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多利亚全裸照片曝光 搔首弄姿惹来责难()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4:51:27

刚满16岁的大江讲述了他的人生历程。“10年前,我爸妈离婚了,我一直跟着我妈和继父住在一起。说实话,继父对我还算不错,他们两口子供我上重点小学、中学。我小学时成绩挺棒的,可随着年龄大起来,我总觉得与爸妈之间有一堵高墙,可能就叫代沟吧。遇到什么事情,我从内心里也不想和继父沟通,就一直闷在心里。后来就发展到抵触。他们让我向东我偏向西,督促我好好学习,我偏偏逃学旷课,逆反心理一天比一天厉害。“就在这时候,空虚的我迷上了去网吧打网络游戏。游戏里我特别‘恶’,谁不服我就教训谁,让他血溅当场。每当在网络里杀人时,我就格外满足(说到这里,面前这个稚嫩的孩子眼里竟泛起一丝掩饰不住的兴奋)。“后来通过游戏、聊天,我和小丑他们认识了。他们的情况和我差不多,多数是爹妈离婚的,我们是一路人,投脾气。这时候我的学习已经跟不上了,我也没信心再追上去,所以干脆不上学了。家里训斥我,我就索性不再回家。从2005年6月到现在我一直住在外面,一般都在网吧、浴池里,随心所欲,感觉很自由。没钱花了就在网上跟哥儿几个约好,带上刀去抢,遇上不痛快交钱的就给他放血。我们年龄小,就算警察逮住我们,也不会把我们怎么样……”

15岁的女生小艾则埋怨父母简单粗暴的管教方法,使她从小就产生了厌学情绪和抵触思想。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经验的增加使她对父母更是极度蔑视。用她自己的话讲就是“我讨厌这个家,我讨厌我爸我妈,他们除了管吃管穿,还管过我什么啊!现在我长大了,他们别想再管我,有一次我喝完酒对我爸一通臭骂,他都不敢吱声……”说这话,小艾脸上透出得意的神色。

但是看到戴在手上的手铐,小艾还是后悔了:“我讨厌家,想自立自强。虽然没退学,但我经常逃课。我就爱在外面和男孩子一块玩,去上网,我真恨不得自己也是个男孩子,没钱了就约上他们拿上刀去‘挣’……现在我真的开始感到后悔了,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糊里糊涂地走到了现在这一步,更不知道我的明天会怎么样……”

这起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大多来自单亲家庭,这也是许多走上歧途的未成年人的一个缩影。

据侦破此案的刑警介绍,一些不完整家庭的孩子,在家里得不到理解和必要的关心,就通过上网结交朋友,在其中很容易碰到许多在社会上游荡的不良少年。他们为了弄到钱能够上网,能够去玩,就不惜手段,下手特别狠,许多也是从电脑游戏和影视中学来的。

这些孩子的家长有人因为单身抚养孩子,只注意培养孩子的独立性,忽视了温情教育,导致孩子冷漠、自私,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关心、体谅别人。而有些家长认为,自己婚姻的不幸给孩子带来了不好的影响,在生活方面就对孩子过分娇纵、宠爱,让孩子产生了诸多不良习气。还有些家庭对孩子管教过于粗暴,致使青春期的孩子产生严重逆反心理。李浩王玉琪本报记者李新玲

新华网自年初“全煤会”以来中国煤电企业博弈的胶着状态有望被打破,近日各方信息显现:电煤价格出现上涨迹象,“重点合同”电煤价格的上涨逐步被市场接受。

发改委、铁道部、交通部日前联合发出紧急通知,指出鉴于多年形成的电煤“重点合同”与“非重点合同”价格存在一定差距,“适当提高‘重点合同’电煤价格有其合理性,但要防止价格大涨大落”。

这份通知要求,重点煤炭、电力企业必须抓紧工作,在2月份之内完成全年电煤合同和运输合同签订任务,煤炭、电力企业不得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

