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董洁范植伟羞答答出场不敢牵手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5:18:49

也有的同志问到,在编纂过程中,和日本与韩国的学者是否会有分歧呢?这是很正常的,我们的分歧很多,而且很激烈。开会的时候--往往早晨开会,一般是饭盒摆在桌上,一起争论,甚至到凌晨。这么多争论不代表在侵略的问题上有差异,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根本的差异。毕竟是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社会背景、不同文化背景,我们的差异也是很多的。编写的过程就是我们之间进行沟通和理解的过程。因为从某种意义来讲,编写这本书的过程和书的结果是同等重要的事,甚至还更重要。因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沟通的模式。

有很多记者朋友希望了解我们之间的差异、分歧究竟在什么地方?我谈到了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对侵略问题上没有差异,在历史观上没有差异。但在表现方法上、表现形式上会有很多差异。大家看到手中的书和我们以前看到的书的面貌可能有点不一样,比如照片使用的数量上、写作方式上、印刷的方式上有很多不同,这是我们三国经过多方面考虑以后形成的结果。三种文版里面,内容是一样的,文字的内容包括照片的使用,个别的地方有差异。因为中文表达起来比较简洁,中文印出来以后,同样的内容占的篇幅比较少。大家看到日本的开本比较小,所以照片相对比较少一点,但不影响根本的问题。

在有些重要的问题上,比如在南京大屠杀和一些重大问题上,大家比较关心我们是怎样表达的,和日本有什么差别。在这点上我要说明一点,我不知道大家关心的是这本书对南京大屠杀承认不承认的问题还是在人数上。我首先声明,在屠杀上没有任何分歧,我们认为在南京进行了残酷的屠杀。但是关于在南京大屠杀的问题,在日本是有很多争议的,在日本分为屠杀派、虚构派和少数派。屠杀派认为日本在南京进行过屠杀,日本研究南京大屠杀最权威的学者,因为前两位学者已经去世了,现在第三位就是参加了这本书的编撰,他认为南京大屠杀的数字是20万。这个数字已经遭到日本右翼非常猛烈的攻击。在这本书讲到南京大屠杀的时候,我们用了在南京审判的时候屠杀的数字,两个数字加起来是34万;同时也引用了在东京审判的时候的一个结论,是屠杀20万以上,这两个数字都写上去了。如果说数字的问题,是需要经过学者充分研究的一个问题,那么承认不承认屠杀,就是一个态度问题,态度问题是没有任何分歧的。所有数字问题,作为学者实质性的研究,我们认为需要给学者一个机会,让他们有充分的时间和条件进行研究。因为历史现象是很复杂的,需要从多角度、多纬度来进行研究。

南京大屠杀30万这个数字,是一个符号,表明了日本战争的残酷性,这个数字是毫无疑问的。用这个数字来判断是否侵略,这过于简单,不能局限于一个确切的数字。如果这个数字不能表明根本的问题,最根本的问题在哪?就是历史观。

历史观是最重要的问题,正如我们批判日本右翼历史教科书一样,日本右翼历史教科书不是只表现在若干个问题上的错误,有些媒体介绍说,它出现了七处、八处、十处错误。我想这都不是准确的判断,准确的判断是这本历史教科书的历史观是错误的,因为从根上叙述日本是神国的历史,站在神国的历史上把他们的行为描写成正常的,是优秀的,这是根本的。历史观错误的话,什么都是错误的,在这方面修改具体问题是不影响历史观和世界观的。

同样,这本书最大的问题就是在历史观上的区别,希望大家把这本书从头到尾读下来,就知道这本书是什么历史观,是针对什么历史观来进行斗争的。

也有的媒体问,我们的这本书和教科书有什么区别?这本书不是教科书,是历史读本,希望给学生提供更宽的视野,希望了解我们历史的同时也了解和我们相邻的国家——日本、韩国的历史。因为我们是在一个联系非常紧密的状态下走过了近代这段历程的,我们将视野拓宽一点来了解我们共同走过的这段历程中的经验和教训。应该说它不是教科书,和教科书的差别就是我们的视野会稍微宽一些。

