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狼当众强暴一家三代 村民拒绝受害者家属求救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5 18:42:52

说其复杂,不妨从几个令人吃惊的数字开始。一是800元的个税起征点已经25年不变,这个当时是城市职工平均工资近10倍的起征点,现在已经把绝大多数城市劳动人口都纳入了管辖地界;二是从1994年以来,个人所得税成为了同比增长最快的税种,平均增幅高达48%,远高于9%的中国经济平均增长率;三是在发达地区,工资薪金税收已经占到了个税总额的60%以上。

改变这些不可思议的数字的呼声近年来此起彼伏,如今终于能在立法上有所体现了。不过,这次修改只能算作一个开始而已。比如,起征点是否可以再高一些,发达地区为何不能定在3000元以上呢?税率是否也需要相应调整,减少层级,降低边际税率,并降低中低收入的总体税率?

又比如,住房、医疗和子女教育已经逐步由公费变成了自费,那么工资薪金的扣减费用中是否也能将这些支出囊括其中呢?谈得更远一些,单身汉的税收是否能比老婆孩子老人一肩挑的人高一些呢?这些并非只是痴人说梦,在国际财税实践中并不少见。

不过,美妙的前景替代不了现实。再来看一组沉重的数字,财政部的数据称,今年上半年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4.6%,但是同期财政支出却同比增长了15%。在高赋税的背景下,税改几乎与减税同义,所以财政部长金人庆说仅仅调高个税起征点到1500元,财政就有可能每年减少200亿的收入。

支出在扩大,税收却必须要减少。这样的逻辑演绎下去,只能是走入赤字财政的怪圈,将财赤规模降至占GDP2%的目标更加可遇不可求了。钱已经进了盘子,进了预算,此时要减税谈何容易。

假定个税必须进一步降低,其他税种保持不变,那么选择似乎就剩下了两个:一是所谓的对“富人”多征税;二是政府降低支出。表面上看来,对“富人”征税天经地义,事实上却是难以操作的。在此前讨论开征遗产税时,已经充分揭示了财产隐秘性给征税带来的巨大困难,此时如果要霸王硬上弓,很可能导致更大的社会成本。

除了实践的不可行之外,对一个急需拉动投资以促进经济发展的国家来说,贸然对“富人”征收重税也是有待商榷的。不久前,香港不是还在讨论取消遗产税的问题吗?

既然如此,那么减少政府支出就是唯一可行的选择了。在经济学的视野中,税收表面上是货币的流动,本质上却是由个人或企业来花钱还是由政府来花钱的权利问题。政府花得多了,老百姓花得就少了。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方向之下,让政府少花一点,让老百姓自己多花一点才是合理的。不仅个税如此,其他税种亦如此。年初在讨论增值税改革等问题时,财政部的高级官员就表达了希望让企业多花一点、政府少花一点的愿望。

支持政府还税于民的另一个依据是著名的奥肯“漏桶”实验,其形象地揭示了由政府来进行再分配以实现公平时的效率损失。经济学家阿瑟·奥肯认为,再分配之桶上难免会有个漏洞,因此税收可能只有一部分能够转移到所需要的人手中。最终的结果是“富人”和“穷人”都不满意。

那么,政府的支出如何才能减少呢?借用财政部长金人庆时常引用一句古语: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这句话或许已经能概括出减少政府支出的改革实施方向了。在没有实现这个目标之前,深化个税改革的愿望或许只能收藏于心底。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以前曾有不少手机用户反映,他们在申请一些套餐优惠业务之后,每月账单上的数字比没申请前减少不多甚至“不跌反升”。其实,原因在于用户往往没有看清套餐的详细内容,尤其是其中有些“限制条件”。

比如上海联通和上海移动近日同时调整了各自大众卡的资费。如意通大众卡本地拨打手机为0.12元/分钟,神州行大众卡本地拨打手机为0.13元/分钟,接听均为免费。

不过,与固话、小灵通之间的通话则另当别论,分别为0.45元/分钟和0.49元/分钟,且拨打和接听都要付钱。此外,两种大众卡都不开放国内漫游功能,如有需求要另外申请,资费也和市内通话不一样。

另外,有些套餐在加入的时候需要用户与运营商签订一段时间的在网协议,或者每一个月要消费一定金额的话费,消费者要慎重考虑,不能简单地选择某项话费最低的套餐。

你有没有留意过自己每个月是通话多还是短信多,打手机多还是接手机多?接到的手机来电中,有多少是手机打来的,有多少是固话、小灵通打来的?

