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现场:灾民滞留户外 到处充满尖叫声组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08:08:45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沈骥如教授认为,“由于国际社会的主流传媒为英文形式,中文、韩文尽管有许多相关报道,但并没有引起国际社会的重视。日本一贯歪曲亚洲历史,它能不能代表亚洲都值得研究,更不要说进入安理会。签名反映了广大华人社会对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看法,即‘不能正确对待历史,就不能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这样强烈的声音我想会引起联合国会员国的注意的。”

西安市民签名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2005年03月28日3月27日,在西安交大医学院附近,千余名学生、市民自发签名,抗议日本右翼篡改侵华历史。记者当日中午在现场看到,一条30余米长的横幅上写着“抗议日本右翼篡改侵华历史事实,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声援保钓爱国勇士”字样,众多学生、路过的市民纷纷主动上前签名...[全文]

全国各地签名反对日本成为常任理事国2005年03月28日激昂心声“我愿用我的行动告慰受难同胞……希望人类和平的曙光照耀全球!”“网上虽然有很多签名活动,但真正在现实中签名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还是让人振奋!”...[全文]

深圳组成私家车队反对日本成常任理事国2005年03月28日昨日下午3时30分左右,深圳市民自发组成30余辆私家车的车队,由高交会馆出发沿深南路游行,参加者在车身贴满反对日本“常任”等标语。参与者说,拥有日本产轿车车主被谢绝参与本次行动。旁观市民对此行动反响热烈...[全文]

3月25日,白俄罗斯。反对派在首都明斯克举行示威,要求总统卢卡申科下台。

连串事件让人不禁要问:吉尔吉斯斯坦“革命”在中亚乃至周边地区是否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引发连锁反应?未来这些国家“变天”是否会更趋暴力和血腥?这些国家“变天”的背后,美俄角力及与该地区关系密切的中国又会受到什么影响?

今年被称为“中亚选举年”。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就已经先后进行了议会选举,今年2月27日,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也分别举行了议会大选。更多的选举还将陆续举行。

从目前已经进行的选举来看,人们普遍的一种担心已经“应验”了———吉尔吉斯斯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掀起了一场“黄色黄命”,总统阿卡耶夫出走,反对派控制了国家权力。

正如此前有关国际问题专家所分析的那样,吉尔吉斯斯坦是中亚各国中最容易发生“革命”的国家,因为它在政治上相对温和,被西方媒体称为“中亚民主的小岛”,总统阿卡耶夫也被称为中亚区内“最开明”的总统,反对派有相对较大的发展空间。另外,根据宪法,现任总统阿卡耶夫将不能参加新的总统选举,下一届总统必将是新人。所有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使吉尔吉斯斯坦成了继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之后下一次“天鹅绒革命”最合适的实验场所。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3月25日,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爆发反政府游行,示威者高呼“吉尔吉斯示威者的斗争带来胜利”,要求调查总统恩赫巴亚尔的贪污行为。虽然示威者最后和平散去,但他们矢言4月7日再举行示威。而蒙古总统选举将在今年5月举行。

同一天,白俄罗斯也开始动荡不安。数百名反对派支持者在白俄罗斯总统府附近举行集会,要求总统卢卡申科下台。

也许是受到乌克兰“橙色革命”和吉尔吉斯斯坦“黄色革命”的“鼓舞”,白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克利莫夫在这次抗议活动中表态强硬,“卢卡申科的确对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发生的事情感到惊恐”,“对于白俄罗斯人来说,变革的时候已经到来”,“我们能够推翻政府”。

与此同时,分析家指出,更让人担心的是,吉尔吉斯斯坦“革命”演变的暴潮在区内建立起危险的先例,未来,中亚国家“变天”可能会更趋暴力和血腥。

吉尔吉斯斯坦“黄色革命”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发生的“不流血革命”最大的不同在于:示威者以木棒、石头和汽油弹袭击阿卡耶夫政权的象征以及掠夺看来与阿卡耶夫家族有商业联系的店铺,这一情况与上述两国的和平示威大有分别。

一名乌兹别克斯坦人伊拉克莫夫认为,“当乌兹别克有一天出现类似的情况,局面可能会更严重和更血腥”。他的担心不是没有依据,去年,中亚地区人口最多的乌兹别克就发生过伊斯兰极端分子发动的炸弹袭击。