其他的特点大家可能也关心,大家看了这本书就知道了,这本书比较多的特点就是表现形式上,我们涉及的面比较宽,时间跨度比较长,薄薄的一本书,面向学生,量又不能很大,在十几万字的范围内叙述那么长时间,语言用得相当简练,用最典型的事实向大家表现,所以用了大量的照片和资料,这样信息量就会更多一些。同时这本书有章、节和幕,每一幕都是两页,每一节里面为了表现充分,后面附了里面的栏目,没有讲完的话或者需要讲的话、综合性的问题放在栏目里进行说明。

这本书的编写,大家都知道从开始到现在大体用了三年多的时间,编写过程相当的艰苦,我们一共开了十一次国际会议,三国学者坐在一起将近有40人,每次开会都要用三种文字翻译过来,一共是六篇稿子,大家可以想象,工作量非常的大。

另外,这本书的出版也得到了社会科学院和外界的支持,对于参与我们这本书的各界朋友和出版社,以及关注我们这本书的各个方面,我借此机会向大家表示我们衷心的感谢!

另外,我想简单说一下,这本书出版的时候本来定于三国在5月26日同时召开发布会,但由于技术的问题,韩国是5月26日召开,日本是5月27日召开,我们是今天,稍微晚了几天,但没有本质问题。韩国召开发布会之后,效果很快就反映出来了。我们同时开印是2万册,韩国反映非常的火,征订非常的踊跃,二万册全部销售出去了,又在赶印。韩国学者带来了读者的来信,我念一下,是一位住在东京的女学生写的信,“我等这本书很久了,反对日本右翼教科书就应该出这样的书,说日本右翼这些人不可能有共同的认识,这本书就是一个很好的回答。这本书比我预想得要多得多、好得多,我认为完全可以把这本书作为教科书。我读了这本书以后应该重新开始审视我们的日本,谢谢出版这本书”。还有一位是1928年出生的女性,说“我看到印刷非常精美的书超出了我的想象,你们做了一个非常伟大的工作,今后这本书能够让三国的人都能读得到的话,我一想到这件事就热泪盈眶。因为我是28年出生的,当时我的学校就被军队占用为缝纫工厂了,所以连学习都学习不上,现在我能认真看这本书学习当年的历史”。

总之,反响还是很踊跃的。在中国发布比较晚,听说也是非常踊跃的,印了二万册,到现在已经不够用了,我希望通过媒体的介绍,能够把这本书针对右翼历史教科书的一种抵制和面向未来、打开国际关系的一种能力,能够更准确、客观地向大家做一个介绍,也希望大家读到这本书,也希望听到批评和建议,谢谢大家!

感谢步所长的报告,把这本书的整个编撰过程和特点,以及在韩国出版以后的情况给大家做了一个汇报。有关这本书的编纂以及内容及所关心的问题,后面留了时间由记者提问,一会儿步所长和有关的中方编纂者在会上可以解答大家的疑问。

这次会议得到了中央和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新闻出版总署图书司司长在百忙之中亲临该会,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吴尚之司长讲话。

新华网北京6月9日电(徐松任珂)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9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坚决反对少数国家推行不成熟联合国改革方案的做法,并对此表示担忧。

刘建超说,目前各国对联合国安理会改革的方案和思路分歧依然很大,在这样情况下,会员国应该通过民主协商,找到兼顾各方利益、能形成广泛共识的解决办法,维护会员国的团结和联合国的长远利益,而不是在一个有分歧的方案上修修补补。

刘建超说,中方认为,少数国家推行不成熟方案的做法已使安理会改革偏离了正确轨道,严重影响联合国改革取得总体进展和9月首脑会议的筹备工作。中方对此表示担忧,并坚决反对这些少数国家的做法。

