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正式续签穆托姆博 盖帽王仍将辅佐姚明两年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5:23:59

“他也是。”没走几步,朱爱华又找到一个砷中毒患者段正强。56岁的段正强除了具有黄金书同样的症状外,他已感觉到左边肋骨部位开始变硬。

朱爱华介绍说,砷中毒的常见症状为皮肤损伤,包括手和脚的角化症、躯体色素沉淀、皮肤溃烂、皮肤癌等。内脏器官中毒的临床表现也很明显,包括肺部机能障碍,神经疾病、肾毒等。肝硬化、腹水及肝癌是砷中毒后造成的严重后果。

砷中毒是不可逆转的,一旦患上即永远成疾,药物只能减缓病情加重,并且因为没有市场,几乎没有药厂生产这方面的药。

“我到兴义的医院去照片,照片后医生也没有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什么原因。”段正强说,他心疼他做检查花费的两百多元钱。

告别段正强,我们遇到了年轻的唐建琴。36岁的唐建琴除了手掌和脚掌长了大颗的痱子外,还没有感觉到其他症状。将来会发展到什么状况,她不知道,也不敢想。

在交乐乡,人们清楚的是,2003年9月,48岁的砷中毒患者龚光能因肺癌去世,正病入膏肓的55岁的邵先进也将步其后尘。但人们不甚明白的是,在交乐乡的街道上,前来赶集的人中有多少患者?有多少人将面临邵先进相同的命运?

“兴仁县有2000名砷中毒患者,但这是以前粗略的统计数据,现在到底有多少,我们还没有做细致的调查。”同行的兴仁县疾控中心副主任黄建香说。而中科院贵阳地化所研究员郑宝山估计,贵州西南地区自1976年以来确诊的慢性砷中毒患者至少有3000例,仅兴仁一县就有约2000例,另有6个县大约7万到20万人口因使用含砷量高的煤而受到砷毒威胁。

在氟中毒最严重的荷花村,随处可见弯腰驼背的人,即使是骨头还没受到损害的年轻人。村里几乎没有身高达到1.7米的,并且大都干瘦。这里没有活到70岁的人,一般是五六十岁的时候就死了

“贵州的地方病主要有三种:碘缺乏病、地砷病和地氟病。碘缺乏病是全球性的疾病,基本已得到控制。地砷病主要在黔西南地区,而地氟病是全省性的疾病。”贵州省疾控中心副主任安冬说。

他对贵州氟中毒的情况也熟烂于心:“贵州有1000万氟斑牙患者,64万氟骨病人,以县为单位,氟中毒的人口1900万,占贵州人口的一半。”

氟中毒的严重性要远远高于砷中毒,贵州氟中毒最严重的地区是位于黔西北的织金县。春节后,记者来到离织金县城10公里的荷花村。荷花村的村名,据村里的老人说源于民国十五年,当时村里人从江南一带带回荷花的种子,在村前的池塘里种下,荷花成活了,每年夏天都开出洁白的荷花。

荷花村周围郁郁葱葱,空气清新,但是荷花村的人们长期以来都认为这里“风水不好”。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种怪病笼罩了这个山村,得这种怪病的人,都有牙齿变黄变黑、腿呈X形或O形、躬腰背驼或者下肢瘫痪、手臂只能弯不能伸出去等等症状。

“每次记者来都要去荷花村。”织金县疾控中心地方病防治科科长王德顶说。他接待过中央电视台等媒体,“正是媒体的报道,织金的地氟病才引起省、中央和人们的关注。”

在荷花村,随处可见弯腰驼背的人,即使是骨头还没受到损害的年轻人。村里几乎没有身高达到1.7米的,并且大都干瘦。“我们这里的人到外面去打工,人家都不要。”侯基文对记者说。他今年35岁,身高1.6米不到,腿向外弯曲。

只要上了点年纪,身体的残疾就会让这里的人丧失劳动能力,行走困难。并且如果摔了一跤,往往就爬不起来,只有卧床等死。“非正常死亡的人很多,一般都是摔倒之后死亡的。”王德顶说。据村里的人说,这里几乎没有活到70岁的,一般是五六十岁的时候就死了。

