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黑车司机自曝内幕 春运期间一个月进账10万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2:10:01

邵佳一:噢,对不起。这个我还真没有关注。我想一方面因为中国队没有获得出线权,一方面我们球队上个礼拜训练排的很紧,我也有很多事要忙。近期对我来讲世界杯的抽签的确不是很重要的事。

目前,中国内地已经是亚洲地区(日本除外)第二大财富市场并仍将保持迅速增长,其中富有的群体拥有大约1.44万亿美元的资产。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在昨日发布的《中国理财市场》报告中预计,中国富有人士的资产在未来几年将以13%左右的比例增长。

BCG的调研显示,中国富有群体的性质和欧美的富有群体差别非常大。首先,中国富有群体持有的现金水平很高,大约占他们全部财富的71%,而全球平均水平是34.6%;其次,他们具有高度投机性,并对风险有很强的承受能力,喜欢股票等快速交易型理财产品;最后,中国的富有群体倾向于直接参与投资决定过程,很多人坚信自己比理财机构的经理更有能力得到高回报。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的富人正变得更加富有。但幸运的是,非富有家庭(资产少于10万美元的家庭)并没有变得更加贫穷,自1999年以来,他们拥有的财富一直维持在全部家庭财富的36.6%左右的水平。

“在中国,财富的聚集程度很高,”波士顿咨询公司(北京)副总裁邓俊豪说,“不到0.5%的家庭拥有全国个人财富的60%以上。即使在这些富有的群体内部,也有大约70%的财富掌握在资产超过50万美元的家庭手中。”

BCG预计,随着外资银行进入零售领域并精心挑选最具吸引力的群体,他们将在理财市场掀起更猛烈的竞争风暴。除非本土银行能够有效应对,否则一个现实而巨大的威胁就是,他们的大量富有群体将禁不住外资银行高度成熟的产品和服务的吸引,弃本地银行而去。

BCG同期发布的《2005年全球财富报告》认为,全球财富已经回归到稳步增长的轨道上。2004年全球管理资产的增长超过了9%,达到85万亿美元左右,并将在2004年至2009年以实际年均4%左右(按美元计算)的速度增长。富有投资者群体的增长速度更快,有望达到6%左右。目前全世界共有700多万百万富翁,其中超过200万在西欧,400万在美国,其余的富有群体拥有大约1.44万亿美元的资产。

体育讯米兰德比战之后,贝鲁斯科尼出钱请莫拉蒂共进晚餐,这一“大事”没有逃过《米兰体育报》记者的眼睛,而他们在晚餐会上的谈话也不再是秘密,在第二天的《米兰体育报》上,刊出了一条令人吃惊的消息:AC米兰向国际米兰提出了租借该队前主力门将托尔多的请求!

《米兰体育报》介绍,迪达本赛季状态很差,而在米兰德比战中的几次失误更是被贝鲁斯科尼看在眼里,“在晚餐过程中,贝鲁斯科尼非正式地向莫拉蒂提出了冬季租借托尔多的请求”。

迪达本赛季状态起伏不定,虽然也有客场对沙尔克04的精彩表现,但客场对埃因霍温的失误,和米兰德比的失误都直接导致了丢球,贝鲁斯科尼在米兰德比战走下看台之后直接表示,“我们本赛季联赛夺冠无望了,冠军杯是我们唯一的目标”。门将是球队的最关键位置,如果迪达的状态持续低迷,冠军杯的目标也肯定没戏,引进托尔多的想法并不一定是顶替迪达,而是防备万一,重新铸就一个双保险。

对于放走托尔多,国际米兰方面似乎也没什么问题,托尔多的合同今年夏天即将到期,而托尔多此前对外发表一些不满的言论,也引起了俱乐部的不满,从而彻底让托尔多成了一个“杯赛门将”,托尔多本人表示:“现在不便谈论冬季转会的事情。”实际上也是对于自己未来的一种暗示。

在晚餐会上,莫拉蒂对租借事宜未置可否,而《米兰体育报》表示,贝鲁斯科尼随后与米兰的几位高层交换了意见,加利亚尼也希望在1月份得到托尔多。不过目前唯一的障碍是,国际米兰是否会愿意把托尔多租借给一个目前积分仅低于自己1分的竞争对手,让其在后半程的比赛中对自己构成威胁。

