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在法院门口采访遭几名穿制服者殴打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09:07

据香港《东方日报》报道,前晚约九时,忆莲和辉虹拖手到上环Gaia餐厅晚膳,同行还有忆莲好友云何婉薇及其丈夫,忆莲和辉虹穿上黑色大褛,以情侣装姿态出现。据记者目击,忆莲和辉虹言谈甚欢,不时喁喁细语,表现亲昵,完全无视旁人目光,表现大方,餐厅内还有歌舞表演,两人细意欣赏,一齐拍掌,十分合拍,期间忆莲一度用双手揉搓额角,似乎有点头痛,辉虹即表现紧张,呵护备至,尽表爱意。

至晚上十一时许,一行人离开餐厅,此时辉虹细心地拖住忆莲步下长长楼梯,两人面上都挂甜蜜笑容,因前晚气温低至十度,等车期间,娇小的忆莲躲在男友身后以挡冷风,肢体语言已见证了两人的关系。

现职EMI亚太区新媒体副总裁的辉虹,与忆莲相识于84年,同时加入电台任DJ,曾有一段甜蜜爱情,其后两人分手,感情生活各自精采,其后以以兄妹相称,巧合的是,忆莲下嫁苦恋多年的台湾音乐人李宗盛,辉虹亦与一名台湾女子结婚,今日两人都经历离婚洗礼,同是天涯沦落人,前缘再续。

记者昨日分别致电两人求证拍拖消息,两人均大方承认,忆莲透过好友回覆:“旧年返香港住,感觉好舒服,见了好多老朋友,和辉虹圣诞期间发展新感情,好舒服,好开心。(会不会再婚?)言之尚早,稍后有好多工作。(和辉虹拍拖,李宗盛知道吗?)私人问题不想回应,现在好开心,相信Jonathan(李宗盛)都会替我开心。”

而辉虹接受电话访问,亦大方公告恋情,他说:“我们认识20年,大家以前电台有一段感情,之后大家继续做朋友,偶然有联络,我们再拍拖是自然发展,大家都经历好多,人生阅历都好丰富,再走到一齐感觉相同,大家对好多事的法和体会都有共鸣,感觉好舒服。”

至于忆莲的前夫李宗盛,最近也与助手刘慧君传绯闻,日前他对新绯闻无奈地说:“男人总要绅士些的,下雨时自然会和女士撑一把伞搀扶一下,如果我回应什么,外间会更大肆渲染,我只有不理会。”

今报新乡讯(记者褚全兴通讯员吴广明)家住新乡市体育中心附近的黄先生没有想到,一美女在公交车上之所以频频向他暗送“秋波”,原来是相中了他爱人的手提包,结果他爱人白白丢了近2000元钱。

黄先生昨日上午向记者诉说了他的遭遇:3月12日下午,他从延津县老家探亲回新乡市,和妻子在新乡市东站坐上了一辆公交车回家。当公交车行驶到新乡市起重设备厂时,上来一男一女,男的上来后挨着他妻子坐了下来,那个浓妆艳抹、打扮入时的女郎因没找到座位,站在了黄先生身旁。公交车启动后,黄先生无意中发现,眼前这个花枝招展的女郎正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并向他抛了个媚眼。黄先生也对女郎点头微笑,并想让位给这位女郎。

黄先生的妻子见丈夫在自己眼皮底下和别人眉来眼去,醋意大发,丈夫主动让位给这个陌生女子更让她恼火,就骂了一句难听的话。女郎听出是针对她的,当即顶了过去,黄先生的妻子勃然大怒,将皮包仍在坐位上迎了上去,最后双方动了手,车厢里很快乱成一团。

黄先生见事不妙,赶紧劝架,公交车一直开到新乡市农机公司双方才停手,女郎骂骂咧咧地下了车,一直在“坐山观虎斗”的男青年也尾随而下。

黄先生的妻子回到座位上,拿起自己的皮包一看不由目瞪口呆,皮包的拉链开了,里面的钱包没有了,钱包里除了1900多元现金,还有身份证等重要物品。

“我平时性格很坚强、很倔强,我不愿意做的事,别人休想强迫我去做!”这几天,福州的天气异常的寒冷,但对于周宁24岁女孩卫小容来说,回到了家乡、见到了亲人朋友和同学,什么东西都是温暖的、可亲可爱的。

