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逼卖淫不从失去自由 跳楼导致瘫痪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21:26:02

中新网6月4日电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就中韩两国以靖国神社供奉甲级战犯为由反对小泉纯一郎首相参拜、且部分执政党官员提出“分祀”等问题,宗教法人靖国神社4日表示,将甲级战犯从靖国神社中撤出分别祭祀“不可能”。

这是靖国神社针对共同社的意见征求问卷,维持一直以来的态度、书面表达的正式见解。通过分祀来解决参拜问题目前来看困难重重。

本报讯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该报和南洋理工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前天公布了对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竞争力展开评估的调查结果:总体竞争力排名前五位的是广东、上海、江苏、北京和浙江。

根据调查,中国最具竞争力的前15个省、市、自治区是:广东、上海、江苏、北京、浙江、山东、辽宁、四川、福建、河北、黑龙江、河南、内蒙古、天津和新疆。

负责研究报告的南洋理工大学亚洲研究中心陈抗博士前日解释说:“排名方法基本按照《世界竞争力年鉴》(TheWorldCompetitivenessYearbook)来进行,另外考虑的因素有,各国排名和一个国家内各地区排名的不同点,以及中国作为转型经济国家的特点。”

他表示,调查选取了反映中国大陆实际情况的指标和数据,从“经济环境”、“政府与制度”、“商业环境”和“社会环境”四方面进行评估,从而得出总体竞争力排名。

其中,衡量“经济环境”的指标包括:区域经济、国际与区域贸易、外商直接投资;“政府与制度”包括:公共财政、制度架构、政府政策;“商业环境”则为金融市场、劳动力市场、其他经商条件;“社会环境”的指标是:基本基础设施、技术基础设施和生活素质。

在总体竞争力上排名前列的,并非在其他领域都有优异表现。例如最有竞争力的广东省,在“经济环境”和“商业环境”上占据优势,但在“社会环境”上的排名却落在第14位,显示它在生活素质、技术基础设施等方面有待改进;而多个北方城市和中西部省份,如北京、吉林、辽宁的排名则超前。

在“政府与制度”方面,上海遥遥领先,显示上海政府在建立各种制度架构、公共财政领域的表现突出,其次才是广东、北京、江苏和浙江。(卢利)

华夏经纬网6月5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台“行政院长”谢长廷3日正式推荐前“行政院长”、现任民进党不分区“立委”张俊雄接任海峡交流基金会董事长一职。但据了解,张俊雄明确表示,两岸间“并没有九二共识的存在”。

据了解,“海基会”方面第二季例行董监事会议原定6月召开,近日将联络全体董监事后决定确切日期,以完成选举董事长的“法定”程序。

有国民党人士认为,张俊雄并无两岸经历或专长,也没有展现对两岸事务的兴趣,这项任命完全是政治酬庸。

“你就是帮助我上台的人,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要把寡头作为一个阶层消灭掉。”

俄罗斯金融寡头别列佐夫斯基曾夸口说,几乎所有的政治家都被他收买了,然而寡头们的赌注还是押错了。2000年普京上台后,第一个遭驱逐的寡头就是别列佐夫斯基。在普京和别列佐夫斯基的最后一次会面中,普京直言,“你就是帮助我上台的人,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别列佐夫斯基无言以对。

当尤科斯和其他国有资产落入到像霍多尔科夫斯基和别列佐夫斯基这样的投机者手中后,许多普通的俄罗斯人却在为温饱问题而发愁。苏联解体后工资和社会保障体系的崩溃使他们无所适从,叶利钦政府推行的私有化被他们认为是寡头和权贵们联合起来掠夺公有财产的一场“合法的抢劫运动”。

失意的俄罗斯人在2000年将普京推上了总统宝座。作为一名前克格勃的官员,普京看起来和那些整天叫嚷着“民主和自由化”的政客们不同,他非常清楚寡头在民众当中不受欢迎的程度,他执政后对寡头动刀的决心也众所周知。在施政演说中,普京发誓要“让人民过上好日子”,并坚定地表示,政府惩治金融寡头的行动,“今后再也不会回头!”

