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今日将发表演讲 宣布结束伊战战略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4:17:03

今报:最近,北大才子武小锋毕业在家穿糖葫芦的事在网上炒得很热,您知道这件事吗?

今报:记得您曾说过这样一个观点,即一个人的性格和他后来的发展并无太大关系,在这里面,有没有后台更为重要。

今报:当年,您也和武小锋有着同样的遭遇,作为过来人,您想对师弟武小锋说些什么?

陆:我劝他不要就业。而且他所就读的卫生管理专业,本科文凭是不够用的,还是应该继续深造为好。实在不行,也应该边上班边学习,从长计议。

今报:现在,许多企事业单位都向武小锋抛出了橄榄枝,凭您的经验,武小锋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更合适?

陆:我当年也有类似的经历。媒体报道以后,几百家企业找到我,可真正有诚意的不过十几家,大多数都是想借此炒作一下。我希望武小锋能谨慎选择。

陆:以他这种性格如果做行政工作,可能要吃大亏。最好还是默默地搞本专业的工作。

陆:我都不想干了。我现在太忙,没有精力管它。效益是不错,一年挣10万元没问题。可人的欲望是无限的,继续下去就是个无底洞。我其实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生活于我,平淡从容就够了。

在春节临近之际,一个叫武小锋的人让传统名校北京大学再次名声大噪。只是,这次出名,并不光彩。借用北京大学医学部一位姓周的老师的话:“别提武小锋了行不行?他不代表北大,北大为有他这样的人而感到耻辱。”

记者在北京大学医学部自办的网站“北医新闻网”上发现,一篇题为《北京大学毕业在家穿糖葫芦》的新闻稿赫然出现在该网站的“综合新闻”里,文章署名为“宣传部摘”。记者拨通了该网站的新闻热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告诉记者,他们之所以把这篇稿件放在网站上,一是想提醒北大医学部的学生们,北大也不是铁饭碗,如果不增强自身综合能力的培养,同样会落得个工作无着落的下场。另外,也想把它当作一个“反面教材”,告诫别的学生,不要再给北大丢人了。

最后,这位网站负责人说,武小锋的事在北大快要人人皆知了,不亚于当年的陆步轩。但这事也有着他的积极意义,那就是一些平时总自以为是的学生,现在开始着急了。

在某社区里,一位自称了解北大的人,对武小锋事件做出了颇为激愤的评价。

凡是能考上北大的,绝不会是智商低下的人,相信武同学也不例外;凡是国家设立的大学,其目标都是培养人才,相信北大也不例外。武同学是当地的高考状元,北大又是中国最好的综合性大学,为什么北大却把武同学这样的人才坯子培养成了一个无法自食其力的、需要仰赖社会和政府来关注的人呢?

在我认识的北大人中,有学数学而最终成为律师的,有学物理而最终成为翻译的,有学天文而最终成为计算机专家的,有学人口而最终成为经济学者的,还有学哲学而最终成为一方高僧的。他们出于各种原因而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专业,但他们并没有成为社会的累赘,反而闯出了自己的路,并在自创的路上走出了辉煌。

据说地方政府已经在关心武同学了,我觉得这是一种莫大的悲哀。是武同学的悲哀,也是北大的悲哀,更是社会的悲哀。即使是一个智商中等的人,即使没有机会完成大学学业,也应该能够通过自身的劳动而在社会中存活,在上奉养父母,在下抚养儿女。请看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请看那些建筑工地上的工人,请看那些走街串巷的小贩,有谁曾经关心过他们?有谁曾经为他们提供过帮助?

武同学,请拿出你年轻人的朝气来,走到社会上去闯一闯,做出一番事业来,请不要让北大因你而蒙羞!

