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就日本争取成常任理事国和钓鱼岛等答问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26:22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和印度这两个曾经发生过边境冲突的国家,能否和睦相处,对世界格局的影响会很大,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又取决于两国边境遗留问题的解决。

先是在西藏自治区公安厅边防局办理进入亚东县的边防证,需要有西藏当地县级以上单位的介绍信。到达亚东县后,要到乃堆拉山口,还需在当地驻军处办理通行证。

从亚东县城顺着河谷行车约20分钟,车子开始上山。山脚下的河道边有一块较为宽阔的平地,据说就是将来的仁青岗边贸市场。从葱郁的原始森林到遍野的高寒杜娟,一路景色的变化显示着海拔的急骤上升。

到达乃堆拉山口时正是中午,一下车,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片爽朗的笑声。隔着两根铁丝网,中印两国的士兵正在用不流利的对方语言夹杂着手势聊天。

“我们的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聊天,对方有节日到来时还互相祝贺。”守候在这里的中国军人朱林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朱林是副连长。

刚刚还和朱林聊天的一位印度兵见到记者,很友好地用英语打招呼。这位印度兵在和《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的交谈中称,他们很关注中国领导人访问印度,希望“中印友好”。印度兵的服装上绣着他的名字:AshokKumar,译成中文就是阿什克.库马。朱林称,这位印度兵的军衔是三级委任军官。

据了解,自从1993年和1996年,两国政府签署有关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的两个协定后,中印边界一直很平静。两军已形成了在对方重大节日到来之际彼此祝贺的习惯。

印度兵阿什克和《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熟识后,指着记者背的包说想交换一些中国的物品。记者将早已准备好的两包香烟给他,他则给了50卢比(约合人民币10元)。拿着中国香烟,阿什克显得很高兴,说如果以后口岸开放了,他买中国货就更方便了。

为了表示友好,记者将近期出版的一期《瞭望东方周刊》送给阿什克,阿什克虽然不识汉字,但杂志上的照片让他很感兴趣。他不仅认出了阿罗约,还认出了香港新特首曾荫权。

8月16日,中国驻印度大使孙玉玺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和印度这些年在军事领域加强相互信任方面取得良好进展,双方友好交往频繁。中国已邀请印度派高级别观察员观摩中国和俄罗斯的联合军事演习。

朱林带领《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参观了一个哨所。这个被称为“西南第一哨”的乃堆拉哨所工事,像一颗钉子牢牢地“钉”在乃堆拉山口。乃堆拉,藏语的意思是“风雪最大的地方”。哨所的门口有一副对联,“冬居水晶宫,夏住水帘洞”,横批是“乐在其中”。

据介绍,这里每年有大半时间大雪封山,新鲜的蔬菜很难运上来,到了冬季,战士们的头发指甲盖都会脱落。但是,“和以前相比,现在的条件已经改善多了,哨所已经可以看到电视。”朱林说。

据西藏军区的领导介绍,近年来,国家拨出大笔专项经费用于驻藏部队的基本建设,官兵的住房吃水问题已基本得到解决,高海拔地区无土栽培技术和反季节栽种蔬菜技术也取得了成功。“为了‘消化’夏季吃不了的蔬菜,西藏边防驻军甚至连泡菜坛子都给每个边防连准备了。”

虽然中印边境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可是毕竟是武装部队,双方的战备意识并没有松懈。今年早些时候,《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也前来采访,立即引起了印度兵的注意,印方的指挥官辛格少校很快赶到。

中国士兵也保持着同样的警觉,记者离开时,数码相机受到严格检查,凡是出现中方工事的照片被要求全部删去。

在乃堆拉山口,《瞭望东方周刊》发现,印军的住所是一个很大的红木房子,条件很好。印度一方的双车道柏油公路已修至边境线附近百余米的地方。

据了解,印度在我边境当面已基本形成了以铁路、公路、空中运输相结合的立体运输体系,距离边境最近的铁路只有40公里。

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主要国家都加快了以信息化为核心的新军事变革的步伐,印度的国防力量也与时俱进。而中国军队在边防建设上有不少改善。

