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名初一女生惨遭7名少年轮奸4小时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43:51

2004年6月,日本的几家主要媒体忽然对中日两国的东海分界线以及油气资源开发问题进行炒作,声称发现中国方面在离争议地区很近的海面上建设钻井台,准备开发一个叫“春晓”的天然气田。由此,中日东海油田之争拉开序幕。

在争端开始不久的2004年10月21日,《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就曾来到了春晓气田陆上基地——宁波市北仑区春晓镇采访。

从宁波市乘车到30公里之外的北仑,在北仑坐中巴车经过20公里盘山公路之后,就来到了春晓镇(原三山乡)。从春晓镇出发,穿过大片的橘林、稻田、黄花梨基地和一个大规模的盐田之后,就到了位于海岸滩涂上的春晓油气田开发陆上终端建设工地。

走进建设工地,记者看到不但工地上的主要建筑已搭起了框架,连建筑的基本结构也已成形,天然气处理厂的主要设备已开始安装。好几个气库也已在建设中。整个建筑工地有上百名建设者在施工。几十台工程车进进出出。该建设工程的施工方是中原石油勘探局工程建设总公司,监理方是大港油田监理公司。

一位正在现场施工的没有透露姓名的工程人员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现在放在工地上的许多设备都是从国外进口的。”

这个工程是春晓油气田的天然气处理厂,和海堤就隔了一条护堤河。天然气就是从海里的管道通向处理厂,然后由处理厂,把天然气送到宁波等长三角城市。

建筑工地的门口有一大块工程项目的说明牌,说明牌显示,该工程的全名为“春晓气田群开发建设项目陆上终端生产区建设工程”,工程占地面积为24.3万平方米,设计的产能是25亿立方米天然气,开工时间为2004年4月8日,竣工时间为2005年5月28日。建设单位是中海石油有限公司春晓气田群开发建设项目组。

2005年7月14日,原本已稍为平息的中日东海问题,由于日本单方面的行动而陡然升级。

而在这之前,一些境外网站纷纷传出一些关于春晓油气田的“新闻”,主要内容有“陆上基地戒备森严”、“建设工程扰民”、“不计成本,加快施工,以图提前竣工”等等。

2005年7月18日,《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再次来到了春晓气田施工现场,发现境外网站的所谓“新闻”,毫无事实根据。

在陆上基地建设现场,一个现代化巨型油气加工厂已基本成形。在通往天然气厂的路上,时常可见不少打包回家的工人三五成群地走着。工人们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工程已处于扫尾阶段,所以绝大多数工人可以回家了。”

走到工厂门口,先前的施工进度牌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天然气厂的大门,除了中海油和中石化的LOGO外,“东海春晓天然气处理厂”的企业名也很醒目。走进大门之后,就是两栋三层白黄相间的小楼,颇为别致。办公小楼外,两面中海油公司旗和中石化旗,簇拥着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走过办公区,就可以看到两个巨大的绿色圆柱状罐,绿罐之后,则是两排乳白色巨型球形罐,旁边则有两个稍小的白色球形罐。再往工厂里面走,则是已组装完毕的成套设备。

厂区里尚有不少工人在打扫清理,按照他们的说法,工程已接近完工,但何时正式能通气加工,还是未知数。新华社的报道说该工程将于10月完工。

2004年《宁波日报》的报道中说,春晓油气田将在2005年5月输气给宁波市。《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第一次来到该基地采访时,看到的项目公示牌上的完工日期是2005年5月28日。很明显,该工程不是在“不计成本,争取提前竣工”,而是比预定完工时间晚了。

所谓的“戒备森严”,更是无稽之谈。《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在厂区内外,都没有看到任何执法或武装人员,进入厂区只需向门卫通报一声。连当地普通村民,进出工程区也十分方便。

春晓是宁波北仑的重要西瓜生产基地。《瞭望东方周刊》记者7月18、19日来到厂区附近时,正值当地西瓜扫尾之时,在厂区附近有数千亩瓜地,三三两两的大卡车,都停在工程区附近的水泥路上,一天运销的西瓜达数十吨。工程区的工人和当地村民关系十分融洽,有工人帮村民推人力车,也有村民送工人瓜吃,不少当地老人还喜欢和外来工人用并不擅长的普通话交流。很显然,境外网站所谓的“工程扰民”也是谣言。