也有消息说,国家发改委还起草了一份请示,并已报国务院。《请示》中明确提出,要“继续实行煤电价格联动政策”。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研究员钱平凡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发改委主动触及电煤价格这一敏感神经,会对电力企业造成一定压力,有助于推动电煤双方就价格达成一致,解决“全煤会”的遗留问题。

中国的电煤价格博弈属于历史问题,作为上下游产业,煤炭行业较早进入市场,而中国电力企业改革较慢,形成市场煤、计划电的局面。

完善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建立反映资源稀缺程度的价格机制是中国今年价格工作的重点之一。国家发改委去年12月底宣布放开电煤价格后,2006年电煤走势一直备受关注。

而1月初在山东济南举行的“2006年全国重点煤炭产运需衔接会”上,虽历经10天艰难谈判,煤电企业在电煤价格上仍然存在分歧,煤炭企业自认为并不过分的涨价愿望未能得到电力企业的认可。

“全煤会”签署合同量较去年大幅下降。在价格问题上,大唐、华能、华电、国电、中电投这五大发电集团无一例外选择回避,没有和煤炭企业签署一份有价格的合同,造成合同煤有“量”无“价”。

钱平凡分析说,煤电企业最终会互相妥协是今年出现电煤价格小幅上涨的结局。鉴于供求关系影响价格,预计今年国内煤炭需求21.7亿吨左右,全年煤炭供应将达22亿吨,供略大于求,电煤价格也不会大幅上涨。对电力企业而言,即使电煤价格小幅上涨,他们也完全可自身消化电煤价格上涨增加的成本,并不需要转移到消费者身上。

“中国电煤价格市场化是大势所趋,对于遭遇资源能源瓶颈的中国而言,国家于去年底放开电煤价格是值得称赞的第一步,”钱平凡说,“由于目前电力价格仍受控制,电煤价格改革一步到位也似乎并不太现实,改革还须循序渐进。”

有分析指出,为了使电力企业能够接受煤价上升,发改委有可能在电价上也作出相应调整,煤电二次联动的可能性在增加。也有专家对煤电二次联动不抱乐观,因为如果电价再上涨,下游企业有可能承受不住。

钱平凡建议,解决电煤价格之争的出路有两点:其一,推行长期合同制,煤电企业签订长达二三十年的合同;其二,煤电一体化,推动煤电公司互相参股,这样发电企业有稳定的供煤渠道,煤炭企业也有固定的销售渠道,不需要国家每年出面进行调节。(完)

2月7日,多名联通CDMA上网卡用户发现自己因欠费而无法上网。他们的上网卡都是通过淘宝网从一名为“妖言媚惑”的卖家手中购得的,当时卖家称,该上网卡是“包年卡”,可以使用13个月。但买家们支付了“包年”费用后,刚刚使用了一两个月便已欠费。联通方面对此的答复是,联通从未推出过“CDMA包年上网卡”。

发现受骗后,网友们迅速与卖家联系,但此时他们才发现,对方失踪了。根据网友们的统计,目前,受骗者已超过百人。

1月中旬,梅先生在淘宝网搜索无线上网卡时,网友“妖言媚惑”出售的“CDMA包年上网卡”引起了他的兴趣。在商品介绍中,“妖言媚惑”提供了两个供选择的套餐,一为北京地区不限时长及流量,外地每个月送50小时漫游时长,包年1200元(从激活之日起共计13个自然月);二为全国漫游不限时长及流量,包年1500元(从激活之日起共计13个自然月)。

梅先生花1500元购买了第二种套餐,当天下午便收到了快递公司送来的上网卡,在向联通10010查询时,得知该卡号已开通。于是,梅先生将款项通过淘宝支付宝付给了“妖言媚惑”。

