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决定将日本历史教科书问题提交国际会议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16:59

因为购买了价值6500万元的私人飞机而轰动全国的浙江萧山富豪裘德道,是拥有几十亿资产的道远集团老总,在几年前,其母亲就曾被绑架,并受伤。

1984年全国发生绑架(劫持)人质案件5起,1985年12起,1986年16起,1987年29起,而在20年后的2004年,公安部公布该年的绑架案件数为3863起。而世界公认绑架案发生率最高的南美国家哥伦比亚,在绑架案最高发的2001年,统计案数是3000余例。

尽管统计数量十分“可观”,但在犯罪学学者眼里,绑架发生频率还不能以总数来比较,而应以人均数来衡量,按照人均绑架发生率来看,中国可能只是墨西哥的十分之一,哥伦比亚的三十分之一。

另外一个重要区别是,中国绝大多数绑架案是经济绑架,绑票人质也往往只是一两人。但在哥伦比亚等国,不少绑架是政治绑架,且常发生集体绑架。

毋庸置疑的是,绑架风险正在逼近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富人。根据新华社通稿发布的内容,犯罪分子绑架的对象主要有两种:一是比较富裕的企业家和文体明星等名人,另一是家境比较富裕但缺乏自我保护能力的中小学生。

福建省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教授张昌荣是中国绑架犯罪研究的知名学者,他和同事一起,一直致力于绑架案件的研究,为期三年,跟踪研究100多起绑架案件,进行仔细的分析研究,著有《绑架被害预防》一书。

“目前中国发生的绑架案,都是经济绑架,因此绑架实施者几乎都是为了钱财,目标、目的都十分明确,目前,绑架风险日益逼近富人,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张昌荣表示。

温州大学教授马津龙对新富阶层颇有研究,认为这个现象并不奇怪。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在中国的绑架绝大多数是经济绑架,既然是图财,那绑架肯定多针对富人。”

东南沿海是绑架案件的多发区。以福建为例,从1995年开始,绑架案件明显增加,到2001年已立案1200余起,绑架受害人达1500多人,这个数字在21世纪初期开始回落,但这些数字不包括被害人不报案的案件。

张昌荣告诉《望东方周刊》,“在我接触到的案件中,1996年前后发生的绑架案件,突出原因是偷渡猖獗,蛇头们鼓动村民,有钱的走,没钱的也上船。早期到达目的国时,有钱的走人,没钱的做人质,约有六成以上的人无法一次性还清偷渡费,此类情况极少向警方报案。”他说,近年来,蛇头允许在担保人的担保下,以工还债。随着打击偷渡力度加大,蛇头又出新招,以偷渡美、日等国为诱饵,诱骗众多“淘金者”到第三国,然后扣为人质,以断指、割耳相威胁,向家属进行勒索,收赎金后,将人质从第三国放回。

而在广东,绑架的对象以私人企业家为主。值得关注的是,由于广东港商、台商非常集中,港商、台商被绑架的案子也有发生。

中国绑架案高发的东南沿海地带,恰好是中国富豪集中的地带,这也印证了公安部透露的信息。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刑侦系副教授陈刚告诉《望东方周刊》,目前,绑架犯罪团伙的反侦查手段正在不断提高,跨地区绑架犯罪十分普遍,同时也出现了跨国绑架犯罪。在索要赎金的手段上,也出现了通过网络发电子邮件等新手法。

“自从20世纪80年代在上海发生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起绑架案后,绑架风险逐年增加,绑架犯罪也正在从单个犯罪向团伙犯罪、有组织犯罪演变。”江西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法律系主任邓国良教授告诉《望东方周刊》,他曾专门从事暴力犯罪研究八年,出版《绑架犯罪及防治对策》一书。

他表示,绑架是典型的团伙犯罪,策划、实施绑架、转移人质、看押人质、联络、索取和收取赎金等都有不同的分工,环环相扣,每人只在其中一两个环节起作用,需要密切配合,一般一个人实施绑架比较困难。而绑架团伙对社会危害很大,如果打击不力,容易向黑恶势力发展。

