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家公司推出保暖又节能的微波胸罩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3:21:05

批示四·矿难矿难让总理落泪在陕西省铜川矿务局陈家山煤矿瓦斯爆炸事故发生后,温家宝作出指示,要求加强统一指挥,密切配合,全力以赴抢救,千方百计减少人员伤亡。事件回放:2004年11月28日,陕西省铜川矿务局陈家山煤矿发生了特大瓦斯爆炸事故,当时在井下工作的有293名矿工,在事故发生后,矿山救护队员和灭火队员奔赴事故现场救出127人,166名矿工不幸遇难。事件追踪:2005年新年元旦,温家宝总理专程来到陕西省铜川矿务局,看望铜川“11·28”矿难职工家属,悼念因公遇难的职工,慰问救护队员和灭火队员,到井下看望了一线工人,和他们一起用餐。并在春节前亲笔写信给他曾看望的遇难矿工家属:“我是惦念你们的,惦念所有遇难矿工的家属,惦念全体矿工。”3月8日,在和人代会山西团代表一起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温家宝提到了2004年发生的矿难。他说:“元月1日下午我到陈家山煤矿看望遇难职工家属,有的一家好几口人都遇难了,看了很难过。”说到这里,温家宝的眼睛湿润了。温家宝说:“大年初四我上班时,看到发生几起交通事故的材料,心里很不安宁,就拿起笔写了几段话,意思是春节还有3天时间,各地各部门要落实安全生产措施,防止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国办很快把这个意见发下去,第二天,各地的反馈材料也过来了。可偏偏初六就发生了辽宁阜新煤矿瓦斯爆炸事故,死亡200多人啊!”“那天得到消息后,我的心情非常沉重。”停顿一会儿,温家宝说:“我在春节后召开的国务院第三次廉政工作会议上说,作为总理,我有责任。紧接着国务院就研究如何加强煤矿安全生产措施。我赞同大同煤矿同志的建议,要加强煤炭安全生产投入,国家今年将投入30亿元,加上地方和银行贷款共150亿元用于安全生产,3年内基本解决煤矿安全生产欠账。”

批示五·审计为审计工作鼓劲2004年11月29日,全国经济责任审计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温家宝总理作出重要批示,开展经济责任审计工作,对于健全领导干部监督管理体制,加强党风廉政建设,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推进依法行政具有重要意义。事件回放:2004年6月23日,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关于200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情况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曝光了大量违法违规案件。事件追踪:截至2004年10月底,审计查出应上缴财政的各项资金285.97亿元,已上缴财政各项资金208.72亿元,滞留、闲置的财政资金已按规定下拨239.27亿元;各级政府、有关主管部门和被审计单位根据审计意见完善各项制度规定87项,向司法机关和纪检、监察部门移送各类案件线索222起,已有754人(次)受到党纪、政纪处分或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批示六·环保保护澄江化石群2004年9月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作出“三个保护”的批示:保护澄江化石群,保护世界化石宝库,保护这个极具科学价值的自然遗产。事件回放:云南澄江动物化石群被国际科学界誉为“20世纪最惊人的发现之一”,再现了距今5.3亿年前海洋生物的真实面貌,于2001年3月入选全国首批A级国家地质公园。但在帽天山国家地质公园核心区边缘,澄江县德安磷化有限公司采矿队在大肆开采磷矿,不但严重威胁动物化石群,而且破坏了化石群保护区的自然环境。事件追踪:2004年9月11日,玉溪市发出通告,立即停止澄江帽天山动物化石群核心区及周边所有采矿点的一切采矿行为,所有采矿设备于9月12日17时以前撤离矿区,帽天山周边所有矿山停止开采。并将通过一系列措施恢复帽天山生态和植被,把帽天山打造成生态旅游景区,以弥补磷矿关停后带来的经济损失。

批示七·传销“大学生传销”牵动总理心2004年6月1日,温家宝就“大学生传销”事件作出批示:要严厉打击非法传销活动。学校要采取措施防止学生受骗参与传销活动。事件回放:2004年3月,重庆破获震惊全国的“欧丽曼”传销案,其参与者90%以上是在校大学生,来自10多个省、市、区几十所高校,共2000多人。传销头目先以介绍工作为幌子,继之以暴利诱惑,蒙骗大学生进行传销活动。很多深陷传销泥潭的大学生每天只有1元左右的生活费,吃霉变米饭,吃烂菜叶,睡通铺,条件十分艰苦。事件追踪:2004年,全国工商机关组织了打击传销和变相传销专项行动,共查处传销和变相传销案件1489件,取缔窝点、场所1.04万个,驱散、遣返人员18.11万人。还会同公安、教育等有关部门共同打击、防范欺骗在校学生参与传销和变相传销的违法活动。本版均据新华社报道整理