实际上,用户在选择套餐时,先要对自己的话费结构心中有数。如果你经常要打国内长途,上海联通日前推出的“100/150长途套餐”,100元套餐可以打市话和本地直拨国内长途共计350分钟,而150元套餐则包含市话和本地直拨国内长途共计500分钟。

折算下来,国内长途话费已经低至0.30元/分钟以下。可如果你打长途并不多,套餐内时间全部用来打市话,每分钟0.30元并不是目前最优惠的手机通话费。

又如动感地带各款套餐月租费中都包含若干条网内短信。如果你不是“发烧”的“拇指族”,申请动感地带的聊天套餐、短信套餐就不大能把优惠用足了。

一般运营商推出套餐时,都会按照基本消费的金额分成若干层级。拿最近来说,上海移动推出的神州行新加加卡分为29元和39元两种套餐,60套餐也分成60元、120元、180元和240元4种,上海联通的“100/150长途套餐”也分为100元和150元两种。

同一套餐里,不同的基本消费金额也意味着优惠程度的差异,比如月基本消费60元的“60套餐”,套餐外的本地通话资费是0.25元/分钟。同样是“60套餐”,基本消费240元的一款套餐外的本地通话资费是0.12元/分钟,要便宜一半。

不过消费者要注意的是,即使你没有消费满套餐规定的话费,仍要支付基本费用。因此,消费者应该根据自己的账单先大致算一下自己加入套餐后话费能够降低到什么水平,然后再决定,不要加入远远超出自己实际情况的套餐。

税务部门的统计显示,去年全国的个人所得税收入65%来源于工薪阶层,有些地方甚至高达80%。基于个税征收中的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启动了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立法程序,将新的个税扣除标准从目前的800元提高到1500元。8月23日至28日举行的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将首次审议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

这次个人所得税法的调整,无论是普通工薪阶层,还是高收入者,实际发到手的工资将会有一定的变化。直接受益的应该是低收入者,部分高收入阶层的纳税额会有所提高。理财专家建议,对于低收入者,虽然能节省的金额可能不太大,但可以借这次收入增加的机会,积极进行定期定额买基金等新的理财尝试,使家庭的综合理财收益有所提高。而对于高收入者,则可以通过某些途径合理避税。

根据《个人所得税法》规定,个人投资国债和特种金融债所得利息免征个人所得税。国库券素有“金边债券”之称,是各种理财渠道中最安全、稳妥的投资种类。今年发行的几期凭证式国债虽然票面利率接近同期银行储蓄,但综合考虑不纳税优势,国债还是具有较高的投资价值。

投资开放式基金不但会取得较高收益,还能达到合理避税的效果。由于基金获得的股息、红利及企业债的利息收入,由上市公司向基金派发时代扣代缴20%的个人所得税,因此,基金向个人投资者分配时不再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目前,居民可以投资的开放式基金主要有股票型基金、债券型基金和货币型基金。以货币基金为例,目前货币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虽然降到了2%左右,但考虑不纳税因素,仍然比一年期的税后储蓄收益高0.2个百分点。

目前银行发行的人民币理财产品数量不多,收益率略低于货币市场基金。由于国家还没有出台代扣个人所得税的政策,这类理财产品暂时也可以避税。

信托产品年收益率一般能达到4%以上,其风险远高于储蓄、国债,但是低于股票及股票型基金。国家对信托收益的个人所得税缴纳这一块也暂无规定。

参加保险所获得的各类赔偿是免税的。同时,为了配合建立社会保障制度,促进教育事业的发展,国家对封闭式运作的个人储蓄型教育保险金、个人储蓄型养老保险金、个人储蓄型失业保险金、个人储蓄型医疗保险金等利息所得免征所得税。另外,近年来各家保险公司不断推出的分红类保险目前也暂不纳税。

教育储蓄是国家为了鼓励城乡居民积累教育资金,促进教育事业发展而推出的一项储蓄种类。教育储蓄最大的特点之一是国家规定免征利息税,单此一项,教育储蓄的实得利息收益就比其他同档次储种高20%以上。

