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警惕台独分裂势力制造两岸新的紧张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4:29:13

由于受涉嫌走私快艇直接撞击,边防战士艾伟当场被抛到5米外大海中,其他6名边防官兵也不同程度受伤。陈明飞立即向船艇大队请求增援,两名边防战士则跳下漆黑的海中搜救被撞落水的边防战士艾伟。

边防战士立即呼叫附近的渔船协助将艾伟送回码头。边防战士将艾伟送往盐田区人民医院抢救,但当晚10时20分,经抢救无效,边防战士艾伟牺牲。

随后,另外6名受伤的边防官兵在船艇大队船艇救助下返回码头,被送往大梅沙医院治疗,当晚转入盐田区人民医院继续治疗。目前,除1名朱姓边防战士左大腿软组织挫伤,伤情较重外,其他5名边防官兵均受皮外伤。

据了解,案发后,市公安边防支队王成铁参谋长及时向香港警方通报情况。香港警方立即组织警力深入香港沿海地区大小医院进行排查,于昨日凌晨2时许,在香港新界北医院发现了两名涉案嫌疑人,随后将对方控制。

昨日凌晨,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孙彪受市委书记李鸿忠,市长许宗衡等领导的委托,到盐田区人民医院看望和慰问牺牲和负伤的边防官兵。广东省边防总队参谋长孙胜受广东省边防总队领导委托,连夜从广州赶到医院看望并慰问负伤的边防官兵。

昨日下午,广东省边防总队政委衡长福、副总队长刘传景等来到盐田区人民医院慰问了受伤的边防官兵。

出海缉私,在边防战士们眼里是再寻常不过的日常工作了,只是,大家没有想到会遭遇到那样的事,甚至有战友牺牲。

随着走私分子越来越狡猾,缉私战士们需要与他们斗智斗勇。25岁的战士林树雄说,平时他们一年四季住在岸边的艇上,每天都有安排人员值班出海,快艇出海执行巡逻等任务最长有六七个小时,如果是大艇出海,最长要在海上呆上1个月左右。他说,现在的走私船,除非速度慢的会乖乖束手就擒,高速艇是能逃则逃,不能逃的就撞缉私艇,因此,他们缉私战士们闪到腰、擦破皮是常有的事。因为走私分子与他们捉迷藏,黄月荣曾经在1个晚上出过7次海,一夜都没法睡。

据了解,从沙头角一直到南澳东冲,只要有路,走私船都会走。从香港到深圳,最近的距离快艇只要5分钟就可以到达,最远到下沙村,15分钟以内也能开过来,到岸后,走私分子雇一群工人卸货,2-3分钟就能搞定。走私的货物大到汽车、电器,小到冻品、牛皮、烂衣服,只要是国内市场紧缺的商品,走私分子都会冒险走私。

据市公安边防支队直属船艇大队介绍,上个月,缉私部门将南澳附近走私码头炸毁,加上船艇大队和香港水警加大联合打击力度后,走私分子的走私行为有所收敛。近期,船艇大队还将采取更大的打击走私行动。

“当了这么多年兵,也很少见到这么丧心病狂的走私份子。”前晚的一幕,在已经当了8年兵的二级士官黄月荣的经历中,也算是少见的。当了5年兵的林树雄也说,象前晚那样“狠”的走私船,他只碰到过一两次。

前晚接到的命令很紧急,黄月荣回忆道,当时,他们一接到“有任务”的命令就立刻准备装备出海了,他们平时出海都非常小心,前晚也是,但正好那晚天气不好,海面上非常暗,而走私船看到他们艇上的灯后也故意把灯都关掉了,不过,因为走私船的马力非常大,因此他们在码头上已经听到了马达的声音。新兵周剑荣说,他们开出梅沙码头不久,就发现了走私船,但此时,他们离走私船已经比较近了,他们让走私船停下来,走私船不仅不听,反而以更快的速度朝他们冲来。

艾伟是怎么被撞飞的,大家没有看到,当时大家都被撞得趴到甲板上了,两三分钟后才清醒过来。清点人数时,大家才发现艾伟不见了。后来,大家才发现艾伟掉到海里了。

黄月荣和驾驶员顾不得伤痛,跳下海去将艾伟救上艇,此时的艾伟已经没有了知觉,但还有微弱的呼吸和脉搏,给他做人工呼吸依然没有反应。边防战士们向附近的一艘渔船求救,过了一阵子,那渔船开过来将他们送上岸。

