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社区广场地面突然塌陷 出现七米深大坑()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4:36:08

途中,魏珍接到姨父电话,说房东拒绝病人进屋。因为,根据当地农村习俗,死人进屋是很忌讳的事情,“只要是在外病亡的,都不准回村庄。”

但此时,运载着尤国英的120救护车已行驶在路上,走投无路的家人决定把尤国英送往台州市殡仪馆等死。家属们哭着对救护车司机说,尤国英已死,直接送她到火葬场。救护车司机让病人家属写了一张要求送殡仪馆的字条。

魏珍哭着说:“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啊。到现在我们良心上也过不去……现在父亲天天叨念的就是一句话:对不起妻子。”

收入微薄,有病难治。事情发生以后,尤国英的家人一直承受着良心上的不安和道义上的谴责,他们说,如果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将自己还有救治希望的亲人送去火化,谁又会忍心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让死神一步一步夺走生命而无动于衷?

魏珍对记者说,一天几千元的医疗费,就是一般的城市家庭又有多少能够撑得下去?何况像他们这样的家庭?对他们来说,这无异于天文数字。

放弃治疗,不是因为回天乏术,而仅仅是因为没钱。“送殡仪馆是等死,不送在家也是等死。”在尤国英的丈夫和家人看来,“都是死,就是地方不同”。

一位学者认为,在高昂医疗费的重压下,许多温良的传统道德变得非常畸形,把尚有救治希望的亲人往殡仪馆送,只是这种重压下道德变异的一个极端。此时,人性的麻木、人伦的堕落并非自觉,而是被一种强大的外力推动着,这种外力残暴地撕裂了人伦的底线。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看着尤国英的家人哭成一团的同时,却发现正在被换上寿衣的“死者”手脚尚能动弹,眼角沁出眼泪。

了解真相后,台州市殡仪馆主任蒋云龙迅速吩咐工作人员报警,将病人送回医院抢救,并与有关部门联系,请求对病人实施大病救助。同时,自己带头向病人亲属捐助了1000元,围观的人们不约而同伸出了援助之手,不到10分钟,大家就捐了3800元。

有了热心人的鼓励,尤国英的家人重新拾起为她继续救治的信心。120也迅速派车,将尤国英接回医院。

此事在台州医院路桥院区传开后,医护人员纷纷向这位不幸的妇女捐款,医院全体职工为尤国英捐款8838.8元。

尤国英的遭遇也引起社会各界关注:路桥“善福堂”寺庙,送来了3000元善款;同在台州打工的老乡,凑了4000多元送到医院;来自温州的张高先生专程赶到路桥,将6000元钱送到魏珍的手里,一名妇女来到尤国英家属跟前,放下1000元就进了电梯。台州路桥慈善总会、路桥区政府也各将1万元现金送到尤国英床头。

值班医生杨爱群说:“现在,尤国英的病情相对比较稳定,但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那一次的周折,影响了尤国英的康复。”

本报银川电记者近期在贵州省、甘肃省和宁夏回族自治区等西部省区了解到,在我国总体财政形势好转的背景下,一些贫困县乡政府财政收支矛盾却日益突出,尤其是相当数量的贫困乡镇难以为继,已经严重影响到基层政权的正常运转。

由于各种与经济和社会发展相适应的公共开支缺少稳定的税收来源,特别是农业税减免以后,以此为主要支撑的西部贫困地区县乡财政断了“炊”。

贵州省望漠县财政局局长曹文艺给记者罗列了去年全县的财政收支情况:财政收入2384万元,中央转移支付885万元,支出包括专项1.7384亿元,其中,教师工资6000多万元,各类教育支出5868万元,还各类欠款700万元左右,扶贫资金1189万元,农业投入90万元。

曹文艺介绍说,农业税减免后,乡镇财政陷入困境。一年全县农业税含附加502万元,农业特产税230万元,这一笔收入减少后,乡镇几乎没有资金收入来源,今年给全县16个乡镇、1个办事处下达的税收任务仅为24.7万元。目前县乡两级债务高达1.56亿元,县财政只能保工资,勉强维持运转。“县级财政哭爹叫娘,乡级财政精精光光。”曹文艺对记者说。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由于可支配财力“捉襟见肘”,在西部地区好多无增收手段的贫困乡镇,政府为民服务的能力正在逐渐丧失,当地农村公共事业几乎处于“放任自流”状态。