张昌荣告诉《望东方周刊》,他接触到一起近期发生的绑架案件,索要金额达到一千万元,绑架实施者开始使用更加先进的手段来实施绑架。这都给案件侦破工作带来了困难。

著名法学家季卫东教授曾撰文认为,绑架是经济恐怖主义。在描述绑架的危害时,他说,“绑架人在目的不能得逞时往往‘撕票’,得逞后携款潜逃时,为自身安全不惜杀害人质。这种以人质人身勒索巨额赎金的犯罪行为,可以理解为一种经济恐怖主义活动,对于社会危害巨大。”

张昌荣对记者说,“从目前统计数据上看,绑架案在各类刑事案件中居后,发生率低于万分之一,但对个人生命财产构成的威胁和公共安全的危害十分突出,因为每一个绑架犯罪的受害者都是群体性的。如一个街道连续发生两三起小学生被绑架恶性事情,致使孩子不敢自己上学,绑架带来的社会恐慌影响恶劣。”

因此,专家认为,绝不能把绑架简单地理解为针对富人的犯罪,而是针对整个中国社会的一种新近蔓延开来的犯罪形式。

在媒体8月份报道的几起绑架案中,罪犯针对的不仅仅是富人,而也有普通家庭,索要金额也不算很高。如四川泸州发生的一起绑架小学生案,罪犯提出的是四万元赎金,因家长未能满足,便撕了票。北京“冒牌小公共绑架案”,罪犯索要20万元赎金,而受害者家庭无力负担。之前,还有报道说,有中专生绑架小学生,仅为勒索3000元。

另外,随着中国融入全球的程度提高,发生了各种针对中国人的绑架,如针对中国留学生和中国劳工。

绑架已对中国建设法治社会构成了严重挑战。2004年3月,“公民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被写入宪法修正案。它不仅是保护新富阶层的财产,更是为了维护社会不同阶层的共同利益。但接踵发生的绑架事件,极大地藐视了法律,把全体公民的人身财产安全置于潜在的危险之中。

绑架给社会造成的后遗症是较难治愈的。前面提及的王女士至今还在为治疗孩子的心理恐惧而操心。绑架发生后,她把家从长宁区搬到徐汇区,并且只告诉了少数几个朋友,她说,这是为了让自己和两个女儿觉得安全。她还为小女儿在另一个区联系了一家全托幼儿园,决定自己接送。

小女儿很漂亮,一个人安静地玩得很带劲,见到生人稍微有些不安。王女士说,女儿很怕菜市场这类嘈杂环境,会大声哭叫,眼神惊恐不安。

为了照顾女儿,王女士还是又找了保姆,并向新保姆严守遭遇过绑架的秘密。但是,王女士对新保姆不很信任,没有交给她家里的钥匙。“我不在家的时候,会将所有的生活用品买回家,把女儿和保姆反锁在家里,让她们在家玩耍。”王女士说。不仅如此,她还考虑过安装监视器,怕保姆看见,产生对立情绪,最后作罢。

“我以前把绝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事业上,现在一半以上的精力都在女儿身上,没办法。”王女士说话时,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在一旁玩耍的女儿。-

本报北京12月1日电(记者李松涛)“前天我刚领到工资条,明天可能就要发奖金了。”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宣传科科长李华虹今天这样对记者说。

此前,有媒体报道,公安部已经介入该院与一患者的医疗费用纠纷一事,并称如今该医院的账户已经被封。但该院宣传科科长李华虹却否认了这一说法,她表示自己也是在网上看到这一消息的,当时“很想跟帖”,因为“根本就没看到公安部的人来调查”。对于该媒体报道中提到的“来医院看病的患者特别少”,李华虹明确表示,目前医院的门诊流量跟以前持平,医院并没有受到特别大的影响。

对于如今各媒体都在报道的“住院67天,花费550万元”的事件,李华虹表示,中纪委、卫生部已经组成了专案组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医院对此事不作任何评价,“卫生部是我们医院的主管部门,我们尊重专案组的调查,如果结果出来我们有问题,我们一定整改。”

