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背靠背战爵士盼打破惯性 姚明迎最后复仇机会篮球-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0:40:58

经过昨天盘中的最后博弈,G上汽大股东今天将以3.98元增持的悬疑已经解开,但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由于潜在套利卖盘巨大,可能远远超过大股东增持的买盘,今天的开盘价将充满变数。

昨天,G上汽没有继续前一日的上涨态势,而是重新回到3.62元这一焦点价位上下波动,而尾盘阶段3.65~3.70元之间的买盘再度出现,成交也快速放大,最终以3.70元报收,微涨0.27%。

“毫无疑问,尾盘出现的买盘都是冲着周四3.98元高开而套利这个预期来的。”一家券商的投资经理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因为当时3.62元这个价位已经稳定,第二天大股东3.98元增持且可以成交这个悬念已经解开。”但该人士也同时指出:“这部分博傻资金周四能否真正套利却变数极大,有可能会无功而返。”

该投资经理解释说,市场的预期都是想在今天集合竞价时抛出套利,可以肯定当时卖盘会以不同价格全部涌出,按照目前集合竞价的规则,这将导致最终开盘价会以低于3.98元的价格开出。

现在两个极端的价格是:或者以3.98元开出,这说明套利全部成功,但可能性比较小;或者以低于昨日收盘价甚至更低价开出,这说明有巨量的博傻资金为保证成交而竞相压低卖价,结果弄巧成拙。

“最终开盘价完全取决于撮合完增持资金挂单数量以外所能成交的最后价位,因此明天集合竞价时博傻资金卖单的具体价位将十分关键,也大有学问。”该人士强调。

“实际上,能够轻松获利的资金恰恰是近两天来盘中低买高卖的资金,”德鼎投资资深分析师朱澄宇指出,“由于3.98元的增持价非常显眼,一定程度上转移了市场投资者的注意力,而按照买卖盘的对比以及现有撮合竞价的交易规则,这种套利的机会变数实际很大,相比较周一在快速下跌到3.50元附近买进而在两天来的3.70元高位卖出,这近6%的获利可能会更为稳健。”

集合竞价在每一交易日9:15-9:25期间进行,在此期间电脑自动撮合系统只贮存委托而不撮合。在9:25一瞬间,系统根据输入的所有买卖盘而产生一开盘参考价,继而将能够成交的委托以此参考价为成交价全部撮合成交。这一处理过程称为集合竞价。集合竞价成交价格决定的原则为:1、在有效价格范围内选取使所有有效委托产生最大成交量的价位。2、高于决定价格的买进申报与低于决定价格的卖出申报须全部满足;3、与决定价格相同的一方(买方或卖方)须全部成交。如满足以上条件的价位仍有多个,则可选取其中间价或离昨收盘价最近的价位。

本报讯前日上午,福州郭先生接到一个电话,来电的女孩自称“小燕”,她说:“我有个老乡名叫露露(化名),母亲得了重病,需要4000元的‘帮助’,如果老板您愿意帮助她的话,她愿意献出自己的第一次。”

根据郭先生提供的电话号码,记者给小燕打去电话。对于陌生的电话号码和陌生的声音,小燕连称想起来了,“的确与记者通过电话”,接着,问记者究竟“想不想做”。电话中,小燕关于露露的说法与郭先生所提供的大致相同:“露露17岁,家里母亲生病了……”

记者询问:露露的母亲得了什么病,家庭状况如何,有没有到其他部门寻求帮助?小燕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只反复强调两点:露露是个处女,愿意出售自己的贞操。

昨日中午,记者在一家咖啡厅见到了露露,想了解露露是否真的遇到了困难,并表示,如果有困难,愿意不计回报地给予帮助。然而露露显得十分老练,说话中没有透露任何“交易”之外的信息。

露:我不知道啊,她叫我来我就来了……哦,她说你是她的朋友,我代她来看看你啊。

露:你不是和我老乡很熟吗?为什么要问我她是谁?我和这个老乡不熟的,她叫我来我就来啊。

而与此同时,本报另一名记者与小燕再次联系,电话那头,小燕信誓旦旦地表示:早已和露露沟通好了,露露知道自己出来是做什么。

昨日下午2时30分左右,露露与记者还在咖啡厅里谈话时。本报另一记者按约定,用另一陌生手机给小燕打去电话,再次与小燕联系,表示愿意出4000元买了露露的初夜,没想到,电话那头的小燕的说法让人感觉露露有多次的“初夜”。