边防巡逻对于西藏官兵来说是最为艰苦的,有多名官兵在巡逻中牺牲,在《瞭望东方周刊》来采访时,就有一名18岁的战士古怒在巡逻途中为救战友而献出生命。

“西藏的边防巡逻已经步入‘电子时代’。”西藏边防部队的同志介绍说。在军区的指挥中心,《瞭望东方周刊》发现,通过这里的电视监控系统,主要边境一线的情况一目了然。一位士兵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你给了印度兵两包香烟,我们都看到了。”

据指挥中心的士兵介绍,边境线上的巡逻分队将现场实况及请示事项等输入“边防管理系统”,不到一支烟的功夫,指挥自动化系统的“辅助决策”功能就生成几条处置建议,“数字通信、电脑辅助等使边防管理力量得到了很大的加强。”

西藏边防部队的同志介绍说,许多边防道路也由过去的人行道、马行道拓宽成车行道,专门针对西藏道路条件研制的边防巡逻车目前已配发给了边防部队使用。

西藏军区还出台多项优惠政策,吸引计算机、通信、运输、维修等方面的人才到部队,从1998年开始,西藏军区与四川大学、重庆大学签订了定向培养协议书,与20个省区市的50多所高校保持了长期联系,每年都组织专门力量到地方高校考核接收应届毕业生,“目前,西藏军区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干部占到70%以上。”

一只老鼠从旁边跑过,只听一位上等兵一声“看刀”,就见匕首划出一道寒光正中鼠肚;一位下士一支烟功夫就从附近的湖泊里抓到了10多条鱼回来,每只鱼头都扎了一颗铁钉;做饭的时候没有火柴,班长拿着冰块对朝着太阳,将反射的光对准石灶里的芨芨草,不多时,一缕蓝烟升起……

这是《瞭望东方周刊》在西藏某地亲眼看到的景象。这,便是中国的首支山地部队。

西藏军区的同志介绍说,山地部队是指士兵配有专门的山地装备,通过专门训练并用于执行山地作战任务的部队,“印度一直编有山地部队,目前编有八个山地师共10万多人。”

据介绍,中国这支山地部队组建于1985年12月。在1984年中国百万大裁军前夕,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杨得志提出建议,应该在西南战区组建一支现代化的山地部队,很快,“山地步兵旅组建方案”得到了邓小平同志的批准。

雪山、峡谷、密林、戈壁,6月飞雪、10月冰封,年平均气温0℃以下,平均海拔4000米,这是山地部队生活和训练的地方。“毒蛇、野蜂、蚂蟥等到处都是。”山地部队的一位同志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还有能钻进军用蚊帐的细虫蚊,会吐白色毒汁的红屁股蚂蚁,脸盆大小的孟加拉虎脚印也随处可见。”

山地部队的同志称,恶劣的野战环境,使战士们在战胜死亡的威胁中探索了成套的生存术。

据称,这支山地部队从海拔3000米的山脚冲向海拔4800多米的峰巅,一个连,来去只要三个半小时,而印军和美军在海拔2000米高地爬山,每小时最快也只在400米左右。“美国军事研究专家专门对我们进行过研究。”山地部队的同志说。

“山地部队在保卫西藏边境的安全上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边境一旦发生战事,山地部队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投入战斗。”西藏军区的同志说。

但记者看到、感到和听到的,却是在中印两国边境地区上出现了一派平静和祥和的气氛,两国的边防部队频繁开展各种交往和交流活动,例如共同举办庆祝两国传统节日的活动和体育友谊比赛等。

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当代西藏研究所所长阿旺次仁正在承担外交部的一个关于中印边境问题的课题报告。

