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哈石油运输大动脉开工 全线长3000多公里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3:29:52

第二天早上7时30分许,无路可逃的黄庆文在该队一香蕉园内被搜捕组民警抓捕,从其躲藏的地方附近找到了一把带有血迹的胶刀。

经审讯,黄庆文对其持刀捅死韦×春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交代了他作案的全部经过。

“早跟老婆离婚就好了,现在我真后悔,为了这样的女人犯了大罪不值。”被押于保亭公安局看守所的黄庆文一脸懊恼。

戴着手铐的黄庆文较清瘦,皮肤黑。据黄庆文介绍,他夫妇是在1997年到农场割胶的,当时小孩也跟着到了农场。去年因孩子要在村里上学,他回到村里承包了一块橡胶地,因村子离队里有20多公里的路,所以他只能10几天到农场与老婆团聚。

“如果我不离开农场,老婆不可能被韦×春勾上,过去我老婆还是很本分的。”黄庆文不容置否地对记者说。黄庆文说,一天凌晨6时许,他来到老婆割胶的地方,他看到韦×春在橡胶园帮老婆割胶,当时他觉得非常奇怪:一大早韦×春怎么跑来帮老婆割胶呢?后来,他觉得韦×春对他特别客气,常常买些酒菜到他们家喝酒,喝酒时还很亲热地挨着他老婆坐,当时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次,上午9点多钟,我来找我老婆,见房门关着,推门看到韦×春在我家,两人在聊天。看到老婆看韦×春的眼神,我感觉两人不对劲。韦×春见我回来,没说几句话就走了。”黄庆文说,他们村子的人跟他说,他老婆跟韦×春相好,起初他不相信,后来见到老婆常与韦×春在一块,他就开始怀疑。他问过他老婆多次,但老婆不承认,黄庆文为此要将老婆带回村,但老婆不同意,说是在农场割胶每月能赚六七百元钱。

“每当村子里的人说我老婆跟韦×春好,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觉得很没面子。”黄庆文承认为此他打过老婆,老婆也提出过离婚,但他不肯跟老婆离婚。“孩子还小需要她照顾,再说,我们这个穷地方讨一个老婆不容易,很多男人讨不起老婆。”黄庆文一脸无奈地说,黄庆文说他几次警告过韦×春,一次他到韦×春家指着对方说,如果再勾搭他老婆,他就杀了对方。为此,他也到农场找过队长反映过,但队长让他拿出证据。

黄庆文说,11月27日、28日晚,他从山寮回来与妻子住了两晚,29日他告诉妻子要去替妻子割胶,并且准备返回山寮,但中午的时候,他到保城镇西舍村去喝喜酒喝多了,不想回去,晚上就回家睡。没想到韦×春抱着他老婆睡在床上。

黄庆文说,对方欺人太甚,那天他喝了很多的酒,怒火上来失去了理智,他现在最担心的是三个孩子今后生活该怎么办。

几经周折,记者在保亭一农场见到了36岁的王某。王某长得还算清秀,白色衬衫,下穿紫红色长裙。

王某承认了自己与韦×春的两性关系。“他人好,体贴人,如果他离婚,我就嫁给他。”王某说这话时没有丝毫的愧意。据王某介绍,她与丈夫黄庆文都是保亭乡下农村的,两人自由恋爱,于1987年结婚。他们曾有过幸福生活,但丈夫性情多疑,心胸狭窄。几年前,因丈夫回到村里承包橡胶地,她一人留在农场割胶,橡胶园离队里有十几公里,走路要走30多分钟,每天凌晨2点钟就开始割胶,干到7点多钟。韦×春是她的邻居,看她辛苦,就帮她干些活。王某说,刚开始,她与韦某之间根本没有什么,但农场的人无事生非,说他们乱搞男女关系。丈夫知道后,不问青红皂白就打她。王某说,丈夫酗酒成性,醉酒后就打她。

“夫妻间就怕动手,这样很伤感情,后来我跟韦×春真的好上了。”王某说,她与韦×春有了性关系后,她也曾想过不能长期这样下去,想与对方分手,但韦×春不同意,他说他爱她,要跟老婆离婚,娶她做老婆。有一次,王某提出与韦×春分手,对方当着她的面哭了起来,说她为什么不相信他,他用命来赌他爱她。因两家是邻居,韦×春常常在半夜来找她,她没有办法。

王某说,当丈夫捅死韦×春后,她心里很难过,忍不住哭了,不管怎么说,韦×春罪不该死,最起码对方曾那么爱她。如果韦×春不死,能够离婚的话,她愿意嫁给他。

死者韦×春的家与王某家仅隔两户人家。韦×春满脸憔悴的妻子韦某看着丈夫的遗像泪如泉涌。韦某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时那个女人不好,是她害死了她的丈夫。

