢才,做企业一点儿用也没有”。“我想把我多年总结的做中国企业的经验讲出来,这是又一次的挑战。”他说,“我要做中国企业家的教练员。”

在严介和张扬自己的同时,关注他的人也不禁嘀咕:严介和会不会犯下“冒进”错误,变成又一个德隆或格林柯尔?—或许,一切答案都需要时间的检验。

12月15日晚,西安市周至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在查办一起案件时,发现该县终南镇个别干部在镇政府大院里赌博后进行查处。未料到,终南镇镇长、党委书记、副书记和镇武装部长、司法所所长等人百般阻挠民警执法。30多名镇干部围攻、辱骂民警,强行给民警照相,强行索回赌资4460元,并将一位民警证件收走,4名参赌人员安然离开现场。

12月15日19时许,周至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三中队办公室电话铃声响起,一位线人向中队长朱利斌报告,网上通缉逃犯张建周(终南镇信用社工作人员)在镇政府附近露面。接到举报后,中队长朱利斌迅速将这一情况向经侦大队大队长王俊祥进行了汇报。王指示:“迅速带人赶赴现场抓捕逃犯!”朱利斌和值班民警王创元带领该大队4名司机驾车急赴终南镇。为了不暴露目标,朱利斌、王创元和4名司机均着便装,他们还特意驾驶了一辆地方牌照的面包车。

终南镇位于周至县城东面约15公里处。经侦大队人员驾车来到这里时,时间已近20时许。朱利斌安排1名人员去终南镇派出所联系,请求该所给予必要的协助。其余5人则进到镇政府大院里侦查。这时,朱利斌听到镇政府大院东边的一座楼上传出麻将声,随即带领王创元等人进到楼中。拍开二楼的一间房屋虚掩的门,他们看到4名男子正在打麻将,旁边还有1名男子在围观。麻将桌上摆有现金。经询问,这4人均是该镇镇政府干部,承认他们在赌博,并交出赌资4460元。之后,这4人分别在“赌博清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20:05,当经侦人员准备将4名参赌干部带离现场时,一名40多岁,身穿黑色棉衣、手拿一个不锈钢水杯的男子进到屋中,坐在麻将桌旁的椅子上,其身后还跟过来了四五名男子。首先查看了朱利斌的证件,随后说:经侦大队民警无权查赌。人不能带走,钱要退还,“赌博清单”必须交出来。否则,谁也别想离开现场。

朱利斌回忆说,这名男子还放话说,从1980年起,就没有人敢进镇政府大院抓赌。如果今天硬要抓,镇上干部要是把民警咋样了,他就管不了了。

据朱讲,该男子在说这番话时,旁边有人介绍,此人是终南镇宋镇长。事后,知道宋镇长名叫宋群昌。

据朱利斌回忆,他未答应宋镇长的要求,并将这一情况向大队长王俊祥汇报。王指示:“钱不能退、清单不能给、参赌人员不能放!”这样,宋镇长气冲冲地离开了现场。此后终南镇政府大院铃声大作,随着铃响,30多名镇干部来到现场,镇政府大铁门也被门房值班人员关闭并上了锁。过了次日零时,经侦人员离开现场,此时他们被困镇政府大院已有4个多小时。接到被困消息奉值班局长之命,随后赶赴现场的周至县公安局治安大队人员当晚则只能翻大门进入。当周至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法制科人员来到镇政府大门口时,铃声又响了一次。治安大队人员翻门进入镇政府大院里协调时,有人高喊“关灯!把人放倒!”铃声第三次响起。房里的灯果然灭了,有人踹门,被困房中的民警没有开门。

周至县经侦大队司机刘超亮讲,宋镇长离开现场后,随后终南镇党委副书记庞金锋将中队长朱利斌叫到另一间房屋说,终南镇情况比较复杂,今晚干部情绪又比较激动,不还赌资弄不好会酿出重大冲突。无奈,朱队长被迫答应退还赌资。庞将4460元分开,数清,一一退还了4名参赌干部。这时,自称是终南镇司法所所长的一名男子,带了一伙人来到屋中,声称要给经侦大队人员做笔录,一名身穿灰上衣、歇顶的男子开始用数码相机给经侦人员一一照相。这伙人还不断叫喊:“态度放好!”、“姿势站正”。一位自称是武装部长的男子则口口声声指责民警为啥不抓杀人犯,要来抓赌,是闲的没事干。围在现场的干部这个一句、那个一句辱骂查赌民警是狗等等。