普京决心打击寡头,“把寡头作为一个阶层消灭掉”的宣言是导致他和霍多尔科夫斯基这场历史性较量的最直接原因。据说普京2000年上台后曾和寡头们达成一个不成文协定,亿万富翁们可以保留他们在叶利钦时代获得的一切,但此后不能再干涉政治并且必须合法纳税。

看着寡头盟友一个个倒下,俄罗斯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掷下自己一生最大的赌注———挑战普京政权。而克里姆林宫也觊觎尤科斯几百亿资产已久,一场大战注定爆发。正如一位社会学家所言,“这是一场前苏联官僚权贵阶层同转轨时期崛起的新资本家的斗争。”

随着别列佐夫斯基和古辛斯基这些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寡头盟友们先后遭打击并被迫流亡国外,作为俄罗斯首富的霍多尔科夫斯基越来越为自己感到不安,他做出了一个也许是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知难而上,反过来挑战普京政权。

2003年,在政府陷入贪污丑闻后,霍多尔科夫斯基在媒体上挑起了他和普京的第一次公开斗争。同年,政府开征的新燃料税为这位俄罗斯石油大亨组织的反普京运动加上了经济砝码。霍多尔科夫斯基也不再隐瞒他对反对党的支持。他公开宣称,“从意识形态上来说,我更接近亚博卢集团和右翼势力联盟,我会继续为它们提供资金。”

是年9月,霍多尔科夫斯基获得了出版知名的《莫斯科新闻时报》的权利,他开始重用许多原来为古辛斯基媒体帝国工作的著名记者和反普京人士。莫斯科传言,寡头们在商议一个改变俄罗斯政治体系的秘密计划,霍多尔科夫斯基则要和普京争夺下一届总统的位子。

分析家们普遍认为,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政治抱负成为惹怒克里姆林宫的直接原因。俄罗斯以研究精英人物闻名的社会学家克雷斯诺夫斯卡娅指出,霍多尔科夫斯基和普京之间的斗争,实际上代表了包括克格勃在内的前苏联官僚权贵阶层同转轨时期崛起的新资本家和自由主义政治力量的斗争。

斗争的第二个原因是经济。尤科斯几百亿的资产早就成为克里姆林宫内部一些利益集团眼红的对象。俄罗斯天然气(“俄气”)公司的一位高层人士曾私下向《生意人报》透露,普京一直希望建立一个囊括天然气和石油产业的国营能源生产公司,以抗衡那些国际能源巨头。去年9月,普京公开表示支持“俄气”以70亿美元购入罗斯石油的计划,但这一计划遭到了克里姆林宫内部另一集团的坚决反对,从而重创普京的方案。克里姆林宫因而改变主意,决定以罗斯石油收购尤科斯,建立石油行业一个新的龙头。这一说法在后来尤科斯的核心资产“尤甘斯科”被拍卖后获得了证实。拍卖结束后不久,罗斯石油公司就以全部股份收购了拍卖中的胜利者“贝加尔财团”,而罗斯石油公司的新任董事会主席正是普京的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谢钦。

事实上还存在另一种说法,那就是因为霍氏在商业活动上表现出了过高的积极性。霍氏计划修建一条通往中国的私营输油管道,从而打破政府在能源运输领域的垄断地位。让克里姆林宫感到更加担心的是,尤科斯已开始和美国能源巨头商谈合资事宜,尽管外国资本的入股比例还不能确定,但克里姆林宫已经感到了国家在能源领域的控制权日渐衰微。莫斯科终于要下手了。

对尤科斯的整肃在2003年底有条不紊地展开。尤科斯被勒令缴纳数额巨大的税款,银行开始延缓甚至冻结对尤科斯的贷款,税务机构和法庭向尤科斯发出新的交税和罚款通知,该年度整个石油生产领域的税款也达到史无前例的280亿美元。

2003年10月25日,霍多尔科夫斯基在诺瓦斯别克机场正在加油的私人飞机内被全副武装的特工逮捕。在经历长时间的羁押后,霍氏于今年2月14日开始就欺诈和逃税等罪名正式接受审判,5月31日被判处9年监禁。

他的童年梦想是成为苏联工厂的一名普通经理,但毕业后经受的第一次打击挫败了这个理想主义者。然而,他还是借着俄罗斯的社会转型和私有化契机一步步向上爬去。在权力和财富的顶端,等待他的是灾难。

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1963年出生,是俄罗斯确山俱乐部七大寡头中最年轻的一个。霍多尔科夫斯基的童年梦想是成为一名苏联工厂的经理。在莫斯科门捷列夫化工学院毕业之前,他一直都努力使自己适应现存社会的游戏规则,以便有朝一日成为苏联技术官僚模式下的精英,但刚刚毕业,现实就给了他人生的第一次重大打击。他满以为凭借自己在学校的优良成绩可以进入期望已久的重点军工企业,但他的第一份工作申请就被拒绝了。他后来认为,遭到拒绝的最主要原因是他的犹太人血统。现实的无情打击让这个曾经的理想主义者下决心走另一条道路。