本报讯凌晨突然回家,将妻子和奸夫捉了个正着,一怒之下捆绑奸夫10余小时并敲诈10万元。9日,忠县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将黎某和曹某逮捕。

2月5日凌晨1时许,忠县人黎某回到家中,发现妻子小蓝和一陌生男子在通奸。黎某对男子张某和妻子小蓝进行殴打,让二人跪在地上,随即打电话让好友曹某、高中祥马上赶来。

曹赶到黎某家后,再次对跪在地上的张拳打脚踢,并找来电线,将张双手双脚捆绑,令其继续跪在地上。其间曹提出让张拿出10万元私了此事,张立下书面协议承认给1万元。

同日上午11时,黎某等人将绑在张手脚的电线松开。黎某及其父亲、妹夫、儿子将张挟持出去借钱,分文未果后将张押回家中。直到下午6时,脱下张的外衣和皮鞋,将其赶出家门。张某随即向忠县警方报案。民警于3月9日将黎某等人逮捕。(丁春兰记者丁香乐)

时报讯(记者木子通讯员穗法宣摄影/萧嘉宁)“法院门口警灯闪烁,警车来往巡逻,法庭内武警持枪站岗,戒备森严!”昨日上午,备受关注的广州最大黑帮——简竹醒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详见时报2004年5月27日、2005年5月9日相关报道)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35名被告人齐齐被提堂受审。“黑老大”简竹醒个人被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绑架、抢劫等8项罪名,他在庭上为己开脱,竟说“干掉的都是坏人”。其“压寨夫人”——19岁的吉林女子范玲被控非法持有枪支罪。

翻开堆积如山的案卷,简氏黑帮犯罪记录触目惊心:自1999年开始,广东新兴县人简竹醒为了获取非法高额利润,有组织、有目的地将居住在广州市芳村区的一些游散无业人员发展成为自己的亲信和打手,并通过大量的违法犯罪活动扩大组织,非法敛财,称霸一方。在2001年逐步形成以“简老板”为首,以何永新、陈耀安、周兆培、伍竞翔、关日健及关巨华(另案处理)6人为骨干的组织严密、人数众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据起诉书指控:该组织操纵广州市花都区新华镇机保段水果批发市场,获取非法高额利润;控制广州市芳村区、白云区及佛山市南海区一带的地下赌场,进行开设赌场、收取保护费、放高利贷等违法犯罪活动,牟取非法利益;控制广州市芳村区部分娱乐场所的贩卖毒品活动;干扰广州市芳村区沙洛村的基层选举;操控广州市芳村区龙溪村等地的填土工程;破坏广州市芳村区沙洛村的土地招标活动。

为壮大实力,该组织先后非法购买了1支折叠式冲锋枪、4支猎枪、6支手枪、30多把刀具等武器,并配备10辆汽车作为作案工具。该组织还以暴力手段实施故意伤害、抢劫、绑架勒索、聚众斗殴等,制造了一起又一起血腥罪恶。至案发止,共导致1人死亡,两人重伤,多人轻伤的严重后果。

2004年4月,广州警方在开展“雷霆100”行动中,彻底剿灭这一长期称霸一方的黑社会团伙。

今年2月6日,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以简竹醒等35人共涉及11项罪名向广州中院提起公诉,广州中院于昨日开庭审理,此案将连审一周。

8时30分整,由多辆囚车和警车组成的车队鸣着警笛开来,迅速拐进法院大院,随后,广州特警的防暴车和三辆警车一直停在法院门口,多名警察在现场戒严,而法院门口的马路上有四五辆交警巡逻车在不停交替巡逻,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记者下午5时离开法院。

8时45分,记者进到广州中院第一大法庭,6名挎着冲锋枪的武警在现场戒备,现场气氛显得很紧张。据了解之所以会有庭内庭外的这种戒备,是基于简竹醒案的特殊性。据法院内部人士介绍,虽然这次起诉共有35名被告人,但依然有其他涉案人员在逃,或者有些是因证据不足被释放,因此高度戒备确属必要。

