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决定放弃今春向联大提交安理会扩容计划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7:43:50

1968年3月27日,谢列金和加加林驾驶一架米格-15教练歼击机,从契卡洛夫斯基机场起飞,不久就发生了坠机事故。苏共中央委员会秘书乌斯季诺夫亲自领导调查工作,长达5个月,全面勘察坠机地点,大量搜集相关材料,找到了失事飞机和飞行员90%的残骸,其中最大的人体残骸——加加林的左臂,是在第一座舱左操纵台残骸内找到的。

医疗专家通过对找到的飞行员鞋底的详细分析,得出结论称最后是谢列金上校在驾驶飞机。1968年8月18日,国家委员会得出调查结论,准备好了应向公众宣布的调查文本,但最终未能公布,原因是捷克斯洛伐克发生变故,苏联撤离,社会关注焦点转移。

库兹涅佐夫认为,当时苏联国家委员会的调查规模和深度都是史无前例的,但是,由于无法得到从飞行员最后通话到坠落这最后68秒内准确的飞行情况,调查无法取得进展,另外,受当时科学知识和实践的限制,专家无法解释清楚仪表上所显示的一些参数。现在,已可以通过这些参数确认飞机最后阶段的飞行轨迹和运动情况了。

库兹涅佐夫说:“现在,我可以完全负责地说,他们当时已失去知觉,因此无法使飞机摆脱垂直下降状态,起因是从飞行伊始座舱就未曾密封。国家委员会已确认座舱未完全密封,加加林所在的第一座舱通风开关48%处于打开状态。飞行员是在爬升到2000多米时才通过仪表显示得知座舱密封不严的,在4200米高空进行转弯,确认飞机发生意外,开始根据指令行事:停止执行任务,紧急下降到2000米处,返回机场。

飞行轨迹表明,谢列金和加加林正是这样做的,转弯,紧急下降。他们想转320度,向左飞行,但只转了180度,原因很简单,左侧3000米处有另外一架米格-15歼击机,向左飞行有可能相撞。

此时,他们也已无法再迅速下降:下面,列昂诺夫正领着宇航员们在练习跳伞。列昂诺夫所说的‘我们正在飞行’是加加林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完全可以确认,谢列金做了俯冲横滚动作,非常有力,向右转弯,此时加加林还没有做好完成这么复杂机动的准备。

之后的事情,国家调查委员会无法找到合适的解释:飞机向下飞行,却没有摆脱俯冲。这让所有人都感到非常惊讶,经验丰富的谢列金为什么没有做任何尝试,无论是在2000米处,还是在接近地面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调查结果证实,飞行员在4200米空中在未密封的座舱内飞行了6分多钟,没有使用氧气罩,这意味着,他们开始缺氧。在这6分钟内,过载系数为5,之后随着飞机的迅速降落过载系数不断增加。座舱内的压力也在迅速增加,可以确认,在最初5-7秒,飞行员遭到了所谓的“空气动力学打击”,飞机以140-150米/秒的速度垂直下降,压力以每秒9-14毫米汞柱的速度增加。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在最初的3-7秒内,飞行员失去了工作能力,随后,飞机俯冲并撞到地面都是在失控状态下进行的,又过了22秒,飞机才爆炸。

仅在1991年,医疗专家才确认,当时已经昏迷的飞行员在5-15秒后才会恢复知觉,评估局势,再过15-20秒后,才能恢复运动能力,再过30-120秒才能操纵飞机。因此,加加林和谢列金根本没有及时苏醒的时间和重新控制正急速俯冲的飞机的能力。

库兹涅佐夫认为,第一座舱半开的通风开关和俯冲时极高的速度,无论如何,不是飞行员的过错。通风开关未能关闭可能是此前驾驶这架飞机的技师或飞行员的疏忽。

不过,事故过程中,加加林没有想到是通风开关的问题,以为座舱密封不严是航空设备故障,之后严格按照指令行事。遗憾的是,当时的指令没有限制紧急情况下的垂直下降速度,仅到了1975年才做出了最高不能超过50米/秒的限制。