于是,霍多尔科夫斯基留在学院任共青团副书记。1988年,也就是毕业后第二年,他设法让当时任莫斯科第一副市长的卢日科夫批准了自己创办私营银行的申请,注册了一家名为“梅纳捷普”的民办银行。1990年,戈尔巴乔夫邀请俄罗斯的各界名流到克里姆林宫参加一个改革研讨会,霍氏已“荣幸地”成为其中一员。他以自己的方式走进了这个社会的上流圈子。

苏联解体后,霍多尔科夫斯基继续着自己向上爬的道路。1991年,霍氏成为叶利钦的首任总理西拉耶夫的顾问。1992年又被任命为新的盖达尔内阁的燃料能源部部长助理,主管能源部的“投资基金”。这项职位为他提供了便利的渠道,使其可以了解石油工业的内幕并结交该领域的实权人物。在这期间,他还利用俄罗斯全面推行私有化的契机,将十多家经济实体的股份从平民手中购入,迅速壮大了自己的财政联合体的规模和经济实力。

不过,真正使霍多尔科夫斯基摇身一变成为亿万富翁的转折点是他在1995年12月进军石油领域。1991年叶利钦上台后,开始大规模推行国有企业的私有化。第一阶段称之为“凭证私有化”,发放可出售、转让的私有化证券;第二阶段则称之为“货币私有化”,向私人、外资出售国有资产和股权,法人购股、基金持股和产权重组等等。第二阶段中的一个重要计划是拍卖和贷款置换股份计划。在“俄罗斯私有化之父”丘拜斯的设计中,拍卖计划是为了给企业带来私有化凭证所不能给企业带来的注入资金具体途径就是要求每个投标者在付给政府现金的同时,还要承诺未来对企业的投资额度。但是,正如许多专家后来指出的,在俄罗斯动荡的市场经济中,为一个未来的承诺而转让资产,给精明的商人们创造了发财机会。

在经过三年的观察和等待后,霍多尔科夫斯基把目光盯上了石油领域新成立的三家联合控股公司中的一家———尤科斯石油生产协会。该协会占有西伯利亚石油产量的15%,并且拥有最大的未开发油田鄂毕油田。霍多尔科夫斯基控制尤科斯的办法非常简单,也非常有效:他通过尤科斯总裁穆拉夫连科的帮助接到了拍卖的标底,通过财政部获得了此次拍卖的贷款和保证金———后者是霍氏的梅纳捷普银行的最大客户,而此次拍卖正是由梅纳捷普银行主持。结果,霍多尔科夫斯基挂名的拉古娜公司在拍卖中击败了其他财团。

尤科斯拍卖价的低廉当时就引起人们的争议———尤科斯当时被估值为7亿美元,而不到两年后,尤科斯在莫斯科证券交易所上市,市值一下就达到70亿美元。此次拍卖的失败者,阿尔法集团的老板弗里德曼称,“梅纳捷普非常积极地参与了这种投资拍卖,他们提出很高的投资承诺,然后以梅纳捷普银行的担保来支撑这种承诺,而在进行实际投资时,这些担保却会消失。他们有一套完整的体系……这就是财产在我们国家被瓜分的形式。”竞拍成功后,霍氏又通过秘密转移尤科斯资产和稀释股份等手段,最终把其他几家债务银行从股权控制中排挤出去。之后,霍氏又以同样的方式收购了东西伯利亚石油公司54%的股份。这样,霍多尔科夫斯基在他35周岁时就拥有了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储备和十多万产业工人。

踌躇满志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开始对华盛顿的商人们夸口,他要在本世纪内跻身于世界前十大石油公司之列。1998年1月,霍氏宣布与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的合并计划,根据该计划,新公司将成为俄罗斯最大的纵向联合石油公司,拥有全球22%的石油产品和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备,成为全球第四大私营石油生产商,尤科斯将拥有合并后新公司60%股份。它在国内惟一的对手,俄罗斯石油业最后一个未被私有化的石油生产企业———罗斯石油公司的产值还不到尤科斯的1/5.

