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服务业500强发布 邮电通信业利润第二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18:28:19

当然K粉放在酒里,有时还存有险恶目的。有的男子自己并不一定“嗨粉”,却故意哄骗女的饮下被放了粉的酒。一旦女方意识模糊,男子便可施暴。

每当凌晨时分,记者在娱乐场所附近看着一些涉世未深的女孩被同伴或者不明男子扶进出租车的时候,便不禁为她们捏着把汗。她们将去哪里?同伴是些什么人?她们的父母亲人知道吗?

在迪厅,如果是熟脸,有人会找你兜售摇头丸,看你吃了药,有人会过来问你要不要“嗨”。此外,除了摇头丸、K粉,近年来诸如麻骨、墨西哥(均属冰毒系列)等新型毒品也逐渐出现了。

记者发现,新型毒品的消费对象主要都是20岁上下的女性人群。其中很多女性意识上都不认为摇头丸、K粉对人体有害,更不把这些等同于毒品。其中大部分人,就是在朋友“嗨药有理、摇头无罪”,“不上瘾、无依赖性”的蛊惑引诱下慢慢接受它们的。

而事实上,凡吃过摇头丸的人都有这样的感受:初次服用后心跳很快,头晕,看不清东西,过后头疼、嗜睡,服用多次会感到记忆力下降,但已有了心里渴望。专家介绍,基于冰毒———甲基苯丙胺的化学特性,服用后会增加肝肾负担,造成血压升高,促使内出血、中风等症状发生。长期服用会产生药物依赖性,大量服用易发生精神分裂和猝死。

同样,“嗨粉”也十分要命。服用后,摇头幅度大、频率大,有强烈幻觉,易摇断颈椎并严重损害心、肺器官及中枢神经,过量还会导致猝死。

“嗨”后的强烈幻觉是吸引K粉吸食者的主要因素。吸食后,他们会把自己想象成金鱼、麻雀,或是在船上,在山顶,在舞台上,种种欲望都会出现,五花八门。在无人看护的情况下,有时就会发生坠楼等意外事件。

艾婉曾到深圳打过工,已有多年的“嗨粉”史。讲起这些,她笑着说:“现在女娃是‘要大哥不要大款’,光有钱有啥用。”她回忆年初和一群人到某山庄聚会的情景:七八个女孩,两个老板,有摇头丸、K粉,还有麻骨……“麻骨这药一片要2000多元,劲特别大,玩起来两三天不歇,回去睡上一个星期就好了。”

她所说的麻骨也叫麻古(也属冰毒系列),深红色药片,有很强的致幻作用,比摇头丸、K粉的性兴奋度更强,吸食者称之为“万能伟哥”。

据知情人透露,玩K粉、麻骨的,除了具备经济实力的男老板,近年西安个别知名人士也开始热衷于此。而依附于他们身边的,是大量茫然的年轻女性。

与艾婉同岁的女孩乐乐今年只有17岁,她回忆,自去年和伙伴吃过摇头丸后,还接触了几次K粉,“同伴有很多都‘嗨’过。”

乐乐:没什么,大家觉得很正常呀。至少不排斥。很时尚呀!虽然有点颓废。可服了摇头丸、K粉人就是更快乐,发泄得更彻底。

记者:你们为什么喜欢选择迪吧这种光线很暗的场所?你觉得迪吧明朗一些会不会更健康?

乐乐:黑,做什么才不用顾忌,既然是找刺激,当然越暗越好,现在酒吧、咖啡馆不都很暗么,如果迪吧弄亮了,也就没人去了。

乐乐的话令人震惊,却无疑更让人深思。造成他(她)们吸食新型毒品的因素很多,如生活富裕、精神空虚;情绪波动大;交友不慎。当然,除了追求时尚等社会因素的影响,最重要的还在于家庭危机。调查中很多女孩不是家庭不和,父母离异,就是教育死板、生活枯燥。由于缺少关爱和沟通,即便她们有了情感上的挫折(如早恋、失恋),也不知该如何来排遣。特别是一些所谓“家教严”的家庭,僵化的说教更容易激发青少年尤其是女生的逆反心理,促使她们尝试不应尝试的“新鲜事物”,刺激其不该有的好奇心。