她同样表示,可以帮另一记者安排与露露见面,并再次说明露露愿意出卖自己的初夜。至于约见时间,小燕说:“露露正在上班,下午5点半安排你们见面吧。”

下午3时,记者联系了警方,民警介入调查,而此时小燕着急了,不断给记者打电话,问露露的事做完没有,什么时候可以回来等等,最后,发来短信警告:“如果不想把事情闹大,就让小妹快回来。”记者告知,露露现在需要帮助,请小燕将她的证件带来,小燕立即改了个态度:“露露的事和我没关系,一切都是她自愿的,我为什么要帮她?”记者再次问:“如果露露独自出来遇到坏人,甚至遇到危险怎么办?”小燕说:“和我没关系,你们想怎么弄她就怎么弄她。”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律工作者表示:出卖“初夜”的骗局已为数不少。如果真有困难,全社会都应该给予帮助。然而,“出卖初夜”无论打上什么样的“标签”,都无法改变其卖淫违法的性质。本报记者文/图

周四两市大盘借势低开,沪综指开于1093.93点,低开3.23点;深成指开于2652.69点,低开10.11点。沪综指最高1101.27点,最低1087.48点,收于1097.78点,上涨0.06%,两市共成交129亿元。

消息面上:市场传言称,由于中石化和中石油下属公司业务相近,存在内部同业竞争及不可避免的关联交易,因此存在整合的需要,中石油旗下上市公司被整合后会退市,为弥补深交所的损失,中石油将登陆深圳市场;中石化下属上市公司股票也将换成中石化股票上市。详情请见:传言中石化和中石油将整合旗下公司并整体上市

上午大盘惯性低开后曾小幅振荡反弹,将缺口回补,但跟风盘不足,小幅振荡整理。午市上行至1100点之上压力再次显现,从而促使股指又一次回。由于市场对连续两天的重挫仍存有余悸,且1100点整数关口形成压制,场内难以形成有规模的做多力量。有专家分析认为,股指急速大跌后短线已处于超卖状态,而跌破半年线也有技术性反抽的要求。尽管大盘存在强烈的反弹欲望,但由于G宝钢、G上汽等大蓝筹护盘不利,在各自集团公司投入大笔资金后依旧持续走低,严重打击了市场对股改的信心。在这种背景下,大盘的弱势格局恐怕已使难以扭转。

个股方面:医药板块则强势不改,南京医药、桂林集琦、新华制药,包括介入医药领域的江苏吴中、中恒集团均位列涨幅榜前茅。以齐鲁石化、扬子石化为首的石化板块收到消息刺激卷土重来。G长电的上攻力度明显增强,带动电力板块整体转暖。盐田港、上海机场、福建高速分别领衔的港口机场及高速公路板块的止跌反弹。今日复牌的新G股,以及陕国投、力诺太阳、秦丰农业等近期一些强势股仍然处于跌幅榜之前,另外以益民百货跌停为首的前期涨幅过高表现较好的商业股做空势头加剧。

老板为招揽顾客,杀掉怀孕母羊,取出胎羊当街叫卖。昨日,记者在(重庆)弹子石大佛段正街一羊肉汤锅馆,目睹如此血腥一幕。

“乳羊(胎羊),10元一只。”昨日上午,大佛段正街67号,成都特色羊肉汤锅店前,一男子手持屠刀,大声叫卖,其身旁挂着三只四肢齐全的成型死胎羊。

叫卖声引来围观者,男子煞有介事地介绍:早上现杀的胎羊,绝对新鲜,可拿回家清蒸、炖汤,美容、养颜、滋补。并称,乳羊大的一只身上才长绒毛,在母羊胎中不足三月,小的两只才一月多。“东西不多,要买赶快。”

男子自称何平,是店老板何昌洪的儿子,四川富顺人,去年中秋从成都来渝开店。何平说,羊从江津珞璜镇买来,从去年开业至今,他们已杀了4000来只羊,有三成是怀崽母羊。为保证货源,该店在大佛段租了一个羊圈,囤积的100多只羊中有二三十只怀崽母羊。

何平说,店里专门从自贡请了一个杀羊师傅,每月工资800元,杀得多还要发奖金。杀羊师傅很专业,一般10分钟就能将一只活羊变成新鲜羊肉,快时六七分钟就能搞定。“初次看杀怀崽母羊,心里像猫抓。后来看多了,就没感觉了。”何平说,胎羊卖不完时,就煮着大家吃。“我太胖,不敢吃。”