此外,被视为中亚区内“最开明”的总统阿卡耶夫被撵走,也会迫使中亚其他领导人“引以为鉴”。

一名西方观察家说:“部分中亚领导人会认为,阿卡耶夫那么开明实在愚蠢,这是可怕的先例。”

事实上,自乌克兰去年爆发“橙色革命”以来,计划在2006年参加大选的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就已经开始镇压反对派,下令取缔两大反对党之一的“哈萨克民主选择”,5名民主分子一度入狱。另一反对党“明路”的领袖阿比洛夫说:“纳扎尔巴耶夫肯定是感到害怕了。”

发生在吉尔吉斯斯坦的这场“黄色革命”,对周边大国而言,都是一场考验。

专家认为,尽管俄罗斯和掌权的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目前均表达了继续发展双边关系的愿望,但此次事件对俄战略利益的冲击仍不容忽视。因为,一旦“多米诺骨牌”接连倒下,最紧张的自然是俄罗斯,因为这些地区曾经都是前苏联的传统势力范围,在这些地区的美俄角力中,如果最终都以山姆大叔获胜而告终的话,本地区势力将重新洗牌,俄罗斯也必将彻底一蹶不振。

还有一点,吉尔吉斯斯坦这场危机在中亚树立了“以非法律手段解决问题”的危险先例,可能会被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等国的反对派“克隆”。由于这些国家是俄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亚经济共同体的核心成员国,这样的局面也必将会弱化俄推行的战略目标。

而一向热衷于在该地区发展亲美势力的美国对于此次吉尔吉斯斯坦的“革命”似乎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喜悦,国务卿赖斯仅仅表达了希望吉尔吉斯“成为和平演变的成功例子”,并强调“美国跟俄罗斯在这个前苏联共和国发生的动乱问题上没有利益冲突”。

美国如此低调,分析人士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吉国的情况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相比有些特殊。

其一,在吉尔吉斯斯坦这样一个伊斯兰教传统浓厚的国家搞所谓的西方式“民主”,极有可能被宗教极端势力利用,从而引发“伊斯兰革命”。到那时,吉尔吉斯斯坦非但不会出现民主国家,反而会出现一个伊斯兰极端主义政权。

如果那样,不仅美国希望的“民主”制度不能建立,而且极有可能导致一个恐怖主义“新温床”出现。这一情况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不愿意看到的。

其二,莫斯科会将吉尔吉斯斯坦剧变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事件联系起来,将之视为西方蓄意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与俄罗斯为敌的又一例证。事实上,俄罗斯强硬派已经在谴责西方不断侵入俄罗斯的势力范围。这将使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进一步复杂化,普京总统身边的鹰派人物将获得更多发言权。

其三,美国也担心中亚及其周边地区发生动乱,保持中亚地区的稳定不仅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也是在中亚地区建有军事基地、并决心阻止恐怖势力蔓延的美国的利益。

因此,对美俄两国来说,目前最大的考验是必须全力帮助吉尔吉斯斯坦实现政权平稳过渡,防止暴力扩散。

由于俄罗斯对吉尔吉斯的传统影响力已经减弱,美国位置又相对较远,因此,中国近年来积极扩展在吉尔吉斯的影响。近10年来,吉尔吉斯及其他中亚国家一直跟中国保持着传统的官方友谊,中亚五国还是中国能源、矿产等利益的一个新的保障,中国希望在吉尔吉斯兴建更多的高速公路。

而一旦吉尔吉斯政局乃至整个中亚地区陷入混乱,必定会影响到中国的经济利益,能源的“脖子”将会被“掐断”。

除此之外,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的新疆接壤,长期以来一直是维吾尔分离分子的传统基地,阿卡耶夫前政府也一直积极支持中国对抗恐怖及维吾尔分离分子,2003年还在首都比什凯克设立了反恐中心,允许中国便衣警察在比什凯克自由执行任务,可以拘捕和引渡华裔怀疑维吾尔分离分子。因此,吉尔吉斯的局势将直接影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如果不尽快恢复国家秩序,这些恐怖力量将有机可乘。”上海社会科学院的一名分析人士这样说。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必须对西方国家在这一地区的政治图谋保持高度警惕。(撰文三石高飞)

中新网广州三月二十八日电(记者郭军)由中国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率领的国民党高层大陆参访团一行共三十四人,于今天下午十四时二十分抵达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受到广东方面及在粤台商的热烈欢迎。这是该参访团赴大陆“缅怀之旅、经贸之旅”的第一站。

广东省台办主任甘兆胜、广州市政协主席朱振中等有关负责人,以及广东各地十多个台协会长,前往机场迎接。

2005年3月22日是“世界水日”,这天下午我来到了圆明园,看到了一幕骇人的情景:几十台挖掘机正在疯狂地破坏着圆明园的景观,所有湖底被挖开,然后铺满了大片白色塑料,四周用水泥严密封闭。

据说,往年公园每年要向园内湖中放水三次,水费约几百万元人民币。铺设防渗塑料一年可以只注水一次。

然而,铺设塑料的费用足可以预购公园所需的几十年、甚至一百年的水。这样做究竟有没有必要?这样做的后果将是什么呢?

