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总理向巴基斯坦提议签订印巴和平协议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5:02:23

2月24日,在台湾“立法院”质询中,针对民进党“立委”就陈水扁“终统”是否引发大陆针对性军事行动的提问,李杰表示,“根据台军掌握的情报显示,大陆二炮部队没有异动,战斗机起降也没有异常情况”。

李杰称,“国防部每天早上都根据各情治机构上报整理到情报研究中心的信息,召开情报会议,商讨对策,到目前为止,台军掌握的情报表明两岸军事部署没有异动,也没有迹象表明大陆军方在台湾终统逐步升级的同时提高军事恫吓规模,对此国防部有相当程度的掌握”,云云。

民进党“立委”沈发惠还向李杰质询了大陆二炮部队是否修改“导弹软体的弹头定位”的问题。所谓“导弹软体的弹头定位”,就是指导弹制导系统中对攻击目标方位、高度等设置的各项参数,即人们常说的“导弹对准了哪里”。据军事专家介绍,在战争准备阶段,导弹发射方往往会对平时执行战略警戒、威慑任务的导弹的参数进行调整,使其发射角度和发射地点有所变化,对准最需要进行打击的战略目标,以在战争刚一开始就取得战略主动权,这也可以被视为战争的前兆之一。而对此李杰透露,“大陆的导弹定位没有变化,导弹都还在行政位置(即战备位置)上”。此外,李杰为了安抚惶恐不安的“台独”分子,还特地表示,“大陆的战机起降也没有异常,一线机场的战斗机数量没有增加,平时训练的航线也没有改变”。

除了李杰“详细”地透露了台军对大陆二炮、空军部队动向的掌握外,“行政院长”苏贞昌这两天也向外界表示了对大陆军情动向的关注。他表示,针对目前大陆举行的各种军事演习情况,台湾方面已进行了详尽的搜集和掌握,甚至了解到许多解放军一线参演部队在通讯指挥和下达命令时的情况。

台当局为了监控、搜集大陆的军事情报,的确是“做足了功课”,那么,台湾当局这段期间又是如何监控和搜集情报的呢?

据报道,近一段时间以来,为了掌握大陆方面的有关军事、政治反应,台当局的“国安局”“军情局”“警备司令部”“海巡署”“政战局”以及“法务部调查局”等6家主要情报机构都是开足马力,四处出动,搜集相关情报。同时,台湾还利用自己发射的“福卫二号”和租借的法国商用影像卫星“SPOT”、美国太空影像公司的“IKONOS”商用卫星以及以色列国际卫星影像公司的“EROS-A1”商用卫星等军用、民用间谍卫星拍摄大陆军事基地,尤其是大陆东南沿海军事基地的卫星图片,全方位监控解放军的调动部署情况。

此外,据台军新上任的“政战局长”吴达澎透露,为了汇总、筛选这些情报单位上报的情报,近期台军“参谋总长”的情报办公室每天早晨都召开例会,进行情报简报通报,并在“国安局”的统一整理和协调下,上报台当局的“军政首脑”。可想而知,这两天陈水扁桌上军情简报的内容,也肯定充斥了“终统”、大陆、军事调动的字眼。

而根据台湾当局的惯例,其每周四还会举行“总统”“国防部长”“参谋总长”“三军司令”以及“国安局局长”“政战局局长”参加的军事例会。而据“国防部”高层透露,近期以来,其例会的主要内容也是有关“终统”后大陆军事动向,甚至台军即将上演的“汉光22号”军事演习中的部分内容也会针对当前的两岸局势进行调整。

就此,两岸问题专家表示,在陈水扁宣布“终统”后,除了台军对大陆相关反应的搜集关注会进一步加强外,台军各部队无疑也会加强战备。同时,台当局很可能还会利用公布一些搜集到的所谓“情资”来渲染大陆威胁,博得外界同情。(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昨晨7时许,九龙坡区劳动二村8幢旁,一座20多年历史、无人值守的老式公厕。17岁少女露露(化名)从蹲坑起身时,吓得脸色惨白,继而大声呼救:公厕气窗外贴着一颗人头,一双眼睛正贪婪窥视。

露露家距公厕不到10米,父亲杨世政翻身下床就往公厕跑,看到有个中年男人慌慌张张往男厕窜。杨扭住跑进男厕的那个男人不松手。拉扯中,杨右眼眶被砖头砸中,脖子被抓伤。

杨妻紧跟到公厕,拨110报警。很快,劳动村派出所警察前来把双方带回派出所。

昨中午,露露很肯定地告诉记者,父亲从男厕扭出的那个男人正是偷窥自己的坏叔叔。

跟公厕一墙之隔住着社区清洁工代观述一家。代家房门正好跟女厕气窗并排。

代观述介绍,他凌晨出门至少5次撞见同一个中年男人偷窥女厕。劳动二村8幢的数位居民证实,经常看到有个中年男人趴在公厕气窗上,偷窥如厕女人,时间多是早晚。

代观述用卷尺对女厕气窗离地高度测量,1.52米。他说,公厕附近无厕所的平房约8幢,每天有100多人到这座公厕方便。

昨上午,记者从警方获悉,尽管露露声称父亲扭住的那个男人是偷窥者,但被扭住地点是在男厕内,此人偷窥事实证据不充分。于是,警方作出调解,由被扭住男人赔偿杨世政医药费50元。

