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谷》跌进收视低谷 导演苏舟揽过所有责任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17:22:42

王陇德:应该说都有一定难度,经费问题可以说我们国家虽然最近几年结核病防治费用增长比较快,像2001年的时候,中央财政有四千万的专款,到去年涨到三个亿了,但是按我们国家结核病控制的需求来讲还缺得比较远。我们现在很大一部分是在靠国际的一些项目来支持,如果这个国际项目要是到期了,断了,这就存在很大问题。当然我们也会希望各级财政会逐步增加投入,另外一个就是治疗,也是个比较困难的问题,就是以后我刚才说它治疗期限很长,所以病人的配合,督导员的责任,还有他的治疗质量,痰检等等一系列都要跟上去。

主持人:虽然这都很难,您虽然没有说发现,可是怎么给我的感觉是你们反而觉得发现更难呢?否则为什么会对一些乡的医生发现一例肺结核的病人还要给奖励呢?

王陇德:可以说发现难,这是我们两年以前,这个是非常明显的,因为我们那时候病人的发现率只有39%,这是2003年的时候,我们2005年要达到70%,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又承诺了,怎么办?所以发现问题,应该说只要有一系列的具体措施,就像您刚才说的,我们想了很多办法,其中给乡村医生,给报病奖,这是其中之一。因为乡村医生和患者农民成天生活在一起,他知道谁咳嗽了,谁没咳嗽,患者农民经常到他那儿去看病,所以他比较清楚,这样给他一定的奖励,让他报病,只要他发现了这个病人,那就是说这点奖励可以说起了非常好的效果。

主持人:给十块钱。乐了的一定是觉得十块钱不算钱,但是您要是去趟贵州或者去趟我们比如说内蒙穷一点的地方,或者其它一些地方,十块钱真的是钱,所以还真不能乐,你看你伸舌头了我就觉得挺好。

主持人:我们看到今年结核病日的主题,因为3月24号是结核病日,坚持不懈,怎么理解这坚持不懈这四个字呢?

王陇德:应该说这个含义非常广泛,因为去年年底我们已经达到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阶段性目标,有很多人就认为,我发现率已经有,我们现在是78.7%,世界卫生组织要求是70%,我们发现率这么高了,这么多病人都发现了,这就完全可能大松一口气,政府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一码事,应该说仅仅一个年度或者甚至几个年度的高发现率并不能达到遏制结核病疫情的目标,为什么?就是我刚才说这个,一个它传染性非常强,它很容易传染,借助灰尘就可以传染。另外一个就是说它的发现不是很及时的,往往这个结核病感染了以后,它一般都是几个月以后才体现严重的症状,你才能发现它,但是这个时候他已经传染了好几个人,一年要传十到十五个人,所以仅仅一年的高发现率根本不可能遏制结核病流行。

主持人:我们也得问问现在在基层工作,他们面临的难题,解决了他们也能更好地坚持不懈,先问小邱,比如在你的工作当中,你现在觉得比较现实的难题是什么,希望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邱翠丽:有一个就是外地病人我来监化他的时候,他牵扯到一个过年过节回家探亲,还有一个工作性质要出差,这种形式我不知道在DOTS的督导下,没法面视的情况下怎么去完成他的服药。

主持人:我觉得部长肯定思考这个问题了,现在用农业专家陈锡文说的话说,九亿多农民,奔两亿现在在流动的过程当中,这是个大的课题。

王陇德:流动人口管理是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尤其现在目前在行政管理这个系统还没有建立起很好的完善的一个管理系统,所以首先你发现他比较困难,另外一个就是刚才这位大夫说的,他可能在服药的过程里走了。现在我们是在这么样设想的,就是说属地化管理,不管你流到哪里,只要在这个地区,你要去做了检查,如果是个结核病人,那么就是有当地的疾病控制部门来管他。

王陇德:盯死,同时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建档了吗,如果这个病人要离开了你这个地方,他要去哪儿,比方他要回原籍,由现在主管的疾控部门立即转到他原籍的疾控部门。

王陇德:交接班,告诉他什么时候开始治疗的,治疗情况怎么样,需要怎么戒。

主持人:但是这个理论上来说都非常棒,而且我们网络也在建成,但是真正是执行者落不落地,是不是每一例都是这么面对的可是个大课题。

王陇德:都有,宣传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现在在知晓率方面还有问题,如果说知晓率够了,患者主动来配合,这是卫生工作做好的一个很先决的一个条件。

王陇德:对了,另外就是国家的政策患者一定要清楚,他知道是免费治疗,好多病人不知道,说我自己没钱,我就不去看了。所以在这个过程里,对于流动患者应该怎么去控制,这个政策也应该交给群众,他知道我要走了,我也主动跟他打个招呼。

主持人:小邱可能知道你明天火车就到山东了,可能一个电话就过去了。得问一下靳大夫,现在在县级医院的时候,面对防控的时候你遇到的难题是什么?