韦某告诉记者,她与丈夫都是广西容县人,4年前来到保亭农场割胶,他们有一个17岁的儿子在广西做工。韦某说,她与丈夫结婚23年了,他们夫妇感情很好,丈夫从没打过她。韦某说她知道丈夫与王某的关系,曾问过丈夫,但丈夫不承认,她不敢去找王某,怕丈夫骂她,丈夫也从没有跟她说过离婚的事。韦某说丈夫的骨灰已送回了老家,不久她就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北京消息“‘十一五’是确立资本市场重要地位的重要时期。‘十一五’的开局之年即将到来,我们必须摆脱似是而非的扩容恐惧,明确恢复资本市场融资功能的预期,尽快恢复和优化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女士日前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左小蕾认为,要在“十一五”期间确立资本市场重要地位,恢复和优化资本市场融资功能是重要标志。当前,应尽快明确预期,开展相关研究并尽快恢复和优化融资功能,这能在客观上保证股改的顺利进行。

记者: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了“十一五”规划开局之年,即明年的主要经济工作,但在公布的会议精神中,并未直接提及资本市场,对此您有何看法?

左小蕾:如果从字里行间仔细体会会议精神,就不难发现,资本市场将在明年乃至“十一五”期间的经济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业界必须充分认识到这些重要作用,把握机会,确立资本市场在我国经济发展和改革过程中的重要地位。

首先,从金融体制改革来看,金融业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间接融资比重过大,风险过度集中于银行机构,使得金融业的发展处于不稳定的生态中。我们要改变这种格局,就必须逐步扩大直接融资的比重,充分发挥资本市场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功能,为我国的金融体制改革作出贡献。

其次,我国的财政政策在保持稳定的前提下正面临向公共职能的转型。财政职能的转变,必然要求原来由财政支持的资金更多从资本市场筹集,使竞争性领域更多由社会资本来完成,政府真正从竞争性行业和领域退出,这也要求资本市场发挥作用,把政府不该掏的钱,通过资本市场形成补充,解放财政,使其将资金有效运用于其他方面,比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

再次,要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增强自主创新能力的建设,也需要发挥资本市场的作用。资本市场通过发挥其改善资源配置的功能,能够在总体上提高经济运行的效率,促进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

因此,尽管已经公布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中,没有直接提到资本市场,但我相信,“十一五”期间是资本市场发挥重要作用,确立重要地位的关键时期。

左小蕾: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我只想谈一个比较迫切的问题,就是恢复和改善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

但在不算短的时间内,市场上一直存在着似是而非的融资恐惧症,只要谈扩容,只要谈恢复新股发行,潜台词就是股指的下跌。对此,要加强舆论宣传,充分解释和再认识融资的必要性。应该说,股改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就是新股何时恢复发行。下一步市场的发展必然伴随着融资功能的恢复和扩容的发生。

记者:在资金一定的情况下,扩容可能会导致市场平均股价下跌,对此,您有何看法?

左小蕾:沪市综指在1100点已经徘徊了6个月,从实践看来,1100点是市场的稳定点,指望股指大幅升高和下降都不大现实,也可以说,目前市场认同的股市投资价值,大概就在这个点位。股市健康上涨的根本决定因素在于市场内在的投资价值,要想资本市场稳定在更高的水平,必须提高市场的内在投资价值。做两个方面的事情可以达到这个目的:一个办法是切实改善存量上市公司质量,让不好的变成好的,但这不是短期内能够见效的事情;另一个办法就是增量发行优质新股,让好的越来越多,从而增加市场的整体投资价值。现在看来,后者的实施难度显然更小,而且只有通过优质上市公司的扩容,才能吸引社保基金、企业年金这样的真正的投资资金,才能带来真正大资金的同时扩容,达到在更高水平上稳定市场的目的。

左小蕾:首先,11月10日召开的股改工作会议上,已经确定了174家重点上市公司股改名单,计算下来,这部分企业完成股改后,占总市值60%以上的公司即已完成股改,新老划断、新股上市工作就具备了开展的基础。因此,我建议应明确这个预期,让市场充分理解到下一步的政策走向。目前是到了给出新老划断时间表的时候了,市场需要一点时间来吸收信息。

其次,现在就应着手研究新的市场环境下与新股发行有关的一系列新的制度安排,新股发行不能排队,要优先安排蓝筹、公司治理结构比较完善、有比较明确投资价值的优质公司上市。优质股票的进入能够给新老资金以新的投资机会,相关的测算和研究工作必须跟上。

