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米兰潜在收购逼走禁区怪杰 刚欲留队就贴上必卖标签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2:53:19

周彦俊的童年是灰色的。一岁半的时候,正在蹒跚学步的他得了小儿麻痹症,从此永远失去了像正常人一样行走的机会。

父亲是个篾匠,经常外出揽活。年幼的他寄养在别人家中吃“百家饭”。但他并不甘心寄人篱下,十岁那年,他拄起拐杖开始独立生活。

穷苦的父亲希望残疾儿子学点实用的东西养活自己,12岁那年,他父亲买了一台缝纫机,让他学缝纫。然而,周彦俊却痴迷上了画画。

没有专业老师指点,只有狂热的兴趣,他的画笔却从不停歇:画人物、画动物……为同学们描摹小人书,给班级出板报。他笔下的人物、动物、植物惟妙惟肖。令人始料未及的是,画画竟成了他后来创业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

18岁那年,周彦俊的双脚动了两次大手术后休学了。从此,村里人就经常看到一个双脚打着石膏,双手拄着拐杖,身背画架的少年。他到处给人画画,一张画卖两块至两块五。

20岁那年,周彦俊迎来了生命中第一个转机。这年他退学了。怀揣着父亲给他的70元钱和朦胧的创业想法,他独自前往县城自谋出路。当地有个风俗,办喜事盛行赠送画匾。周彦俊认为这是个可以发挥自己特长的生意。

周彦俊的忠厚老实打动了第二个房东,不但把房子低价租给他,还答应到年底再付房钱。有了落脚的地方,周彦俊留下生活费,把剩余的钱都买了玻璃、颜料、画框,开起了自己的第一家小店。

开始时他给人画镜屏,别人做寿,他就画不老青松;别人结婚,他就画龙凤呈祥,再加上玻璃、画框来提高档次。

镜屏每块成本2元左右,卖出去3.8元,周彦俊的原始积累就是从这一个个细微的2元差价汇集而成的。

做大生意资金显然不足。于是,残疾的他再次上路,这次,怀揣200元钱,远去广西柳州。本来想去找朋友借钱,没想到碰上了生命中第二次转机。

商场内一种用通草做成的立体画匾让他眼前一亮。他认定这是可以开发的新产品,画匾的边角上印着一个印章“贵州贵定”。顾不得路途遥远和行走不便,他坐上了前往贵定的长途车。

也许是其貌不扬的原因,假装成进货商的周彦俊并没有引起厂方的警惕,他仔细参观了整个工艺流程,临走时还买了一块成品和半斤通草,带回家研究改进。

改进过的通草画匾造型独特,在喜好画匾的湖南市场大受欢迎,甚至抢占了广西市场。上门订货的厂家络绎不绝,其中还有他之前偷师的生产厂家。

周彦俊顺势扩大小作坊规模。后来小作坊被涟源县工商联收购,员工增加到了40多人。

从此,周彦俊坐上了让当地人艳羡的位置——公办美术厂副厂长。然而,自立门户的想法始终在他心头激荡,他毅然辞职,筹办兴华工艺美术厂。

启动资金由朋友们东凑西凑而来。美术厂月收入从两三千迅速蹿升到几万元。周彦俊用近20万买下600平方米地皮,建起300多平方米的厂房。

此时他脑子里已有产品转型的念头。虽然当年偷师学来的匾额生意不错,但他参加广州交易会后,意识到产品再不更新,客源必将不断萎缩。

自那时起,他吃饭睡觉都在琢磨开发新产品。终于,笋壳进入了他的视野,用它来做野鸭、鹰等动物的羽毛效果非常逼真。

商家找上门来指定要包销他的新产品,并定下协议,一天要150个,而当时他的工厂一天生产能力只有60个。为此工厂不断扩大规模。后来,他的业务遍及湖南省40多个县和北京、上海、四川等十几个省市。数百万元收入滚滚落袋。30岁的周彦俊在湖南成了创业神话。

在同学的怂恿下,周彦俊闯入股市。“对股市毫无了解,只凭着一股蛮劲去捣腾。9月28日,我冒着极大的风险违规透支炒股,却赶上股市大跌,短短四天内,就从一个百万富翁变成了一文不名的穷光蛋。”

回想当年的冲动,周彦俊如今不再后悔,他毕竟得到了经验:“不识水性不要莽撞下水。”

如同当初寄人篱下时没有自暴自弃,如今他决定从头再来:“我就是凭着不服输一路走过来的。”

在深圳摆地摊卖工艺品的人中,出现了曾经的百万富翁周彦俊。但他对股市的关注始终没有减弱,“我败给了股票,但我要向自己证明,我能够打败它”。

带着辛苦积累起来的近十万元资金,他开始了股票研究,这一次,他没有再输。2001年,他成立工作室,帮人做股票投资理财,终于小有名气。

今年6月,他投资近50万元筹办一家工艺品厂。最近,他正忙着招聘员工和产品的设计,目前他的工厂已经招聘了七八个员工、设计出了三四十个品种。“我的员工都说,在没有任何订单的情况下就敢开始产品设计,我是他们见过的最大胆的一个老板。可我并不觉得这是冒险。我觉得一个产品只要做出特色并注重实用性,就能抓住顾客的心。”

