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沪部队医院雇佣医托被曝光 卫生局动真格严查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0:59:14

建于明末的“勺园”是由明朝末年著名书画家米万钟创建的,距今有380多年的历史,因为其水来自北京西郊的海淀,故画家取了“淀之水滥用一勺”之意,为它取了一个诗意盎然的名字。清代又在勺园旧址之上建造了弘雅园,成了外国使臣的寓居之所。

清乾隆时期的“淑春园”是乾隆时的宠臣和珅的私家园林,园中的湖泊由水田开凿而成,挖出的泥土,则堆筑成岛屿和山丘,这个湖也就是现在的未名湖便成了当时淑春园中最大的湖泊,湖中的石舫,也是依照颐和园的石舫而建。

除此之外,庄静公主的“镜春园”,道光奕歆的“朗润园”、嘉庆惠亲王的“鸣鹤园”和奕寰的“蔚秀园”、寿思公主的“承泽园”都是清代八大古园遗址。

邵奶奶在这儿住了近50年,披着棉衣的她看了几分钟房顶后,突然说:“我年轻时也是在未名湖认识老伴的。”邵奶奶一直强调,自己文化水平不高,在北大做了一辈子后勤。

1959年,邵奶奶开始在北大负责后勤工作。“那时的朗润园161号五间大北房,两边耳房,只有两个教授住。”后来,她也搬进了朗润园,就是这一年,邵奶奶在未名湖认识了老伴。“那时候的年轻人认识朋友都在未名湖。这儿风水好。”聊起自己的爱情史,老人一点都不羞涩。“我们俩夏天在湖边乘凉,冬天看雪景。那雪比今天的还大。”

由于当时结婚时,单位可以分一间房子,邵奶奶就相中了这个离未名湖有300多米远的园子。现在,邵奶奶一家6口人住在朗润园161号院的第一间北房。

其实,从未名湖往北走还要经过镜春园才到她住的地方。邵奶奶却认为,如果选离湖近的房子反而没有情调。这样每次和老伴去湖边散步时都要走上一段,两个人不至于出门就见湖。“那样好像被闪了一下,这样还有个过渡。”说到这儿,老人有些不好意思。

“总之,这房子是我们的新房,有感情了。”谈到此处,邵奶奶赶快把话题转移到房子上面来了。

在一家网站上,一组镜春园和朗润园的“怀旧之旅”图片和一段文字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昨日19时30分,记者联系上这组图片的作者徐杰,当时他正在家里吃饭。现在是一家网站站长的他,已搬出了北大镜春园。听说镜春园77号也在拆建范围内,他的心里有些酸,便想以这组照片来特别纪念这段历史。

“我在77号院长大,我父母还住在那。”徐杰还特别强调未名湖全斋旁的82号院也是自己住过的地方。他印象中,小时候的院子并没有那么多的临时房。现在形成的大杂院,都是1976年地震后才出现的。

镜春园前前后后住的多是北大的职工。现在的各家大门上不少贴出了“有房出租”的字条,许多人搬到了楼房住,空下来的老屋就成了依然流连北大的毕业生和来北京找工作的北漂们的家。

去年一开春,徐杰回到镜春园住了一阵子。在他眼中,镜春园里听不到汽车噪声,闻不见含铅的空气,这里纯粹得只有一片鸟语花香。这份悠闲,让他觉得似乎一走进北大校园就能感受到了。

“你别踩那儿,我要留着的。”一个老人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记者走到一户人家的窗户跟前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怔。随后,一位穿着墨绿色棉衣的老人走了出来。“这样不小心会很麻烦的。”老人又说了一句,原来这里是他和老伴的自留地。

老人姓刘,今年78岁,他和老伴都是北京大学退休的老校医。听周围邻居说,朗润园比前面的镜春园更安静、舒服,他们也选择了住在朗润园里。当年许多北大的老教授和资深员工都会首选这里。

“雪天,我和老伴都会穿上艳点的棉衣应应景。”刘老先生笑着说,他们在自家门前开垦了一块平地,每年春天都会种点什么东西。一到下雨下雪,他都不允许别人踩着自留地,因为他觉得雨雪自然渗进土里才好。25岁时搬到这个院子,刘老先生已经住了53年,门前的自留地也种了40多年。

