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家公司发布业绩预告 9家预喜8家预减8家预亏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47:24

此前有媒体报道,单采浆献血员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数,仅河南一省可能就有几十万。近两年,全国进行了大规模的艾滋病重点人群的筛查。河南全省共筛查了二十八万例献血人员,查出两万多感染者,数字比媒体报道和人们想象的数字要低得多。

吴尊友称,这主要得益于近年来国家对采供血严格管理。一九九五年,卫生部决定关闭所有的采浆站,次年恢复采浆后,国家投入几十亿元用于改善采浆的硬件设备。从此,医疗场所经过血液传播艾滋病病毒的情况,基本得到控制。一九九八年《献血法》出台后,采供血管理得到进一步加强。

吴尊友指出,评估数字之所以会比原先估计的低,主要是因为艾滋病刚开始在中国出现的时候,被媒体广泛报道的都是流行较严重的地区,以这些地区传染率来推算一个省或全国的感染数,得出数字自然就会偏高。“这次进行的是全面筛查,不管流行重的地方还是轻的地方,全部查一遍。如果只查严重地区的感染率,得出的数字带有很大的片面性。”

有人猜测,会不会有很多感染者已经死亡才导致这次评估数字降低?对此,吴尊友认为,确实有一部分感染者死亡了,但死亡数字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高。因为艾滋病病毒的潜伏期很长,平均八到十年才会发病。从二00二年开始,国家对艾滋病感染者进行免费抗病毒的药物治疗,很大程度上控制了死亡人数。所以,绝不是死亡人数造成的评估数字下降。

吴尊友披露,这次的评估调查工作非常认真扎实。河南的筛查做完后,卫生部专门派出专家组进行调研,检查数字的准确和可靠性。专家组核查了所有的原始材料,包括筛查人数,标本采集量和化验单数量,然后又深入农村,与卖血人员、病毒感染者、乡村医生以及村里的文书一一进行调查,再通过乡派出所查看户籍,了解死亡人数。经过详细核查后,专家组得出结论:这次大筛查比较客观地反映了目前的疫情状况。

除了大筛查,还有一个科研项目结果佐证了此次评估。这就是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首席专家邵一鸣主持的“中国艾滋病综合研究”。这项在山西进行的流行病学调查的结果,令研究人员感到吃惊,因为疫情确实没有原先想像的那么严重。

吴尊友提醒说,虽然单采浆献血员感染人数比以前想象的低,但通过静脉吸毒和经性途径造成的病毒感染却比以前估计的要更严重。而且这两种途径造成的感染仍在蔓延,感染的地域也在扩大,人群的总感染率在升高,每年有好几万人新发感染艾滋病病毒。

他特别提示,艾滋病在同性恋之间的性传播越来越严重。此次调查中发现的一个新情况是:有的农民工本身不是同性恋者,但由于长期得不到性的满足,也会与同性之间发生性行为,学者称之为“境遇型同性恋”。这一群体一方面会造成同性之间感染,同时也成为异性之间感染的桥梁。(完)

本报讯(记者李欣悦廖卫华)涉嫌在726路公交车上掐死14岁的女乘客晏某,北京巴士公司售票员朱玉琴被检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昨日市一中院证实,此案已由检方移送至法院,但尚未正式立案,法院将在春节后开庭审理此案。

去年10月4日下午4时,清华大学教授晏思贤及妻子带着女儿晏某去西单图书大厦买书。在726路公交车上,巴士公司职工朱玉琴因票务问题与14岁的晏某发生纠纷。据检方指控,朱玉琴在车上殴打晏某致其昏迷。次日7点,晏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经审查,朱玉琴供认了对晏某殴打并致其昏迷的事实,现场目击证人均能证实以上情况。法医尸体检验显示,死者晏某符合受他人外力作用,致使颈椎过屈及颈部被束缚和压迫,造成窒息缺氧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并确认晏某左颞部头皮下片状出血系被钝性外力(如手拳)打击所致。检方认为,朱玉琴伤害他人身体,并造成对方死亡的严重后果,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去年10月4日事发后,北京巴士股份有限公司双层客运分公司总经理及书记表示,会积极处理好善后事宜。双层客运分公司的徐凯经理称,打人的女员工不是该趟车的在岗售票员,事发时其搭车顺路回家。

做男人滋味如何?美国《洛杉矶时报》的专栏作家文森特假扮男人生活了18个月,和女人约会、调戏脱衣舞娘、参加全男班心理治疗小组……后来,谎言越说越多、害怕被发现的恐惧越来越大、两种性别在文森特头脑打架,害得她差点精神分裂,经过治疗后终于摆脱男人阴影。恢复正常的文森特深切体会“男人之苦”,她说:“他们比人们所知道的要艰难得多。”