村民杨正权的父亲去年夏天在屋外摔倒之后就不能行动。杨正权曾到外省打工,感觉到自己干活越来越吃力后他不得不回到家里,“我早晚都会像我爸一样。”他显得无奈而又麻木。32岁的他还没有娶到老婆,因为流行怪病,村里的姑娘都想往外嫁,其他地方的都不愿嫁过来,婚嫁成了氟病流行区的年轻人的一大问题,从上世纪70年代发现氟中毒以来,荷花村的人口越来越少。

1979年,贵州省防疫站、中科院地化所到荷花村进行调查,发现当地8岁以上的人群氟斑牙患病率为100,氟骨症患病率高达77.6。

调查组对当地群众食用的粮食、生活用水及煤炭、土壤、岩石等进行氟含量检测,发现煤的氟含量为598mg/kg,土壤的氟含量为903mg/kg,而生活饮用水和新鲜粮食的氟含量都在国家规定的标准范围内,当时得出结论,荷花村氟中毒是由燃煤引起。

“农村的粮食主要是玉米,秋天收玉米的时候,天气潮湿,为了避免发霉变质,人们都要用煤火烘干玉米。辣椒是主要调料,人们也用同样的方式烘干辣椒。农村都使用敞炉,这样粮食和人都直接暴露在含氟量极高的煤烟中。”王德顶说。经调查,当地经烘烤的玉米、辣椒等农作物的含氟量超过国家标准的几十倍甚至数百倍。

中国台湾网3月2日消息据台媒报道,陈水扁昨天晚上与欧洲议会议员进行了视讯会议,他颇反常态地表示,要他任内“独立”、更改“国号”绝对办不到,不能自己骗自己;并强调他的任期只剩三年多一点,必须为人民多做一点事情。

陈水扁坦承客观环境不允许更改“国号”,因为必须经过四分之三“立委”同意,以目前席次来讲,支持民进党当局的席次不到半数,“我不能自己骗自己,不能骗别人,我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他还说,李登辉过去在位十二年都没有做到,即使现在让李再做“总统”也一样办不到。

陈水扁说,“扁宋会”是让“朝野”和解、政党合作跨出第一步,这是此时此刻台湾必走的一条路;如果像过去一样让政府机器继续空转内耗,绝对不是人民之福;有些人不是那么清楚,因而引起“资政”与“国策顾问”的辞职。

中国台湾网3月2日消息据港媒报道,中国大陆通过“反分裂国家法”箭在弦上,台湾团结联盟宣称要举行所谓“捍卫台湾反并吞”誓师大会,并将在三月六日于高雄举办游行,而民进党昨天也宣布希望和台联党分进合击,集结本土力量,反对“反分裂国家法”。

民进党昨天举行中常会,民进党秘书长李逸洋在会后记者会上宣布这项活动消息,举办地点暂定在敦化中学。他并表示,民进党对党员参加台联党在高雄的游行乐观其成,民进党也将邀请李登辉和四社、二会等本土社团参加誓师大会。

此外,台湾团结联盟籍“立委”何敏豪昨天在“立法院”施政总质询中质疑,如大陆制订“反分裂国家法”,台方是否可办理防御性“公投反制”?台“行政院长”谢长廷则答复,若法律内容对台湾具攻击性,“各种可能性都能发生”。(潇凝)

一旁的周远楣委员看见方晶与记者相谈甚欢,似乎有些“嫉妒”:“早知道我也把老伴带进来了,他正在外面的车上等着呢!”

一身戎装的女委员李鸿由于没有“报到通知单”被警卫人员挡在了宾馆外,拿着政协委员证也进不来,急得团团转。“我最近一直在北京,通知单寄到兰州我的工作单位了,可兰州团明天才到。”工作人员急忙拿着李委员的委员证与会务组联系,经过重重确认,警卫人员才予以放行。

就在李鸿委员焦急地等待消息时,另一位女委员竟然一头撞在了宾馆的玻璃大门上,不由地摸着头自嘲:“这玻璃擦得太干净了。”

全国政协委员、内地著名电影演员陈道明戴着墨镜,一袭黑衣前来报到,这身很酷的造型引起现场一阵小小的骚动。众多女性工作人员争相与“偶像”合影留念,陈道明都报以礼貌的微笑,一一满足。

