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模仿二环十三郎飙车致人死亡被捕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19:39

为防止歹徒发现楼内有人并保证孙的安全,民警要求邱某不再打电话,而是通过短信与孙某联系,并将手机调为振动,随时短信报告情况。

同时,合围民警要求赶到现场的孙某父亲及同事,不要打电话给孙某,以免暴露目标。

12时许,犯罪嫌疑人饶义驾着劫持的出租车行驶14公里后,强闯过秘师桥收费站。

作为车辆出行关卡的收费站,有拦截金属栏杆,也有过往车辆的监控录像,一辆尾随多辆警车的出租车,收费站“为何为其放行”?

协助收费站的路政大队当班负责人吕某介绍,收费站对过往车辆单向收费,318国道从荆州往枝江方向行驶的车辆一律收费。当时他并未在岗亭,听到很大的刹车声后,他从办公室出来看到,一辆红色出租车被2辆警车紧追。

按惯例,从西往东的红色出租车要收费,否则不会抬杆。吕称“出租车开得很快,哪个敢收他的费”,车快挨着栏杆时,收费站才抬杆。他解释,当时中间未设栏杆的车道停着一辆车,后面有2辆警车,如不抬杆的话,车子朝前面一撞,栏杆反弹,不仅会伤及旁边停的车,也会波及后面的警车。

记者问收费站有无接到拦车通知,吕称,收费站并没有接到,要是通知的话,会把收费站两头都拦住,不让车辆过往。吕指着一米多高的栏杆告诉记者,即使不抬杆,的士也能滑过去,最多把车子顶盖削掉。他说要是设地夹的话,就可以把车子卡住。

目前警方已从人口数据网上查到饶义的真实身份。饶义,男,1972年1月16日出生,原籍丹江口市,于2000年8月16日从丹江口市迁至宜昌市,现住址为宜昌市西陵区镇平路25-603号,饶义身高1.67米,至今未婚,某技工学校毕业,未服兵役,其第二代居民身份证是在2005年12月5日办理的。

昨日上午11时30分许,沙市公安分局崇文派出所2名民警,在沙市长途汽车站进行治安检查时,发现一名戴着眼镜、手拎公文包的男子神色慌张,形迹可疑,遂上前盘问。

男子自称姓张。民警要求其出示身份证时,其身份证上的姓名却是“饶义”,民警遂将其带回所里继续讯问。

在派出所,饶义突然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把制式手枪,威胁讯问民警:“你再为难老子,小心老子一枪打死你!”当时民警手中无枪,饶义乘机逃离。

饶义逃出派出所大门后,持枪拦停鄂DT52××出租车,把司机赶下车来,驾车沿沙市江津路向西逃窜。讯问民警也跟着出来,并对便衣民警王朝阳呼喊:“赶快开车追,歹徒有枪!”王朝阳立即拦下一辆桑塔纳小轿车,紧紧追赶。与此同时,崇文派出所迅速将警情向市局110指挥中心报告。

11时50分左右,荆州巡警支队273出警组曾波、万京接110指令:歹徒持枪劫持的鄂DT52××出租车,正在沙市盟达酒店附近,沿江津西路往投资广场方向逃窜,请火速追击。273组民警立即驱车赶赴目标地点。

10分钟后,民警在318国道草市路段“金安修车厂”门口,发现被歹徒遗弃的鄂DT52××出租车,立即报告110。110告知:歹徒已劫持一辆“奇瑞QQ”轿车沿318国道向西逃跑。遂继续沿318国道向公路宾馆方向追赶。

在金安修理厂门前左侧,坐在自己的手扶拖拉机上等运输生意的朱师傅,目睹了歹徒撞车又劫车的全过程。

朱说,约12时05分,只见一辆红色出租车由东向西疾驰而来。在离朱2米的正前方,出租车与一辆白色面包车追尾。白色面包车被撞出3米多远,尾部凹陷。出租车也被撞停,前挡风玻璃破碎。

驾车男子从出租车上下来,跑到被撞面包车驾驶室旁,厉声吼着向驾驶面包车的女子索要车钥匙。女子大哭,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该男子见状,转身跑向路对面停着的一辆摩托车,猛力掀开摩托车主。他用力踩了几下摩托车,但没能将车发动。

正在此时,沙市市民伍某带着一朋友,驾驶着今年元月刚买的红色奇瑞QQ轿车,行至金安修理厂门前。该男子站在路中间用手枪把车拦停,一把抢过车钥匙,将伍某及其朋友赶下车来。随即,该男子启动QQ车并调头。由于调头太急,撞上一辆人力三轮车。三轮车被撞翻路边,骑车的老人被摔出老远。

撞车、劫车,不超过3分钟。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歹徒驾驶QQ车沿318国道,疯狂向西行驶。