总之,人类首位宇航员不幸遇难是由装备状况、飞行条件、飞行员的判断、地面指挥决策等一系列问题综合造成的。(固山)

新华社供本报特稿沸沸扬扬的乌克兰“橙色革命”已告结束。然而,新任总统维克托·尤先科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却依然充满着疑问。一位给尤先科进行过诊断的奥地利医生27日“揭竿而起”,驳斥了似成定论的“中毒”一说。为此,这名医生还受到了死亡威胁并遭解雇。

去年9月,正忙于竞选总统的尤先科因身体不适前往奥地利著名的鲁道菲纳豪斯医院就诊。洛塔尔·威克医生当时是门诊部门负责人,并参与了诊断。

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络版27日引述威克的话说,一开始,医生们从尤先科的症状判断,认为应该是食物中毒或神秘病毒所致,但却无法得出结论。在没有发现任何明显中毒证据的情况下,医院方面却受到了尤先科随行人员的巨大压力。

至今,威克仍为鲁道菲纳豪斯医院在这场夹杂着政治因素的病例中所扮演的角色而感到不满。“在对尤先科先生进行的前两次检查中,没有发现任何中毒证据,”他说,“……我直接参与了(诊断)。我可以告诉你,维也纳法医学研究院没有在他的血液里发现任何毒素的迹象。

如果没有毒素,就不可能是中毒。”既然不是中毒,那么就更不存在投毒之嫌。

尽管鲁道菲纳豪斯医院的医生们在前两次检查中没有发现中毒迹象,但却不断有人借医院之名向外界走漏风声说,尤先科确实是中毒了。

威克医生早在去年9月末就把他的怀疑公之于众。威克隐晦地说,某位医院的“非长期雇员”向外界散布了“伪造的医学诊断”。

怀疑的焦点集中在医院外科医生尼古拉·科尔潘身上。这位乌克兰出生的医生曾在维也纳为尤先科进行过治疗。

之后不久,尤先科第二次来到维也纳接受进一步检查。到了10月,医院方面也开始滑向“中毒”一说。

恐吓电话就在威克公开指责有人散布假消息后3天,鲁道菲纳豪斯医院院长迈克尔·齐姆菲尔一纸书函,要求他收回所说的话。

作为答复,威克仅在函件上标注“已查收”。之后,一位神秘男子给威克打来电话,并自称是他的“乌克兰朋友”。这名男子用口音浓重的英语威胁道:“小心点。你有性命之忧。”为了以防万一,威克一家申请警方给予24小时的保护。

威克说,在尤先科多次来鲁道菲纳豪斯医院接受诊断期间,他的随行人员有一次还与奥地利警员发生冲突。当时,奥地利警方应乌克兰议会调查委员会请求,前来查抄尤先科的医疗记录。但是,威克没有道明其中的具体缘由。

丢了工作现年64岁的威克已在鲁道菲纳豪斯医院工作了25年。去年,他还荣获了已故奥地利总统托马斯·克莱斯蒂尔颁发的“科学、艺术一等荣誉勋章”。

现在,威克却被医院辞退。他认为,这完全是因为自己拒绝接受中毒的诊断结论。为此,他向鲁道菲纳豪斯医院提出索赔。

“尤先科中毒的结论是在他第三次来到维也纳时宣布的,但我那时已经被调离了。我不知道考虑了何种证据,”威克说。(惜安)

中新网3月28日电据俄罗斯新闻网援引《独立报》的报道说,吉尔吉斯近日的事件已经引起邻国哈萨克斯坦的严重不安。按照反对派和当局代表的说法,该国已经没有人再怀疑所谓“颜色革命”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哈萨克斯坦了。上周末,该国两个亲政府的政党——农业党和公民党发表了它们两党联合起来,建立“人民民主阵线”的声明。这两个政党联合的目的就是不允许该国发生所谓的“革命”。

