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女婿因签证无法转机大闹巴黎机场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21:15:20

面对公安机关的审讯,谷宝成对涉嫌绑架、强奸、敲诈勒索、抢劫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康云素对涉嫌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石丽茶对涉嫌绑架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记者从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检察院获悉,公安机关已于8月1日将此案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目前此案正在审查中。(本报记者蔡艳荣通讯员米君安)

7月18日,飞乐音响除权。7月19日开盘初,该股还一直在5.35元上下盘整,11点左右盘面突变,10分钟内,该股迅速被巨量卖盘封住了跌停位。14点49分,主力不甘失败大量买进,最终不堪蜂拥而至的卖盘重负,无奈放弃。7月20日,仍然跌停。庄家的努力终于在第三天取得了部分成果,7月21,尽管盘中多次跌停,庄家仍然在尾盘成功拉升,最终全天跌幅为8.92%。

真正的转折发生在7月22日,连续两次跌停打消了部分卖盘积极性,10点30分开盘初,卖盘使股价惯性下跌,最低到3.85元,早有准备的庄家大幅买进,2分钟内走势完全逆转,股价迅速上升,13点30分封住涨停。此后飞乐音响又连续3天涨停。

“小飞乐(飞乐音响)庄家真悬,眼看就快支撑不住了!小飞乐作为全流通股票,流通股总数高达5.09亿股,庄家能在多次跌停后成功稳住阵营,资金实力确实雄厚。”某西部券商深圳营业部总经理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该人士介绍,飞乐音响庄家作风剽悍,在连续跌停后还要拉升多个涨停,似乎一点也不怕暴露席位。有多位深圳当地投资界人士告诉记者,深圳盛传飞乐音响连续3天的跌停是因为深圳庄家的一家合作机构遭遇清盘,导致大肆出货。

交易所连续7天公布的飞乐音响成交量前五名席位显示,成交机构基本上都是深圳当地营业部。深圳智多盈投资总监余凯告诉记者,从成交机构情况看,庄家应该是在深圳当地。

公开信息显示,七天内海通证券深圳红岭南路营业部有6次进入飞乐音响成交量前五名,其中有3次是排在成交量首位。另一频繁露面的营业部是湘财证券深圳深南大道证券营业部,上榜4次,其中有2次成交量排第一位。金元证券是飞乐音响庄家的另一基地,金元证券7天内先后有3个营业部在飞乐音响成交量“龙虎榜”上露面,其中深圳华强北路营业部4次上榜,深圳上步路营业部上榜两次,北京营业部上榜一次。巧合的是,金元证券去年下半年悄然进入飞乐音响股东前10位,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持有飞乐音响587.81万股,位居第四大股东。

海通证券深圳红岭南路营业部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电话咨询时透露,投资飞乐音响是客户投资行为,至于是哪位客户投资,具体情况不清楚。

深圳本地一家著名券商的资深分析师告诉本报记者,深圳本地投资界很多人认为飞乐音响庄家就是周琦。周琦是深圳盛金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去年12月11日,飞乐音响公告:上海仪电控股(集团)公司拟将其持有的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的7000万股分别出让给深圳清华力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华智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盛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并且已经签署了框架性协议。

可8个月过去了,关于飞乐音响控股权变更等交易仍然没有实质性进展,也没有签署任何正式转让协议,按照公司证券事务办相关人士的说法是“具体条款目前还在商谈中”。

深圳市工商局注册资料显示,深圳盛金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为8500万元,股东只有两人,自然人周琦、芦岗各以4250万元投资占50%股份。记者拨打盛金投资在深圳市工商局注册提供的电话号码,发现这是空号。

盛金投资是周琦收购而来的,该公司原名深圳市东晓科技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去年11月12日,周琦收购该公司后正式更名为深圳盛金投资公司。去年12月7日,还将公司注册资金由原来的4000万元提高到8500万元,而这是发生在该公司与上海仪电集团公司签署框架性协议的前几天。

