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福林:过于注重筹资功能为市场低迷重要原因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06:26:46

至于发展客户,信产部电信研究院交流中心主任陈育平对《每日经济新闻》说:“很有可能会像小灵通刚开始时那样,采取买卡送小灵通的方式促销,以后就会是买小灵通送3G手机。”

去年国内固网运营商对小灵通业务共投入4000万~5000万元,而今年只有1000万元,这就预示着一个信号———这些运营商都在为未来运营3G“存”钱。

中国3G用户数未来几年将翻倍增长。信产部电信研究院一份报告显示,3G投入运营5年内,用户数将达到1.98亿~2.66亿,6年内3G运营收入将达1万亿元,3G系统设备市场将达5900亿元,3G终端市场将达4000亿元。

华夏经纬网12月21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身兼国民党主席的台北市长马英九,日前接受美国《新闻周刊》国际版专访时回应有关两岸统一时间表的问题,他表示,国民党终极的目标是统一,但目前时机尚未成熟。

据了解,马英九就两岸关系发展,及台湾民主政治等问题表示看法。马英九指出,民进党受限于他们的意识形态,必须与大陆保持距离,导致怯懦、保守。如果国民党能重新执政,会在两年内开放与大陆直航。这一点对于台湾的经济相当关键。对台湾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要增进贸易和投资以及纾缓两岸关系。

有关统一时间表的问题,马英九强调,对国民党而言,终极的目标是统一,但是没有时间表;目前我们也不认为任何一方已准备好要统一,时机尚未成熟。对于是否“台湾和中国两个各自独立的国家并存”,马英九认为,这非常不可能。

“在8年来的低点附近徘徊多时之后,中国A股市场可能终于触底了。”《华尔街日报》近期的一篇文章指出。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采访调查,多家海外机构认为A股市场已接近谷底,投资价值正在提高,到2007年上市公司盈利将开始复苏,这将成为A股市场的“行动年”。而据《每日经济新闻》调查,与海外机构的观点不谋而合的是,在全流通背景下,交银施罗德、汇添富等国内各大基金公司正在以多元化视角积极调仓布局,捕捉新的投资机会。

《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认为,国外投资者投资A股市场的时间较短,得到的回报也较差。而与之相比,在H股市场的回报却相当可观,部分原因就在于,A股市场股权分割,H股市场中国移动和中国石油等大型国企股一直表现优异。随着股权分置改革的稳步推进,这种情况慢慢会有所改变。

与上述观点类似,交银施罗德基金最近在阐述自己的投资策略时表示,在全流通的情况下,由于大股东的加入,市场结构将发生巨大的变化。大股东作为长期投资者,其对股票价值的判断是影响股价最为重要的因素。二级市场投资者的过度行为会因大股东的价值判断而得到及时修正,当二级市场股价大幅低于每股净资产时,大股东作为长期投资者回购股票的欲望将增强,从而给出了价格底限。全流通的市场格局将使估值方法和市场运行方式发生根本转变,这种转变将使市场变得更加有效,具有敏锐洞查力的投资者将因此获得超额收益。

汇添富基金认为,从真实估值的角度考察,明年可以在三类上市公司中发现较大的投资机会:一是稳定增长行业中估值合理、股改后估值偏低的公司;二是从国际视角和公司长期价值视角看周期性行业中估值偏低的公司;三是拥有资源类资产、具有“绝对”投资价值的公司。

《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还认为,以前同一公司的A股股价一般都高于H股的股价,这是因为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A股是国内散户投资者为数不多的投资渠道之一。现在,A股市场的平均市盈率在14.5倍左右,虽然仍高于H股市场10倍的水平,但差距已经不大。根据“十一五”规划,中国将提振消费行业,并降低经济对固定资产投资的依赖。到2007年,企业盈利将开始复苏,这年将成为A股市场的“行动年”。

交银施罗德基金表示,最近有迹象表明,中国众多经济数据可能需要向上修正,其中比较重要的有两个方面:一是GDP规模被低估20%,这意味着按照修正后的GDP规模,中国已成为全球第四大经济体;二是中国经济结构已经有所改善,原来的统计数据对服务业可能有所遗漏。如果进行修正,在宏观经济的构成中服务业的比重将明显上升,投资和净出口占比也将出现明显下降,这意味着市场原先担忧的产业结构不合理、投资增长过快、外贸依存度过高等问题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经济成功软着陆的机率增加。如果这样,前期被过度抛售的一批大盘蓝筹股将有正面反应。