1月20日,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20/20节目采访时,《洛杉矶时报》专栏作家诺拉赫·文森特说:“这不是一次炒作,可以说这是一场人性实验。”

在女扮男装之前,文森特的生活也很丰富多彩,拥有哲学学位的她在《洛杉矶时报》写专栏,她是个同性恋,和女朋友丽萨一起生活。文森特从小就是个假小子,因为她总是和两个哥哥打闹玩耍,而且她似乎有些演习天分,这可能是遗传自当演员的妈妈。长大后的文森特仍然不像个女人,不仅是外表,在同性伴侣丽萨面前,她简直就像个男人。突然有一天,文森特从一个真人秀节目取得灵感,决定女扮男装一年半。文森特说:“我想真正走进男人圈子,看看他们是怎样与人相处。我想和男人交朋友,想知道男人间的友谊到底是什么个滋味。”

身高1.78米体重155磅的文森特装扮起来是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她剪了个峰鸣寸头、用很紧的运动乳罩束胸,甚至买了一个假阳具戴。文森特还请来著名的化妆师赖安·威廉斯帮忙,威廉斯为她化上了惟妙惟肖的青色须根,看起来就像早上来不及刮胡须。

接下来文森特来到纽约私立艺术名校朱莉娅学院拜师,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掌握好如何说话听起来完全像男人,朱莉娅学院的老师说:“一般情况下,女人说话鼻腔共鸣比较重。”

当所有一切都准备充分——头发、化妆、声音、体型和风度,诺拉赫·文森特变身为奈德·文森特。

文森特的第一个行动是加入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全男班蓝领保龄球队,唯一的问题是:她的保龄球打得很糟糕。但是男士们并没有将“他”赶出球队,文森特说:“真是不可思议,男人们显示出他们的慷慨大度。”文森特和队员们在一起训练了9个月,文森特逐渐地走近他们的私人生活,她发现男人在某些方面很容易互相影响,譬如说脏话和讲笑话。

最后,文森特决定揭开自己女性身份,她很担心不知道队友会有何反应,于是她先试探试探最亲密的朋友吉姆。文森特带上丽萨邀吉姆喝酒,文森特先是含蓄地说自己将要告诉他一个非常震惊的事情,吉姆不在意地回答:“唯一能让我震惊的事情是除非你是个女人,而丽萨是个男人。”文森特哈哈笑着说:“没错,你说对了一半。”

后来,吉姆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所有队员,让文森特吃惊的是大家都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吉姆认为,文森特女扮男装来体验男人生活本身就是对男性误解,“我想她一定以为,男人们凑在一起只会滔滔不绝的谈论女人,或者男人们都是种族主义者,诸如此类,所以她才来这么一招。”对此,文森特表示同意,“的确,他们并不全是这样,他们真心接纳了我这个朋友。男人之间有真正的友谊,他们谈论的话题很多气氛融洽,他们享受男人间真正的友谊。”

为了真正看懂男人的内心世界,文森特决定先揭开“男人狂欢夜”的秘密。文森特和男性朋友去了好些次脱衣舞夜总会,她用“地狱”这个词来形容那些经历,因为身为男人“奈德”的文森特不仅要去调戏那些脱衣舞娘而且还得表现得比男人更男人。

“那里面有很多很多男人,我很仔细地观察了那些男人脸上的表情,那绝对不是对女性的欣赏,他们脸上写的全是欲望,我非常难受,真的。”

虽然作为同性恋者,文森特也喜欢女人,但是在夜总会里一点感觉都没有,她说:“我真切地感受到男人和女人在性方面的不同之处,女人的性必须建筑在精神方面,而男人,那只是欲望。性对于男人只是身体上的功能,是一种需要,是一种强大的动力。也许因为我们女人身体里没有睾丸激素,所以不知道要抵抗这种欲望多么难。”

文森特补充说:“不过,在这个竞技场,掌握权力的是女人。事实上,只要我们说出一个词‘不’,就会粉碎男人。而男人则要四处寻找对象,然后走近这个陌生人,绞尽脑汁想出幽默又有吸引力的搭讪,他们要做的显然比女人要难。”

