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称将在南部地区建独立国家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14:51

但有证据表明,2000年9月到10月间,出逃前的许国俊、许超凡和余振东持假护照进入美国,与各自“离婚”的妻子会合,在拉斯维加斯豪赌。

许国俊和余英怡在威奇塔城公开地生活在一起。他们的两个孩子也入读当地公立学校。惠普尔对此的解释是:“到了威奇塔城后,他很思念孩子和前妻,于是接他们一起来住。”他们尚未在美国补办再婚手续。

除三对夫妻之外,许超凡的妻兄邝华宝也面临同样起诉,但其目前仍在逃。涉及此案的还有三人的一些亲友,包括许超凡的妻兄邝华甫、邝的女友程誉珠以及许超凡的胞妹许夏梨。

2月10日,两对许氏夫妇在美国接受审前听证,一律申诉自己无罪。许超凡和许国俊的律师早前也对媒体表示,他们的两位当事人均表示,拒绝认罪和遣送回国。

“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把他们转到国内受审。”去年7月,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方官员对国内媒体透露。据介绍,对于中方来说,比较理想的结果,就是让许超凡和许国俊以“余振东模式”,在美国被定罪宣判后自愿回国接受审判。

许国俊的律师惠普尔告诉记者,一旦许国俊和许超凡在美国被陪审团裁定有罪,他们可能被判入狱,刑期不超过20年。美国政府极有可能将他们遣送出境,交还中国。

“许超凡和许国俊肯定最后会遣返回国。”一位最高检察院反贪局官员早在去年就曾如此对外透露。

另据报道,许超凡等三人的子女也都在美国。从人道主义出发,美方不会遣返他们的妻子和子女,但是一旦他们离开美国就不能回来。于绪慧就是个例子。

有舆论指出,虽然还有开平案疑犯尚未被押解回国,但他们在美国被捕、被起诉,对中国所有的外逃贪官,都是一次震慑。来源:南方周末

去年年底,巴基斯坦警方刚刚抓获6名嫌犯,他们涉嫌参与2004年5月在俾路支省瓜达尔港口,制造了针对中国工程师的汽车爆炸案。时隔3个月后,又有3名中国援建工程师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不幸罹难。

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加强与国际社会的合作,加紧对境内“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残余力量的搜捕,很多巴本国极端势力、部族团体非常不满,因此频频制造暴力事件。

俾路支省与阿富汗接壤,是巴基斯坦堵截阿富汗境内恐怖残余力量逃窜的主战场之一,当然也同时是这些人的主要渗透地区。阿富汗反恐战争结束以来,巴基斯坦逮捕了大量逃入本国境内的恐怖分子,其中包括“基地”组织第三、四号人物,并将多达500名恐怖嫌犯移交美国,这也自然引起了对手的极端仇恨,采取这样的报复性手段也是有可能的。

已经声称对此次事件负责的“俾路支解放军”,与巴国内的“俾路支解放阵线”等组织都是该国分离主义势力。巴警方在去年年底逮捕的6个涉嫌参与瓜达尔港爆炸案的嫌犯,也全部来自“俾路支解放阵线”。数次发生在卡拉奇肯德基店的爆炸,据报道也都是“俾路支解放军”所为。俾路支省是巴面积最大、人口最少的一个省,但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其中天然气产量占全国的一半。近来,俾路支省一些武装组织在要求得到更多政治权利的同时,还不断要求得到对当地天然气和其他矿产资源更多的控制权。(来源:新闻晨报)

中国传统的自我形象和国家角色——一个在近代史上饱受西方列强屈辱的国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外交政策上打下了深刻的烙印。然而,今天中国经济的飞速和持续发展正在改变中国的世界形象和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

一些西方学者注意到,当中国在国际上越来越被看作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时,中国的自我形象也在悄然改变,从把自己看作是一个西方列强及它们操纵之下的国际制度的受害者,变为把自己看作一个“正在和平崛起的国家”。

他们为此特别注意到,自2000年以来,尤其是2001年9月11日以来,在中国国内讨论关于中国国际战略的文章中,开始反映出中国人对国际制度和中国在其中所起作用的看法的变化,一些作者要求抛弃中国长期持有的“受害者心态”,而改变为“大国心态”。

中共中央党校前副校长郑必坚2005年在美国颇具影响的《外交》杂志9/10月号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国在大国地位上和平崛起》,引起了国际关系领域里的广泛关注,它既论证了中国和平崛起的必要性和可能性,也表达了对中国向国际上强国地位改变的预期。

