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内衣公司推出可用微波炉加热的文胸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28:39

“此次广发行通过多轮公开招标,成功地获得了银行价值的竞争性定价。”一位业内人士评价说。在这3份收购要约中,对广发行的每股价格最高给出了达2.27倍的净资产溢价,这不仅远高于外资入股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时略高于1倍的价码,甚至高于受到国际投资者热捧的建行IPO时股价的估值。

市场对一家巨额不良资产缠身的商业银行如此看好,令人颇感震动。毕竟,广发行是一家资本充足率不足4%,不良资产率接近20%的“问题银行”。2004年底,标准普尔发布的《2005年中国银行业展望》给予广发行CCCpi的国际评级,位居国内银行业倒数第一。

“广发行的价值在于,同样花30亿美元,入股建行只能获得10%的股权;而用来收购广发银行,就可以获得比入股建行高得多的股权。”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相比国有三大银行,广发银行规模中等,营业网点遍布全国,拥有股份制结构且尚未上市,外资银行可以通过收购一举完成其在中国金融市场上的布局。

此外,与国内以往银行业重组案例相比,广发行重组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在不剥离不良资产情况下,将持股比例、控股权、管理权等向投资者敞开,公开竞价,战略投资者可以组合不同的附加条件,提出最优方案。这种招标方式也大大激发了投资者的热情。

值得关注的是,3家财团的参股方案中,以花旗集团的“胃口”最大。获得控股权,是这家金融集团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一系列收购中一贯秉承的理念。根据以花旗集团为首的财团提出的收购计划,在对广发行最高达85%的收购中,花旗集团自身收购广发行40%至45%的股份,美国私人资本运营公司凯雷投资集团收购10%的股份,其余股份由中国石油集团和中粮集团等中资财务投资者所有。

相对于花旗集团简单地欲出高价买得控股权而言,包括央行、银监会在内的最高决策层对国内商业银行控股权的价值的衡量,以及银行业对外开放进程的考虑,显然要复杂得多。

按照花旗集团的计划,外资持股将超过50%,从而大大突破了中国目前有关单一外资机构在中国的一家银行的持股比例不得高于20%,以及外资合计不得高于25%的上限规定。

“一旦这个比例被突破,监管机构就很难拒绝那些已经在中国其他股份制商业银行中持有少数股权的汇丰集团、德意志银行等外资银行有关增加持股的要求。”某外资银行一位负责人表示。

在这方面,法国人的参股方案给了监管层一个相对“中庸”的选择。虽然以法国兴业银行为首的财团对广发行的报价比花旗方少了7400万美元,但这家法国的金融集团明确表示,兴业银行在广发行的持股比例将控制在中国政府目前规定的限额以下。

是价高者胜出,还是恪守上限者获胜?虽然答案目前尚未给出,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哪个决定,都将对中国金融业的改革和开放带来重大影响。(新华社记者张炜黄庭钧)

本报讯(记者郭莹)吉林前举重冠军邹春兰靠搓澡挣钱,身体出现男性特征的消息引起很多读者关注。昨天,专程前往吉林为邹春兰看病的医生已经回京。医生表示,邹春兰几天内将来京免费治疗。

邹大夫认为,现在还无法判断邹春兰出现男性特征是否与当运动员时服用药物有关。她说,医院判断有6种可能会导致她出现男性特征,包括卵巢疾病、垂体疾病、肾上腺疾病、两性畸形等,都需要邹春兰来京化验检查后才能确诊。

今年已经36岁的邹春兰告诉医生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做妈妈。“不男不女的一辈子了,我真想做个真正的女人。”

由于身体特征的变化,邹春兰曾在小诊所看病,医生建议她吃雌激素类药物。但基本不识字的她却没买大夫给她开的药,而是自己买了最便宜的强的松,断断续续吃了一年半。邹大夫说,这是一种抑制雌激素的药物,对她的病完全起着反作用。

邹大夫介绍,由于吉林体育局将在一两天内答复邹春兰解决工作的问题,因此邹春兰希望得到最终消息后再来北京。而她的工作期待也非常低,只要有保险,能给点工资,后半生有保障就可以。