上周五,公民党领袖阿扎特·佩鲁阿舍夫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声称:“我国在经济、人口、社会和政治等领域都拥有巨大的潜力。从‘革命方案’作者的角度来看,他们对这一点是很感兴趣的。以为同样的情景(指类似吉尔吉斯的事件)不会在哈萨克斯坦发生,那是很幼稚的。”

农业党和公民党的联合声明说:它们“准备拿起武器,捍卫哈萨克斯坦的主权和公民选举的自由”。这两个政党的立场是完全支持现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和哈萨克斯坦的现政府。人们私下都肯定地说:这两个政党的任何声明事先都想必征得了总统办公厅的同意。因此,哈萨克斯坦当局已经首次承认:该国有发生政变的可能;同时表示:已经做好了武力镇压所谓“民主派”的准备。

对于这两个政党建立统一战线一事,反对派目前还尚未做出任何反应。但人们都知道,哈萨克斯坦的反对派是支持“吉尔吉斯革命”的。针对吉尔吉斯的“同志”,号称“争取建立公正的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斯坦民主力量联盟曾经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我们为你们的胜利而感到自豪,希望你们取得新的成就。我们同你们站在一起。”

如今多数专家都认为:吉尔吉斯事件是肯定要在哈萨克斯坦重演的,时间就在最近的将来,即在该国总统大选的时候。人们预料总统大选的时间要么在2005年12月,要么就在2006年12月。不排除在这段时间里一些政治精英的代表人物也要加入到反对派的营垒中去,因为该国现在已经出现一个明显的趋势:一些高级官员纷纷倒戈——由总统团队倒向反对派一边。

对于哈萨克斯坦的反对派来说,不管多么令人奇怪,他们现有的条件要比吉尔吉斯好。因为他们一旦获胜,可以不必解决几十年来积攒下来的经济问题。哈萨克斯坦拥有丰富的资源,据许多经济专家估计,在最近的10至15年当中,该国可以完全拒绝接受外国的投资。近年来,该国居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尽管不象总体上经济增长的那么快。现在令人比较不安的问题是:营私舞弊的规模较大、完全不透明的司法体制、当局层层控制大众传媒,以及人们事实上没有表达意志的自由。此外,某些地区还存在着尖锐的民族共存问题。

然而,根官方统计,哈萨克斯坦亲政府的政党一共有9个,其总人数大大超过了两个反对党的成员人数。假如政权党最近加紧活动,其中包括在“人民民主阵线”的旗帜下活动,哈萨克斯坦会滋生出内战的前提条件,居民会分裂成两派:即打着反对派旗号的“极端变革的保护派”,再一个就是纳扎尔巴耶夫名下的“国家稳定拥护派”。再者,各地区人们的情绪也大不一样:在一些州,纳扎尔巴耶夫总统的威望仍然是相当有份量的,而在其它几个州,反对派领袖的民众支持率则比较高。(固山)

中新网3月28日电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外相町村信孝27日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对日本的访问时间可能会被推迟至今年下半年。

他在北海道根室发表讲演时称:“普京总统访日的时间最初订为今年年初,后来变成了今年上半年。现在俄罗斯说普京今年上半年访日很困难。我对此感到很担心。”

町村信孝还表示,日本将努力缩小日本和俄罗斯在北方四岛领土争端立场上的差距。他说:“继续在未来几十年里就北方四岛的领土争端举行没有成果的会谈无益于两国关系。”

日方希望能在普京总统访日时发表的政治文件中写入有关涉及归还北方四岛的内容,而俄罗斯则主张根据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除归还齿舞、色丹两岛外别无其他选择,日俄双方互不相让,目前尚看不到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固山)

中新网3月28日电据俄罗斯《日报》报道,3月25日,白俄罗斯反对派效仿乌克兰“橙色革命”、格鲁吉亚“玫瑰革命”,在首都明斯克发动了“雪花革命”,试图推翻现总统卢卡申科政权,但遭到失败。反对派领袖计划把实现这一目标的期限推迟一年,在2006年再次发动革命,彻底推翻现政权。