7月14日,日本正式批准帝国石油公司获得东海石油勘探试开采权。这家冠名为“帝国”的石油公司,其历史与背景颇为意味深长。

帝国石油公司是日本最早的石油能源资源开发公司。帝国石油公司口号就是:帝国石油公司的历史就是日本石油的历史。

帝国石油公司的成立背景,就是二战时期的殖民侵略。1941年,美国开始禁止出口航空汽油,日本军方迫于形势的需要,将与石油有关的勘测队伍和人员全部予以征用,把他们派往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和打拉根,希望在东南亚地区找到自己能控制的石油来源。为了进一步强化日本的能源开发,日本政府根据《帝国石油株式会社法》,将各公司的石油矿业部门进行整合,成立了一家“国策企业”——帝国石油公司,其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日本战时的能源需求,确保日本陆海空三军的“能源命脉”。战争期间,正是这家公司,为日本法西斯军队提供了主要的石油能源,用于太平洋战争与侵略中国等用途。

“二战”结束后,《帝国石油株式会社法》于1950年被废止,帝国石油公司随即以“民间企业”的身份出现,但实际上其“官制开发”的色彩相当浓厚。

帝国石油公司在二战结束后,特别是上个世纪90年代起,悄然启动了“全球抢油”计划,截至今年,帝国石油公司已经成功地在亚非拉美洲安营扎寨,介入了当地的石油开采。

值得注意的是,帝国石油公司除了出现在东海石油争端外,还很早就介入了南海油气争端。据辽宁《半岛晨报》报道,早在1978年7月,日本就与越南达成协议,就南海海底石油开发进行合作,与相关国家签订了石油勘探与开发的合同。从帝国石油公司的网站上能看到,2004年10月,帝国石油公司成功地与越南合资开发油气田。

日本批准帝国石油公司这样一家具有“二战历史渊源、为日本侵略军提供主要能源”的石油公司,在中日有争议的海域试开采油气资源,居心何在呢?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金熙德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东海油气田问题本来就是因日本媒体炒作而成为热点问题,这次日本单方面批准在有争议海域试开采油气资源,完全是激化矛盾之举。”

外交学院教授周永生则认为,日本之所以在东海油气问题上屡屡表现强硬态度,和日本极度缺乏能源有关,也和小泉政府的政治策略有关。“小泉执政的重要‘亮点’,在日本人看来,就是其强硬的国际政策姿态,让日本人觉得他是个‘英雄’,从海洋划界问题上。钓鱼岛问题上,都表现出小泉继续强硬作秀的特点。”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东亚研究中心主任黄大慧博士则还考虑到了技术问题,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我们有资料,日本没有,所以担心谈判被动,让民间开发去勘探,获取一些资料,可能是日本的考虑。”

在中日东海划界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之前,中国政府一贯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日本政府也曾一度表示愿意合作开发。

但从日方提出的要求中方先提供相关资料等苛刻条件来看,日方对合作开发毫无诚意。

事实上,在有争议海域,国家之间通过联合合作的方式勘探、开采,一直是搁置争端的好办法。中越菲南海石油勘探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

2005年3月14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中国最大的离岸石油生产企业中海油作为中国的代表,与菲律宾及越南的石油公司签署了为期3年的《在南中国海协议区三方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3家公司将在总面积14.3万平方公里的协议区内研究评估石油资源状况。

在中国昆明召开的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领导人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在会见越南总理潘文凯时也表示,希望中越积极推进南海争议海域的共同开发,尽快开展中国、越南、菲律宾三国石油公司在南海的合作勘探。

金熙德研究员认为,目前中日东海问题上的紧张局势,是中日关系的一个环节,也是中日关系的一个缩影。

对于解决东海问题,金熙德认为,应该做的是和平谈判、合作开发。他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中日东海问题,需要通过谈判的方式,拿出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就目前来看,中国并没有作出激化矛盾的事,因为我们是在没有争议的海域开采油气资源。如果日本单方面在有争议地区进行勘探和开采,就是损害中日关系,损害中国利益的行为,就是在激化矛盾。”《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朱国栋、黄琳/宁波北仑、上海报道