陈道明在接待处主动要求把房卡退还给会务组。他解释说,自己住在北京,不必再入住宾馆,这样可以为国家节省一点经费。

薛宏伟,江苏省公安厅科技处处长。1998年他被公安部聘为刑警执法办案全员培训专家组成员,2000年被中纪委抽调至厦门,参加远华特大走私案的办案工作,被中纪委誉为“对‘4·20’专案做出突出贡献”的预审专家。被业内人士称为“摧毁犯罪心理最后一道防线的狙击手”,他也是国内仅有的几位谙熟测谎技术的预审专家之一。

薛宏伟:心理素质好的人,他就会努力让自己对所做的案件不反应,这样更会暴露自己。而心理素质差的人,他对什么都紧张,对什么问题都反应。这就让我们难以迅速判断,但不论是什么人,我们根据测谎仪的图谱,一样可以准确判断出结果。

薛宏伟:在亲戚朋友之间,许多人在借钱后都不好意思要对方打欠条,时间长了,在双方发生矛盾时,借方却会死不认账,这样的民事案件在法庭上很难作出判决。有了测谎仪后,法官则可以要求双方进行测谎实验,根据测谎的结果判断。我想,测谎仪在我国将有很广阔的应用前景!

“你们肯定不相信这个仪器能测出人的内心活动,我们可以来做一个实验!”不愧是测谎专家,记者见到测谎仪后,虽然一个劲地夸它的神奇,但心中的疑虑还是没有逃过薛宏伟的眼睛,记者的采访首先从实验开始。

在连接好线路后,薛宏伟要测记者的属相。“你可以运用各种反测谎手段,你只要根据我的问题回答是和不两个字。”在让记者放松并想了许多应对措施后,测谎正式开始了。

“你是属鼠吗?”“不。”“你是属牛吗?”“不。”记者就这样和薛宏伟展开了“较量”。在经过3轮属相问答后,虽然记者之前刻意让自己忘记自己属相,但还是被薛宏伟识破,他准确地测出记者的属相。这个结果让刚才在路上还一直不相信测谎仪的摄影记者更是惊诧不已。

在“征服”记者后,薛宏伟拿出了江苏第一台测谎仪和现在江苏最先进的一台测谎仪向记者介绍了测谎仪的工作原理。“测谎是一种科学的断案法。从技术原理上讲,测谎绝非测试被测人是否说谎,而是测评被测人有无对违法犯罪事实的特殊记忆。”他说,“心理学研究表明,人的大脑对外界刺激会留下一定的印痕,即记忆。对作案人和知情人来说,由于其实施或涉及的是违法犯罪行为,当时所感知的形象,所体验的情绪,所采取的行动都会在大脑中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作案的危险感进一部定位、加固了这些记忆,一旦相关问题被提起,作案人或知情人对有关案件事实的记忆就会立即在大脑中复现,并唤起相关的情绪记忆、动作记忆、视觉记忆等,这些都会引起心理参数的变化,从而在测谎仪上产生明显反应。”谈论起测谎仪,薛宏伟是滔滔不绝。

在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的预审工作中,薛宏伟曾审讯了一个名叫王刚的重要嫌疑人。警方掌握的线索是,王刚先后收受500多万元的巨额贿赂,并将部分赃款用于投资。遗憾的是,在警方抓获王刚之前,王刚已有察觉,并做了一系列的反侦查准备———藏匿赃款,销毁关键证据,派人恐吓胁迫相关证人,并将几个至关重要的关系人偷偷送往了国外。王刚到案后,先后接受过几十次不同级别的审讯,但都没有交代问题。临危受命的薛宏伟接手案件后,在和王刚接触了一星期后,薛宏伟开始了独特的审讯。

薛宏伟对王刚说:“我手上有一封信,对你很不利。你若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信是什么时候写的,用的是什么信纸,信上写了什么内容。”事实上,信倒是真有,不过这封信已经由王刚委托一个叫姚明海的关系人烧掉了。但凑巧的是,薛宏伟在另外一起案件中接触到了姚明海,当时姚明海谈了很多关于王刚的事情,其中就提到了那封信。

