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子再爆新低价 三防M65降340仅1650元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7:35:14

晓文哭着向记者讲述了被继父强奸的过程。1999年10月的一个星期天中午,晓文一人在家,继父突然回来,到家后叫晓文给他泡杯茶,晓文泡好茶后,继父让晓文坐在他身边。晓文刚坐在沙发上,继父就将她抱住,强行将晓文抱进卧室后,不顾晓文的反抗和喊叫强暴了晓文。

将晓文强奸后,继父拿出一把刀,威胁晓文道:“这件事不许告诉任何人,如果叫别人知道,我就杀了你外婆和你妈。”刚刚16岁的晓文知道,继父平时经常当着她的面打妈妈,这个恶棍任何事都可以干得出来。所以没有将遭受继父强奸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晓文的软弱助长了继父的恶胆,从此后,只要有机会,恶继父就对晓文实施强奸。1999年底,晓文被恶继父强奸后怀孕,在一家远离县城的私人诊所做了人流手术。这一切她都没敢告诉妈妈。

2002年高考后,晓文以优异的成绩上线,妈妈希望晓文在兰州上大学,以便就近照顾她,遭受了3年暴行的晓文为了躲避恶继父的蹂躏,坚决不愿意在兰州上大学,最终选择了西安一所高校。

虽然晓文在西安上大学,但每个假期都躲不过恶继父的黑手。每次放假回家,她都在屈辱和羞愧中度过。她曾经多次想一死了之,但看到非常疼爱自己的外婆和妈妈,她的心就软了下来。她不知道这种遭受恶继父强暴的日子何时能到头。

上大学二年级时,晓文谈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的爱让晓文渐渐从被继父强暴的阴影中摆脱了出来。2004年“五一”假期期间,晓文和男朋友到临洮县探望母亲。5月4日,带着前妻出外旅游回来的继父趁晓文一人在卧室的机会对晓文动手动脚,被晓文严厉呵斥,晓文的呵斥声也被在客厅的男朋友听见。在男朋友一再追问之下,晓文将自己多年遭受继父强暴的事全盘告诉了男朋友。晓文的男朋友鼓励晓文报案。但为了自己的名声和顾及母亲的生活,晓文没有报案。

晓文和男朋友回到西安后,没有得逞的恶继父开始对晓文的母亲施暴,连续几日暴打晓文的母亲,接到母亲哭诉电话后,晓文于2004年5月11日赶回临洮看母亲。5月12日、13日连续两天,恶继父乘机又两次强奸了晓文。5月13日晓文再次遭受强奸后,男朋友劝她报案的话再次在晓文脑海中闪现出来,她冲出家门径直到临洮县公安局报了案。

晓文报案后,临洮县公安局立刻采取措施于2004年5月14日将王某抓获,并提取了王某强奸晓文的证据。但在提请检察机关对王某批准逮捕时,临洮县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没有批捕,要求公安机关补充证据。刑拘期满后公安机关将王某释放。2004年6月下旬,在定西市检察院的过问下,临洮县公安局再次提请临洮县检察院批捕王某,检察院于当月底批准逮捕王某,此时自知末日来临的王某已经畏罪潜逃。

2005年3月30日,在外躲避了近一年的王某慑于公安机关追逃的压力返回临洮县,走进公安局自首。记者采访时得知,目前检察院已经将王某起诉到了临洮县人民法院,这个恶棍不久将得到法律的严惩。本报记者柴用君

昨天,国务院法制办和文化部的官员就国务院最新颁布的、今年9月1日起施行的《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中有关假唱、公款消费等大众关心的热点问题对媒体进行了解释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汪永清在会上强调,今后应当严格杜绝演出市场的公款消费。

近年来北京演出市场的高票价问题,是京城观众普遍关心的话题。就此,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汪永清表示,公款消费是演出市场票价虚高的重要原因之一。他称,公款掏钱去搞营业性演出,不仅影响了政府的开支,也损害了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同时公款消费也是一些地方政府搞形象工程的一个表现和方式。他说:“有些地方政府动辄花数百万搞一场演出,戏也看了、脸也露了,可是究竟给地方经济和社会带来什么?”因此,新《条例》防止用公款消费助长价格虚涨,维护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形象。除文化主管部门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对体现民族特色和国家水准的演出给予补助外,各级人民政府和政府部门不得资助、赞助或者变相资助、赞助营业性演出,不得用公款购买营业性演出门票用于个人消费。

