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向金正日颁发一枚二战结束纪念勋章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8:41:02

每每提到2002年11月底以前的日子,章志标就来火:“那时,我们是生活在什么环境下?”今年1月3日,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章志标们那时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下?记者的手头有一份长沙县环保局2002年初的调查报告。报告上说,黄兴镇的13家硫酸锰生产企业均分布在浏阳河边,其中有5家是依浏阳河而建。13家企业在2001年产生工业废气6640万标立方米,其中二氧化硫2155吨,烟尘3545吨,工业粉尘680吨,固体废渣28000吨,“所有排放污染物基本无序直接排放。”

众所周知,黄兴镇仅与长沙市区一河(浏阳河)之隔,这样多的有毒气体排放到空中,长沙的市民同样也吸了不少。但是,生活在此的村民们受到的影响比长沙市民要更直接,更严重得多。

还是长沙县环保局的这份报告说得透彻:当地硫酸锰生产企业产生的污染主要是锰尘和硫酸雾。这些东西含有大量重金属锰的工业粉尘,不仅影响了周围的大气,而且降到地面和植物表面,经雨水溶解后使土壤、地表水和植物表面的锰离子含量升高;而含锰的工业废渣经雨水浸渍后四处蔓延,造成污染迁移及二次污染,又引起周边水体变质变味。部分不经处理就外排的废水则对周边水体环境造成严重污染,导致鱼虾死亡,土壤酸化……

黄兴镇老百姓的亲身感受是喝的井水有气味,煮不了饭,泡不了茶。住在浏阳河边,自己家里又打有水井,却要跑到离化工厂好几里地的地方挑水喝。章志标家门前有一座五六十亩的水库,由于旁边的山坡上就是污染大户蓝天化工厂,没几年的功夫,这座原来鱼虾成群的水库里连“一条鱼仔”也没了……

在当时黄兴镇乃至长沙县少数干部心目中,这13家“小化工”却是大“功臣”。为什么?道理很简单,那就是来钱。那时,有人认为是“小化工”带动了本地区经济的发展,每年向镇里交了上千万的财政税收不说,而且还提高了本地区农民的就业。用当地一位有影响人士的话来说:“光农民进厂工作的就有一千多人啊,对农民增收可谓是带来了从未有过的好效益!”

黄兴镇硫酸锰生产企业自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兴建,到1998年止,已发展到了13家,总投资1个多亿,生产出来的硫酸锰产品几乎占到全世界同类产品的半壁河山(发达国家已根本不容许在本土生产这类产品),就在黄兴镇没实现乡改镇以前,这里是有名的“化工之乡”,并曾以此作为乡镇经济发展的典型四处推广。

还有一个事实也是必须交待的。一边是当地政府乐哈哈的财政税收,一边可是这13家化工厂沉重的银行贷款和多达七八百万元从农民手里收罗到的集资款。要关闭“小化工”,马上就有老板提出:“你把我们关了,镇里的收入少了不说,银行贷款和集资款谁解决?闹出事情来谁负责?”

还是钱的问题。决策者们也不是没有看到严重的环境污染。起初,镇上要“小化工”老板们加大对污染治理的投入和力度,企图将污染通过有效治理最小化。问题是,在利益驱动下的“小化工”老板们却根本就不愿意投入资金治污。当年,长沙市蓝天化工厂拥有1800多万元的固定资产,年产值4500多万元,年出口创汇450多万美元。这样颇具规模的一个厂,不但没有一台运转正常的污水处理设备不说,还对环保检查玩起了猫腻。2002年5月20日,“三湘环保世纪行”的记者到该厂采访,早已“侦察”到消息的老板立刻全厂放假三天大搞厂区卫生。有看不过去的农民当着记者们的面在厂内一块空地上刨开薄薄的一层草皮和黄土,马上就出现了灰黑色的废渣。原来,这个堆了十几米厚的废渣坑就是前两天刚刚披上“绿装”的!