在酒吧里,文森特也“钓”到了一些女孩,一般文森特会和她们约会一个月后就分手,大多数情况下,文森特通过网络和她们调情。文森特说那些约会真是无趣,作为男人“奈德”她感到沉重的压力,她非常吃惊地发现很多女人对柔弱的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曾经以为最完美的男人应该是男人的外壳而拥有女人的心思。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绝大部分女人想要的是男子气概十足的男人,她们喜欢男人健硕的身材,同时她们又希望他是禁欲主义者。”文森特还毫不留情地批评女人虽然埋怨男性专横,实际上她们在谈话间表现得更咄咄逼人,因而令她变得有点讨厌同性。

除了友谊和性爱,文森特还在很多领域发现男女有很大不同,包括买一辆新车。文森特以本身面貌去买车时,销售员的态度非常轻浮,东扯西聊。而当她以奈德的身份去买车,这个销售员就变得完全公事公办的样子,所介绍的全都是关于车子本身。

最后,文森特决定以参加一个只有男人的治疗小组来结束自己的探险,这个治疗小组的目的是让男人在那里无拘无束地释放自己的感情。

文森特再一次看到男人们与天性的弱点斗争,“他们并不打算暴露自己的弱点,而且也不轻易表现感情,特别是有旁人在的时候,因此他们表现出来的唯一情绪就是——愤怒。而在这个治疗小组,男人们愿意谈到他们的愤怒,特别是对女人的愤怒,有许多男人谈到他们曾有杀死自己老婆的冲动,当然他们并不会真的做,他们在这里说出来只是想释放愤怒。”文森特还注意到作为家中最有力的经济支柱,男人心中有恐惧而且压力很大。

因为文森特并没有特别表现出对女性的不满和愤怒,所以治疗小组的伙伴以为“他”是同性恋,但没有一个人怀疑“他”是个女人。

“要装扮成另外一个人其实压力还挺大的,谎言越说越多,害怕被别人发现的恐惧越来越大,我有些承受不住了。”“当我在治疗小组里听到那些男人在破口大骂女人,我的心都抽痛,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些什么。女人和男人两种性别在我的头脑里打架,到后来,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为了不让自己变成精神分裂,我只有结束实验。”

接受心理治疗后的文森特现在已经恢复正常,她完全摆脱了“奈德”的影响,但是她对男性的感官完全彻底而且永远地改变了。“作男人真不容易,他们有许多女人根本不会碰到的问题,而且很难处理。男人需要女人的同情,需要我们的爱,他们比女人更需要关怀。”文森特解嘲地说,当了18个月的男人后,她非常庆幸自己是个女人,“我还是比较喜欢当女人,当女人好像比较有特权。”(本版编辑尘尘)

各地两会差不多都已在领导换届中画上句号,因为个性官员仇和的升职,江苏省今年两会的“尾声”格外引人注目———媒体、坊间都流行着这样的惊讶:仇和竟然当上副省长了!

2005年,越来越多的个性官员彰显风采,从李金华到潘岳,从薄熙来到张保庆,从王岐山到李宪生……他们以自己的个性,改变了一般官员给百姓留下的雷同、刻板的形象,成为舆论热议的对象。

只有展现自己的个性,并在实践中获得了认同,才是真正的宽容、积极的宽容。仇和的升职,恰恰体现了这种宽容。提升勇于展现自己个性的官员,既是一种认同,更是一种示范。只要执政为民,只要心中装着老百姓的利益,张扬个性一样可以得到晋升,在更宽阔的政治舞台、更大的政治空间中展现抱负。

个性,我将其理解为赤子之心,而不是一种造作和作秀,其蕴含的应该是一种敢于负责和改正错误的政治勇气、大公无私的政治正气和疾恶如仇的政治良心。一个不敢负责的人,一个眼中只有“政绩”的人,一个对丑恶失去敏感的人,是不会轻易表达自己个性的。

人民不仅容忍个性官员,还能为他们提供更广阔的政治舞台,这是政治文明进步的一个表现。曹林

本报讯(记者杨野)身材挺拨,长相英俊的王洋(化名)在重庆、北京模特圈内小有名气。但为追求事业上更大成就,前日,王洋下了很大决心,走进我市某整形美容医院,准备将稍显宽大的下颌缩小,以期获得“重生”。但十万手术费缴上去,却又被医院退回来,原因是他口腔内有一颗小阻生牙,影响了整个手术安全性。

今年刚满25岁的王洋是名英俊的男模,前几年在我市小有名气,三年前到北京发展,进军影视行业,事业做得一帆风顺。但是他本人却对自己的现状仍不满意,他希望能有更大的成就。尽管拥有挺拨的身材,过硬的表演技能,但追求完美的他对于自己的脸却不甚满意。

