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嫖妓留电话 数月后卖淫女抱婴儿勒索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9:15:55

启事中所提及的女人邹红,跟公公婆婆、丈夫和两个儿子,住在一起。全家6口人的生活因为启事的出现,被搅得一塌糊涂。

13号上午10时,邹红的公公外出买菜回家时,发现贴在外面的启事,赶紧向储奇门派出所报案。贴在外面的启事,也被邹红家人以及围观市民撕得一干二净。然而,事情并未结束。

从13号中午起,邹红家中的电话就频频作响。“起码接了上百个电话!”昨日,谈起此事,邹红的丈夫王磊(化名)忿忿不平。王称,为不影响妻子的情绪,所有电话,家人都没有让邹红接听,甚至被撕掉的启事,家人都没让邹红瞄上一眼。

尽管如此,可只要一听到电话响,邹红就无端的紧张、害怕。因不堪其扰,昨日,邹红和丈夫就紧急通知网通公司,更换家庭电话号码。

13号上午邹红的公公发现启事时,邹红正和丈夫一起在外面陪亲戚找工作,没有在家。接到公公打来的电话,夫妻俩才知出了这事,赶紧回家。下午,在丈夫陪同下,邹红去派出所录口供。可就在这时,一位登徒子敲开了邹红家的大门。

来者是一位中年男性,个头不高,穿着打扮倒也齐整。一开口便称要找邹红并口出秽言,惹恼在家的公公。两人发生争执,老人愤怒至极,操起扫帚棍,砸向来人。此幕被隔壁11-2的邻居看到。“当时我们正要出门,看见他们吵架还以为是家庭纠纷”邻居说,后来才逐渐知道事情的原委。“她(邹红)平时不怎么说话,人很老实,穿着朴素,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对于传闻,较为熟悉的邻居表示。

回家后闻听此事,邹红气得浑身发颤:“听公公说,后来那个人甚至跪在地上求饶,因为房门没关,他趁机脱身”。“要是我在,肯定不会放他走,要把他送派出所”一旁的丈夫接话。

昨下午,在邹红家中,经重重努力记者终得以和事件的中心人物邹红见了面。老实、温和,是邹红给人的第一印象,就连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的。

见到邹红时,穿着绿色棉袄的她正把自己关在卧室里,给一件紫色外套缝扣子。记者注意到,用的是大红色的线。“我妈妈听说这件事,气愤得不得了,说用红色避邪”农村出生的邹红说话很耿直。

出事后,除去派出所,邹红不敢再踏出家门一步,因为“受不了人指着我的脊梁骨指指点点。”同样受不了的,还有邹红的公公婆婆。“我们家怎么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全家的脸就被你这样丢尽了!”事情发生后,邹红的婆婆忍不住这样责怪儿媳。

羞愧连累老人、害怕孩子受牵连、没勇气面对街坊邻居……这几十个小时邹红一直被这样的情绪所折磨,所幸丈夫小王对她体贴入微,整个过程中,没有责怪她一句。

昨天是周二,小王本该上班。但因为担心妻子,他特地向单位请假一天,在家中陪妻子。周一从派出所回到家后,邹红晚饭颗粒未进,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昨天一早,便早早给妻子煮了一碗面,监督她吃下。昨天,小王甚至主动承担起拖地等平日里妻子的家务活,只为了让妻子“稍微好过点”。不仅如此,他还时不时进屋提醒把自己关在卧室的妻子:“准备准备,等会我们一起出去接儿子回家!”

“他对我一向很好,结婚11年,我们从没有吵过架”丈夫的宽容,让身处窘境中的邹红深感温暖。

尽管在妻子面前只字未提,对于恶意骚扰者,小王心中仍怒气难平:“这个天杀的,如果让我逮到他,绝不放过他!”昨日,王悄悄告诉记者,听说张贴启事的人现在璧山,他已发动亲友全力找寻此人。

究竟是谁贴了启事?邹红心中已经有数。据邹红及其家人证实:此人于今年春节期间便开始对邹红全家进行骚扰。就在13日“启事事件”当天晚上7时许,该男子还给邹红家中拨去过电话,一口承认“启事事件”是自己干的,并问其“感觉如何”。