一个国家的自我形象对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选择有深刻的影响,这一点早已被许多国际关系理论家论证过。这种形象被这些理论家看作是人们头脑中形成的对象、事件、人、国家和政策的有条理的象征。这些相互独立形象构成一个或多或少一致的、统一的整体,从而成为一种信仰体系或“世界观”,它包括信仰、解释、假设、感情、倾向和态度。形象就如同一副眼镜,人们通过它来观察所自己处的环境,建立对行为的指导,设定目标和偏好。

著名的美国国际关系理论家罗伯特·杰维斯强调,历史对于一个国家的自我形象有重要的影响。一位美国学者迈克尔·布雷彻在分析以色列的外交政策时发现,以色列人的“大屠杀综合征”——把犹太人看作是受害者,导致他们在与阿拉伯世界发生冲突时过度担忧以色列的生存,担心这是对以色列“最后解决”的另一次尝试。卡内基基金会的资深中国问题专家迈克尔·斯温则认为,中国传统的自我形象和国家角色——一个在近代史上饱受西方列强屈辱的国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甚至到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外交政策上打下了深刻的烙印。

当形象和知觉通过历史教训而被制度化在政府官僚中,即在政府官僚中形成对历史教训的看法时,这些历史教训可能形成设计未来计划的基础,造成看待事件的首选框架。

在这方面,对于美国来说,最严重的历史教训是20世纪30年代英法姑息希特勒扩张行为的绥靖政策,它最终不仅未能阻止反而助长了德国的扩张野心,这一历史教训成为美国决策者处理几乎所有重大危机时的借鉴,包括冷战中的20世纪50年代初的朝鲜危机和60年代的越南危机(那时美国决策者最担心的就是对共产党国家在局部地区的胜利的容忍会因“多米诺骨牌效应”而导致共产主义的全面胜利)、1991年的第一次海湾危机以及9·11之后的恐怖主义危机。

而斯温则把中国的历史教训总结为,“内乱外患”——中国的内部混乱会招致外来的入侵和干涉,这种担忧解释了为什么近代史上中国的决策者总是把内部的政治稳定当作政策选择的优先考虑。

然而,中国经济的飞速和持续发展正在改变中国的世界形象和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著名的美国中国问题专家,波士顿大学教授罗伯特·罗斯指出,中国现在更多地参与国际社会和国际组织的活动,加入了各种贸易和安全条约,并积极帮助处理全球安全问题。中国在1997~1998年中的亚洲金融危机中所起的积极作用,成为中国国际形象和自我形象的转折点。美国《华盛顿邮报》2003年11月的一篇题为《中国改善形象,在亚洲对美国构成威胁》的文章甚至质疑美国的亚太地区政策,认为中国在这一地区的乐善好施、顾全大局的形象与美国只图自身利益做法形成了鲜明对比。

外国观察家同时还注意到,1997年以后中国政府开始经常强调大国在促进21世纪稳定的国际关系中的作用;自1998年夏季开始强调“经济全球化”是正在到来的21世纪的最重要的和持久的特征。实际上,正是从此时起,中国的对外政策开始呈现出一个大国对全球、尤其是对亚太地区和平和安全的责任感。

总而言之,受中国历史教训深刻影响的中国的自我形象正在发生变化,这必然带来中国外交政策特征的变化。文/周琪

《中国新闻周刊》授权网独家网络转载,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本报伊斯兰堡2月16日凌晨电(特约记者吉戈)昨日,中国驻卡拉奇总领事馆证实,3名中国工程师和一名巴基斯坦司机当天在巴基斯坦西南部的俾路支省遇袭身亡。目前,巴基斯坦方面已经派出军队对出事地点进行封锁。

北京时间15日晚上9时,三名中国工程师在靠近卡拉奇的俾路支省小镇哈勃(HUB)遇害,他们是在哈勃一个小市场购物时突然遭到枪击的,当时车停在距此不远的地方。

据了解,中国工程师乘坐的汽车总共有7人,6名中国工程师,1名巴基斯坦司机,其中2名中国工程师和1名巴基斯坦司机当场中弹身亡,第3名中国工程师受重伤,在送往附近医院的途中身亡。另外3名中国工程师幸免于难。

警方说,狙击者骑着摩托车事先做了埋伏,用冲锋枪扫射。这三名工程师是工作在当地的一家混凝土建筑公司的,他们系安徽省合肥市水泥设计研究院的员工。

据一位巴基斯坦政府官员透露,这次武装分子的袭击明显带有政治目的,因为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打算在2月19日开始对中国访问,而此次访问双方将进行一些贸易上的合作,尤其是向巴方提供武器。这名官员还透露,武装分子的这次野蛮行动好像是想破坏穆沙拉夫的中国之行。