《个人所得税法》第二条规定,下列各项个人所得,应纳个人所得税:一、工资、薪金所得;二、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三、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四、劳务报酬所得;五、稿酬所得;六、特许权使用费所得;七、利息、股息、红利所得;八、财产租赁所得;九、财产转让所得;十、偶然所得;十一、经国务院财政部门确定征税的其它所得。

重庆专用汽车厂总经理李安林26日下午身中数刀死在办公室。其亲属怀疑死者系有人图谋因公事被人杀害。目前,警方已对此进行调查。

昨日上午,据死者弟弟李章讲,李安林一朋友的儿子考上大学,约定26日下午6时去参加贺宴。但6时已过他却未到。朋友给他打电话,发现手机关机。李章说,电话一直不通使朋友感到很奇怪,便打电话给嫂子。晚上11时多,嫂子像往常一样以为丈夫在外办事将手机电池用完,便到办公室替其取电池。李妻叫上公司会计,打开通过办公室的铁门,发现办公室的门虚掩着,推门开灯一看,李安林俯卧地上,全身是血,前胸后背身中数刀,身体已僵硬。

据李的家人推断,李安林应是当天下午下班前遇害的。因进入办公室铁门公司每天下午6时准时关闭,该办公室所在楼房进出人员混杂,没有对进出人员登记,凶手可能在下班前混了进去。

李安林的妹夫肖某说,在事发办公室,他看见哥哥双手护在胸前,俯卧在办公桌旁的沙发边,茶几有平移的痕迹,钥匙和手表掉在地上,手机被拿走,其它地方却没有丝毫翻动痕迹。肖说,办公室外是一条主公路,且窗下设有一个车站,平时在办公室也能清楚的听到楼下擦皮鞋的声音,如果上面有什么动静下面肯定有人听得到。他说,从现场分析,哥哥当时可能是接待一个熟人,背部伤口证实他是毫无防备时被人偷袭,受到致命一击;从办公室完全没有混乱的迹象看,哥哥当时应该没有与对方搏斗过。

肖说,一家人都怀疑哥哥死因蹊跷。他事后从嫂子口中得知,哥哥死前几天,家中曾有陌生人“拜访”,但当时没有在意。他告诉记者,哥哥有4个办公室,并不在同一个地方。但上班地点的时间安排是相对固定的,有时候下午可能在不同的两个办公室办公,但外人并不知道他的作息安排。他认为,哥哥这次肯定是因公被害,且此人对内部、外部环境较为熟悉。

据李的多名好友介绍,李生前为人稳重,身体健壮,不喝酒。其中一朋友说,本周三他们还见过面。当时他们还谈到企业如何拓展海外市场,如何给职工谋福利等问题。据李章讲,出事后,李妻已神智不清住进医院。因昨日太晚,记者未能联系上该汽车厂现在的负责人。据重庆商报

在中海油收购尤尼科未果的情况下,中石油的这次并购行为再次明证了中国石油战略的重心仍然在西线。中哈近年来不断升温的双边关系,也为中石油的此次收购行动提供了良好的政治背景,中石油此次捷足先登,是中哈政治合作水到渠成的结果

8月23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石油)正式宣布,已通过其全资公司中油国际出价41.8亿美元收购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PetroKazakhstan,以下简称PK公司),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公司进行的最大一起跨境并购。

在中海油收购尤尼科未果的情况下,中石油的这次并购行为再次明证了中国石油战略的重心仍然在西线。

中哈近年来不断升温的双边关系,也为中石油的此次收购行动提供了良好的政治背景,中石油此次捷足先登,是中哈政治合作水到渠成的结果。

PK公司成立于1991年,是前苏联第二大、哈萨克斯坦(以下简称哈国)第一大石油生产商,公司在1999年被破产保护,2003年在加拿大卡尔加里重新注册,改为现名。

除了中石油外,印度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以下简称印度石油)和俄罗斯卢克石油(以下简称卢克石油)都对收购PK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中石油在8月中旬曾向PK公司发出了32亿美元的收购要约,作为中石油竞争对手的印度石油,则联合该国钢铁巨头“米塔尔钢铁公司”,放出消息愿意出资36亿美元收购PK公司。