汇添富基金则预期,“十一五”规划在对整个国民经济结构调整的同时,也给证券市场带来了新的投资机会。该基金公司预期,消费和服务、资源和能源、技术和创新、投资和发展,以及全流通带来的并购机会将成为未来证券市场的五大投资主题。

李连杰做客《艺术人生》录制现场,披露事业和感情的转折,多亏了一个神秘女人的“点拨”

最近,著名功夫演员李连杰十分活跃,除了拍电影,他的身影还出现在国内高校的演讲台,做义工,参加公益活动等,成为银幕内外都受关注的公众人物。

12月16日晚,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播出了李连杰的访谈上集。节目中李连杰畅谈人生感悟。真情实感的流露同样感动了观众。

就在这个节目播出之前,关于李连杰的现场访谈预告片已经在一些门户网站热播。人们注意到一个细节:李连杰在谈到自己的事业的几个关键转折点和人生的几个重要阶段的时候,总是提到一个神秘的女“高人”,并称这个“神秘高人”为“干妈”和“赵阿姨”。李连杰说,正是这个高人点拨,才成就了他的事业辉煌。

这显然为李连杰的明星光环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究竟谁是李连杰背后的神秘高人?女高人究竟来自何方?为什么让所向披靡的功夫明星如此折服?

李连杰访谈节目即将播出前,中国无神论学会会员,湖南城市大学教授涂建华向本报披露:李连杰所说的这个神秘高人,正是前些年国内特异功能等伪科学猖獗时鼎鼎有名的一个“特异功能大师”:赵群学。

“赵群学这个人销声匿迹已经很多年了,看了这个预告片才知道,原来她居然还在拿‘特异功能’蒙人。甚至成了李连杰的干妈。”涂建华说。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涂建华曾经参与揭露了多起“神功大师”招摇撞骗,蒙蔽舆论的伪科学事件。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已经不了解那段历史,就在20年前,‘特异功能’十分猖獗的一个时期,耳朵听字,隔墙取物,抖药片等伪科学骗术的表演十分活跃,欺骗了众多舆论。当时,赵群学就是众多‘大师’中很有代表性的一个。”

记者查询网上李连杰的这段视频访谈,李连杰的原话是这样说的:“就是在我病重病危的时候……那个干妈……一直很关心我很照顾我。你知道我从死里逃生救过来的,所以很信这个干妈,(干妈)说1997年6月3日这天你要结婚,这是提早半年多说的。”

而另据一位参加了当期《艺术人生》录制现场的人士介绍,这期节目录制时间是在11月26日。现场李连杰谈到这位“干妈”时,比网上的视频剪辑更详细。其大意是:我24岁拍《中华英雄》受伤,国内专家会诊都看不出结果,于是联系朋友张某某(也是当年一个十分著名的“特异功能大师”),张某某帮我推荐了国家科工委的一位阿姨,这个阿姨不认字,她用独特的疗法把我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我又开始了生命的第2个春天。后来,香港很多导演和公司邀请我拍戏,阿姨虽然不识字,但是在写满导演名字的纸上一下子把“嘉禾公司”和“徐克”的名字圈了起来……

———就这样,李连杰在这位“特异功能”大师的妙手点拨下,“开始了人生的又一个辉煌”。在节目现场,李连杰更透露,他结婚“冲喜”,甚至离婚和再婚,都是受到“特异功能”干妈的具体指导。

回顾多年前发生在国内的那段令人啼笑皆非的“特异功能民间泛滥期”,涂建华介绍,很多“特异功能”骗子在当时有些官员的支持下,一度呼风唤雨春风得意。赵群学就是当时遭到舆论追捧的一个“特异功能”代表人物。

贵州特异功能研究所兰国忠论文《人体意念场在人体中的影响和作用》:“在特异功能状态下,自身能看到五脏六腑的运行规律……不但古时有这种功能,现在很多特异功能者也有这种功能。贵州的赵群学同志就是一例……”

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梅磊论文《大脑为什么如此美丽?》:“本实验的特异功能者有:王强、王斌、斯琴、宋金刚、牟风琴、刘军、狄蓉、姜燕、黄红娜、李汝平、王健、由加文、赵群学、王同、胡明等。”