据邹红和家人介绍,早在今年1月31日邹红打工返家前,该男子便给邹红家中打过电话,屡屡骚扰,言语中除威胁“要让你们娃儿没得妈,要杀你们全家”外,就是打电话来称“要将邹红的裸体照贴到解放碑,喊大家来看”。多的时候一天骚扰电话就达四五起,从早上8、9点钟到凌晨3、4点,时间不定。而且用的电话每次都不一样,全是街边的公用电话。邹红称,12日,该男子还给家中打过电话,称“要给你们好看”。随后,便出了“启事事件”。

该男子与邹红什么关系?“我们曾在一个工厂干过”,邹红说,此人曾追求过她,但被她拒绝,“我们只是同事,根本没得那些事情”。而与这名男子相识,不过2个来月时间。

此人是邹红去年年底在福建打工时认识的。两个多月前,邹红因和婆婆发生一点不快,与亲戚和熟人一道,前往福建打工。据邹红称,因为该男子与其亲戚是老乡,加上同在一个工厂上班,大家便互相认识。

获悉邹红与婆婆不和后,该男子屡屡向她表白,称:“我比他们任何人都更爱你!”,要求与邹红确定恋爱关系,被拒。该男子仍穷追不舍,一次,在向邹红提出性要求未果时,竟动起了刀子。“因为在外地,又没出现太大后果,我就没有报警”邹红称,福建工厂里有许多工人可以证明其所言属实。

“如果他有裸体照片,为什么13号没有贴?”在储奇门派出所,邹红终于见到了那张令她蒙羞的“启事”。针对男子所称要公布她裸照一事,邹红表示:“启事事件”中的照片是她在进工厂时办理出入证时所照,而该男子根本没有自己的全身照片,更谈不上裸照。

至于该男子在启事中所描述的自己的体貌特征,邹红表示,脸上的东西每个人都看得见,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至于其他,比如腰围什么的,可以请派出所同志当场测量。

13日,受害人向渝中区公安分局储奇门派出所报案。民警迅速出动,帮助受害人收缴周围张贴的告示,并进行摸排调查,追查嫌疑人。

民警调查发现,嫌疑人应当是12日凌晨前往中兴路一带张贴告示,周围居民均反映没有发现张贴者。警方与受害人沟通情况后,迅速确定嫌疑人,并明确了目标。目前警方已经确定的除嫌疑人姓名住址等信息外,还掌握到其身处璧山,与受害人有过一段交往。

办案民警迅速将案情上报到渝中区公安分局法制科。警方法律专家详细分析研究后认为,由于嫌疑人张贴告示尚未造成严重后果,没有构成犯罪,但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警方可以对其处以治安拘留的处罚。

本报律师团多位刑事辩护专家详细研究案情后认为,嫌疑人对受害人构成了名誉侵权,但没有构成犯罪。

律师们认为,本案中嫌疑人张贴告示和告示的内容的说明,嫌疑人违法情节十分恶劣。但构成诽谤罪的有两个前提条件:情节恶劣,后果严重。从本案中受害人受到的影响来看,没有诸如造成其自杀、发疯以及社会评价严重降低等后果,因此尚构不成严重。

但律师们表示,刑法中关于后果严重并没有具体的量化标准,实际上执法者还可以根据最终的情况进行适度掌握。依据目前的情况可以肯定,对嫌疑人最轻的处罚都可以进行治安拘留。

公平是理解既往改革得失的关键,亦见于决策层的最新思路中。仅明确改革目标是不够的,正确的目标必须与合理的程序相结合,才能最大限度避免改革被扭曲。这一理念目前已有渐成共识之势,它暗示了中国新一轮改革的即将到来

2005年是具有吊诡意味的一年。这一年以年初的“深化改革年”提法为始,却被年底的舆论命为“反思改革年”。这一年,不仅医疗体制、教育体制、商品房价格、电力体制诸领域的改革遭到了空前的舆论抨击,作为一个总体的“改革”,其推进路径、动力源乃至价值取向是否存在问题,是否有改进的余地甚至“纠偏”的必要,都成了传媒和知识界的讨论热点。