杨世政介绍,他扭住的那个男人姓付,约32岁,系外来民工。付有妻子和两个孩子,租赁房离杨家不远。

昨日,记者无法找到付,几经周折找到付妻。“不晓得他啷个爱干那种事?劝了无数次,他还是爱一早一晚往公厕跑。”她满脸无奈。

昨下午,杨世政等人找来一些砖块,沿女厕气窗边沿堆砌,以提高气窗离地高度。

在当地,无人值守的老式公厕有3座。谢家湾街道劳动一村社区透露,近日,将派泥水匠对气窗过低的公厕气窗封堵。

今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偷窥属违法行为,轻者将受5日以下拘留或500元以下罚款,重者将受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并处500元以下罚款。

昨日,记者从市环卫局管理科获悉,气窗过低的老式公厕达不到收费标准,属“问题公厕”之一。目前,主城区内,由该局直管、达不到收费标准的无人值守老式“问题公厕”有423座,几乎全分布在居民区内。

而非环卫部门管理的老式公厕,又多存在清掏不畅、墙体裂缝等如厕尴尬状况,仍属“问题公厕”,其数量近1000座,同样分布主城居民区内。

由此看来,主城区老式“问题公厕”上千座。有多少公厕受到偷窥者骚扰?有多少人因其他尴尬原因望厕止步?记者黄艳春/文杨帆/图

昨日下午3时15分,正当一名女医药代表走进西安市儿童医院急诊科医生办公室并紧紧关上门后,守候多时的记者立刻冲进去,将刚刚收下红包的"张医生"堵在屋内,在还没来得及离去的女医药代表的提包内,发现整整51个装有写着姓名的红包。

“2月下旬,一些医药代表将到西安市儿童医院拿医生开过药的电脑明细单,以便付给医生回扣。”记者获得消息后提前来到该院,经过两天的守候,终于揭开了该院医生收受医药代表回扣的秘密。

据了解,电脑明细单是医药代表最终给医生开药回扣金额的凭据,没有它,医药代表根本无法知道一个科室的大夫谁开了多少药,也就没办法按数量给钱。为了获得这张电脑明细单,记者佯装也是来取单子的某公司医药代表,借机看到了这张单子。在单子上,所有医生的名字都很清楚,有的名字后面"正"字多,有的则很少。据知情者介绍,如果不是搞这一行的,根本不会弄清楚这里面的奥秘。而仅仅一张单子里,涉及的金额超乎人们的想象。

2月28日下午3时左右,已经有很多挎着包、拿着文件袋的医药代表出现在儿童医院一些科室门前。由于科室里带孩子看病的人络绎不绝,这些医药代表站在科室门口、走廊上,时不时朝内观望。看来,有病人在场,他们不会轻易出手的。时间过去了约一个小时,二楼走廊上的病人少些了。但由于某科室3个房子内还坐着病人,候在门外的医药代表开始流露出焦急的神情。

下午5时30分左右,记者发现一名穿粉色大衣的女医药代表开始在走廊的一个桌子上,低头将提包里的钱往空白病历里卷。就在她刚忙完的时候,一名中年男医药代表走进了医生办公室。记者欲跟入时,被一名护士拦住去路。而这时那名男医药代表已经进到里面,神色诡秘地关上了门……

据报料人介绍,因怕被人看见,他们给钱的过程很快。之所以把包好的钱用病历卷上,是为了不脱手,只需要跟医生的手捏一下,东西就给了。

守候到当晚11时,又有5名医药代表出现,但报料人说,真正的"大鱼"还没有出现……

终于,到3月1日下午,"大鱼"陆续出现了。所谓的"大鱼",就是药的品种在该院较多,而且每月开药量较大的中间商。下午3时,看着一名医药代表急速进入到该院一楼急诊科医生办公室,记者立刻冲了过去。但由于距离较远,等冲进办公室内,里面的人已经离开了。记者佯装找错了医生,又耐心地在走廊附近等候。

过了15分钟左右,根据报料人示意,记者再次推开急诊科紧闭着的房门,冲了进去。只见屋里一名戴眼镜的女医生站在桌子旁,左手还揣在白大褂的兜里。经再三要求,她不情愿地掏出了兜里的3个小纸包。只见上面分别写着"王*娟"、"张亚维"、"张亚萍"三个姓名。打开包,里面分别包了14元、56元和60元现金。

在还没来得及走的中年女医药代表提包内,则赫然发现51个同样的小纸包。纸包上分别用蓝钢笔水写着姓名。打开一些包,里面则都是现金。由于这名医药代表始终不张口,记者只得询问带眼镜的女医生虽然她不愿讲自己的姓名,但同科室的黄医生告知她姓张。