3、把圆明园的“活水”变成“死水”,一园死水与园林草木相隔绝,园林树木将面临严重干旱而大片死亡;与地下水系相隔绝,“流水不腐,死水易臭”,这样会产生大量腐败气体和有毒气体,这是一场生态灾难!

7、加剧了海淀区的生态恶化,有损于北京市的生态环保。圆明园湖水的渗漏有利于海淀区和北京市的地下水供应,有利于克服北京市过量开采地下水造成的“城市漏斗”效应。

8、与水隔绝的圆明园中的树木将面临严峻考验,圆明园生态系统的环境污染势必日益加剧。

圆明园是中国古代造园艺术的集大成者,是中国古典园林的顶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与众不同,举世无双,具有不可估量的历史文化价值。

说到圆明园,我们必须要了解中国古典园林的文化内涵,它包括技术原理(营造法式)、美学原理和精神境界。

中国古典园林在世界上拥有无可取代的科学价值和文化价值,具有非常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历史底蕴。

“天人合一”、“师法自然”是中国古典园林建设的基本思想,“巧夺天工”、“宛若天成”是中国古典园林的基本特点,“浑然一体”、“古朴沧桑”是中国古典园林的艺术境界,“泱茫无穷”、“气象万千”是中国古典园林生态效应的美学感受。显然,开放的园林生态系统与周围自然环境的和谐统一至关重要,对于圆明园而言,可持续发展和生态平衡已经接受了几百年的历史考验,从生态学的角度看,物质、能量、信息的交流是不可缺少的,园林水系和外部水系、地下水系的沟通是最重要的“生态流”。

对于古典园林而言,山水形态是其主干结构,地上建筑只是其枝叶。八国联军虽然破坏了地上建筑,然而,枝叶虽毁,主干犹存,基础尚在,形势、气象依然,劫后余生的圆明园犹如“断臂维纳斯”:神韵不灭、魅力依旧,而无数的劫难又增加了她的悲壮美和沧桑感。中国古典园林讲究“叠山理水”,通过特殊的山水形态构建出一个完整统一、和谐稳定的生态系统,这是一个“再造乾坤”的过程,一个好的园林必然是一幅好的山水画,要体现出“山有情、水有意”的景观效果,做成一个有情有意的山水景观是中国古典园林基本要求,这既是一种科学(中国古代的生态学思想)、有是一种艺术(中国古典美学的特殊境界),须要有一个“巧夺天工”的手段。“残山剩水”是中国山水画和中国古典园林的最高境界,在“山穷水尽”处蕴藏着中国美学所特有的诗情画意,圆明园的苍凉和荒芜在无形之中成就了中国古典美学的无上境界,这是无比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作为皇家顶级园林,体现博大、悠久、高明、深邃,圆明园的山水结构是极其伟大的美学创造。虽然历经破坏,然而圆明园的气势和风度并为损毁,“山连绵、水泱泱”是极其重要的景观特征。“连绵不绝”、“泱茫无银”、“一气相通”、“出有入无”的无穷境界是圆明园的美学意义。湖水汪洋,与地下水相通可以接“地气”而的“灵气”,是营造圆明园美学意境不可或缺的关键措施。