新《条例》还对违反规定进行“公款追星”的个人和单位的处罚作出明确规定,例如对单位给予警告或者通报批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记大过处分;情节较严重的,给予降级或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

同时,新《条例》还要求文化主管部门、公安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向演出举办单位、演出场所经营单位索取演出门票。

营业性演出大部分都是在大中城市,对于那些偏远地区和厂矿企业的观众来说,看上一场非常不易。汪永清称,面向大众是此次修改《条例》的根本出发点,同时也要解决人民群众看得上、看得起演出的问题。据汪永清介绍,新《条例》降低了市场准入门槛,取消了原《条例》中有关非法人单位不得成立演出经营主体的规定,规定演出场所、个体演员、个体演出经纪人从事演出活动不需要再履行事先的前置性审批,只要办理登记就行了。允许个体演员独立从事演出活动、允许演出场所在本场所内举办组台演出。同时新《条例》还规定通过宣传、表彰购买版权等方式推动演出活动面向基层、面向老百姓。这些规定将大大调动营业性演出经营主体的积极性,推动文艺表演团体和演员开展面向基层和面向群众的演出,对此国家要给予必要的支持。新《条例》规定,国家对在农村、工矿企业进行演出以及为少年儿童提供免费或者优惠演出表现突出的文艺表演团体、演员,应当给予表彰,并采取多种形式予以宣传。此外,汪永清还强调,为了降低演出成本,对于这些演出国家将采取合法的方式取得著作权,提供给文艺团体和演员使用。同时,将来将把演员在农村和厂矿企业演出的数量以及观众的反应纳入文艺评奖的条件之一。

就消费者权益以及募捐义演等情况,汪永清强调营业性演出不得欺骗观众,演出中演出单位、主要演员或者主要节目变更的,演出举办单位必须向观众说明,不得终止或者退出演出。演出举办单位、演员不得在募捐义演中获取经济利益。对于演出中屡次出现的“拉大旗做虎皮”的现象,新《条例》规定,不得冠以“中国”、“中华”、“全国”、“国际”等字样。同时,为了消除倒卖批文的现象,还取消了原《条例》有关涉外和港澳台演出只能由涉外演出经营机构承办的规定,这是一个比较重大的改革。

在新《条例》中,最引人注目的恐怕就是有关假唱的问题了。对于这个人人喊打的丑恶现象,文化部市场司副司长张新建解释道,新《条例》从三个方面进行了规定,首先要求演员不能假唱;第二,演出主办单位不能为假唱创造条件或者组织演员假唱;此外,演出主办方对于演出具有监督职责,如果发现假唱没有制止的,应当追究主办单位的责任。张新建说:“可能有些演员觉得很委屈,他是因为身体不适造成假唱。发生了这种现象,演员和主办单位应当公开向观众说明,得到观众理解。如果是个人演唱会,演员不能唱了,那么观众有权退票。如果演员是假唱或者是对口型,那么他就不能按照真唱收取出场费。”

对于假唱,文化部副部长孟晓驷补充解释道,假唱首先不利于歌手的发展、不利于发现人才、不利于歌坛的吐故纳新、不利于演出市场的建设,假唱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权益,同时假唱也败坏了行业的风气。孟晓驷说:“这种现象已经存在了多年,尽管原先《条例》中也有规定,但是屡禁不止,其中主要原因是证据不容易搜集。另外,原来的《条例》中只规定了文化表演团体和演员的义务,对于举办单位的义务没有明确的界定。新《规定》中不仅规定演员不能假唱,还规定了举办单位不能组织演员假唱,任何单位和个人不能给假唱提供条件,并且在“罚则”中对于这些举办单位经各级主管部门向社会各界公布名单并给予相应的罚款。我想仅仅靠立法完全地制止假唱是远远不够的,还要靠演员的职业道德修养、演出行业诚信机制的建立以及行业规范,可以说这是一个系统工程。”

对于电视晚会的假唱问题,张新建解释说:“在电视的演播厅中录制的晚会,都不属于《条例》规定的范畴,而在摄影棚之外或者其他娱乐场所拍摄的营业性演出,也应当比照《条例》的规定。”除了假唱之外,近年来在舞台上还发现了假演奏的现象。对此,张新建称,虽然新《条例》中没有出现假演奏这个词,但是对假演奏也要和假唱一样来处理。