关还是不关?就在黄兴镇两难选择的同时,“小化工”老板们却一点也不含糊,照样开足马力继续生产着。蓝天化工厂六个大烟囱里冒出来的依旧是刺鼻难闻的浓浓黑烟,工业废渣将一条深达几十米的山壑已填平,漆黑的污水没经过任何处理哗哗地直接排放到了浏阳河里。在著名的《浏阳河》里有这样一句词:“浏阳河,弯过了九道湾。”而蓝天化工厂所处的位置正好就是这个“九道湾”的河边……

2002年初,章志标高票当选蓝田村(2004年10月改为蓝田新村)村主任,在此之前,他被乡亲们选为黄兴镇的人大代表。此时,章志标觉得应该为乡亲们(也是为了自己)做点什么了。几乎是在章志标当选村主任的同时,他的邻居黄立由于不堪忍受污染含泪搬离了蓝田村。

黄立的房子就在蓝天化工厂的旁边,是1991年花了4万多元辛辛苦苦盖起来的。但是,自从与化工厂相邻,没几年的时间,黄家的二层水泥楼房已是一片破败。房子的瓦、墙都被硫酸腐蚀得一塌糊涂,只需用手轻轻一捏,就可将墙上的水泥弄下一大块并捏成粉尘。黄立说:“我是实在住不下去了……那几年,我每天不敢开窗户,化工厂里飘出来的毒气一闻就恶心。”

黄立搬家深深地刺痛了章志标。他开始不断地向有关部门和上级反映蓝田乃至整个黄兴镇被污染的情况。有了领头人,村民们也似乎不怕事了,纷纷地站在了章志标的背后,用前所未有的团结和行动支持章志标。当年曾经参加“三湘环保世纪行”采访的一位记者至今还记得他走进黄兴镇时的场景:当我们达到时,早已聚集在一起的当地村民举着各式标语牌,喊着口号,拦住记者的车队。“在我的记者生涯中,这一次采访我印象最深。”这位记者说,村民自发组织起来的队伍足足排了百米远,他们手中高举的黄纸黑字的标语牌就像一张张状纸,状告“小化工”对他们家园的破坏……

“那时你害怕吗?”1月3日,当记者问章志标时,他迟疑了一下说:当时不怕。不过,现在想起来倒还真有些后怕,“就在前几天,我还接到恐吓电话”。“小化工”破坏了章志标们的家园,章志标们不愿意。反之,章志标们的行为已经触及了“小化工”及其少数人的利益。“那段时间我每天要接到上十个恐吓电话”,甚至有人扬言要搞掉章志标。章志标说,当时他惟一的办法就是每天晚上用日记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全部记下来,“否则,要是哪一天我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也好有个线索啊!”

2002年春节过后,随着抗争的升级,章志标们遇到的阻力也越来越大。这个时候,章志标才清醒地意识到他和村民们的反抗的对手不仅仅就是那些“小化工”老板们,他隐隐约约地感到以前付出的努力之所以看不到什么成效,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遇到了比“小化工”老板们要更强大的对手,有少数政府部门的人当时对保护环境认识模糊,认为只要经济上去了,牺牲一点环境不算什么。

这个时候,有人公开指责章志标是“刁民”、“疯子”、“神经病”。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章志标写好遗书,他甚至想到以死的方式来唤起世人的关注。“我真的是这条命都不想要了!就要争个水落石出。”1月3日,章志标坐在自家敞亮的客厅里,对记者说。

事情的转机终于来了。2002年5月20日,“三湘环保世纪行”的记者们到黄兴镇进行采访,记者们的仗义直言很快就在省会各主要媒体上出现了。5月23日,带领记者们采访的领导在电视上公开表态:责令长沙市蓝天化工厂在5月30日前必须关闭进行治理,其余化工厂在11月30日前未治理达标也要全部关停。

6月4日,蓝天化工厂不顾禁令,在停了几天生产后强行开工。愤怒的村民们在交涉未果的情况下,拉下了该厂的电闸。章志标担心事态进一步扩大,到现场做了一些协调、劝解。然而,当日20时许,他却接到镇里某人的电话,要他和村支书一道到镇里协商事情。章志标如约去了镇政府。没有想到的是翌日凌晨三时,章志标被拘留带走了。这一天是2002年6月5日,正是世界环境保护日。

章志标被拘留的理由是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7月12日,他以“取保候审”的方式放了出来。“不过,我出来时乡亲们迎接我令我把被关时的气愤抛到了脑后。”章志标至今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他说,在他回家的路上,乡亲们到很远的地方去迎接,给他戴大红花。在镇上的肖公桥地段,上百辆摩托车早早地等候在此,自发地给他开道。回到村上时,两千多名乡亲夹道鼓掌相迎,掌声足足鼓了近十分钟……当人们把他高高举起时,他流泪了。

章志标那时还不知道,就在他被关进看守所的第16天,时任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汪纪戎一行,受当时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的委托,风尘仆仆地来到了黄兴镇。此前,温家宝在获悉了黄兴镇“小化工”企业严重污染环境的情况后亲笔批示给国家环保总局和湖南省的主要负责同志,要求尽快调查处理。

汪纪戎在实地查看了几家“小化工”后表示:按照国务院的规定,所有工业企业必须在2000年底以前实现达标排放,不能达标者坚决关停并转。黄兴镇的化工企业污染这么严重,国务院领导对此极为关注,必须无条件立即关闭这些污染企业。

以后的事情不说大家已基本清楚了。虽然在关闭黄兴镇13家“小化工”的过程中还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虽然有老板找到章志标,要求只要他不再带头闹了就一年无偿地给他几十万元钱;虽然章志标照样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挡关闭污染源的步伐!