2月初,梅先生的上网卡收到短信,称他的上网卡已经欠费。梅先生向“妖言媚惑”打电话咨询,却已无人接听。此后,直到网友“smartbuy1234”通过淘宝向他发送信息,询问他从“妖言媚惑”处购买的上网卡是否也被暂停使用,他才发现自己被骗了。

“smartbuy1234”是最早发现受骗的网友之一。他在去年11月间先后向“妖言媚惑”购买了7张无线上网卡,花费12500元。“除了一张是自己用的,其余都是帮朋友买的,但是,到了2月7日全给停了。”随后,他开始在淘宝网上挨个向买家发送消息询问情况。目前,已经有28名网友加入了他创建的“抓CDMA上网卡骗子”QQ群,其中包括北京、上海、重庆、湖南等地的网友。他们购买的上网卡已经超过40张,号码多集中在1332117****、1333106****两个号段。

据网友们在淘宝网上的统计,向“妖言媚惑”购买上网卡的网友有67名。此外,网友们发现,“妖言媚惑”还曾以“程家大女”等网名在易趣等其他网络交易平台出售了数十张上网卡。

曾受“妖言媚惑”委托给网友送货的北京联创未来快递公司一名赵姓业务员说,“妖言媚惑”是一名任姓女子,从去年11月开始,她就开始委托他们向北京市内的买家快递上网卡,但从1月底起,她就再没有联系过他们。

北京联通西直门接待中心处理此事的工作人员称,目前已有部分用户向他们投诉此事。经过调查,他们发现任某是通过正规途径,携带单位介绍信和营业执照副本,在联通营业厅办理了一批198元和298元包月的预付费掌上宽带UIM上网卡单位用户,需要每月向联通支付198元或298元的月使用费。

该工作人员称,任某将这批包月的预付费上网卡放到网络交易平台上以“包年上网卡”名义出售一事,他们此前并不知情,而北京联通从未推出过所谓的“CD鄄MA包年上网卡”。她表示,北京联通将协助受骗用户向公安部门举报此事,但她没有透露受影响用户的具体人数。

这名工作人员还说,任某向联通提供的单位名称为北京威普视讯有限公司。但记者随后通过工商部门查询到该公司的电话,屡次拨打均无人接听。

昨天下午,淘宝网客服工作人员对记者称,淘宝网只是提供交易平台,在买家确认商品无误前,能够确保买家的货款安全。但交易一旦完成,商品在卖家承诺的时间范围内出现问题,那就该由买家承担主要责任。因此,买家在确认商品时应该慎重。

这名工作人员还说,受骗的买家可向当地警方报案,网站将尽量提供有关资料协助警方破案。

2005年12月23日,武汉市黄陂区六指街许桥村王家湾,务农的老汉王满金接到了女儿王青荣从东莞打来的电话,称欠了别人2万元钱。王满金感到奇怪:女儿怎会欠债?第二天的一个电话印证了王满金的不安———“你女儿在我们手上,再不把两万元钱寄来,你就等着收尸!”对方的语气十分强硬,王满金苦苦哀求,称家中窘迫,对方这才松口,表示最少也要1万元钱。王满金无奈向警方报案。

27日,王满金接到了东莞警方的电话,称已经发现了王青荣,但已遭歹徒重创,生命垂危。王满金立即赶到女儿的病房惊呆了:女儿的喉咙被绑匪割开,面部被划破,右手和左腿也被绑匪用钝器砸断,全身淤青并有多处刀伤。万幸,经过精心治疗,王青荣保住了性命。

在东莞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半个多月后,王青荣的喉管没有连接上,治病钱再也拿不出来了。6名绑匪虽被警方抓获,因家中无钱,又没有任何偿还能力,思量过后,大年初一,王满金带着女儿回到家中。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王满金家中。记者看见,这个瓦房内家徒四壁,一个小型电暖器还是邻居们凑钱买的。王满金告诉记者,女儿的食管被绑匪切断,完全丧失了吞咽能力,只能通过一根通进胃里的导管进食。王满金说,由于灌进的米汤大部分都会被女儿呛出,如今,营养不足的女儿身体每况愈下,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撒手而去。