洪仿今年20多岁,家在东北。2000年医校毕业后,由于找不到工作,便听从一位校友的介绍,进入一家医药公司当了医药代表。虽然开始做起来很难,但受着诸多"前辈"们挣钱示范的影响,她一直用力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荷包渐丰。但就在今年春节前夕,她因一次经历而幡然悔悟:

"那是春节前夕的一天,我去医院准备找一个科室的主任吃饭,无意间看见一个老太太在医院的收费处哭,哭声令人辛酸。听后我才知道,原来是她的儿子得了病,已经东拼西凑借了3万多元,现在医院还要催款。我问了一下老人的药单,才发现医院大都开的是对这种病吃了也没多少效果的高价药品。"她说,那一刻她的心底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也突然间认识到众多医药代表在药品虚高的过程中所起的作用……

已决定退出此行当的洪仿说,很多良知尚未泯灭的医药代表,其实都不愿再干这行了。但是由于陷得很深,一些人很难拔出脚:一旦走通了门路,财源滚滚,要想彻底抽身,实在有些身不由己。

接连接触了几名医药代表,在说起自身曾经为打开医院、医生这些关口所花费的经历、金钱和所受的磨难时,他们都在心底里恨医生。可是"没办法,要挣钱,只有和他们打成一片"。

中新网3月3日电陈水扁宣布“终统”后,所谓“总统府”的“正名”也成为他的下一目标。据了解,台“总统府”正大门上方刻在大理石上的“介寿馆”三个字不久将被清除,正式称为“总统府”。

据台湾媒体报道,据称陈水扁已让“府方”尽快终结目前以蒋介石为名的介寿馆名称,正式称为“总统府”。

此外,在“总统府”进行“正名”后,可能将带动新一波的全面“正名”。民进党内已有人建议,游锡堃时代后期所完成各部会主管业务的“正名”评估报告,应随之“解冻”,“重新有效落实”。

据了解,台“总统府”的建筑主体在1919年兴建完成,二次大战末期遭到轰炸而严重毁损,光复后展开重建,1946年完成时,为了庆祝蒋介石60岁大寿,因此改称“介寿馆”。

晨报讯(记者尤宏韬李战洲)一名“准警察”,愿预售自己10年的青春,同时献出自己的肾。

2月中旬的一天,一个穿着棉警服的年轻人推开了锦州某报社的门,“我想发个广告……”

这则广告却让报社不忍心刊发:他要预售自己未来10年的青春,为母亲筹集医疗费。

他叫齐金光,辽宁警官高等专科学校04级侦查系刑侦专业的学生。2004年,他的母亲被确诊为尿毒症晚期,他决定将肾捐给母亲。

“如果有人愿意支付换肾手术的费用,我愿为他免费打工10年。还有两年我就毕业了,让我做什么工作都行,我能吃苦。”小齐表示,这个决定是瞒着母亲作出的。

据小齐说,2月23日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亲,父亲沉默半晌说:“行,你妈没白疼你。”

对于打工赚钱的事,父亲挺支持,但对于换肾的事,父亲反对得很坚决:“等我死了你再提这件事吧!”

昨日,记者来到小齐家所在的锦州市锦朝社区,社区陆志敏主任给记者看了小齐家申请最低生活保障的材料。

据陆主任介绍,小齐家是2004年10月从凌河区搬来的,小齐的父母都下岗,全家依靠低保金生活。小齐得知自己考上大学9天后,他的母亲被查出患了尿毒症。

在邻居的眼中,小齐是个懂事的孩子,“在学校有人要和他处对象,而且对方家境也挺好,但他觉得父母在家里受苦,自己不能享乐,就放弃了。”小齐的一位邻居透露。

小齐的父母还不知道儿子已经去过报社,为履行保密的承诺,昨日下午记者以民政工作人员的身份随同社区工作人员走进了小齐的家。

小齐的母亲刚做完透析躺在床上,床头是一张小齐在演讲比赛中获得一等奖的证书,床边是一张全家福。在小齐母亲能看到的地方,都摆满了小齐的照片。

“我一咬牙,把家中的房子以5.3万元的价格卖了,到这儿租了个每月180元的房子住。”小齐父亲说,“去年10月有个可以换肾的机会,需要8万元钱,但我实在凑不到那么多,就放弃了。”

提起自己的儿子,小齐父母的目光都移向墙上的证书,“他上学期在系里考试排名14,还成了党外积极分子。”父亲说。

“我听他同学说,他天天在学校图书馆捡饮料瓶卖钱。我问他,他说,这样一个月能赚几十元钱。”说到这儿,这个一直平静讲述着种种不幸的男人,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我对不起他们娘俩。”

“也许我看不到他结婚,”小齐的母亲抽泣着,“但我希望看到他参加工作。”

昨日20时许,经多方联系,记者见到了正在大连上学的齐金光。他身材消瘦,身上的警服显得很肥大,寒风中齐金光向记者吐露了心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