日本、德国、印度和巴西“四国联盟”8日向联合国成员国散发了有关安理会扩大的新框架性决议草案,继续要求增加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但表示新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问题可以等到安理会扩大完成的15年后再予以解决。

德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普洛伊格8日表示,“四国联盟”将按既定时间表,在6月底前向第59届联合国大会提交要求增加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框架性决议草案。

新华网北京6月8日电(记者李忠发)中国政府7日发布《中国关于联合国改革问题的立场文件》。此间专家认为,该文件首次以官方文件形式全面、系统阐述了中国在联合国改革问题上的立场,意在扭转目前联合国改革方面存在的“误区”。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陈向阳说:“一段时间以来,德国、日本、印度和巴西(“四国集团”)提出决议草案,谋求在安理会中的常任理事国席位,一度把联合国改革问题狭隘化。”

“安理会改革毕竟是联合国改革中很小的一部分,而中国是五个常任理事国中第一个把联合国改革问题全面、清晰阐述的国家,希望扭转目前的负面影响和误区,把联合国改革引到正确轨道上来。”陈向阳说。

中国7日发布的文件分四大部分,对中国在发展问题、安全问题、法治、人权与民主以及加强联合国等方面的立场进行了阐述。强调联合国改革应有利于推动多边主义,最大限度地满足所有会员国尤其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要求和关切。

针对目前各国对联合国改革尚存在很大分歧,中方认为,联合国安理会改革事关全体会员国的共同利益,涉及各方切身利益,必须发扬民主,充分协商,达成广泛共识。“四国集团”在各方对改革方案尚未达成广泛一致的情况下,匆忙提出并强行推动表决其框架性决议草案,不利于联合国会员国的团结,违背了联合国改革的初衷,有损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沈骥如说:“联合国改革目前处于关键时刻,各国对改革还没有达成最广泛共识,有些国家欲强行表决。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以文件形式明确表明立场,是一个大国对联合国未来负责任的表现。”

沈骥如说,联合国改革不仅包括安理会扩大问题,还包括效率和权威性问题;另外,发展问题、贫困问题、人类面临挑战问题等都值得讨论,中国政府公布的关于联合国改革问题立场的官方文件,具有指导意义。

专家认为,安理会改革的目的是提高其权威和效率。改革要慎重、循序渐进,要有广泛代表性,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使发展中国家有更多机会对联合国事务发表意见。

中国提出,联合国改革应先易后难、循序渐进,有助于维护和增进联合国会员国的团结。对达成一致的建议,可尽快作出决定,付诸实施;对尚存分歧的重大问题,要采取谨慎态度,继续磋商,争取广泛一致,不人为设定时限或强行推动作出决定。

沈骥如表示,这项原则突出表现了中国寻求最广泛共识和负责任的态度。联合国改革涉及到21世纪的联合国是维护和平、促进发展的权威机构,还是少数大国垄断世界事务、推行霸权主义的“俱乐部”。中国的立场文件清楚表明:联合国改革也好,安理会扩大也好,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需要各国民主协商,达成最广泛共识。

关于世人关注的安理会改革问题,文件列举了中方提出的6项改革原则。陈向阳说,这些原则突出了三个特点:第一,为发展中国家说话,强调优先增加发展中国家代表性,这是发展中国家希望听到的公正声音;第二,强调民主协调,希望更多国家、特别是中小国家有更多机会轮流进入安理会,参与其决策;第三,文件强调,涉及各地区的改革方案应首先在有关地区组内达成一致。

“例如,目前日本否认历史的态度不能取信于邻国,如果它希望在联合国发挥更大作用,那么就要首先得到所在区域国家的认可。”陈向阳说。

陈向阳说,中国政府及时发布的《中国关于联合国改革问题的立场文件》不仅意在扭转目前联合国改革的“误区”,而且与第59届联大主席、加蓬外长让·平近日提交的《成果文件草案》相呼应,更加突出了发展问题。

