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官方报纸称日本已失去参加六方会谈资格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3:19:33

本来只是一个包间着火,为什么最后火势竟难以控制?为什么火灾之后35分钟,消防部门才接到火警?据华南宾馆的一些员工告诉警方,当初火灾发生后,宾馆老板命令员工们不要报警,先切断电源自己灭火,然而没想到火势越来越大,楼道安装的消防警铃只按不响,宾馆里的在场人员没有人站出来组织疏散住客,只顾各自逃命,宾馆老板更是率先逃跑,目前他已被警方抓获。除了火警被人为拖延之外,这次火灾中的浓烟也是导致惨重伤亡的重要原因。

郑也夫:“天花板是合板、墙上是塑料的,还有床垫,烧起来烟非常大。”

宾馆的一条救生通道位于大楼的南侧,同样还有一条通道位于大楼的北侧,这两条通道当时都没有着火。郑队长说,如果当时宾馆里的人能够迅速地从这两条通道撤离,就不会有那么大的人员伤亡。但事实上大火就是沿着通向这两条通道的走廊向上窜升。

郑也夫说:“走廊的装修像一个火柴盒,着火后火迅速从走廊窜升、蔓延。”

大火刚刚被扑灭,空气中还弥漫着焦糊的味道和带有刺激性的粉尘,到处漆黑一片。在大火和浓烟当中,只有一部分人勇敢地穿过这个走廊跑到救生通道。在通道上,散落着逃生者留下来的一床棉被和跑丢了的鞋子,可以想见,当时的逃生路是多么的慌乱。通道就连着楼顶的天台,大火并没有蹿上来,所有跑到天台上的人全部获救。

由于403房间在华南宾馆的最西边,屋里的5个女孩幸免于难,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来不及跑出房门就意味着活活等死。因为所有的窗户上都安装了防护网,在火灾中它锁住了最后一条逃生之路。

不合格的装修和封死的窗户成为华南宾馆最为严重的安全隐患,而这个宾馆已经存在了10年之久。更让人吃惊的是,这里从来就没有经过消防部门的验收。

目前三十一名遇难者中已确认身份的有十七人,其中一人为男性,其他十六名均为女性,而在这十六位女性中,除一名来自广东省,其他来自广东以外的省份,她们的年龄大多在二十至三十岁间。我们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在华南宾馆从事特殊职业的这些女孩子们,她们无一例外都没有和宾馆签订劳动合同,宾馆更没有为她们上过保险,而且她们中很多人的亲属,并不知道她们在这里工作,也不知道她们受伤或者已经遇难。今天上午10点钟,汕头市政府就这起火灾事件的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

在发布会上,汕头市副市长苏耀光向来自全国各地的50多家媒体记者们介绍了火灾的扑救和善后工作,并表示目前已经抓获了华南宾馆的4名涉案人员,正在进行审查,由于火灾原因还正在调查当中,因此现在没有结论可以公布。

苏耀光副市长说:“以前没有通过消防验收,那个时候对消防的要求和现在不一样,1996年就要求他整顿。”

按照苏耀光副市长的说法,从1996年到2004年,当地消防部门至少对南华宾馆下达了几次整改意见,但显然南华宾馆频频违规。

随后记者又就南华宾馆是否涉嫌色情活动的有关问题提问,苏耀光副市长否认了这种说法。

汕头火灾发生的第二天,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的负责人就率领事故调查组赶到事故现场,目前还正在对事故现场进行调查,我们希望结果早日大白天下。

本报讯(记者李艳)目前,宁安洪灾已造成92人死亡,其中88人为小学生。据报道,黑龙江省省长张左己正在洪灾现场指挥救援和抢险工作。张左己看到这么多孩子在洪水中遇难,十分难过,他痛心地表示,我作为省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请示中央给我处分。

在19点15分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牡丹江市秘书长王同堂说,截至昨日,沙兰洪灾遇难人数为92人,另有17人失踪。

他说,这352名学生中,还包括住院的17名学生以及当天复课了的152名学生,而遇难的92人目前均被安放在宁安市火葬厂内,还有近100名生还学生未回校复课,除一人身份未明外,其余人均已落实。

有记者提出,调查表明,至少有4名学生已被家人安葬,这部分学生不知在哪一个统计数字中?