最后,要加强宣传,让市场各方认识到,恢复和优化融资功能能够给大家带来机会,能够增加市场的总体投资价值,切实消弭扩容恐惧症的影响,创造良好的市场预期和价格预期,稳定市场,争取资本市场改革的成功,奠定资本市场在未来五年的经济变革中的重要地位。

时报讯(记者邬科)36岁的暨南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张勇因突患不明疾病住院,9天后在医院猝死。家属们没能见到张勇最后一面,接到死亡通知书悲痛赶往医院,却被告知:遗体已在家属未到场的情况下被运往殡仪馆。辗转两天后,家属们才在殡仪馆看见了身上、面部留下不明伤痕的张勇的遗体。连遭打击的家属认为院方剥夺了他们的探望权,将医院诉至法院,索赔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在内的31万多元。

日前,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医院处理不当,使得家属延迟见到死者遗体,加剧了其精神痛苦,须赔偿经济损失920元,精神抚慰金2000元。家属不服,已提出上诉。

张勇,36岁,湖南宁乡人。2004年,他考上了暨大MBA工商管理硕士。在攻读MBA之前,他曾在湖南湘潭大学就读本科,毕业后先后在湖南、深圳等地工作过13年,取得了机械工程师资格。张勇有过一次婚姻,生下了一对龙凤双胞胎。据张勇的同学介绍,张勇在校期间学习非常刻苦,几乎一刻不得闲;同时交际圈子广,人很活跃,担任MBA学生会主席。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今年3月25日,张勇晕倒在学生宿舍楼梯口,被同学和保安送进了天河区黄埔大道西某医院抢救。经救治,第二天,张勇除了觉得呼吸困难外基本恢复。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4月3日凌晨,也就是张勇入院后的第9天,他的情况突然恶化,出现双手紧握,口吐白沫的症状。凌晨4时,因抢救无效,张勇在医院死亡。事后,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为张勇的死亡作出了鉴定,结论为“符合因肺动脉内血栓形成并栓塞所致的猝死”。然而,张勇究竟因何病入院,这个问题直到他死亡时,院方仍未确诊。

忽然接到噩耗,张勇的家人悲痛不已。在医院送达的死亡通知书上匆匆签字后,家属们立刻赶往医院。然而,4月3日下午5时许,张勇的家人赶到医院时,却被院方告知:尸体已经被运往殡仪馆。家属们又惊讶又气愤,立刻拨打了报警电话。当晚10时许,家属和医院再次因死者遗体的处理和去向问题起冲突,家属再次报警。

直到4月5日上午,家属们才在广州市殡仪馆见到张勇的尸体。家属发现,张勇遗体的额头、鼻梁窝等5处均留下明显的外伤,而见到过张勇被送进抢救室的部分亲友证实,张勇入院之前,面部根本没有外伤。

蹊跷的伤痕更加引起了家属们的不满。悲痛之余,今年6月,张勇的父母及两名子女将张勇就诊的医院诉至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家属们认为,医院在死者家属未到场的情况下,就擅自将尸体处理并送至殡仪馆,此举严重损害了家属的探望权,加重了死者家属的痛苦。因此,家属要求医院赔偿他们增加的奔丧费11328元和精神抚慰金30万元。

经过几次庭审调查,天河区法院查明:今年4月3日,医院告知张勇的家人尸体已运至太平间。双方达成口头协议,将延迟到当晚6时~8时再将尸体送至殡仪馆。然而,由于殡仪馆内部协调出了差错,运尸工当天下午2时许就将张勇的尸体运走了,以至于造成当家属下午6时到达医院时,无法见到逝者的遗体。

综合案情,法院认为,死者张勇到医院就医,双方已经形成了医疗服务合同关系。死者因医治无效死亡,院方理应通知家属会见死者遗体。然而,由于医院方面的原因,导致死者家属本应在张勇去世当天见到遗体,却一直拖延到两天后才在殡仪馆见到其遗体。这两天期间产生的费用,应由医院支付。

法院同时认为,医院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张勇家属的痛苦,给他们造成了精神伤害。据此,本月2日,天河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医院须赔偿张勇家属经济损失920元,精神抚慰金2000元。

据悉,张勇家属不服一审判决,已于近日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继周一权证总成交金额超过沪市之后,昨日6只权证再次放量,总成交达到了101.8亿元,将沪深两市85.3亿元的总成交量抛在后面。6只权证彻底地打败了1300多只A股。