头发花白的老父坐在床前一筹莫展。电暖器微弱的红光笼罩着这个18岁的少女,苍白的脸上满是泪水,这一幕,让记者感到格外揪心……

当国家发改委官方网站再次“悄无声息”地将国内第五批手机生产核准企业的名单“挂”在了官方网站上、并发出行业亏损预警的时候,中国无线科技有限公司也“悄无声息”地在成都高新区敲定了总投资5亿元的手机生产线项目。

这是继长虹旗下的国虹通讯生产手机后,第二个手机“四川造”,而且都把目光瞄向了高端市场。“虽然市场份额小,但利润空间大。”苏宁电器有关人士的总结或许道出了高端手机的诱惑。

1月24日,国家发改委在其官方网站透露,国内第五批手机生产核准企业正式公布,深圳宇阳科技有限公司成为此批唯一获牌照者。到目前为止,国内共有57家企业拥有70张手机生产牌照。

与前四批一样,国家发改委在公布核准名单时继续发出手机产业预警,称鉴于目前手机市场供大于求,行业投资风险日益加大,国内手机行业中许多企业已出现亏损。

但这并没有让其他的手机生产企业固步不前。本报记者从成都市高新区获悉,中国无线科技有限公司(2369.HK)将在高新区西区建立“中国无线科技产业园”,瞄准手持电话机、无线通讯产品的研发及生产。现在产业园正在进行相关评审工作,将于明年初正式破土动工,两年内首款智能双模手机将正式亮相,价位在8000元~10000元,并将生产3000元左右的GPS导航手机。3年后,产业园将实现手机年产量300万部,预计年销售收入将达到150亿元。

实际上,在今年1月下旬,成都中航华天光电技术有限公司总投资1个亿的手机显示屏TFT—LCM研发、生产项目已在成都高新区正式投产。据高新区相关人员介绍,其目标就是通过手机产业企业的西移,打造包括电路板设计及制造、ID设计和MD设计、SMT加工、信息安全芯片研发生产、手机模具等在内的产业链。

从产业配套看,目前国内手机终端产业链布局主要集中在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地区。无线科技副总裁唐胜勇认为,由于地区生产成本上升等原因,目前,手机终端生产正面临发展重心西移格局。

“去年9月份拿到牌照,10月份开始上市,到12月底已经销售出10多万部手机,将有一个漂亮的年报给投资者。”国虹通讯新闻发言人陈足华显得有点兴奋。他介绍,通过几个月的预演,国虹将在今年3月份正式推出高端的旗舰产品超薄滑盖手机,价位在3000元左右。

高端手机市场到底有多大的诱惑,让手机生产商们前赴后继地进入呢?据苏宁电器西南总部策划部部长刘峥嵘介绍,苏宁西南片区销售的高端手机虽然只占该公司不到20%的份额,但是金额将近一半,利润“非常丰厚”。

就此,家电分析专家陶咏梅认为,随着3G即将在我国启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3G国际标准TD—SCDMA的正式商用,国产企业有了跨越关键技术壁垒的机遇,迎来一个更为广阔的新的发展空间。因此,虽然行业亏损情况普遍,但更多的企业会将希望寄托在高利润的高端手机上,“这必须依靠资金实力和技术实力,还需要有影响力的品牌。”

但从发改委发放第五批手机牌照的情况看,其更希望的是尽量维持整个产业的良性发展。因此,此次获得批准的仅一家企业,而此前被视作稳拿牌照的惠普,以及已接受发改委审核,但尚未获牌的多普达、侨兴等3家企业则仍然落榜。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有鉴行业普遍亏损,发改委有意放缓了手机牌照的发放速度,何况很多企业一拿到牌照就宣布要进入高端手机市场。

