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上世纪困扰人类七大瘟疫 曾夺命无数组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3:19:15

值得注意的是,联通、网通的否认主要集中在公布时间方面,对于新方案的可能性却没有过多提及。

据了解,该消息最早是从运营商内部传出。7月25日,该消息就以QQ、MSN等方式在中国移动内部流传。从方案安排来看,这只是前段时间盛传的电信业重组“六合三”方案的升级,原方案是,中国网通+中国铁通+中国联通C网=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中国联通G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卫通=中国移动,联通将进行两网拆分。而新方案中铁通也被“腰斩”,南北分拆以弥补电信、网通各自在北、南市场的固网本地接入不足。

业内专家分析,“六合三”方案不断推陈出新,主要是以3G发牌数量进行倒推的结果。鉴于国内3G建网的巨大投资额,业界一般认为中国应该只发放3张3G牌照,WCDMA、TD-SCDMA和CDMA2000各一张。以此为假想基础,国内电信格局最好就是重组为3家全网运营商,这样既可以保证有效竞争,又能避免重复投资,有利于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而综合考虑目前国内6家电信运营商的资源和实力分布,目前呼声最高的方案就是拆分联通的G网和C网资源,将其和控制固网的中国网通和中国电信分别合并,获得联通G网的建设TD-SCMDA这一国有3G标准,获得联通C网的平滑升级至CDMA2000,而中国移动则采用WCDMA。

最新传出的重组方案显然也是基于以上的资源分配逻辑,由此可见目前“六合三”的重组方案在业内的呼声颇高。有关专家预测,无论是不是8月1日公布实施,“六合三”都有最大可能成为最终结果。

对于此次新传言中“已经通过国务院审批,8月1日将公布实施”的论断,业界人士则表示可能性不大。

据一位参与电信业重组方案讨论的国家发改委人士告诉记者,今年初,国家的确有在7月前为电信业重组定案的打算,但是后来考虑到重组的复杂性和如何最大平衡各方面利益的问题,决定将定案的时间推迟。据透露,今年7月前是重组方案的汇总期,国资委会定期召开公开会议,联合发改委、信产部的相关负责人和一些电信行业的专家,对汇总的重组方案进行商讨。进入7月后,国资委已经停止新方案的收纳,转而进行方案评价和可行性研究,从中选取最为可行的方案提交国务院审议,从这份时间表的进度安排来看,8月1日公布实施几乎“不可能”。

而中国网通的新闻发言人在进行“辟谣”的同时也透露,国资委相关部门还在对重组方案进行研讨,并未形成可报国务院的重组方案,8月1日公布实施的消息“百分百不可能”。据记者从其他渠道获得的消息,国资委的可行性研究估计要到今年10月才能形成定案,届时递交国务院审批还需要一定时间,因此电信业重组方案的公布实施最快也要进入第四季度才能见分晓。(本报记者程鹏)

2000年基金黑幕时期,所有的经济学家都沉默不言。吴敬琏对南方周末记者一句“中国股市黑不得”而语惊四座,成为经济学家良心的象征并以此当选中央电视台年度经济人物。那个时候,很多人认为,吴敬琏代表的是中小散户的利益。

2001年“挤泡沫”时期,吴敬琏遭到五位学者的联手质疑,虽然以权贵资本主义作为回击武器为吴敬琏赢得了中国股市何去何从大讨论的胜利,但是挤泡沫的现实让人们认识到,吴敬琏代表不了中小散户的利益,吴敬琏只能对着媒体感慨,人们啊,我是爱你们的。

在水皮的认识中,吴敬琏先生的形象是非常复合的。实事求是地说,水皮曾经认为吴先生价值无限,也认为吴先生乏善可陈。总的来说,作为一个经济学家,吴敬琏的人格魅力要大于他的学术贡献,尤其对于中国资本市场而言,吴敬琏先生的破坏价值要远远地大于建设价值。比如,“赌场说”事实上至今影响着他所能影响的一批官员弟子的思维和认识,而“挤泡沫”更是直接催生了延续至今的这场大熊市。

既然,中国资本市场连赌场都不如,那么,顺理成章的结论就是,政府不论在什么时候、什么点位,都不应该托市;既然,中国资本市场连赌场都不如,那么,同样顺理成章的就是,投资者无非是惟利是图的赌徒而已,股权分置改革补偿流通股股东就是不公正的。

因此,由“赌场论”而出发,吴敬琏先生对中国股市的评论是不足为奇的。奇怪的是,吴敬琏这一回代表的居然是非流通股股东的利益,更叫人哭笑不得的是,吴敬琏居然把非流通股股东和全体人民画上了等号。难道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市场有将近300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是私人资本家吗?