很多人在朋友的“引导”下吸食了新型毒品,一旦麻醉成瘾,智商就会很快下降(俗称摇头丸、K粉为“傻药”),很多女性涉足后,紧接着就是失足。

目前,新型毒品的贩卖,主要通过信函邮寄和长途带货两种渠道。相比之下,长途尤以函件运送更为安全。如一封信夹带不到1克K粉,很难被发觉。而具体的销售体系,则呈长蛇形结构。一般每个头下面有四五层。每层上下级交货并不见面,而是采取了一种叫“挖地雷”的方式。

调查中记者还发现,尽管娱乐场所内均禁止摇头丸、K粉的贩卖、吸食,但实际上却在有意无意地充当了保护者的角色。这在客观上也助长了贩卖吸食人群的剧增。一位既“嗨”也售的小伙透露,以每个娱乐场所2-3人兜售10粒摇头丸算,每晚出现在各大娱乐场所内的摇头丸约200粒左右。那么,为什么娱乐场所要对此新型毒品的贩卖吸食“熟视无睹”呢?

原因就在于吸食新型毒品与酒水消费的内在联系。一瓶啤酒,市场零售不过5元多,在娱乐场所就要25元到30元,而洋酒、饮料也均高出市场价数倍。可以说,酒水差价是娱乐场所主要利润所在。当消费者在吸食这些新型毒品后,因其化学作用,不光会起到兴奋、致幻作用,而且还会产生大量饮用酒水的需求。如此一来,吸食摇头丸、K粉的越多,酒水消费量就越大,生意自然就越好。

陕西省公安厅禁毒处王威副处长介绍,近两年,随着娱乐场所的迅速普及,贩卖、吸食新型毒品的行为又有所抬头,并有从西安、宝鸡、咸阳等城市向省内其他地区快速蔓延的态势。

同时,由于新型毒品均系易制毒化学品合成,潜在隐患更不能掉以轻心。2003年,国家公安部将“K粉”列入毒品范畴。并在全社会加强了氯胺酮制剂的管理。此外,丙酮、甲苯等数十种易制毒化学品也被列入了管制范围,不能随意买卖。但记者在对西安市西北化工城、万寿路药材批发市场等地暗访发现,受管制的易制毒化学品丙酮、甲苯、高锰酸钾,盐酸等不仅可以随意购买,有些销售人员甚至愿意帮助找寻配制资料。

此外,我国刑法对K粉的处理目前尚不够明确,而且有些缉毒部门至今尚无对服用K粉人员的尿检机器,种种立法与技术手段的缺憾,也都对禁毒等造成掣肘。本报记者潘京

本报四平讯(东亚记者郭家豪)6月19日,四平市梨树县的男子郑某因被比他大近20岁的富婆抛弃,就点燃了泼到自己的身上的汽油,打算用自焚的方式宣泄他的爱与恨。

据悉,郑某今年34岁,长相很标准,有不少女人追求,就因为这一点,几年前妻子和他离了婚。后来郑某来到了四平市梨树县,2004年冬,郑某在菜市场结识了在梨树县很有名气的“富婆”李某,年过半百的李某见郑某长得很好,而她又刚刚离婚,便主动与其联系。就这样,两人认识没多久,便住在了一起。

据李某的邻居介绍,在郑某和李某同居后,郑某什么也不干,生活来源都靠李某。虽然两人年龄差距较大,但感情很好,而李某对这个比她小近20岁的男友也呵护得很周到。据郑某讲,“刚开始我是为了她的钱,但后来我真的爱上了她。”

两人同居不到一年后,郑某发现李某变了心,经常一个人出去找其他朋友,而且什么话都不和他说了。为此,郑和她谈了很多次,并提出和她结婚,但遭到了李某的拒绝,而且李某表示要和他分手。伤心欲绝的郑某见这段感情无法挽回,便有了轻生的念头。

2005年6月19日,郑某买来一瓶汽油,回到和李某同居的房子,将汽油泼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给李某打电话说他要自焚,李某放下电话立即和朋友赶到家中。李某刚一进屋,郑某便将打火机点燃,问她是否能回心转意,遭到李某的拒绝后,郑某便用打火机点燃身上的汽油。李某见此情况立即报警,同时与朋友一起将郑某身上的火扑灭。