为了获得资金支持,霍氏同意将自己的梅纳捷普银行与另两位寡头古辛斯基的首都储蓄银行和斯莫棱斯基的商业银行合并,帮助他们建立全国最大的私营银行,而后者也全力支持霍氏规划中的石油帝国。1998年的金融风暴使霍氏的扩张计划受挫,包括古辛斯基在内的许多金融寡头破产。不过,拥有石油资源的霍多尔科夫斯基侥幸躲过了这场灾难。

此后,霍多尔科夫斯基开始淡出其他行业,专心经营石油公司。在接手尤科斯后的几个月里,霍氏首先开除了数千名酗酒的工人,并仿照西方管理制度建立了一个更加有效的石油生产体系;其次,改善了对投资者的态度。霍氏按照年报为股东分红,并且对在梅纳捷普银行破产过程中受到损失的储户予以补偿。在霍氏被捕的前5天,尤科斯发布的第二季度利润依然达到了9.55亿美元。霍氏还想方设法为尤科斯募集到17亿美元的资金,使尤科斯石油公司上市后,市值升到了200亿美元。

霍多尔科夫斯基本人则拥有尤科斯公司36%的股份,并持有梅纳捷普银行60%的股份。据《福布斯》杂志统计,从1997年到2003年,霍多尔科夫斯基的个人财富由24亿美元激增至83亿美元,相当于爱尔兰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在全球富豪榜上的排名也跃居第26名,成为俄罗斯首富。

这位传奇大亨似乎并没有被判决彻底击垮,甚至还向密友吐露心声:“我还年轻,并且富有,总有一天他们必须释放我,然后我就可以继续战斗。”未来尚未可知,但在这场权力与金钱的较量中,克里姆林宫的主人还是赢得了对寡头战役的标志性胜利。

2005年5月31日,传奇大亨霍多尔科夫斯基被判处9年监禁。尤科斯案也到了盖棺定论的时刻。包括杜马议长格雷兹洛夫在内的现政权官员们都公开表示,这是那些违背国家法律、偷税漏税的资本投机者应得的惩罚。然而,西方媒体则一致讨伐,称这一判决是世纪丑闻。

霍氏的生意合作伙伴、现任梅纳捷普银行集团总裁涅夫兹林在以色列称,“这一判决是克里姆林宫早就准备好的,是为了给那些敢在政治上挑战普京的人一个教训。”作为对判决的抗议,美国众院国际关系委员会成员兰托斯议员声称,他将再度提交要求将俄罗斯逐出八国集团的议案。美国总统布什5月31日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他已向普京表示了对尤科斯案的担心。

对于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未来,乐观派认为,通过尤科斯的拍卖和对霍氏案的最后判决,普京对寡头们“杀鸡吓猴”的效果已经达到。

因此,他在未来几年内将对其他的寡头们开恩,而且只要霍多尔科夫斯基愿意彻底放弃自己的政治野心,将其提前大赦出狱的可能也不是没有。因此,普京在年初就召见税务警察出身的政府总理弗拉德科夫,要求税务部门停止他们对商人们“恐怖主义式的行为”,并且在会见俄罗斯寡头代表时宣布,将私有化的诉讼期限从10年缩短到3年。

但更多的是悲观的意见。《福布斯》杂志开列出一长串的名单,认为这些人在俄罗斯的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如能源、钢铁、冶金、化工行业中都占有重要的地位,在普京加强对这些支柱性产业的国家控制的政策下,他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普京下一个“杀戮”的对象,从而重蹈霍氏命运。这些人当中,有的早早就在国外安排好了退路,国内的资金和产业已悉数转移到境外;有的则想尽一切办法和克里姆林宫的人搭上关系,在自己的利益和克宫的优先考虑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

霍多尔科夫斯基已表示将对法庭的判决结果提出上诉。尤科斯的前行政副总裁弗里兰接受采访时称,霍氏曾经对他说过:“我还年轻,并且富有,总有一天他们必须释放我,然后我就可以继续战斗。”英国《金融时报》也将这场审判看做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最严重的政治事件。克里姆林宫的主人最终赢得了对寡头战役的标志性胜利,权力在和金钱的较量中占了上风。不管谁是胜利者,寡头也好,政治家也罢,他们现在仍旧面临着如何尽快提高俄罗斯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的问题。而对于普通百姓而言,打击寡头除了给他们带来精神上的快意外,并未给自己带来任何物质上的好处。(周梁)

霍多尔科夫斯基是俄罗斯新生资本力量的代表人物,他是第一个宣布要把自己的尤科斯办成世界水准的能源巨头的金融寡头,也是第一个正式公布个人股份和合伙人股份的寡头。在公司治理方面,尤科斯在2000年6月就开始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公布财务报表,并且聘请麦肯锡作为公司顾问。在2003年,尤科斯高管中的外籍人员超过了50人,包括从美国石油公司挖过来的CFO米萨·摩尔。因此,霍多尔科夫斯基被判刑将使许多以尤科斯为发展榜样的本地企业畏缩不前,俄罗斯对外国投资的吸引力也将受到影响。2004年,许多外国公司就由于对俄罗斯税务制度的生疏而望而却步。