让·平向联大191个成员国提交的一份为今年9月联合国首脑会议准备的《成果文件草案》,从发展、安全、人权和机构改革4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改造联合国的措施。强调发展、安全和人权为联合国体系的三大支柱。草案同时指出,发展是三大支柱的核心。

沈骥如说,中国在文件中表明,希望联合国改革兼顾历史和现实因素,在安全和发展两方面均应有所建树,特别是扭转联合国工作“重安全、轻发展”的趋势,加大在发展领域的投入,推动落实千年发展目标。

中国台湾网6月9日消息近百艘台湾渔船约定今天(9日)清晨6时在钓鱼岛与彭佳屿海域集结。若遭遇日本巡防艇干扰,渔民们不排除采取包围手段确保渔权。

据台媒报道,台湾省宜兰县苏澳区渔民近来屡遭日本驱赶,渔船甚至被扣押。对于日本政府片面扩张经济海域及其蛮横做法,渔民们群情激愤,决定共同予以抗议。

宜兰县延绳钓渔业协会理事长林光辉和林月英,8日上午到渔业电台通过话机和海上渔民对话,主发三十六号船长李源昌说:“日本战船太鸭霸!赶得这么过份,一定要还以颜色。”他们通知海上、港内渔船出海声援,并请淡水、台北等地渔船一起去抗议。

渔民们争相走告,彼此打气一定要团结自救,并表示,他们已经不再相信台湾当局。李源昌说,今天集结包围日本巡防艇的扩大抗议行动,希望能引起国际重视,台湾当局应正视渔民困境,保护渔民别再受日本巡防艇欺负。

林月英说,日本扩张两百海里经济海域,渔民作业空间遭严重挤压,不但渔获量遽减,渔民一出港就担心被日本巡防艇扣押;因为一罚就要缴数百万元台币,渔民已忍无可忍。她说,渔会理事长陈建忠和她都会站在最前线,一起向日本抗议。

据悉,这次抗议行动导火线是:昨天(8日)早上7时,台湾渔津一二八号渔船在北纬25度1分、东经122度40分海域作业,被四五艘日本水产厅巡防艇驱赶,不得不割掉十多万元的渔具才摆脱日本巡艇。

上午9时,又有金满祥六号、圣宏胜、新复兴二六六、金胜财六六等四艘渔船,在北纬25度9分、东经122度40分海域,被日本水产厅发警告单,连要通过经济水域赴公海作业都不准。

对于渔民的诉求,台“外交”当局发言人吕庆龙呼吁日本政府,及早展开第十五次台日渔业谈判,在获得解决方案之前,希望日方尊重台湾渔民捕鱼环境,理性响应台湾渔民诉求。(言恒)

本报讯(记者潘澄清)“政府不希望房价出现大起大落的情况,房价的大落对老百姓没有好处”。建设部总经济师兼住宅与房地产业司司长谢家瑾前天对媒体表示,目前房价大跌的条件并不存在。

谢家瑾表示,有些媒体说一些地方出现了房价暴跌,也有媒体说中央要在短期内打压房价的目标难以实现等等。这样理解房地产市场的宏观调控是片面的。国办转发的七部委通知提的非常明确,是“稳定房价”。这个通知的精神可概括为三个“基本”:供求基本平衡,结构基本合理,价格基本稳定。

谢家瑾说,政府不希望房价出现大起大落的情况。房价的大落对老百姓没有好处,现在大部分家庭都拥有自己的房产,房价大落,许多家庭就会出现负资产,对社会稳定没有好处,特别对金融安全会带来威胁。“目前房价大跌的条件也不存在,从成本的角度看:土地出让金不能少,少了基础设施配套做不了;拆迁补偿费用也不能降;建筑材料价格成本也居高不下。从构成因素分析,有一部分是不可能下来的”。