随即,AC米兰官方网站公布了“继续信任迪达,不会购买新门将的消息”,但谁都知道,在这个时刻,俱乐部的官方言论并不一定比报纸更准,就在基恩一步一步走近皇马,甚至秘密接受体检的同时,弗洛伦蒂诺还表示“我们从未考虑接触基恩”。

“我这个人就是很有冒险精神,从创办企业到去海外上市,都是冒险精神在起作用,那就不可能不触及风险。”

西安,这座拥有威震天下的秦俑军阵和千年皇朝轩辕历史的古都西面83公里处,有一个陕西农业科技城叫杨凌农业示范区,王琼的企业就诞生在这个区内。

9年前,她曾是杨凌的一位下岗女工,用全部积蓄3000元开始创业;9年中,她依靠向农民出售高科技含量的农资产品一步步走向成功;2005年,她创办的企业成功登陆全美交易所,目前公司市值达到1.9亿美元。今年1月,杨凌博迪森生物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被《福布斯》杂志评为“中国最具潜力的100家民营企业”之一。

十月初的古城西安,秋意料峭。刚刚从美国回来、在全美证券交易所受到女皇般待遇的王琼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仍难掩疲惫,但她更显得踌躇满志。因为,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从杨凌一个不起眼的小企业起步,目前市值已经达到1.9亿美元,并成为在海外资本市场的弄潮儿。

2005年9月29日上午9∶20,全美证券交易所的巨型滚动屏幕上,反复播放着一条新闻:全美证券交易所欢迎博迪森董事长兼CEO王琼女士。交易所内,几千双眼睛聚焦在这位一头时髦短发、一袭中国古典传统旗袍、身披刺绣丝绸披肩的中国女人身上。

站在王琼身边的是公司的几位高管,还有杨凌博迪森的上市辅导券商——美国纽约国际集团及纽约国际证券公司的高管人员。当交易所副总裁将一把印有“BodisenBiotechInc.(BBC)”(杨凌博迪森公司英文简称)的金锤交给王琼时,微笑在她的脸上荡漾开来。

回荡在全美证券交易所交易大厅的几记锣声,敲响了中国民营企业打开美国资本市场的大门,留下了王琼回眸一笑的历史瞬间,更是中国民企在海外资本市场,历经跌宕起伏后再次奏起的新乐章。

这是杨凌博迪森在从纳斯达克的OTCBB(招式板)市场成功升板到全美证券交易所后,全美证券交易所为王琼精心准备的一个仪式。

当她走下主席台时,悠扬的音乐之声响起,一位老人拉住了她,他们在大厅里旋转飞舞了一曲华尔兹。这位老人今年已96岁高龄,他是全美证券交易所服务最“老”的职工,已经在交易所服务了60多年。“我不能错过和这位来自中国的CEO共舞的机会。”老人幽默地说。

自言连结婚时都没穿过旗袍的王琼,是在美国华尔街第一次穿上了中国传统服装旗袍;自言从来没有走出过国门,甚至不会一句英语的王琼,就这样成了在全美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董事长。

1996年,王琼原来所在的一家外贸公司实施了下岗分流改革,曾经担任着开发部经理的王琼成为了那几年全国改革大潮中下岗再就业的一员。同年11月5日,杨凌农业高新科技成果博览会(下称“农高会”)召开。

下岗在家的王琼一有时间就到农高会上去看资料,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通过几天的观察,王琼发现,很多农民对农用有机肥料和液体肥料格外关心,因为这类产品价格可以让农民接受,还可以提高农用产品的质量。

王琼倾其所有——3000元存款,买下了一个新型液体肥料的知识产权。不久,一个新型液体肥料“果丽丹”诞生了。“这个产品类似于美容霜,用过‘果丽丹’的水果表皮光滑、不长斑。”王琼这样介绍着她的第一个产品。

她跑到农村,向农民推荐她的产品。靠土地吃饭的农民,不敢轻易地使用一个不出名、没有任何信任感的产品。往往是磨破了嘴皮子,农民才同意试用她的“果丽丹”,来年让她再来查看试用后的情况。

这时候的王琼生存得很艰难,她名义上是工厂厂长,实际上还集供应、销售、会计等职务为一身。对于这段经历,她概括为“四个千万”,就是“想尽千方百计,走进千家万户,说尽千言万语,吃尽千辛万苦”。