俄罗斯《财经消息报》称,印度方面的流动资金非常充裕,已超过了100亿美元。

不过,在石油界几十年来早就熟知一条道理,雄厚的资金并不能保证得到大量的新油田,在这样的大型企业跨国竞购中,价格都并非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很多时候,这些交易要受到政治考虑的驱动。

在三家PK公司的主要竞购方中,印度石油实际上是半路杀出的一匹黑马,在哈国并没有自己的合作项目,更无油田项目投资的前例。因此,许多分析家认为,主要的竞购方实际上是在哈国已经营多年的中石油和卢克石油。

中石油近年在哈国已投资10亿美元,协助哈国政府勘探和开采里海大陆架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中石油在哈国也拥有自己的油田,分别是控股60.3%的中油—阿克纠宾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和全资拥有的北布扎奇油田,两个油气项目总探明储量为5.06亿桶,占到了中石油海外油气储量近30%。此外,正在建设中的中哈石油管道也是由中石油集团总公司和PK公司合资修建。通过这些项目,中石油与哈国石油公司和哈国政府都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这次提出竞购也是顺理成章。

卢克石油尽管在哈国也拥有自己的开发项目,包括与PK公司各持50%股份图尔盖油田,以及持有独立股份的卡纳查甘纳克和坦集兹油气项目。

但卢克石油与PK公司近年来的合作很不顺畅,卢克石油认为PK公司背着自己获取了图尔盖油田的大部分利润,并对卢克公司参与图尔盖油田的管理进行限制。今年4月俄罗斯人已经将PK公司告上哈萨克斯坦当地法院,并提出了2.2亿美元的索赔要求。

PK公司被出售,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政府行为”。哈国在去年国际油价上涨时,加强了对国内能源企业的控制,作为本国石油领域唯一的外资独资公司,PK公司首当其冲。2004年哈国反垄断部门指控PK公司人为提高油价,罚款360万美元。之后,哈国税务局又向PK公司提前征收数千万美元的退缴税。

2005年,哈萨克斯坦政府以环境保护为名强行削减公司的油田开采规模,使得PK的原油日产量下降到了3.5万桶,从而给公司带来了致命的打击。PK公司的股票价格一度下跌30%,跌到了32.51美元。

据俄罗斯《早报》的报道,PK公司的高层已收到哈国官方的建议,“要么出售要么和别的公司合并”。据哈国知情人士向俄罗斯《财经消息报》的透露,中石油如果最终收购PK公司成功,将会和PK公司结成战略伙伴关系。

哈国是中亚能源资源最丰富的国家,目前已探明的石油储量有100亿桶,约占全球已探明石油储量的3.3%,其天然气储量也有1.68万亿立方米。从这个意义上讲,此次收购可以说是进入里海石油领地的必经之路。俄罗斯莫斯科大学教授曼吉列夫认为,作为地缘政治上不断接近的一种表现,以及对中哈输油管道供油的再保险,中石油赢得此次收购是预料之中。

但PK公司的股票很分散,股东当中还没有一家拥有超过10%股份的大股东,这给出售公司股份带来了许多复杂性。

此外,由于PK公司的注册地在加拿大,收购案最后还需得到加拿大相关方面的批准。加上哈国审批的复杂程序,因此,曼吉列夫认为,即使最后收购成功,在今年9、10月之前也不太可能达成协议。

本报讯(记者李朝红)自本报报道“两少女遭绑架额头被刻黑字”后,读者和网民发表了不同的看法,有读者和网民认为,两少女都涉嫌在发廊从事卖淫活动,不值得同情,会影响到惩处疑犯;也有人认为,两少女遭遇太惨,应好好去关心。

昨日,武汉大学刑法学博士赵慧说,少女涉嫌卖淫和歹徒犯罪行为是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法律不会因为两涉嫌卖淫的少女悲惨遭遇而让其逃避法律制裁,也不会因为两歹徒的恶行令人发指而超越法规予以严惩,两者都会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对歹徒和受害者进行处理。

赵博士分析认为,据有关方面透露,本案犯罪嫌疑人是吸毒人员,实施犯罪的最初动机,最有可能是其通过实施犯罪来获取毒资,借以满足自己的吸毒目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