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女郎泰莉募善款有新招 一顿午餐要价78万元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14:05:49

胡锦涛在对拉姆斯菲尔德以及美国代表团其他成员表示欢迎后,愉快地回忆起了他3年前对五角大楼的参观访问。胡锦涛说,他还记得3年前应美方邀请访问美国之时曾经在五角大楼与拉姆斯菲尔德举行过会谈,当时双方坦诚地交换了看法。胡锦涛幽默地对客人说,虽然3年过去了,但拉姆斯菲尔德却显得更年轻了。

在谈到拉姆斯菲尔德与曹刚川以及解放军二炮司令员靖志远上将的会见时,胡锦涛表示,所有这些坦诚和深入的交流都将有助于两国武装力量增强互信和友谊,而这些也对两国总体关系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拉姆斯菲尔德表示,他也记得几年前胡锦涛对五角大楼的访问。他说:“希望在将来某一时间我们还能在五角大楼再次迎接您的到来。”他对胡锦涛表示,布什总统正期待着即将对北京的访问。

当然,正如曹刚川和拉姆斯菲尔德两位部长所说的那样,他们之间的交流是“坦诚的”,因此免不了在一些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拉姆斯菲尔德从今年早些时候在新加坡起就开始对中国的军费开支问题以及国防预算透明度说三道四。

他在此次来华访问的飞机上也一再对随行的美国记者表示,中国的军费增长缺乏“透明度”,也因此引起了其他国家的“担忧”。

昨天,曹刚川与拉姆斯菲尔德会谈后一起会见了记者。据新华社报道,在回答有关中国军费开支的提问时,曹刚川称,当前中国的中心任务是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中国不可能在国防建设上花费很大财力。“中国2005年的国防费,按照新近调整的人民币与美元汇率,是302亿美元,这是实实在在的数字,中国没有必要也不可能隐瞒国防开支。”

美国大使馆官员向早报记者透露说,拉姆斯菲尔德今天在结束对中国的访问前往韩国之前,还会特意到北京郊外著名的皇家园林颐和园进行短暂的观光,接着就直接驱车前往首都机场,结束他的三天中国之行。早报记者顾晓鸣发自北京

华夏经纬网10月20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对于李登辉在华府宣称台湾需要将正式名称改为所谓“台湾共和国”,美国国务院今天指出,美国反对看起来会改变现状的任何行动,包括更改台湾的正式名称在内。

据报道,李登辉接受华盛顿邮报专访时辩称,台湾已是“独立国家”,现在要做的是把正式把“中华民国”改为“台湾共和国”。美国对此表示反对。

据了解,在李受访时,双橡园外聚集了众多抗议人士。抗议人士有的挥舞“国旗”;有的举着黑白的李登辉登辉照片,别上黑丝带,下面写着“日本走狗”;有的手持各种中、英文标语,例如“老贼不死,祸害千载;老贼一死,遗臭万年”、“别把美国拖进战争”等。

据英国《每日镜报》19日报道,英国盖特维克国际机场内的一个咖啡馆竟然成了英国人贩拍卖性奴的“基地”,从立陶宛被人贩骗到英国的花季少女刚下飞机,就被带到这家咖啡馆进行拍卖,价格3000英镑一个,度假者和消费者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对“性奴”评头论足。英国法庭18日对此案进行了审理,3名涉嫌贩卖少女的人贩和皮条客全部被判入狱。

据报道,这起人贩公开买卖“性奴”的丑闻去年底发生在英国首都伦敦附近的盖特维克国际机场,当时,两名18岁和19岁的立陶宛少女刚下飞机,就被人贩带到了这家名为科斯塔的机场咖啡馆中。

不久,人贩就开始公开拍卖起这两名异国少女,有意者只要支付令人满意的价格,就可以将一名少女领回家充当“性奴”。转眼间,这两名立陶宛少女就被人以3000英镑一个的价格拍卖走。

几个小时后,其中一名少女又被倒卖给了一名来自伦敦的新买主。这名买主是19岁的塞尔维亚裔皮条客塔希姆·亚克斯哈米,他在谢菲尔德一家餐馆当洗碗工,亚克斯哈米对自己的“性奴”多次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强奸,并逼迫她卖身为自己赚钱。

获救后,这名女孩说:“我们被告知,除非我们当妓女,否则将会被投进一个冰浴缸中活活冻死,或者被他们开枪打死。”而另一名少女被买到了伦敦,遭受同样的苦难。

幸运的是,那名被卖到伦敦当“性奴”的少女在受了5天的折磨后,就从买主身边出逃,躲进了附近一户人家中。而在谢菲尔德市当“性奴”的女孩也在过了11天的地狱日子后,幸运出逃。随后,两名女孩报了案,英国警方雷霆出击,迅速将19岁的皮条客亚克斯哈米以及另外两名同谋———18岁的立陶宛人埃米尔简·比奇拉特和比奇拉特20岁的情人维尔玛·基兹莱特逮捕归案。沈志珍编译