靳鸿渐:现在主要难题我觉得发现工作仍然是一个难题,我觉得这里边必须得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一个就是领导重视程度的问题,领导承诺,政府承诺,财政支持,有些在中央省级这方面解决比较好,但是具体到一部分县里,经费老是不能到位,当然我们那儿是到位了,但是我所了解到部分县,有些只能到位一半或者60%左右,这个没有经费支持的话,特别是基层工作比较难,特别是有些专业人员他们的工资都没有保证,工资没有保证,对这项工作好像就没有兴趣了。第二个需要解决的宣传问题,宣传健康教育,这个是必须的,按照国务院要求,2010年得达到全民知晓率80%这个要求,第三个问题就是机构问题,如果没有机构谈不上防痨,如果没有健全的机构,结核病的防治问题根本是不可能的,有些地区问题解决比较好,有些县级,特别是县级是直接面对病人的,这个机构必须有一个完整的,素质比较高的这些大夫来做这个工作。

主持人:部长,其实靳大夫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也可以当成是三个意见,您怎么看待这三个建议?

王陇德:我觉得他提得很对,这几项工作正是我们今后要加强的,首先是政府承诺,政府承诺我们提出新的要求。因为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的千年目标,结核病是专门一项目标,而这项目标就是说到2015年患病率和死亡率要下降一半,这对我们国家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如果没有政府承诺,这事儿肯定做不了,目标也达不到,所以我们政府承诺这招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另外对于结核病。

王陇德:现在关于经费问题,应该说目前逐步地各级政府在增加投入,但是我们还需要大量增加,我们还和一些国际组织在继续取得联系,希望获得他们的支持。同时还有就是基层的机构问题,结核病的机构应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你得有机构,有人你才能做这事儿,尤其这个事儿刚才您听了,又是这么量大面宽,这么复杂的工作,人少了还不行。

王陇德:也很难,要进一步加强,从卫生部我们自己已经有行动了,我们原来部里分管结核病的就两位同志,因为我们一共就二百多个编制,这一次。

王陇德:现在我们增加设立了结核病防治处,今年,就是现在设立结核病防治处,增加为六个编制,中国往往就是上行下效,你这儿要做了,下边一看,中央级的怎么特别重视了。

王陇德:对,下边逐步也就会行动起来,所以结核病目前来看我们结核病防治机构也会逐渐得到加强。

主持人:但是您正好提这个问题我也额外多说一句,靳大夫也好,小邱也好,你们所代表的在基层来防控结核病的医生和大夫们,我觉得我虽然没有这个资格,但是我以民众中的一员,而且亲属当中有得过这个病的人,要对你们的外地感谢,辛苦。接下来现场的哪位有问题可以问。

观众:王部长,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关于结核病防治的话,能不能说成立一个基金会,大家,让整个社会去关注这个问题,去献一些爱心,去救助这些没有钱治病的人呢?

王陇德:好问题,而且是好建议,因为现在首先是说控制结核病,首先得政府行动起来,如果政府也不承诺,你自己也不投资金,你马上说社会来,你们捐助,靠你们来,那是不行的。所以政府行动起来了,承诺了,政府给了投入,我们就需要号召社会来为结核病控制贡献一定的力量,基金会是一个很好的形式,我们会计划这样做。

观众:您好,我想问的就是说,其实很惭愧,不知道3月24号是结核日,所以我觉得是不是要从以下两个层面,刚才一直说是传染,我想知道,它是什么样的环境,或者是一个发病源容易得肺结核,如果他得了或者是我得了,我旁边的人的了之后,我怎么样跟他接触,和谐地跟他能融入到一个环境当中?