薛宏伟是个有心人,当姚明海提到那封信时,他便巧妙地套出了信的内容、写信时间以及所用纸张。薛宏伟不容王刚喘气,接着说:“你的女友马丽怀孕了,对不对?”王刚闻言大惊失色:“这件事连我在内总共只有三个人知道,你怎么知道的?”第三天深夜,王刚在号房里大喊着要见薛宏伟。见到薛宏伟的一刹那,王刚像捞到了救命稻草般地瘫坐在了地上。当晚,他如实交代了主要犯罪事实。但是,当问及行贿人的姓名时,他又涕泪交流,闭口不谈了。

薛宏伟义正词严地对王刚说:“谁给你送钱我早就知道了,之所以让你自己说出来,是为了给你一个争取宽大的机会。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将此人的名字写在一张白纸上,然后反过来扣在你面前的这张桌子上,你讲完那个人的名字后,可以将纸翻过来,看看上面写的名字和你讲的是否一样。”薛宏伟说完便找来一张白纸,刚欲提笔往上面写字,王刚便绝望地呜咽道:求你别写了,我什么都说……

1997年,江苏省溧阳市发生了一起杀人案,女老板范婧的尸体在自家发屋被人发现,警方接到报案迅速展开侦查。当天下午,一名嫌疑人进入警方的视线,他就是范婧的未婚夫、某医院外科医生边龙。可是边龙临时翻供,当地检察机关也认为证据不足,决定对边龙不予批准逮捕。薛宏伟根据此案的特殊情况,决定在审讯时对边龙实施测谎。

边龙被带进了审讯室,此时,审讯室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套测谎仪,“为让你信服,我们不妨测试一下,而且请你放心,这与今天的正题无关。”薛宏伟说完后递给边龙一张纸一支笔,告诉他:“你可以背对我在纸上随意写一个0-10之间的阿拉伯数字,然后折好将纸握在手里,我可以通过测谎仪将你刚才写的这个数字准确地测出来。”

边龙未吱声,但却顺从地接过了纸笔,随后背转身飞快地在纸上写了一个阿拉伯数字。也就在一问一答中,薛宏伟说出了边龙所写的数字。接着,薛宏伟正式对边龙就案件进行测谎,半个多小时前还貌似沉稳的边龙此刻已是大汗淋漓。薛宏伟一边观察对手的反应,一边乘胜追击。根据测谎情况,检察机关很快对边龙做出了批准逮捕的决定。边龙最终心服口服地交代了自己的杀人罪行。

用薛宏伟的话说,把测谎仪摆在嫌疑人面前,可以起到震慑作用,有的犯罪嫌疑人见到测谎仪就发抖,因为他们自己知道,案件是自己做的,他们心虚。

2001年,薛宏伟到武进对一起投毒杀妻案的嫌疑人做测谎。当时他们是一家三口下午一起到公园去玩,然后丈夫就到单位去了,他妻子下午四点多钟带着孩子就回来了。结果到了晚上七点多钟,邻居就发现他妻子中毒死亡。当地警方赶到现场后,很快确定死者是喝了自己杯子里含有“硝”的水而中毒死亡的。根据排查,警方确定死者丈夫有重大作案嫌疑。

但嫌疑人就是不承认,称自己一直没有回家。由于没有足够的证据,而且丈夫不具有作案时间,这使案件的侦破陷入了僵局。“我带着测谎仪到了审讯室后,立即对这位丈夫进行测谎前谈话,可他看到测谎仪并得知后,吓得脸色都变了,并叫我不要测试了,案子是他做的。原来是他在外面有了情人,所以一直想除掉已经和自己感情破裂的妻子。那天他在一家三口去公园玩耍之前,就在老婆的专用茶杯里放入了过量的硝,他知道老婆回来后口渴,一定会喝水。根据其交代,警方找到了相对应的证据。”

“测谎仪的准确性不但普通的老百姓怀疑,就连许多当地公安局的局长和检察院的检察长也不相信,他们觉得如果一个人的心理素质好,测谎仪就可能不准确,但我通过多年的研究发现,心理素质越好,测谎仪的准确性就越大。”薛宏伟再次解释了这个许多人想问的话。

在说完后,薛宏伟介绍了一个案例。几年前,省纪委介入调查一起贪污案件,案件的主角是南京市的一位局长,由于他曾做过侦查工作,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可以说心理素质十分好,省纪委多次审讯没有结果。薛宏伟接触了该局长后,决定对其测谎。在问了10多项和案件有关的问题后,根据测谎仪的图谱,薛宏伟当着这位局长的面,把他在什么地方撒谎,他收了某公司老总多少万等他拒不交代的问题,全部给说了出来。见自己的心理活动被测谎仪测了出来,这位局长是脸色苍白,当时就向省纪委交代了自己的问题。