近几年,在演出现场发生演员和观众伤亡事故的事情屡有发生,造成了许多悲剧。此次新《条例》也开始对这种现象予以关注。汪永清说:“此次新《条例》把解决这类问题作为重点加以规定。首先对于营业性演出可能发生事故规定了一系列的措施,演出场所的建筑设施应当符合国家标准和消防安全规范,大型演出的举办单位要有安全的工作方案,灭火、紧急疏散的应急预案;设立演出场所要依法办理消防安全管理审批;文化管理部门在审批临时搭台演出的时候,应当核验场所验收合格证以及消防安全保卫方案。演出举办单位应该按照公安部门核准的观众数量划定区域,印制和出售门票。最近几年发生的类似悲剧,大多是人员大大超过了现场能够容纳的数量。”对于演出过程中的安全措施,汪永清解释说,演出举办单位发现进入举办场所的观众已经达到核准数量,还有观众要进场的应当中止验票,并向公安部门报告。演出场所应当根据公安部门的要求,配备安全检查设施,并对观众进行安全检查。演出举办单位要维护现场秩序,发现混乱的应当立即采取措施并向公安部门报告。公安部门批准的演出,要加派武警维持秩序,确保演员和观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信报记者张学军/文刘志坚/摄

本报讯(记者辛言)昨日,本报记者再次到“长春市人防俱乐部”暗访发现,虽然相比前一天,舞厅内的光线好了许多,但原本在“明处”的交易却转到了“暗处”。长春市文化市场稽查支队得知情况后,非常重视,责令长春市宽城区文化稽查部门进行调查,并提出整改意见。

昨日10时许,记者再次来到“人防俱乐部”时发现,舞池内的光线亮了许多,舞客也比记者前一次暗访时少了,只有不到百人。这样一来,舞池的空间就显得宽敞很多,抱在一起的舞客也少了。

记者发现,改观最大的是舞厅内出现了几名巡视的工作人员,他们时不时地提醒有过分亲昵动作的舞客。咖啡厅两侧的坐席台上也有工作人员监督,但坐席台内鲜有舞客就座。

随着一声“大哥,跳舞吗”的问话,一位穿着暴露的女子来到记者面前,一边说话,一边将手搭在记者身上,尽管一再退步,该女子仍然步步紧逼地贴近记者,“5元一曲,10元3曲,保你满意。”女子不仅态度暧昧,手还不停地在记者身上摸来摸去。记者推开“舞小姐”,试探着说:“舞厅里面这么亮,跳舞不方便吧?”该“舞小姐”马上说:“谁知道今天怎么这么亮,要不咱们玩点别的,去咖啡厅‘打个快拳’?”记者询问道:“今天这里安全吗?”“舞小姐”说了声“我去问问”,便进了咖啡厅,不一会儿,回到记者近前说:“今天有报纸把这事报了,咱们还是出去吧,70元。”记者拒绝后离开。每首舞曲结束后,记者都能看到有男舞客暗地里将钱塞给陪舞的女子,原本在小卖部前进行的交易转移了。

下午,当记者再次来到“人防俱乐部”时,“火爆”场面重现了,只见二三百名舞客聚集舞池内摩肩接踵,虽然光线还和上午一样,但舞池内却又出现了过分亲昵的舞客们。坐席台又出现了相互拥抱、亲吻、抚摸的男女。

昨日上午,记者将人防俱乐部的情况反映给长春市文化市场稽查支队,该部门对此非常重视,表示立即指派长春市宽城区文化稽查部门对此事进行调查。

宽城区文体局稽查队的刘队长介绍说,他们上午就到“人防俱乐部”进行了调查,并对其提出了整改意见,要求其舞厅、咖啡厅、餐厅的灯光必须保证达到规定要求,建议舞厅建立专门机构,对场内的治安秩序进行宣传和监督,对出现过分亲昵行为的舞客及时给予劝阻。他同时表示,陪舞者向舞客索取报酬在法规中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跳舞时如果出现过分亲昵的动作,也是不允许的。