中央决策者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动向。这年年底,相继召开的中共十五届六中全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显示了颇多新意,“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理念被提升到空前高度。与此同时,着眼于国家长远发展、修复社会公平的新政策意图初显。种种迹象,给处于剧烈变革社会的国民带来丰富期许。

2006年,会不会成为一场崭新大叙事的开局?中国改革将走向何方?尽管决定历史进程的偶然性因素颇多,但观察现状和对经验的梳理,至少能带给我们把握未来的更多确信。

同样一个名词,在不同时期的内涵却可能有很大差异,“改革”也不例外。始自20世纪70年代末期的改革延续至今,从起因、动力到外延上,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而种种迹象显示,当前可能正处在“第三轮”改革启动的前夜。

一般认为,中国第一轮改革始于1978年、结束于1989年;第二轮改革则始于1992年春天并持续至今。在两次改革之间是大约三年的停滞期。第一轮改革,肇始于社会基层,从农村发起,随后得到决策层的呼应和支持,从而形成了“双向互动”的改革景观;第二轮改革启动的标志性事件,是邓小平南巡谈话,随后得到政经界和学界精英人士的响应,并由官方所强力推动。

在上述不同之外,第二轮改革依然遵循“摸着石头过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效率优先”等准则;政府在经济发展中发挥重要影响、且其地位并在亚洲金融危机中得到强化。

迄今为止的改革的最显性成效,就是GDP快速增长。据国家统计局公布,中国2004年经修正的GDP总量已超过意大利、排在全球第六位。更有预测称,2005年会超过英国、法国排到第四位。消息在国际上引起强烈反响,但2005年从各种渠道所得国内居民的评议中,似乎很难找到由此增加的自信。GDP数字与国民幸福感相脱节,由此可见一斑。

另一方面,既往改革所依赖的经济增长方式,业已遭受广泛质疑。对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的评价,典型的说法出自世界银行:“亚洲取得了卓越的经济增长率,却没有与之相当的生产率增长。它的增长是资源投入的结果,而不是效率提升。”这种说法,与国内对于经济粗放型经济的批评相吻合,并公认是违背中国资源贫乏的基本国情,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潜力。

此外,与既往改革伴生的是经济和社会的失衡加剧,这突出表现在GDP增长与就业增加的不同步,以及阶层和区域财富差距拉大、基尼系数早就越过0.4的“国际警戒线”。有专家研究,1980年到2003年,东部地区在全国GDP总量中的比重从50%增加到59%、中西部地区所占比重相应下降;而用建立在健康长寿、教育获得、生活水平基础上的“人类发展指数”来衡量更惊人——数字最高的上海达到0.89793、最低的西藏仅有0.59211,两者相差30%!贫富分化方面,世界银行的报告称:中国从1979年至2003年,经历了两个收入差距扩大的时期——第一个时期是1985年至1993年,基尼系数从1980年的0.1上升到1993年的0.42,成为世界上基尼系数上升最快的国家之一;第二个时期是1997年到2000年。这个数字现已逼近0.47。

传统经济增长方式难以为继,经济和社会失衡导致的社会风险加剧,已使改革到了必须“升级”的地步。2005年内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表明决策层也已开始为此努力。当年初召开的“两会”上,政府对区域战略经济进行全面调整,用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东部加快发展等“四大板块”取代原来的“三个中心”。局部发展优先换位于全局均衡发展的思路初显。当年底,中共中央关于“十一五”规划的《建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出更多信息,舆论普遍注意到了从“先富”到“共富”、从“发展是硬道理”到“和谐社会”的悄然转变。2006年1月1日,全国范围内的农业税被取消,更被视为落实新思路的一个重大步骤。

但与前两轮改革都有所不同的是,已有越来越多事实表明:改革的共识和动力有消退之势,2005年的舆论动态显示,“改革”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式概念所长期拥有的光环正在消退,而这在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

谁可能反对改革?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在《财经》杂志2006年年会上提出的看法是:“一个是既得利益集团,一个是贫困群体。”利益集团无疑包括曾主张改革的精英人士,贫困群体已被边缘化且承受着既往改革的成本。

改革仅有美好愿望是远远不够的。失去这两股主要力量的支持,改革将如何得以继续前行?