一戒毒青年进入广东茂名市电白县公安局强制戒毒所进行强制戒毒,第三天死于该戒毒所。法医鉴定这名戒毒青年死亡原因是胃穿孔,合并感染休克导致死亡。死者家长对儿子死因提出质疑:该戒毒所内监控录像带中儿子死前半小时的关键内容,为何被删除?并认为儿子被戴上脚镣属滥用警用器械。

7月28日,记者来到电白县人民医院刘医生家,刘医生夫妇伤心地向记者讲述了儿子刘青死亡的经过。

刘青生于1981年1月27日,24岁,过去有吸毒史和戒毒史,但毒瘾一直未除,为使孩子远离毒品,今年6月20日上午,刘医生夫妇主动要求电白县公安局关草田派出所,将刘青送进电白县公安局强制戒毒所进行强制戒毒。进入戒毒所之前的刘青身体健康状况还正常,6月23日上午7时17分,刘青被戒毒所送到电白县人民医院抢救,医院《抢救记录》记载:瞳孔散大,心跳停止,无自主呼吸,颈动脉及股动脉搏动消失,心电图呈一直线,无心电反应,“患者入院时已死亡,……抢救无效,死因不明”。

6月24日,茂名市检察院、茂名市公安局、电白县公安局三个单位都派出法医,对刘青的死因进行尸检,法医鉴定结果表明刘青的死亡原因是:急性胃穿孔,合并感染休克导致死亡。

记者随刘医生来到殡葬管理站,见刘青尸体背部腰间有两块印痕与周边肤色形成明显反差,上面有法医鉴定时切开的刀痕。

刘医生说:“我对监控录像产生怀疑,是因为我儿子死的当天下午,我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说:你儿子在戒毒所被人殴打,我和我爱人就要求有关部门和我们一起查看戒毒所的监控录像。我们一看,录像被删除了25分钟。因戒毒所是全天候录像监控,录像的所有画面都有精确的时间记录。我们看到6月22日早上6时56分46秒(显示刘青在监房内一切正常)至7时21分16秒(显示被人在外面带上脚镣后带回监房)的25分钟内没有任何监控图像。对于这25分钟的关键录像为何没有图像,工作组的人和戒毒所所长对我解释说是技术故障。联想到匿名电话中说我儿子在戒毒所被人殴打,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偏偏在我儿子死前的半小时出技术故障了呢!

据刘医生说,对刘青尸体背部腰间的两块印痕,电白县公安局、电白县戒毒一直未作任何解释。“我作为一名医生,完全清楚这点常识:急性胃穿孔,只有在外力作用和暴饮暴食这两种情况下才会发生。暴饮暴食这一点完全可以排除,因为法医解剖我儿子尸体时发现他的胃里只有一点点稀饭和榨菜。极有可能是在外力作用下导致我儿子急性胃穿孔死亡。”

刘医生说,从戒毒所监控录像可以清楚地看到,刘青在监房内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语言或肢体上的冲突。那么,戒毒所为何给他戴上脚镣?监控录像显示,刘青在痛苦挣扎的情况下,戒毒所依然没有将他的脚镣解除。刘青从6月20日到22日早上6时56分46秒之前这段时间,情绪相对稳定。可是22日7时48分戴上脚镣后,就开始烦躁不安。22日,他一整天都没吃东西,还出现了强烈的呕吐。戒毒所既没有查问他不进食的原因,更没有给他作起码的检查和治疗。刘青一直痛苦挣扎,连他自己盖的被子也被撕坏。到23日早上6时56分被抬出房间,经历近24小时,未见戒毒所采取任何处理措施。