据了解,这个地区是当地民族主义者较为集中的地区,他们要求中国工程技术人员离开这个地区,此事件正好是穆沙拉夫总统访问中国前夕,应属于故意制造事端。

巴基斯坦警察部门已经从电话中得到的情况是,不知何故,这些中国工程师未带任何保安,单独行动。另外,在同一天,中冶集团的几名员工由卡拉奇到杜达铅锌矿,已经成功安全到达,未受到伤害,他们也要经过这个距离卡拉奇不到5公里的小镇(属于俾路支省,距离属于信德省的卡拉奇5公里)。

据当地警察局局长表示,武装分子在光天化日之下对中国工程师进行了枪杀,这明显是一种恐怖主义的行径。而在这一恶性事件发生后不久,一支名为俾路支解放组织声称为该事件负责,对于袭击的具体原因,他们表示,由于巴基斯坦政府肆意地开发俾路支省的土地,当地的居民已经忍无可忍了,他们想通过这一方式来警告巴基斯坦政府。

据美联社驻巴基斯坦分社的人员表示,当天在枪杀事件结束后,他们就收到了一个匿名的电话,电话中称,我们已经杀死了在巴基斯坦的中国工程师还有司机。

俾路支解放组织是一支活动在巴基斯坦边界的一个小型武装组织,近些年来他们做过一些小范围的路边爆炸事件。之前,在有关版税方面的问题上,这个组织表现出对政府的不满,并制造了若干起暴力冲突事件。

据台湾媒体报道,连战昨天晚上和“立法院长”王金平餐叙,对“台独”是国民党选项话题所引发的风波,很明白地表示:他反对把“台独”当作选项。

据悉,连战傍晚来到王金平家,他表示,由于过年期间大家没有见面,因此来这里跟王金平拜个晚年,他也很高兴王金平作这样的安排。对“台独”是选项的文宣广告所引发的风波,连战表示应该“都澄清了”。连战明白地表示他反对把“台独”作为选项之一

中新网2月16日电陈水扁15日晚对于废除“国统会”、“国统纲领”的话题时直言,美国给他的压力相当大,但会“继续沟通”。此外,也有与会人士称,陈水扁只差没宣布日期,但方向应已定调。

据台湾媒体报道,陈水扁15日晚在台北宾馆宴请民进党前主席及“资政”、“国策顾问”喝春酒时吐露实情。据转述陈水扁直言,美国给他的压力相当大,但会继续沟通。

据了解,这场春酒也是陈水扁提出“废统论”后,绿营大佬最大规模的聚会。一位与会人士称,陈水扁虽然没有明确向大佬正式宣布,废除“国统会”、“国统纲领”,但从陈水扁的语意上,“应该就是这个方向,只差没说出宣布日期而已”。

早报讯巴基斯坦官员昨天表示,武装分子枪杀中国工程师的这次野蛮的行动,是想打击穆沙拉夫的中国之行。

该官员透露,这次武装分子的袭击明显带有政治目的,因为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打算在2月19日开始对中国访问,而此次访问双方将进行一些贸易上的合作。

巴基斯坦方面希望穆沙拉夫此次访华能加强两国关系,“双方在许多领域有许多进一步合作的潜力,包括能源领域。”

今年2月1日,巴基斯坦称,在中国工程师回到巴基斯坦高玛赞水坝工地数小时后,武装分子向高玛赞水坝工地发射了数枚火箭弹。不过,后来证实并无此事,一场虚惊。相隔两周,悲剧发生了。

2004年10月,中国工程师王鹏遇害之后,穆沙拉夫和总理阿齐兹指示制定了一份全面的安全计划,以保障所有在巴工作的中国人的安全。昨天的袭击事件表明,巴基斯坦保护中国工作人员安全,还需要更大努力。(来源:东方早报)

编者按:近来,关于女性是否能够成为天皇的问题在日本国内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其实在日本的历史上,先后出现过10代8位女天皇,并形成了一段独特的女帝时代。

在人们的印象中,日本一直是一个奉行着男尊女卑思想的国度。然而在日本由古至今持续了126代的天皇中,出现过10代女天皇。从公元592年到770年,在不到200年的时间里,东瀛的国土上出现了8代6位女天皇,总计在位时间近90年,形成了日本历史上特有的女帝时代。