主持人:你把我给害了,我原本准备这个问题打算这期节目收尾的时候我问要王部长,我估计很多观众会关心这个问题,不过非常感谢你,你将来当记者吧。

王陇德:他提这个问题把您的问题替代了,也把我原来准备要最后向观众说几句话,提前给引出来了。结核病它是呼吸道传染病,它会有一定的症状,得了以后会有一定的症状,所以我们的结核病宣传画上面就是很醒目的几个大字写着,如果咳嗽咳痰超过三周,另外一点呼吸道传播,所以凡是菌阳病人,尽可能要离开集体生活人群,比如说学校,不能再上学了,必须休学,因为它传播非常快。另外还有在一个居室传播也是非常快的,呼吸道传染病,只要你通风,保持这个室内的空气的清新,基本上就可以解决传播问题。还有我们的生活习惯和行为,大家一定咳嗽、打喷嚏,要捂着口鼻,不要随地吐痰,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继上一次我发表中国人需要一场善事革命以后,昨天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中国人需要一场行为革命,我们很多行为,就是刚才你说的禽流感,为什么禽流感发病?我们农村里边人就和鸡在一个屋子里,这种环境不改变,你想要完全杜绝禽流感的发病,那是非常困难的。

主持人:当然也不仅仅是农民本身的问题,需要有一个我们的生活质量,农村建设。

王陇德:对,建设新农村,不是现在中央提出建设新农村,最后我还想说一个什么呢?新闻界的朋友帮助我们宣传,这非常非常重要,我们卫生系统,我觉得最重要的一条原则就是要经常坚持的这条原则就是要把卫生知识教给群众,只要群众行动起来了,他知道了很多知识,知道了很多卫生政策,他能配合你做工作,那么我们的工作才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否则仅靠我们这600万医务人员,那卫生工作是绝对做不好的,所以我非常感谢新闻界的朋友们帮助我们进行这项宣传,大家鼓鼓掌。

主持人:好,既然大家各个层面都把这个当成了最后一个问题,那干嘛不就在这儿结束呢,非常感谢各位。谢谢。

新华网日内瓦3月24日电(记者刘国远)世界贸易组织贸易政策审议司司长、著名经济学家克莱门斯·布恩坎普24日表示,美国不应把其巨额贸易逆差归咎于中国,而且贸易保护主义并不能解决贸易逆差问题。

但他表示,其实美国无需过分关注双边贸易逆差问题。他说,美国如果真的要担心,那么就应该担心全球贸易失衡问题,而不是美中双边贸易失衡。美国的贸易失衡显然是一个宏观经济现象,是全球贸易失衡的一部分,通过贸易保护主义不能解决这一问题。

布恩坎普说,在审议美国贸易政策的过程中,几乎所有的世贸组织成员都对美国的“双赤字”现象表示关注,并担心巨额贸易逆差会助长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完)

据新华社电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局长杨志达因受贿等问题不久前被判处无期徒刑,这是该省交通系统近年第三个副厅级干部锒铛入狱。杨志达与先前落马的几位前领导早就有牵连,但他一度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职位越升越高。虽然他“人际关系”复杂,又善于投机钻营,最终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经调查,杨志达在高速公路工程招投标、工程分包、设计变更、拨付工程款、发放工程补偿金及工作调动、提拔任职等方面,收受贿赂财物折合人民币295万元,还有折合人民币260多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1978年,杨志达任湖南省路桥建设总公司技术员,之后担任分公司经理、公司副总经理,1995年任湖南省公路局局长,1996年任湘耒高速公路公司总经理,2001年后任湖南省交通厅党组成员、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省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总经理。他在省交通系统工作长达26年之久。

经调查,杨志达在分公司经理任上,就通过一些个体老板和原下属合伙敛财,为自己的“仕途”铺路。1994年,他帮助马其伟的妹妹马其英分包沪杭甬高速公路浙江段一个工程,马其英从中捞取好处费16万元,并为马其伟的女婿、儿子敛财提供便利。

1995年,杨志达为个体老板孟宪承包深汕路一段高架桥工程提供便利,并主动提出工程盈利后两人三七分成。工程完工后,孟宪如约分5次送给杨志达共计53万元。

1996年,杨志达当上湘耒高速公路总经理,开始直接插手工程,通过其原下属、个体老板蒋树清收取“管理费”。当时,蒋树清成了一些个体老板追逐的对象。“没有蒋树清搞不到的工程,要想搞到工程就必须找蒋树清”,已经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则,蒋树清按工程量的20%收取“管理费”。

3年后,杨志达当上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省高速公路开发总公司总经理。

1999年,杨志达在已多次给湘耒路第9标段拨付“以奖代补”款5200万元的基础上,又应原湖南省建工集团路桥公司项目经理刘启元的请托,分两次给这个标段拨款281万元。

杨志达权力越大,胆子越大。他当项目经理,利用工程变更、分包工程的权力受贿;他当总经理,通过“中介人”操纵大型国有企业中标受贿;他当局长,通过拨款和“以奖代补”直接受贿。

有关部门介绍,对于杨志达,社会上早有不少议论和举报,但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2004年4月,有关部门在查处长沙市一起案件时,据蒋树清交代,他曾送给杨志达40万元人民币和几万元美金,这一线索引起了纪检部门的高度重视。