本报讯(记者钟亿军)前晚8时多,在北大33号宿舍楼,一男生从5楼宿舍的阳台坠至水泥地面,因抢救无效,于昨天凌晨身亡。

昨天,在该校的BBS上,一封落款为“北京大学心理学系”的帖子上称,“祝愿这位同学一路走好,并祈求类似的事情不要再次发生”。据了解,在此前的3个月零3天时间里,这已是北大发生的第3起学生坠楼身亡事件。

昨天上午,33号宿舍楼东侧的地面上,仍留着警方在地上画的死者坠地后的形状,旁边还留有一只沾着血迹的拖鞋。从地上画的线条,可以推断出死者为侧身落地,四肢紧缩。

住在33号楼的一名学生称,前晚8时许,在宿舍看书的他,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便有人喊叫“有人跳楼了”。随后他跑到阳台往楼下一看,只见地上躺着一名男生。

多名北大的学生称,坠楼者是从33号楼5层一宿舍的阳台上坠下的,事发后,他们看到校医院的急救车和警方迅速赶至现场,将坠楼者送往医院抢救。

事发当晚,学校BBS站务组在BBS上发布了一则“关于今晚坠楼事件的公告”,称“经本站站务组与学校有关部门联系,获知今晚心理系一名本科男同学不幸坠楼,现在该名同学正在抢救中,希望广大同学不要妄加猜测,让我们一起为他祈祷吧”。

对此,学校BBS上也发了一则“沉痛悼念我们的同学”的帖子,上面写着“2005年7月25日晚,我系一名本科男生在其位于33楼5层的住所处不幸坠楼,随即被送往医院急救。

后因抢救无效,于今天凌晨永远离开了我们。在向这位同学寄托我们无限哀思的同时,也希望大家和我们一道,祝愿这位同学一路走好,并祈求类似的事情不要再次发生。“这则帖子的落款为”北京大学心理学系“。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33号楼5层,坠楼者所住的宿舍房门紧锁着。其隔壁宿舍的一名学生称,坠楼学生所在的宿舍里当时没有其他的学生,他们都放假回家了。对于坠楼者的情况,住在5层宿舍里的学生们不愿谈起。

随后,记者来到北大宣传部,办公室里均无人。北大校办一值班的老师称,“现在领导都不在,没法接待(接受采访)。”该老师表示,此事件的原因正在调查中。

昨晚7时许,北大一名学生在电话中称,目前在校内BBS上,已有200多封帖子向坠楼者悼念。

●7月25日晚8时,北大33号宿舍楼,一男生从5楼宿舍的阳台坠楼身亡。据称该男生为北大心理学系本科生。

据了解在此前的3个多月时间里,北大共发生3起学生坠楼身亡事件。记者昨日就此现象采访了北大社会学系夏学銮教授。

“近段时间的大学生跳楼自杀事件不仅是北大,在清华、人大等全国高校都比历年多,而且较为集中。”夏学銮说,这主要由三个因素的影响所致,首先是由于学生的家庭经济条件各自存在差异,使有的学生产生消极情绪;另一个因素是当前社会上对大学生的评价体系及其待遇、地位都较以前下降,加上市场经济带来的竞争压力,让学生们对找工作深感焦虑,并产生自卑感;还有一个就是内在因素,即现在的大学生多为独生子女,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弱,缺乏社会责任和对人生的价值观的认识。

夏教授认为,当务之急要做的工作,就是要强化和培养学生们的责任意识,“一个人活着应该有家庭责任和社会责任感,选择自杀,这种行为是自私的。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生命都不珍惜,他就是不负责任。”

近半个月来,一场突然袭来的不明原因的疾病打破了四川一些县市的平静。一些平日里养猪、卖猪、加工猪的农民,突然出现发高烧、周身酸痛、休克等病状,有的人甚至因此死亡。7月25日晚,卫生部将这一不明原因的疾病正式诊断为猪链球菌感染。

据新华社电卫生部新闻办公室27日发布,据四川省卫生厅报告,截至7月27日12时,四川累计报告人感染猪链球菌病病例131例,其中实验室确诊8例,临床诊断76例,疑似47例。

这些病例中,治愈出院11例,病危21例,死亡27例。新增的14例病例中除2例为7月26日发病外,其余均为加大搜索力度后,发现的既往感染病例,其中包括其他地市6个乡镇的6例病例。