在附近做汽车修理生意的朱学军,向记者讲起QQ车冲进河中的惊险场景时称,“就像好莱坞电影里面的镜头。”

朱说,他当时正站在门店前。突然,门前的318国道上,由东向西驶来一辆红色小车。

此处正好是一个向右的弯道,又是桥头,那辆疾驰的小车一个急刹,没想到车子居然反向调头,旋转大半圈后,撞上花坛边沿的水泥护栏,并腾空飞出10多米,坠落在河里。

见出了车祸,朱学军和路边行人立即冲向岸边,只见小车一半已没入水中,司机正在车内挣扎。

一中年男子拉开车门,把受伤男子从车内拉上岸。上岸时,朱师傅看到,该男子满脸惊慌,胸前有血迹,左腿明显有些跛,走路一瘸一瘸的。

同时参与救人的杨某说:“当时大家只是好心救人,哪晓得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围观群众说,直到那男子走到路中间,拿出枪拦车,才知道他们遇到歹徒了。

就在歹徒在路中间拦截车辆时,273出警组已循线追来。民警喊话:“站住!我们是警察!”并鸣枪示警。

听到枪声后,惊慌失措的歹徒放弃了一辆被截停的、载满乘客的中巴车,另外拦截了一辆鄂DT64××出租车,沿318国道疯狂向枝江方向逃窜。先后到达现场的272、283、282出警组立即尾随追赶。

12时11分,歹徒驾车冲至318国道上的秘师桥收费站。收费员放下栏杆,没想到的士却径直冲卡。

歹徒经过中石油万城加油站时,将车停下,拔枪胁迫加油站工作人员为其加油。工作人员见状纷纷避让逃散。紧随其后的民警,将歹徒围困在了加油站内。

本报讯(记者蔡青刘长风江汉)如此惊心动魄的警匪大较量,为什么没有警力受损,也没有伤及无辜?对此,荆州警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一是警方日常的合成演练和预案,促成众警种的快速反应,没有给歹徒喘息之机;二是指挥得当,多警种密切配合,将歹徒限制在可控范围内。

荆州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敖建设向本报记者介绍,当日上午11时40分,110指

挥中心接到报警后,市公安局立即调动巡警、刑警、交警、防暴警、武警、消防等多警种一路追赶,沿途小北门、李埠、太湖等派出所设置拦截点。因城区人口过于密集,警方不便于与其正面交锋,迫使歹徒向郊区逃窜。尽管歹徒连冲3道岗,但一直没有逃离警方的控制范围。

案发后,荆州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临时指挥部,巧妙规避了加油站女工作人员沦为人质的风险,同时断了加油站的电,消防车在现场随时做好灭火准备,避免了恶性爆炸事件的发生。

本报讯(吴问银)13岁的初一女生小芳,本该在明亮的教室读书,但她却错爱上一个比自己大25岁的“叔叔”,并将自己的多个女同学介绍给这个男人奸淫。近日,桐城法院不公开审理了此案,涉嫌强奸幼女的色魔“叔叔”被判刑。

小芳今年15岁,比较早熟。2003年,她母亲在本村开了一间棋牌室,当时只有13岁的小芳时常在这间棋牌室里呆着。在这里,她认识了今年38岁的许功。许功先后在山东、河北、辽宁等地务工。许功经常去打牌,小芳喊他“叔叔”,喜欢他出手大方和幽默。两人渐渐熟识了。

2003年5月的一个夜晚,城里的黄梅戏班子下乡唱戏,小芳去村头看黄梅戏,遇见了许功。禁不住许的一阵劝说,小芳便和他一起到了许功家中。在许的强迫下,小芳和其发生了关系。没想到从这以后懵懂的小芳竟爱上了许功。两人以夫妻相称,一有机会就在一起。许功为小芳买了手机。更可笑的是,为了见证爱情,小芳居然在自己的手臂上刻下了一个大大的“功”字。

有一次在许功的租房中,小芳发现许功和一个女子同居,并且导致这个女子怀了孕,小芳很生气,表示不理他了。许功说:“你要我们断绝关系可以,但你必须介绍你的女同学给我玩。”无知的小芳竟然答应了。

就这样,2003年9月份小芳开学后,许功多次让小芳介绍女同学与其认识。小芳就将同班同学13岁的小丽介绍给他认识,并称许是她的“叔叔”。在许功的威逼下,小丽也被他奸淫。

许功还叫小丽带班上的女同学或门口的女孩子上街来玩,只要带一个女孩来就给她100元。这以后,小丽与小芳介绍了13岁的小兰与许认识。此后,这个班的小娅、小艳、小玲等都被带进了许功的家中,掉进了火坑。