“1976年10月一天傍晚,贵州省一个山头上忽现三团火光,时年36岁的赵群学披头散发,四处乱跑,令人害怕。逢人就说人家必有灾难,也是奇怪,居然都纷纷‘应验’,她用随手抓到的‘草药’‘治好’若干人的疾病,1977年2月摇身突变为‘神医’。声称手到病除。

“1980年4月29日《贵州日报》称‘活神仙原形毕露’,说赵群学是为还债,所以煞费心机把自己变成了骗人钱财的‘活神仙’,在短短几个月内,赵群学骗得现金7000多元。并因此获刑2年。在狱中,赵群学又给狱中犯人‘治好了’结石症……”

涂建华介绍,上世纪80年代前后,“生命科学”研究在国内一度炙手可热,就在那个时候,和众多民间被挖掘出来的“特异功能人士”一样,重获自由身的赵“神仙”1981年前后被某航天研究所邀请到北京,进行“生命科学”研究。

包括赵群学在内的一些“特异功能”人士,以科学研究的名义跻身为“名流”。

在姜昆的一段相声中,曾经对赵群学进行过入木三分的嘲讽:“北京有个神医,叫赵群学。她有特异功能,会治病。我介绍了中国音乐学院的郭祥义教授看病。赵大夫就用手抓了几把茶叶让他喝。喝了两三个月,把他的弥漫性肝胆结石给治好了……”

在一部叫《李连杰电影之路》的作品中写道;李连杰在自导自演《中华英雄》时患了病,昏迷不醒,“中医西医全看过了,就是找不出病因。”于是“经人介绍,李连杰很快在中国科学院找到赵群学为他诊治。赵群学给李连杰按摩背部,似不经意的随便揉搓几下,李连杰便顿然舒坦很多,精神也畅快许多。第二天同样的按摩背部,竟吐出了大量瘀积的血水,几次按摩治疗后,长期以来困扰的腹痛果然好了。李连杰又惊奇又感动,千谢万谢赵阿姨。”

涂建华介绍,赵群学根本就不是中科院的员工。包括李连杰在内,之所以许多得病的人被赵群学“治好”,不是赵群学法力无边,而是这些得病的人科学素养不高,非常容易接受心理暗示,甚至本身身体就没有病,只是心理作祟,当然给巫婆神汉“手到病除”提供了表演机会。

他调查,赵群学过去发功骗人擅长三招:一是善于炒作,经常发动“托儿”送锦旗放鞭炮制造自己妙手回春的假象;二是什么病都声称可以治,但是自己丈夫的肺结核却治不好;三是擅长“隔山采药”,病人来求医,她说病人家里的菜园有一棵植物可以对症,病人回家一看果然有一棵这种植物,于是十分信服。“其实,都是她事前采好点,安排托儿放在那里的。”

中国民众的科学素养不高,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令人担忧的是,一些曝光率极高的明星名人,科学素养之低,非常容易误导公众。

涂建华说:“作为明星,李连杰认谁做干妈,是他自己的事;李连杰认为自己的人生离不开什么人的指点,也是他自己的事;但作为观众和读者,你要真认为李连杰的成功与一个神秘人物的指点之间存在必然性,那你就错了。”

李连杰访谈上半部分已经于12月16日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据悉下半部分将在23日播出。李连杰背后这个神秘女人是否会在下集现身?本报截稿前尚没有解开这个悬念。

我决定成为一个会计人,是04年7月份的事,虽然我已经三十多岁了。我以前的职业经历是秘书,执行秘书,到办公室主任。但其实,我大学学的是工科,毕业于一个国家变革的年代,于是我学的纺织工程成了上海不再需要的专业。

九十年代初,我选择了学习英文。我想,这是我第一个比较明智的选择,但是,由于是在外地读的基础教育,所以,英文基础和上海本地比,是有很大的差距的,特别是说。在毕业实习时穿行于纺机之间,因为太想改变命运,所以,那时,一个星期背完了新概念第一册,一个月背完了第二册。就这样,我一路磕磕畔畔,一边读书,一边应聘,终于在纺织厂工作了两年之后,走出了纺织厂,到一家台资公司做秘书。

我一直不是一个世故的女人,当时,我好强、勤快,爱学习,对前途和自己抱有很大的希望。但我现在回顾起来,我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我可以在六个月里面做个优秀的职员,但如果没有机会,或者心里有什么不平衡,我就会失去耐心和细致,加上我最近认识到的,我还是不够勤奋。我想,这三点,就是我到现在职业都没有什么成绩的原因。