当天,反对派领导人成功发动2000人聚集在明斯克中央广场举行抗议活动,被白俄罗斯特警制止。显然,对于政变来说,这些力量远远不够,但对一次预演来说,已经足够了。现在,反对派明白,要想推翻现政权至少还要一年的准备时间。

反对派领导人把发动白俄罗斯革命的日期定在3月25日并非偶然,正是在1918年的3月25日,白俄罗斯人民共和国宣布成立,被反对派视为白俄罗斯现代独立国家的开始。

反对派领袖、前最高委员会(议会)议员安德烈·克利莫夫承认,反对派决定把3月25日作为推翻卢卡申科政权的日子,准备工作一年前就已开始,他还在自己的网站上公布了行动计划。根据他的设想,积极发动群众,一百万人在明斯克,数百万人在其他地区举行抗议活动,宣布罢工,最终目的是卢卡申科辞职,举行民主选举。

3月25日,在距离白俄罗斯总统府300米处的十月广场上,特警队员一早就严阵以待,通往抗议活动地点的所有路口都被封锁,但这并未能阻挡住2000名示威者在中午时分聚集到了广场上。最早来到的是个体经营者,自年初开始实施新的税收制度以来,约15万名个体经营者处于破产边缘,因为他们现在要两次上缴18%的税,在俄罗斯批发采购商品、在白俄罗斯销售时都要交税。

几分钟后,青年组织“欧洲野牛”成员加入,高喊“我们不比吉尔吉斯人差”、“要自由”、“卢卡申科下台”、“白俄罗斯融入欧洲”等口号,手里挥舞着国旗和欧盟旗帜。

随后,其他一些示威者加入,高举被关押的反对派人士的画像。抗议者纷纷向特警投掷雪块,双方发生冲突,特警开始驱散示威人群,驱出广场。

很快就被驱散的示威者又在附近一个街心花园内聚集,克利莫夫向他们发表演讲,历数当局迫害其他反对派领袖的罪行,如前最高委员会副议长卡尔宾科、前内务部长扎哈连科、商人兼社会活动家克拉索夫斯基、记者扎瓦茨克等。不过,花园集会也没能持续太长时间,10分钟后特警赶到,驱散了示威人群,约30人因组织或参与破坏社会秩序的非法活动而被拘留,“雪花革命”失败。

尽管遭到失败,反对派领袖克利莫夫仍不失乐观,他认为,这次只是一次总预演,白俄罗斯革命的第二阶段,也是决定性阶段,将在一年后进行。

克利莫夫说:“我一定要让卢卡申科下台,2006年我们将举行民主的总统选举。”另外一位反对派领袖、白俄罗斯“人民村社”社会民主党领导人斯塔特克维奇对革命前景不太乐观,他表示:“在乌克兰、吉尔吉斯事件之后,白俄罗斯当局担心人们走上街头游行,企图恐吓人民,人们不敢上街。形势不容乐观。”(固山)

据英国《世界新闻报》27日报道,英国工党拥有众多女性议员,这些或端庄或迷人的女议员都被戏称做“布莱尔宝贝”,她们可说是英国政坛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然而日前,一名工党前女议员著书惊爆内幕,首次披露了女性议员闯荡英国政坛时所面临的不为人知的辛酸和屈辱。

据报道,这名英国前工党女议员名叫菲奥娜·琼斯,现年48岁,曾是代表英国纽华克地区的工党下院女议员。然而在2001年的议员连任竞选中,她失去了议席,被迫退出了“布莱尔宝贝”的行列。

菲奥娜披露,当她当选工党议员后,首次前往布赖顿市的迈特罗波尔旅馆参加一次工党全国性会议时,她就遭到了来自一名工党高官的性骚扰。那名工党高官,如今已是布莱尔政府一名重量级内阁大臣。在会议的第二天,这名已婚的高官随菲奥娜一起进入电梯,在电梯中向她发出了赤裸裸的“以权换性”性暗示,暗示她如果想要升官,必须先和他上床。