新华网消息萨达姆的长女拉加德在观看了对她父亲的审判后接受采访说,对父亲的审判简直就是胡闹,并自豪地认为父亲在法庭上的表现就像一头“雄狮”。

据法新社报道,拉加德否认父亲在审判时显得疲倦或不安,她表示父亲过去是英雄,现在将来都是英雄,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比今天更棒、更勇敢的父亲了,他在法庭上就像一头永不屈服的“雄狮”,不断地说“不”。

拉加德是在安曼和她的孩子一起通过电视观看审判的,萨达姆的发妻萨吉达以及她的两个妹妹在其他地方观看了审判,观看电视期间她们不时通电话讨论。

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19日出庭受审。由于控辩双方在法庭上各执一词,审判长阿明不得不宣布将审判推迟40天,到11月28日重新开庭。(苏影)(专稿)

本报讯(记者张灵)昨天,由北京现代教学研究所、科普出版社联合开发的“现代新理念英语”项目正式启动,在初中版《新理念英语》中,姚明、杨利伟、刘德华等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的图片被选入教材。

这些明星图像是初中版《新理念英语》第一课的内容,包括宋祖英、林心如、邓亚萍等人共有6张明星照,按照课程教学内容,学生要根据书本列出的明星年龄和籍贯完成相应的英语短句翻译。教材副主编王传伟介绍,将明星照选入教材,主要是针对迎合青少年心理来设计,在第一课中放上青少年喜欢的明星,有利于学生较快进入学习状态,提升学习兴趣。除了影视明星,教材中还选录了“残奥会举重冠军边建欣”、“身兼10职的老人”等励志故事,激发学生阅读兴趣。

“新理念英语”系统培训教材主要针对4到15岁阶段,按照教育部新课程标准而编写,包括儿童版、少儿版、初中版3套图书,这些图书将适用于各种培训学校的课堂教学选书,以及中小学英语第二课堂的教材。

信报上海专电(特派记者赵明宇)记者昨天获悉,巴金的女儿李小林已经明确拒绝上海作协关于设立“巴金文学奖”的提议。

巴老去世后上海作家协会有关人员为纪念巴金,提出两个建议:一是把“上海文学发展基金会”改名为“巴金基金会”;二是设立“巴金文学奖”。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赵长天告诉记者,巴金女儿李小林对前者没有表态,但对“巴金文学奖”明确表示反对。“李小林说,一方面巴老生前为人非常低调,不喜欢如此张扬;另一方面巴金清醒前就表达过,认为国内文学奖项已经有点太多。”

1990年,由巴老和另外两人提议成立的上海文学发展基金会成立,巴金任会长。当时巴老将自己在日本获得“国际著名文化人士奖”所得的500万元奖金都捐给了基金会。赵长天说,当时巴老在设置这个基金会时就说过,我们的工作不是锦上添花,而是拾遗补阙,要通过一些实际的工作切实地帮助作家,尤其是生活苦难的作家解决一些问题。15年来基金会围绕这一方向开展了许多工作。

巴金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周立民表示,巴金文学研究会也正在考虑以某种方式永久地纪念巴金,但目前方案还不成熟,不便对外透露。他们准备在25日举行的“第八届巴金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与海内外学者共同探讨这一问题。

昨天上午,巴金图片展在上海作家协会静静开展。一天内,前来参观的上海市民络绎不绝,在回顾巴金一生足迹的同时,也奉上怀念之情。本报记者代读者留言:“《北京娱乐信报》读者祝巴老一路走好。”而且还献上由101朵红玫瑰扎成的大花篮,用他最喜爱的花朵表达敬意与哀思。

“有您在,灯亮着;您远去了,您这盏明灯依然照耀着我们永远前进前进”,“巴老的人格魅力已经和正在影响着几代人,并将继续与世永存”……这些文字是参观巴金图片展的上海市民写下的对巴老的怀念之词。在图片展现场,众多上海市民来到这里,瞻仰巴老数十幅照片,并仔细观看了部分巴老创作的图书以及创作手稿。图片展的门口几乎被鲜花包围,其中有不少北京、湖南、四川等地读者委托鲜花店送来的花篮。

本报特意定制了一个由101朵鲜艳的红玫瑰组成的大花篮。巴老生前最喜爱的花朵就是红玫瑰,冰心甚至与他达成默契,在每年巴老生日时都会送上红玫瑰。

在图片展现场,人们可以看到巴老愉悦地与女儿和外甥女在一起留影、开心地与萧乾在一起聊天、创作中凝思的神情……这些照片生动地展现了巴老一生中的多个瞬间。此外还有他1986年写《随想录》的手稿、1979年10月22日至10月30日的日记……现场展出的巴金手稿更是吸引了不少读者隔着玻璃仔细阅读。