96年到一间跨国制药公司工作是我职业的一个真正的起点,虽然还是做秘书,但告别了台资、港资企业,虽然前面一个台湾房产公司给我的薪水也不低,但和这家大公司的正规和福利比起来,还是略逊一筹。当时这间公司也只是一个办事处,现在随着人员的增多,从节约成本来考虑,很多方面也就一般化了。

这个时候,我上面提到的我那个毛病就显露了出来,我做了一年,我发现,在这种欧洲公司中,秘书是没有机会升职的,在欧洲人眼中,秘书是个终身职业,也可以做得很职业很优秀。我就开始不那么认真地工作,并考虑跳槽了。

97年我跳到了易初莲花,那时还只是在做筹备工作,我做一个部门的主管。筹备工作是非常辛苦的,我们这些主管们要每天去上海的各个马路做市场调查:首先是人流量调查,就是拿着两个计数表站在马路边,有人或车通过,按一下计数表,当时才11月的天气,我就觉得很冷了,晚上回去,满口满鼻都是洗不净的灰沙;然后我们是一条马路一条马路地去记门牌号,商号和公司的名称,从早上9点直到4点左右回公司。所以,那时候,下班乘公交车,我是不给老弱病残让座的,我实在站不动了。

后来浦东易初莲花开业,我们是属于杨浦店的,但当时开业的时候人手不够,我们又全部去帮忙,做理货员。早班早晨六点就要到,我家住得比较远,我早晨起来乘头班车有时都乘不上公司的班车。有一次,我赶到班车的站点,看到它开走,我在后面狂奔追赶还是没有赶上。我只好自己乘车到人民广场换车,到了人民广场,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冲出去叫出租车,就几分钟等出租的时间,我就淋得全身湿透了,虽说是夏季,但清晨的天气,和卖场中充足的冷气还是让我觉得非常的冷,我冲进卖场,同事雪看到我,非常的惊讶:这是Lorine吗?我都不认识了。我知道我非常的狼狈,头发淋乱地滴着水,脸色冻得青紫,我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她马上握住我的手说,别哭,员工们会笑话的,她带我到洗手间,帮我用干手机烘衣服。从此,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等到我们好不容易快开业的时候,很不幸,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了。我们杨浦店全面裁员,当然也可以拿300元/月等待它重新开业。我选择了离开。离开后,我决定不再进入商业行业,因为太辛苦了,尤其是没有节假日。

98年我进入了现在工作的这家外国律师事务所工作至今,其间,我结婚,生子然后离婚,也就混到了02年。这期间,我觉得我犯了一个女人最容易犯的错误,我想依赖于一个男人。所以,这期间我放弃了学习,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的英文不够好,我想这也是一个阻碍我职业发展的很重要的原因。

我对王思潮的批评,是对其逻辑推理错误和治学态度的批评,不需要用到专业知识,和我本人是什么专业毫无关系。但是王思潮本人对不明飞行物现象的研究,却需要用到天文、气象、物理、航空、航天等多个领域的专业知识,“只是研究小行星的专家”显然是难以胜任的。

12月初新华社南京分社、《金陵晚报》差不多同时发出报道称,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国际UFO研究专家王思潮向记者通报,今年在新疆上空出现的不明飞行物基本上可以确定不是人类的杰作,可能与地外文明有关。

我当即写了一篇文章《“外星人”又到中国来了》,再次批评王思潮作为职业天文学家,频频发表中国某地出现的不明飞行物可能是外星人的飞行器的惊人说法,研究态度极不严谨,与其身份不符。文章于12月7日在《北京科技报》登出后被广为转载,不知是否巧合,12月10日数名中国各地“多年研究U-FO的专家”汇聚南京参加南航科幻学会组办的“UFO与探索系列讲坛”,与会者除了王思潮,还有一位来自北京的“国际UFO研究专家”张靖平也曾经和我打过交道。据南京的报纸报道,二人都批评我曲解了王思潮的观点。

张靖平告诉记者:“王思潮的话是非常严谨的,而方舟子显然是曲解了王思潮的话。王思潮说的‘不排除与地外文明有关’,说明是有这个可能性,但是这个可能性很小,小到比‘可能与地外文明有关’这句话所包含的可能成分小得多。方舟子把王思潮说的这句话直接演绎成‘外星人来中国’实在是太荒谬了。而且,方舟子还以‘只是研究小行星的专家’这一理由来反驳王思潮,则更没有道理,因为方舟子本人只是一名生物学博士。”