昨天,广仁医院表示,将免费为邹春兰治疗。如果吉林无法解决邹春兰的工作,他们也愿意在医院里为她找一份简单的工作。

据新华社消息昨天,吉林省体育局就邹春兰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据介绍,邹春兰离开举重队后,回到老家梅河口市,在市业余体校担任女子举重队教练员。由于带队成绩并不理想,邹春兰2002年离开体校。近日,吉林省体育局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已与邹春兰进行两次沟通。

邹春兰14岁时开始举重训练,后来进入吉林省体工队。在此后的近10年中,她获得了14枚各种举重奖牌,其中4枚是金牌,包括全国全军。1993年,邹春兰由于成绩不佳退役。2000年,邹春兰带着8万多元的一次性补偿款离开举重队。由于没有社会经验,加上学业被彻底荒废,邹春兰甚至连拼音都不会,多次求职都没有成功。最后,只能在一个以前队友开的澡堂里做搓澡工。

昨日凌晨,随着最后一名嫌疑人被抓捕归案,荣昌警方宣布震惊成渝两地的全国首例高速路抛石抢劫杀人案成功告破。昨日下午,警方以故意杀人罪、危害公共安全罪、抢劫罪对犯罪嫌疑人蔡明军、王良海实行刑拘。本报记者得到特批,随专案组一起记录了破案整个过程。

3月29日晚10点30分,永川市一房地产公司老总李膜胜与随行人员包家明驾驶车牌为渝C-24569桑塔纳2000型轿车由成都开往重庆永川,当车行至成渝路95.6公里处时,天上忽然掉下一块30多斤重的大石头,正好砸在驾驶室汽车挡风玻璃上,将驾驶汽车的李总当场砸死。

正在副驾驶位置睡觉的包某惊醒后,当即吓呆了。而失控车子摇摆不定的以100多公里的速度顺着撞上护栏后,继续往前狂冲,懂驾驶的包某慌忙控制汽车方向盘,在撞击中死死握住。

李的下颚被石头击中后碎成了3块,头部受到巨大撞击,引发颅内出血当场死亡。

由于死者倒在驾驶室上踩不到刹车,包某只好将汽车挡位由高速挡抢到低速挡减速,汽车在连撞护栏150米后终于停了下来,保住了包的性命。

看着满脸鲜血倒在旁边的李某,面对突然发生的情况,包某吓傻了,在对着李一阵连推带叫,见李无反应后,包某挣扎着从撞毁的汽车中爬出来。当他正准备打电话求助时,顿时感觉腿部被硬物打中。转身一看,两名陌生男子正挥舞着铁棒往他身上打来,挨过两棒之后,包某急忙忍住伤痛,不顾一切向前逃命。跑出几百米后,终于摆脱了追杀,惊恐未定的包某只好躲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减速道附近报警等待救援。

包某因受到抢匪棒击,造成腿部腰部多处受伤,已送往永川医院治疗。他回忆当时的情景说:“太可怕了,我当时正在车上睡觉,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我猛地一下被惊醒了,睁开眼睛一看,一块大石头砸在前面挡风玻璃上,开车的李老板满脸鲜血倒在一边”。

3月29日晚11点,荣昌县公安局接到成渝高速路有限公司西段管理处紧急报案,案情震惊了成渝两地,荣昌县公安局朱亚希局长迅速带领技术侦查人员赶到现场,开展侦破工作,发现案犯利用天桥抛巨石砸车,然后进行抢劫,抢走死者现金1600元及7000元手机一部,手法相当罕见,而且十分残忍。经查证,这是国内高速路首例恶性抛石抢劫杀人案。

在案发现场,荣昌县公安局迅速成立以局长朱亚希、政委叶云梅、副局长郑华为正副组长的“329高速路抛石杀人”专案组,并发誓要抓住抢匪。

结合大量细致的现场勘察及调查访问工作,专案组了解到近期该路段先后发生了4起类似案件,造成成渝两地4台车辆损坏。民警分析认为,案犯多次选择在该路段作案,熟悉现场环境,能自由进出高速路防护网,并迅速逃离,应为本地人作案。

成渝高速路是全国重要交通要道,发生如此恶劣的案情,对成渝两地每天数以万计的来往车辆和人民财产安全产生了极大的威胁。案发后,荣昌警方迅速采取措施,确保过往车辆安全。

通过对抢劫物品及作案时交通工具的严密布控,专案组派出大量便衣警察出现在荣昌街头,终在3月30日下午6时,在荣昌县委礼堂附近发现一名骑着摩托车来理头的男子十分可疑,且摩托与作案摩托相似。