据介绍,中印边境目前有争议地区总面积为12.5万平方公里,其中东段约9万平方公里,中段约2000平方公里,西段约3.3万平方公里。中印边境的东段实控线大致和“麦克马洪线”差不多,印度多年前就在这段印方实控区设立了“阿鲁纳恰尔邦”,并且陆续向该地区迁入了700多万人。相比起来,中印边境中段的问题最少,中印双方几年前就交换了实控区地图,边境问题已经得到初步解决。

西段边境从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南端和中国西藏阿里地区的交界处直到喀喇昆仑山口,边界线长约600公里。

据称,西段边境地区有从新疆叶城到西藏阿里地区狮泉河镇的新藏公路,它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一条公路,有1000多公里修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区。西藏阿里地区所需的很多物资是从这条1957年建成通车的公路运输进去的,对中国的战略意义也非常重大。

“东段目前由印度实际控制,森林和水利资源很丰富,森林资源占到了西藏的40%。”阿旺次仁说,“更为重要的是,东段的达旺地区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故乡。”

“中印边境问题有很复杂的历史原因。”阿旺次仁说,“中印历史上的习惯边界基本上就是喜马拉雅山南麓,基本没有什么争议。英国占领印度后,英印政府不断实施侵占西藏的阴谋,给今天的中印边界争端埋下了祸根。”

“中印两国正在实践着一种超越边境问题发展两国关系的模式。”阿旺次仁分析说。

因丈夫在外面找“小姐”,回家后对自己又打又骂,凌海市石山镇农民贾红霞在激愤之时,拿起菜刀猛砍丈夫的命根,并在厮打中将其砍死。近日,贾红霞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十多年前,1966年出生的凌海市石山镇农民王文兵与1968年出生的盘锦姑娘贾红霞相识于凌海市石山镇。当时两人都在那里学理发,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产生了爱的火花。尽管王文兵的家人对两人的恋情表示不满,但在王文兵的坚持下,他们还是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并居住在石山镇一起生活。

之后,他们的儿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夫妻二人的关系也非常好。但幸福总是短暂的,自2002年王文兵开始找“小姐”后,一切都变了。

2002年,王文兵与别人合开了一家饭店,而合伙人就是一名“小姐”。从那以后,王文兵就经常不回家,与“小姐”住在一起。但只开了四个月饭店就倒闭了。

2004年9月,王文兵在石山镇认识了一名“小姐”张红,二人多次发生关系,王文兵在春节前还给了张红800元钱。有时候贾红霞与王文兵生气,就拿着东西回到盘锦的娘家,而王文兵则趁此机会将张红带回家住上几天。

贾红霞从娘家回来后发现炕上有别人的头发,质问丈夫谁来这里住过。王文兵则告诉她是自己和一个“小姐”住的,并说他找“小姐”别人管不了,自己都找38个女人了,贾红霞愿怎么着就怎么着,如果贾红霞受不了就回娘家去。

看着丈夫如此对待自己,贾红霞心里不禁伤心。但想来想去,还是没有提出离婚。贾红霞心想,好好劝劝丈夫没准他能改,再说孩子都十多岁了。结果贾红霞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王文兵一回到家就打妻子,贾红霞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而扔饭碗等更是家常便饭。

慢慢地,贾红霞有些“顶不住”了。以前每年回一次娘家的贾红霞经常跑回娘家。在与妹妹通电话的时候,她流露出自己不想活了,想自杀的想法。她对妹妹说,王文兵把她逼得没有活路了,自己已经买好安眠药,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自杀。

2005年3月26日晚5点30分,王文兵对贾红霞说自己出去一下,晚上8点多回来,然后就骑摩托车走了。到了8点多,一看王文兵还没有回来,贾红霞就拨通了丈夫的电话,得知丈夫正在喝酒,自己就在家等他回来。