“不管什么样的衣服,她穿在身上就是好看!”卫小容的男女同学都这样夸她。卫小容有着迷人的身材和漂亮的容貌,再加上她独特的一股文化青年的气质,使她成为学校系里的一朵骄傲的“系花”。

但是卫小容出身于闽东山区某小镇,去年年初,卫小容学校毕业后,家境贫寒的她只得回到贫困的家乡,在县里农业部门找了一份工作。

县里这份工作虽然十分轻闲,但一个月工资只有400元。按卫小容的话来说“不够买一套化妆品。”在福州城里上学的那段美丽时光,卫小容十分留恋。她十分羡慕大城市里人们的生活方式,渴望向往并憧憬着这种生活。

去年9月,卫小容在街上意外地遇到初中同学阿莲。老同学一见面,显得格外亲热。一阵寒暄,阿莲就问起老同学今后有没有什么打算,卫小容沉思半晌,摇了摇头。

阿莲告诉卫小容,半年前,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名叫“菲菲”的女孩子,她们经常通过视频网上聊天。“菲菲”在QQ里对阿莲说,她和她朋友在湖南长沙开了一家五星级大酒店。这几天自己的“烦心事”特多,她说酒店里的女孩子都跳槽跑了,害得现在自己连上网聊天的时间都少了。

阿莲就问酒店里女孩子都做些什么工作,“菲菲”说,需要很多工作人员,譬如前台接待,领班、服务员等等。

“菲菲”说,在前台当接待工作最轻松,但是要求人一定要长得漂亮,有气质,每个月工资2000元,并且小费不用上缴……阿莲说等过完年,自己就和另一个玩得比较好的女伴一起去湖南长沙找“菲菲”,她也希望卫小容跟她一块去。

听了老同学的介绍,想想自己一个月才挣400多块钱,在那里做一个月就顶5个月,卫小容心动了。当天晚上,卫小容和阿莲一起到网吧,在网上认识了网友“菲菲”。“菲菲”通过视频看后说“小容当前台接待,绝对没问题。”

正月十五,元宵过后,阿莲给卫小容打来电话,说她和“菲菲”已经定好了,3月5日去长沙。到长沙后,“菲菲”会亲自到机场来迎接她们。

卫小容盼着到了3月5日,她在福州见到了阿莲,另一个名叫叶芳的女孩子跟在后面。阿莲在飞机场对她们说,因为还有点事情没有处理好,所以不能跟她们一起去,她事情办好后,她一定会赶去长沙找她们。

当天下午6点多,卫小容和叶芳就飞到了湖南长沙黄花机场。下了飞机后,不见网友“菲菲”的踪影。只见一高一矮、一瘦一胖两个黑衣男子走了上来。瘦高男子说他们俩都是东北人,他叫韩宁,是“菲菲”的男朋友,“菲菲”因为临时有事,不能来接她们。说完,就拦下一辆出租车载着他们4人疾驰而去。

卫小容留意到,一同来的矮胖男子一脸凶相,并且一个大男人还纹了眼线,让人怎么看心里就怎么不舒服。

出租车在市区转了几圈后居然拐出市区往另一个城市开去,卫小容十分纳闷。韩宁对她说,“菲菲开的酒店在溢阳,因为长沙在全国都比较出名,所以对外省的朋友都说在长沙。”卫小容听了将信将疑,但事以至此,她也不便多问。

大概两个小时后,车到了溢阳的“忠兴”大酒店。卫小容下车后数了数,这个酒店有21层楼,外观看起来十分豪华气派。就在这时,纹眼线的胖男子走上前来,对卫小容说他的名字叫“小军”。

“在湖南溢阳谁都知道我小军的名字,这个酒店是我姑姑开的,但是我在这里边掌管人事任免权,我想要谁上班,谁就上班。”小军抽搐着脸上的横肉凶狠狠地说。

说完,他们四人就坐电梯上了楼,到了7楼,电梯停下,卫小容看到里面挂着“桑拿部宿舍”的牌子。韩宁见状说,先把行李暂时放在这里,等吃完饭再上来拿。卫小容和叶芳只得将带来的提包放在屋里。