“但这并不能让手机生产企业放弃高端市场。”陈足华认为,低端手机竞争非常激烈,加上黑手机的冲击,利润已经微乎其微。而高端手机一旦突围成功,前路就比较好走,才可以和三星、摩托罗拉等有实力的外企竞争。但陈也坦承,“现在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关键是要看整合资源的能力”。

日本市场第二轮铁矿石价格谈判在“分崩离析”中结束,三大铁矿石供应商并不死心,把希望寄于2月中旬开局的第三轮谈判。巴西淡水河谷要求涨价40%,澳大利亚出口商的目标是提价超过20%。高盛投资银行预测,2006年铁矿石将上涨18%。

铁矿石价格飙升的“暴利趋势”给了采矿者充足的行为动机,在利益的驱动下,全国各地非法小铁矿蜂拥而上,大发横财。一个小县城,铁矿石开采点已经多达100多个,全国大大小小的非法采矿厂多达近万家。

国土资源部决定,今年将对所有违法开采铁矿石行为进行全国清查,并要求各地区再组织制定和完善铁矿石最低开采规模标准。这与《中国钢铁产业发展政策》中的整改思路不谋而合。

目前海外进口铁矿石计划价在每吨63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520元,国内目前的市场价650元,市场行情看涨,大量无证违法开采者开始为铁矿石“疯狂”。记者调查发现,从今年年初至今,全国的非法开采铁矿石现象已有蔓延的趋势,全国参与这场开矿“赌博”的人不在少数。

河北省迁安市是一块发展钢铁工业的“风水宝地”。据了解,迁安市铁矿石储量达27.2亿吨,品位均在30%左右,拥有亚洲最大的露天铁矿,素有“铁迁安”的美誉。“铁迁安”有一个被称为东峡口村剪子沟的地方,每天早上5点半,东峡口村民张开元都会被挖掘机的轰鸣声吵醒。在离村数百米外的小铁山上,十几台挖掘机翻挖山体,缕缕浓烟飘起。最大的矿坑方圆数丈,深达10多米。挖铁矿的过程十分简单:在铲车将地层上部的浮土清除后,挖掘机挖出含有铁质成分的铁矿石。碾出的成品铁粉出售给前来“收货”的外地商贩。成色好的铁粉大多销到了邯郸、邢台一带的钢铁厂。

见别人开矿发了财,安徽芜湖市繁昌县的王涵不禁为之心动,抱着侥幸心理铤而走险,做了一回“矿老板”,成立了自己的铁矿开发公司。“挖出来就是钱!”王涵捡起一块褐色石头,用手比划着在中间劈开:“也就是说,这块铁矿石中,一半是石头,另一半就是铁,铁就意味着钱!”

据他称,随着近年来铁矿石价格的飞涨,大家都赚了大钱,只要矿里能挖到矿石,根本不用愁卖。开采一个矿山,设备、人力加流动资金等费用加起来大约200万元即可启动。价格一涨,开矿的成本就不算什么了,每天出十几吨不成问题。

其实,这还是他“保守”的说法。采访中记者得知,规模较大、出铁量较高的采矿点,一天内便可从地下挖出30吨的铁矿石,售价按每吨650元计算,一天可获利近2万元。那些采铁量较小的矿主,每天也能收入几千元。

据不少采矿点附近的村民称,有关部门的检查人员也不是没来过,“就算没收一台吸铁机,也就值几千块,对这些日进万元的矿主来说,他们根本就不舍得花时间去要,干脆重新买一台继续接着干。”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经责令停止开采后拒不停止开采,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关司法解释规定的非法采矿罪的定罪量刑标准是:“非法采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数额在5万元以上的,属于《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造成矿产资源破坏’;数额在30万元以上的,属于《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

“但是由于法规条条框框太多,真正执行起来可操作性很弱。”据北京市密云县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科科长张义臣说,执法监察队开出的罚单,违法分子往往是拒不执行。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