记者问,现在来自方方面面的声音都要求非流通股股东给予更大的补偿,您觉得正常吗?

吴敬琏答,证监会已经把股权分置改革的决定权交给了流通股股东。流通股股东处于优势地位,那么当然他们可要求更多的补偿。但是这样的结果对于非流通股股东和流通股股东是不是公正呢?老实说,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补偿。因为从2001年到现在这个股权已经变化了这么多,谁受损失了,你补偿给谁?按照什么标准补偿啊?现在这个权利不对等的。现在方案通不通过权力完全在流通股东手里,这是证监会交给他们的权力。

记者又问,您觉得证监会将股权分置方案通过的权力交给流通股股东,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吴敬琏答,权利要平等,对等,为什么流通股股东的权力要大于非流通股股东呢?最早上市的国有企业的非流通股溢价很高,对于当时买了流通股的人确实有很大的损害,那为什么在股权分置改革的方案谈判中间,权力却在一方呢?我认为现在股权分置改革真的没办法去算得清什么方式进行补偿是完全合理的。

记者再问,既然您认为没办法,那么您2002年提出股权分置改革时的思路是否能放在现在呢?

吴敬琏答,在2002年的时候,我说大家都让一点,只要大家向前看,共同来解决股权分置改革,但现在不是大家让一点的情况,现在是“一面倒”的情况,在“一面倒”的情况下,恐怕解决起来就麻烦得多,因为现在从非流通股这边基本没有人讲话,情况就很复杂。

记者最后问,但非流通股股东还是可以一定程度上表达自己观点的,比如在推出股改方案时要求100%非流通股股东同意这个方案,才推出方案,最终非流通股股东也要参与股改方案的投票。

吴敬琏答,但非流通股股东最终是谁,是全体人民,可是代表非流通股股东提出意见的、投票的,还是经理人,那可不是这位老板或经理的钱呀,可是对全体老百姓来讲,这可是我们自己的钱呀。

从吴敬琏的答记者问中,我们可以发现,吴的回答出乎记者意料,采访的过程成为一种变相质证的过程,最后的结果就是记者无话可说,因为吴敬琏把股改“玄学”化了,已经“不可知”了。

实际上不但记者无话可说,水皮想绝大多数的投资者面对吴先生如梦呓般的语言恐怕也是哑口无言,更多的投资者会问,吴先生是地球人吗?

如果吴先生是地球人,那他怎么会得出流通股股东是强势人群,而非流通股股东是弱势人群的结论?如果吴先生是地球人,那他怎么会不知道流通股股东表决的是非流通股股东和保荐人“共谋”的非流通股流通方案,流通股股东只有说“不”的权力,而没有说“是”的权力,难道吴先生连这点权力都认为不该给流通股股东吗?如果吴敬琏是地球人,那么他又从哪里得出股改呈现一面倒的印象呢?“一面倒”不是不存在,但是,一面倒的不是吴敬琏说的流通股股东一面倒,而是非流通股股东一面倒的把持股改方案,从流通股股东“一只羊身上扒两张皮”。

关于股权分置改革,吴敬琏曾经提出过无偿划拨社保基金国有股的方案,水皮认为是值得肯定的;关于国有股减持的价格,吴敬琏曾经附和赞成不能以市价减持,水皮认为也是值得肯定的;关于挤泡沫的是非,吴敬琏曾经承认不应该主动刺破,水皮认为更是值得赞赏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吴敬琏就是一个学者,一个对经济有研究的学者,既不炒股投机,也不买股投资,对于资本市场的感觉有偏差不是什么大过,只要大事大非上站得住,大家没有必要苛求。比如就在同一次采访中,吴敬琏还指出,中国股市的根本问题还在于定位,制度安排,一定要把制度改过来。定位明确了,股市是干什么的,如果制度问题不解决,定位不明确,就是想股市1000点了,人为往上抬,是不行的!

但是吴敬琏关于股改的评论令人倒抽一口冷气,水皮的确是想不到,这么巨大的反差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学者的身上。非流通股,也就是大股东没有人代言,为大股东代言,也就是为全体人民代言,吴敬琏老先生的话是这个意思吗?