6月24日,记者从四平市烧伤医院了解到,郑某全身有97%的面积被烧伤,目前已被通榆老家的亲人接走。

新华网北京6月24日电(记者齐中熙)为了进一步规范股息红利税收政策,加强退库管理,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中国人民银行24日发布《关于股息红利个人所得税退库的补充通知》规定:扣缴义务人已按股息红利全额计算扣缴个人所得税并已将税款缴入国库,应当办理退税的,扣缴义务人应向主管税务机关提出退税申请。

湖南衡山白果镇附近的一个洞穴里,住着一户人家。77岁的欧阳文亮是这的主人,家里祖孙三代14口人,有10个是在洞里出生,现在常住洞里的有欧阳文亮、老伴、大儿子和大儿媳妇。从欧阳文亮的爷爷算起,他们一家住在这个山洞,已经130多年了。

早前,为了躲避战乱,一些住在附近的老百姓搬进了这个山洞,最早有十来户人,到今天,只剩下两户了,欧阳文亮一家和住在山那边的熊梅庚一家。

年轻人住不惯阴暗潮湿的山洞,很多都搬了出去,欧阳文亮和熊梅庚却舍不得这里。在他们看来,洞里有数百亩土地和一片山林,可以在这里种粮食,养些猪羊,洞里冬暖夏凉,夏天的饭菜放到厨房里几天不会变味,山泉水比城里的矿泉水还好喝。原来从山洞到镇上要走七八公里的山路,现在修了公路,欧阳文亮的大儿子买了台农用车做运输生意。在广州打工的小儿子不喜欢这里,欧阳文亮就在外面给小儿子建了栋2层楼的房子。放假的时候,孩子们都回到洞里玩,这里便热闹起来。

住在山洞里,娶儿媳妇,女孩都不愿意嫁过来,熊梅庚也考虑过搬出去,不过,他仍然舍不得这个住了多年的地方。谢东阳湖南摄影报道

中国企业迄今为止正式展开的最大的一宗海外并购案,由6月23日凌晨零点30分一个越洋电话宣告启动。

电话从中海油总部打往美国尤尼科(又称优尼科-财经注)总部,内容为提出口头要约收购申请。凌晨4点30分,中海油发出正式书面要约。随即,23日清晨,中海油正式向香港联交所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关于收购的公告。消息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世界。

中海油此次行动可称为“闪电战”。此前一天,中海油集团党组会议、中海油股份公司(下称中海油)董事会上,要约收购尤尼科的议案刚刚得以通过。此次收购,中海油出价每股67美元,合共出资185亿美元(约相当于1531亿人民币),并且是纯现金。

尽管仍有一名独董坚持“收购会影响上市公司股东权益”并放弃投票,但这并没能阻止收购尤尼科进程的再次启动。

中海油董事长傅成玉掷出豪言;“此次收购表明我们是敢于同国际能源大公司较量的。中海油集团成立23年,形成今天的规模。而收购尤尼科,将让我们少走23年的路。”

知情人士透露,早在2004年12月26日,傅成玉便曾飞赴洛杉矶,同尤尼科董事长会面,“还一起吃了饭”。尤尼科董事长当场表示愿意同中海油开展合作。直到3月16日,尤尼科的初衷仍然没有改变。就在当天,尤尼科方面致电傅成玉,告知“做好提价的准备”。

4月2日,雪佛龙提出180亿美元的报价。而中海油由于独董对收购后盈利前景的担忧,“甚至没能提出报价”。

此后,就在业界普遍认为收购无望时,收购进程实际在紧张推进。在23日下午召开的中海油收购尤尼科进展情况通报会上,记者得知,这几个月中,中海油先是组织内部30多名专家对收购进行评估,但没能得到独董认可。随后邀请国际大型评估公司进行评估,“独董仍然认为评估不合理”。此后又聘请了知名度更高的国际评估公司,此次评估终于得到绝大多数董事会成员认可。

而6月23日,显然是个关键时点。周守为总裁在会上介绍,这是充分利用了国际油气市场资本运作的规则。23日,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决定是否通过雪佛龙收购尤尼科议案的关键时刻。“在批准之前,如果有第三方提出收购,尤尼科管理层必须要对新报价进行研究,并有责任把这个报价提交到董事会。如果在批准之后,尤尼科就可以不讨论其他收购。”