王同堂解释说,在遇难学生的调查上难度很大,这些孩子可能列于失踪者名单。

他说,对沙兰中心小学的12个班级,每个班级都由一名教师、2个警察、一个乡镇干部组成的四人小组对该班每名学生进行核实,其去向要在13日晚24点前全部落实,每个孩子的去向登记表上还将有家长、老师、校长和统计人的签字。

目前,黑龙江省要求各地提前进入防汛状态。昨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采取措施安抚洪灾遇难者家属,全力做好洪灾遇难者的善后工作。

王同堂证实,沙兰镇派出所所长李作玉和沙兰镇党委书记黄明君已被拘留,相关调查正在进行中。

王同堂说,村民曾称,有人往乡政府打电话无人接听,往派出所打电话时却被告知对方正在办案无暇顾及,这直接导致了村民的不满情绪。牡丹江市检察院,牡丹江市纪检委已组成调查组,对此进行立案侦查。上述二人在发生洪灾的第二天就被采取了强制措施。这两天内调查的初步结论将向外通报,最终的结果也将在一周内作出。如果确实有人存在渎职行为,将会严惩不贷。

昨日,记者从宁安市公安局副局长田拥军处得到一份《关于6月10日沙兰镇公安派出所工作情况的调查汇报》,其中谈到沙兰镇派出所共有警力7人:所长李作玉、副所长、副指导员各1名,民警4人。事发当日上午,所长去宁安市开会,副所长带俩民警调查案件,副指导员和内勤牛传山、司机、通讯员、食堂职工5人值班,一直未离开。午饭后,副指导员打材料,13时30分,牛回家取U盘,开始下雨,10分钟后,副指导员发现所后面的水沟快溢水了,用电话向所长和镇长分别汇报后,安排回家的牛直接去学校桥头维持秩序,随后带领司机、食堂职工赶往,到小学桥后发现水已漫过桥面,三人赶往镇东桥准备维持秩序,结果被洪水堵在路上困在车内。

牛传山发现几名六年级学生过桥,协助后与小学两位老师联系未接通电话,联系了副校长宋宏伟后,听不清对方讲话。沙兰教育办老师马超说,牛传山几次试图救落水学生,因水大无法完成,后再进小学时学校水位已经漫过最上面一块玻璃,后来所长李作玉、副所长以及民警相继赶回救人,共救出学生42人、教师4人。

关于群众反映派出所不作为的情况,调查报告分析认为主要原因是以派出所以前查无证摩托,因此未能及时前往事发地。11日,宁安市检察院、纪检委到沙兰镇派出所进行了调查,对此汇报没有做出结论和看法。本报记者李艳

复课第一天125人上学,12个班减少为6个昨日,宁安市沙兰中心小学幸存学生开始复课。开课的地点在距离沙兰镇2公里左右的沙兰中学。

关立秋今年13岁,读5年级2班。由于经历洪灾后身体不适,未能返校复学,他44岁的父亲关广福便到学校给儿子领了文具。

记者看到,在还挂着商标牌的粉红色双肩包内装着6本书、14个作业本,文具盒里装着花花绿绿的折尺、橡皮擦及铅笔。所有复课的学生都和关立秋一样,领到了新文具。

上午10点,记者走访这些班级发现,一年级复课8人、二年级复课10人、三年级复课20人、四年级复课34人、五年级复课27人、六年级复课26人,上午复课的总人数为125人。

