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彭水神秘洞穴现100米长晶花隧道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3:37:07

“北京阜国任何经营管理者都没有提前通知我,如果没有股东们的签字同意,北京阜国只要敢和NME公司开展股权交换,那就违反了中国公司法。”

北京阜国第三大股东——北京火马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任为民从记者处获悉“股权交换”一事后,显得非常气愤。任为民的另外一个身份是HDV标准拥有者——北京凯诚高清电子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

北京阜国拥有14家股东,它们分别是上广电公司、中国电子技术集团公司、北京火马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新科公司、夏新公司、金正公司、步步高公司、熊猫公司、先科公司、中国电子技术集团公司等。其中,前3者分别是北京阜国的第一、第二、第三大股东。

记者对上广电、新科等其他股东进行采访时,这些公司的负责人都表示北京阜国没有向他们通知此事。

李海就此解释称,目前只是签署了协议,还没有正式实施,“北京阜国经营者会就此与股东们多方面协商。”

向记者报料的知情人士认为,北京阜国之所以签下此笔交易,是为了缓解目前公司面临的资金困境。“如果再不筹集到充足资金,EVD标准根本已经无力推广下去。”该知情人士如是担心。

一直以来,EVD都面临与国内另外两大高清标准——HDV、HVD的激烈竞争,而获得推荐标准资格后,EVD标准也并没有在市场上顺利普及,“目前也仅新科和上广电在做EVD碟机”。另一方面,日本两大蓝光高清标准对EVD更是个巨大的威胁,比如,夏新与长虹就在不久前转投到了东芝HD-DVD阵营。

而通过出卖公司控股权,北京阜国可以先从NME拿到850万美元现金,再通过计划中的上市融资,筹到1000万美元。

李海则解释称,与NME的交易除了有技术互补方面的考虑外,还可以加速EVD标准的国际化进程。

他认为,由于很多国际化大公司都为国际资本共同拥有,北京阜国也致力于将EVD推广为国际通行高清标准,“与NME合作将会使得这一进程大大加快”。

体育讯北京时间11月30日上午,火箭队将在主场迎战老鹰队,面对比自己战绩还差的鱼腩部队,范甘迪已经不能再输,压力之下的他也开始考虑再次对火箭阵容进行调整。

范甘迪显然对本赛季火箭队的大前锋表现感到非常失望,他暗示自己正在考虑对阵容进行手术,改变火箭前场阵容的轮换策略。在对公牛的比赛中,鲍文被推上了大前锋位置,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当时火箭队从落后15分追了回来。

“我相信,如果我们想提高自己的水平,就有必要重新找到一个能帮助球队取胜的内线轮换阵容。”范甘迪说,“即使麦蒂不在,也没有什么能阻止我让鲍文打大前锋。”

“在外线,我们有些球员受伤了,因此有些球员不得不比预期的出场打更长时间,承担更多的任务,因为年龄的缘故和控球能力的原因,有时候这使他们陷入困境,这也许导致了他们的表现比以往差。但这也不能做为借口。而在内线,我们的球员都很健康……”范甘迪欲言又止。

“我知道谁能打好,在场上给我们带来帮助。那些打球更积极、更清醒、更聪明、更集中精神的球员,将取代那些只有个人技术的球员。”范甘迪接着说,“我们所有的球员都需要这些特质,但现在最迫切需要这些的还是内线的大个子们。”

但范甘迪拒绝透露他是否已经决心更多的让鲍文打大前锋。“我说的并不是我现在的方向,我只是说在需要的时候我会这样做。因为我们有一些外线投手正在恢复健康,有望让我们的外线进攻更有效率。”

而鲍文本人谈到自己首发的表现时则坦言:“有点困难,因为我头脑里已经形成了打替补、当角色球员的思维定势。带着这种想法首发确实有点难打。这和我以前的角色不同,我已经习惯了现在场边看看场上的形势再替补出场。当然我知道自己不会有很多机会首发,我必须为这种机会做好准备。”

事实上,本赛季场场首发的大前锋霍华德并非不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只是他也做不好而已。“你必须寻找自己能帮助球队什么,对于我而言,我需要抓好篮板、打好防守、在挡拆中帮助姚明脱身、在自己得到空位时跳投得分。”霍华德说。

去年11月8日,中瑞温州房地产开发公司以15.09亿余元的价格获得温州江滨路原东方造船厂地块开发权,比7.7亿元的招标起始价高出近1倍,刷新了温州国有土地出让的成交价纪录,业内人士估算其房价建筑成本就将超过12000元/平方米。然而始料不及的是,仅仅过了几个月,这家声称“能调动100亿资金”的中瑞财团,随后便陷入地价款难以交付的“漩涡”。