华生是燕京华侨大学的校长,华生有一次为学者做注释。什么叫学者呢,就是领导做决策叫你去说,但决不会按照你说的做决策的人,这样的人就叫学者。幸亏吴敬琏也就是个学者,否则这个股权分置改革还不知道会弄出个什么妖蛾子来。

科技讯偶然在日本欧姆龙制造厂看到了一台最古老的ATM机,于1971年正式推出,距今已有34年历史。

正是这台ATM机,开启了银行业自动取款的先例,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便利。

到2003年的时候,欧姆龙与日立合并,双方成立了日立欧姆龙公司,如今已经是日本最大的研发、制造、销售ATM机的企业。

美国一些议员欲以“反补贴法”对中国等施压的企图可能“搁浅”。美国众议院周二否决了一项试图将美国现行的反补贴法适用范围扩大到中国等“非市场经济国家”的议案。“反补贴”和“反倾销”、“保障措施”被并称为“两反一保”,是WTO规则下的三大贸易救济措施,WTO成员也通常采取此三种形式进行贸易制裁。

美国众议院当天对这份名为《美国贸易权行使法案》的议案进行了约一个小时的辩论。最终表决结果为240票赞成,186票反对,由于未在众议院获得2/3以上的赞成票,该议案最终“搁浅”。

众议院中威信最高的民主党人之一、纽约州联邦议员兰戈尔指出,该议案跟中国没有任何关系,其真正目的是以此获得对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的支持票。“通过否决这项议案,我们希望议员们明白,不要把众议院的议事程序用于政治目的。”

面对民主党的反对,该议案主要发起人、共和党议员英格里希竭力辩白,称该议案“是要铲除我们对外贸易,尤其是美中贸易关系中许多不平等现象的一项全面措施。”

此前,英格里希在本月14日提出的议案中建议,将美国现行的反补贴法适用范围扩大到中国等“非市场经济”国家,但同时规定美国政府不能在对相关进口商品征收反倾销税的基础上再征收反补贴税。

尽管英格里希本月14日提出的议案在众议院的投票中遭到否决,但在美国的现行程序下,他还有机会“卷土重来”。

根据美国商务部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决定,美国的反补贴法不适用于非市场经济国家。这一决定得到了联邦法院的确认,要变更这一法规,就必须通过国会就此专门立法。由于目前美国尚未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因此其反补贴法并不适用于中国。

反补贴是WTO规则下“两反一保”中的重要内容。事实上,早在2004年,反补贴就已经被我国业界所留意和认识。当时,加拿大连续对我国发起了3起反补贴调查,涉及到我国生产的碳钢和不锈钢紧固件等产品,使得我国企业首次面临反补贴的冲击。

而今年3月10日,美国国会议员就曾提出一项新议案,要求修订美国现行的反补贴法,以便对非市场经济国家也可以采取反补贴措施。

业内人士指出,在2004年以前,反倾销措施一直是外国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的最主要形式,保障措施使用得很少,反补贴措施则从未使用过。而加拿大的行动和美国的举动,则对我国企业发出危险的信号———今后,美国等可能更多地利用反补贴措施对我国企业进行贸易制裁。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龚柏华告诉记者,反补贴针对政府行为而言,打击范围更广,“我国一些行业或多或少对政府有所依赖,因此一旦外国对我国实行反补贴,其杀伤力远大于反倾销和保障措施。”

科技讯7月27日16时,针对有报道称龙芯二号可能涉嫌侵权,中科院计算机研究所龙芯研究组组长胡伟武和中科院计算机研究所专利办公室主任张燕双双否认,称国外某些媒体有散布中国威胁论的倾向,其仅通过猜测就片面推断龙芯2号侵犯相关公司的知识产权是极不负责任的做法。

此前,有国外媒体报道称,市场研究公司In-Stat日前在一份报告中说“龙芯二号处理器同1995年美国MIPS科技公司推出的MIPSR10000非常相似”,这样的相似度可能会引发知识产权纠纷,因为MIPS科技公司并没有向龙芯处理器的设计者提供授权。

龙芯研究组组长胡伟武回应说,MIPS公司一直在对所属的知识产权进行正当的保护,过去就有美国公司由于指令问题陷入与MIPS公司的知识产权纠纷。但到目前为止,中科院计算所没有从MIPS公司收到过任何关于龙芯侵犯MIPS知识产权的通知。