然后四人就到楼下,钻进了酒店旁边的一家小餐馆。韩宁说要用湖南最独特的风味菜来招待她们。但是服务员端上来的却是极其平常的几个普通炒菜和一个锅仔煲。

吃完饭后,已经是10点多钟,卫小容和叶芳又被韩宁和小军送上“忠兴”大酒店7楼的桑拿部宿舍。接着,小军就去另一个房间叫出一个穿得坦胸露乳的胖女人来。小军介绍说,她就是这里的“妈咪”,你们也可以叫她“萍姐”,以后有什么事,就找她。说完转身就走了。

萍姐把卫小容和叶芳带到另一个光线十分昏暗的包厢里,里面密密麻麻坐了十几个浓妆艳抹、穿着吊带衫的年轻女子。还没进门,卫小容就看见有两个年纪很轻的小女孩坐在地板上哭泣……

看到这种情景,卫小容立刻明白了这是什么地方,她退出门来,问萍姐;“我们来这里到底干什么?”

萍姐斜倚在门框上呵呵大笑说:“小妹,还装什么蒜呀,到这里你不卖淫卖身还能卖什么,你以为这是农贸市场,还可以卖黄瓜、卖萝卜呀。”她的话引得包厢里面的女子哈哈大笑。

卫小容气得脸色大变,她冲着萍姐大叫道;“到底是谁告诉你我们是来干这个的?!”接着她拉起叶芳的手说:“我们走!”

就在这时,小军从门后蹿了出来,猛地揪住卫小容的头发连扇了两个耳光,然后恶狠狠地说;“想走,没那么容易,你以为这是你家呀,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一旁的叶芳见状,吓得只有一个劲儿地哭。接着又上来两个小青年,将卫小容和叶芳“押”进了另一个小包厢里。然后小军凶巴巴地说:“仔细考虑一下,我们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你们从福建搞到这里来的,想走,你想得这么容易呀!”说完哐地一声把门锁了起来。

完了,被人骗进淫窝了!卫小容和叶芳在小屋子里抱头痛哭,就这样,两个福建女孩在湖南溢阳忠兴大酒店一个桑拿小包厢里哭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6日)下午,小军把门打开,问她们“想好了没有。”卫小容十分平静地要求见菲菲和韩宁,但是被小军拒绝,他说现在是小姐们的上班时间,除非出去接客,否则就别想出去。

晚上11点多,小军又来到房间,要两人穿戴好衣服,化好妆,说有“领导”要见她们。隔了一会,一个被称作“马总”的中年男子来到包厢,见过她们后,对小军点了点头,没作声就走出了房间。

卫小容料想当晚可能有危险,不料深夜两点过后,小军叫来另一男子将卫小容和叶芳送到外面打电话给家人报平安。并告诉她们,“领导”对她们很“满意”,希望她们“想清楚。”

在一个名叫长陂路的地方,卫小容用福建方言与叶芳商量,只要能逃走,就一定要跑。在假装打电话的时候,她们趁中年男子不注意,撒腿便跑。

跑了大概三四公里远后,她们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然后就打电话给阿莲,没多久,“菲菲”也打来了电话,并说明天会来找她们。

一直在虚拟世界网络视频QQ中见过的温柔“菲菲”,终于在7日上午出现在卫小容和叶芳“逃亡”的小旅馆里。

不料与“菲菲”一见面,她说的话也和桑拿城“妈咪”萍姐如出一辙。“既然都已经出来了,总要赚一点钱再回去吧。”

她的话还没说完,当即就遭到卫小容一阵痛斥。菲菲见劝说不过,就说带她们去忠兴大酒店桑拿城拿行李。

她们三人再次来到桑拿城时,小军一下子就扑到两人面前,然后左右开弓打了她们几耳光。并边打边恶狠狠地说,“溢阳是老子的地盘,你们两个小女孩竟害得老子做蚀本生意,老子今天就干掉你们……”接着,几个男子冲过来,将卫小容和叶芳推进了桑拿城小包厢里,并把门反锁起来。卫小容还听到小军用地方话隐隐说了句;“拖到晚上再说,去找个车子……”