本报讯(记者刘艺明龙成通)南海也发现了“太岁”?昨日,一名市民告诉记者,在南海狮山发现了一件疑似“太岁”的不明软物,其重约2公斤,在太阳底下能渗出黏稠的液体,其身上的伤痕也能自己愈合。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研究人员经初步观察后,已将此不明软物切取下样本留作化验。

吴先生小心翼翼地从自行车后箱里拿出一个红色塑料袋,里面用报纸裹着一个椭圆状物体。

拿开报纸后,记者看到该物体为淡黄色,上面还有一些黑色斑点,大约有30厘米长、15厘米宽、15厘米高,约2公斤重。该物体的一侧隐约有切割过的痕迹,其底部是平的,还有一个很深的小洞。由于该物体非常透明,记者还能在阳光下透过小洞看到物体内部,里面并没有任何的异物,颜色也跟外面一样,呈淡黄色。

记者试着摸了一下该不明软物,发现该物体非常有弹性,用力按下去马上就能恢复原状。在太阳底下,该物体的表面还渗出一些非常黏稠的液体,液体还有淡淡的香味。记者试着用水冲洗该物体,发现该物体在水里变得更加柔软了,而且还会把水吸到自己内部。

吴先生告诉记者,他是在一个月前于江边发现这个不明软物的,当时该物体就在江边的泥土里,有一大半露在泥土外。他开始还以为是块石头,也没在意。后来吴先生越来越发现这块物体有点怪异,但是他又不敢用手去触摸它,于是吴先生便尝试着用棍子翻动着该物体仔细观察。后来,吴先生还用棍子在该物体表面捅了一个洞。

3天前,吴先生再次来到江边,隐约发现这个不明软物好像比一个月前长大了,大约长了半斤。吴先生于是又认真观察了一下,这一看让他吃了一惊,自己一个月前在该物体表面上捅的洞竟然神奇地消失了!吴先生觉得这个物体是件“宝物”,于是就将它搬回了家。

吴先生私下问了一下镇里的老人,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该物体为何物,有些市民还称这个是“怪物”,劝他赶快扔掉。后来在公园里,一名路人发现了吴先生手上的不明物体,告诉他该物体很像媒体报道过的“太岁”。

为了对该不明软物进行科学鉴定,记者陪同吴先生来到了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该院的研究生邓书林在对物体的外观、质感和气味作了分析后,初步认为此不明物体并没有生命迹象,但确实的情况还需要鉴定后才知道。邓书林在该物体一角用剪刀取下了一些样本,记者看到切口处是白色的,看上去好像有油脂的感觉,有一圈一圈的纹理。在切开后,该物体散发出一种腥臭的味道,但是并不浓烈。

邓书林告诉记者,“太岁”的概念在学术上其实还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但是“太岁”的形态并不全都一样,它们有可能是棕色的,也有可能是白色、黑色、黄色等。可以确定的是,如果这块软物真的是“太岁”的话,那么在其身上就应该找得到生命的迹象,如细胞等,所以他们要认定该物体是“太岁”,就必须先证明此物有生命迹象。

邓书林说,自从媒体报道“太岁”的事情后,最近也有人把一些所谓“太岁”的样本邮寄到他们实验室,但是经检验后都不是“太岁”,有的甚至只是橡胶,用火一点就着。市民如果找到疑似的“太岁”,应该自己先留个心眼,看是不是一般的形状古怪的橡胶。

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想要永远统治天下,便找到方士名医徐福,命其为他寻找长生不老的仙药。据说秦始皇让徐福寻找的仙药当中就有“太岁”。“太岁”学名叫“肉灵芝”,在中国神话《山海经》以及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都有关于“太岁”的记载。

有生物科学研究专家认为,“肉灵芝”生物体是大自然遗留的古生物活化石,产生的年代可上溯到白垩纪,是地球上迄今发现的最古老的古生物活体标本。而美国有生物科学家在研究后认为,它是人类和一切动植物的祖先,称其为“生物和氏璧”。

新华网长春7月26日电(记者徐家军、李泽)26日,吉林省汪清县“千万富翁灭门惨案”中逃往外地的3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押回汪清县。至此,这一轰动全国的案件的4名犯罪嫌疑人已全部被缉拿归案。

6月18日凌晨,汪清县发生一起一家四口惨遭杀害的灭门血案,拥有千万家产的汪清县首富、恒信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第六项目部经理蔡宽锡及妻子、22岁的儿子、16岁的女儿均不幸遇害;家中保姆身中三刀,幸免于难。