在甘肃省静宁县威荣镇杨桥村采访时,村民姚田指着村里的一条水渠对记者说:“今年我们遭遇天灾,地里的苹果树刚开花就全被霜冻掉了,也没有人来过问一下。中央政策对农民好着哩,可是一下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干部们喊得多,行动得少。”

甘肃省静宁县界石铺镇25个行政村,目前没有一个村能够喝上自来水,通村路也都是土路。“我们也很想为农民服务,解决实际困难,但是经费严重不足,一切都是空谈。”镇党委书记刘晓进介绍说,现在全镇的债务已经达100多万元,而县财政只给保工资,中央转移支付又都是有对象的。

采访中,西部地区一些基层乡镇干部担心,随着义务工的取消,本来就“缺血”的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将会严重受阻,农村发展也将愈发困难。事实上,义务工的取消已经影响了当地建设,农民对农村公共事业不再关心,更不愿无偿投劳。

农村公共财政成为“无米之炊”,西部有些贫困乡镇为满足各种开支需要,就想方设法向农民征收,结果变相加重负担引起农民强烈不满。

甘肃省庄浪县赵墩乡村民向记者抱怨说,乡里为了完成乡乡通柏油路的任务,强行从他们的退耕还林款中扣钱集资。同样在甘肃省,静宁县界石铺镇为了修西川村小学,也是从退耕还林款中按人头把款直接扣了。

记者采访这两个乡镇的主要领导时,他们都异口同声地发出“没有办法”的感慨。赵墩乡乡长赵周渝说,税费改革后,钱从哪里来?这是困绕基层政府的头痛事。没有资金来源,修路又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怎么办?乡政府只有把任务划给村里,村里再划到户,统一收钱请别人来修。

而界石铺镇党委书记刘晓进介绍说,当时西川村小学的教室已严重倾斜,孩子们在外搭帐篷当教室。目前全镇教育欠款就有30多万元,他无可奈何地说:“群众不出钱,上面没有钱,万一学校房屋倒了压着孩子,怎么办?”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韩俊指出,县乡财政困难已经成为一个普遍性的问题,如果县乡财政不能摆脱目前的困境,不仅无法从根本上减轻农民负担,还会严重影响基层政权的顺利运转和农村社会事业的发展。因此,建立农村公共财政投入体制刻不容缓。

女大男小的婚姻近几年在美国时有所闻,日前佐治亚州一名37岁的妇女与一名年仅15岁的少年结为了合法夫妇。不过在他们成婚的第二天,新娘就因被指控猥亵罪遭到了拘捕。这桩轰动佐治亚州的婚姻暴露了该州婚姻法的一个巨大漏洞,并引起了关于一条法律条款废立的争论。

据美国媒体2005年11月16日报道,这对夫妇的相遇始于两年前,当时35岁的莉萨·莱尼特·克拉克遇到儿子的好友、一个13岁的英俊男孩,竟然对他一见钟情。而这个小男孩也禁不住风韵尚存、穿着开放的克拉克的诱惑,陷入了她的“情网”之中。最后,克拉克竟然与少年有了“爱的结晶”。

11月初,少年的祖母朱蒂·海勒斯无意间发现了他们之间的情书,不禁勃然大怒。她痛斥克拉克说:“这是我一生中听说过的最恶心的事情,假如是发生在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女孩身上,那个男的早就被吊死了。”随后,她向警方报告了这件事。

但是,这对年龄相差22岁的鸳鸯并没有因为事情曝光而分手,相反,他们竟然私奔了!等警察赶到时,他们已经拿到了签字盖章的结婚证,成了合法夫妻。

不过,警方并没有给他们留下度蜜月的时间,克拉克被控以猥亵儿童、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的罪名而遭逮捕。

此案的听证会将在11月30日举行。少年的祖母海勒斯希望法官能判处这桩婚姻无效,但克拉克已经通过律师表示,她不会与少年离婚,尽管这桩婚姻并不能使她免受猥亵罪的指控。根据佐治亚州的法律,猥亵罪最高可被判处25年监禁,而且在出狱后还需要戴着电子监控器,以防其再次犯案。(康娟)

为什么一名年仅15岁的少年竟能如此顺利地拿到结婚证。为他们颁发结婚证的法官詹妮弗·伯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她严格执行了该州的法律规定。