因不服有关部门的解释,刘医生便向茂名市政法委反映此事。他在情况反映材料中写道:《强制戒毒办法》第十二条“强制戒毒所对戒毒人员应当采取必要的保护措施,防止发生戒毒人员死亡事故。”和第十七条“强制戒毒所实行二十四小时值班巡视制度,值班人员必须坚守岗位,发现问题应当及时报告,妥善处理”。电白县公安局只是向本人作出初步通报,说对刘青之死戒毒所无任何责任。对为刘青戴脚镣也说不出合法理由,且前后矛盾(第一次说是因为刘青有自残行为,第二次说,其在房里喧哗)。

7月20日,刘医生找到茂名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倪俊雄,倪俊雄局长对刘青死亡案作出以下批示:“电白县公安局和戒毒所要给死者家属一个说法,使他们接受。同时,要切实做好善后工作。”

记者从电白县公安局强制戒毒所了解到,该所现有700多位强制戒毒对象。电白县公安局强制戒毒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死者家属的投诉,县政法委已有工作组展开调查。这位负责人表示,警用器械脚镣是否可作为戒毒械具,《广东省戒毒所管理办法》中没有具体说明,但该所会吸取教训,引以为戒。电白县公安局一位副局长表示,工作组调查结果要到下周二才会出来。

脚镣是否适用戒毒者?记者采访了广州市禁毒委员会常主任,常主任表示:一般情况下,戒毒所不可能会对戒毒人员戴上脚镣,也不允许对戒毒人员戴脚镣。

《广东省戒毒所管理办法》第十条:戒毒所管教人员在戒毒人员毒瘾发作并有暴力行为时,可采取必要、适当的强制性约束措施;对有事实表明可能行凶、自杀的,经所长同意可以使用械具。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先使用械具,然后报告所长。上述情况一经解除,应立即停止使用械具。(文图本报记者喻彬)

7月26日晚上,在洛阳偃师市“音乐不断”娱乐城内,一群人在喝酒玩耍期间,提出异性服务的要求遭到拒绝后,竟然叫来一群不明身份人员对该娱乐城进行打砸。这些人手持长刀、铁棍等器械对娱乐城内的人员进行殴打,致使多名人员受伤。更令人震惊的是,要小姐的人竟然是洛阳偃师市政法委副书记张庆华。该事件发生后,在当地影响极为恶劣,当地群众强烈要求公开事情内幕,严惩不法人员。接到当地群众反映后,本报热线新闻部记者于8月1日连夜赶往偃师,对此事进行了调查采访。

8月1日夜,记者赶到偃师市第四人民医院,见到了在该事件中受伤的人员。娱乐城会计杨作林,臀部、背部、胳膊多处被砍伤;服务生张贺利,左手拇指被砍断;收银员姬某,右手手指被砍断,背部被砍数刀。

娱乐城会计杨作林回忆当晚事发经过时说,7月26日晚10时左右,偃师市政法委副书记张庆华和马涛等五六个人一起来到该娱乐城,而且都是满身酒气。娱乐城的一部门经理牛斌一看到是张书记,立刻将其安排到该娱乐城最大、最豪华的“联合国”包间,并按他们的要求送去了啤酒。但他们没有唱多大一会儿,张书记就叫牛斌过去,要求安排小姐进行服务。牛斌说当时就没有小姐,接着安排了一名男服务生。谁知道,没有过多大一会,男服务生就被轰出来了,张书记坚持要求必须小姐服侍。和张书记一起来的几名男子则在酒吧走廊内追撵女服务员,欲将其拉进包房服务。牛斌接连去了七八次包房,解释说没有小姐,但最后一次张书记却更加愤怒,当场把茶几砸坏,把话筒摔在地上,其他人也相继摔酒瓶,然后就要离开。杨作林说,这个时候他就过去了,对张书记说消费的钱可以免去,但砸的东西必须赔。而张书记则骂骂咧咧地说:“不就是砸了吗,三五千块钱算啥,算我的。”说着便要走,并说第二天再结账,杨作林当即表示不同意,说不赔不让走。此时,张书记勃然大怒,说了声:“砸!”于是和张书记一起来的几个人便又开始砸走廊上的玻璃。接着老板张嘉奇就赶来了。