薛宏伟告诉记者,配合纪检部门对贪污腐败分子进行测谎,现在已经成了他的经常性工作。“测谎仪运用在案件上可以起到2个作用,第一就是迅速识别犯罪嫌疑人,第二是确定目标范围。这可以为办案人员节省大量的人力、物力,避免民警对一个清白者审讯而浪费时间。”

薛宏伟告诉记者,在中国,测谎的结果还不能被作为证据,只是公安机关一种辅助的侦查手段。在国外许多国家则已经被法庭采用,并且被广泛应用到民事领域。在美国,政府每年要用测谎仪测试政府雇员对政府的忠诚度,一些大公司也要用测谎仪检测员工的忠诚度。随着测谎仪在中国的使用,许多法院都配置了测谎仪,用来检测一些很棘手的民事纠纷,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对于测谎仪在民事领域的使用,薛宏伟向记者介绍了一个很常见的民事纠纷。对于自己从事的测谎工作,薛宏伟是信心百倍。

新华网华盛顿3月1日电(记者潘云召谭新木)美国两个人权组织1日代表8名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遭受美军士兵虐待的人士向法庭起诉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

美国公民自由同盟和人权第一组织当天在华盛顿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对拉姆斯菲尔德的起诉是在位于其家乡伊利诺伊州的联邦地方法院提出的。因为拉姆斯菲尔德亲自签署了有关指导战俘待遇的政策,因此对虐待俘虏事件负有直接责任。

8名原告中,4人是伊拉克人,其余4人为阿富汗人。据称,他们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被美军关押期间受到虐待,身体和心理均受到伤害。美军士兵对他们采取的虐待手段包括剧烈殴打、割伤、性羞辱和侵害、死亡威胁以及让他们处于痛苦的姿势等。这些士兵已均被美军释放,但从未受到任何指控。

上述两个组织的负责人还表示,这8名原告均表示愿意前来美国作证,要求法院宣布拉姆斯菲尔德的行为违宪,违反美国法律和国际法,并要求对所受到的伤害获得赔偿。

代表两个组织负责这一案件的律师卢卡斯·古腾塔格说,拉姆斯菲尔德亲自批准使用非法审讯手段,清楚地知道他的命令导致了虐俘事件,但却没有履行其中止虐俘事件的法律责任,因此应对虐俘事件负直接和最终的责任。

“裸捐、圈地、捞钱”,2004年,在蒙城县挂职副县长的牛群遭遇众多非议;央视2005春节联欢晚会,牛群原本与冯巩排练好的新相声也被无情“枪毙”。近两天,牛群再一次成为新闻人物,他收回了辞呈,重返蒙城了,再当挂职副县长。“我们都没有想到,2月26日那天,牛群会突然出现在我们安徽省亳州市的人大会议上。当时在场的384个人大代表特别感动!”昨日,与牛群一起参加安徽省亳州市第一届人大七次会议的蒙城县人大办公室赵建华主任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也证实了这一点。

昨晚,记者连线安徽省亳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工作人员透露了牛群重返蒙城的谜底:牛群对蒙城有很深的感情,蒙城老百姓也喜欢他。

去年八九月,媒体出现大量的负面报道,牛群离开了蒙城。当时,针对媒体报道牛群“裸捐、圈地、捞钱”的新闻,安徽省、亳州市及蒙城县组成了联合调查组,对牛群进行了认真的调查审计,最后没有发现问题。去年11月下旬,省市有关部门在蒙城召开了全县中层干部大会,公布了牛群没有被发现问题的调查结果。牛群听了组织的公正评价后,当场放声大哭。

几天后,牛群返回北京,不久便到石家庄拍摄电视剧,后又参加央视春节晚会排练,大家都以为牛群不会再到蒙城县当不拿工资的挂职副县长了。但谁也没有想到2月26日亳州市人大会议开幕时,牛群会以蒙城县人大代表的名义出现在会场上。当时许多代表拥上前去,与牛群热烈握手……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