夜里11点20分,王文兵回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进屋就对着贾红霞骂了起来,“×××,起来给我做饭去,我玩饿了。”一看这架势,贾红霞赶忙起来给他做饭。这时,他告诉贾红霞,自己刚才和那女的在一起了,咱俩离婚吧,那女的为了我已经和他的丈夫离婚了。

贾红霞把饭端到他跟前,王文兵开始吃饭,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张红的电话,询问他到家了没有。王文兵告诉对方,到家了,不用惦记,明天把你带家来,我老婆管不了我。

贾红霞伤心地哭了,王文兵则躺在炕上。贾红霞劝他好好想想,王文兵听烦了,坐起来拽着妻子的头发打了两个嘴巴,又一脚把她踹到地上,让妻子跪下。王文兵对妻子说,自己啥时醒你再起来,就是看不上你,愿咋咋地,想死就死。

贾红霞跪在地上心想,这些年日子也没好过,经常打我骂我,你还天天上外边找“小姐”,干脆拿刀把他阉了,省得他再扯“犊子”去。

想到这儿,贾红霞从地上起来,光着脚到厨房拿着菜刀回到屋里,照王文兵裤裆处猛砍一刀。王文兵一转身起来,一手捂着裤裆,嘴里说,还敢拿刀砍我,今天我非整死你,把你砍成肉酱,王文兵下地就抢菜刀。原本只想吓唬一下丈夫的贾红霞一看丈夫急了,要抢菜刀砍死自己,就使劲拿着菜刀划拉,约五六分钟王文兵突然停住手,躺在地上,头朝西侧身,一手捂着裤裆。

这时,贾红霞也不管是哪儿,用菜刀砍他几下后,见他不动了,就住手上炕把灯打着。一看丈夫死了,贾红霞心想,自己也不想活了,就把原来买的一瓶安眠药都吃了。贾红霞又下地给他拿床被盖上,自己上炕拿菜刀照自己脖子使劲拉出血了,又拿菜刀照自己左胳膊拉两个口子。贾红霞又给在盘锦的妹妹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已经吃药了,快不行了,然后就把电话挂了躺在炕上等着死。

3月27日凌晨2时,凌海市公安局石山派出所接到王文兵亲属报警,说贾红霞将其丈夫杀死。接警后,公安机关马上赶到现场,将作案后自杀未果的贾红霞送到医院救治,经抢救脱离危险,后被公安机关抓获。经法医鉴定,王文兵被砍颈部以及全身多处而死亡。

法庭上,贾红霞对公诉机关指控其故意杀人罪的事实无异议。她的辩护人提出,王文兵从精神、肉体上虐待贾红霞,激起贾红霞义愤杀人,王文兵在起因上有严重过错,而且贾红霞认罪态度较好,请求法院予以减轻处罚。

法庭经过审理认为,此案因家庭内部纠纷而引发,王文兵在案发起因上有过错,贾红霞认罪态度较好,可对其依法从轻处罚。

记者:这里就是出事的现场,宝安区的东环一路,当时肇事车辆就从这个方向飞速的行驶过来,到这里失控以后,冲上了这里的台阶,一直上了这里的人行道,上了这座桥,当时这个桥上,据目击者介绍,全部都是摆摊的小贩和出来纳凉的行人,从这里开始就有第一个人倒下了,然后这个车以飞快的速度冲了有40、50米远以后,在前面,大概第三棵树旁边的拉杆那个地方卡住,然后停了下来。当记者赶到车祸现场的时候,这里已经基本上被清理干净了。只有桥边栏杆上的这点点血迹还在提醒着人们,不久前这里刚刚发生的那幕惨剧。

目击者:最多三秒钟左右,好快的速度,一下子就过来了,反正我觉得他的那个方向盘可能是失控了,刹车失控了,失效了

据记者观察,这辆肇事中巴的冲撞路线共有70多米长,但没有刹车痕迹。在快速冲上人行道,并撞倒了几十名行人和商贩后,这辆车仍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人行道另一边的护栏。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