2005年8月17日,小丽父亲发现女儿被许功多次奸污后,才报了案。公安机关迅速出动将许功抓获。

2006年2月28日上午,桐城市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通过当庭举证、质证,认定许功强奸罪名成立。法院认为,被告人许功为泄淫欲,利用被害人小芳年幼无知,以钱物引诱奸淫不满14岁幼女,其行为构成强奸罪。根据被告人的相关情节,法院酌情判处被告许功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文中所有人物均为化名)

本报讯(记者陈佳裕林良标见习记者谢杨)4月1日晚,安溪6名男子将该县3名少女约出,事后其中两名少女失踪。昨日,安溪警方在距离城关约60公里处的安溪蓝田电站悬崖下,发现一具少女尸体,并证实死者和另一少女,当晚为拒男子施暴纵身跳崖。

事件引起安溪警方高度重视,记者在现场看到大批警力投入侦查,除跳崖一死一伤少女外,另一名少女已被警方留置,6名男子潜逃,下午5时许警方对死亡少女进行了现场尸检。目前警方正部署捉拿涉嫌6男子。

记者一行于下午4时50分,赶至安溪蓝田电站。在知情人的指认下,记者看到了据称是两名少女跳崖的地方。从这里往下看,硕大的水电站只相当于一张桌面大,附近村民说,这个悬崖深约400米。

从蓝田水库通往水电站,是长约5公里的盘山公路。知情人所称的跳崖处,就在一段水泥公路的外侧。记者小心探视,可以看到公路旁两处草木倒伏的压痕,从这里往下看,是刀削般的绝壁,当地人称这里叫“苦坑”。

蓝田水库位于安溪蓝田乡与长坑乡接壤处,现场围满死者亲属和两个乡的附近村民。死者的堂兄王伟坤说,她堂妹叫王秦丽,今年20岁,是长坑乡文坪村人。4月2日发现堂妹失踪后,家里邻居曾四处寻找并报警,直至昨日凌晨6时,才在蓝田电站悬崖下的一块石崖上发现尸体。

王秦丽的伯伯老王说,尸体是下午5时许几个村民抬下的。他发现侄女头部已经撞烂成糊状,且衣冠不整。现场许多村民说,秦丽从小胆小怕事,见了陌生男人都脸红,想不到这么乖的孩子,死得这么惨。

虽然无法靠近尸检现场,但记者在与现场警戒的警员聊天中得知,警方之所以做尸检,目的在于查证少女跳崖前是否被强暴过,不过结论要稍晚才能做出。

现场群众盛传死者是被奸后抛尸,对此一名陈姓现场警官介绍,结论尚不能早下,但是少女跳崖前的事态,曾有人目睹———当时蓝田水电站刚好换晚班,接送车上的人在车灯照射下,看到了奇异一幕。

电站一名老职工介绍,4月1日晚11时,下晚班的七八个电站职工,坐车途经“苦坑”悬崖顶上的公路,有两名女孩呼救并扑向车窗求助,但随后被追来的几名男子拉回。

这名老职工说,那两名女孩惊慌失措,追来拉人的男子没穿上衣。因为害怕男子带刀报复,所以车上的人匆匆关闭车窗并驶离。

死者堂哥王伟坤也提到一些“反常情况”,称3名少女有两名跳崖,但没跳崖的少女4月2日只打电话告知跳崖受伤的少女,而没有告诉已经死亡的堂妹家里,由此他认为6名男子是串通其中一名少女,加害另两名少女的。

昨晚记者再次与安溪取得联系,有关警官告诉记者,被留置审查的少女叫苏海秦(小名),21岁,长坑珍田村人;6名男子有长坑人,也有蓝田和大坪人,但警方拘捕时发现他们均已逃窜。

一名受伤的少女叫苏宝华,18岁,珍田村人,昨晚8时记者在她家中见到了她。她说她跳崖头部受伤缝了6针,呕吐,她母亲则出示女儿当晚所穿牛仔裤,两个裤管满是血污。

苏宝华说,她是为保住少女的贞节才跳崖的。事发时几个男人将她们按住乱摸想奸污,好在正好有车过来。但车走后几个男的又想做那事,无奈之下她只得跳崖,以逃脱纠缠。

她告诉记者,在悬崖边上的30分钟里,她多次听到王秦丽和苏海秦的叫喊声。在她纵身跳崖时,王秦丽已先于她跳下,苏海秦没跳,是因为缠她的男人有3个,跳不了,估计她已被……

几经辗转,昨晚8时记者才找到苏宝华。18岁的宝华说是为了保住少女的贞节,并说为了这个,她火海也愿跳下。

华:4月1日晚9时许,村里的男青年苏荣山打手机给我,约我到外面玩。我说当天陪妈妈到医院看病人不想出去。几分钟后,同村的苏海秦打电话给我,劝我出去。就这样大嫂用摩托载我到长坑镇上等他们,最后等到了苏海秦和另6名男子。

我要说明一下,我们农村晚上没地方去,少男少女常相邀到外面走走逛逛,算是玩玩。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