2002年11月30日,黄兴镇13家“小化工”企业被全部关闭。这一年,章志标被当选为长沙县人大代表,而且在第二年6月光荣地加入了他梦寐以求的中国共产党。

2005年12月,记者在黄兴镇采访。一位镇负责人介绍:如果把长沙市比作一个人,那岳麓山就是长沙的“左肺”,我们黄兴镇就是长沙的“右肺”。这位负责人一再表示:我们一定会深刻地吸取教训的,再不容许长沙的“右肺”受到半点污染……

这个比喻很形象。章志标们长达几年的抗争,捍卫的又何止是黄兴镇?他们不但在为自己世世代代生活的家园抗争,同时也在为减少长沙市区的污染和子孙后代的幸福抗争!这一点,在章志标站出来反抗“小化工”的污染时也许并没有想到。

值得一提的是,没了“小化工”及其所带来的近2000万财政税收的黄兴镇并未因此一蹶不振,经过痛定思痛,长沙县提出把黄兴镇建设成为“全国重点镇、城市东花园、生态示范区”的发展思路。黄兴镇党委书记杨喜平去年7月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黄兴镇曲折发展的最大启示是:一定要走经济与自然协调发展的道路,这样才能够得到老百姓的拥护。”2005年,黄兴镇财政收入在1500万左右,到明年,该镇财政收入可以达到13家“小化工”关停前的水平。今日黄兴镇的花卉苗木、无公害蔬菜两大产业红红火火,“农家乐”等旅游业也蓬勃兴起,一幅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锦绣画卷展现在人们面前。

今年1月10日,记者又一次来到黄兴镇,和章志标一起,兴致勃勃地漫步乡间田野。即使是隆冬,但到处都是一片林木葱茏、生机盎然……长沙晚报记者范亚湘许参杨

晨报讯(记者岳巍甘晶)形状各异的车辆分散在10公里高速路上———车头瘪的、车厢着火的、车头和车身分离的、开到高速公路边沟里的……

昨日8时40分后的1小时内,京沈高速656公里处(距沈阳高速收费口2公里)至646公里之间,连发7起车祸,60多辆车相撞,造成2人死亡,29人受伤。

来自省公安厅交通安全管理局的数据是,昨日9时许,京沈高速公路高花段能见度只有10米。

记者昨日在现场看到,相撞车辆大多是长途货车和大型客车,只有3辆是小轿车。

目击者说,第一起车祸发生在8时40分,一辆轿车被追尾。就在双方协调解决问题时,一辆货车发现肇事现场后减速,但货车后面的车却没有减速……在接下来的1小时内,10公里内发生了7起车祸,60多辆车先后相撞,很多人被夹在撞瘪的驾驶室内,其中有两辆车相撞后起火。

接到报警的沈阳市消防局调派了14个消防中队、32辆消防车、200多名消防官兵赶到现场灭火救援。

沈阳市消防局副支队长周学平接受采访时说,在2个半小时的救援中,他们共抢救出29名被困人员,这些人都不同程度受伤,一名面包车司机和一名坐在货车副驾驶位置的人因撞击严重当场死亡。

在救援行动中,沈阳市120急救中心调派了3个区7辆急救车赶到现场救援。至昨晚17时,来自4家医院的统计显示,共收治19名伤者,医生说伤者大多为外伤,没有生命危险。

记者还了解到,因为大雾,昨日8时50分开始,省交通安全管理局已经将京沈高速沈阳段、鞍山段、盘锦段和锦州段封闭,禁止车辆再上高速,但已经在高速上的车辆发生了车祸。

车祸发生后,交警部门立即采取分流的方法疏散堵塞的车辆。昨日14时,京沈高速高花段恢复通车。

大雾的早晨,杨宝林开着货车,和妻子、货主从山东向黑龙江赶路,正行驶在京沈高速上。

两下猛烈撞击后,他和妻子、货主被夹在撞瘪的车头内,他被先救出送到医院并与妻子失去联系,不知妻子是死,是活?