蒋树清案发时,杨志达正在南美洲一个国家考察,有人在第一时间向他通报了蒋树清招供的情况,杨志达立即在国外给其妻刘晓英打电话,通知妻子迅速转移赃款,并告诉她保险箱钥匙存放地点。

刘晓英马上将自己保险箱内的18个存折款全部取出,而杨志达的保险箱无法打开,只好将保险箱移至他姐姐杨志迈家里。杨志迈一家人也无法用钥匙打开保险箱,杨志迈丈夫情急之下将保险柜砸开,取出其中的美元及其他外币。

杨志达回国后,几乎天天在长沙几个大宾馆召集关系人,为其出谋划策,不停地请人吃饭。但是,这次杨志达真的“栽了”。

据新华社电有关部门介绍,杨志达与几年前已查处的湖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马其伟、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唐见奎、“三湘女巨贪”蒋艳萍三起大案都有牵连,但他均侥幸逃脱,而且不断得到提拔重用。

第一次是蒋艳萍案。被称为“三湘女巨贪”的湖南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原副总经理蒋艳萍因贪污、受贿等罪名被判死缓。2000年,蒋通过杨志达为湖南建工集团在耒宜公司、湘耒公司各中一个标段。中标后,杨志达与其下属公司的刘启元、周伟义、吴艾等人商量,由杨出面,在蒋中的标段中,要蒋拿出一公里多路,各出资20万元购买设备,合伙来做,利润均分。

第二次是马其伟案。湖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省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原副总经理马其伟,受贿236万多元,被判处死缓。马其伟曾将哈尔滨某公司老板陈照发介绍给杨志达,杨志达将公司在湖北路桥公司中标的几千万元工程分包给了陈照发,陈分几次送给杨志达60万元。当时,马其伟供出了陈照发,杨志达急忙将60万元退了回去。

第三次是唐见奎案。湖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唐见奎伙同妻女收受贿赂209万多元,被判处无期徒刑。湖南省纪委在查办唐见奎案件中,牵扯出了原衡枣高速公路总监熊瑞文的受贿问题。杨与熊关系密切,担心牵出在高速公路长期搞工程并多次给予关照的个体老板蒋树清,急忙退还蒋树清4万美元,并发誓如果这次过关将“洗手”不干。

国家社科规划《中国惩治和预防腐败重大对策研究》课题组组长王明高博士认为,从杨志达受贿案可以看出,监督机构看起来相当多、很严密,但真正监督到实处的不多,杨志达的腐败问题没人管,还不断“带病”提拔。

这位博士建议,目前,除了将现有的监督机制落到实处外,还应当实行更严格的家庭财产申报制、金融实名制。杨志达受贿,一笔就可达几十万甚至一百多万元,都是现金交易。如果严格实行这两项制度,杨志达及其亲属的户头上有多少钱,就会一清二楚。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阿富汗政府官员3月25日表示,美军当天同塔利班残余分子爆发了激烈战斗,但目前还不清楚伤亡情况。

据路透社报道,美军在武装直升机的支援下在阿富汗南部赫尔曼德省采取军事行动,随后和武装分子发生战斗。

一名美军发言人表示目前还没有关于此次战斗的消息,而塔利班发言人也没有就上述报道发表评论。(大宝)

日本石油进口来源示意图注:日本是世界第四大能源消费国,一次性能源消费中,石油占了一半以上,而国内石油产量只能满足0.2%左右的需求,另外99%以上的都需要进口。《新京报》制图/丁华勇

一艘石油船停靠在伊朗拉凡炼油厂外卸运原油。3月23日,美国国务院重申,反对日本与伊朗达成的开发伊朗油田的合同,理由是日本与伊朗的合作计划违背了美国国内的法律。但美国国务院否认向日本施压。针对美国的立场,日本官方明确表示,与伊朗联合开发油田的项目将会继续。

日本媒体报道称,美国副国务卿罗伯特·佐利克与负责军控的助理国务卿罗伯特·约瑟夫曾“非正式”地要求日本停止与伊朗的联合开发油田项目。但3月23日,日本官房长官安倍晋三否认美日高层之间曾讨论过日本和伊朗联合开发油田的问题。日本经济产业省次官彬山秀治也对外界公布了日本政府的立场。他说,日本将继续推进与伊朗联合开发伊朗阿扎德干油田的项目,不会受到外界舆论的影响,因为这一决定有利于日本的国家利益。他同时表示:“据我所知,美国方面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就目前来说,我们将继续坚持执行当前的政策。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