要找到问题的答案,首先需要分析动力消退的深层原因——弱势群体利益受损如何形成?利益集团阻挠改革出于什么考虑?这两方面的追问,都可从既往改革(主要是第二轮改革)的公平缺失中找到交集。进一步探究,则涉及到政府在改革中的定位与行为方式。

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的秦晖教授指出,与人们一般印象不同,决定中国以往各项改革成败的,并非效率的得失,而是对公平的把握——公平把握得好则改革成功,公平把握不好则改革遇阻甚至走向失败。他分析说,改革的前期成功很大程度上是靠农村改革,农村改革的成功因素有二:一是改革前农村体制特别不公平(既相对城市体制,也相对苏东农业体制而言);二是改革过程较好地体现了公共选择、起点平等。他说,如果中国农民像国有企业或苏联农民那样被国家(通过集体农庄)管起来但也包下来了,或者像波兰农民那样国家不管却也包下来,中国农民就不会有那种被逼出来的改革冲动;同样,如果农村改革不是以平分土地为起点,而是一开始就把公社改成社长的私人庄园,那农民不反“改革”才怪呢。然而,在后续的改革中因忽视了公平原则而付出不菲代价的教训也很多——以住房改革为例,有些地方按“补房不补人”的原则搞“谁占谁有”式的房改,占房越多得利越大,未分到房或分房不足者却得不到应有的补偿,从而造成一部分人借房改侵吞另一部分人的劳动积累,并要把后者抛向已价格奇高的“商品房市场”,如此房改自然会遭遇巨大阻力。

令人遗憾的是,农村改革以后的多项改革在公平方面的缺失越来越严重,而这与政府在改革过程中的定位和行为方式密切相关。中国的改革目标并不是一开始就清晰的,直到1992年的中共十四大才“把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作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政府则在此后长期扮演了“市场助生婆”的角色,其中地方政府和各政府职能部门成为推进改革的主体。这种做法,尽管可获明显收益,但越到后期越显出其负面效果。“权力市场化”,是学界对于“市场意识”被过度渗透到公共领域、而“有形之手”又频繁深入到市场中的概括;在监督机制不健全的情况下,“市场”可能成为实现权钱交易的场所,腐败由此产生。正是在此过程中,政府内部以地方利益和部门利益形式、“市场”上主要以垄断和官商勾结形式存在的利益集团逐渐形成,另有一些学界精英为其“正名”、“呐喊”,这样原本就在“效率优先”旗号下已有所倾斜的利益输送渠道更加偏向。

另一端,以普通劳动者为主体的群体,尽管人数众多,却因缺乏必要的表达机制,难以维护自身利益——在以GDP增长为表现形式的增量改革中得不到公平回报(不久前,国家统计局局长李德水援引一份珠江三角洲地区务工者收入的调查资料时感慨,该地区民工的月均工资“只够一天吃四碗炸酱面”),在存量改革中甚至直接被剥夺,时下的流行语“房改是把口袋掏空,教改是把二老逼疯,医改是要提前送终”,虽然不乏夸张和偏激,但在某个意义上也是对既往改革中普通劳动者利益受损之状的鲜活写照。

政府权力主导下的改革,何以青睐精英、而忽视弱势群体?除了人性的弱点、社会监督机制不健全之外,以GDP为导向的发展观和干部考核体系难辞其咎。某种意义上,政经界和学界的精英人士,正是在全力培育“市场”、快速发展GDP的基础上达成了“共谋”。权力主导下的“市场”忽视公平,与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相去甚远,学界由此产生“好的市场经济”与“坏的市场经济”之辨。公平缺失,还表现在政府及公共资源过多投向“市场”,以及将原本不应推向市场的领域“产业化”(典型如教育、医疗),由此导致社会基本保障体系弱化,全社会的不公平性进一步加剧。