经过核实后,民警将其制服,在其身上搜出被抢手机一部,并在摩托车上搜出2根铁棒。当民警把疑犯带上车,刚刚启动,犯罪嫌疑人趁民警不备,拉开门飞下警车拔腿就跑。特警中队长杨光辉和其他民警,追出数百米后再将其擒获。此时,距案发仅18小时。

经查,被抓获的嫌疑人名叫蔡明军,19岁,荣昌县昌元镇弯冲村1社人。短暂审讯后,蔡某交代了犯罪同伙王良海。昨日深夜,专案组人员步行3公里山路前往王家,将还在睡大觉的王某缉捕归案。经查,王良海22岁,荣昌县昌元镇大河坝村7社人,并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两嫌疑人还交待,3月29日晚将李某和包某的汽车砸中后,从死者李某身上得到1600元现金和一部手机,其中王良海分得了900元,蔡明军得了700元

面对如此恶劣的杀人抢劫手法,记者对犯罪嫌疑人王良海面对面进行了采访。

王:我只觉得心跳得厉害,知道肯定能弄到钱了,觉得很兴奋。但是我现在很后悔,很害怕,很对不起父母。

据了解,犯罪嫌疑人王良海原在山东一养鸭场洗场子,近期回到重庆后,小学同学蔡明军找到他,商量在高速路天桥上抛下巨石砸车,逼迫停车后趁车主检查,然后进行抢劫。随后,两人找到一摩托车和两根1尺来长的铁棒,最后找到成渝路96公里处一天桥,开始了疯狂抛石作案。

据嫌疑人交代,在3月期间,两人趁天黑在天桥上疯狂抛石,完全不顾其后果,只想把车砸中,把钱抢到手,共砸中汽车4至5次,但抢劫未遂。

不过今天收到offer,工作地点在北京或者上海,给了这样一个很高的价格。10万美元加年底还会有另外的分红。让我高兴一下吧!

自己开始也没想到。本来准备要的其实很低的,理由想好了一大堆,结果人家张口就给了10万。现在回过神来,觉得真的真的很开心-----同志们要砸了吧。pp

出来的钱由家里出的一小部分,其他都是我自己找朋友借的。很感谢他们。

今天有同学说中国女孩子很tough。我说,中国女孩子都是这样,我们要面对的竞争者太多。我上学的时候暑假给家里小摊子看货,大学毕业在春运的时候一只脚站12个小时到广州。穿了80块钱一套的套装。

但是我一直都觉得很开心。我觉得我有别人没有的生活经验。心态也还算平和。知道甘甜辛苦。知道感谢,牢骚是有的,可是鼓励自己能走过去。也要体会每一刻的幸福。

出去的时候知道没有钱,我个人的积蓄才2万块人民币。家里十万人民币。大家看得出来我们家的经济条件了吧。(不过在国内,能自给自足,我觉得一般老百姓的日子:)所以不抱怨。)但我特别清醒“大无畏”的决定出去读书。钱真的都是借的。他们都说我胆子大。

晨报讯3月29日,太和县城关镇宋庙小学的王德峰老师在回家途中,被一根悬挂在路中央上空的铁丝挂到左眼,左眼球当场被挂了出来。

昨日下午,刚刚能说话的王德峰老师躺在病床上向笔者讲述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3月29日晚上8时左右,王老师骑自行车回家,当走到太和中学附近时,被一根悬挂在路中央上空的铁丝挂了一下。当时王老师只觉得左眼一热,鲜血立即流了下来,他用手捂住眼睛向医院跑去。王德峰老师到达太和县人民医院时,已是满脸鲜血。但更为不幸的是,医生告诉王德峰,他的眼球不见了,左眼将永久性失明。

目前,经医院救治,王德峰老师的伤势已经稳定。针对此事,王德峰表示将依法向有关部门讨个说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曹亚伟)

“现在我被扣上精神病的帽子,到处被人歧视,什么事都办不了,又没有收入来源,真是生不如死啊!”已经60多岁的王兆令老泪纵横。

日前,记者来到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王兆令的家。在这个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小屋,只有两张床和几件桌椅。屋里没有暖气,墙角有一个小火炉,既用来取暖,也用来做饭,很难想像在冬天零下30多度的时候如何生存,但王兆令显然已经习惯了。