在年前返乡回渝期间,在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之后,他终于决定拿出积蓄,到整形美容医院将稍显宽大的两腮收窄。在咨询多家医院后,整形方案敲定,先进行下颌骨截骨术、再进行颧弓骨降低术及鼻部综合整形等。一系列手术方案约需花费近十万元。

22日,王洋带着十万元走进了位于上清寺的某整形美容医院,该院专家在查看过王洋的脸形后,结合王洋现在的自身条件,预计手术效果非常理想。王洋欣然交钱,并暂定手术当天即可进行。

但是接下来一系列的身体检查后,医院很慎重地告之王洋“体检未通过,手术暂时不宜做”。这一戏剧性的变化让王洋很惊讶,为了“一生中的大事”他曾经咨询过多家医院,都表示手术可行,可现在却得出了个不同的结论。王洋认为的家乡的整形医院和他开了个“玩笑”。疑惑之余,他给记者打来电话,质疑整形美容业的严谨性。

昨天,在该医院院长办公室,朱云院长接受了记者采访,朱院长称,退回这样大金额的手术费,他们医院也是首次。劝其不做手术是经过全院专家会诊之后得出的结论,目的是为顾客的安全着想。他称王洋的整个“变脸”手术难度其实并不大,但无法手术的主要原因是出在王洋自身。

在为王洋进行例行身体检查时,发现王洋的口腔内有一颗阻生牙,牙龈发红,已经发炎,有感染迹象。且肝功检查时,也发现有一些异常。手术后有可能会发生未知的并发症,会影响术后效果。而整形手术安全性往往是第一位的,哪怕是一颗牙的小毛病,为将手术风险降至最低,医院也会劝顾客暂作放弃。朱院长称,希望王洋能理解,时机成熟时,手术完全可以再进行。

昨日,记者与已回京的王洋取得联系,对于院方给出的解释,表示能理解,并表示了感谢。王洋还坦言如今在北京创业挺难的,所知的圈内几乎人人都做整形手术。

王洋:职业需要,以前就曾经想过整形,现在竞争更激烈,更催化了这一想法,所以借回渝省亲时期,在重庆做手术。

王洋:确实,拒我所知,我们圈内几乎人人都做,互相也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关键是观念的改变。

治好11个月大的女儿的先天性心脏病,吉林农民刘福成在花光了6万多元钱后,无奈下写信向他听说过的“中国富豪”们求助。

目前,刘福成已给施正荣、刘永行等6位富豪寄去求助信,至1月22日,尚未有回音。

晨报讯(记者冯翔高明)昨日,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劭华千表示,刘福成寄给施正荣的信已经收到,她替正在国外的总裁施正荣回话:肯定会捐钱!

“噢,我们知道了,是那个10个月大的小女孩吧?今天在网上也看到这件事了。”办公室主任劭华千解释,“因为我们的信件很多,这封信今天才拆看到。”

劭华千告诉记者,施正荣总裁目前正在国外,公司特地打电话请示了他,得到的回答是:捐!

“我们肯定会捐钱,这也是对社会的一份责任。但我们也需要调查一下实际情况,因为接到的这类信件很多,我们不能全都帮助……”劭华千说,施正荣本人并不喜欢“富豪”这样的提法,也不想就捐钱一事张扬。至于捐款的具体数额和时间,对方没有透露。

记者通过国家邮政局速递局查询到,刘福成写给另外5位“富豪”的求助信于22日通过特快专递发出,如今正在投递途中,预计今日即可收到。

昨天,沈阳陆军总院15楼心脑血管病房门口,刘福成夫妇双双蹲着。孩子一连上了12天呼吸机,还是撤不下来,每天的医药费要2000元左右。

过道里的一块黑板上写着各床病人的欠账情况。久久凝视着其中那一行“67床刘帅欠2000”,刘福成眼神发直。

“一听着大夫喊哪床家属,我就害怕。”妻子丁金霞告诉记者,他们已经有了一个18岁的儿子,现在在外打工。2004年初,意外怀孕的她去了镇上医院,想把孩子打掉,但医生发现她心率不齐,不肯为她堕胎。

孩子被发现有心脏病之后,他把家里仅有的8亩地承包出去,得到了8000元钱。“即使治好了,也不能完全像正常孩子一样健康。”陆军总院一韩姓医生透露了小刘帅的病情,手术很成功,但肺压高,无法自主呼吸,“情况还很难说。”

昨晚,记者向刘福成透露了施正荣表示会在调查完情况后给他捐款的消息。

刘福成:如果真有捐款,那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非常激动,第二就是非常感谢,毕竟人家和我非亲非故。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