首先需要说明,我指出王思潮只是研究小行星的专家,和我本人只是一名生物学博士,这二者之间没有任何逻辑关系。我对王思潮的批评,是对其逻辑推理错误和治学态度的批评,不需要用到专业知识,和我本人是什么专业毫无关系。但是王思潮本人对不明飞行物现象的研究,却需要用到天文、气象、物理、航空、航天等多个领域的专业知识,“只是研究小行星的专家”显然是难以胜任的。

其次,我曲解了王思潮的观点了吗?文章标题“外星人又到中国来了”是我本人读了媒体报道之后的一句感慨,虽然我认为这其实反映了这些“国际UFO研究专家”的真实想法,但是我并没有说那是王思潮的原话,王思潮的观点是什么,我在正文中说得清清楚楚,是认为“不明飞行物可能和外星人有关”、“外星人可能光临过中国”。在这次引起争论的媒体报道中,王思潮是这么说的,他在以前也多次对媒体这么说过。我的批驳也都是针对这种可能性。现在王思潮后退了一步,强调他的观点是“不排除该UFO与地球外智慧生命的飞行器有关的可能”,就严谨了吗?

说某个现象不排除某种惊人的可能性,固然令人难以否证它,却也成了没有信息量的废话,和说“不排除该UFO与孙悟空有关的可能”、“不排除王思潮、张靖平是外星人的可能”并无两样。何况,按王思潮的研究方法,排除某种自然现象或人工现象的可能性,与不排除外星人飞行器的可能性之间,并不存在任何的逻辑关系,正如你不能通过“排除王思潮是猩猩的可能性”而推理出“不排除王思潮是外星人的可能性”。

王思潮却声称这“属于科学分析的常理”,“就像医生对疑难病症诊断时,排除或基本排除一两种最相似的已知病后,提出不排除癌症的可能一样”。

我不知道有哪个医生会做“不排除癌症的可能”这样不负责任的诊断,即使有这样的诊断,和王思潮的说法也没有可比性。人会得癌症是一个已被充分确立的事实,而且也有多种可靠的方法可以做出诊断,因此我们会认真对待某个疑难病症可能是癌症这种可能。而不明飞行物是外星人飞行器的说法却不是一个确立的事实,也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做独立验证,没有确凿的证据而提出这种耸人听闻的可能性就不值得认真对待,更何况是“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不排除外星人的可能”和“不排除孙悟空的可能”才有可比性。

把不相关的事情混为一谈,是“UFO研究专家”们的拿手好戏。比如,张靖平为了反驳我说的“王思潮作为当今世界上少有的(也许是唯一的一个)相信不明飞行物可能是外星人的飞行器的职业天文学家”,提到有几名国外和台湾的天文学家支持对UFO现象进行研究或观察到U-FO。这和相信UFO可能是外星人的飞行器并不是一回事。支持UFO现象研究的人有可能是认为其中或许有某种人类未知的自然现象,并不一定就是相信它们可能和外星人有关。张靖平又提到“我国著名天文学家李竞、卞毓麟,他们都不否认有地外文明存在的可能性”,这也是在搅浑水。我本人也多次声明过,我并不否认地外文明存在的可能性,张靖平怎么就不把我拉为同伙呢?存在地外文明,和地外文明光临地球,这是两码事。

张靖平向记者谈到他曾经给我打电话要给我寄UFO图片资料,而我表示没有兴趣看。这是真的,我没有兴趣看的原因在前一篇文章中已经说过。在那次电话中,张靖平还向我提供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在我和王思潮在北京电视台辩论UFO的当天,中国有个地方发现了UFO。他并提到,教育电视台有一次播出我在《实话实说》节目中谈UFO的节目,结果当天中国某地也发现了UFO。他认为,这表明外星人和中国媒体可能存在某种互动,很关注我们怎么议论他们!

我对外星人如此关注我,或“不排除外星人如此关心我的可能”,颇感受宠若惊。不过,不知北京电视台的那个节目在全国各地相继播出时,是不是也在什么地方发现了UFO?我在制作《实话实说》的节目时,以及该期节目在中央电视台、地方台多次播出时,是不是也都发现了UFO?我已在《北京科技报》三次批评了UFO现象研究,有没有得到外星人的青睐?国际UFO研究专家还需要继续研究这个问题。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