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丰台小区内十余私家车莫名被砸()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5:46:36

据悉,此案的一个难点就是无法对“金刚”进行尸检。按照法律规定,尸检需在双方共同指定的医院、机构进行。而深圳的官方机构除非接受法院的委托,否则一般不予进行;至于其他行业协会、俱乐部等民间或半官方组织,虽在技术水平上有能力承担尸检,但其结论的法律效力仍有争议。

据悉,深圳市兽医卫生防疫检疫站曾与宠物行业协会进行协商,有意向将筹办深圳市宠物医疗事故鉴定专家委会员,聘请深圳宠物医疗行业的权威专家,为医疗纠纷案进行专业鉴定。

深圳市宠物行业协会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深圳拥有宠物医师上岗证的只有四五人,还都是在北京取得的资格认证。作为新兴职业,宠物医师不同于一般的兽医。因为,家养宠物不同于牛、马等大型牲畜,一般体型较小,在用药剂量和方法上存在着很多不同。因此即便是正规大学毕业的兽医师,也并不一定就是合格的宠物医师。深圳很多宠物医院的医生,仅仅是助理兽医,有的甚至连兽医都没有学过。现在深圳还没有一个官方机构可以对宠物医师进行资格认定,目前是宠物行业协会在做一些此类工作。

据有关人士介绍,现在深圳约有120多家宠物医院,但只有70多家有营业执照。而到目前为止,深圳还没有一个关于宠物医疗行业的法规。目前,宠物医院的营业执照一般由各区农业局畜牧处发放,深圳市宠物行业协会是今年5月才成立的,还缺乏相应的约束力和监管力度。出现了宠物医疗事故,医院往往也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最多赔一些钱了事。这也是导致目前宠物医疗事故多、纠纷多的原因之一。被告宠物医院的院长在法庭上也表示,他们将向市人大申请对宠物医疗事故纠纷这一空白地带进行立法,逐步解决“宠物医疗事故鉴定纠纷”这一问题。《晶报》供稿

国务院日前发布人事任命,邱晓华履新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称得上“老统计”,他已在国家统计局工作了二十多年。

上世纪70年代,邱晓华高中毕业到农村插队,两年后考入厦门大学学习经济。大学毕业便被分配到国家统计局。他工作期间升迁顺利,从综合司副处长之位升至处长、副司长,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兼新闻发言人,并曾到安徽省挂职。

邱晓华1996年至1997年曾到美国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中心做高级访问学者,回国后考入北京师范大学攻读国际金融博士学位。他的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和综合统计、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主要作品包括《中国经济热点追踪》、《改革十年宏观调控分析》、《中国的道路——我眼中的中国经济》等。

“两会”期间,身为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的邱晓华也是记者追踪的“目标”,他被追问的热点问题之一是,“十一五”规划纲要(草案)中规定的8个约束性指标会不会打折扣?邱晓华回答:“约束性指标是必须完成的指标,政府将会制定配套措施保证完成。我们已经建立了一套节能降耗的统计指标体系和相关制度,将从今年开始每半年公布一次各地区和主要行业的单位能耗情况。中国节能降耗的潜力很大,只要大家都重视,真正建立节约意识、资源稀缺意识,这些问题可以解决。”

对于宏观经济运行的一些问题,他认为,“2005年,中国经济在全球是‘优等生’的成绩,这一点为世界肯定。在‘十一五’的开局之年,中国经济一定能继续取得‘优等生’的成绩。2006年中国经济仍将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增长。”

邱晓华1958年1月出生,福建宁化人。经济学博士。198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高级统计师。1976年参加工作。1982年毕业分配到国家统计局工作。1998年9月到安徽省任省长助理。1999年9月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2005年11月任国家统计局党组书记。2006年3月任国家统计局局长。

本报迅(环球时报记者程刚)中国民众如何看待美国和中美关系?《环球时报》于今年2月下旬就此连续第二年进行民意调查,结果于3月17日正式公布。调查数据显示出一个突出的变化:与一年前进行的调查相比,中国城市居民对中美关系的满意率上升了约9个百分点,对美国人的好感率也提高了约13个百分点,两个比率都接近80%。许多研究国际问题的专家在了解了整个调查实施的详细情况后,认为这项由专业机构运作的民调是科学的、可信的,较为真实地反映了当前中国人对美国和中美关系的看法。