9时整,“黑老大”简竹醒戴着脚镣与其众马仔被押进法庭,一共35名被告人!光是这个进入法庭的过程就持续了好几分钟。简竹醒第一个进入法庭,头发花白,面容憔悴的他边走边往旁听席上瞄。

除简竹醒外,34名被告人中,身份最特殊的是“帮主夫人”范玲。年仅19岁的范玲是吉林辽源市人,在起诉书里简竹醒称她为“女友”,简竹醒曾在芳村区怡芳苑买了一套房子供其居住。据指控,简竹醒持有的两支手枪,就藏在范玲“香闺”的衣柜中。因此,在案发后,范玲也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捕,与简竹醒成了一对“患难情人”。

9时10分,庭审开始。光是审查核对35名被告人的身份就花了近1小时,而随后宣读长达30页的起诉书又花了1小时。据悉,这次庭审控辩双方均排出强大的阵容,检察院方面由市检察院公诉一处处长陈晓明带领两名经验丰富的检察官出庭,审判长则由广州中院刑事审判一庭副庭长邓红担任,而与公诉人“唱对台戏”的共有40多名辩护律师。

庭审中,简竹醒个人被控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绑架罪,非法拘禁罪,贩卖毒品罪,聚众斗殴罪,非法持有枪支罪,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等八项罪名。其中,因该组织的行为直接导致一人死亡、两人重伤、多人轻伤。

对前述指控,“简老大”只承认其中两项罪,其余的均推说与己无关。但他对故意伤害罪名的答辩理由却颇有“意思”,将自己当成了除暴安良的英雄。“我又不是残害群众,被我伤害的都是一些不法分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简老大”的话音刚落,坐在原告席上的被害人家属就有人提出抗议。

昨日庭审中,除了刑事部分外,另有3名受害者家属和代理人向简竹醒等人提出300多万元的经济索赔,其中包括死者郑某某的家属。

据庭后记者采访获悉,郑某某是在2003年3月27日被简氏黑帮成员叶德梁杀死的,其时,郑某某正与女友准备结婚,却因吃夜宵与简氏黑帮发生口角死于非命。

恶行累累的“简氏黑帮”昨受审,时报记者专访该案公诉人之一张雁昌,揭开审理该案的幕后故事

时报讯(记者黄珊李朝涛通讯员穗检宣)一边是简竹醒涉黑犯罪集团从头目到喽啰的35名被告人,一边是仪表庄重斯文、指证鞭挞犯罪的检察官;一边是堆积如山的案卷记载的累累罪行,一边是仅有两个月的审查起诉时间:昨天,30岁的检察官张雁昌在法庭上作为简竹醒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的3名公诉人之一,代表国家对简竹醒等35名被告人提起公诉。

简竹醒案开庭前,记者采访到张雁昌。谈吐斯文庄重的他给我们讲述了简案公诉人的一些幕后故事。

去年5月,广州市芳村区警方剿灭简竹醒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集团。12月30日,广州市公安局经过侦查,正式将简竹醒涉黑案移交广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简竹醒涉黑案,是广州迄今为止打掉的涉案人数最多、涉及犯罪事实最多、涉及罪名最多、犯罪性质最恶劣、武器装备数量最多、对社会危害最严重的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集团案。收案后,市检察院周密部署,指派了3名检察员成立专案组,专门负责该案的审查起诉。在广州市检察院公诉一处担任助理检察员、主诉检察官的张雁昌,参加了专案组工作。

被指派办理影响面广、关注度高的大案,张雁昌感到责任重大,他翻开每一本案卷,看到的都是这个犯罪组织经过审查、证据较充分的累累罪行,看到的是社会和老百姓为此遭受的生命和财产损失。但是“即便如此,他办案时还是提醒自己,作为检察官心态上要讲求程序公正。在“重事实也重程序”的理念指引下,35名涉黑犯罪嫌疑人被提审时情绪都比较稳定,得到了辩解和倾吐的机会,把他们对犯罪的认识都讲了出来,全案讯问结果都比较令人满意。

针对简竹醒涉黑案集团化的特征,为确保办案质效,2004年下半年起,检察院专案组就提前介入了公安机关的侦查中,并给予了具体可行的引导侦查意见,力促警方及时获取和补强证据。