无论是20年前开始创业,还是如今重整羽翼,周彦俊成功的背后,都有一份重要的人缘。刚开始创业时,靠着员工对他的信任和支持,集结众人的力量过了创业资金这一难关。后来,他给员工开出的工资,比当时国家干部还高。不少家长心甘情愿地送自己的孩子到他的工厂做工。如今,周彦俊在深圳再次创业,同样需要员工的鼎力相帮。不久前招聘工人时,有位工人前来面试,不留心弄坏了他的模具。他找到这名面试的员工,问他怎么处理。这名老实厚道的员工主动提出赔偿。就冲着他的诚恳,周彦俊不但没让他赔偿,还让他留下来,鼓励他好好干。这名员工喜出望外,当即表示一定会好好工作。“好的技术固然难求,更难得的是员工对你一条心!”

商报讯(记者张培娟)明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将初次审议《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会议结束后,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将于9月举行立法听证会,对该草案中的个人所得税起征点问题,广泛征求社会各方面的意见与建议。

全国人大有关人士表示,本次听证会是《立法法》明确立法听证会制度以来,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的首次立法听证会。通过听证会,可以使制定的法律充分体现民众的共同意愿,切实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

这位人士说,此次接受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将确定个人工资、薪金所得纳税额的每月减除费用标准(即“个税起征点”),原定800元的减除标准将有较大幅度的上调。鉴于减除费用标准涉及广大工薪收入者的切身利益,被全社会所普遍关注。为广泛听取社会各方面尤其是广大工薪收入者的意见与建议,推进立法科学化、民主化,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决定专门就这一问题召开立法听证会。

根据本次立法听证会的内容,凡年满18周岁,有工资、薪金收入的中国公民,均可通过信函或网上报名的办法成为参加听证会的听证陈述人。在申请过程中,报名人应明确表示对听证事项所持的基本观点,以便听证机构选择持各种不同观点的人参加听证会。

对于明日人大审议《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税务专家、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桓持乐观态度。他表示,即将提交人大的个税法修正案主要针对两个问题:一是提高个税起征点;二是扩大综合征收的比重。“这两个问题都是与百姓密切相关的,体现了民意,争议不大,所以获人大审议通过的概率很高。”

上半年两大发电集团的亏损,显示电价制定和煤价制定机制的不和谐。但是,电价定价机制改革任重道远,有没有更现实的解决办法呢?

“今年上半年5大发电集团中两个整体亏损。”在不久前召开的中国电力论坛上,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下称中电联)专职顾问叶荣泗表示。据悉,5家中剩下3家也仅仅是微利或盈亏平衡,这是华能、华电、国电、中电投和大唐5大发电集团成立以来首次出现的情况。

与此同时,国资委网站披露,今年上半年,5大发电集团完成发电量5563.1亿千瓦时,增长15.4%,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6个百分点。

电力企业,尤其是火电企业面临全行业危机,其实早就命中注定了,只不过大多数人没有想到危机会在电力极度短缺,发电量创历史纪录的时候集中爆发。

在不久前召开的南方电力市场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上,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刘振秋透露,今年1-5月,发电企业利润总水平比去年同期降低62%。

华能国际(600011)一直是绩优蓝筹的代表,火电企业的龙头。8月10日,华能国际公布2005年半年报,其净利润同比下降35.98%,每股收益同比下降38.1%。而其他电力上市公司也显示了类似的情况,今年以来,多数时间电力企业的股价走势弱于大盘。

9年前,罗伯特·安德森来到中国,代表美国联合能源公司(AlliantEnergy)开始寻求投资中国电力市场的机会。然而,在坚守了9年之后,这家总部位于美国威斯康星州的全球著名能源公司最终以撤资结束了中国之旅。2005年7月,美国联合能源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官BillHarvey决定把旗下10家电厂全部出售。

事实上,始于2003年的这一轮电力行业外资大撤退正在接近尾声。亚洲开发银行能源经济学家林伯强说,外资目前在中国电力市场的投资比率很可能接近于零。而在1997年,这一数字曾经高达14.5%。他说,因为煤价涨得太快,中国的发电行业第一次不挣钱了。

业内的一种说法,“市场经济的煤,计划经济的电”,就是指煤价向上狂飙,电价却一直被政府“抓住不放”,不能随行就市。

2004年以来,电煤价格持续上涨,火电企业成本急剧上升,造成电力行业毛利率下降。今年以来,一方面全国缺电形式严峻,另一方面电煤价格已然保持高位运行,电力企业得利润不断被成本上涨吞噬。

刘振秋表示,中国长期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了资源价格偏低,比如煤炭、石油,现在随着市场化推进,价格出现可合理回升,使采掘业、加工业利润出现了合理回升,这确有其合理的一面,但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包括下游行业涨价传导不出去,导致下游行业利润大幅减少。发电企业的经营困难就是因为采掘业价格上涨过快,同时政府监管没有跟上。

