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哥拉马尔堡病毒扩散到首都导致113人死亡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8 16:45:58

王健:从短期来看,特别是今年上半年以来,投资的重心由南向北移是比较明显的。一个标志是上半年山东工业产值首次超过广东,从全年来看,山东成为第一工业大省问题不大了。广东从改革开放开始占全国GDP3%,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13%,它的经济总量增长离不开外资,特别是港资的推动;但是到了90年代后期,中国利用外资发生了变化,外资开始由珠三角向长三角转移,同时投资结构和投资主体发生变化,以欧美资金为主;进入新世纪,外资开始关注环渤海地区,大量资金开始从珠三角和长三角转向环渤海地区。

外资的流向变化对中国区域经济格局产生重要影响。长期以来,外需是我国经济主要推动力量,今年1~9月份,我国GDP增长9.4%,而我国出口增长31%,对外资的依赖度非常之大。因而外资的流动决定了中国区域经济新增长点。

王健:主要在于我们的经济增长结构发生变化。在改革开放前,我国工业布局是东轻西重,南轻北重。经过20多年的经济发展,目前中国正进入工业化的加速时期,中国不可避免地迎来重化工业阶段。在这种经济结构变迁下,中国经济增长重心也要发生变动。

上世纪80年代是轻型增长模式,在短缺市场环境下,消费需求增长较快,轻工业投资较快。改革开放后,香港向广东转移了家电等轻型制造业,同时这些轻型产业市场需求相当好。因而在十多年时间内,广东经济持续增长。

而到了90年代,长三角承接了新加坡、中国台湾省的高科技电子产业的转移,迎来了高增长。到了90年代后期,居民消费结构开始升级,从家电转向住房和汽车,房地产和汽车的爆发性增长拉动了钢铁、水泥的等原材料行业的增长,而北方特别是那些资源大省经济增长自然表现抢眼。

《中国经营报》:随着区域经济产业结构的变动,伴随资金由南向北转移,人力资本流动有什么特点?

王健:资金和人口的流动将相伴而行。在本轮经济增长中,珠三角出现了民工荒现象,表明人力资本也开始向北转移。从长期趋势来看,非都市圈地区的人口必须向东、北部的都市圈地区流动,加入那里的城市化进程。

根据测算,各都市圈之间的人口移动规模将超过1.4亿人。需要移出人口最少的是长沙都市圈,约185万人;需要移出人口最多的是成渝都市圈,需要移出人口接近7000万人。可接纳人口最多的是位于东三省的哈尔滨、长春和齐大(齐齐哈尔、大庆)都市圈,可接纳1.2亿人。从这个趋势来看,人口流动的基本方向是由从西南到东北方向。人口流动可能是波浪式的,西南地区的人口向长江中下游地区流动,而长江中下游地区和环渤海地区的人口向东北地区流动。

《中国经营报》:在资金和人力资本由南向北转移的背景下,中国区域经济是否会酝酿一次变革?

王健:随着全球经济竞争日益激烈,从调整空间结构中寻找经济效益空间的压力必然显现出来。以美国为例,长期以来的经济重心在东北部13个州,在只占国土面积不到四分之一的区域内,集中了全美国50%的人口和70%的工业产出。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由于南部和西海岸地区新经济的兴起,出现了人口和产业重心向西南部地区移动的趋势,到了90年代中期,西南部地区的人口和GDP首次超过东北部地区,开始分化出新的经济重心。在这种趋势下,中国从本国国情出发,选择城市群或都市圈式空间结构为区域经济的调整方向,可能正是走入了世界经济空间结构变革的大潮之中。

据新华社北京11月11日电(记者吴晶晶)我国首个数字高清电视频道——央视“高清影视”频道将于明年1月正式在全国范围内播出,这也是全球第一个中文数字高清频道。

“高清影视”频道是利用高清数字技术制作和播出的付费频道,清晰度可以达到DVD的两倍。

据介绍,目前频道已储备了上千小时的高清节目,内容包括大量的高质量影视剧和纪录片。频道还将转播包括2006年世界杯在内的重大体育赛事、现场演唱会等。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德国的访问,在德国经济界看来像是一个节日——无论是对翘首企盼的世界电气巨人西门子,还是其他公司——那些希望把自己的技术和产品卖到中国的企业。