对宰杀怀崽母羊,老板何昌洪不以为然:“羊肉馆太多,不杀,哪来那么多羊肉?”何说,去年冬至,他一天就卖了60多只羊,渝中区常有顾客慕名到其店里买胎羊。“管它是不是母羊,反正是卖钱。”

看见杀一只母羊搭上两三条没有出世的生命,60多岁的涂大爷连说:“太残忍、太没人性。”带着4岁儿子路过羊肉店的袁女士把脸调到一边:“幺儿,莫看,我心都麻了。”儿子问:“妈妈,叔叔啷个不听老师的话,把小羊儿弄死了挂起卖,一点都不爱护动物!”

“为了赚钱,怀崽母羊也杀,不可思议!”南岸某机关公务员陈先生说,“动物是人类的朋友,善待它们,尤其是怀孕动物,就是善待我们自己。”

腆着大肚子的怀崽母羊,成为餐馆老板赚钱的牺牲品,不能不说,这是我们人类的悲哀。

生命是平等的,谁没有母亲?没有母亲又何来生命?胎死母羊腹中的乳羊未及见天日,便遭至了生命中最黑暗残忍的一幕,这不仅是人类的悲哀,更是生命的耻辱。

我曾说过,股市技术分析,比如像均线系统,对技术派人士来说,犹如一道防洪或蓄水的大坝———相当重要;而那些对技术指标不屑一顾的人,则将所谓均线系统看作是月亮照射物体时所形成的“影子边”———形同虚设。最近的连续大跌,是由于60日均线、120日均线相继失守,这充分表明在这个市场里技术派人士很有市场。

老沙预测后市往往是凭感觉,每天在拜读那么多股评、倾听好多位市场人士的看法后,很多很多有关基本面、政策面、技术面、资金面的信息一齐汇集到脑海里。再加上这么多年来在股市里摸爬滚打所积累的经验,似乎大盘何时涨何时跌、个股哪个好哪个劣便有了点数。这时候后市向哪个方向发展也就有了个谱,或许这就是感觉吧。

沪综指昨天跌破1100点了,我的感觉是还会涨上去的。如果我们把100点算作一步,那么从1000点涨到1200点算是前进了两步,跌到现在的位置,应算是退了一步;此后还会进两步,冲到1300点,而后再退一步……

我自己是“跟着感觉走”,尽管经常出错,但我觉得这要比跟着别人的感觉走要好得多!

核心提示:现年75岁的都江堰市民张忠一时冲动,跟一个名叫李蓉的按摩女郎进行了皮肉交易。数月后,李蓉竟抱着一个婴儿找上了门,声称这个哇哇直哭的3个月婴儿是张忠亲骨肉。张忠为此惊惶失措乱了方寸,给了李蓉1万元抚养费。几天前,李蓉再次提出索要5万元抚养费了结此事,并约定在昨日下午1时见面交钱。等待李蓉的不仅有张忠,还有接到报警赶来的警察。

昨日上午9时许,一个电话打进本报热线报称,都江堰市有一位老人有了大麻烦,弄不好当天就要出事。记者联系上报料人,对方称,电话里说不方便,希望面谈。上午11时许,记者赶到都江堰市区,见到了报料人。报料人说,如此交流不是想搞得神神秘秘,在于所涉及的事情实在太难以启齿。

据其透露,他认识的一位叫张忠的75岁老人,几天前突然登门要求借5万元钱。钱的用途却始终不肯说。两家人交情甚深,他替张忠排忧解难是义不容辞的事,但5万元不是小数目。在反复询问中,张忠才迟迟疑疑地说,他于去年到市区一家按摩房,一时把持不住跟一年轻女子发生了性关系。谁知该女子最近找了上门,说那以后就怀上了他的儿子,已经生下来3个月。此前要去了1万元,现在还要向他要5万元抚养费。

这位知情者觉得此事不那么简单,如果没有医学鉴定,怎么能说是谁的就是谁的。既然对方是“小姐”,孩子的父亲就难免有其他可能。

昨日中午,记者见到了张忠。他的精神矍铄,言谈举止看不出老年人的龙钟态。他跟记者谈起了他的家庭。一声长叹之后,张忠说,老伴体弱多病,早在二十几年前动过大手术后,就再也没有过夫妻生活。老伴曾提出过离婚,张忠没答应。后来,张忠退休闲居在家,生活无聊,压抑了多年的欲望开始骚动起来。