王琼从不讳言这段艰难岁月,她更加自豪的是她的上进心从来没有泯灭。在试用了一年以后,农民开始纷纷向王琼购买产品。她也由此与其他投资人共同组建了杨凌博迪森生物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民营企业发展到一定时候就到了融资瓶颈阶段了,这些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不用说上市融资,就是银行贷款都要经过非常艰难而曲折的过程,不想办法融资就没法生存。”王琼说。当上市融资成了别无选择的一步,王琼只能背水一战。

在接受采访时,王琼戏谑地将赴海外上市称之为“与狼共舞”。“这是个艰苦、坎坷、复杂的过程,存在着东西方文化意识和市场理念、语言差异、法律差异,还有我们不能不面对的陷阱。”王琼说,“有时也真的想过放弃。”

从她动了到海外融资念头时起,有几家从事企业海外融资的顾问公司与她主动接洽,声称可以帮助企业成为海外上市的公司。“我这个人就是很有冒险精神,从创办企业到去海外上市,都是冒险精神在起作用,那就不可能不触及风险。”王琼说。

王琼第一个签约的中介机构是一家美国财务公司。在付了一笔不菲的费用后,她被告知,合作终止。

这个结果曾经让王琼寝食难安。她变得格外谨慎。“第一次接到王琼的电话时,她不肯透露自己的名字以及公司名字,只是向我们咨询上市的有关情况。”美国纽约国际集团中国代表魏天怡女士回忆起2003年,和王琼第一次打交道时的情景。

“我当时想先侧面了解这个公司的资信程度,因为不能再交‘学费’了。”王琼这样解释那个匿名电话。其后,王琼又通过各种方式,侧面了解这个集团的情况。

美国纽约国际集团的人员进厂作初审后,和工人一起吃住,平均每天工作16小时,甚至拒绝杨凌博迪森的宴请以及为其安排的去旅游景点游玩等内容,这些赢得了王琼的信任。但是,在他们准备离开西安前夕,在已经谈定的签约时刻,王琼又犹豫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是我当时的感受。”王琼说。最终,美国纽约国际集团一行在去机场的路上接到了王琼的电话,他们又掉头回来。在西安凯悦大酒店的大堂里,王琼签下了一个改变了企业和她自己未来的和约。

2004年3月1日,杨凌博迪森成为纳斯达克OTCBB市场中的一员,从双方正式签约到上市成功仅用了88个工作日,创下了中国企业申请上市时间最短的纪录。同年7月5日,在美国纽约国际集团的帮助下,杨凌博迪森公司又在法兰克福股票交易所挂牌上市,打开了通往欧元的大门。

2005年9月29日,杨凌博迪森又在美国证券业创下了另一项纪录:美国境外企业从场外交易市场(OTCBB)申请到主板获批的最短时间纪录,即从申报到在全美证券交易所成功升板仅用了50天,也成为全亚洲第一家在美国主板市场上市的农化企业。

在全美证券交易所的升板仪式结束后,王琼留出了自己安排的一天时间,没有人知道在人生地不熟的纽约,不懂英文的王琼能去哪里。后来她告诉记者,她拿着地图和字典,租了一辆的士,让司机带她去寻找当年和她联系过的几个声称能帮助她上市的公司的名片,去寻找他们的办公地。

王琼按照地址找到的结果是:其中一个纯粹是子虚乌有的地址;第二个早已经人去楼空。唯一找到了所谓的办公室,也只是一间租来的按小时收费的临时办公室,只有一个人在里面办公。

王琼向记者透露:为杨凌博迪森做了上市、融资、升板工作的美国纽约国际集团,在今年12月份,又帮助杨凌博迪森公司实现了第二期融资,解决了杨凌博迪森公司2006年购买原材料的资金缺口。目前,王琼和公司高管以及美国纽约国际集团正在筹划明年1月的欧洲路演。为杨凌博迪森公司再次登陆伦敦AIM市场,实现第三次融资积极准备。