胡伟武表示,根据检索和分析结果,到目前为止,龙芯处理器的所有设计,不存在对相关公司专利的侵权问题。

他说,据了解,与MIPS的知识产权纠纷最常见的是MIPS指令系统中的几条访存地址不对齐的指令。MIPS公司为这几条指令的实现方法在美国、日本、韩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申请了专利。但龙芯不存在对这几条指令的侵权问题。理由是:(1)到目前为止,在市场上销售的所有龙芯处理器和龙芯IP都没有实现这几条指令。(2)MIPS公司没有在中国申请与这几条指令有关的专利,因此在中国市场,不存在对这几条指令侵权的问题。

据悉,MIPS还有其他一些专利,如关于媒体指令的专利以及大尾段(BigEndian)和小尾段(LittleEndian)切换的专利。但是龙芯没有使用,如龙芯2号中实现了完全自己定义的100条左右的媒体指令,只实现了小尾段的数据格式。

中科院计算机研究所专利办公室主任张燕表示,侵权是个严肃的法律概念,法院对侵权的判定至少要求以下四方面的举证:(1)一方合法拥有相关权利;(2)另一方采取了侵犯这些权利的行为,且一般存在主观过错;(3)对权利拥有方造成了损害;(4)被造成的损害与(2)中所指行为存在因果关系。

她声称,仅仅通过猜测的“架构95%类似”片面推断龙芯2号侵犯相关公司的知识产权是极不负责任的做法。

晨报讯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副司长霍建国预测,今年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可能达900亿美元以上,对欧盟的贸易顺差有可能达600亿美元,而对欧美贸易顺差的大幅增长将引发更多的贸易摩擦。

财经注:根据财华社报道,霍建国还说,中国今年全年进出口增长将维持在20%左右。

他表示,全年出口按年增长将在25%以上,下半年进口增长则略有回升,但全年来看仍难达到去年水平。

2004年全年,中国进出口总值按年增长35.7%,进出口顺差319.8亿美元,增长25.6%,全年出口为5,933.6亿美元,按年增长35.4%,进口5,613.8亿美元,增长36%。

一场突如其来的行贿风波,令华为措手不及。为何中国企业在海外屡遭黑手暗算?

近日,斯里兰卡媒体披露,华为涉嫌贿赂孟加拉官员。在此消息的传播过程中,又逐渐被演绎成“华为贿赂斯里兰卡现总理”。

“这纯粹是有人在背后陷害。”华为新闻发言人向《国际先驱导报》澄清。

7月5日,孟加拉第一大报《THEDAILYSTAR》撰文披露,孟加拉国电报电话局(BTTB)前主席NurulIslam和项目主管Monowar由于涉嫌受贿,已被批准提起诉讼。该报称,今年5月初,孟加拉内阁分部在仔细查阅档案之后发现,BTTB没有把西门子和华为公司的维修交易列入BTTB的手机项目中。包括BTTB前主席在内的部分BTTB官员在签署设备协议时,有意不把售后服务包含在协议中,孟方为此不得不向设备提供商西门子和华为支付3700万美元的售后服务费用。

随后,《THEDAILYSTAR》披露的这一消息被演绎成华为在孟加拉国海外贿赂,开始在中国国内网络上大肆传播。此时,斯里兰卡第二大报《SundayLeader》于7月17日刊登的现任总理涉嫌受贿一文也在国内BBS上流传,“华为假借海啸捐款巨款贿赂斯里兰卡现总理”的传言随即产生。

7月22日下午,记者就此事采访时,傅军称:“这纯粹是有人在背后恶意陷害,孟加拉当地的报纸,从未说过华为有任何涉嫌行贿的事情。真实的情况是:华为在孟加拉的项目于2002年开始启动,2003年通过相关技术评标,2004年6月,该项目尘埃落定,华为获得了3500万美元的合同。合同签订时,BTTB要求华为为其提供终身免费服务。但是由于移动项目中服务投入较大,华为在签订设备合同时没有同意这一条件,由于这一项目的售后服务合同存在一定的争议,合同至今没有签订。”

关于斯里兰卡风波,傅军解释:在海啸捐款中,华为总计为5个国家捐助了价值2000万元人民币的现金和2000万元的设备,其中包括向斯里兰卡总理账户汇入的10万美元。后来这笔款项被斯里兰卡官员挪用。

记者还就此事致电西门子德国总部,西门子新闻官断然否认。该人士表示:西门子和华为都是规范的大公司,不可能有行贿的事情发生,对行贿的传闻,西门子还没有听说过。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