至今,走私分子到底为何那么丧心病狂的要和他们“同归于尽”,黄月荣仍然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但他说,走私船一般是几艘甚至几十艘一起,到了海上就分开行驶,以分散缉私人员的注意力,有一些是“看水”(放风)船,有一些是故意引开缉私艇的“诱饵”。他猜测,可能是这次走私的货物价值比较大,因此,走私船似乎是有意掩护同伙,故意撞的他们。

已于近日上报国务院的“农村卫生服务体系发展规划”提出,各级政府将在今后的4到5年内投入200亿元左右,重点加强农村卫生服务体系建设

病毒变异的环境因素一直存在于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农村。病毒不是一下子就突然冒出来的,而是大量鸭子和猪通过长期接触,终于互相交叉感染

“他体温连续10多天正常,过两三天就可以出院了。”11月8日,宋湘波现住的湘潭中心医院住院部感染科一位医生告诉记者,“卫生部专家来了表示同意我们的意见,即宋老师得的是肺炎而不是禽流感。他住院后每天都有来看望的学生和家长,我们这也有20多位医生护士,大家都没有一个发烧的。”

11月6日,卫生部通报了湖南湘潭县的3例病例,不能排除人感染H5N1禽流感的可能。很快,包括宋湘波在内的三个病例吸引了全球的目光。

上述医生证实宋老师之前食用了一只“病鸡”。据《财经》杂志最新一期报道,“约在10月中旬,宋从街上买回一只鸡,自己宰杀煮吃。在宰杀过程中,宋的手指被划破。几天后,宋家自养的鸡开始得病死亡。未久,宋自己也开始发烧、腹泻,并感到筋骨酸痛、全身时冷时热。”

另外一位医生告诉记者,对于宋老师的住院检查主要是血清、咽拭子、血常规等检查,并没有进行什么特殊检验,但是湘潭市疾控中心已经把样本取走。

当地医务人员采集到了急性期血清,及其发病第4天和第6天时的咽拭子,其咽拭子标本采用核酸扩增试验方法检测,结果显示阴性。这也就是卫生部在11月6日的通告中所说的,该患者咽拭子标本和血清标本,H5N1禽流感相关检测均阴性,SARS相关检测为阴性。

而据记者了解,医务工作者采用细胞培养病毒分离试验检测,没有分离到病毒。“对于其急性期血清的两次检测均呈阴性,还需要等待对其恢复期血清进行平行检测,并进行微量中和试验,才可最终判断。”一位专家对记者说。

“宋老师比较慎重,防控意识强。”湘潭中心医院住院部感染科一位医生对记者说。不过,12岁的小姑娘贺茵和周围的人没有宋老师那样的“谨慎”。

《财经》杂志的文章详细披露了12岁的贺茵和她9岁弟弟贺俊尧得病后的日子里的情况。

11月8日,记者联系到陈铁强医生所在的儿科,不过他一下午都在院里开会。而在贺茵最后离去的湖南省儿童医院重症病房,记者屡次致电该病房大夫要求采访,都被婉拒。

10月27日,湖南省卫生厅向新华社记者证实:该省疾控中心于19日和20日对湘潭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6日采集的贺茵血清标本一份,18日采集的贺俊尧咽拭子、血清标本各一份,以及19日晚7时湖南省疾控中心采集的贺俊尧及其母的咽拭子标本,应用快速诊断试剂等多种方法开展了禽流感、流感等相关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为进一步了解当时这个检测方法,记者致电湘潭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办公室和信息科,均被告知无可回答。

11月7日,中国疾控中心的一位专家对记者表示,湖南贺俊尧的急性期血清和咽拭子标本样本正在卫生部某病毒所进行检验,检验结果出来了一部分,试验结果显示:H1、H3、H5病毒都呈现阳性,其他检验还在进行中。

“但采集到咽拭子标本的时候已经是其发病的第8天,我不知道他们检测的是什么样品,什么时间从什么部位采的样品,用什么方法检测的,所以我无从评说。”一位专家告诉记者,“一般来说,如果是死于禽流感,发病时间短(2周内),可能检不到抗体,但体内应该有一定量的病毒,是可以检测出来的。如死于呼吸道感染,原因常常很复杂,有时很难确定主因。可疑阳性可能是指检测的数据(或其他结果指示方法)居阴性和阳性之间。”