圆明园是园林中的园林,是“众园之园”,其山水形态是非常宝贵的文化遗产,其文物价值不亚于任何地上建筑。

圆明园在其固有的中国园林的价值之外,还有一种极其特殊的历史价值,她既是中华文明无比辉煌的历史纪念,有是中华民族历史耻辱的纪念遗址,在人类文明史上,她是西方尖端文明毁灭东方文明的历史见证,是值得全人类检讨和反思的文化遗存,这是圆明园特有的旅游价值。绝大部分外地游客来到圆明园是为了凭吊和追念,是为了感受和领会中国古典园林的美学境界和思想内涵,圆明园寄托着人们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情怀,相对而言,游览圆明园的娱乐价值是次要的,公园目前孜孜以求的游船水上娱乐活动并非圆明园最重要的,况且由塑料包裹的一潭死水成为一种相对缺氧的环境,大量厌氧微生物(如甲烷细菌等)所排放的有毒气体对于水底土壤中的生物群落、水生生物、包括水生鱼类、水禽和游园的人们也是一种危害。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来到圆明园娱乐有什么意义呢?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圆明园之美是无法穷尽的,也是无与伦比的,她的历史文化价值是无法估量的。从圆明园建设的个性化而言,圆明园没有必要模仿其他公园的经营模式。北京有许多公园,然而圆明园只有一个,中国有许多古典园林,然而圆明园举世无双,我们应该珍惜这份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结论一:圆明园的水系是圆明园的“命根子”,破环圆明园的水系是要圆明园的“命”。

结论二:圆明园的湖水渗漏是圆明园、北大、清华一带海淀区生态环境的救命水,也有利于北京市的生态环保。这种渗漏是有益的和必需的。

结论三:作为具有国际声誉的园林遗址,圆明园的“自然水系”是审美价值的关键所在,把“真水”变成“假水”,彻底破坏了中国古典园林“真山真水”的美学意境,严重破坏了“浑然一体”、“自然天真”的艺术构思。如果说八国联军的焚毁只是伤害了圆明园的皮毛,这次大面积铺设塑料、割断圆明园水系的自然联系,则是“伤筋动骨”!

结论四:圆明园的山水形态是圆明园的结构基础,是中国古典皇家园林景观的主体形态,是非常宝贵的文物,具有极其重要的科学价值和文化艺术价值,圆明园的山山水水是圆明园真正的神韵所在,盛大恢宏的气象、再造乾坤的气势、仪态万方的气度,都是山水景观的巧妙布局所成就的美学效应,圆明园的山水形态是无价之宝,不应该破坏。

结论五:圆明园大规模铺设防渗塑料非但没有起到节约经费的目的,反而浪费巨资造成了巨大的文物破坏和严重的生态危机,大规模的白色污染有严重地破坏了圆明园的“自然形象”和本来面目。

中国文化是有“意境”的文化,中国古典园林尤其如此。这次圆明园大规模铺设白色塑料的一个严重后果就是彻底破坏了“天人合一”的意境,圆明园那种“浑然天成”、“自然天真”、“恬淡清雅”的美学感受就完全没有了,损害了圆明园独特的旅游欣赏价值,如果不立即改正,后果不堪设想。

中国文化具有“阴阳合璧”的特征,有形的和无形的,表面的和内在的,空间的和时间的,静态的和动态的,法天象地,再造乾坤,阴阳互根,阴阳相生,阴阳互补,相得益彰,大成若缺,大象无形,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圆明园是不可毁灭的。只要山水形势完整,荒草枯木,残石断柱,枯水秃山,暮色寒鸦,无一不具有无穷的艺术魅力。

水是园林生态系统的命脉,圆明园的自然水系是圆明园的灵魂,这次圆明园的盲目改造是一种严重的生态破坏和文物破坏,北京市上游水口的水源涵养功能被削弱,圆明园和北大、清华的生态环境质量将受到重大影响,圆明园的“天性”被破坏了,园林“天趣”荡然无存。我们呼吁社会各界关注此事,呼吁有关方面立即停止并果断改正这种极其错误的行为,呼吁国家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圆明园的文物价值。

中新网3月28日电据外交部官方网站消息,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近日就保护在吉尔吉斯斯坦中国公民和机构安全事答记者问时表示,中国政府十分关心并密切关注在吉中国公民和机构的人身与财产安全问题。外交部和驻吉使馆已紧急启动应急机制。

有记者问:吉尔吉斯斯坦国内局势出现动荡,在吉中国公民伤亡情况如何?中国政府采取了什么具体措施保护在吉公民和机构安全?

刘建超说,据了解,在吉尔吉斯发生的骚乱中,约有10多名中国公民受伤,财产损失700多万美元。受伤者多数为轻伤,3名重伤者已被送往医院救治,但没有生命危险。中国驻吉大使已亲赴医院看望伤者,转达中国政府的关心和慰问,并敦促吉方全力予以救治。

中国政府十分关心并密切关注在吉中国公民和机构的人身与财产安全问题。外交部和驻吉使馆已紧急启动应急机制,并采取下列具体措施: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