据了解,按有关约定,中瑞温州房地产开发公司应于今年9月8日缴纳完毕所有土地出让金。鉴于上半年国家宏观调控,房地产开发企业资金普遍吃紧,温州市政府出于稳定房地产市场大局考虑而“网开一面”,特许中瑞财团分期缴纳土地出让金,首期25%款项于2005年1月6日缴纳,2005年5月8日再缴纳总款项的25%,其余50%于2005年9月8日付清,后又批准延缓两个月缴纳。但据知情人士透露,直到本月9日,中瑞仍拖欠地价款75977.65万元。

“中瑞-曼哈顿”旨在建造温州“第一样板工程”,打造温州高标准“城市客厅”。根据中瑞温州房地产开发公司与温州市政府的合同规定,“中瑞”只要交足两期便可领取预售证。

但直到今天,中瑞温州房地产开发公司也只拿到“中瑞-曼哈顿”25%的土地证,施工许可证更没办法到手,因此中瑞财团日前宣称该项目下月开工恐难实现。据温州市政府知情人士透露,中瑞财团曾经向温州市政府提出请求,希望退出原东方造船厂地块开发,从“中瑞-曼哈顿”项目中抽身,但未获批准。

中瑞财团只是温州开发商拖欠地价款的典型案例之一。从去年11月8日开始,温州以“招拍挂”方式出让了8个地块,合计净出让金279774.32万元。到本月9日,除龙湾中心区B-01地块按时缴清外,其余7个地块都以种种理由不按时缴纳地价款,累计拖欠金额达153425.53万元。再加上去年之前温州13个地块拖欠政府地价款8.6亿元,温州市本级目前共有20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拖欠地价款23.95亿元。

业内人士分析,众多开发商拖欠巨额地价款,主要对宏观调控下房产开发信心不足。在宏观调控前,在雄厚民资的规模“炒作”下,温州房价节节攀升至历史最高点,则让温州一些开发商对市场形势估计过于乐观,参加地块招投标时对潜在风险考虑不充分,盲目提高竞拍价格,致使土地拍卖价格直线飙升。

在宏观调控实施后,温州房价出现了近10年来首次负增长,房产市场也开始趋于理性,一些开发商又过低估计市场形势与前景,形成普遍等待观望心态。据统计,今年前3季度,温州商品房空置面积比去年同期增长254.4%,其中商业营业用房空置面积竟同比猛增787.3%;今年10月份温州房屋销售价格同比下降1.2%,是浙江首个出现房价绝对值负增长的城市。

如何“讨回”以“中瑞-曼哈顿”为首的巨额地价款,已成为温州有关部门的“心头之痛”。尽管近年来温州市有关部门已采取一些措施催缴拖欠地价款,但温州市人大常委会有关人士对此的评价是“没有力度”。11月9日,温州市国土局给市政府呈递了一份“关于如何处理拖欠地价款”的请示。

温州市财政局有关人士认为,土地出让金是政府财政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目前近24亿元的土地出让金不能按时收回,目前温州市建设资金的缺口已越来越大,如果该情况还得不到有效改善,将对今年安置房和重点工程项目建设带来严重影响。

手机号码"13818181818",因为含有4个连续的"18",被一路炒到16万元,接近一辆旧款帕萨特轿车的价钱。记者近日走访本市多家卖场时发现,一些专司炒号的"号虫"抓住部分消费者的心理,对所谓的特殊号码不断加价,上百元、几千元、上万元……记者从市通信管理局了解到,根据2003年年初信产部颁布的《电信网码号资源管理办法》,2003年3月1日以后电信业务经营者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擅自拍卖用户码号资源,并不得向用户收取选号费或占用费。

近日,在轨道交通二号线陆家嘴站的站厅内,记者见到了销售“13818181818”号码的店铺。店主告诉记者,这个号码的价钱从12万元涨到15万,今年又变成了16万元。

通过网络查询知道这个号码是上海移动的全球通号码,拨打该号发现处于关机状态。在某些人的眼里,沪语中这个号码是“要财发要发要发要发要发”的谐音。尽管寓意很吉利,但店主表示,“平常很少有人来打听这个号码,虽然此号在这里已经挂了两三年。”