和去年一样,今年的调查也是在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武汉5个大城市开展的,每个城市的样本量约230人,调查对象全部随机抽样确定。这次调查是由慧聪国际资讯媒体研究中心协助执行的。

在受访者中,对中美关系表示一般满意、满意和非常满意的人分别占60%、19.1%和0.7%,加起来的满意率高达79.8%,比去年增加了约9个百分点。

与此相关,承认自己喜欢和一般喜欢美国人的被访者也有近八成,确切的比率是79%,比去年提高了约13个百分点。

美国对中国而言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在以多项选择回答这个问题时,认为美国是中国的合作对象、学习榜样和友好国家的人分别占了受访者的36.7%、23.5%、16.1%,依次比去年上升了11.1、11.8和5.7个百分点。与此同时,视美国为中国竞争对手的人还是最多,超过半数,具体的比率是56.3%,比去年多了约7个百分点。

在判断美国是否在遏制中国时,近六成的受访者选择“是”,和去年的比例非常接近。不过,持相反看法者的比率,今年比去年上升了6个多百分点,已经超过了受访者的1/4。而回答“不知道”的人则有相当程度的减少。

问及最欣赏美国社会的哪些方面,回答“科技发达”的人比率最高,两次调查的结果相差无几,都在45%左右;今年调查中,回答“生活富裕”的人占了23.6%,超过去年的17.9%,排在第二位;选择“个人发展机会多”的人,今年仅为7.9%,比去年少了5.2%。

认为发展中美关系“加快了中国经济发展”和“促进了中国的改革开放”的人最多,分别占受访者总数的66.6%和44.5%,两次调查的比率相仿。变化大的是另外两个选项:认为发展中美关系改善了中国国际环境的人,去年还占近四成,今年却下降为27.5%;同时,认为给美国影响中国提供了可能的人,今年的比率则上升了约5个百分点,达到19.3%。

今年,半数以上的受访者认为中美关系近年来没什么变化,约25%的人则认为两国关系有积极的进展。这和去年几乎相同。而认为中美关系在布什总统余下的任期内将保持现状或继续改善的人分别超过40%和30%,所占的比重基本和去年相似。

在中美关系中,中国人把台湾问题看得最重,这一点看来不会动摇。去年和今年,都有约六成人把台湾问题列为未来影响中美关系的主要问题。同样,两年的调查中,问到对美国政府哪一点最不满,选择“向台湾售武”的人都是最多的。

至于中美未来会不会因台湾问题发生冲突,认为会的人占14.9%,认为也许会的占45.4%,与去年差不多。

随着中美经济交往的加深,认为两国间贸易摩擦会成为未来影响中美关系主要因素的人在增多。今年的调查显示,持有这种看法的人虽然还只占17.3%,但与去年的调查结果相比增加了6个多百分点。此外,31.3%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在中美经济往来中获益更多,这一比率较去年的调查结果增加了7个多百分点,而认为两国经济交往会促进两国政治交往的人,占今年受访者总数的38.4%,比去年调查减少了近8个百分点。

民意调查专家告诉记者,类似于中国人看中美关系这样的调查,一般而言,要连续做5年以上,比较的结果才可以较为准确地反映出民意变化,而且,民调结果的差别如果在5个百分点以内,是不足以说明问题的,调查技术本身完全有可能导致这样的差别。但是,这些专家同时也认为,这次民调中关键的几个数据都朝同一方向变化了10个百分点左右,虽然只相隔一年,但同样值得重视,说明这一年内,公众的认识确实发生了积极的变化。

国际问题专家们认为,中国大城市居民对中美关系的满意率和对美国人的好感率在短短一年内有较大幅度的提高,主要因为中美关系去年的发展“稳中有升”。其次,政府的对美政策和媒体的影响也非常重要。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王缉思教授说,世界上很多地方的民众反美情绪在上升,而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不减反增,说明中国高度重视中美关系的一贯政策确实对民意产生了引导和强化作用,同时,中国媒体对美国越来越看重中国、美国高层频繁访华进行了大量报道,营造出了对中美关系有益的舆论环境。当然,舆论的基础是基本事实。王缉思说,应该看到,2005年的中美关系在平稳中有所改善,确实比以前略进了一步。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阎学通教授也指出,美国总统布什去年访华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他在中国的讲话中承认中国已经是一个全球性大国。这让中国老百姓认为得到了尊重,其结果当然会反映在民调中。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说,去年确实是美国对中国的认识大大加深的一年。美国高层明确地表示中国是国际社会的完全成员,是利益相关者;美国的政府高官、议员、军队将领接二连三地访华,频繁程度前所未有。这些都给中国公众留下了深刻印象,民众的自尊心获得了相当程度的满足。