刚刚逃出,又落入魔爪,并且此刻两人身上的钱已经剩下不多了。卫小容和叶芳商量,不能跟这伙人硬来,只有靠自已的机智和勇敢逃出去。

晚上12点多,小军带着两个男子打开包厢门,卫小容装出一副驯服的样子,央求小军放她们去楼下给朋友打个电话,并对小军说,我现在行李也在你这里,我们大老远借了路费过来,不赚点钱也没法回家。小军以为她们真的已经“听话”了。就叫了一个男子跟了下去。

在回酒店的时候,卫小容就已经留意到附近百来米远的地方,有一个派出所。到了楼下,她拉着叶芳,先是假装若无其事地往那一个方向走;走出一段路程后,两人才拔腿往前逃去。

跑到派出所后,她们就赶紧向值班民警介绍了自已的经过。第二天,当地派出所几名警察就和她们一起到忠兴大酒店,替卫小容和叶芳取回了行李,并帮忙她们俩定好回福州的机票。

3月9日下午2点,卫小容和叶芳回到了福州,一场恶梦做了90个小时后,终于醒来。

“呀!真的还有长成这样的石头啊。”昨(14)日,在送仙桥艺术城亮相的一对形似男女生殖器的“阴阳”奇石让市民大开眼界。据收藏者袁先生称,这对石头是他1995年在武侯大道修建的时候拾得的,属于天然形成的岷江石,十分罕见。(记者李庆实习生杨嘉摄影方炜)

华师招24名辅导员有近300人竞争该校学生处负责人称不排除有人以此作跳板进高校工作。

时报讯(记者薛冰通讯员林伟健)华南师范大学今年招聘24名政工干部(学生辅导员),竟吸引了近300名毕业生报名,其中还有6名是刚毕业的博士生。博士生做学生辅导员会不会太委曲?记者昨日采访时,该校学生处负责人却表示,对于博士生是否能够长期留任该职位并不乐观,不排除多数博士生都是以此作为进入高校工作的跳板。

该校新一轮的政工干部岗位招聘于近日展开,仅招聘24人,前来应聘的应届毕业生却有260多人,其中6人是刚毕业的博士生,另有硕士研究生203人。经严格考核审查,该校最终确定181人符合报名条件可参加笔试,还特意向6名博士生开绿灯——“可免笔试直接进入下一轮的面试”。

记者了解到,所谓的政工干部其实就是高校的学生辅导员,除了在生活上照顾好分管的学生外,还要及时做好学生的思想工作。因为工作强度大、收入低和缺乏身份认同感,这一职位在过去几年被看作是高校中最“没有前景的职位”。近两年受就业压力影响,该职位越来越被求职者看好,但如今博士生也来抢分“一杯羹”的确令人有些意外。

博士生真的能做好辅导员工作吗?这样会不会有些大材小用?记者带着问题采访了该校学生处有关负责人。

该负责人表示,其实去年学校就已有博士生应聘政工干部的现象,但最终了解到该职位不搞教学便纷纷以“专业不对口”放弃了竞选。其实高校辅导员是与学生距离最近的德育工作者,他们必须具备专业技能,如活动组织能力、谈心技巧、心理辅导等,因此,作为高校也十分渴望能有类似“博士生”这样的高学历人员从事这一工作。有关调查显示,完成现任后还想留在辅导员岗位的人数不到三成。绝大多数辅导员把现在的工作当作过渡,进高校行政机关、当学科教师是他们更心仪的事业归宿。

当日事发后,记者赶到王家沟14号院内时,只见附近的居民都围着失事的飞艇观看。记者看到失事的飞艇正好坠落在该居民家的院落中间,飞艇发动机的转轮损坏,机身其它部件都散落在院中,机身上还有一股很浓的汽油味。而机身底下是兰州黄河啤酒厂的广告标语。

据当时在场的60多岁的徐大妈说,事发当时她正在房屋门口晒太阳,突然听到一阵和飞机声音相似的“隆隆”响声,她刚准备抬头去看,结果一个红色的东西就从房屋顶上掉进了院子里。由于平时就心脏不好的徐大妈当场就被吓晕过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