张嘉奇告诉记者,他所开的娱乐城,包含酒吧、洗浴和按摩项目,其中酒吧在楼房南侧的二楼,洗浴中心和按摩房在北侧的一楼和二楼。26日晚上10时左右事件发生时,他正在位于一楼的洗浴中心内洗澡,刚刚脱掉衣服,就听见二楼“哗啦哗啦”玻璃破碎声音和很大的吵闹声。他说,自己当时就意识到可能发生了打架事件,于是赶紧穿上衣服匆忙向二楼跑去。

张嘉奇介绍说,到二楼后他就看到走廊玻璃已经多处破碎,地上满是玻璃碴,五六个人正在附近骂骂咧咧的,这些人中他认识两人,一个是他们娱乐城的熟客偃师市政法委副书记张庆华,另一个是刚刚劳改释放不久的当地人马涛。

张嘉奇说,当时娱乐城的会计杨作林正在对这群人进行劝说,自己一看到这种情况也赶忙上前。他说,因为偃师市政法委副书记张庆华经常到他的娱乐城消费,早已经是熟客,所以他见状赶紧先和为首的张庆华副书记搭讪说,“张书记咋了?咋了?谁惹你生这么大的气?”张嘉奇说,谁知道,平时关系都不错的张书记此刻模样和声音都变得十分凶。张书记满嘴酒气地说:“这算啥,我马上叫人把你的店砸了,让你干不成。”一见张书记这么横,店内的人立刻就和张书记一群人理论起来,随后张书记带来的四五个人就和店内的人厮打在了一起。

一群人从二楼打到了一楼。张嘉奇说,就在厮打时,谁知道又从外边来了十多个手持特制砍刀、木棍、钢管等器械的男子冲进来见人就砍,见东西就砸,吓得店内的员工四处逃跑。娱乐城内未来得及跑掉的5个人都被砍伤了,其中包括吧台上一名无辜的17岁女收银员,她的右手手指被砍断,背部被砍数刀。他说,自己当时也吓得撒腿就跑,两个手持砍刀的人随后紧追不舍。跑到大街上后,他边跑边大声呼喊路边一商店的人报警。大约2分钟后发现有警车赶来,那两个人才停止追赶,扭头逃跑。张嘉奇说,自己当时腿都吓软了,警察赶到后,自己才回到店内。此时,店内已经是一片狼藉,地上到处是血迹,多名受伤员工趴在地上,前来打架的人以及偃师市政法委副书记张庆华都已不见了踪影。

该娱乐城的服务生詹琪琦告诉记者,刚开始厮打时,他就发现张书记站在酒吧的门口打电话,打过电话没有过多大一会儿,那些手持砍刀、铁棍的人就来了。这些人冲进店内后,张书记则躲到院子的阴暗处了。

张嘉奇告诉记者,事情出来后,自己和家人都吓坏了,晚上7点以后都不敢出家属院的大门,害怕打击报复。

他说:“作为管理执法人员,政法委副书记就像黑社会一样凶狠,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该娱乐城位置所在的辖区派出所——偃师市城关派出所。该所所长王庆祥说,事情发生后他们就派民警紧急赶往现场,但参与打人的那些人却都跑了。民警在娱乐城附近见到了张书记,但张书记说,这事与他无关,所以民警当时也没有把他带回所内。

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民警做完询问笔录后,发现娱乐城的人都指认了张庆华副书记,于是他们向上级进行了汇报,准备传唤张书记。没想到,经过上级组织的努力,张书记却在28日晚上来到派出所主动接受了询问,说自己当时只是在该娱乐城和亲戚喝茶,打架的事情与他无关。王所长说,鉴于此案件非常重大,在当地影响也十分大,是否涉黑还不能确认。偃师市公安局已成立了专案组,当时办理此案的该所民警也被抽调到了专案组。目前,要了解该案件的进展情况,只能询问偃师市公安局。偃师市公安局宣传科的锁科长说,这个案件已经引起了当地市委的重视。经过市委研究决定,目前已经成立了由偃师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偃师市政法委、偃师市组织部以及偃师市公安局组成的专案调查组,偃师市纪检委的高同和副书记任组长,一切情况只能到偃师市纪律检查委员会进行询问。他们同时也接到上级通知,不准接受媒体采访。