金灿荣同时强调,在看到中国民众对中美关系满意率升高的同时,必须注意到还有约60%的人对中美之间存在竞争、对美国在防范中国也看得很清楚。两方面的比率都在上升。金灿荣说,这说明多数中国老百姓对中美之间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有朴素的认识,可以看出,中国民众对中美关系的关心程度很高。当前世界上占主导性的大国关系确实具有在合作中竞争、在竞争中合作的特征,对这种复杂性,中国民众有准确的认识。总体上看,民众对美国的看法仍然没有走出“爱恨交织”的情结。

有趣的是,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也大体相似。随着接触和交往的增多,美国民众对中国的看法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和外交委员会不久前发表了一个调查报告,显示出仍将中国视为主要威胁的人只占美国民众的16%,而5年前这一比率是32%。但是,仍有相当多的美国人对中国的未来感到难以确定,在问到未来可能会对美国构成威胁的因素时,仍有52%的人选择了“中国成为世界强国”,这个比率也与5年前大体相同。

专家们在看过整个调查结果后都有这样一种感觉:在中国公众的印象中,中国是中美关系中较为恒定的量,而美国则显得动态性较强,只要美国加强对华政策的稳定性,中国人对两国关系的满意度就会提高。王缉思说,中国老百姓对美国的期望并不高,他们看什么?就看美国对中国是不是尊重,有没有做有损中国的事,特别重要的是看美国对台湾问题的态度。美国在过去一年中基本上作出了不支持、不鼓励“台独”的姿态,跟中国大陆在行动上也有所协调。尽管美国还可以做更多更有效的事情来制约“台独”势力,但不少中国老百姓还是认为美国在这方面的表现有进步。

阎学通认为,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怎么做,对中国人的对美情绪至关重要,布什政府从去年底开始做了一些压制“台独”势力的事,在中国民众中是得分的。

曾在美国工作多年的《人民日报》高级记者丁刚也认为,去年以来,台海问题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明显下降,在美国对华政策安排中的分量也确实有弱化的趋势。对此,中国民众的态度显然是乐见和鼓励的。

不过,专家们也提到了民调的一个特点,即民调结果通常反映民众最近的记忆和印象。阎学通特别提到,这次调查进行的具体时间是在台湾当局“终止国统纲领”之前,折射出的也是在此之前中国老百姓的普遍看法。往后,对“台独”势力的猖獗,美国政府究竟会做些什么,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中国人对美看法的变化。

在专家看来,中国人普遍对中美关系表示满意的内心原因是中国人的自信上升。丁刚说,总体而言,中国人的生存处境得到了巨大改善,这让他们的自信心大大提高,并认识到中美之间的需求是相互的,甚至美国对中国的需求还在上升。他们看待中美关系的视角因此也就与以往不同,对等感在不断增强。

金灿荣说,这是一种内在的逻辑,有了足够的自信,对问题的看法就比较乐观。美国对中国的心态和做法都是矛盾交织的,而绝大多数中国民众却能积极看待中美关系和美国人,很重要的一点是中国公众在迅速发展过程中看到并且相信,很多问题最终还得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指望别人只会陷入被动,因此他们对美国所抱的期望值并不太高。中美关系只要维持稳定,他们就觉得不错;若能有所改善,他们就不吝惜地给出了满意的评价。

有意思的是,虽然分析的是关于中美关系的民意调查,专家们却不约而同提到了中日关系,指出中国公众对美看法的正向上升,和对日印象的负面走向有关。他们认为,去年日本右翼的所作所为严重恶化了中日关系,中日政治关系的持续下滑,反衬出了中美关系的稳定。丁刚专门统计了《环球时报》的对日报道,从1999年到2004年6年中,出现“中日关系”这个关键词的文章共144篇,而2005年一年就有136篇,其中多数是批评日本否定历史的报道和评论。丁刚说,去年是抗战胜利60周年,日本某些政要非但不认真反思,还屡屡做出破坏中日关系之举,这与中美关系的平稳发展形成了鲜明对比,同时也稍微降低了人们对中美关系的期望值和关注度。