据张忠说,去年7月,他路过市区一家按摩房时,一名花枝招展的女郎向他招手,张忠犹豫了一下,走了进去。这一次“失足”,他跟一个叫李蓉的女子进行了色情交易,他还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此后,李蓉打电话找过张忠,他又去过几次。

不久,李蓉突然打电话给张忠,称有人纠缠她,她想离开;李蓉就这样“消失”了。李蓉是哪里人、多大年纪等等,张忠都不知道。

对于这段“艳遇”,张忠后悔不已。想到自己如此大的年龄,竟晚节不保。从此以后,他再也不乱想了。

今年10月初,李蓉突然给张忠打电话,告诉了他一个差点吓死人的消息:她怀上了张忠的儿子,如今已生了下来。虽然犹如五雷轰顶,但张忠还是算了算时间,发现自己很难逃脱干系。于是,二人约定10月15日见面。

当日上午李蓉来了,抱着一个两三个月大的男婴。将信将疑的张忠将李蓉安顿下来,再商量如何处理这个“后遗症”。10月16日,双方订了一份“合同”。按照“合同”约定,张忠给李蓉1万元,李蓉将男婴送人。李蓉收了钱,打了收条,抱着孩子离开了,张忠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李蓉又打电话给张忠,还要5万元抚养费!如果一次拿不出5万元,至少先付1.5万元,然后每年支付一定的抚养费,直到孩子年满18岁。否则,李蓉将告张忠强奸。这时的张忠已经不知所措了。

几天前,李蓉再次打电话,给了张忠一个银行账号,叫他立即汇1.5万元进去。张忠在电话里同意了,但实际上由于没有那么多钱,张忠并没有汇钱。当晚,李蓉质问张忠,声称将把孩子再次带到都江堰,告他强奸。这么一说,张忠彻底慌了,开始四处凑钱,此事才浮出水面……

据知情者说,一筹莫展的张忠曾私下对他说,该女子告他强奸的话,他也无脸活在世上了。据了解,两人原定于10月25日下午1时在都江堰长途汽车站见面,后改为昨日下午1时见面。

时间紧迫,知情者和张忠迅速应对。张忠如约到汽车站接人,记者尾随张忠作为保护。如果事情不能得到解决,就由知情者报警。

12时59分,记者看见,张忠在候车厅门口接到了一个灰色衣服女子,女子拽着张忠就往外走。事后张忠说,李蓉一开口就谈“抚养费”的事情,声称她舅舅、姑爷等人也来了,孩子也抱来了,在后面等着。

13时03分,二人沿着街道边走边说,李蓉不停地回头看。很快,两人拐进一条小巷子。记者远远看到,李蓉不停地比划,声音很大。事后张忠说,李蓉说如果不给钱,就拉他到法院去,告他强奸。他掏出银行卡说他只有1万元,李蓉嫌太少,他又把银行卡收了回去。

13时12分,两人返回路边,记者发现周围还有一个男子在密切注意李、张二人行踪,就主动出面与两人打招呼。虽然李蓉对记者的问话有些不情愿,但她还是力所能及地说了她的意见。又过了几分钟,来了两位民警,将李、张二人拦住,要求到派出所协助调查。原来是张忠的朋友怕出意外,拨打了110报警。

面对警察,李蓉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一路上她都反复地说:“怎么回事哦?”在派出所,民警对李蓉、张忠分开询问。一个多小时后,对张忠的询问结束;但对李蓉的询问还在进行中。

18时29分,记者电话联系上知情者。对方说,民警对李蓉做完询问笔录后,将她带到医院进行检查,以便确定她几个月前是否生过小孩。目前,警方对此事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张:我算了一下时间,说跟我没有关系真的说不过去。另外,老伴有心脏病,我担心她为此生气出什么意外,所以花钱消灾。

张(表情很不自然,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我的侄女、侄女婿都晓得此事了。如果真是我的孩子,我当然承担责任。

(据后来赶到的张忠的侄女说,她知道此事后,一直在担心,如果孩子真是张忠的,到底该怎么办,真是个难死人的麻烦。)

在交谈中,张忠忧心忡忡;李蓉难以举出有力证据。最终确定男婴的血缘关系,还需要医学鉴定。知情者说,现在孩子在哪里,李蓉也拒绝回答;他甚至怀疑李蓉是受人指使而来的。相信警方的调查会还搞清楚事实的真相。(涉及个人隐私,文中人物系化名。)(本报记者袁勇摄影李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