1998年9月23日上午,哈尔滨第三建筑公司第一分公司职工王兆令在街边看报纸,突然被南岗区公安局的两名警察铐起来,带到省信访办。两小时后,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当时叫“哈尔滨市神经精神医院”)4病房主任綦若轩领着两个人将王兆令带到医院。在那里,王兆令失去人身自由达37天。

后来,王兆令偷偷通过一个病友的家属通知了弟弟王兆亭。而此时,王兆亭因哥哥突然失踪,正在到处寻找。但当他来到医院想接王兆令回家时,却被拦住了,甚至不让见。

綦若轩告诉王兆亭,要想接王兆令出院,必须经过有关单位同意。“我问‘有关单位’是哪里呀,他说你找信访办吧。”王兆亭给哈尔滨市信访办打电话,一位工作人员说,要想接王兆令出院,必须写一份保证书,承诺以后不再上访。“为了让哥哥早日出院,我只好在那份保证书上签了字。”王兆亭说。

王兆令认为,他有此遭遇完全是因为单位不给他解决问题,他不断上访导致的。王兆令1967年、1968年两次工伤。按当时的规定,单位支付医疗费,工资照发,一切待遇照常。但单位给他的工资只发到1974年;到1980年,单位连医疗费也不给他报销了。为治病,他卖了房子,还欠了一屁股债。

“他的病早就好了,但他一直不来上班,我们还怎么给他发工资?”哈三建一公司党支部书记安成禄对记者说,单位待王兆令一直不薄,他这么长时间不上班,还是给他开了基本工资,但王兆令嫌少,拒绝领,逢年过节时就来借钱。

对此说法,王兆令拿出一堆医疗诊断书说,他的伤一直没好,无法工作。他曾找过当地劳动部门,希望为他出具工伤鉴定,但被拒绝,理由是不受理个人申请,须单位出面,但单位拒绝为他申请鉴定。

安成禄告诉记者,1998年由市信访办牵头,哈尔滨市建工集团和哈三建一公司的代表参加,专门为王兆令的问题开了一个会。“信访办说,他档案里有一个精神病记录,他这么闹,干扰政府工作,可能精神真有问题,不行咱就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开会决定由哈三建出费用。“可能过了几天,就把他弄进去了。后来信访办就给我们来电话,让我到精神病院交钱去。我们只管交钱,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安成禄说。

从精神病院出院后,王兆令和王兆亭多次到医院要求查看医疗诊断材料,但均被拒绝,理由是“须经有关单位同意”。记者到该医院采访,该院医务科以“保护患者隐私”为由,拒绝为记者提供任何情况。

王兆亭说,在他的一再要求下,医院才给他们出具了一份王兆令住院的“情况说明”,上面的诊断是:“偏执性精神病。依据1987年市精神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于1998年9月23日接有关单位通知,我院派人接王兆令住院治疗。1998年10月28日经治疗后,有关单位同意,家属接出院。”落款时间是1999年1月6日。

这里提到的“有关单位”到底是什么单位呢?记者在哈尔滨建工集团提供的材料中,看到了这份鉴定,上面写着鉴定机关是黑龙江省信访办,诊断为“偏执性精神病”,下面盖着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医学鉴定专用章,但没有鉴定医生的名字,落款时间是1987年6月29日。

“做鉴定总得本人或家属知道吧!但我跟我哥在1987年从来没有被通知做鉴定,也完全不知道有鉴定书这回事。”王兆亭说,“就算1987年那份鉴定是真的,患者再次入院总得重新诊断吧,不能把10年前的结论搬出来就算了。现在所谓的‘偏执性精神病’根本就不是医院的诊断,没有诊断就按精神病治疗了一个月,这符合正常程序吗?”王兆亭说。

精神病人强制入院到底该遵照什么程序?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上海精神卫生研究中心副主任谢斌。谢斌说,精神病人非自愿住院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家属或监护人认为病人有必要住院,可以不经病人本人同意;另一种是紧急观察,如果病人出现暴力攻击、伤害自己或危害社会的行为,可由公安人员送入精神病院进行紧急观察,时间一般是72个小时。如果病人有既往病史,就不需要紧急住院观察了,但必须通知家属或监护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