昨天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偃师市纪检委。该单位一名姓张的工作人员说,这件事情他们也听说过,而且目前该单位的高同和副书记也正在忙着调查此事。记者要求与高副书记联系,该工作人员接连拨打了几次电话后,说高副书记手机已经关机,可能正在进行封闭式调查,没有办法联系到。

在偃师市政法委办公室内,记者没有见到张庆华副书记前来上班。记者接连询问了张庆华副书记的两位同事,试图了解张庆华平常的表现和目前的情况,但都被该单位工作人员以“不知道”、“不清楚”为由拒绝了采访。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该事件发生后,洛阳电视台以《酒吧找小姐,遭拒便砸店》为题随即进行了报道,此事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街头巷尾都在议论。偃师市的一名群众说,这件事情发生第二天他们就听说了,对此都表示非常气愤。他说:“大家们都说,作为一个领导能做出这样的事,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一个经常进娱乐城而不是经常深入走访群众、体贴民情的领导要他何用?”

昨天中午,就在记者在偃师市某饭店吃饭时,一些人还在餐桌上议论此事。记者随机采访了一桌正在议论该事的人。一名30来岁的男子说,别说是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国家干部,就是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与该男子同桌的另一名男子则说,当前正在进行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不知道张书记是怎么接受教育的,他这是在为共产党员抹黑,根本不配当领导。而另一名人员说,这件事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当地政府部门一直没有公开出来说话,不知道中间到底是什么原因,其间肯定有一定的隐情。该饭店的男老板则说,作为一个县级市政法委的领导,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应该依法予以严惩。(记者田林张皓瑞刘岱麟实习生樊赛楠/文·图)(河南商报)

二十世纪初,许多人来到上海“掘金”,上海为此被誉为冒险家的乐园。他们从各个地方来到上海,白手起家,一些人很快成为知名富商,至今说起上海的商界故事,他们都是不可忽略的主角。如今细数他们的发家史,无非是让那些可圈可点的经商理念呈现出来,对大家的投资理财有所启迪。

周祥生,乳名阿祥,浙江定海人。13岁那年,他随父辈来上海谋生,在饭店门口代客叫车。

有一天,周祥生在饭店门口当班时,恰有两名车夫拾到一笔外币,彼此争执不下时,由周祥生作主,3人平分,于是周祥生拿着这些外币去银行兑换了一笔银元,这便成了他的创业之本。

有了启动资金,周祥生自己开始经营出租车业务。他先贷款买了一辆旧车,做抛岗生意(所谓抛岗生意,就是违规地在马路边停车揽客)。不久,他的一个堂弟也加入进来,购了一辆旧车与他一起经营"祥生车行"。用车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他们的生意兴旺,贷款很快还清了。

初战告捷,进一步激发了周祥生的创业雄心。他不断以滚雪球的方式,分期贷款购进汽车,不断扩大车行的规模。到1929年,祥生车行已经拥有20辆车,两处分行,在华商汽车出租行业中脱颍而出,1930年5月,上海华商出租汽车同业公会成立,35岁的周祥生当选为会长。

祥生公司声誉鹊起,周祥生也成为华商出租汽车行业中的头面人物,但是,周祥生并不满足。正在这时,他根据一个朋友的指点,看准美汇将上扬,于是筹集资金,先付定金二成,向正在上海推销汽车的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定购雪佛兰汽车400辆。果然,等这批崭新的雪佛兰车到达上海,车价已经上升一倍,获利丰厚。周祥生除自留200多辆外,将其余车辆全部脱手,就此一笔生意,祥生汽车公司的全部车辆,几乎等于白赚。1932年元旦,在辟哩啪拉的鞭炮声中,周祥生正式组建了祥生出租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一夜间,清一色的墨绿的雪佛兰新车,如一股清风吹遍了上海的大街小巷。