佐治亚州的婚姻法规定的最小结婚年龄为16岁,但在18岁成年前结婚必须得到父亲或母亲或者监护人的同意。然而,这条法律还规定了一个例外情况,在女方有孕的情况下,男女双方不论年龄大小都可以结婚,不必经过任何人同意。据悉,这条法律制定于上世纪60年代,当初的目的是为了减少非婚生子女的数量,同时也保护青少年、特别是少女的权益。然而随着社会的变化,法律中存在的隐形漏洞也暴露出来了。

就在去年,一个13岁的小女孩和一个14岁的男孩在这条法律的“保驾护航”下,得以“奉子成婚”。该州共和党议员卡拉认为克拉克一案是对该州法律的一个巨大的嘲弄。她提出一项议案,即便女方有孕,年龄未满16周岁的少年也不得未经父母同意结婚。

在方案实施自然除权后,虽然股价会有所反复,但经过持续低迷的熊市洗礼之后,A股平均市盈率创下历史新低,而G股的市盈率更低,已接近10倍左右,对QFII而言自然更是建仓的大好时机

QFII向来对股改不作任何评论,但在本次股改大潮中,很多QFII有选择性地对部分股改公司建仓却已是不争的事实,而这种情况在G股以及准G股中体现得更为明显。

根据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共有13家QFII持有27只G股,总市值达到24.65亿元,持股总量4.62亿股,这较中期分别增长了120.55%和100.2%。其中,增持最为明显的QFII是瑞士银行,三季度共新增持股市值5.25亿元,对G长电(600900.SH)一项就增持近3.2亿元,而对G宝钢(600019.SH)一项就增持近1.38亿元。

而在第三季度短短的三个月当中,共有10家QFII对19只G股进行的建仓均是新近介入,更显示出其对实施方案后公司投资价值的认可。其中,新建仓最为明显的是高盛公司,对G宝钢增持市值达到3.83亿元。新建仓排名第二位的是花旗环球金融有限公司,对G民生(600016.SH)以及G丰原(000930.SZ)等6只G股新买入市值共计1.1亿元。

“QFII扎堆G股,部分动机是为了参与股改并从中获得对价这点毋庸置疑。”光大证券投资总监王征表示:“在方案实施自然除权后,虽然股价会有所反复,但经过持续低迷的熊市洗礼之后,A股平均市盈率创下历史新低,而G股的市盈率更低,已接近10倍左右,对QFII而言自然更是建仓的大好时机。”

三季报显示,目前变身G股的百余家公司中,每股收益超过0.20元的占66%,净利润同比保持增长的超过70%,增幅在50%以上的就有17家,而同期全部A股的这两个数据分别为27.7%和51.8%,G股的盈利水平高于市场平均迹象非常明显。

“另外,QFII额度大幅增加也是重要因素之一,客观上更促进了新QFII建仓的力度。”王征指出。

上海证券的彭蕴亮指出:“历史经验多次证明,凡是在行情走势过分偏离正常值时,这就为理性的成熟投资者提供一个挖掘未来价值的机会,而QFII在G股上的操作或许体现了这一点。”

然而,上述对QFII增仓的数据还只限于对G股的统计,如果加上对准G股建仓数据的统计,可能会令市场更为惊讶。目前种种迹象表明,QFII对准G股的增持步伐依然在加快。

据英国《太阳报》17日报道,英国南威尔士一头18个月大的猪因为会跟主人说“哈罗”,不但逃过了被宰杀的命运,而且它的声音还被录制成了唱片,而它也俨然成了当地的“明星”。

指引明确规定,承诺人在股权分置改革中作出的承诺事项,是股权分置改革方案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承诺人必须严格履行。该条款强化了承诺人的法律责任

为规范股权分置改革中承诺事项,近日深交所发布了《深圳证券交易所股权分置改革承诺事项管理指引》(下称“指引”)。指引对提出承诺的上市公司提出了多项要求。对上市公司以重组进行股改的情形,指引还提出承诺人对上市公司重组后未达到预期经营目标时,应给予流通股股东现金或股份的补偿。

众所周知,承诺事项是股权分置改革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价安排的送股、转增、缩股、派息方案均在即期实施,而承诺事项大多属远期事项,许多投资者担心承诺是否会成为“空头支票”。承诺是否履行将极大影响股改进程和成效,这项指引的发布,是深交所建立“股改承诺保障机制”、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一项重要举措。