公平的缺失,使弱势群体在既往改革中利益受损,本能地抵制进一步改革的态度不难理解。那么,在此过程中获利甚至是暴利的利益集团,为何也不愿意再改?比较统一的看法是,这与当前改革的阶段相关——在经过20余年的高速增长(相应的是基调是增量改革)后,改革已进入更广泛和深入的存量改革阶段、直接指向以垄断和官商勾结形式存在的利益集团。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的杨帆进而指出,总量不膨胀意味着利益转移无法隐蔽进行、并要提出财产合法性问题,而通过与权力结盟、非公平所获财产“不可能得到合法性”。

僵局中,政府对改革及其公正性的反思和矫正,成为破围的现实契机。在市场经济体系已初步搭建、政府过多介入市场已对社会公平产生明显损害的背景下,政府转型的必要性已经空前凸显——退出市场领域,专注于公共产品和服务的提供。而就对改革的期待而言,为数众多的弱势群体显然更不满于当前处境、内蕴更强的改革期许,如果能顺从民意从解决公平问题入手,改革将被重新“激活”甚至“升级”并获得持久动力。

秦晖总结其对公平的看法是:“以起点平等原则找到最初所有者,以规则公平原则找到最终所有者”;即使不讲起点平等,也不能排斥必要的公共选择过程。针对存量改革在未来的继续扩大和深化,他断言,能否把“起点公平”推广于存量改革领域,是今后改革成败的关键。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尽管人民币汇率近期屡创新高,但周一出炉的美国《2006年总统经济报告》对其“紧咬”不放。

报告指出,中国“严格控制的固定汇率”和“为限制货币升值而对外汇市场的干预”,一定程度导致巨额美中贸易逆差,并敦促中国进一步放开汇率。

美国总统布什周一向国会提交了本年度的《总统经济报告》,报告代表了布什政府对美国经济形势的判断和政策取向,颇具权威性。由于现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曾参与报告的准备,也为报告增加了看点。报告继续唱好美国经济,预测今年美国经济增长率可达3.3%。尽管去年美国的通胀率高达3.4%,但报告认为,劳动力成本的控制和能源价格的趋稳,将缓解通胀压力,并预计今年的通胀率为2.4%。

但报告也对人民币汇率问题直言不讳,在经济政策目标的年度总结部分中,报告称“白宫认为人民币汇率更自由的浮动将最有益于中国”。报告指出,灵活的汇率将使中国的商业周期更稳定,并令中国的经济增长从“出口依赖”逐渐向“内需拉动”的模式转变。

报告称,中国的汇率制度是造成中国及全球经济不平衡的一个原因,认为中国“严格控制的固定汇率”和“为限制货币升值而对外汇市场的干预”,一定程度导致巨额美中贸易逆差。

在报告出炉的前三天,美国商务部公布了去年美国对全球的贸易数字,其中美对华贸易逆差激增24.5%达2016亿美元,巨额逆差在美国国会再掀波澜。两位参议员抛出提案,要求政府取消对中国的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PNTR)地位。

“今天是情人节,请代我给林婆婆送上一束玫瑰,上面一定要写上‘地老天荒’这几个字。”昨天,62岁的王学东(化名)托他的主治医生给女友送上了情人节礼物。33年前,王学东因抢险失去了性能力,至今独身一人。经医生治疗,他终于恢复了性能力。他表示,出院后将与林婆婆牵手,共度晚年。

30多年前,王学东供职于重庆某事业单位。他工作勤奋,待人和善,在单位是一个好职工,在家里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天有不测风云。1973年一天夜里,他们部门所负责的工地突然出现了险情,王学东奋不顾身排险,避免了一场重大事故,但自己也因此脊柱受损,住进了医院。

伤愈出院后,单位给了王学东很高的荣誉,但接下来的事情却出乎他的意料。每当与妻子亲热时,他都会感到力不从心,从此,家里失去了往日的平静。一个月后,妻子扔下两个年幼的儿子,离他而去。

妻子走后,王学东既当爹又当妈,将两个孩子拉扯大。在这期间,邻居大嫂见他一个大男人带着两个孩子生活不易,多次给他介绍女友,虽然他一直渴望有个女人与自己相伴,但一想到不能给对方“性”福,他只得拒绝了人们的好意。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