对于目前很多购房者持币待购的心态,谢家瑾表示可以理解。但她认为,现在一些不实信息和报道也助长了观望心态。“比如,一些媒体说上海房价每平方米降了3000块钱,这是不了解情况造成的”。她建议居民要到已经开通的房地产市场信息系统网上去查阅相关的房价信息。

本报综合消息据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报道,美国国防部近日将公布中国军力年度报告书,将中国军力威胁提升至“最高警戒”级。美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也称,中国将对“地区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对于这些指责,美国在亚太地区将很难找到真正有力的支持者。

美国渲染中国威胁,夸大中国军事实力,显然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国不愿看到的。就在几天前,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曾发出警告称,美国对中国采取遏制政策,在亚太地区不会有太多的支持者。

过去4年里,美国一直忙于在阿富汗及伊拉克进行反恐作战,中国则利用这一时期在亚太地区打下了牢固的战略基础。过去几个月里,中国与巴基斯坦签订了安全条约,与菲律宾也签下了国防合作协议,而这两个国家都是美国的盟友。中国还与印度、澳大利亚等加强友好合作,如果美国对中国进行遏制,将会遇到这些国家,甚至包括来自日本的阻力。

让亚洲国家感到担心的是,美国夸大中国军力威胁,将会阻断该地区所有的互信建立机制,导致部分热点问题失控,如朝核问题及中国东海油气田问题等。

湖北省仙桃市太子湖野生动物园,一个不大的动物园,在一年的时间却发生了上百起动物死亡的事件,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记者就这些动物的死亡进行了采访。

太子湖野生动物园成立于2003年10月,属于个人开办的太子湖旅游开发公司。距今还不到两年的时间。

周松鹤,这里现在的负责人。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目睹了这里100多只动物死亡。

这是周松鹤写的一份大型动物的死亡清单。清单上显示从2004年开始到现在死在这里的大型动物就有38只。其中,11只非洲狮死亡8只,9匹马死亡8匹,4只梅花鹿死亡2只,10蓝孔雀死亡5只,而狼,骆驼,鸵鸟全部死亡。这里既有国家保护动物,也有省级保护动物。在这些死亡的动物当中,两只骆驼的死亡让周松鹤至今都记忆犹新。

周松鹤:原先我们有一个骆驼散养区,散养区里面拴着两只骆驼,因为我们这儿夏天

蚊虫叮咬的很厉害,最后我们决定把它放出来,放出来之后,骆驼就跑到沙滩上面去。从散养区一出来,它就往这上面跑,很快地,骆驼很短时间跑到这个地方来,到沙滩上打了一个滚,两个都是打了一个滚,最后长叹一声,长叹一声,最后把它高傲的头低下去,死掉了。

太子湖野生动物园在开园3个月的时候就开始出现动物死亡,一年的时间里,从凶猛的狮子到美丽的孔雀无一幸免。在这些死亡的动物当中,两只骆驼的死亡让周松鹤至今都记忆犹新。当年饲养骆驼的地方如今已长满了荒草,而这些空荡荡的笼子里都曾有过鲜活的生命。而随着动物的不断死亡,这里也越来越萧条。

周松鹤:现在园子的收入经济的主要来源就是门票,你们也看到了,今天是星期天也没多少游客,现在几乎是动物园到了一个谷底的时候,真不知道哪一天,也可能是一天两天就要断炊。

在所有死亡的动物当中,狼的死亡集中凸显了这里所有的矛盾。前些时候,一只饥饿的狼挣脱了铁网,到外面找吃的,但是却没有逃出人们布下的更大的一张网。在一个池塘边,狼被打死了。据目击者讲,狼被打死的时候,嘴里紧紧咬着一只刚捕到的一只鸭子。周松鹤告诉记者,狼的死与饥饿有很大的关系,这和动物园的经济状况密不可分。

周松鹤:是的,因为动物每天给它喂一次食,它当天没吃食,肯定是处于一种饥饿状态。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