“这对证券市场是一个利好的消息。”深圳一家中型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表示。他分析指出,首先在市场建设层面,上市公司承诺不能是一张“空头支票”。这说明了股改后,公司的法人治理结构得以完善,全体股东和监管层可以最大可能制约上市公司的行为。其次,对上市公司的高层而言,也会考虑上市公司的发展和流通股股东的利益,不再为达到目的而随便承诺。最后,机构投资者例如基金公司等,可以更多地站在流通股股东的利益上,要求上市公司作出更有利公司发展的承诺。

指引明确规定,承诺人在股权分置改革中作出的承诺事项,是股权分置改革方案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承诺人必须严格履行。该条款强化了承诺人的法律责任,承诺人不能以“承诺只是自己单方面的行为”来回避自己的义务,给投资者法律依据来维护自己权益。

虽然股改中,万科A(000002.SZ)等多家公司由于存在履约风险的承诺事项,基本都提供了履约担保。指引这次将这项行为以条款的形式规定下来,这将进一步保护投资者利益。指引规定,对存在履约风险的承诺事项承诺人应当提供可靠的履约担保。承诺人自身无法提供履约担保的,应提供经深交所认可的资信良好的金融机构的履约担保。

指引规定,对于承诺人没有履行或没有完全履行承诺、违反指引相关规定的行为,按照四种不同的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另外,深交所将承诺人不守信、不履行承诺的行为记入诚信档案,并予以公开。该条款强调了处罚措施、监管措施和社会舆论措施并重,给予违规者重罚。

比较引人关注的是,指引中明确将“赋予流通股股东认购(或认沽)权利”作为承诺人可以承诺的事项之一,而此前在深振业A(000006.SZ)和湘火炬(000549.SZ)两家公司股改方案中出现的认沽权利则都是放在对价安排之中。

侧重于投行业务的华欧国际证券一位高层人士表示,股改进行到现在,该出的问题基本都出现了,以后的创新方案也不会太多。而对于前一段时间出现的一些模棱两可的问题,有必要出台类似于细则的具体规定加以规范。而湘火炬股改方案中关于认沽权利到底应该放在对价中还是放在承诺中,由于方案还在探讨中,预计最终还有调整的可能。

据《每日镜报》、《太阳报》17日报道,英国南威尔士一名69岁的老汉在妻子去世后,无法接受这一残酷事实。他向外界隐瞒了妻子的死讯,在长达5个月的时间里,他每晚都和亡妻的尸体同床共眠。直到日前邻居报警后,警方才终于发现刘易斯妻子几乎已成了“木乃伊”的尸体。

据报道,这名痴情丈夫名叫霍华德·刘易斯,是南威尔士郡波恩提普里德市一名已退休的送奶工人。刘易斯和79岁的妻子伊丽莎白没有任何子女,两人相依为命,感情非常深厚。今年6月,伊丽莎白突然在家中去世了,悲痛的刘易斯无法接受这一事实,他向外界隐瞒了妻子的死讯,并把妻子的尸体安放在家中的双人床上,用被子盖好。

这位可怜的老人一厢情愿地认为妻子还活着,在长达5个月的时间中,白天,他坐在床边和妻子轻声聊天,谈论天气和当地发生的趣闻;晚上,他都和亡妻的尸体同床共枕。而且,刘易斯还像往常一样到商店购物,与邻居聊天、开玩笑,没有人知道发生在刘易斯家中的可怕真相。

随着时间的流逝,伊丽莎白的遗体已经严重腐烂,并开始“木乃伊化”。直到一名女邻居意识到她从今年夏天以来就再也没有看到伊丽莎白后,心存疑虑的她于是打电话报警。警方赶到刘易斯的家中,在卧室的双人床上发现了伊丽莎白形同“木乃伊”的尸体,屋中的气味相当难闻。

调查此案的警方发言人说:“尸体已经处在了严重腐烂的状态。很显然死者的丈夫很难接受妻子已经亡故的事实,所以他没有汇报妻子的死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更加难以向别人解释所有发生的事情,他试图继续过往常一样的平静生活。”

据悉,英国内政部一名病理学家将对伊丽莎白的尸体进行尸检,以确定伊丽莎白的死因;刘易斯则因涉嫌“藏尸罪”被警方逮捕,但目前他已被保释并居住在亲戚家中。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