李华虹说,下周专案组将再次到哈尔滨取证调查,相信很快就会有一个结果。

尽管如此,李华虹还是对目前报道中的有些内容进行了回应。她说,患者翁文辉是5月16日住进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去世是在8月6日,住院天数并不是目前媒体报道中的67天,而是82天。对于患者在医院的花费,李华虹明确地说,在医院登记在案的花费是130多万元,不是550万元。至于媒体报道的医院要求患者家属自行购买的价值400多万元的药品,李华虹表示否认。

“心外科重症监护室本身就是一个昂贵的病房,通常只是给刚做过心脏手术的患者过渡使用,一般患者住几天就转到普通病房,像翁文辉这样连续住了60多天的患者我还是头一次遇到。”李华虹说,心外科重症监护室由于设备先进,收费比普通病房要高很多,但对于心外科重症监护室每天的费用,李华虹表示要视不同情况而定。

李华虹还告诉记者,患者翁文辉的治疗方案都是其家属从北京请来的专家会诊后确定的。

此外,当记者寻找患者的主治医生王雪原时,其所在科室心外科重症监护室的工作人员却说他们也找不到王雪原。李华虹证实了这一情况,她说,自从央视新闻调查播出了那期节目后,“王雪原就失踪了,手机关机,家里电话也没人接”。

更加不巧的是,记者连续拨打患者翁文辉的儿子翁强的电话,听到的却是对方已关机的提示。截至记者发稿时,翁强的电话仍处于关机状态。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新加坡政府12月2日发表声明宣布,今年25岁的澳大利亚毒贩阮拓文于新加坡时间当天凌晨6点被执行绞刑。

据美联社报道,新加坡内政部通过电子邮件发表声明说:“今天上午他在樟宜监狱被执行死刑。”声明说,阮拓文的上诉已经被驳回,而且他也没有获得新加坡总统纳丹的特赦,因此必须对他执行死刑。

绞刑执行前,阮拓文有10多名穿着黑色衣服的朋友和支持者站在戒备森严的樟宜监狱外。监狱门外摆着一些蜡烛。阮拓文的双胞胎兄弟则穿着一身白衣。几乎同时,澳大利亚多个城市举行抗议集会。

越南裔澳大利亚籍男子阮拓文是在2002年12月自柬埔寨飞往墨尔本途中,在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过境时被警方查获携带396克海洛因而遭到逮捕的。由于新加坡坚持将阮拓文处以死刑,并拒绝了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的多次求情,澳、新两国政府为此一度引发外交矛盾。(王建芬)

新华网武汉12月2日电(记者江时强王建华)中国有关专家2日称,“三峡工程诱发江西九江地震”是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的胡乱猜想。

地震专家、湖北省地震局新闻发言人秦小军博士接受本社记者电话采访时说,“科学研究表明,三峡工程并非江西九江地震的诱因。”秦小军目前正在九江震区现场评估灾情。

北京时间11月26日8时49分,与湖北省接壤的江西省九江县发生里氏5.7级地震。之后,海内外流行“三峡工程引发了江西九江地震”的传言。

此次地震的震中位于北纬29.70°,东经115.80°,距湖北省武汉市160公里。地震波及湖北东部、江西中部、安徽南部、浙江西部。但三峡工程所在地湖北省宜昌市几乎没有震感。

三峡工程地质勘探负责人陈德基教授对本社记者说:“根据地质构造、地质单元和地质背景,三峡工程与九江地震的诱因风马牛不相及。”

他指出,三峡地区、九江地区完全处于不同的两个大地构造单元,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地震带。他说:“九江与三峡不是同一地质背景,九江在历史上就是5级地震的发生地区,具有地震发生的地质条件。”三峡大坝距离此次地震的震中450公里,并与九江震区隔着两个重要的地质构造单元:江汉洞庭断陷盆地和幕阜山隆起地块。