据新华社电卫生部27日对人感染猪链球菌的诊断治疗进行公开指导。根据实验室检测,结果表明,3个试验菌株对万古霉素、氨苄西林、亚胺培南均敏感,对链霉素、复方新诺明、萘啶酮酸均耐药。

人感染猪链球菌诊断要点包括:1.流行病学史:当地一般有猪等家畜疫情存在,病例发病前7天内有与病(死)猪等家畜的接触史,如宰杀、洗切、销售等。2.疑似病例:流行病学史结合急起畏寒、发热,外周血白细胞计数升高,中性粒细胞比例升高。3.临床诊断:流行病学史结合中毒性休克综合征和/或脑膜炎。4.确诊病例:全血或尸检标本等无菌部位的标本纯培养后,经鉴定为猪链球菌。

人感染猪链球菌的治疗,则要将病人转入当地传染病房,隔离治疗。此病发病急,进展快,重症病例病情凶险,各地医疗机构要组织专家力量加强对病人的救治,尽最大可能减少死亡。

73岁的老人李素芳想起儿子申宝成因感染猪链球菌突然离世,伤心不已。新华社发

7月25日下午,记者在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见到了近20位感染猪链球菌的患者。

说起发病时的情况,家住丹山镇八字村7社的女患者江素华至今还心有余悸。

江素华说:“3天前,我帮亲戚家杀猪,他们男人杀猪,我们媳妇就在一旁帮忙刮猪毛、洗内脏,当时我没有注意到手上有小伤口。猪杀好后,我们一大家子煮了3碗来吃,还没夹几筷子,我就感觉心慌,头晕,想吐,最后腿酸得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胳膊上、腿上还出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淤斑。”

家住雁江镇马鞍村7舍的村民唐兴文发病也是特别快。他说:“7月19日中午,我大姨家的一头猪嘴吐白沫,抖了几下就死了。她打电话让我帮她杀猪,我去了以后,附近的邻居已经帮她杀好了。大姨让我背了20多斤猪肉回来吃,我回来刚把猪肉分成几块放在冰箱里,没几分钟时间就觉得头晕,全身发虚,村里的医生连夜把我送到了医院。”

在资阳市疫控中心,记者见到了卫生部派驻资阳现场的临床专家组组长陈志海。

陈志海说:“7月19日我随专家组来到资阳的时候,这种病还没名字。对所有的死亡病例和住院病例挨个排查分析后,患者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在发病前均私自宰杀、洗切过病死猪,而且患者的手上都有伤痕。患者发病初期均出现高热、全身酸痛、高度乏力、食欲下降等症状,伴有轻微恶心、呕吐;然后会出现皮下淤血、休克等症状;患者随着病情发展白细胞总数增高。此病具有发病急、病情重,病死率高的特点,有的从发病到抢救无效死亡只有短短的10个小时,可以肯定这是一种严重的细菌感染。通过实验室和临床分析,我们很快把怀疑重心聚焦到感染猪链球菌II型。”

陈志海说,随着搜寻检查工作的进一步进行,发现病例呈散在分布,相互间没有明显流行病学联系,没有证据表明该病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四川省疾控中心主任助理吴建林一直在现场负责这次突发疾病的流行病学调查工作。他说:“这种病虽然发病较急较快,但找到原因后,完全没有必要恐慌。目前不但没有发现人与人互相传染的病例,就连与病人同时食用猪肉的亲朋好友中也没有发现病例,发病的主要是直接宰杀和接触并死猪肉,同时手上又有伤口的人。对这种病科学的界定是感染,而不是传染。”

四川省财政为此紧急调拨专款,尽最大努力挽救患者生命,防止疾病扩散。

据资阳市委书记钟勉介绍,从7月20日开始,资阳市当地政府印制了100多万份科普宣传资料发放到农户手中。当地报纸、电视台反复播放刊载《病死猪绝不能宰杀》的消息,提醒教育群众。

畜牧部门对近一个月来病死猪进行了全面普查,并在高速公路和各乡镇公路全部设置了动物防疫检疫点,截至7月21日,共发现不明原因死亡的生猪64头,均进行了消毒深埋处理。

资阳市还制定出相关规定补偿农户无害化处理病死猪的费用:大猪补贴300元,中等猪补贴200元,小猪补贴100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