据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公安局有关工作人员介绍,这是一起特大入室抢劫杀人案件,4名犯罪嫌疑人为3男1女,其中年龄最大的为23岁,最小的只有17岁。案发之时,4名犯罪嫌疑人中的女子在外望风,其他3人潜入蔡宽锡家中,在盗窃过程中被蔡宽锡及其家人发现,并发生搏斗,后犯罪嫌疑人拔刀行凶杀人。

案件发生后,吉林省公安厅、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及汪清县有关领导迅速赶赴现场组织勘察,警方立即全力以赴侦破此案,并悬赏5万元缉拿凶手。当地警方经过缜密排查和侦破,7月24日在汪清县将1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并于25日在珠海、青岛两地将其他3名犯罪嫌疑人抓获。

现年55岁的马德曾历任黑龙江省海林县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牡丹江市副市长,省电子工业局副局长,绥化行署专员,2000年2月任绥化市委书记。

在这起号称“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卖官案”中,马德被检察机关指控在10年间共收受17人的贿赂603万余元。据报道,共有265名官员涉案,除原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黑龙江省原政协主席韩桂芝等高官外,还包括绥化市下辖十个县市的半数以上处级以上干部,仅绥化市各部门的一把手就有50余人。

本报讯(记者张志兴)“有一演出团在九龙坡白市驿跳脱衣舞。”昨日,本报接到群众反映后,记者赶到现场进行暗访,并通知了当地派出所。截至发稿为止,警方正在对表演人员进行调查。

昨日,白市驿的余先生打进本报热线称,1个多月前,镇上来了一个演出团,每天早中晚3场在水码头一旧仓库内表演脱衣舞,演员在表演中脱掉衣裤,露出“三点”,非常下流,希望有关部门管一管。

记者赶到演出现场看到,一旧仓库门外摆着一张桌子,桌上放着音箱等物,桌前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有“每人5元,早10:30,午14:30,晚8:30”等字样。几名打扮妖艳的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孩一字排开站在一边,三四名“光头”坐在一旁的凳子上。

晚8点30分,记者买票进入仓库。近200平方米的仓库内隔成两段,其中约100平方米的地方被开设成简易的表演场地和观众席。仓库里非常闷热,仓库顶上满是灰尘和蜘蛛网。30多把塑料椅构成观众席,已有10几名男子就坐。木板和砖块搭出一个20多平方米的舞台,一块白布在舞台后隔出后台,后台一角落里摆着DVD等。

晚8点50分,一打扮妖艳的中年妇女和几名年轻女孩走进后台。中年妇女坐下后,放出音乐,便一边抠脚,一边说:“演出即将开始”。几句开场白后,4名身着短裙和吊带的女孩上台表演,跳了一曲舞姿完全不合节拍的民间舞蹈。

第二个节目是一女孩独舞,女孩穿着透明的吊带、短裙,上台后就是一阵狂舞,还不时走到舞台前沿搔首弄姿,做出下腿等动作,将内裤暴露在观众面前。有时还拉起内衣和吊带,露出胸部,整个表演非常低俗。之后的节目有演唱、跳舞等,都有露点动作。

每次露点,部分观众就发出阵阵哨声,坐在前排的几名男子还低下头看演员的裙底。表演过程中,又有三三两两的男子进入观众席。晚9点左右,记者注意到,观众全是男性,大多三四十岁,也有70多岁的老者。观众席内已经新添了一些椅子,共有近50名观众。

晚9点20分,记者电话通知白市驿派出所,几分钟后,警察带着协勤人员赶到,观众立即如鸟兽散,表演的演员全部拥到后台。之后,警察将有关人员带往派出所。截至晚11点记者发稿时,警方正在对相关人员进行调查。

本报邢台电(记者张会武)因为怀疑父亲偏心后妈,儿子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父亲大打出手,75岁的老父亲被打得跪在地上不能站立,左手小拇指骨折,身上多个部位受伤——日前,沙河市公安局离休老干部李津老人遭遇此事,并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犯罪嫌疑人、李津的四儿子被当地派出所以故意伤害罪刑事拘留。日前,沙河市检察院对李津的四儿子批捕。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