朱利斌告诉记者,就在他与庞副书记“谈判”的一个多小时中,一位姓马的镇政府干部进来大声对他和另外4人骂道:“滚!”并把他们往外赶。现场围观的一二十名镇政府干部推推搡搡,将他们推出门外。这样,他们跟着庞副书记来到镇政府南楼一层的一间办公室里。4名参赌干部由此脱离了民警控制。这时,终南镇党委书记武某来到这间办公室中,要求朱利斌出示证件,朱将《警官证》递给武,武顺手将《警官证》装进自己的衣袋中,并要求经侦人员交出“赌博清单”。朱拒绝,武扬长而去。

民警王创元对记者讲,就在他们被围困中,停在镇政府大门外的经侦大队的面包车4个轮胎的气被人放掉,面包车出现多处被砸和被划破痕迹。另外,他们还在镇政府门房发现三根1.5米长左右的可疑木杠。据说这3个木杠是镇政府与经侦人员发生“冲突”后,有人砍树,临时准备的。

周至县公安局治安大队两名负责人告诉记者,12月16日上午,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给涉嫌参赌的4人发了传唤证,当时镇上的庞副书记在传唤书上签了字,表示要积极配合治安大队,第二天上午10时前将4人带到终南派出所。可是17日上午他们到了派出所却没有见到这4个人,和庞副书记联系后庞说当天是周六,4人有的休假,有的下乡,他们未到派出所对面的终南镇政府,镇政府只有一个看大门的人,没有见到一个镇上干部。另据记者了解,被镇上武书记收走的民警证件已由终南派出所于16日上午交还给民警。

周至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郭大队长昨日告诉记者,当晚在镇政府参赌的4个人身份已经查明。昨日4人已到案,但其中一人名字有假,赌博清单上第二人“王小雷”系该镇企业办主任,真实姓名叫王克俭。治安大队负责人表示,他们正在对4名镇政府人员涉嫌参赌事件进行调查核实,一旦查明,将严格按有关法律规定进行处理。

周至县公安局局长李勇对记者说,15日晚发生的镇政府干部围攻民警一事,媒体报道后他已向西安市公安局领导作了汇报,目前县公安局已经以“妨碍执行公务”对此立案,由县公安局法制科、治安大队和终南派出所组成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如果围攻民警、阻挠执法事实成立,不管涉及到谁,该追究相关责任的一定要追究。李局长还说,今年以来周至县也出现几次暴力抗法、打伤民警的事件,有一位民警的鼻梁骨被打断。李局长希望媒体伸张正义,为公安民警撑腰,为改善执法环境多作呼吁。(文/本报记者赵福生凌剑)

本报讯(记者文创)姐姐被已婚的前男友骚扰打伤,流血不止,但不被允许上医院。妹妹为了能够让姐姐尽快得到救治,答应了姐姐前男友的羞辱条件:与其发生性关系。近日,渝北区法院以强奸罪,判处该男子有期徒刑5年。

龙溪镇男子韩某与女子王某曾经谈过一段时间恋爱,但自从韩某结婚后,王某就果断终止了这段感情。这让已婚的韩某倒觉不“爽”,韩很想做到“家中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他依然对王某“扭倒费”,并不时光顾其“住处”,而王某则一再忍让。

今年7月13日凌晨4时许,喝得醉醺醺的韩某来到龙溪镇武陵路王某的租赁房内,发现屋内有一男子,一问才晓得是王某新交的男友。他与王某发生争吵,并要王某的男友滚。韩气急败坏,抓起一个葡萄酒瓶砸向王某。王鼻梁、左耳被玻璃渣划伤流血不止。王的男友见此情景,只好走了。