牡丹江市秘书长王同堂提供的数据称,到昨日下午,已有152名学生恢复上课,27名教师回到岗位。到目前为止,还有近100名生还学生未回校复课。

王同堂说,有一部分学生在经历灾难后,心理受到刺激,身心疲惫,目前还没有返校。他同时说,政府将努力做好工作,一定在本周内让这近100名学生全部重返校园。本报记者李艳

昨日,在沙兰中学的教学楼内,已复课的沙兰中心小学学生接受了专门的心理辅导,该辅导由有关部门从牡丹江市调来的心理健康老师进行。

孩子们上午的第一节课是美术课,“孩子们受了严重的心灵创伤,因此我们第一堂课希望能用斑斓的色彩世界唤起他们面对生活的勇气。”任课老师说。

在这些游戏中,有在朋友协助下蒙眼过障碍等唤醒团队意识的节目,也有“测试你一分钟能鼓多少次掌”的提升自信心的方法。

大部分的孩子都放得很开。11岁的孙中国说:“以前没有玩过这种游戏,很喜欢!”本报记者李艳

昨日,学生家长向记者提供了一份部分遇难学生名单,共计98人。对照昨日复学的学生人数,记者发现死亡最多的是一年级的学生,这个年龄的学生在镇里几乎所剩无几。目前,这份名单还没有最终得到指挥部的认定。

一年级计35人汪月、周生、王雨恒、董庆成、董学新、姜小东、许佳圆、王冠玉、王远鹏、王颖、高璐璐、张效城、侯亚男、解宇、任梦、孙启彬、李伟坤、张义晶、张士帅、王珊珊、马微、孙忠佳、李佳臣、董继成、李一凡、薛莹莹、杜宪哲、汪继远、杨承雨、杨芳雨、李帅民、徐慧慧、刘伟、常琨、张义博

二年级计11人贾志博、刘璐璐、佟欣、周进、曾凡良、魏蒙蒙、胡凤南、曹丽丽、关西雅、张红雷、崔红伟

五年级计15人李爽、孟凡绪、周广瑞、孙玉强、郑旭、王雨、孔令雪、董向前、王远成、闫海玉、甄忠强、孟乔、王红玉、曾庆明、刘永新

不知年级的:19人王艳红、王喜艳、杨昆、邢昌俊、王广华、孟欣、朱琳琳、董新新、孙彬彬、孙守冬、孔令雨、陈思娜、孙佳兴、高宪伟、崔宏伟、王新、曹丽、徐梦阳、周迅

本报综合消息台日渔事纠纷不断,亲民党团13日上午举行座谈会,要求当局尽速召开跨部会会议,讨论如何处理台日间的渔事纠纷,并在一周内提出报告。与会渔民则强调,若当局不在15天内解决这个问题,将发动全省渔民前往日本交流协会丢鱼头抗议,且未来不排除改挂五星国旗自救。

冲突台湾东北角外海约50公里海域,9日凌晨差点与日本巡艇爆发台日近年最严重渔事冲突。上百艘以南方澳为主的渔船,为抗议日本片面扩张海域,无理驱离、查扣台籍渔船,发动近百艘渔船包围日本巡逻艇。台“海巡署长”许惠佑表示,这场渔事冲突是近年来最严重的一次。

有鉴于此,亲民党团特意举行“台日渔事纠纷”座谈会,邀请台相关部门说明如何解决存在于台湾、日本间的渔事纠纷。

与会的“渔业署副署长”沙志一表示,台日共同经济海域内含钓鱼台(编者注:又称钓鱼岛),牵扯重大政治意涵,1996年后,台当局和日本会谈经济海域,基本上都只以解决渔民问题为主,不谈划界问题。

他强调,台日双方都同意设置共同养护区、养护区内渔民可自由作业。虽然今年曾出现5次、12艘渔船受到日本巡逻舰干扰,但只要渔民在海域暂定执法线内作业,“海巡署”都会全力维护渔民安全。“海巡署”巡防处处长林肇成也强调,“海巡署”的驱逐过程十分强势,绝对以维护渔民利益为优先。