第一个来到现场的是一位姓徐的女士,她说自己是巴金的邻居。她告诉记者,她是读着巴金的作品长大的。巴老去世当晚她通过网络得知巴老去世的新闻后,立即在网上留言,表达了对巴老的怀念之情。得知上海作协举办巴金图片展,她就特地代表全家前来敬献鲜花。

记者在现场还遇到一位特别的读者。14年前,月收入70多元的上海文学爱好者张淑芳,以1.3万元买下088号特种本巴金《随想录》,轰动一时;14年后,她带着花篮来到巴金图片展悼念巴金。

张淑芳告诉记者,虽然她当时只是油漆工,但特别喜爱“家、春、秋”三部曲等巴金的作品。当年她东拼西凑的1.3万元用好几年才还清,但她从没后悔过当年的举动。现在这本书被她保存在银行保险箱中。她说:“巴老是文坛巨匠,能收藏他的东西我觉得十分自豪。有不少人想以高价买走这本书,都被我拒绝了。这是我留给儿子最好的财富。”

据悉,巴金图片展的举办目的是为上海市民提供凭吊巴金的场所,因此将一直持续到巴金追悼会举行前。特派记者赵明宇

1979年,新华社女记者赵兰英第一次采访巴金。此后的26年,她一直关注巴金,甚至与他成为忘年交,并陪伴巴金走完人生最后一刻。昨天,她带病观看了巴金图片展,虽然腰痛难忍,但她还是在巴老雕像前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她回忆说,1999年元旦来临之前,她去看望巴老,并询问他在新世纪有什么愿望,巴老想了想,缓慢地说:“我当然是希望能写篇文章,但你看我现在的身体,已经写不了了。等我死后你帮我写篇文章吧。”赵兰英询问他还有什么其他想法时,巴老又说,希望把自己的骨灰和萧珊的骨灰放在一起,撒向大海。

1999年之后,巴金因病住进了华东医院,这一去就没再回过家。赵兰英就改为去病房探望巴金。自去年2月巴金一次重病之后,赵兰英更是以每周一次的频率前去探望。她说,虽然巴老不能讲话了,但总感觉两人之间还有一种灵魂的交流。以往她每次离开病房前,总要回头再看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巴金,心里就感觉踏实。

17日晚,赵兰英和巴金家人一起把巴金遗体送到太平间,再折回病房时,病床上已经重新铺了白床单。可是离开时,她还是习惯地回头看了一眼,当看到病床上已经没有了巴金老人,那一瞬间,悲痛心情难以言表。

彭正昌是跟随巴金时间最长的一位司机。1980年,46岁的彭正昌来到上海作家协会担任巴金的专职司机。此后,虽然巴金的车从桑塔纳变成尼桑、奥迪、别克,但彭正昌的职务一直没有变化。巴金最后一次住院也是由他开车送到华东医院。

回忆起当年为巴金开车的情景,71岁的老人对很多细节记忆犹新,“我给很多首长都开过车,巴老是最随和的一位,给他开车一点也没压力。巴老坐在车里不是跟我聊天就是凝神思考问题,他坐车时有个习惯,爱玩点小东西,有时一块手表也能玩上一会儿。”

每次彭正昌送巴老回家,如果赶上饭点儿巴老肯定要拉他进屋吃饭。“巴老吃的非常简单,有时还不如我家呢。他比较爱吃味道浓一些、香一些的菜,像红烧猪蹄就是他的最爱之一。”彭正昌说,其实邀请巴老吃饭的人非常多,但巴老从来是能推就推。

虽然彭正昌只是一名普通的司机,但他说:“巴老待我比对儿子还亲。”有几次巴老在外面吃饭,彭正昌开车替他送客人。等回到饭桌时,才发现巴老连筷子都没动,在等他回来一起吃。

巴老后期身体逐渐不好,经常要到医院疗养。“他有的时候总坚持自己坐进车内,后来就是我和他女婿把他抱进车内,当时他还没有特护。因为车内有高度,虽然我们都很小心,但手轻手重很难掌握,难免有磕碰的时候,但巴老从来没埋怨过。”

给巴老开了多年的车,彭正昌说巴老给他最大的影响就是不说谎话。“他是一个讲真话的人,跟他在一起,我也受到很大影响,现在也以这点严格要求自己。”特派记者赵明宇

新华网西安10月19日电(记者战艳、喻菲、冯国)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佩赛特在19日晚间举行的“北京故宫与兵马俑论坛”上说:秦始皇陵地下发现大量钱币,应当是秦代的国库。