10月底,位于德国北威州的蒂森克鲁伯集团就已经开始忙活。因为他们和西门子共同持有大多数专利的磁悬浮技术峰回路转——乐观的德国人认为,在一度沉寂的磁悬浮领域,他们又一次在上海到杭州的线路上看到了希望。

蒂森克鲁伯还有更多的期待。他们希望能够把自己的气化煤技术同时转让给中国——通过这一技术,可以从气化的煤炭中得到动力燃料,例如柴油。

能源问题成为即将过去的2005年的一个关键词,对中国尤其如此。在这一背景下,中国丰富的煤炭和相对稀缺的石油资源,成为蒂森克鲁伯用以推销他们“气化煤”技术的最好说辞。

如果能够经济地将煤炭转化为石油,对中国这样资源禀赋的国家,无疑是巨大的诱惑。根据公开的资料,中国煤炭的可采储量为1145亿吨,而石油,不过65亿吨。

德国人的乐观似乎可以理解。11月8日离开北京之前,胡锦涛为7日在北京召开的“国际再生能源会议”发去了书面致辞,在致辞中,胡锦涛强调了在这一领域“技术转让”方面国际合作的重要性。

实际上,德国媒体得意地宣称,这次会议,主要就是由德国赞助和筹备的。

这正是德国人“周密安排”的一部分。之前的10月29日,蒂森克鲁伯的子公司——乌德公司技术部门的负责人拉德克,已将总额为13.3亿欧元的一份合同建议,呈交给了位于中国山西省的潞安矿业集团。

随后的11月2日,德国方面将一份意向书草案发往中国。目的是赶上胡锦涛10日至13日对德国访问的“东风”,他们乐观预计,这份合同可能会在这一期间签署。

虽然无论煤炭还是由它形成的“煤化油”都并非再生能源,但其意义都同样重要。

乌德公司选择潞安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潞安所在地山西和乌德所在地北威州是“友好省份”;另一个是,潞安是中国大陆最早探索类似技术的企业之一。而早在今年4月,双方就已经开始在另一领域——煤层气利用领域展开合作。

在胡锦涛展开他的德国之行之前,北威州的经济部长克里斯塔·托本,刚刚结束了她的中国之行,她的行程中的一项重要安排,就是前往山西牵线搭桥——然后,在她回国时,她为乌德公司带回了一个“价值可能超过13亿欧元”的好消息。

《财经时报》对潞安集团采访得到的答案,可能会让乌德公司稍稍有些失望——他们的良好愿望可能一时难以实现,因为潞安自身的实力可能无法承接超过130亿元人民币的这一大项目。这家拥有2.8万名职工的公司,固定资产为53.8亿元,年销售收入尚不足30亿元。

但他们也不必过分失望,因为另一家国家公司神华集团(中国最大的煤炭企业)正致力于这一技术的产业化,并且希望在2010年前,“煤炭液化形成油品及煤化工产品能力1000万吨”。而这家公司,无疑具备这样的实力。

按照潞安方面的计划,他们正在建设一个年产16万吨煤基合成油的示范厂,而这个示范厂的生产线,就是将来产业化基地的第一条生产线。但是潞安方面称,他们之前采用的,是中科院山西煤化所的技术。

德国是这一技术的发源地。二战时期,这一技术就已经出现;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世界能源危机发生之时,德国人就让这一技术实现产业化成为可能。

当时的预计,在新世纪来临之前,每年将需要约2200万吨煤用于气化。但是由于在随后的80年代,世界石油价格一泻千里,这一技术随后被束之高阁。

2004年之后,当新一轮能源危机迫近的时候,这一话题再次被摆上了桌面。尤其在煤多油少的中国,似乎很快要形成燎原之势。

除了中国的自有技术,德国人在中国,也有着外来的竞争对手。其中最大的一个,即是来自南非的萨索尔公司。早些时候,萨索尔已经宣布,将与神华集团和宁夏煤业集团,开展同样的合作,“将于今年年底前完成可行性研究”,其目标是在陕西和宁夏各建一座日产能力为8万桶合成油的工厂。