据统计,自年初以来煤炭价格上涨趋缓,发电企业电煤平均车板价在2004年增加70元/吨的基础上,今年自秦皇岛煤炭订货会以来又平均上涨了35元/吨以上,上涨幅度已远远超出发改委认可的幅度。

在煤价上涨的同时,电煤质量却明显下降。上半年电煤平均热值不足4700大卡/千克,目前绝大部分燃煤电站锅炉设计值均在4800大卡/千克以上,电煤质量已处于设计低限水平,很多电厂锅炉在长期高负荷状况下设备磨损已相当严重。

中电联燃料分会会长解居臣透露,今年上半年电厂煤耗因热值降低就多耗煤710万吨。

基于上述两个原因,今年上半年国有及国有控股电力企业生产成本达6355.17亿元,同比增长22.16%。煤电联动仅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发电企业成本上升的压力,在联动过程中,发电企业实际承担的消化比例远高于30%,部分企业消化比例高达50%以上。同时油价上涨、热价较低以及各地陆续开始收取的水资源费和环保排污费等也加大了发电企业的成本,使企业经营业绩普遍下滑甚至亏损。

而与此相对应的是煤炭企业盈利快速增长。国资委网站数据显示,上半年神华集团和中煤集团生产原煤10714.8万吨,同比增长26.6%;实现利润143.2亿元,同比增加75.1亿元,增长110.3%。神华集团完成电煤销售4630万吨,同比增长31%。

煤电企业冰火两重天,其实没有经营水平的高下之分,而仅仅是价格政策使然。

实际上,在两家发电集团上半年报出整体亏损的时候,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5月1日开始实施的煤电联动阻止了发电企业的效益继续下滑。

中电联统计,全国电力行业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利润自5月份以来出现了正增长。1-6月共计实现利润311.87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3.49%,同煤电联动前的1-4月相比,亏损面和亏损额分别下降了5.26和16.26个百分点。

煤电联动开始实施的同时,全国销售电价也开始上调,平均每千瓦时上调2.52分。但是由于30%的电煤涨价因素仍然需要电力企业自身消化,使电价的上涨幅度远不能抵消煤价的上涨。

在此背景下,外资发电厂的亏损进一步体现了中国电力行业特有的体制问题——国有电力企业即便是亏损也还可以拿到国有银行贷款支持,外资发电厂可能只有望洋兴叹。另外,随着中国电力企业的重组,5大发电集团占据了电力市场绝对主导地位,外资企业的谈判能力减弱了许多,售电量难以得到保证。

美国联邦能源管制委员会行政诉讼办公室主任WilliamJFroehlich在中国电力论坛上表示,中国自身不能满足电力发展的投资需求,但如果合理的定价机制没有建立,企业没有合理回报,外资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体制因素是长期困扰电力企业尤其是火电企业的症结所在,近10年来,中国电力体制改革艰难推进,电价形成机制也历经变化,但是近几年的能源紧张使得改革的迫切性进一步增强。

英国丹地大学能源、石油及矿产法律和政策中心主任PhilipAndrews-Speed对当前中国的电力体制提出警告,他认为,如果中国发电企业继续低于成本运行,总会有人会付成本,有时甚至可能是社会成本。

但是,对于电价机制改革的前景,有关专家预测,要彻底解决电价机制改革的复杂问题,消除当中的复杂因素,可能需要5-10年,甚至更长时间。此时,水深火热中的电力企业如何等得起?

电力专家朱成章表示,世界银行在加州电力危机后专门告诫发展中国家,在进行电力行业竞争性市场化改革时,要注意起始点问题,其中一个就是电价,只有在电价高于成本,电力企业有合理利润时,才能进行市场化改革。而中国电价长期在国家严格管制下,电价是偏低的。把电价作为宏观调控的工具严控电价,就会推迟电力交易市场的建立,而电力市场难以建立,又使国家有理由对电价实行严格审批,使电价走入严控的怪圈。朱成章建议,当务之急,是让电价高于成本,电价管制要按市场经济规律定价,体现供求关系。

从长期看,建立反映供求关系的定价机制是治本之道,但是,眼前的电力企业的政策性亏损问题也需要更现实的解决办法。从各地实践来看,由政策埋单似乎也是一种现实选择。

为鼓励地方小火电机组顶峰发电,缓解广州市今夏、秋季用电紧张状况,广州市财政部门已经通过安排地方电力专项资金和财政垫支等方式筹得1.37亿元,目前广州已经有19户电力企业获得了5480万元的财政补贴资金。

朱成章对于中国电力行业的未来发展,提出了三种解决方案:其一,电力工业由国家来经营,作为宏观政策调控工具,电力所需投资、费用由国库开支;其二,电力工业按企业化经营、市场化改革,政策性亏损由国家补贴;三是电力工业实行市场化经营,政府在管制电价保证电力企业有合理的利润,使电价高于成本,并体现供求关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