而据《第一财经日报》了解,迄今为止,当地公安机关对于河北食品国资流失并没有立案。

河北食品曾经是一家十分红火的单位。1992年它的出口净创汇曾达到1.6亿美元,盈利额800万元。

1993年2月28日,河北食品成立河北省食品进出口企业集团,一个以100多家海内外独资企业、控股企业、直属企业、财务挂钩企业以及其他合资联营企业为紧密层和半紧密层的综合型企业联合体。

然而正是这些庞大的紧密层、半紧密层企业联合体,将河北食品在10多年的时间里一步步拖垮。

当时河北食品原总经理叶四合曾说,河北食品集团进出口贸易额约为2亿美元,建立100多家企业组成的企业联合体之后,他们的奋斗目标是:“九·五”期间,总产值达到10亿元,进出口贸易额每年递增10%,到2000年,进出口贸易额达到4亿美元。

自1994年起,这家河北省最大的食品进出口公司就经历了长达10年的亏损。到2005年7月底,河北食品清产核资情况表明,累计亏损额加上拖欠银行贷款利息,已经超过20亿元。

2005年7月20日,河北食品《清产核资工作阶段性总结》说,由于河北食品历史原因的特殊性,下属企业单位数量很大,所以清产核资工作困难不少。根据已清理的结果显示,河北食品1993年成立的100多家下属单位,亏损巨大。秦皇岛天洋实业公司等13家企业,在2003~2004年度报告中,共上报损失2亿元。到2005年7月底,集团公司本部报损失7.8亿元。辛集爱人果汁是集团所属的一个中外合资企业,报损失3800万元;邢台清真畜禽公司、邢台冷冻厂是属于停产、濒临倒闭的企业,报损失大约3200万元。以上4家合计报损失10亿元。

河北食品的一位高层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河北食品100家下属单位,与总部的关系有紧密层、半紧密层,像天洋食品厂就是直属企业,独立法人,由河北食品出资兴建。它算是比较好的企业,原来也是亏损,但是这一两年出现盈利了。但是邢台畜禽的状况就不行了,亏损严重。

事实上,1992年企业集团的组建是得到河北省政府的大力支持的。当时一份由河北省计委、经委、省政府生产办、经济技术协作办联合签发的文件显示,河北省食品进出口企业集团,是河北省经贸系统集团经济建设的试点之一。建设这样一个企业集团的最终目的是将河北省食品进出口企业集团办成综合性、多功能的国际化企业集团。

而企业集团的“实业化、集团化、国际化”雏形,就是当时的河北食品企业集团。

河北食品办公室主任9月16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说,外贸食品1993年效益很好,出口创汇2亿美元,年利润在7000万元左右。

“当时的政策就是鼓励创汇,外贸的口号叫:‘以创汇为中心’。要求争取外汇、赚取美元,每年都下达创汇任务保证完成。并且允许亏损挂账。亏损了,挂起来,国家兜着。外贸需要多少贷款,银行保证多少。”

就因为贷款很容易,再加上当时外经贸部对于外贸企业发展集团化政策的鼓励,1993年总经理叶四合投资了100多个厂子。省里也非常支持往外投资,后来就越投越多。收购企业、办厂子、上设备、买地皮,贷款的用途全用来做这些。

“收购的企业,并不管它们的人员和工资,只是挂在河北食品名下。当时设想的是诸多企业形成合力,能够滚动式发展,创造更多的利润。并且能够让河北食品由原来的处级单位形成厅局级架构。”该人士说。

“但是没有想到1995~1996年,国家外贸政策发生变化,出口商品放开经营,出口渠道增多,我们就失去了发展优势。”

而当时所建的厂子,主要是为生产‘一条龙’服务。来料加工然后出口,因此几乎都是多期工程。结果有的工程开工不足,只建了一期,还没开始运行,又赶上国家对外贸的贷款政策开始收紧,银行不再贷款给我们,并且开始找上门来催要还款。这样河北食品的债务也就渐渐开始了。”该人士说道。

在近一周的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河北食品大部分员工,承认原总经理叶四合曾是个有抱负的人,至少在1991年他刚刚接手河北食品的时候有一些想法。根据叶四合的个人简历,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从1972年起就在外贸系统工作,对于公司外贸业务的运作有独特手法。

1991年,叶四合担任河北食品总经理之后,利用国家改革、开放过程中给外贸的阶段性优惠政策,开始大力扩张公司,并在1993年前后开始制定集团化、实业化、国际化的“三化”外贸企业发展战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