不过亲民党对当局的说明感到十分不满。党团总陈志彬、“立委”刘文雄指出,台湾渔船9日当天在自己海域内受日本巡逻舰欺侮,台当局不出面护卫,简直是严重违法失职,如果连外国军舰到家门口都不管,这还像什么话?根本是严重的违法失职。

渔民代表林棋山也愤慨地指出,这件事情不是今天才发生,台湾渔民在自己海域内捕鱼,却被日本人驱离,简直跟做贼一样没尊严,当局官员只会说官话,却提不出具体的解决方案,让渔民感到十分失望。

他表示,钓鱼台(编者注:又称钓鱼岛)附近只要出现台方渔船,日本巡逻艇就会强势驱离,相较之下,大陆渔船却相安无事,如果台当局不在15天内解决这个问题,将发动全省渔民前往日本交流协会丢鱼头抗议;未来渔民也不排除发动自救活动,改挂五星红旗保护渔民。

陈志彬表示,党团对日本入侵海巡署却无法处理感到遗憾,要求政府单位尽速召开跨部会议,讨论如何处理渔事纠纷,并在一周内提出报告。对于被日本军舰逮捕的渔船,亲民党主张当局应主动赔偿,同时相关单位也应全力营救被日本扣留的渔船。

台湾渔民出海捕鱼期间屡遭日本舰艇驱赶,在野党“立委”日前强烈质问:“‘海军’在哪里?”痛批当局无能,无法处理台日海域重叠问题。台湾媒体则批评当局花几千亿购买军舰,却任由日本舰艇在家门口欺压台湾渔民,实在是可笑至极。

对于台湾当局只派出800吨级的“海巡署”、“谋星舰”护渔,国民党籍“立委”丁守中表示,导弹护卫舰“拉法叶”舰成为台湾的陈水扁出访太平洋岛国的观光船,而保护台湾渔民,陈水扁当局的鸵鸟心态不但有损台湾“国格”,也让台湾渔民权益受到严重伤害。

“立法院国防委员会召委”林郁方表示,“海巡署”每年编那么多预算要造新的巡逻舰,碰到台湾渔民被别人欺负的时候,却未见其踪影。他呼吁当局应贯彻执行经济海域的认定。

东港区渔会理事长王贤财说,在屏东县东港、新园乡用“中国”号命名的远洋渔船至少有十余艘。船东们说,只用台湾名称,容易被找麻烦,甚至被欺侮。“用中国命名,有保护作用,反正都是中国人嘛,习惯、安全、赚钱就好。”

另外,台湾屏东县东港区渔会理事蔡龙结,投资两亿余元建造4艘渔船,全部命名为“中国”加编号;这4艘挂着“中国”名字的船,已航向巴拿马。渔民们表示,取名“中国”号,在国际公海作业比较不会被找麻烦。

针对钓鱼岛主权争议引发宜兰县渔民向日本抗议,基隆“市议会”13日要求“市府”也该一同发声,争取本地渔业权。“海发局长”张水源强调,会结合台北县及宜兰县共同向最高当局反映,争取利益;至于北方三岛属于基隆行政区,更应责无旁贷维护海域作业通行。

谢建政“议员”说,宜兰县苏澳渔民争取渔业权,基隆当局也该站出来声援,尤其本地渔民也有3艘渔船遭日方扣留,判赔100万至180万台币不等。“海洋发展局”应向岛内最高当局反映,发动渔民力量不要再忍气吞声,建议岛内最高当局要硬起来。

央视《焦点访谈》播出《汕头华南宾馆火灾调查》,以下为节目内容实录。

2005年6月10日中午11点40分左右,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使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的华南宾馆在顷刻之间变成一片火海。

那个火势蔓延很快,当时叫了消防车,消防车赶来了,蔓延到了这个地方来了。

几名下夜班后正在华南宾馆对面宿舍休息的服务员也向记者介绍了当时的情况。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