王某吓得不轻,想去医院,但韩不准她出门半步。王某的妹妹青青(化名)见姐姐惨状,请求韩送姐姐到医院去。韩竟提出:王必须把身上所有衣服脱光才准去医院,但王坚决拒绝。

这时,韩色迷迷地盯着青青,威胁她与其发生性关系,否则就不送她姐姐去医院。青青迫于韩的淫威,与韩口头达成协议:韩先送姐姐去医院包扎后,再与他发生性关系。

韩某、青青陪王某到医院做完手术后,韩强行将青青从医院带回王某的租赁屋,要青青兑现承诺。青青因害怕韩再次对姐姐施暴,迫于无奈只好屈从,韩某还让王在一旁观看,但王没进去屋,只能焦躁不安地在卧室外徘徊,不知如何是好。

恰此时,与王某合租的许某与女友一道回家。王看到了救星问:韩正在卧室强奸她妹妹,该怎么办?许敲门,韩光着上身开了门,青青则上身赤裸坐在床边。得到许某的支持,王某报警。半小时后,民警赶来将韩捉获。

渝北区法院审理认为,韩采取不准受伤者治伤的手段,迫使青青与其发生性行为,虽没采取暴力手段,但从精神上违背了妇女意志,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于是判处韩有期徒刑5年。

成都土桥街道办涧槽社区发生一起血案———年轻漂亮的暂住户钟丽被人残忍杀害。昨日上午,钟丽的弟弟和房东一道撬开铁锁打开房门,人们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与尸体为邻已近一周了。

钟丽暂住在涧槽社区周某家二楼上,二楼楼道右边三间房子分别暂住着3户人家,3户人共用一个客厅和一个厨房;楼道左边还有数间房子,每间房同样暂住着一户人家。钟丽那间房位于楼道右边最外一间。据邻居介绍,钟是威远人,今年30岁,因与丈夫张某感情不和,一年前孤身来成都。钟丽曾开了家理发店,生意颇为红火。一个月前,理发店房东提出涨租金,钟丽一气之下便停租休业。此前,钟丽认识了何某,两人很快同居。几天前,邻居们发现钟丽与何某一同消失了,由于钟丽的房门一直锁着,大家都以为她有事外出了。

昨日上午,钟丽的弟弟喘着粗气跑到钟丽房门前,敲了半天门毫无动静。他说钟丽的手机几天前便无人应答了,何某的手机又处于关闭状态,遂怀疑两人出事了。钟丽的弟弟找人撬开房门,眼前一切不由让人倒吸了口冷气:钟丽床上满是血迹,她裹着染血的棉被躺在地上,身上多处伤痕,估计几天前就被人杀害了。

据附近居民介绍,钟丽长得十分俊俏,又乐于助人,和邻里关系处得相当融洽。钟丽与何某经常出双入对,是一对让人羡慕的“夫妻”。钟丽被杀把邻居们彻底吓蒙了,其他住户纷纷搬家。

本报讯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18日报道,一名叫做黛尔·皮尔的澳大利亚女画家最近抛掉画笔,改用自己的乳房当画笔作画,据悉,黛尔这种独辟蹊径的画作卖得非常之好。据黛尔称,“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浏览互联网时看到一个女人用乳房作画的故事,从那以后,我开始抛弃画笔,改用乳房作画。”

那么,黛尔用乳房作画到底画的什么东西呢?黛尔说:“它们更像是抽象派的花朵。但我最近画的一幅画,人们说像从太空中看到的地球。我的儿子给这幅画起了个名字《地震》。”据黛尔称,除了画中的每一抹油彩外,甚至连画上的签名,都是她用自己的乳房签下的。台文

马建华本人是一名身患重症的刑满释放人员。医生说,如果他的肺部一旦感染,很可能走不下手术台,他这是在用生命换回自己和儿子的尊严!

曾经的“浪子”,为了“让14岁的儿子为他的爸爸自豪一次!”也为了给儿子提供更好的庇护和尊严,身染重病的马建华作出了让人深感震撼和同情的壮举———捐肾。昨(18)日15时50分,飞机轰鸣着,告别成都,向福州方向起飞,去兑现承诺。马建华的位置处恰好有一个窗子,他把脸靠在窗子上,看成都的土地,看成都的楼房,眼中泛起了泪光……

“别开车!等一等……”昨日下午2时,马建华正准备上车赶去机场时,一辆飞驰而来的出租车突然来了个紧急刹车拦在路中央,从车上跳下4名学生。一见到马建华,杨飞就跑上前去紧紧握住马建华的手:“我们是四川大学的志愿者,在《天府早报》上看到你‘诀别成都’,今天是特地来给你送行的。”

话音落地,一名女同学就把一束火红的玫瑰送到马建华面前,“这里面总共有7支玫瑰,花语代表‘幸运之神’。”这位名叫周小琴的女生诚挚地告诉马建华,“不管你过去做了什么坏事,但今天,你的行为值得我们大家尊重!我们希望你不仅能达成心愿,更希望你平安回来!”