萨索尔的竞争力让德国人也感到了压力。1955年该公司在南非建成第一座由煤生产燃料油的工厂,到目前为止已累计从8亿吨煤炭中生产出15亿桶合成油,其生产能力在日产15万桶油的水平。

另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是美国人,今年9月,世界最大的私营煤炭企业美国博地能源公司在北京设立办事处。虽然博地宣称他们在最初的时候将更多精力放在卖煤上,但是这家公司强大的技术实力,也让德国人难以忽视。

所以德国人争分夺秒,根据德国媒体的报道,他们将在半年内,向中方提交详细的合同内容。

德国人的计划是,在中国利用这一技术方兴未艾之时,在产业化过程中,向中国兜售他们的“第一批”设备。他们似乎不必为市场发愁,根据专家的预计,在中国,这一市场的潜在份额是3000亿元人民币。

比“煤变油”更经济的,是“气变油”。中国人对煤层气最直接的认识,源于频发的煤矿事故。在中国,绝大多数的煤矿矿难,特别是爆炸事故,都和煤层气有关。实际上,煤层气最主要的成分,就是瓦斯。

目前世界拥有的煤层气资源总量约为240万亿立方米,这一特殊资源的国际排名中,中国位居第二(最多的是俄罗斯)。据测算,中国浅煤层的煤层气储量约为30~35万亿立方米,大体与陆上天然气总量相当,更相当于350亿吨标准煤或240亿吨石油。

按照2004年的统计数字,这一规模相当于中国17年的产煤总量,或者130年的产油总量。

2000年9月,中国的第一座瓦斯发电机组在山西晋城建成并开始发电。现在,在中国煤层气利用最先进的这一地区,有18座煤矿建设了燃气发电机组,共63台

虽然已有专家称,由于中国煤层气储存自身的特殊性,当前对煤层气利用的最成熟的技术是发电,但是,利用煤层气制造燃油(气变油)的技术,实际上已经在国际上广泛存在。

今年4月,包括乌德公司在内的德国北威州煤矿企业代表团,即前往潞安集团,座谈“煤层气及瓦斯抽放发电组”事宜;10月,中国的黑龙江矿业集团,已与香港和加拿大两家公司合资,计划投资50亿元人民币,建设一个利用煤层气生产柴油的项目,而这一项目,也将采用德国技术。

然而,这桩足以让尖峰集团2005年由亏损变盈利的交易,难逃打着股改的旗号、安排关联公司向其输送利益之嫌。

自今年4月股改启动以来,以全流通之后的股价作为现时股权转让的估值参考,尖峰集团是第一个吃螃蟹者。

尖峰集团此次出售的是天津天士力(资讯行情论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600535,天士力)680.4万股法人股(占总股本的2.39%),买方为天士力的大股东——天士力集团(原持股51.58%)。值得关注的是,本次交易以每股9.77元的价格成交,较本次交易的评估基准日2005年8月31日天士力每股净资产4.165元溢价135%。

当前上市公司股改已是箭在弦上,为明晰股权结构,降低股改时与非流通股小股东的沟通成本,上市公司大股东可能会以较高价格预先从其它法人手中收购部分非流通股,但考虑到最高峰的1997年上市公司非流通股转让的平均溢价率不到35%、近年来更只在10%左右浮动的现实,135%的溢价率无论如何都是一个令人咋舌的数字。

尖峰集团的理由冠冕堂皇——股权分置改革给非流通股股东带来的盈利机会。尖峰集团称,本次交易是以比较法进行评估,9.77元/股的价格系“参照已完成股权分置改革上市公司方案模拟计算”得来。

在这种估值原则下,680.4万股天士力法人股的总售价达6647.508万元,而这部分股票在尖峰集团当期财报中,成本仅为2217.73万元。这意味着仅此一项,尖峰集团今年的财报表中将多出4429.78万元的利润来。