“此次收购,符合公司发展要求,符合股东利益。”这是傅成玉对此次收购定下的基调。

来自中海油的资料显示,收购一旦成功,中海油的储量会增加79%,产量会增加107%。

资料显示,尤尼科市值为中海油的2/3,具备很大的潜在价值。尤尼科有2/3的资产是天然气,并且相当大一部分没有开发,与中海油具有协同价值的地区很多。尤尼科探明油气可采储量17.54亿桶,总探明可采储量44亿桶。

周守为表示,这次收购是经过多年的研究,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收购可以使中海油从一个小公司一跃成为世界上一个中等能源公司。通过收购,中海油油气比例将更加合理:天然气储量从35%增加到47%,并利于引进人才和深水钻井等高新技术。

6月23日晚,本报记者电话采访中海油董事长傅成玉,他不肯评论要通过美国Exon-Florio埃克松-弗洛里奥国家安全修正案审查委员批准,是否会是整个收购过程中难度最高的一关。

“我们将会完全按照美国法律进行,我相信美国当局,会以商业因素而非政治因素来考虑此事。”

此前,傅成玉在6月23日上午与传媒的电话会议中,回答本报提问是否担心受到政治阻力时,也是希望突显这是一宗商业交易:“这种国际收购是非常寻常的交易,由于美国是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推动者,我们相信美国政府会鼓励这种收购,同时也由于美国在全世界包括中国也进行了大量的收购,我相信这是全球正常的经济贸易活动。”他说,美国市场有人担心,中国也有人在担心,这是因为讯息沟通的问题,我们相信当大家一旦了解这宗交易不但对我们有好处,还会对美国的雇员没有任何的伤害,只有好处的时候,大家都会理解和支持。

然而熟悉美国政治的人士却并不这样认为。美国前参议员BobKerrey就表示,从经济角度,中海油是次收购行动绝对合理,但相信美国国会不会批准上述交易因为有关收购可能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他指出,这项收购所面对的障碍,较联想集团0992.hk收购IBMPC的个人计算机业务更大。

他又强调,他个人并非反对中海油有关收购,但他认为,中海油应该提高透明度披露该公司的股东身份,尤其要说明中国政府与其股东关系。

此前,据媒体报道,美国已经有两名议员以涉及国家安全为由,写信给美国总统布什,要求海外投资委员会调查中海油收购优尼科一事。美国能源部长博德曼表示,中海油竞购优尼科的意图应当受到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审查。

石油顾问公司中亚能源总裁邝社源接受本报访问时,也对这宗交易前景表示谨慎,这个在香港出生的美籍华人,长期居于美国,又曾参与美国、墨西哥湾、科威特以至中国的多项石油工程。

“如果中海油3年前出手会好些,现时中美经贸关系紧张,人民币升值问题又悬而未决,油价升势又急,美国人不会同意让一家中国公司买去美国的石油天然气公司。”

他说在美国要成功并购一家大企业,政治游说工作很重要,中国公司在这方面的经验少,所以他认为中海油可以通过重重考验,成功收购优尼科的机会不大。

但他说即使收购失败,对中海油也有好处:“中海油是中国三大石油公司中,规模最小的一家,她必须以并购迅速壮大资产;另外这宗受到全球关注的交易,对提高中海油的知名度也有很大作用。”

事实上,要完成此次收购,除了来自美国的政治压力之外,中海油还要过很多其他的关口。

中海油的第二步便是要取得优尼科董事会的支持。中海油面对强大对手雪佛龙,致胜之道第一是出价较高,以每股67美元,合共出资185亿美元,并且是纯现金;雪佛龙是现金加股票,以6月21日的收市价计,较中海油的出价低15亿美元。

中海油的第二招是承诺保留优尼科的员工及管理团队,雪佛龙的收购建议中包含了裁员的计划。

傅成玉解释说:“因为这些雇员包括他们的管理层,是我们将来的价值,我们想通过他们来创造更多的价值,如果我们成功收购的话,我们会在墨西哥湾有更多的投资,会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我们没有解雇优尼科雇员的准备,除非是优尼科原来正在进行的计划。”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