这次福州之行,马建华14岁的儿子马小涛(化名)将陪同父亲一同前往,在去机场的路上,小涛始终低着头,沉默着,看着大口喘气的父亲,嘴唇动了一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当面对记者的镜头时,小涛却忍不住流下眼泪:“10多年来,父亲在我心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印象,即使有印象,也是一个坏人的烙印。

小涛说,一直以来,他都觉得有没有这个“坏人”父亲无所谓。在他幼小的心里,父亲曾经犯过的罪过始终难以释怀。直到昨天下午,小涛哭了:“我一定要陪着他一起去做捐肾手术,我害怕他可能……我希望他顺顺利利做完手术,好好下手术台。”说完这些本想对父亲说却不知如何开口的话,小涛已是泣不成声。

15时20分,提醒尽快登机的广播再次响起,马建华回到登机口,高高举起双手挥别众人,挥别成都……

“旅客朋友们,你们好!在这里,我要特别跟你们介绍本次航班的一位客人,”乘务长李岚岚的声音在广播中响起,“在你们正在阅读的《天府早报》上,就登载着这位马建华先生的故事,他曾经是一个浪子,现在回头了,他要飞到福州去,为一个陌生人捐肾……”

马建华的故事,用乘务长电台情感节目主持人一样的声音介绍出来,更加让人感动。“让我们一起,给这位马建华先生鼓掌吧,祝他手术顺利,平安回到成都!”在李岚岚的提议下,哗啦哗啦,乘客们的掌声从机头响到机尾。

一个中年男乘客从机尾小跑上来,把500元钱塞到马建华的手里;马建华旁边的一位女乘客也把100元送到马建华手里;又一个男乘客,把100元摁在马建华的掌心。当这一切发生时,全飞机里都响着掌声……

飞机继续在天空飞翔,当所有的人都处于休息状态后,马建华把他的脸贴在窗子上,看外面的茫茫云海。他视力只有0.03,但他似乎在把自己的眼睛当作摄像机,要把自己的行程拍下来。云在飞机外面涌动,马建华看着看着,他的眼睛变得湿润。泪水在眼镜片上流过,他掏出纸巾,擦拭着镜片上的泪痕。

儿子马小涛坐在旁边的座位上,这个14岁的少年看见了父亲的举动,父亲,是在12月8日做了捐肾公证书那天才改口的,以前,马小涛一直都只对父亲直呼其名———马建华。他看见父亲擦眼睛的动作,他把自己的左手从座位上移过去,把手掌覆盖在父亲手背上,拍着,轻到没有声音……

马建华似乎有点疲倦,他把头靠在座位靠背上,眯着眼睛,最后入睡。儿子马小涛把父亲头顶上的灯摁熄,然后,默默看着父亲的头颅。父亲在睡眠中,把头偏过来偏过来,靠在儿子的肩膀上……

马小涛转而看着父亲的脸,尽量不动作,他害怕弄醒父亲。座位前的小板上正搁着一张本报昨日的报道,报纸图片上,马建华对着家所在的曹家巷深深鞠躬。马小涛把自己头上的等摁亮,用肩膀支着父亲,尽量保持身体不动,伸长脖子,去读报纸上的报道。黄色的灯光照在这个少年的脸上,这一瞬间,他的眉头拧在一处,神情变得严肃,没有平日里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那种嘲笑的表情……

傍晚7时,飞机在福州市长乐机场降落。受捐者倪锡恒已经到达,正在机场接机大厅等待马建华。“他到了?”马建华的脸上有了笑容,对本报记者说:“你们说我是在帮助他,其实是他在帮我。我这臭名声,有他才干净点!”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