记者来到铁路上海站附近的几家通讯市场,发现几乎每家卖手机号的店铺都备有价目表。记者注意到,价目表上最后4位数字相同的手机号码标价都在数千元,最后5位数字相同的号码则身价上万,至于写在价目表开头、以5个“8”或6个“8”结尾的号码“选号费”都在十多万元。最神秘的一个以7个“8”结尾的号码,需要“价格面议”。

记者随机咨询了几个商贩,发现这些昂贵的“吉利”号码成交率并不是太高。

虽然主管部门的规定已经出台了两年多,但“选号市场”依然欣欣向荣。“选号费”

不该收,可时下国人对于“吉利手机号”、“吉利车牌”乃至“吉利楼层”的追捧,促成了

号码文化向我们生活各个方面的渗透,也驱使代理商猖獗炒号,屡屡抛出令人咋舌的天价号码。

天价号码难管住,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目前并没有明文规定对收取选号费的单位或个人有任何具体惩罚措施,主管部门只能以“督促”

的方式进行整顿。监管的无奈,手机号码资源的稀缺性,使号码成为一种“商品”。

据一些手机号码代理商向记者透露,现在手机号码的销售渠道主要分营业厅和代理商。一般代理商从运营商处拿到的都是连着的成千上万个手机号码,然后会按照一定的标准来归类,标准分含不含“6”和“8”,含不含“4”,以及有几个数字重复。

然后,有些比较特殊的号码就会被“号虫”藏起来,比如有多个连续的“6”、“8”、“18”、“518”的号码。然后,“号虫”把这些较稀缺的号码集中起来,放在一起标出并没有任何参考依据的高价。如果长时间没人买,价钱还会再提高,目的是在电信码号资源稀缺的情况下牟取暴利。一定程度上,这些“号虫”代理商操纵着选号市场。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部分消费者认为在营业厅可选的号码要比通讯市场的“价目表”里少,也愿意多掏一些钱买个听起来吉利或好记的号码。现在通讯市场内不少商家推出号码只差1个数字的“情侣号码”或是最后几位数字与某些人出生的年、月、日暗合的“生日号码”,确实对部分消费者很有吸引力。但也有不少人认为,手机“选号费”与车牌拍卖是两个概念,代理商用号码漫天要价显然不利于依法规范市场秩序。

与许多通讯市场、街边小摊“按号论价”不同,上海移动和上海联通营业厅里都张贴着明确的统一收费标准。以上海移动“神州行大众卡”为例,如果在营业厅购买,不管号码中是否含有“6”、“8”等吉利数字,还是含有“4”,统一售价110元(包含50元的手机话费)。而用户新办一个上海联通的CDMA号码,也统一收费100元。

营业厅里是否也要另收“选号费”呢?市通信管理局办公室有关人士表示,根据2003年年初信产部颁布的《电信网码号资源管理办法》,2003年3月1日以后电信运营商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擅自拍卖用户码号资源,并不得向用户收取选号费或占用费。不过,他也承认在代理商渠道仍有“选号费”现象存在。

据了解,上海联通的号码选号费已于2002年先行取消,上海移动的号码选号费也在2003年底取消。昨天上海移动和上海联通综合管理部人士均明确表示不收选号费。市面上的“选号费”均属于代理商的行为。

本市某法院就一消费者状告销售商擅自收取手机“选号费”案件进行了宣判。消费者陈先生在上海某大型百货分公司手机柜台购买CDMA手机时,选了一个自己喜爱的号码,被收取了500元“选号费”。陈先生后来证实,销售商收取“选号费”未经中国联通批准。法院审理判决,经销商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的强制性规定,于法无据,向陈先生退还500元“选号费”。

体育讯火箭队终于打出了自己一直想要的理想模式,记得在七连败的时候,我们就曾经探讨过麦蒂复出之后火箭队能够打出的最理想模式。在北京时间11月30日上午进行的一场NBA常规赛中,火箭队正是用这种方法,在主场以100比85击败了老鹰,终止了自己的七连败。

火箭队今天的获胜绝对不是击败老鹰那么简单,也许,老鹰只是他们用来的试炼的第一个对手。

虽然麦蒂复出,火箭队又回到了MM组合称霸的时候。但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锻炼之后,其他队员的手感和责任感都明显加强。除去麦蒂和姚明在今天比赛中分别拿到了25分之外,火箭队还有四名球员得分达到了两位数,斯威夫特也添上了5分。