佩赛特说,考古工作者以前都是采用先发掘后保护的方法,这样往往给保护工作带来很多麻烦。现在,采用磁探测的方法先对秦陵进行探测。只有这样,才能在考古发掘中清楚地知道怎样保护是最好的选择。他说,“在探测中我们不但看到了秦陵下面土质的基址,同时看到了陵墓里放置的非常多的‘硬币’,太让人感到震惊了!那简直就是一个‘国库’”。

早报专稿伊拉克当地时间10月19日中午时分,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的“世纪审判”在巴格达“绿区”正式拉开帷幕。反诘、控诉、指责,68岁的萨达姆再次向世人表现出他那“斗志高昂”的精神状态,近两年的牢狱生活并没有让他改变自己的顽固信念———他句句坚称:“我是伊拉克总统”。

在审判开始前,美国官员向等候在现场的记者们发放一份新闻材料,宣布已经确定40多岁的库尔德人里兹格·穆罕默德·阿明担任萨达姆一案的主审法官。

审判从当地时间12时30分正式开始。巴格达的特别法庭上,四名负责审判的法官早已在首席法官阿明的带领下正襟危坐。作为当天的主审法官,阿明是唯一在电视屏幕上露面的审判人员。只见他一身黑色衣袍,映衬出满头银发。阿明等法官身后的白色大理石墙面上装饰着正义天秤,象征此次审判公平公正。

不论是法官还是被告,特别法庭为他们所设的座位一律都是黑色皮椅。与众不同的是,被告席周围被一条条白色合金所制的“栏杆”围了起来。据悉,这些“防护罩”是特别法庭专门为萨达姆等人所搭建的。被告席就设在法庭中央,这样坐在前方法官席上的阿明就能直视萨达姆等人。

12时45分,阿明宣告正式开庭。只见他从椅背上竖起身子,用洪亮的声音依次念出了7名被告和萨达姆的全名,被念到名字的被告就在警卫的带领下依次入席。“萨达姆·侯赛因———”随着这个名字响起,一个身穿深灰色西服、露出白领衬衫和灰黑色大胡子的男子,在两名警卫的护送下最后一个步入法庭。由于受到特别优待,萨达姆并没有戴上手铐,而是紧紧握着一本《古兰经》。

据悉,萨达姆原本希望穿着阿拉伯服装进入法庭,但是遭到法官拒绝。原来在阿拉伯服装中,头箍代表不同的地位。萨达姆原本希望戴着君王的头箍进入法庭,但是法庭工作人员说:“你别想戴头箍了,你连头都保不住了。”尽管如此,萨达姆还是向审判团展示了一个精神抖擞、士气高昂的形象———他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双眼略微泛湿,西服也非常整洁。法庭特别安排萨达姆及其同父异母的兄弟巴尔赞一起坐在最前排,其余的6名被告则分别坐在后面的两排被告席上。当萨达姆带着平静而傲慢的神情,在被告席上落座的那一刻,这个昔日的王者向坐在身边的兄弟巴尔赞露出了一丝微笑。

与萨达姆截然不同的是,巴尔赞及其身后的6名被告都显得有些虚弱,不少面露疲惫之色。他们统一穿着浅蓝色或白色的阿拉伯长袍,一入庭就向法官抱怨警卫拿走了他们的头箍。最后在法官的要求下,警卫们又将头箍还给了几个被告。

所有人员全部落座后,法官开始当天庭审的首个程序———询问被告的姓名、身份。出乎人们的意料,萨达姆在庭审刚开始便采取了“先发制人”的策略,在回答问题时声音洪亮,两眼有神,表现自信,率先向伊拉克法庭发起了挑战。

首席法官阿明示意萨达姆站起来回答问题。萨达姆起身后,却自顾自地念起了手中的《古兰经》:“以真主阿拉的名义……”

阿明立刻打断:萨达姆先生,我们要求你给出自己的身份、姓名、职业和住址,然后才能让你发言。现在请先给出身份。

法官:我们需要你给出身份、姓名,然后才能听取你的陈述。现在先写下身份,等你有必要开口时我们会听你说的。

萨达姆(抱怨):从2点半开始我就到这幢大楼等候了。而且他们早上9点就叫我穿上这身衣服。中间那段时间还几次三番叫我脱去又穿上。

法官:你是谁?你的身份是什么?请你坐回原位吧,我们先问其他几人的名字,最后再轮到你。

萨达姆:他们连一支笔或一张纸都不给我,或许因为现在纸张是很可怕的东西。我并不是针对你们。不过为了维护正义、以及那些选我(做总统)的伟大伊拉克人,我拒绝回答这个法庭的问话,我保留宪法赋予我作为伊拉克总统的权利。你们很清楚这一点。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