正因如此,简案移送到检察院后,专案组仅仅用了1个月的时间,就审查、整合、汇总了全案案情。今年2月6日,市检察院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等共计11项罪名,对这宗涉黑案的35名被告人提起了公诉,没有分案。张雁昌介绍说,对公安移送部分全案起诉的做法,目前在国内涉黑犯罪中还是不多见的。

提到办简竹醒案最复杂最困难的地方,张雁昌感到3名检察官合并整理35人的犯罪事实的过程最令他难忘。小到一个标点,大到理顺成章,最后到将每个人的审查结果有机融合,推出一个有终局意义的结论,才汇聚成了最后我们在法庭上看到的、用小车推上公诉人席的100本案卷。

7年前,刚刚当上广铁肇庆检察院检察员的张雁昌第一次站在公诉人席上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是个老板,涉嫌对下属女员工伸“咸猪手”,被以强制猥亵妇女罪起诉。法庭上,初出茅庐的张雁昌就遇到了拒不认罪的被告人和强大的辩护力量——来自广州某高校的两名大学教授。

法庭上,辩方突然抛出一个张雁昌猝不及防的证据突袭:辩护人收集到案发当天气象台发布的气象资料,当天气温只有4~7摄氏度。辩方借此想证明,女工不可能在这么冷的天气穿裙子,那么被告人自然没法“猥亵”她。张雁昌从容应对:“一、4~7摄氏度是室外温度,室内温度却是人为可控的;二、女性爱美,冷空气也挡不住她穿裙子。”两名辩护人听罢,心服口服。

“心智成熟的公诉人在法庭上要有随机应变的能力和抗干扰能力,做到‘目中无人,心中无物’,全心投入展示证据、支持公诉,就可以了。”

编者按: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14日表决通过了《反分裂国家法》。国家主席胡锦涛签署第34号主席令,公布了这部法律。这部法律自公布之日起施行。这部法律的通过在台湾各界引起强烈反响。

陈水扁不在第一时间亲自作响应,而是召开安全会议,商讨局势,在14号一整天,也没有安排公开行程,态度不同于以往。民进党预定在26号发起游行活动,而这项活动的规模和动员程度,被视为扁当局应对朝野关系和国际舆论的指针,正受到密切关注。

在十四号晚间,召开记者会表示,将暂缓讨论“两岸货运便捷化”和“产业开放”等措施。

台湾“经济部长”何美玥强调,已开放的项目不会退缩,但管制项目未来开放可能减缓。反分裂法是第一次发生的情况,未来走向必须让台湾当局和企业有时间观察、考虑,再来决定。“行政院”已表示将由“国家”安全会议整体评估处理。基于所有不稳定的状况都让台湾企业难以抉择,“经济部”希望台湾决策愈快愈好,最好能在一两个月内决定。她进一步指出,经过政策评估后,对台湾没有疑虑的部分还是要开放,“经济部”的立场不支持把经贸之门关起来。

国民党主席连战呼吁两岸必须回到“不独不武”,重回九十年代的交流协商。更呼吁以此签订和平协议,谋求三十年到五十年和平,透过时间和经贸交流,逐步解决两岸问题。连战表示坚决主张和平,反对任何人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台独建国”的战略,带动了大陆领导阶层的集体忧虑。因而就算台湾民众上了街头,问题仍在原点,他呼吁两岸应立刻重启谈判,回到国民党早就主张的两岸经贸合作,包括清明包机直航货运便捷等。

昨天下午表示,如果一味在大陆通过反分裂法后升高两岸的敌对情绪,并不符合台湾民众的利益。同时宋楚瑜也肯定了大陆《反分裂国家法》的善意修正,并强调指出亲民党对“三二六”游行持保留态度。

台湾人民推动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创会会长郭俊次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通过的法案比之前公布的有所修改,更证明这是一部和平法,不是战争法,是维持台海和平稳定现状的法。他说,台湾老百姓天真纯洁,而台湾当局的一些人正是利用这一点,煽风点火,全面抹黑《反分裂国家法》,炒作政治行情,这是别有用心的,也是做贼心虚。只要台湾当局不去碰红线,就不会发生法案最后提到的三种情况,那这部法就是“备而不用的枪”。