昨日权证总成交金额的放大,主要归功于深市三权证成交金额巨幅放量:万科(资讯行情论坛)权证成交21.96亿元,较前日放量近10倍;钢钒权证成交5.79亿元,放量33倍;成交最小的鞍钢权证成交0.38亿元,虽不满亿元,但比起前日0.0515亿元的成交,放量也很明显。在经过首日市场的严重惜售之后,昨日深市三权证总成交了28亿多元,权证持有者尤其是机构已经开始大量出货了。

权证虽整体疯狂,但6只权证各自的走势也开始分化,份额小而且上市时间短的深市权证受到资金热宠。先上市的沪市权证昨日则开始集体回调:宝钢权证(资讯行情论坛)开盘后单边下行,全天下跌9.05%;武钢认购、认沽权证则分别下调1.19%和2.72%;本周一才上市的深市三只新权证仍然是资金热捧的对象,尤其是其中份额最小的鞍钢权证,仅1.13亿份的鞍钢权证昨日再次封死涨停;盘子第二小的钢钒权证开盘后涨停,但不久涨停即被打开,全天仍上涨14.07%;份额最大的万科权证全天仅上涨3.01%。

“深市权证才上市两天,对其的炒作才刚刚开始,继续上涨很正常。”中关村(资讯行情论坛)证券幸三生告诉记者,“而宝钢等沪市权证经过前期的大幅炒作上涨,应该会有一个震荡回调的过程。”后市情况:炒作还会继续

“后期市场仍然会炒作这些权证!”北京证券吴琪认为,“虽然上海的几只权证回调,但权证本身的投机性决定了它仍然是弱市中游资的最爱。”

经过两天的上涨,钢钒权证和鞍钢权证价格已经超过了2元,分别达到了2.22元和2.13元。分析师们认为,虽然这两只权证的盘子小,更易受追捧,但其绝对价格的上涨也会削弱对资金的吸引力,前期宝钢权证就曾在摸到2.03元的高点后调头向下,估计后期这两只权证尤其是盘子稍大的钢钒权证拉升幅度有限,分析师建议投资者最好不要追高。对于其他权证,分析师认为随着权证总量的增加,以及整体价格的上升,普通投资者最好不要参与。(本报记者孙强实习记者李龙俊)

本报讯(记者钟亿军)年仅8岁的小雨(化名)被继父猥亵虐待,在小雨身上随处可见被烟头烫伤的暗瘢。

10天前,是小雨刚满8周岁的日子。小雨的母亲周女士说,女儿在6岁时被生父玷污,如今女儿被其继父猥亵,“女儿受的污辱太多了,我不能再让她受折磨了,如果有人能帮助我们,我做牛做马都愿意!”

小雨是顺义区某小学二年级的女生。小雨的家位于木林镇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平房内,屋内堆满了捡来的废纸和鞋子,床上堆放着破旧的衣服。小雨说,她和母亲晚上睡觉,就钻进衣服堆里。

昨天中午,周女士将小雨的衣服撩起,她的肚皮、背部、大腿、胳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烫伤暗瘢,记者数了一下共有15处多,其中在小雨的右太阳穴还烙有一个巴掌大的疤痕。

周女士说,今年9月份的一天,女儿告诉她,继父常摸她下体,并用烟头烫其身体。

小雨说,“继父总是烫我,但是我不敢说,不过后来他就不打我了,因为他杀羊的时候我帮他摁住,我能帮他干事情他就不会对我不好了。”

今年11月4日,周女士的一位亲戚闻知此事后,向顺义公安分局侦刑支队报了案。当晚,警方将小雨的继父徐某控制。

据顺义刑侦支队空港地区队孙队长介绍,他们接到报案后,立刻带着小雨到医院做检查,从妇科检查中发现确有被猥亵的情况。

据警方称,11月5日,徐某被刑事拘留。11月16日,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逮捕。

周女士介绍,1985年,她嫁给同镇一男子,后因家庭不和于1995年与丈夫离婚。同年,她经人介绍在河北三河市与一周姓男子一起生活,但一直没有注册登记。

1996年,周女士怀上小雨后因受周某虐待,周女士返回顺义老家。随后,为给孩子找个父亲和依靠,周女士经人介绍又与一徐姓男子生活在一起。次年,小雨出生。

周女士说,2003年,小雨的生父周某突然派人把小雨接回去带养。2004年夏天,当周女士去周家看望小雨时,却听到女儿一直指着下体喊“疼”。“我一摸孩子裤子,血湿湿的。”在周女士的追问下,小雨比划着说“有人插她的下身”,并用手指向床头。而床头是周某每天睡觉的位置。

今年正月过后,周女士以送孩子上学为名,偷偷带着小雨返回顺义,与徐某生活在一起。

昨天上午,孙队长告诉周女士,因小雨生父周某居住在河北,目前他们正在与河北警方协调如何介入此案。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