“什么都种了,花、草还有扁豆。”过去每天下班回家,刘老先生就在这块属于自己的北大角落里摆弄。夏天,花花草草招来不少蚊子,他和老伴也没少跟着受罪。倒是年轻时这里常来的萤火虫让他记忆深刻。

几十年前的夏天,自留地里的花招来好多萤火虫。那时用电灯还很奢侈,有了这些自然发光体,家门前不点灯也亮堂。“一家人在这儿扇扇子聊天,现在想起来还觉得不错。”

刘老先生越聊越高兴,顺便夸讲了一下前人种的竹子。“有水必有竹,这是相生的。”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老竹,他才动了自己种东西的念头。这些竹子和老房一样,比他的年龄还要大。

记者这时才注意到,进院的老房前有两小撮有些发黄的竹子。刘老先生希望自留地里种的生物也可以年年如此。但算着要搬走的日子,今年的果实也许会是最后一茬。老人的自留地也可能是朗润园里的最后一块田园。

161号院的外墙上挂着“朗润园”字样的一块牌子。下面的欧式路灯是新装上去的,取代了古老的电线杆子。可那块牌子却好像从来没有人动过。

“牌子挂在这里很久了,应该和房子一样久。”邵奶奶说,在她刚到北大工作时,这块牌子就已经挂在墙上了。她也说不清是谁写的。

冬天,儿女上班了,邵奶奶和老伴自己生火取暖,煤就摆在屋檐下面。老两口窝在屋里烤火,不愿出来走半步。渐渐的家里人口多了,老房子外又接出一间新房给儿子住。“最后都不够住,每家都盖新房,这里就满了。”现在院子里住了4户人家,有的盖了房子,有的搭了煤棚,最里面的一家还在老门外又加了一层铝合金的门窗。和老园、老屋比起来,显得有些不太协调。

“别看房子老的掉渣儿了,但冬暖夏凉,现在很难找到这么舒适的房子了。夏天也用不着空调。”邵奶奶带着记者在院子里走了一圈,没有一家装空调的。

平房中的老屋外墙有些地方已经掉砖。马上就要拆建的镜春园和朗润园的平房,其实是在原建筑基础之上翻新的古建筑。1966年,老人曾因翻修房子搬出去住了一段时间。但那次翻修,只是基本的加固和整理,整个园子的结构和房屋内架都没有动。这些屋子也成了比邵奶奶还老的老辈子了。

昨晚17时许,下了一天的雪停了。北大摄影会的三个同学扛着相机来到镜春园找灵感。79号的王奶奶被一次又一次地请出来介绍一个特殊的大门。

“这门只有这里有,别的我也不知道。”王奶奶看着门前只剩了一个的门墩说,在整个未名湖北边,只有她的院里才有这样的门。至于为什么全院子的人都不晓得了。

整个门框是两个大木柱,上面各顶着一个门脊。有人似懂非懂地猜这是古代象征身份的大门,也有人猜它应该是书香门第的标志。但王奶奶却说,“这就是一道门。”

2月13日有关部门入户调查后,这里的百余户居民将搬进周转房或到别的地方买新房子住了。这道老门和这里的每一间老屋,也要被现代化的研究中心取代。而现在,老房、老门和老人,还都是北大摄影会镜头里的风景。

昨日是春节长假之后的第二天,按照国务院的规定,政府相关部门均应开始正常上班,可时报记者走马各区探得消息,虽然多数的机关部门已恢复正常工作,但仍有为数不少的区及区内的对外服务窗口不开工,让急于办事的群众吃了闭门羹。就此,广州市市长专线电话答复:国家公务员、国家行政机关必须按照国务院规定的国家行政机关上班时间办公,为民服务,没有任何理由推迟上班时间。也有专家认为此做法实际上是拿了纳税人的钱而不干活的行为,属于集体旷工。

初九来上班,却还是按“值班”算!昨天已是节后第二个工作日,但不少政府服务部门还没有进入工作状态。记者走访了海珠区的主要政府服务点及一些街道办事处,发现除公安办证中心已准时初八上班方便了群众外,大部分都初十才正式办公。