独家声明:《环球时报》独家供网稿件,如需转载请获口头授权(包括已经签约的合作单位)

中国台湾网3月18日消息对于民进党今天下午的游行,亲民党“立法院”党团总召吕学樟说,执政党光会喊口号,连云林毛巾业问题都无法解决,靠游行又能解决什么?只反映执政无能的事实。

吕学樟指出,连毛巾问题都没有办法解决,反映出执政党没有能力,要靠上街游行反倾销,政府行为已成“国际笑话”。要不要祭出反倾销或是给予业者进口救济,是“行政院”职权能做到的;结果“行政院”不做,还上街带着民众喊“反倾销、顾产业”口号,“真是笑话”。

吕学樟举新竹县最有名的玻璃产业为例,原本已渐丧失竞争力,但在当地政府辅导业者转型政策下,玻璃已跳脱工具型态,成为艺术品。他质疑说,连当地政府都做得到,台湾当局就做不到吗?当局不做事只会喊口号,是本末倒置。(言恒)

昨天夜里7点多钟,南京电网突遭谐波袭击,引发电网启用自动保护动作,城南、城中大面积出现短暂断电现象,这也是南京电网有史以来首次发生此类故障。虽然此次停电时间只有几分钟,但给许多单位个人造成了不少麻烦,已有部分商家开始提出要对此次事件的责任方追求经济赔偿的想法。

昨晚7点多钟,家住大中桥徐先生正在家里做晚饭,突然眼前一片漆黑,多年没有遭遇过停电的他一时间手忙脚乱,经过一番翻箱倒柜,终于找出了多年不用的蜡烛点上,可电饭煲里的饭才煮了半熟。原以为可能是电器短路引起的停电,可他朝窗外一看,不仅自己这幢楼没电,周围的一片楼均黑乎乎一片。

正在新街口万达广场内挑选商品的王小姐拿着东西正准备结账,突然的停电让王小姐吓了跳。“一片漆黑,走也不是,叫也不是,站在原地不敢动。”王小姐捏着商品外包装的塑料袋上还有她手心的汗渍,在黑暗中,王小姐被其他消费者踩了一脚,被推搡了几下,王小姐只能本能地把挎包拉到胸前双手抱着护住身体。2分钟后,电力恢复,王小姐把商品扔还给商家,匆匆离开了商店,商家连连鞠躬对王小姐赔礼道歉。

据了解,停电事故波及新街口众多商家,中央商场、新百、国美电器、苏宁电器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起码我丢失了几笔生意!至少四五百吧。”万达广场上的一商家说,因为当时在其衣服零售店内有七八名顾客,停电时正在挑衣服,也有两名顾客排队准备结帐,恢复供电之后,顾客全跑了。

部分商家表示,昨天是周五,消费人群多,停电时间短对商家的经济损失已经产生,更为要紧的是,商家的无形资产也会由此流失,他们将在事件原因清楚之后,保留对责任方追求经济补偿的权利。

除了商家受到停电事件影响外,新街口的部分写字楼也因停电造成了部分损失。高先生是新街口某商务楼的职员,当时正在为公司起草一份文案,停电之时他正在电脑上打字,无法及时保存。恢复供电后,高先生电脑上的数千字文章丢失,这令张先生懊恼不已。而高先生同事张小姐的电脑在恢复供电后,已经无法启动。公司技术部门负责人推测,突然断电可能造成电脑的硬件受损,也可能是突然断电导致电脑电源燃烧起火,真正原因还得拆开机箱检修,而电脑内的数据丢失则是肯定的了。

某大厦的物业管理人员停电之后,第一个做的事就是提起手电奔向电梯。大厦正在运行的两个电梯其中一部恰好到达底楼,乘客已经下了电梯;另一部电梯则卡在楼层之间,无法得知电梯困在哪一层或者是否在滑行。物管人员此前并未接到任何停电的通知,大厦也没有做好备用电源的准备,正在物管人员寻找电梯位置时,电力恢复,电梯自然下行,四五名乘客飞奔出电梯长嘘了一口气。

白下区某医院停电过程中,一名家属正在照顾病人,正准备要求医生输液瓶时,病房内突然一片漆黑,病人家属要求医生赶紧来保护病人。由于全院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医生未能及时赶到患者病床前,家属特别生气。