在看看他们得分的时机,韦斯利的三分球都是在老鹰队开始追赶比分的时候投中的,这无疑给了对手很大的打击;赫德是开场之后除了麦蒂之外火箭队主要的进攻力量,他在上半场的得分就达到了两位数;霍华德是在第三节末段和第四节开始阶段连续得分,在主力休息的时候帮助火箭队扩大了领先优势;安德森的上篮让火箭队在第三节比赛被老鹰追平之后再度取得了领先;而斯威夫特则提供了内线的冲击力。

这种打法的优点在于,由于火箭队有多名球员能够得分,对手无法随心所欲的对麦蒂和姚明展开包夹。凭借着姚明和麦蒂的个人能力,他们就能够在场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如果姚麦吸引了对方的包夹,他们也能够将皮球分到外线,让队友得分。这样打法的意义从今天的比赛中可以很明显的看出,火箭队的球员在今天的比赛中打得相当轻松,但是得分却轻松的突破了100分。

另外一点就是,火箭队的球员今天对于上场时间和犯规的控制都比以前做的更加理想。今天韦斯利2次犯规,赫德和麦蒂都是3次犯规,姚明,霍华德和斯威夫特四次犯规,火箭队的球员基本上就没有受到什么犯规麻烦的困扰。

由于经过了前一段时间的锻炼,范甘迪相当放心姚明在场上独自担任球队的领袖。姚麦组合不一定要同时上场,为了保持他们的体力,一般在场上保持一个就已经足够了。今天火箭队没有一名球员的上场时间超过40分钟,姚明上场33分钟,我们很少看到他在场上和前一段时间那么疲惫。在场上的脚步也更加灵活,出手更加稳定,这也是他能够在比赛中拿到25分,和麦蒂并列第一的原因。

现在的火箭队,当球队困难的时候,能够指望的绝对不再仅仅是姚明和麦蒂。韦斯利,安德森,霍华德,甚至新秀赫德,都是范甘迪可以依赖的选手。范帅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如果以后火箭队一直能够有如此平衡的表现,范帅再也不用为了球队失利担心了。

虽然对手很弱,但是仅仅从比赛场面看来,今天火箭队确实打出了球队的理想模式。这样的模式是用七场比赛的失利换来的,但是却绝对值得所有球迷期待。

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一病人住院67天,医疗费用竟达500多万元的“天价医药费”事件经由媒体曝光后,卫生部等部门目前已经组织调查组前往展开调查。相信不久就会有一个令公众信服的答案。

不过我现在关心的是,如此恶劣的事件发生后,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及本案中的责任人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关注他们的命运,在相当程度上就是关注所有医院和医生的命运,也自然是关注所有病患者的命运。

不妨先设想一下,按照世界通行的医疗事故处理原则(惯例)或我国相关法规,这家医院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

目前,世界各国比较通行的损害赔偿原则是,除了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的赔偿以外,对于故意、重大过失或疏忽而致人损害的行为,受害人还可以请求法院判决加害方支付巨额惩罚性赔偿金,外加高额精神补偿。我国虽然没有惩罚性赔偿的法律条款,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里对于欺诈一类的行为有“退一赔一”的规定,也就是双倍退赔。对此本人拭目以待。

在美国,医疗的成本控制是由保险公司来完成的,流程是:消费者选择保险公司———保险公司选择医院和医生。保险公司提供的医疗保险服务必须价廉物美才能得到保险客户青睐,保险公司的风险和成本控制体现在对医院和医生的选择上;即使选定了医院和医生,大病的治疗方案也往往是保险公司聘请的专家和医院一起制定。如果医院和医生出现像哈医二院这样的事,那么今后它就等着喝西北风吧,没有保险公司和患者会选择这样的医院。

但我们这里却缺乏一套类似的将患者的医疗成本内化为医院和医生成本的成熟的风险控制和成本管理机制,老百姓也普遍缺乏医疗保险。这种情况下,普通老百姓面对的是一个近乎垄断的、缺乏竞争且信息极端不对称的医疗市场。而医疗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一般老百姓的心理,只要经济能力勉强还能支撑,对医院的选择就会“只选高等级的不选低等级的”。而现有高等级医院并非市场选择的结果,而是行政授级和行政投入的结果。我国公共医疗资源80%以上投到城市,而其中的绝大数又投入到城市里面的三级甲等医院!

在这样的背景下,遭遇形象危机的哈医二院会面对什么样结果?对此我不敢乐观。也许,它既不会被罚赔得破产或伤筋动骨,也不会丢掉在当地屈指可数的“三级甲等医院”这个牌子;即使有形的牌子被有关部门拿掉,无形的牌子———多年财政的巨额投入还在那儿。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