海珠区公安分局的办证处前天(年初八)就已恢复正常办公,办证大厅内人气鼎盛,出入境办理窗口尤其繁忙。保安说,这两天前来办证者比正常工作日多了一两百人,估计是市民春节期间休息,把事情留待节后头两天来处理。但户证科工作人员却表示,其实只是来办出入境手续的人多,办理户口、身份证的市民却比正常工作日时要少,原因是“很多政府部门都还没正式上班”。她还说,不少部门要到元宵节才上班。

杨阿姨打算抓紧节后办公时间去办理早期下海人员一次性缴纳养老保险。但昨天上午十点多,当她来到同福中路的海珠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就业服务管理中心时,却获知这里年初十才正式上班,而缴纳养老保险则从2月7日起由另一个部门受理记者看到,十几分钟内,中心里已有十多位市民遭遇了相同情况。

在接受电话采访时,劳动就业服务管理中心方面解释说,这两天可以办理失业证,但其他事务暂不受理。这名工作人员说,“办事员春节期间值了班,这两天算补休”。

而接听区长热线的工作人员则说,各政府部门的工作时间会有差别。她认为,劳动就业服务管理中心推迟上班是“因为要做好筹备工作”。

服务大厅附近是海幢街宏宇社区居委,两间办公室只有一名男工作人员在值班。“这里初十才上班,要办事的话明天再来吧。我们昨天和今天都还是值班。”他还说,全区的居委都是如此安排。记者尝试拨打多个街道办事处的联系电话,发现均无人接听。

有群众质疑,现在居委承担的职能非常多,这些工作人员也是拿着国家“俸禄”的人,照理也应该正常上班。

记者昨天走访白云区各政府窗口部门发现,节后办公第二天,各服务窗口办公基本恢复正常。

昨天上午10时许,白云区劳动就业服务管理中心办事大厅里,20多位市民正在忙碌地填单、交单和领证等。厅内各岗位上均有工作人员接待,厅内门口并有一名工作人员负责提供咨询服务。前来办事的市民大部分集中在失业证申请和领取窗口,并有部分在办理高校毕业生就业业务。据咨询台工作人员介绍,节后第一天,该中心就开门办公了,当天来办事的市民比较少,但到昨天则渐渐多起来,数量已接近平时的状况。同时,该中心退休职工管理服务中心、劳动就业训练中心等窗口也都开门办公,部分市民也已登门办事。

在位于新市的该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记者看到,近10对新人正在喜滋滋地办理登记事项。据了解,该登记处年前刚刚搬迁新址,但由于事前就在网站和媒体进行了公告,节后来办理登记的新人还是相当多。由于节后登记状况火爆,刚度完长假的工作人员马上就投入到繁忙的工作当中。昨天下午2点30分许,登记处开门办公不久,已经有10多对新人在门口等待,忙碌的办公人员甚至没有机会回答记者的提问。一对新人告诉记者,当天是当年初九,有“长长久久”的寓意,因此来登记的新人相当多。据悉,该登记处节后第一天就已经正式开门办公,当天有四五对新人前来登记。

据了解,节后,白云区政府众多窗口单位基本投入正常运作,较好地满足了市民的需求。

记者了解到,越秀区除公安、城管、税务、婚姻登记等一些对外服务的窗口单位在年初八正常上班之外,一些部门据称按内部规定:大年初九才正式上班。

而昨日记者来到该区政府机关办公大楼时发现,在大堂及楼道里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但大部分的办公室仍是关着门,并没有正常上班,有少量办公室的门打开着,但大多数人也在沉浸在讨利市的喧闹声中,还有一些人在喝茶聊天。

后经记者了解,部分机关单位说是年初九是第一天上班,部门之间吃开年饭聚会去了,聚会完毕没什么突发的事情便直接回家了。记者随后又拨打了几个对外联络部门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昨日,本报记者还从天河区了解到,除部分单位的窗口部门和公安、城管等值班人员外,一些机关单位直到初十才开始上班。记者亲眼见到几个群众去办事碰了钉子,随后记者拨打了天河区区长热线询问,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会把记者所说的问题向上进行反映。