湖北省地震局监测预报中心主任甘家思指出,此次九江地震完全是一次构造地震,纯粹是地球构造形成的,不存在其它促发因素。

他说,庐山地块隆起相关的地球构造运动引发了此次地震,而且是地球自身的运动所形成的地壳浅部的一次中等地震,它与长江三峡工程建设及蓄水无关。据甘家思估计,“该区域的地震活动将会很快衰减”。处于较显著隆起的庐山断块西侧的九江地区1911年曾发生过一次5级地震,1893年与其邻近的湖北阳新也发生过一次5级地震。

甘家思称,三峡库区蓄水所影响的范围极小,三峡水库是狭长型水库,所形成的荷载效应只局限于沿江狭谷地带,造成渗透效应向两侧不超过25公里,并严格局限在分水岭的内侧。

他说,三峡大坝处于鄂西隆起内部稳定的黄陵地块南缘,属于渝鄂黔北北东向的缓慢的间歇性隆起,地质构造相对稳定。

但他承认,三峡工程蓄水后,导致震源很浅的岩溶塌陷和库岸调整,会产生微震和极微震,但“最大震级不会超过ML3.5级”。

他说:“像三峡这样的大型水库出现极微震,在世界上比较普遍,不会对库区造成严重不良影响。而且在目前来看,三峡水库的运行是非常稳定的。”中国地震部门在三峡库区早已布设有完整而先进的地震测报台网。

三峡水库目前在139米水位运行,蓄水方量为142亿立方米。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枢纽管理部主任冯正鹏说:“它所诱发的2000多次微震和极微震,仅分布在水库周边10公里范围内。”

他说,三峡大坝设计抗震强度为里氏7级,九江地震发生后,三峡总公司观测到三峡大坝、附坝及船闸等枢纽构造物没有任何水平和垂直位移,“三峡大坝未受到此次地震波及”。

1946年11月生,陕西省吴旗人,大学文化,经济师,1965年9月参加工作,1962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函授学院国民经济管理专业。

先后在陕西省志丹县委宣传部、延安晶体管厂、延安无线电总厂工作,历任车间主任、厂党委常委、厂革委会副主任、副厂长(1978年6月至1980年6月在杭州无线电管理学院工业经济管理专业学习)。1982年2月任陕西省电子工业厅物资计划处副处长、中共陕西省顾委经济研究处副处长、省政府办公厅正处级秘书、综合处处长(其间:1983年9月至1988年6月在中国人民大学函授学院国民经济管理专业学习)。1988年6月任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府副秘书长。1990年8月任中共陕西省延安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1993年5月当选为中共第八届陕西省委常委。1994年1月在陕西省第八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上被任命为陕西省副省长。1998年1月当选为陕西省副省长。1998年5月在中共陕西省第九届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当选中共陕西省委副书记、常委。2002年5月任陕西省代省长。2003年1月在陕西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陕西省省长。2004年10月,贾治邦不再担任中共陕西省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10月28日,陕西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决定接受贾治邦辞去陕西省省长职务的请求。11月被任命为民政部副部长(正部长级)。

2005年12月1日,在位于墨西哥首都东南部一小时车程(约60公里)的普埃布拉州,海拔5452米的波波卡特佩特火山再次活跃起来,向天空喷发出高达5千米的烟尘和蒸汽柱。

据墨西哥国家灾害预防中心报告,波波卡特佩特火山今年喷发时,伴随有30分钟左右的轻微地震活动。负责监视波波卡特佩特火山喷发活动的墨政府部门负责人拉蒙·佩纳说:“火山喷发是在今天早晨6点53分(北京时间12月1日晚8点53分)开始的。”

火山喷发后,火山以北地区的一些村庄下起了由火山灰和水蒸汽混合形成的“火山雨”。但当地村庄并没有拉响灾害警报。

据悉,波波卡特佩特火山附近驻扎有墨西哥军队。在平时,当地村民禁止进入火山口12公里以内的危险地区。目前,墨西哥官员已经向附近居民发出警告,让他们采取防范措施,预防火山灰给他们的生活及财产带来危害。

过去10年来,波波卡特佩特火山每年都要在12月准时喷发,而且越来越活跃。该火山第一次喷发据称在大约23,000年以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