这一数字较尖峰集团2004年全年净利润还多出81.86%,其2005年的业绩也将由此脱胎换骨。尖峰集团2005年第三季财报显示,当期净利润为-2096.92万元。10月26日,尖峰集团曾预告本年度净利润将较上年大幅下降。但即使第四季度的经营依旧保持目前的颓势,这一笔交易所形成的利润也足以保证尖峰集团今年的财报以盈利收官。

事实上,这笔交易几乎是尖峰集团全年扭亏的唯一出路。在尖峰集团的主要资产中,水泥正处于行业景气的低谷,其水泥业务前三季度已经报亏2813.73万元;医药业务虽然盈利,但如果不计算投资收益,医药业务的净利润率不到1%。如果要玩变卖资产实现扭亏这种游戏,还有什么资产能像得股改之便的天士力股权这样,名正言顺地卖出这么高的溢价?

在尖峰集团公布此次交易的前一个交易日(11月2日),天士力股价报收于12.79元。敏感的市场人士根据二级市场股价,推测天士力集团之所以肯接受9.77元/股的价格,可能意味着天士力将来股改的对价可能为每10股送3股左右。

这种推测也许不无道理,却忽略了一个重要关节:本次交易的双方存在着关联关系,买方难逃向卖方输送利益、帮助其扭亏之嫌。

双方的关联关系由来已久。1997年11月天士力成立时,尖峰集团出资3202.5万元占股35%,位居第二大股东。2000年3月,尖峰集团以现金和部分天士力股权共计作价5103.84万元,与另两家公司发起成立天士力集团,尖峰集团占新公司总股本的27.44%,新公司则持有天士力70%的股权。此前此后,天士力的股本结构和尖峰集团的持股发生过数次变更,但在2002年8月天士力上市后,天士力集团持股天士力51.58%、尖峰集团持股2.39%则一直未变。尖峰集团此次出手的股权,正是其直接持有2.39%的天士力股权。

作为非上市公司,天士力集团的股东及股本变化一时难以详知。但尖峰集团2003年年报显示,其所持天士力集团股权变为26.55%,这一持股比例表明尖峰集团至少是天士力集团的第三大股东。在2005年半年报中,来自天士力集团的投资收益为368.01万元,而天士力集团当期净利润为1386.1万元,照此计算,26.55%持股比例应未改变。

遍查尖峰集团2005年的公告,未见转让天士力集团股权的相关公告。而在2005年第三季度财报中,尖峰集团的长期股权投资为3.343亿元,与2004年末的3.446亿元相差只有0.1亿元,如果已出清天士力集团股权,长期股权投资一项的变动断不至于如此小。因此,尖峰集团至今仍是天士力集团的第三大股东,其关联关系应笃定无疑。

但尖峰集团11月3日的公告明确表示,此次股权交易“不构成关联交易”。尖峰集团之所以隐瞒这由来已久的关联关系,其目的可能是不想将关联公司向其输送利益、助其扭亏公之于众。但若不是关联关系,又有哪个下家愿在股改获利空间被压缩的时候高位接手?

本报讯(记者辛苑薇)虽然今年发改委先后核准了13家通讯企业获得手机牌照,国产手机阵营日趋庞大,但仍未扭转国产手机市场占有率的持续下滑。昨天,权威调查机构赛迪咨询发布《第三季度中国手机市场分析报告》显示,第三季度国产手机销量市场份额进一步下降到了41.3%,创出年内新低。

调查报告显示,今年第三季度手机售量和销售额都创下了近三年第三季度的新高。与市场整体繁荣相比,国产手机显得较为暗淡。报告显示,老牌国产品牌除了联想等少数企业取得了不错的增长以外,市场份额都有所下滑。新获核准的13家厂商整体市场表现不突出,多数新核准厂商以代工方式进行出口,但在国内市场表现平平。

由于是针对基金的一次交流,谈论的话题,很自然地切入到了现在的股市。“中国的股市,唉……美国的股市在1929年遭遇过一次大的股灾,但只用了不到5年,股市就重新走好了,我们的股市,从2001年算起,直到现在都是没有什么起色,现在搞股改,有用吗?

“中国股市好不起来,还跟你们所扮演的角色有很大的关系”,面对台下的基金管理人,郎监管丝毫不留面子。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