你的心情会格外舒畅,这种男人聪明心细,善于发现女人的美。你换了一个发型,换了一件衣服,甚至换了一种牌子的口红,他都会及时发现,并马上赞美。他会别出心裁地夸奖你透明的耳垂,夸奖你浑圆的脚踝,你会在这种被人欣赏的感觉中陶醉——因为有些美你自己都未发现。可是,你应该清醒一下,这种男人也很善于发现除了你之外的其他女人的美。他会把甜言蜜语说给很多女人听,你甚至都不知道你是第几个听到他甜言蜜语的人。这种男人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在外面竖起几面“彩旗”,在情感上与别人“分一杯羹”,你会内心充满痛苦和耻辱的。

你尽管可以放心,他对你忠心耿耿,毫无二心,对身边擦肩而过的美女绝对可以目不斜视。可是,这种男人往往迟钝得可怕,你换了一双新款的鞋子一周了,他都没有发现;你问他涂粉色指甲油好还是浅紫色指甲油好,他通常会一脸茫然。嫁给这种缺乏情趣的男人,你会觉得自己的女性之美形同虚设。

这事怎么说呢?先把才子分为出人头地怀才不遇两种。前者的各种翘楚有徐志摩、郁达夫,他们的爱情婚姻都轰动一时,可是结果不甚美妙。才子佳人的组合太旖旎,就会折福。怀才不遇的才子最好别嫁,嫁了也是陪他一起谴责上苍无眼、小人当道、时运不济。怀才不遇者都有股怨气,怨的久了、深了,人也就阴暗了。别叫我找实例,因为他们都已被残酷的生活所埋没。

好象不错,比如律师医生,婚后遇到什么事情都有人护航。这类人较有素质,一般不会发生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悲剧。可他们通常都很忙,半夜要出诊,假期不见人,而且可能不浪漫,有一种严谨的职业病,把你一个人困在婚姻里哀嚎。

他们很难有升迁机会,不大会给你惊喜。其工作方式就是从低年级向高年级爬,然后直线下跌,周而复始,乐此不疲。他们的优点是每年会有三个月可以做家庭妇男,并且免费为子女做家庭教师。

你也许会说,嫁给既有钱又有闲,既有情趣又有忠贞不渝的男人,肯定不会后悔。是这样的,但是,世间没有这么完美的男人。即使有,我们也配不上——因为我们自身不够完美。因此,嫁给谁都后悔,我们只能守着一份凡俗的婚姻,谁都不能幸免——因为我们都是有缺点的人。这很无奈,但这就是生活。也许谁都不嫁不后悔。但前提是你受得了形影相吊。

本报信阳讯“经常有人到我们校园里放鞭炮、烧纸钱、哭拜祭奠,师生们怎么能安心上课?”息县教师进修学校的师生们指着校内一座新修建的豪华坟墓告诉记者,墓主的亲属经常到校园内哭拜祭奠,严重干扰了2000名师生的学习和生活。

师生们所说的豪华坟墓(如图)位于息县教师进修学校校园西北角。坟墓四周用一道墙围住,中间是一个新建的六角亭。墓前的供桌上,放一个用来烧香的香炉,香炉里还有香灰。息县教师进修学校的彭世华老师说,墓主姓郑,葬于上世纪70年代。当初建校时,校方曾通知墓主的亲属,让他们把墓迁走,但因迁移费问题,双方一直没达成协议。现在每逢大小节日,墓主的亲属就来此祭拜,哭声、鞭炮声响成一片,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教学。师生们虽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一直没人管。去年4月,墓主的亲属重新整修了土坟。不久前,墓主的亲属将另一亲属的骨灰也埋在这里。“埋人的时候来了几十人,校园里哭声一片。”彭世华说,坟墓离教室只有20米远,学生上课大受影响。

该校应校长证实了师生们的说法,他说:“我们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一直无人来管。”□首席记者何正权通讯员翁应峰文图

天价年夜饭为何年年有人做?是什么人、为什么去吃?对此,记者近日在南宁进行了一番调查摸底。经过一番努力,记者找到一名从事多年酒店经营业的老板,在记者保证不透露其姓名的情况下,这位化名张君祥的老板向记者讲述了“天价年夜饭”的内幕:“吃10万元就能做出30万元的账,表面是公款吃喝,实际上是为企事业单位冲账。别看现在杭州‘天价年夜饭’名声在外,真正搞‘天价年夜饭’的行家全在地下活动。”

从2000年开始,张君祥就先后担任广州、杭州、厦门、南京等地大型酒店的负责人。“天价年夜饭”在这些地方非常受欢迎,“最初是6999元、8999元、9999元一桌,我们开始还只是‘试试水’。没想到真的很受欢迎。”