昨日早上九点左右,记者来到天河区劳动保障局,只见这里大门紧锁,只有一个保安在侧门口值班。记者在办证大厅的门上看到一张通知,上面写着:1月29日(初一)~2月6日(初九)放假,初十才开始上班。正好两个阿婆来办退休手续,见到通知后叨念着“白跑一趟”悻悻离去。

而劳保局一旁的石牌街社保中心虽然大门敞开,但里面只有一个介绍保姆的柜台有工作人员,其他业务一律不办理。她表示,退休、社保等业务窗口全部要明天才上班。

记者后来又多次拨打天河区消费者投诉中心以及天河区一些街道办事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后经多方了解,才知道,原来直到初十才上班。除部分单位的窗口办事部门和公安城管等值班人员外,所有政府机关都是初十才开始上班。

随后,记者又来到天河区工商局和地税局,这里的办证大厅已按时开门办理业务,前来办事的人也很少,早上9点至9点40分,一共才20来个人到工商局办理业务。

一位地税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春节刚过,来办事的企业和个人都少,所以他们也是轮流开窗口上班。

记者从贴在工商局门上的通知获悉,该局只有注册科是初八开始上班的,其他部门也是休假到初十。

同样是窗口单位,一些初八就开门办公,一些却大门紧闭。有市民质疑,这是否与这些单位的服务对象和性质有关。工商、地税面对的多是企业,而且都是属于“收费”部门,所以早早就开门了。劳保局、社保中心、消费者投诉中心都是“纯服务”部门,面对的是普通群众,所以便不急着“迎客”。

针对某些区某些部门节后第二天仍然关门放假的情况,记者将此情况反映到“12345”市长热线,市政府办公厅信访局局长黄周海接电后表示:作为国家公务员、国家机关必须坚决按照国务院规定的国家行政机关上班时间上班,为市民提供服务,没有任何理由不上班。对于一些在假期内要进行值班的部门,长假后可能会出现人手不足的情况,部门负责人应做好调配工作,以确保不影响市民办事为原则,向市民提供周到的服务。

暨南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博导李从东教授就此表示,春节放假之前,国家、省、市各级政府就已经分别发布公告,明确了春节期间的假日安排。按照规定,除个别比较特殊的政府部门外,其他各政府部门都应该严格按照规定执行,不得超出规定范围放假。所谓特殊的部门,李从东解释说,主要是一些比较重要的部门,如公安、消防、供水、供电部门等;还有一些在时间上安排较特殊的部门,需要在节日期间安排值班等。

节后第二天还没按规定上班办公,李从东说,这种情况还不多见。他表示,某些部门的这种做法,其实是拿了纳税人的钱而擅自不干活,可视作旷工的行为,这种行为给节后需要办事的市民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已经不是其自身认识不够的问题,而实际上已经违反了行政纪律。

他认为,针对这个情况,上级主管部门和有关监察部门应该过问,查证属实的,应采取必要的行动立即予以纠正。

“头一回听说这种事!”听完记者介绍有关部门初九仍未办公的情况,市人大代表、广东省大同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永平惊讶地说。他表示,相关部门节后第二天仍未上班,属于故意行政不作为,市民作为行政相对人,如果因此受到利益损害,可以向法院提出起诉,胜诉的可能性很大。

朱永平说,国务院早在春节前就提前发布公告,对节日假期进行了安排,这属于行政安排(或行政命令)。这种行政安排具有行政约束力,任何行政机关都不能以过节或其他理由等故意拖延,也无权擅自贴出告示自行放假,而是应严格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执行。

朱永平还表示,这些部门涉及公共服务,节后第二天还不上班的现象非常少见,印象中还是第一次听说。他说,人家个体户都纷纷在初四、初五开门营业了,有关部门的这种做法其实是故意行政不作为,性质很恶劣!他认为,广州市政府或有关上级主管部门应该及时过问,对这些部门给予行政处罚。

中新网2月7日电公安部今日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2006年工作重点时透露,06年公安部将大力开展“基层基础建设年”的工作。

通报称,“基层基础建设年”,就是组织全国公安机关抓基层,打基础,苦练基本功,真正增强基层实力,增强基层活力,提高队伍素质,提高工作水平,为公安工作的长远发展进步奠定坚实的基础。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