杨宝林还不知道,就在接下来的时间内,该路段发生了7起车祸,60多辆车撞在了一起,造成2人死亡,29人不同程度受伤。

后面的货车发现前面车辆肇事,放慢了速度,但货车后面的车却没有减速,撞在了一起,随后就是一声声的碰撞声不时响起

昨日10时左右,大雾未散,能见度不到10米,记者跟随消防人员赶往最严重的事故现场:京沈高速656公里处,有两辆货车相撞后已经起火燃烧,浓浓的黑烟呛得周围的人捂鼻躲避。货车上的货物大部分被烧,后面的货车车头被烧得只剩下了撞瘪的铁架子。

从656公里开始5公里内,记者粗略数一下,共有57辆车不同程度被撞,大部分都是货车和大型客车。其中一辆拉煤的货车为了躲闪前面被撞车辆,撞破高速护栏冲进了路边的田地。

在652公里处有3名伤者躺在地上,一名伤势较重的伤者正在痛苦地呻吟。据了解,救援人员将人救出后,救援车辆和医护人员都无法马上到达,只能在地上铺上些棉被、衣物等,将受伤人员暂放在上面。

一名司机说,车祸最初发生在8时40分左右,因为一辆轿车被追尾,就在双方协调解决问题的时候,因为雾大、能见度低,加上雪后路滑,后面的货车发现前面车辆肇事,放慢了速度,但货车后面的车却没有减速,撞在了一起,随后就是一声声的碰撞声不时响起。

“你们知道有个被困在车里的女子怎么样了吗?她是我妻子……如果碰到我妻子,就帮忙转告一下,我没事儿。”

11时25分许,消防队员营救出距第一事故现场5米远的两辆货车中最后两名受困者,男子已经死亡,女子救出后被医护人员急速送往医院。

目击者说,她丈夫为该车司机,但已先期被消防人员救出,送到医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在医院采访时,记者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杨宝林,满脸是血的他知道记者从现场回来就问:“你们知道有个被困在车里的女子怎么样了吗?她是我妻子。”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杨的妻子就是消防队员最后救出的女子,当记者告诉他妻子没有生命危险时,他瞪大的眼睛略微放小,但因联系不上,杨恳求记者,如果碰到她妻子,就帮忙转告一下,他没事儿。

他一边跑一边喊:“前面出车祸了,慢点儿!”就在他跑的过程中,有位司机递给他两个红旗,随后他拿着红旗,继续向前边喊边跑。

“多亏他了,要不还不知道多少车被撞呢!”在采访过程中,在多位司机的口中,记者知道了一位辽阳的司机,他在651公里处被撞后,没有受伤的他,开始向西跑,而且一边跑一边喊:“前面出车祸了,慢点儿!慢点儿!”就在他跑的过程中,有位司机递给他两个小红旗,随后他拿着小红旗,继续向前边喊边跑。

沈阳市消防支队周学平副支队长介绍说,从9时30分开始,200名消防队员共救出不同程度受伤人员29名。有两人因为被撞严重而死亡。19名受伤人员先后被急救车送到了附近医院。

记者在医院了解到,伤者大多为外伤和骨折,除一名22岁的伤者造成左下肢、左肩、手部多发性骨折脱位和一名因第五脊椎前脱位的伤者尚未脱离生命危险外,另外17名患者均无生命危险。

记者了解到,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封闭高花高速路口,所有北京方向来沈的汽车,在高花收费口处被责令下道,但在沈阳和高花段有上千辆车滞留。昨日12时,交警部门开始清障并采用分流的方法输导交通。一部分逆行从沈阳收费口处出站,一部分掉头从高花收费口下高速。

为此,记者昨日采访了沈阳市交警支队事故处的副处长赵杰和工作在一线上的普通交警,提醒司机如何安全行车。

赵副处长介绍,按照路面的类型划分,恶劣天气下,高速公路是交通事故的重灾区。因为雨天、雪天、雾天等恶劣天气会给司机行车的视线带来障碍,能见度较差,路面较滑,而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车速往往很快,因此容易引发交通事故。这样的话司机就要减速慢行,注意瞭望。

和高速公路相比,市内车流较为集中,车速相对较慢,交通事故多发于第一场雪后或者是路面积雪刚刚清除完毕的时候。

第一场雪后,司机对路况不太了解,容易产生刮碰的小事故;而路面积雪清除完毕的时候,司机朋友开快车的心理得到释放,而此时的路面较滑,因此也容易肇事。

许多在一线执勤的交警还认为,现在市区的路况越来越好了,车速也越来越快,而行人和非机动车时常违章,这样在路口交会处很容易发生事故。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