看到市场销路广,“天价年夜饭”价格迅速飙升,从2000年春节的不到1万元迅速升到2003年的10多万元、20多万元一桌。

张君祥承认,从2004年开始,随着“节约型社会”的提倡,“天价年夜饭”和“天价月饼”一样,开始失去往日的风光,但这不等于已经没有市场。有心计的商家实际上还在苦心经营之中,不少地方采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做法,通过发放客户经理名片、小广告等方式,继续推销“天价年夜饭”。

记者在南宁、广州、杭州等地随机采访时发现,不少宾馆酒楼的客户经理往往在与客户觥筹交错之际,就适时地提出:“年夜饭我们也能承担,货真价实,但价钱贵一点。”

张君祥认为,天价年夜饭刚推出的最初几年是公款吃喝占上风,现在则是企业冲抵年终缴费为主导因素。

为了适应顾客豪华奢靡的“斗富”心态。一些酒楼饭店自称有一系列的“珍品原料”,可张君祥说:“这些东西的来源查无实据,吃掉喝掉的其实都是纳税人的钱,但都是为了公事,效益好的部委办局不会计较。”

这几年效益好的企业,尤其是律师、公关机构、广告宣传机构、金融机构、投资公司、电信、石油等行业,为了减少年终应交的税收,往往就是通过与酒楼饭店联手,平时住宿多开费用司空见惯。年底的时候还要来一两笔开销极大的开支,以实现对企业的冲账。

张君祥说,“吃得下,吞得掉,消化得了,没有后遗症”,这是敢于推出“天价年夜饭”宾馆酒店的“底线”。他承认,做这个行当最担心的当然是会计师查账,但要从源头上做起,进货过程中往往就胡乱捏造进货商名单,找不相识的人填写进货金额。一来二去,就能够无中生有地“衍生”大笔开支。

张君祥透露,“国内不行国外买,国货不行进口货,国内厨师不时兴,干脆邀请外国人。”这是“创造开支”的最好办法,所谓的日本北海道鱼生、北极冻虾、鲸鱼肉……实际上都是唬人的玩意,但这样做请客的“有面子”,事后又能冲销账目,抵扣税收。(据新华社)

昨天早晨,当唐万里身着黑色皮夹克出现在武汉汇申酒店的餐厅时,仍然保持着他一贯的平静和斯文。

德隆案首日庭审于昨日上午9时开始。不久,雪和雨滴开始降落武汉,除了感觉出奇的冷,众多无法入场的记者对法庭内的情况一无所知。时至下午,《第一财经日报》从知情人士处得知,被告方可能将以“单位自首”来进行辩护,以此来寻求减轻判罚。

据悉,唐万新及其他六名自然人和上海友联管理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德隆国际战略投资有限公司、新疆德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三家单位分别被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和挪用资金罪。其中,唐万新被控犯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

公诉结果显示,与此前舆论质疑的版本相同,原本公安机关起诉意见中提及的非法经营罪和非法兑付罪被“拿掉了”。

“控辩双方的观点冲击非常精彩。”据本案代理律师之一陶武平介绍,此次辩方律师团由14人组成,控方出庭的4名公诉人全部来自武汉市检察院。当日审理中,陶武平为唐万新的两项罪名做无罪辩护与最轻辩护,而由于双方取证准备均非常充分,进入质证阶段后双方观点冲击渐入高潮。

“我们将提出‘单位自首’的观点,希望得到法院的认可。”结束头天的法庭质证程序后,夜幕已经降临,记者从知情人士口中获悉下一步辩护思路。该人士表示,开庭之前,被告方已经与法院方面就此有过多次沟通,对唐万新的自首情节的认可“基本上可以接受”。辩护律师的思路是,唐作为德隆的总负责人,只要认定他有自首情节,则可以确认“单位自首”。据悉,法院目前尚未接受这一观点。