推古天皇是日本历史上的第一位女天皇,她是日本第29代天皇钦明的公主。18岁时,美貌的推古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敏达天皇纳为妃子,5年后成为皇后。敏达天皇死后,推古一开始并没有挤入皇室的统治核心,但是随后发生的一件大事却将她推上了天皇的宝座。公元592年,在位的崇峻天皇被权臣暗杀身亡。在平息叛乱之后,推古的儿子竹田皇子和侄子圣德太子为争皇位闹得不可开交。由于两派人马实力相当,相持不下,最后只好达成妥协,两人都不当天皇,共同拥立38岁的推古为天皇。

尽管身为女性,但推古天皇极具政治头脑,她没有对曾与自己的儿子争过皇位的圣德太子秋后算账,反而将他立为摄政王,辅佐自己执政。她通过自己的宽容,弥合了皇室内部的裂痕,在她执掌大权的36年中,皇室内部再未发生争夺皇位的动乱,社会也因此而获得了稳定。

在圣德太子的辅佐下,推古天皇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她大力加强皇权,限制大贵族势力,不遗余力地推广佛教,推动日本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推古天皇还主动加强了与中国的联系,并试图与中国平起平坐。607年,推古天皇派使团前往中国,她在国书中一改以往甘为中国属国的提法,要求与中国建立平等的外交关系。虽然推古天皇不肯向中国称臣,但她却积极主张学习中国的先进文化。推古天皇曾4次派使团访隋,随着大量汉文化的输入,日本迎来了历史上第一个文化繁荣时代———飞鸟时代。

628年,74岁的推古天皇病逝,她是日本8位女天皇中政绩最为显赫的,并且至今仍为日本社会广泛称道。

推古天皇死后仅过了14年,皇极天皇成为了日本第二位女天皇。值得一提的是,她的一生中曾两度登上帝位。

皇极天皇原为第34代天皇舒明的皇后。舒明天皇驾崩后,日本皇室又陷入长时间的争位危机。公元642年,各方终于达成妥协,于是产生了一位过渡的女天皇———皇极天皇。

皇极执政期间,最大的贡献是从权倾朝野达百年之久的苏我氏家族手中重新夺回权力。皇极登基后,大臣苏我入鹿的权势急剧扩张,他倒行逆施,滥杀无辜,甚至处死了一位皇子。在皇极的默许下,皇族成员与朝中不满苏我氏专权的大臣们联合,准备借韩国使者进献贡礼之机,诛杀苏我入鹿。645年6月12日,毫无防备的苏我入鹿被骗入皇宫,中大兄皇子(皇极的儿子)亲率武士将其剁成肉泥,随后发兵剿灭了苏我氏家族。经历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政治斗争后,身心疲惫的皇极主动宣布退位,将皇位让给了孝德天皇。

654年,孝德天皇病死,61岁的皇极在危急之中再度出山,并于次年重新登基为天皇,成为第37代天皇———齐明天皇。已步入晚年的皇极在重新登基后,变得奢侈挥霍,她大规模地修建亭台楼阁,大量征用民工,加剧了社会矛盾。同时,皇极的野心大大膨胀,开始阴谋吞并朝鲜。661年,皇极亲赴九州,欲统兵渡海西征朝鲜,但因旅途劳顿一病不起,并于当年7月死在了九州。两年后,她的继任者派兵大举入侵朝鲜,结果在白村江战役中被唐朝和新罗联军击败,皇极征服朝鲜的梦想彻底破灭了。

686年,持统女皇成为了日本第三位女天皇,不过在日本历史上她作为不大,也没有留下过多记载。直到20多年后,元明和元正两位女天皇的出现,又令世人眼睛一亮。

元明、元正天皇是日本历史上的第四和第五位女天皇。元明天皇于707年6月登基。极富政治魄力的元明采取了三项重要举措:一是开始铸造银钱和铜钱流通;二是下诏兴建平城京(奈良);三是任命能人作为重臣。这些措施大大促进了当时日本社会经济的发展。

710年3月,元明天皇正式下诏把国都从飞鸟的藤原宫迁到平城京,日本历史上著名的“奈良时代”从此拉开了序幕。迁都奈良之后,元明继续实行了很多稳定政治、发展经济、繁荣文化的措施,而且成效显著,盛世的前兆已经显现。公元715年,元明天皇让位给自己的女儿元正天皇。

元明天皇是一位非常节俭的女性。721年,元明去世,她在遗诏中豁达地说,人都有一死,厚葬只能白白造成浪费,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她下令自己死后必须火葬,坟墓力求简朴,不要奢侈,而且官员、百姓都要照常工作。作为一千多年前的天皇,能有这样的见解,不能不说她是很开明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