菲奥娜回忆道:“当时我走进旅馆的电梯,他紧随我跟了进来。突然他给了我一个吻,然后道:‘亲爱的,能到你的房间聊聊吗?’当时我明确感觉到他想和我发生性关系。当时我非常震惊,拒绝了他的要求。没想到他扔给我一句话:‘你不知道我能为你做许多事吗?’他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他拥有可以改变我事业的权力,他的权力可以推进我的事业,但也可以摧毁我的事业,全由我自己做出决定。”

菲奥娜回忆称,早在那次工党会议前,那名后来成为内阁大臣的工党高官就在各种场合向她大献殷勤。高官的放肆追求,在英国政界引发他们关系暧昧的谣言。

自拒绝工党要人的求爱后,菲奥娜遭到了“报复”。菲奥娜的事业开始急剧下降,她被指控伪造账单私吞9000英镑的选举开支,她必须为自己提供一份由工党高官为她开的人品证明。菲奥娜想到了那名高官,但他回了一封信,一口拒绝了她。

在菲奥娜2001年进行议员连任竞选前几周,一张明信片寄给了她丈夫:“你的妻子和(某某人)通奸,我们认为你应该知道。纽华克市不想要、也不需要她,你呢?”

据英国媒体27日报道,在英国查尔斯王储和多年情妇卡米拉4月8日大婚之日的前两天,美国前著名电视女星法拉在一家美国电视台真人秀节目《追踪法拉》中披露,上世纪70年代,风流倜傥的查尔斯王子在和她谈天时,曾将“咸猪手”放到她的大腿上,试图勾引她成为下一个“查尔斯天使”。美国电视台在查尔斯大婚之前爆此内幕,显然会令查尔斯感到异常难堪。

据报道,现年58岁的法拉曾是美国上世纪70年代的一名著名电视明星,由她主演的电视连续剧《查利天使》曾在当时红极一时,连年轻的英国王储查尔斯都成了一名“法拉迷”。在英国王储查尔斯和卡米拉大婚的前两天,美国一家电视台将在真人秀节目《追踪法拉》中披露,当两人1978年在英国伦敦一场王室慈善表演会上坐下来谈心时,查尔斯王子竟将一只“咸猪手”慢慢移到了法拉的大腿上。

法拉的密友说,如果是其他小子胆敢将手放到法拉的大腿上,她一定会毫不留情地予以斥责:“将你的狗爪子拿开。”可这一次她碰到的却是查尔斯王子,当他的手放到她的大腿上时,惊呆了的法拉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看到法拉手足无措,查尔斯王子显得越发大胆,直到旁边有人朝他们坐着的方向看过来,查尔斯王子才不情愿地移开他的“王室爪子”。(木子)

英国王储查尔斯婚礼在即,可英国主教却在此时为准新郎出了道难题,那就是王储必须在婚前,就自己与卡米拉的不轨行为向卡米拉的前夫安德鲁·帕克·鲍尔斯道歉。

英国南部索尔兹伯里主教戴维·斯坦克利夫说,按照教会规定,查尔斯王储应该为自己的通奸行为赔罪。他认为,查尔斯和新娘在结婚仪式上不应只是例行公式地重复誓言。“威尔士亲王和帕克·鲍尔斯夫人(卡米拉)将在温莎市政厅举行的世俗庆典婚礼后在祈祷和奉献仪式上做忏悔祷告,”斯坦克利夫在一份声明中说,“祈祷的正式内容应包括为任何伤害行为进行补偿,修复关系,对因不当行为而遭受破损的关系引以为戒。”尽管斯坦克利夫没有说明查尔斯应采取何种方式向安德鲁·帕克·鲍尔斯道歉,但据称这一道歉应在4月8日查尔斯于温莎堡圣乔治礼拜堂举行赐福仪式前进行。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