5月31日最终判决宣布后,前一阶段表现一直低迷的尤科斯公司股票的价格上扬8.1%。但由于尤科斯石油公司几年来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后实力已经大打折扣,并失去了俄第一大石油公司的称号。因此,市场人士没有因为其股票价格一日的反弹而改变对该公司发展前景的悲观看法。尤科斯公司在最新发布的公告中也预计,由于政府继续冻结其大部分现金流将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新投资,公司2005年产量将减少20%,日产量降至约55万桶。此外,尤科斯还担心其所持有的立陶宛马热伊盖依石油股份公司53.7%的股份也可能被拍卖。

据俄罗斯央行的统计,2004年俄罗斯资本外逃规模比2003年增长了四倍,达到94亿美元。

而俄罗斯普通人对司法体系的不信任也增加到一个高点,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的调查,70.1%的人都不同程度地认为,国家政权会利用自己手中的行政权力打击自己的政治对手,35.8%的人更认为,行政官员们这样做早已是家常便饭。在“社会轴心”的一项调查中,47%的人认为,现政权是害怕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政治野心而把他送入监狱的,这样可以使他错过至少两次总统大选———2008年和2012年。53%的人认为,在尤科斯案件的审理过程中,法官受到了现政权的压力。41%的人更认为,俄罗斯政府有能力像搞垮尤科斯一样,搞垮任何一家不听从莫斯科号令的俄罗斯企业。

《纽约时报》认为,尤科斯案件的过程和最终判决结果都表明,普京要么还未从自己以前的克格勃角色中转换出来,要么就是被那些官僚主义和强力集团们所操纵而无法显现自己的行政权威。不管哪一种,对普京本人的威望都是很大的损害。相反,霍多尔科夫斯基在宣判后的民众支持率反而上升。在那些关注尤科斯案的人当中,有1/4的人表示,如果霍氏能够出狱,他们将无条件支持他竞选总统。(周梁)

尤科斯的主要股东列别捷夫被控于1994年私有化时期盗窃国营财产,并遭到逮捕。

尤科斯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在诺瓦斯别克机场被捕,被指控在1994年收购“阿帕季特”磷灰石公司时犯有“商业诈骗、偷漏税款等罪行。

霍氏律师团就拘押提请上诉,但检察官认为,霍氏一旦获释可能会逃往国外或向证人施压。下令继续关押。

尤科斯案正式宣判,霍氏被判处9年监禁,除去他已经被羁押的583天,他还将在监狱里呆上7年半。

本报综合报道日前,有媒体报道北大清华已正式邀请李敖演讲。昨日,本报记者向有关学校求证此事,北大清华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对此事还不太清楚。

此前有消息称,台湾著名作家兼政评家李敖,将于今年9月,以学者身份访问内地。初定行程为六天五夜,重点将是北大、清华的两场演讲。

据悉,李敖女儿李文在与华西都市报记者在电话连线时说:“对爸爸阔别56年回到北京访问,我个人认为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据爸爸透露,爸爸将到北大、清华演讲,我相信一定很精彩。”当问及用什么方式迎接爸爸到北京时,李文说:“爸爸一辈子很爱美女,我会用特别的方式迎接他。我会自己出钱,在北京请12个美女,选那种爸爸喜欢的美女,脸型像章子怡,腿长长的像模特儿,要她们穿着统一的热裤,站成两排,举着鲜花,在机场门口不停高喊:“李大叔!我爱你!”昨日,北大有关负责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注意到李敖先生通过媒体表达了有关的意向,但北大目前还没有与李敖接洽过演讲的事宜,也没有与李敖有正式接触。截至记者发稿时,清华有关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清华目前还没有向李敖发出关于演讲的邀请。

国际在线消息:据凤凰卫视6月5日消息,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4日在新加坡举行的亚太安全会议上发表演说,批评中国快速发展军力,国防支出大幅增加,对周边国家和地区产生威胁。

出席同一论坛的日本防卫厅长官大野功统亦呼吁中国公开更多有关军费开支的详情。

对此,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回应表示,中国军费开支是合理的。他并强调,早在上个世纪末,中国领导人即针对冷战后国际安全问题的新特点,特别是各国人民普遍希望获得安全的迫切愿望,在多边论坛首倡以互信、互利、平等、协作为核心的新安全观。中国愿意以自身对当今安全问题的科学理解和负责任的行动,为增进地区的和平、安宁与祥和作出自己的贡献。

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4日指控中国在没有受到其他国家的军事威胁情况下却增强军备,他认为建立军备会导致区内军事不平衡,尤其是在台海地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