电力恢复供应之后,家属提出要求医院立即检查承担责任,以防病人受到过度惊吓导致病情加重。在双方沟通之下,患者家属逐渐消气,见不仅是医院停电,连医院外面马路上的电灯也停了几分钟,而病人也未受到严重影响,家属这才平息了怒气。

记者随即联系了南京市供电部门,电力营销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原因虽然还没查明,但突发停电已经恢复,应该不会再有这种问题出现了。南京供电公司周大平书记告诉记者,技术人员在停电一发生就赶往调度中心分析故障原因,研究相应的对策对策。此次故障可能是不明谐波造成的,由于电网比较大,网上地铁、商场、钢铁厂等用电大单位很多,任何环节一旦有冲击造成电压波动,就会导致电网受谐波影响,从而导致电力自动保护装置启动断电保护措施,避免电网大面积故障。现在各用电单位都已恢复了供电,城南最长影响时间约5-6分钟,城中约1-2分钟。虽然外地也发生过此类故障,但南京还是首次出现这种故障。供电部门期待查明原因后,找出对策,今后避免再发生此类“休克”故障。供电部门提醒市民,遇到停电别慌,将电视等电器的电源拔掉,恢复供电后再插插头。快报记者吴宏鲍铭东(现代快报)

中国台湾网3月18日消息据台媒报道,民进党今天举办所谓“护民主、反并吞”大游行,陈水扁、吕秀莲、苏贞昌等均将参加。对此,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表示,执政党是“当家的”,自己走上街头,比较怪了点。

据悉,318游行至少将动员六千名安全人员、警力维持治安,民众质疑动员警力,不符“行政院长”苏贞昌“拼治安”的宣示。王金平说,这方面民众的意见比较多,大家都说要拼治安,听说有六千多位治安人员要来,恐怕有分散治安力量的疑虑。

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17日也指出,当家本不该闹事,民进党已经有了执政权,该怎么做,应通过法律、制订政策;但他们不循此道,社会才这么乱。

他说,陈水扁炒作“终统”,只是政治考量,因为他发觉就算继续走中间路线,也无法获得中间选票,所以偏向基本教义派。至于所谓“终统”是针对“终极统一论”而提出的说法,“都只是借口”。

马英九表示,民进党不断制造紧张局势,导致美国与台当局互信越来越低;他们只看到个人利益、政党利益,却严重限缩台湾生存空间。其实这些冲击,陈水扁不是不知道,“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他说,陈水扁的做法让美方很头痛,目前美方立场很清楚,还在要求台湾清楚说明“终统”的意义,问题还没有结束。甚至如果如民进党所言,“四不一没有”的前提不存在才宣布“终统”,“其它‘四不’现在还有没有”?

马英九也说,上月纪念228事件那天,被陈水扁当面连问几次“阿扁错了吗”,当场只觉得很错愕。毕竟228是个庄严肃穆的场合,做为受人仰望的政治人物,不该把问题拉到情绪层次,让人失望。(言恒)

据美国《连线》杂志17日报道,想买一个人头吗?在美国的黑市尸体交易市场,一个人头的价格大约500到900美元,需要大脑的话另加50美元;一只脚的价格是650美元,整具尸体的价格为3000美元。

据报道,安妮·切尼是美国《哈珀》杂志的女记者,近几年来,她从美国东海岸跑到西海岸,追踪了数万具死者遗体———包括那些捐赠给医学研究的遗体的下落,撰写出了《尸体经纪人:美国遗体地下交易内幕》一书。新书披露,一些美国大学、医学公司和医院停尸房为了获得尸体从事科学研究、器官移植,经常瞒着死者家属,进行猖獗的地下尸体交易。

由于尸体交易全在隐蔽状态下进行,因此大多数美国公众都对此毫不知情。安妮在书中写道:“在我的查访中,我亲眼看到一些尸体像小鸡一样被剁成块,然后通过一个复杂的交易系统出售给经纪人、尸体购买者。”

安妮在新书中披露,医院停尸房甚至连艾滋病人的尸体也敢偷偷盗卖,并用假骨灰“瞒天过海”欺骗死者家属。安妮调查发现,由于医院用死人骨骼进行常规整形外科手术,曾导致至少一名年轻人感染病菌死亡。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