而11月8日,中国农科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一位研究员在听了记者的叙述后特别关注这三个病毒的同时出现。

“H1和H3亚型流感病毒是人群中比较常见的,同时又检出H5阳性不是一个好现象。假设检测的结果是准确可靠的话,那么专家们最担心的问题就是H5N1病毒和H1或H3病毒在同一个体感染同一细胞时发生基因交换,产生新的H5N1,这种病毒有可能在人群中流行。”11月8日,他这样分析说。

他还表示,检测到H5病毒不一定就等于H5病毒致病,发生呼吸系统感染致病的病毒和细菌很多,有些在正常情况下就存在。如果是感染动物情况下,我们可以将分离到的H5病毒再感染同类健康动物,看是否可复制出同样的疾病,“但对人来说,我们不能用人来做试验,所以需要根据多种因素综合判断,如流行病学特征,多人发病都检测到同样的病毒等。”

对于10月17日死亡当天即被火化的贺茵,医务人员只采集到了一份急性期血清,而且是在其发病的第6天,咽拭子标本没有拿到,患者死亡后,也没能采集到其肺组织标本。

“单凭其一份急性期血清的阴性检测结果,很难对该病例作出明确结论。”卫生部一位专家对记者说。

对贺茵当时做了血清实验,并没有发现H5阳性和SARS阳性。但这样的结果是否就能说这个死亡的孩子体内没有H5N1病毒呢?

“一般来说,病毒感染后需要在体内复制到一定水平才可以诱导机体产生抗体,所以需要一定的时间。不同病原诱导抗体产生的时间不一样,持续的时间也不一样,这取决于病原的特性和病原复制的速度。如果在一个连续的时间内(如感染后2周到2个月)都检不出抗体,可能是没感染病毒。”中国农科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那位研究员说。

而如果现在的检测证明贺俊尧被感染过H5病毒,那么他康复后体内应该有相应的抗体,这样之后也可以检测出来。

7天左右的潜伏期,急性起病,眼结膜炎并持续高热39℃以上,伴有鼻塞、咳嗽、咽痛、头痛、恶心、腹痛。不久,出现进行性肺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肺出血、胸腔积液、心力衰竭、肾衰竭等多器官功能衰竭,进而死亡——这些都是禽流感的触手在人身体内的表现。

据WHO提供的数字,仅2003年11月到2005年10月,就有117人被禽流感感染。其中60人死亡。致死的这些人的禽流感病毒有三类:H5N1、H7N7和H9N2。

1997年4月,香港流浮山3个鸡场4500只鸡突死于H5N1,1月后,香港1名儿童死于流感继发的肺炎,分离到的病毒经鉴定为H5N1。这是禽流感致死人类的第一例,世界为之震惊。

在2004年2到5月间,荷兰家禽中暴发了大规模的禽流感疫情,共有89人被传染,其中1人死亡。

荷兰研究者在今年出版的《美国科学院院刊》上撰文披露,从荷兰那名死者体内分离出来的禽流感病毒的基因组序列有多达26个位点发生突变,这些突变使得禽流感病毒变得对人特别致命。2002年,美国圣犹大儿童研究医院的研究人员则发现,香港H5N1毒株之所以毒性特别强,是由于另一种蛋白质(NS1)上出现一个点突变。

1999年2月,国家流感中心主任郭吉元等发现5个禽源H9N2病毒感染人的病例。3月,香港2个小女孩体内也分离出这一种毒株。虽然这7人都已康复,但说明禽流感的致病性在增强。而自1994年以来,中国内地鸡群中断断续续发生了H9N2流感暴发,唐秀英等科学家从中分离了多株H9N2病毒。

中国农科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诊断与流行病学中心的研究者在一篇论文中指出,H9N2病毒“具有与人流感病毒相似的受体特异性,在人群中已经有一定的感染范围,但在禽类身上又多表现为不显性感染,不易被人觉察。”另有研究者向记者表示,一些人体可能已经存在如H9N2或H5N1之类的病毒,只是没有发作或已产生了抗体。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刘金华教授表示,除了H5N1外,根据新近研究推测,H9N2亚型流感病毒可能引起将来人际流感的大流行,也需要格外重视。