记者从法律界人士处了解到,对“单位自首”的确认,目前确实不多见,而且,认定也可能存在困难。

据陶武平介绍,武汉市中院今天将就被告人之一的杨利挪用资金罪名进行庭审。“不过此程序将很快结束。重点在于控辩双方将就3名被告法人与7名被告自然人的罪名进行法庭辩论,这将关系到被告人的最终量刑。”

本报讯(记者孙思娅)因撞见妻子与第三者同床而眠,赵学民连续猛刺第三者20余剪将其杀死,同时将妻子刺成重伤。昨天,市一中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他有期徒刑14年。

赵学民称,他的妻子姜某在小吃店当服务员,晚上也住在店内,他因此怀疑妻子和小吃店老板韩京生通奸。去年7月29日零点,赵学民带了一把剪羊毛的剪子和一个手电筒,骑自行车到达小吃店,并翻墙进入店内。当赵学民推开妻子房门时,正看到妻子姜某和韩京生睡在同一张床上。赵学民怒发冲冠,“我用剪刀扎了妻子的屁股一下,又扎了韩京生四五刀”。被妻子推出屋后,赵学民到亲戚家洗了个澡,随后前往村书记家,由于途中正巧看见了警车,他便将警车拦住,投案自首。

但姜某与韩京生的伤势,并非赵学民所说的“刺屁股”和“四五刀”。法医检验鉴定显示,韩京生胸、肩、背、腰、四肢等20余处被扎伤,最终失血过多死亡。姜某腰部受伤,损伤程度为重伤。

法院认为,赵学民因妻子与他人有不正当关系,持械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重伤、一人死亡,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且犯罪性质恶劣,情节后果严重。鉴于案发后,赵学民有投案自首情节,且被害人一方在案件中具有一定的过错,因而对他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赔偿韩家20万余元。

一次手术中,一根手术针被遗留在病人的尿道内。12年后,病人再次到友谊医院住院时,这根手术针才被发现。而此时,病人尿道已被阻塞。医生说,因病人年事已高,难以通过手术将针取出,病人今后将一直挂着导尿管和尿袋生活。

12年病痛将如何补偿?几番交涉之后,昨天上午,医院向病人家属支付了10万元赔偿金。老人尿道藏有异物

去年12月4日,60岁的杨宝德被送入友谊医院。家属们说,老人的症状是腿肿和呕吐,且排尿困难。

医生检查后发现,病人尿道堵塞,连导尿管也塞不进去,杨宝德随后被转入泌尿科治疗。由于尿道堵塞,医生给老人做了手术,在老人肚子上开了一个口,将一根细管连到老人膀胱。

今年1月16日,记者在友谊医院见到了杨宝德时,他正躺在病床上,茫然地盯着记者看了一会儿,便慢慢睡去。他的肚子上露出一根细管,尿液顺着这根细管缓缓流到垂在病床边的尿袋中。

孙先生还说,去年12月19日检查时,杨宝德共拍了13张片子,但家属们一直没见到片子。

“我们找医生要过很多次,但所有医生都很避讳谈这事。问急了,医生就说他们正在根据片子商讨手术方案。”孙先生说,他们当时就怀疑,那些片子里藏着一个秘密。

去年12月28日,在家属的多次要求下,泌尿科的一名宋医生将片子交还给孙先生。医生说,在杨宝德的尿道上有一个异物。

在这些片子上,记者能清楚地看见一根长约3厘米的针状物,它的一头正堵在尿道口。

“医生说异物可能是手术时落下的,问我老人以前是否做过手术。我说,我岳父只在12年前(1994年)在这家医院做过一次前列腺手术,当时的主刀大夫名叫吕文成。”孙先生说。

孙先生说,手术后,老人回家休养,此间经常闹肚子疼。家人几次带老人去友谊医院复查,但医生称是术后恢复期,只需静心调养即可。此后老人仍然肚痛不止,曾去过多家医院检查,肝胆脾肾全照过片子,但一直没能检查出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家人给他试过很多偏方,但根本没用。”孙先生说,此后老人渐渐小便失禁,基本瘫痪在床。

孙先生说,在拿到片子时,医生曾告诉他,老人尿道内的异物就是当年做前列腺手术时留下的一根针。家属们同时发现,当年给老人做前列腺手术的医生吕文成如今已是该医院泌尿科副主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