中国统一联盟主席陈钦铭表示,从一九七九年以来,大陆对台湾说了很多好话,而台湾当局一直当作耳边风;这次大陆通过《反分裂国家法》,台湾当局必须认真面对了。

台湾中华基金会董事长王津平说,这部《反分裂国家法》是经过长期研究和论证的,今天高票通过,表示大陆对两岸和平统一的决心,也显示中国在和平发展上走得很稳健。温家宝总理今天再次重申是两岸同胞是骨肉兄弟,显示大陆对台湾民众的真情。对于岛内一些反弹声浪,他认为那主要是“台独”分子的杂音,只是暂时的。他并用“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来形容。

东山岛上的台胞、台属们通过从电视、电台和报纸等媒体了解到国家主席胡锦涛就新形势下发展两岸关系提出的四点意见和《反分裂国家法》的基本内容后,深感振奋。东山县台办主任、高山族台胞叶香雪说,实现两岸“三通”,祖国早日统一是东山岛台胞、台属日思夜想的心愿,也是两岸人民的共同愿望。

在沪台商王国达十四日向记者表示,最新出台的《反分裂国家法》将“保护台胞权益”直接写入法律,让台商颇受鼓舞,感觉很好。上海台湾同胞联谊会会长、台胞林明月表示:在与众多台商及其家属的接触中了解到,“求和平、求稳定、求发展”是长期以来大陆台商的主流民意,《反分裂国家法》的出台是符合他们利益的。上海市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副会长、台商吴一香还对记者表示,“早日实现和平统一”一直以来就是台商的心愿。

闽南漳浦台商、天福集团总裁李瑞河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反分裂国家法》有利于遏制“台独”,有利于稳定台海局势,有利于密切两岸经贸关系,是一部反映海峡两岸民意、对台湾同胞表达善意的法律。

港澳台湾同乡会名誉会长赵肖山先生对大陆实施《反分裂国家法》之后的两岸经贸交流表示乐观,认为该法不会阻止两岸业已建立的互相依存关系,两岸交流不会受到影响。赵肖山认为,大陆实施反分裂国家法,台湾有反弹很正常,主要是朝野纷纷表态,这种政治上的反弹不应影响两岸业已建立起来的经贸、人员交流、交往关系。赵先生的观点也代表了岛内相当部分民众的现时态度。

在法案通过之际,跌幅一度拉大,但立即又往上拉升。法人分析认为,尽管周一市场追价意愿略受影响,但《反分裂国家法》不脱离大陆一贯对台政策的原则,因此以中性解读,预料对台股造成的负面影响有限。

中广网3月14日杭州消息(记者陈淦通讯员蓝建江)姜庆海,男,1974年10月1日出生于浙江省江山市,原系江山市凤林镇中心小学教导主任。

去年4月1日下午1时许,姜庆海见徐某等几名同学在校园教学楼边水沟里爬,遂对他们进行了批评。但徐某和另一名学生不听。于是姜将这两名学生叫到了办公室并交给了徐某的班主任。由于班主任有事,便叫两人先回教室。

之后,姜庆海检查徐某作业,发现徐某的作业很糊涂,即叫徐跟其走。走至教学楼与宿舍水池边,姜见徐仍在漫不经心地嘻笑,十分恼火,上前抓住徐的衣服,朝徐的脸上猛打了一耳光,致徐当即瘫软下去。

姜见状将徐扶进自己宿舍,并抱徐到床上休息。当天下午3时30分许,姜见徐仍然昏睡不醒,担心体罚学生的事情败露,遂用双手猛掐徐的脖子,直至其死亡。之后姜将徐的尸体藏于宿舍里的电视机柜中。

4月4日凌晨1时许,姜趁夜晚无人之机用自行车将徐的尸体搬运出校园抛置一水沟里。4月10日,徐的尸体被村民发现。6月2日,姜庆海被抓获归案。

日前,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故意杀人犯姜庆海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中国去年个人所得税收入将近1800亿元,65%来源于工薪阶层,而真正高收入群体的纳税并不是很多

3月9日下午,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谢旭人在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当前适当调整个人所得税扣除标准是必要的。

谢旭人透露,调整个人所得税扣除标准初步方案已经提出,下一步要按立法程序上报国务院进一步审议。国务院审议以后,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修改个人所得税法中相关条款。

这个消息让一直在提个税议案的全国人大代表姜德明深感欣慰,而与他一样感到高兴的还有中国的普通老百姓。

个税改革无疑是一个相当敏感的话题。按税法规定,目前个人取得的11类收入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这包括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意外收入所得、稿酬所得等。其中,工资薪金所得的涉及面最为广泛。这恐怕也是个税改革迟迟不能出台的重要原因。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