今年10月后,各国政府讨论的问题已经不是在未来的禽流感中死不死人,而是死多少人了。可能导致全球死亡200万到710万人——这是WHO驻华代表贝汉卫给本报的估计。

这样估计的一个前提是禽流感与人流感病毒基因重排,产生了新的流行病毒,万幸的是现在的案例都还没有证实已经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这就是人们常问的,人能否起到病毒‘混合器’的作用。但值得注意的是,历史上发生的人流感大流行都与禽流感有一定关系,如1957~1968年亚洲流行的H2N2病毒,其HA、NA均来自禽流感病毒。”农业部一位专家对记者说。

虽然如前所述,禽和人细胞表面有差异,但猪的这些结构介于禽和人之间,如果在猪体内发生这样的交换基因片段而成为病毒“混合器”,则由猪感染人的可能性则大大增加。现在尤其危险的是,几例死亡显示,禽流感可以不通过中间宿主——如猪直接感染人类,这样人作为病毒“混合器”引起人之间流行的几率要远远大于猪。

记者了解到,为了研究不同人群和鸡群感染禽流感病毒H9N2亚型的状况,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不久前进行了检测。他们从深圳市农贸市场300只鸡样本中分离到27株H9N2亚型流感病毒,其抗体阳性率为7%,但未能从人群中分离到H9N2亚型流感病毒。

“我们的研究表明,人群血清中其抗体阳性率与职业高度相关,与鸡只密切接触的人群明显高于非密切接触的人群。”一位参与检测的人士告诉记者,“我们在鸡群中所分离出的H9N2毒株中相当一部分为基因重配株,其PB1和PB2基因节段与H5N1毒株相似。”

“农村经常是一家三分院,家家有厕所,户户有禽(畜)舍(圈),这样未及时处理的大量禽畜粪便成为近年来一些传染性疾病流行的主要根源。禽畜粪便污染占到农村环境污染的30%。”11月1日,从事农村环境卫生研究的湖南省农业厅燕惠民这样告诉记者。

而科学家普遍认为,粪便是禽流感传播的重要途径。在充满散养和混养的农村,粪便处理对动物和人尤为重要。

而据湖南省农业环境保护监测站的调查统计,由于农村没有完善的供水系统和清洁消毒设施,农村生活水源普遍受到污染。虽然与20世纪80年代相比,湖南省农村人口饮用标准饮用水的比例大幅度提高,但饮用地表水中的细菌总数、大肠杆菌、浊度等超标,饮用地下水受硝酸盐、亚硝酸盐、重金属的污染。

“病毒变异的环境因素一直存在于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农村。病毒不是一下子就突然冒出来的,而是大量鸭子和猪通过长期接触,终于互相交叉感染。”国外有专家这样论述。而这也与英国韦布里奇家禽病毒研究室DennisJ1Alexander教授有关低致病性禽流感病毒传入鸡或火鸡群后发生突变产生了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论述相似。

从现有的统计数据来看,1991到2000年,我国农村公共卫生领域财政支出结构中,人员经费所占比重已经从50%以下提高到了接近90%,基本上所有的财政支出都用在了人员经费方面。10年间人员经费增长了3.7倍,相比之下,业务费用和项目补助经费不仅没有增长,甚至连绝对量都在下降。

环境改造需要资金需要机制,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建立稳定增长的支农资金渠道,要加强艾滋病、血吸虫病等重点疾病的防治工作,推动改水改厕等农村环境卫生综合治理。而在“十一五”规划这方面也有表述。

本报记者了解到,已于近日上报国务院的“农村卫生服务体系发展规划”提出,各级政府将在今后的4到5年内投入200亿元左右,重点加强农村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卫生部官员表示,该规划有望在今年内启动,乡镇卫生院建设是重点内容。

“由于我市家禽产销分散,家禽自由宰杀、就地买卖的现象盛行,加之政策和措施没有到位,使家禽检疫一直处于空白状态的边缘,家禽疫情隐患令人担忧。“一个拥有160多万常驻人口、82个农贸市场、年消费家禽550万羽的中国南方城市的兽医站人士对记者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