周祥生不仅有敏锐的眼光,精明能干,始终能把握先机,而且十分强调服务至上,视乘客为衣食父母,得到广大乘客的信任,这才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冼冠生到上海来的时候,十六铺那里碰巧有家戏馆新舞台,他就在在舞台门口摆摊头,卖陈皮梅和香港牛肉。

这两样东西上海那时还没有呢。起先在戏院外头叫卖的冼冠生手挎竹篮,加入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中,后来索性在戏院的门口撑起一把大阳伞,因为对人始终是一副胖乎乎的笑脸,生意自然也越来越好。

后来,冼冠生问朋友借钱,与人合开了冠生园,并被选为董事长,在冼冠生内心酝酿良久的老板梦终于得以实现。

三年间,冠生园业务迅速壮大。牛肉干和蜜饯已经不再是冠生园的主打产品,取而代之的果子露和果酱等罐头产品,因为不掺加糖精而销路颇佳。此时的冠生园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组建股份有限公司,向社会募集股份。因为原先除了冼冠生以外的5位股东都来自演艺界,这次的招股后,为数众多的社会名流都成了冠生园的新股东,资产达到10万元。而同时冠生园还第一次注册了生字牌的商标。

其后的几年里,冠生园不断开出分店,并最后将总店开在了南京路山西路口。冼冠生在店面选址上异常讲究,早年门市部大凡开在老城厢居民聚集地,进入租界后,也专挑市口上佳处,开门立店。

据报道,现年35岁的尼朗贾恩·巴斯卡是印度比哈尔邦兰契市人,他从小就养成了吃蛇的怪癖,到现在为止的近30年时间中,他已吃下了超过4000条毒蛇,其中包括不同类型的剧毒眼镜蛇和金环蛇。巴斯卡回忆说,他第一次吃蛇是在1977年,那时他还是个7岁的小孩。巴斯卡说:“那是1977年的一个雨季,我只有7岁大,当时一条蛇紧紧咬住我不放牞在我无计可施的时候,开始反咬起这条蛇,最后我将它一寸寸地咬断,吞进了肚里。”

巴斯卡说,第一次吃蛇的经历是“非常有趣的”。巴斯卡一脸骄傲地说:“从那天开始,我几乎每天都逮蛇吃。到现在,我几乎天天都无蛇不欢。”巴斯卡还说:“当我14岁时,我的父亲才注意到我吃蛇的怪癖,他试图阻止我,但我那时吃蛇就已上了瘾。”

为了证实自己所言不虚,他当着记者面牞在河边捉了条蛇,用了15分钟,将整条蛇吃完。

据悉,巴斯卡想要申报吉尼斯世界记录,他相信没有第二个人比他生吞更多的活蛇了。巴斯卡道:“我听说现在有一个和致命毒蛇在一起生活32天的世界记录,但我敢确保,如果给我这样一个表演机会,我能和毒蛇们在一起至少生活40天。”

巴斯卡承认,由于爱吃毒蛇的怪癖,他现在面临着一些健康问题。巴斯卡现在已经结婚,和妻子生有4个女儿,他现在正在训练她们克服和蛇打交道的恐惧心理。(欧阳)

一位毕业于名牌大学,曾在国外知名公司工作,回国后拥有一份年薪50万的高级男白领,却突然之间觉得生活没意思,需要做点事情。而他最终选择做的事情就是,抢一辆7万左右的二手车来开。他现在暂被关押在看守所,等待法律的最终判决。

他叫徐浩海。在看守所里的150余天,他一直思考的是,当时究竟怎么了?好端端的事业,好端端的家庭,所有美好的一切,怎么全被自己给毁掉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